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焰星?」望著說出這句話的浪人,我再度確認性的詢問。
「嗯。」浪人笑著對我點頭承認。
「你怎麼沒跟我說過你認識我哥!也沒說你是Deus……」才開口質問他,他卻用一臉無辜的表情回我。
「我有想過要跟妳說啊,」焰星似乎對我的質問頗感無奈,「可是,我們聊天的時候從沒有聊到現實生活的話題,如果我自己突然開口跟妳說『貓,我認識妳哥,我們有合開工作室』這不是很奇怪嗎?」
說的也是,我們幾個向來都不會主動聊起自己平日的生活,就算焰星真想說,他也找不到話題可以開口……
沒辦法責備焰星,我索性將矛頭轉向我老哥。「哥!我以前跟你聊起戰神的時候,你怎麼沒跟我說焰星是你的朋友!」
「喂喂喂,妳這麼說就不對了喔!」老哥用著耍賴的態度笑了笑。「妳又沒問我,怎麼可以說我不跟妳說呢?」
死老哥,等一下你就完蛋了!顧慮現在有外人在,沒法出手揍人,我只能用兇狠的眼神殺向他。
「等、等等!」非凡子加入了我們的對話,他用狐疑的神情望著我們兩人。「浪人跟芥伶認識?」
「是的。」浪人臉上出現非常燦爛的笑容。
「芥伶是戰神的韃羅貓?」格鬥天丸也開始分析我們的對話。「浪人是戰神的焰星?」
「沒錯。」老哥代替我們點頭回答道。
非凡子這時激動的叫了起來。「那為什麼之前我們要找遊戲測試人員,你……」
「因為貓不會答應。」焰星直接將問題丟給我。
「沒錯!我家老妹根本不會答應。」老哥也點頭附和道:「所以就不用浪費時間在她身上啦!」
「芥伶,妳真的不願意嗎?」非凡子走到我面前,用著深情款款的眼神望著我。「雖然當測試人員很辛苦,可是,我很希望有這個機會跟妳共事……」
「不要。」毫不考慮,我一口回絕他。
「呃……」大概是沒想到我會回的這麼直接,非凡子以一種無法置信的表情望著我。
「非凡子,你那些舊招對我妹沒用!」老哥幸災樂禍的聲音傳來。「你的泡妞招式還有交友歷史我全跟芥伶說過了,她現在對你是免疫的啦!」
「什麼泡妞招式啊!說的這麼難聽……」非凡子不甘心的反駁道:「我只是對女生比較親切、體貼而已。」
非凡子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下,又接著問我:「他真的把我的事情全跟妳說了?」
「不只是你,你們每個人的事情我哥都有跟我說過。」為了不讓非凡子太過於尷尬,我笑著將話題拉開。「你們今天還有一位叫做遙日的成員沒來,對吧?」
「他在進行遊戲測試,沒辦法過來。」格鬥天丸笑著回答我。
「既然這樣,那我們至少可以當朋友吧?」非凡子倒也頗有風度,雖然被我老哥洩了底,他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當然可以。」我笑著點頭答應。
「好啦!吃飽喝足,該開始忙了!」老哥叫出了幾個光學螢幕,似乎要開始準備工作了。
既然老哥他們要開始工作了,我當然就識相的離開囉!
「貓,加油啊!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喔!」浪人在我離開前對我笑著提醒。
「放心、放心,我絕對不會輸!」我用著極為肯定的語氣回著他。
看完了紫玥跟痞子殺手的決鬥,我也跟著激起一股鬥志,首先要解決的對手,就是那隻可惡的熊貓啦!
 
在芥伶離開之後,立人開啟了幾個工作上的光學視窗,一堆數據在上面跑著,而非凡子跟格鬥天丸卻同時撲向浪人,一人一手將他壓倒在椅子上。
「喂喂!你們是想要謀殺啊?」浪人無辜的叫著。
「臭小子!你竟然沒跟我們說你是戰神的成員!」格鬥天丸首先發難。
「你竟然認識立人他妹妹,還跟她那麼親近!」非凡子語帶不甘的罵著。
「我有跟你們說我在玩狙擊手啊!」浪人無辜的反駁道:「你們一個忙把妹,一個只在乎練拳,根本沒將我的話聽進去!」
「你少來!要是你跟我說過,我一定會有印象!」非凡子死命不願意承認,即使腦中有這樣的印象,可是,罪名都判了,哪還能讓他反駁?
無論如何,一定要逼到他無從反駁,然後再叫他供出紫玥的資料作補償!非凡子在心中如此盤算著。
在非凡子見到紫玥的影像時,他便立刻將她定為下一號獵物,浪人是現下唯一能搜集紫玥資訊的人,說什麼也要將他腦中的資料完全榨乾才行!
「好像……浪人有說過……」格鬥天丸則是陷入了猶豫,似乎,浪人真是有提起過這件事情。
「立人他也知道這件事情啊!」浪人見到他們兩人不信的神情,連忙找來證人。「他還要我幫忙注意他妹的行動,不相信你們可以問他!」
「你以為你這樣說就能唬到我們?」非凡子用著一種惡狠狠的眼神瞪著他。「你根本就是重色輕友!你根本是想要獨吞兩個美眉對吧!」
「你以為我是你啊!」浪人沒好氣的瞪著非凡子。
「口說無憑,你找證人證明啊!」非凡子無賴的嚷著。「叫你們戰神的人出來證明!」
聽到非凡子這話,浪人沉默的停頓了下,半質問的說:「你該不會是想要從我這邊幫你牽線,讓你可以認識紫玥吧?」
「呃……」非凡子愣了下,臉上出現不否認的狡猾笑容。
「切!」格鬥天丸聽到這裡隨即鬆開手,一臉不以為然的走到旁邊坐著。
「你這個色胚!」浪人奮力掙脫了非凡子的箝制,反身過來壓住他。「想認識她不會自己想辦法啊!竟然用這種理由當藉口!」
「唉唉!兄弟一場,幫個忙啊!」非凡子皺著眉頭央求道。
在現場一片混亂之際,一個光學螢幕突然出現,遙日的影像現身在其中。
「立人,我問……呃?」望著浪人將非凡子壓在椅子上,遙日困惑的愣住了。
「他們在玩,不用理他們。」立人懶洋洋的揮揮手,隨口解釋這場面。
「找我有事?」立人讓磁浮椅飄到螢幕前方,正視著遙日問道。
「立人,問你一下,你上次對測試區進行調整,有更動任務關卡的數據嗎?」沒多加寒喧,遙日劈頭就丟出問題來。
「沒有,怎麼了?」立人對此感到不解。
「我剛剛進行拉克大魔王的關卡,過關之後,發現我的名字被列在第二名,第一名的位置出現一個亂碼。」遙日道出引起他困惑的地方。
「這就奇怪了。」立人將手抵在下巴處沉思。
「查不出那過關資料的來源嗎?」浪人接口問道。
「不行。」遙日無奈的搖頭。「查詢到的資料全都是亂碼。」
「是不是有程式相衝?」格鬥天丸提出最有可能的原因。
「不可能。」非凡子不怎麼相信這個理由。「當初設計程式時,已經將這些問題考慮進去了,不可能有這樣的狀況。」
「那是怎麼回事呢?」格鬥天丸眉頭深鎖,其他人也同時陷入一片沉默。
「遙日,這訊息有對遊戲進行造成影響嗎?」立人在沉默幾分鐘之後開口問著。
「不會,目前的測試一切正常。」
「好,那麼你繼續進行你的測試,追查bug(程式中的錯誤)的事情就交給我們。」為了讓遙日不專心在測試的工作上,立人將事情給接下了。
「知道了。」遙日在離開前,又停頓了下。「地獄的部分我已經測試完畢了,為了加速其他測試進行,我先將死亡的部份關閉,減除復活、重生的時間。」
「好。」遙日的提議,眾人也不反對。
畢竟,測試者只有他一個人,時間的節省的確是一個很大的考量。
在遙日離開之後,所有人先將手邊的工作擱下,全力追查bug發生的原因,殊不知,他們口中的bug竟會是他們都認識的人……
 
「遊戲登入中,請稍候……」系統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並且不斷重複著「請稍候」幾個字。
怪了,這次登入遊戲怎麼花這麼久的時間?等了快一分鐘眼前還是一片黑……
正當我在心底埋怨時,黑色的畫面逐漸轉白,竹林的景象再度呈現在我眼前。
奇怪,死了之後不是會下地獄還是怎樣的?怎麼我還在原地呢?我真是大感困惑。
「嘎啦啦?主人?」見我站在原地發呆,暴雷的頭上冒出個大問號。
「算了,不管了。」秉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想法,我決定將這個深奧、無解的問題丟到一邊,繼續我的遊戲。
在竹林裡閒晃了一陣子,本想要再度將熊貓給引出來,沒想到竟然讓我走到了竹林的出口,眼前出現一座被白色石牆環繞的古城──「風城」。
「真是的,之前想離開卻迷路,現在想找熊貓卻……」我無奈的抓抓頭髮。
「嘎啦啦,肚子餓。」暴雷突然用極為哀怨的語氣嚷道。
本想從倉庫拿果實給暴雷吃,卻意外發現,倉庫中可以吃的東西已經全沒了。
「嘎啦啦,肚子餓,肚子餓……」發現我沒有拿食物出來,暴雷不斷吵著要食物,完全就像小孩子的舉動。
「你真是個愛吃鬼。」我用指尖輕戳了它幾下。
「嘎……主人,虐待,不給食物……」暴雷開始哭了起來。
「真是的,只是沒東西給你吃,你就說我虐待。」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望著前方的風城,我決定帶暴雷進城去吃東西。
 
風城的城門是拱門形狀,兩旁各站一位身穿輕便鎧甲的衛兵看守,踏入城裡的第一個印象就是──整齊。
一棟棟中式風味的屋子林立在街道兩旁,房子牆面是由紅磚塊構成,屋頂鋪疊著瓦片,就像是中國古時候的房屋一樣。灰色方石鋪成了街道,往來的路人穿著布料樸實的長袍,街邊還有攤販的叫賣聲。
在我仔細觀察過後,發現這座城裡活動的人物,還是NPC。
「嘎啦啦,主人目前所在地點是『風城』,這裡是一個充滿中式古風的地方。」暴雷飄在我身邊為我解說。
街道左右兩旁有著許多店家,店家的屋頂上掛著木製牌匾,上面寫著「武器店」、「打鐵舖」、「藥草店」、「服裝飾品店」等等,讓人一看就知道商店的用途。
找到標示著「餐館」名稱的店家之後,我快步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穿著長袍的女服務生上前接待我。
接過她遞上來的菜單,我逐一瀏覽著,卻發現上面沒有標示餐點的價錢,這讓我猶豫了一下。
要是錢不夠怎麼辦?隨後,又轉念一想,我之前打怪有賺到不少錢,應該足夠支付這些費用吧!
「請給我糖醋排骨、清蒸魚、水果拼盤、港式點心拼盤……」我點了幾道最愛吃的菜。
在我將菜單還給服務生時,桌面跟著發出耀眼的閃光,滿桌子的料理出現在我眼前。
上菜的速度真快!我為這樣的設計感到訝異,原以為,我點的菜會由服務生一一送上呢!
「嘎啦啦!嘎啦啦!」一見到食物出現,暴雷立刻衝上前,一盤一盤的掃空。
五分鐘不到,面前的食物就全進了暴雷的胃裡,只剩下亮晶晶的空盤子。
「嘎啦啦……」吃飽喝足的暴雷,頓時膨漲了數倍,像是很滿足般,它的身旁飄出三、四顆小愛心。
有這麼餓嗎?竟然將全部的食物都清空了?好歹也留一盤菜給我吧?對於這樣的情況,我真是感到很愕然。
沒東西可以填肚子的我,只好又叫了一次餐點,沒想到,當那些食物一出現,暴雷再度將它吃完了!
喂喂,暴雷啊,你的肚子是無底洞嗎?我皺眉望著它,它現在的身體已經從小圓球變成籃球了。
在我準備叫第三次餐點時,我冷眼瞧著暴雷,用著威脅的語氣對它說道:「要是你再將食物吃完,我就不要你了。」
「嘎!」暴雷頭上立刻冒出一個大大的驚嘆號,像是感到委屈般的窩在桌角,頭上還飄出了一朵烏雲,烏雲上面寫著「反省中」三個大字。
見到它這副模樣,我真是感到好氣又好笑,壞心的想要讓它沮喪久一點,我故意不再跟它說話,專心的吃著餐點,時間一拉長,暴雷頭上的烏雲開始下雨。
「嘎……嘎……」暴雷發出了帶著委屈的叫聲,身體起了微微的抖動,像是在顫抖般,從側面還可以看到它臉上出現大大滴的水滴。
好奇暴雷下一步的動作,我表面上不動聲色,暗地裡用眼角的餘光打量它。
「嘎啦啦!」暴雷安靜幾秒鐘之後,突然飛撲到我懷中,它那衝擊力道竟將我手中的碗筷給撞飛了。
「對不起,主人,不要生氣,嘎啦啦……」向我道歉的同時,大大的眼睛湧出如同瀑布般的水柱。
見到暴雷這麼傷心的模樣,我也拿它沒輒了。「好啦!別哭了,我不生氣了。」我輕拍著它安撫道。
暴雷此時立刻止住淚水,確認性的再度詢問道:「嘎啦啦,真的?」
「真的。」我肯定的回道。
於是,得到我原諒的暴雷,趁我沒注意的時候,再度掃空了桌上的菜。
「暴雷……」
「嘎啦啦,主人說,不生氣。」暴雷用我剛剛說的話反駁我。
「……」好小子,你竟敢來這一招?
「謝謝惠顧。」在我們桌上餐點吃完之後,服務生再度出現了。「一共是一萬八千三百七十元。」
「一萬八千三?」聽到這個數字,我訝異的叫了出來。「你們是黑店啊!」
雖然剛剛我點了三次菜,可是,也不致於會到一萬多的數字吧!
一聽我這麼喊,那個服務生的臉色立刻板了起來。「這位客人是想來白吃白喝的嗎?」
說完話,她的身後出現了三名壯漢,個個面色猙獰。
壯漢甲厲聲的質問:「誰?哪個傢伙想吃霸王餐!」
我只是說貴了點,又沒說想吃霸王餐……
壯漢乙亮出了大刀:「要是不給錢,就留下小命來!」
竟然亮刀了?這傢伙一臉兇狠的模樣,他該不會有兼差當土匪吧?
壯漢丙惡狠狠的瞪著我:「是妳嗎?不肯付錢的傢伙就是妳?」
聽到他們這種已經認定我不肯付錢的語氣,我不免也有些不高興了。「我有說我不付錢嗎?」
「那就請付帳吧!」服務生冷著臉,將一塊黑色板子遞到我面前,鏡面的版面上除了顯現金額之外,還有一個手掌圖案,那是讓人將手放上,進行扣款的地方,一個叫做「付款機」的東西。
唉唉,雖然說之前打倒魔王有賺到一些錢,不過,那些錢根本就不夠支付啊,希望我打怪物的錢能夠補上這些不足的部份。
接過那付款機,我略帶猶豫的將右手覆蓋在上面,系統扣款的聲音隨之響起。
『叮!韃羅貓支付餐館費用,共計一萬八千三百七十元,剩餘三千一百一十元。』
耶?竟然還能剩下這麼多!聽到還剩下三千多元,我頓時鬆了口氣。
「謝謝您的光臨,歡迎下次再來喲!」見到我付款完畢,那服務生立刻換上一副親切的笑臉,三個像是強盜的壯漢也變得親切許多。
果然是一副黑店商人的嘴臉……我在心中下了這樣的評語。
好了!吃飽喝足,該去打怪賺錢了!我走出餐館,才正想著該往哪個方向出城去找熊貓時,一個身影攔住了我。
「買花,要不要買花?」一名長相清秀的少女,手提著花籃站在我身旁,籃子裡面放置著各種顏色的玫瑰。
雖然那些玫瑰很漂亮,但是,我對這種裝飾性的東西沒啥興趣,本來想拒絕,但她卻用著百般委屈的表情,說出了小說之中才會出現的苦命身世。
「求求您行個好,幫我買一朵花吧!我家裡有個重病的父親等著我買藥回去,要是我今天花賣不出去,我父親他……」邊說,她臉上跟著出現泫然欲泣,楚楚可憐的神情。
這個劇本是誰編的啊?怎麼這麼老套?聽了她說的話,我真是感到很無奈。
身上還有三千多元,買一朵花應該是綽綽有餘。不想再跟她糾纏下去,我應付性的說道:「好吧,我買一朵玫瑰。」
「謝謝。」那名少女開心的將一朵白玫瑰遞給我。「一朵兩千元。」
「兩千?未免也太貴了吧!」聽到這個天文數字,我再度叫了出來。這女生該不會跟那家黑店是親戚吧?
「嘎啦啦!貴!好貴!」暴雷異口同聲的嚷著。
「這是今早我在城外剛摘下的玫瑰花,非常新鮮,」女孩見我猶豫了,急忙跟我推銷玫瑰的優點。「它的花期非常長,可以擺上十天呢!」
「從城外摘的花,也就是說,妳這是無本生意了?」我斜睨著她質問道。
路上隨便摘的花竟然要賣我兩千?當我是凱子啊!她的這番話讓我更加不想買這花了。
「這、這……」女孩一聽我反駁的話,立刻又裝出一副可憐模樣。「我家中有一個年邁重病的爺爺,弟弟跟妹妹也還沒吃飯……」
「爺爺?妳這說詞有點怪喔,」我唇邊浮起一抹冷笑,反問了句:「剛剛不是說是『重病的父親』嗎?」
一聽到她這番前後矛盾的說詞,我直接為她加上「騙子」二字。
「我、我……」賣花女尷尬的楞了下,隨即低著頭開始哭泣。「我的父親跟爺爺都生了重病了,他們因為太多天沒吃飯,現在身子變的很虛弱,要是再這樣下去,他們、他們可能就……」
賣花女的這模樣沒有引起我的惻隱之心,但卻讓路人圍了過來。
「欸,這位姑娘也挺可憐的,妳就買下花吧!」路人甲對我說道。
你可憐她卻要我買花?這是哪門子的說詞?「我身上沒什麼錢,頂多只能買一朵,不過,你好像也蠻有意願幫助她,要不,你就將這籃花給買了吧?」
「是啊,這位好心的大哥,請幫幫我吧。」賣花女跟著轉向那人央求。
「這有什麼問題!」那人一見到賣花女那可憐兮兮的表情,像是要表現出他的男子氣慨般,一口允諾。
「真是太感謝了,這籃子裡一共有五十朵玫瑰,一共是十萬元。」賣花女飛快報出價錢,並且將那籃玫瑰遞上男子的面前。
「十、十萬!」那人驚恐的倒退兩步,臉色尷尬的道:「我想起來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去!怎麼這樣就跑了呢。」賣花女不滿的嚷了聲。不只是那男生,其他圍觀的路人一聽到那價錢,通通散了開來。
「要叫別人出錢總是比較容易。」見到那男生倉卒逃跑的模樣,我不置可否的笑了聲。
「真是的,我還以為能好好撈上一筆呢!」買花女說出她原先的打算。
果然是將別人當肥羊啊……聽到她這句話,我跟著移動腳步,溜!
「等等,妳怎麼跑了呢?」見我離開,賣花女也跟了上來。
難不成我要被妳當肥羊宰嗎?不打算理會她,我加快了腳步在街上胡亂走著。
「慢點,妳走這麼急,我都快跟不上了……」雖然嘴上這麼嚷著,不過她的臉色卻是輕鬆自若的模樣。
這些NPC怎麼這麼煩啊!為了擺脫她,我索性快步跑了起來。
但,那名賣花女依舊對我窮追不捨,嘴裡嚷著同一套說詞。「好心的小姐,我家裡的父親還在等我買藥回去,請妳行行好,幫我買朵花吧……」
「嘎啦啦,好可憐,好可憐……」暴雷竟因她的話開始哭了起來。
「暴雷,她是騙人的。」見到暴雷這副模樣,我冷聲的道。
「嘎!騙人!」暴雷頭上冒出個大大的驚嘆號。
「怎麼這麼說嘛!」賣花女聽到我這句話,臉上也沒有任何生氣表情,反倒是笑了出來。
「所謂的騙,也不過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囉!」她用著不以為然的語氣說道。
「那妳就去找別人,我……」我停下腳步,才想要叫她別跟著我,附近傳來的吵雜聲響打斷了我。
「放手!放開我!」一名身穿布衣的女孩拼命嚷著。
「不要帶走我女兒,大爺,求求你,不要帶走她!」跟著傳來的是一名老者的聲音。
嗯,聽來好像是一般強搶民女的劇情……望著前面重重圍觀的人群,我也跟上去探個究竟,才一走近,觀眾們的對話就傳入我耳中。
「嘖嘖,又有一個可憐的姑娘被金大少看中了。」
「唉……誰叫她要長的這麼標緻?這城裡誰不知道金大少最愛的就是美女?」
「聽說他們父女倆是從外地來的,本想在這邊賣藝幾天,賺取一些盤纏,誰知道……」
「說真的,這姑娘的歌聲可真好聽!我這兩天可都專程過來這裡聽她唱歌……」
邊聽著對話,我邊鑽入人群內圈,在被人群圈起的空地中,我見到一名梳著兩條辮子、長相甜美的少女被兩個男生架住,她的臉上露出萬分驚慌的表情。
「父親,救我!」
「金大少,求求您行個好,放過我家女兒,」一名灰髮老人伏在地上,嘴裡不斷哀求著。「我就只有她這麼一個孩子啊……」
被稱作金大少的男子,膚色蒼白如紙,毫無血色,細長的眼睛微微瞇起,身上穿著寶藍色的絲綢衣裳,十根手指頭帶著各色珠寶戒指,細瘦的手腕上掛著數個沉甸甸的黃金手鐲,嚴然就是一副暴發戶的模樣。
「嘎!人稱『金光閃閃的金大少』出現了!」暴雷在我耳邊報出對方的名號。「金大少的興趣就是,搶走別人家的女兒、綁架美少女!」
好一個金光閃閃金大少……他身上的金飾刺的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金大少坐在由四個人抬著的椅子上,椅子由黃金製成,上面鋪著紅色絨毛墊子,用著傲慢的表情斜睨著老者,身旁跟隨的手下大約十個人。
「能讓我金某人看上是她的福氣!」說話時,金大少從懷中掏出一個鼓鼓的錢袋,隨手扔給地上的老人。
錢袋撞擊在地上時,發出清脆的硬幣聲響,幾枚黃澄澄的金幣掉出袋口,看樣子,袋子裡面應該裝了不少錢。
「這些……就當作是你賣女兒的錢吧。」金大少單手支著額頭,用著極為不耐的語氣說道。
喲?原來是個拿錢砸人的土流氓啊?望著那個金大少的舉動,我微微皺起眉頭。
「不!我不賣!」老者激動的站起身,衝到女兒身邊想要救回女兒。「我決不讓你帶走她!」
「金大少在我們城裡可是有權有勢的人啊,他竟敢反抗……」圍觀的路人對那名老者的舉動,感到很不以為然。
「就是說啊,要是惹火金大少,說不定連小命都沒了……」
「死老頭!少囉嗦!」其中一個手下將老者狠狠推倒在地。
「從來沒有人敢拒絕我家大爺,你這老頭別不識相!」另個人很適時的上前踹了他一腳。
「嘎啦啦!壞人,不要臉!」見到他們這樣的舉動,暴雷極為生氣的罵著。
「何止是壞人,」騙子賣花女現身在我身旁,接著暴雷的話說下:「他們簡直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鬼!」
「嘎啦啦!對!惡鬼!」暴雷發現有人應合它的話,更加激動的嚷著。
「像這樣的人,真該打下地獄去!」賣花女激動的將手上的玫瑰給捏散了。「真該有人來懲處這樣的壞蛋!」
「嘎啦啦!壞蛋,揍扁扁!」
你們兩個現在是在唱相聲嗎?一搭一唱還真有默契!我冷眼望著他們兩個。
雖然很討厭這樣強欺弱的事情,但是,因為心底明白這是遊戲設定的劇情,自然也就沒有什麼激動的情緒了。
「誰?剛剛的話誰說的!給我站出來!」一聽到他們兩人罵出的話,金大少所有手下四下找尋說話者。
「嘎……」暴雷一聽到對方這麼吼罵,立刻止了口,窩在我肩膀處,一聲也不敢吭。
賣花女更是直接躲在我身後,雙手還不斷將我往外推。
喂喂喂,你們兩個未免也太……
「不敢承認嗎?」找不到說話者,金大少的手下生氣的大吼。
「要是沒有人承認,全部的人都別想離開!」
真是囂張的手下……聽見手下們像瘋狗般亂吠,那名金大少似乎也懶得管教,臉上是一副等著看戲的神情。
「是她!」突然,我身旁的賣花女指著我大叫:「那些話是她說的!」
哇咧!明明就是妳說的!我錯愕的瞪大眼,完全無法想像竟然會有人這麼……可惡!
為什麼!為什麼這裡的NPC個性都這麼怪異啊!
「是妳?」幾名手下朝我走來,我身後的賣花女更是順勢將我推上前去。
「不過是一個女人,竟敢這麼囂張?」手下們斜睨著我,臉上盡是憤怒神情。
「看來不好好教訓妳一下,妳是不知道什麼話不該說……」一名手下揪起我的領口,握緊拳頭準備揍下。
「等等。」坐在椅子上的金大少開口了,他那雙細長的眼睛,自頭到腳的掃視我一遍,表情帶著點評估的意味。
這眼神真是詭異,該不會,這傢伙也看上我了吧?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