鍊金實驗室裡,霧白色的白煙不斷從燒鍋中冒出,在半空擴散開來,伴隨著蒸氣,空氣中的氣味不再純粹,有時候是刺鼻的酸氣,有時則是清涼帶著甜味的香氣。

實驗台前,夏弗斯勒正全神灌注地攪拌著燒鍋裡的液體。

墨綠色頭髮在薰染了藥氣後,又因為數日沒有清洗,現在變得油油膩膩,一小束、一小束地黏在一起,看起來十分凌亂。

幾日沒闔眼,再加上飲食不正常,夏弗斯勒現在的臉色十分難看,眼下掛著深深的黑眼圈,雙頰凹陷,再加上皮膚受到藥氣的熏蒸,出現油光泛黃的跡象,現在的他簡直可以用面黃肌瘦來形容。

全身上下,只有那雙碧綠色雙眼能讓他看起來稍具活力。

炯炯有神的雙眸,閃爍著晶亮的光彩,若仔細打量,還可以從那雙眼瞳裡看到燃燒中的熱情。

快完成了,就剩下最後一個步驟……

隨著越來越激動、澎湃的情緒,夏弗斯勒的態度卻是越發沉穩,可說是從容不迫、十分有條理。

熄了紫晶燈的火焰,他將一塊白色晶石投入溶液中。

「噗哧──」如同火炭投入水裡,在晶石接觸到杯裡的液體後,沸騰的氣泡冒出,連帶升起了冉冉紫煙。

一分鐘過後,那沸騰狀態平息了,水面再度平靜無波。

若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顆晶石彷彿便成了海綿,正在吸收燒杯裡的液體。

在水位逐漸下降的同時,白色晶石也跟著變色了。

由淡淡淺淺的紅,轉成深紅,而後又變異成了紫色。

看著即將完成的成品,夏弗斯勒蒼白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靨。

若讓學生或其他教師看到他現在的表情,肯定會被那燦爛無比的笑容嚇了一大跳!

總是板著臉、好像別人欠了他好幾百萬的冰山毒龍笑了?而且是燦爛的露齒一笑?這簡直比從母龍手上偷取到龍蛋的機率還低!

然而,這樣的情緒沒有持續多久,緊接著的一聲碎裂聲響,敲破了夏弗斯勒的笑容。

在溶液即將被吸收殆盡時,水晶裂開了。

雖然裂痕不大,卻也清楚宣告了這場實驗的結果。

失敗了……

碧綠色雙眸裡的光彩散去,灰暗的目光明顯透露了夏弗斯勒此刻的情緒。

用力眨了眨乾澀的眼睛,薄唇倔強而不甘的抿起,靜靜站了一段時間後,他這才平復自己鬱悶、沮喪的情緒。

拿起放置著水晶的燒杯,他走到角落的廢棄回收桶,回收桶裡已經積蓄了半桶的溶液,那些全是失敗的實驗品。

鍊金溶液都具有魔法特性或是毒性,不能隨意棄置,也因此,鍊金學院才會設置這樣的回收桶,專供鍊金術師棄置失敗品。

廢棄回收桶其實是夏弗斯勒發明的鍊金產物,它可以抑制魔法元素衝擊、並且淡化溶液裡的毒素。

留戀地看了一眼燒杯裡的水晶,沉重地發出一聲嘆息後,他將東西全數倒掉。

將燒杯隨手一擱,夏弗斯勒揉了揉眉心,神情疲憊至極。

數日沒有休息的他,不管是精神還是肉體都已經到達了極限,再加上實驗失敗的打擊,讓他一下子憔悴許多。

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腦袋,他拖著沉重的腳步,疲憊地往房間走去。

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覺,待精神充足後,再來反省這次失敗的原因。

轉身回房的夏弗斯勒,並沒有發現回收桶出現了異狀,桶子裡的溶液從深黑色逐漸轉換變色,一下子紅、一下子綠、或是澄黃,五顏六色的變化,儼然就像是霓虹燈一樣……

又過了一會兒,淡紫色煙霧冉冉升起。

那紫煙並不像水蒸氣那樣,一到高空就散開,反而在半空逐漸凝聚……

對這一切毫無所察的夏弗斯勒,腦袋才一沾上枕頭,隨即陷入沉睡。

 

※ ※ ※ ※

 

這一睡,夏弗斯勒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直到房門傳來敲門聲,他才悠悠轉醒。

揉了揉眼睛,才剛睡醒的他,少了平日的嚴肅與冷硬,反倒像是單純可愛的少年。

「叩叩叩……」敲門聲再度響起,夏弗斯勒的眉頭微蹙。

就算他已經獲得充足的睡眠,但一早就有人上門打擾的這種狀況,還是讓他感到些微不滿。

離開溫暖的被單時,清晨的涼意讓他清醒了不少。

隨手抓了一件羊毛外袍穿上,他前去開了門。

「聖、聖誕快樂,夏弗斯勒教授,這是您的聖誕節禮物。」手上抱著幾個禮盒的僕人,緊張地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

夏弗斯勒的脾氣與威名,除了在學生之間傳頌之外,鍊金學院裡的僕人們也略知一二。

前來送禮的僕人,為了避開教授的不滿,特地先送完其他教授的禮物,讓夏弗斯勒能夠多睡一會兒,而後才前來敲門。

然而,當他見到夏弗斯勒披著睡袍,彷彿才剛睡醒的模樣時,他的心裡就涼了一截。

他還是吵醒教授了啊啊啊啊……僕人驚慌地在心底哀號。

「夏、夏弗斯勒教授,您的禮物要放哪邊呢?」僕人恭敬而膽怯地看著他,希望對方能寬宏大量,不去計較自己打擾了他的睡眠。

「桌上。」夏弗斯勒隨手一指,讓僕人進門。

原來已經到聖誕節了啊……夏弗斯勒坐在沙發上,目光定在逐一擺上桌的禮盒。

一放假就埋首賢者之石實驗的他,根本就忘了還有這個節日的存在。

雖然平常跟那些教授沒什麼往來,不過平心而論,那些同事對自己的態度向來很友善,不送回禮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也因此,夏弗斯勒早就準備好要送給那些教授的禮物,只不過原本打算過節前送出的禮品,卻又因為實驗的關係遺忘了。

擺放好禮物,僕人正準備告退時,一轉身,卻發現夏弗斯勒盯著自己瞧。

「教、教授?有、有什麼事情需要我效勞的嗎?」僕人嚥了嚥口水,膽顫心驚地問。

「你等我一下,我有禮物要你幫忙送。」夏弗斯勒起身走向書房,將放置在書架上的禮物取下。

本想就這麼將禮品送出,但他又遲疑了一下,轉身走向書桌,抽了幾張莎草紙,在紙上寫上不同的人名,而後寫上一句「聖誕快樂」,接著便簽名封存。

「這些禮盒幫我送給其他教授。」夏弗斯勒將幾個禮盒遞給僕人。

「……是。」看著完全沒有使用包裝紙包裝的盒子,僕人對夏弗斯勒這種「小氣」的態度感到頗不以為然。

在他看來,禮物就該用上幾層華麗的包裝紙,裝飾得十分精美才對。

竟然連幾張包裝紙的錢也要省……雖然心底嘀咕著,但僕人面上完全沒有顯露,只是在離開夏弗斯勒的辦公室後,跟自己的朋友們嘮叨幾句。

然而,若這名僕人知道夏弗斯勒送出了什麼樣的禮物,態度肯定會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夏弗斯勒送給其他同事的物品,全都是他考量到各個教授的狀況,特地為對方量身製作的產品,可說是獨一無二,要是丟到市面上販售,每一樣至少也能賣到上百萬金幣的高價!

能收到這麼昂貴、別出心裁的禮物,就算外頭沒有精美的包裝紙,又有何妨?

解決完禮物的事情後,夏弗斯勒走向浴室好好梳洗了一下。

幾天沒有洗澡,身上的氣味就連他自己也覺得難以忍受。

悠哉地吃完早餐後,他起身走向實驗室,準備針對這次的失敗進行檢討。

然而,當他踏入實驗室裡時,立刻被眼前的情況震懾住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