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不要扯這麼用力,妳當我的內臟是拆卸式的嗎?好歹它們也有相互連結。」

忍耐到最後,他終於伸手奪回自己的胃,胡亂裝入體內,然後將傷口一把抓合。

「好了!縫合吧!」他喊道。

「可是我還沒檢查完……」蜜亞鼓著雙頰。

「這樣就行了,快點縫起來!老子快餓死了!」正當札克這麼嚷嚷時,飢餓聲響恰好傳出,宛如在應和他的話。

「看吧!都餓的再叫了!」他故作委屈的喊:「真可憐,辛辛苦苦出差回來,累的半死,看到食物又不能吃。」

「知道了啦!」無奈的,蜜亞只好乖乖聽他的話行動。

縫補完成,她不放心的叮嚀,「要是覺得身體怪怪的,要立刻去給醫生檢查喔!」

「好好。」一把抓過餐點,餓極了的他,開始狼吞虎嚥的吃著。

「札克,吃東西要細嚼慢嚥。」蜜亞一邊吃著自己的食物,一邊擔心的看著他。

「吃慢一點啦,你的傷口才剛縫好,要是不小心裂開怎麼辦?」

「那就再縫回去啊!」他理所當然的回道。

「哪有人這樣的!」蜜亞鼓起腮幫子,既然軟性勸導不聽,她決定使出殺手鐗!

「札克,要是你再這樣,我就讓你牙齒痛喔!」

「不……咳咳咳!」滿嘴食物的他,被這一句威脅嚇了一跳,連帶嗆到了。

「我、我吃慢,我會吃慢一點。」

曾經被折磨過的他,可不想再次經歷那樣的痛楚,牙痛雖然聽起來是小痛,但是真的疼起來可是比拿刀刺一百下還恐怖。

「噗~~」角落處突然傳來雙子的竊笑,吃完冰淇淋的他們,開開心心的回來找午餐了。

「笑什麼笑?」臉一沉,札克沒好氣的瞪他們一眼。

「沒有啊,我們哪有笑?」

「什麼事都沒有。」

兩人一搭一唱,手牽手走向沙發,同時拿起了自己的午餐。

「我們要開動了。」兩人異口同聲的道。

吃飯時,兩人的動作與步調完全相同,彷彿是同一個影像。

「這裡還真是熱鬧。」嬌軟的女子聲音傳來,克莉絲汀現身門口。

剛結束任務回來的她,身上披著斗篷,厚重的風沙攙著不知名液體附著其上,紅衣上沾染各式各樣的髒污,裂痕、燒燙痕跡遍佈衣服各處,儘管模樣看起來狼狽不堪,卻不損她的美麗。

「妳就是札克帶回來的女孩?」她笑吟吟的進屋,視線鎖定在蜜亞身上。

是一塊不錯的原石吶!感應到蜜亞豐沛的精神能量,湛藍的雙眸掠過光采。

「妳好,我叫做蜜亞。」緊張的起身,在她的目光注視下,蜜亞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蜜亞?真是個可愛的名字,跟人一樣。」伸手上前,克莉絲汀摸著蜜亞的秀髮。

一瞬間,蜜亞全身起了惡寒,她僵直了身體,彷彿被關在冰庫,受到極大的壓力壓迫,額上瞬間冒出冷汗,臉色蒼白。

感應力很敏感的孩子,不錯。克莉絲汀滿意的笑著,隨及將施放出的力量卸下。

感受到的壓力一鬆,蜜亞全身一軟,差點站不住腳,幸好克莉絲汀及時扶住她。

「妳要不要跟隨我?」她突兀的開口。

「跟……隨?」困惑的瞪大眼,蜜亞無法理解她的意思。

「克莉絲汀,老子有允許妳在我的地盤拐騙嗎?」札克出手將蜜亞拉退,不悅的盯著她。

「什麼拐騙?說的這麼難聽,我只是想收她當我的學生。」豔麗的輕笑,克莉絲汀。

「克莉……絲汀?妳就是我的老師?」蜜亞認出對方的來歷。

打從札克提起要讓她跟隨克莉絲汀學習後,她就將這個名字牢記心底,甚至在腦中偷偷勾勒克莉絲汀的模樣。

只是她沒想到,兩人的初次見面竟是這樣的開場。

「沒錯!我要收妳當學生,只要跟著我好好學習,妳一定會變成炙手可熱的人才!」克莉絲汀驕傲的揚高下巴。

「蜜亞,妳是說真的嗎?」意外聽見這則消息,艾希無法置信的嚷嚷,「蜜亞,妳要當這個女魔……呃,克莉絲汀的學生?」

「札克之前有說啊,那時候你們也在場,不是嗎?」

「我們以為是開玩笑,沒想到他真的這麼做。」奧勒瞄了札克一眼,眼神陰沉。

「是啊,沒想到他真的要將妳推入火……」才想發牢騷,一觸及克莉絲汀的目光,艾希將話給吞回了。

「好恐怖的電波。」奧勒縮了縮身子。

「對啊。」艾希暗暗吐舌。「要是蜜亞跟她學習,原本的好電波也會被污染吧?」

「嗯,真可惜。」奧勒感傷的搖頭。

「是啊,可憐。」兩人同時責備似的瞅了札克一眼。

……幹嘛用那種眼神看我?老子本來就是隨便說說!札克不滿的發牢騷。

雖然原本真的有這樣的計劃,但他後來改變心意了,本來打算手上的工作一結束,就帶蜜亞去一般學校就讀,誰知道他還沒來得及找學校,克莉絲汀就回來了。

「喂喂,你們這是什麼口氣?」克里夫挺身替札克說話,「隊長大人的決定永遠是對的,你們不懂就少說一點。」

「咳咳!」札克乾咳兩聲,「蜜亞,妳不是說想要交很多朋友,認識很多同學?我送妳去附近的學校唸書好了,就算克莉絲汀說她要收妳當學生,也不一定有時間教妳,她跟我一樣都要經常出差……」

「別將我跟你混為一談。」克莉絲汀打斷他的話,「只要我想放假,就算休息一年兩年,他們也不會說什麼。」

「去!說的這麼囂張,難道放假這種事情是妳說了算嗎?」札克頗不以為然。

「當然,畢竟我跟你『等級』不同。」克莉絲汀笑的燦爛。

「臭女人,妳現在是在跟老子炫耀嗎?」札克被激怒了,「等級不同?哈!真是笑話,不過出的任務比老子多,妳就囂張了嗎?少把老子瞧扁了!妳這種水準,老子輕輕鬆鬆就可以辦到!」

「札克,不要這樣。」蜜亞尷尬的制止。

「嘴上說說當然可以,有本事你就去拼出一個成績來,別在這邊空口說白話。」克莉絲汀挑釁的冷笑,「對了,為了讓蜜亞能學習的更快,這段時間就住在我家吧!」她將蜜亞拉到自己身邊。

「為什麼她要去住妳家?」札克驅前一步,抓住蜜亞的手,「我是她的監護人,有必要照顧她的飲食起居。」

「你三天兩頭的出差,怎麼能照顧她?」克莉絲汀拉住蜜亞另一隻手不放。

「當然可以。」

「別逞強,將蜜亞交給我,我保證會好好照顧她。」克莉絲汀往他腹部的傷口瞧了眼,「至少我不會像你這樣,出差一次就受傷一次。」

「傷痕是男人的榮耀!」札克不甘示弱的回,「像妳這種生活雜事都要別人打理的人,怎麼可能顧好一個小孩?少說蠢話了!」

「生命就該浪費在有意義的事情上。」克莉絲汀甜美的笑笑,「把時間浪費在打掃、洗衣做菜上面,不覺得很沒效率嗎?我的時間可是非常寶貴呢!」

「與其說沒效率,還不如說妳根本都不會吧?連傷口都縫補不好的女人。」札克譏笑道:「有時候我真是懷疑,像妳這種手藝怎麼能得到治療執照?」

「縫補傷口又不是刺繡比賽,只要傷口不會裂開就好了。」被戳到痛處,克莉絲汀青筋微冒。「不過是要收個學生,你幹嘛跟我囉囉嗦嗦?信不信我咒殺你?」

「咒、咒殺?」蜜亞慘白了臉。

「只是個口頭禪,開開玩笑而已。」語氣一轉,克莉絲汀笑著安撫。

「咒殺?哈!有本事就試試啊!」札克動怒的冷笑。「我保證我會讓妳死的更慘。」

「札克,你不要這樣。」蜜亞試圖制止他。

「受了傷最好安分一點,要不然傷口會裂開喔!」克莉絲汀故作關心的規勸。

話音才落,札克傷處的縫線突然全數斷裂,殷紅的血透過繃帶噴出。

「怎麼會這樣!」蜜亞急忙抓了紗布為他止血。

「妳這個臭女人!竟敢來陰的!」札克生氣的握拳,卻被蜜亞推往沙發。

「先止血再說!」她喊道。

「克莉絲汀!妳竟然對隊長大人下咒!我饒不了妳!」克里夫快步衝上前,朝克莉絲汀展開攻擊。

敏捷閃過克里夫的幾回攻勢,克莉絲汀召喚出一堆骷髏士兵為她作戰,骷髏們一擁而上,對克里夫進行數量上的箝制。

見到雙方開打,雙子在旁也沒閒著,像是看戲一樣,他們又叫又跳的為克里夫助陣。

「克里夫,加油、加油!」

「靠!克莉絲汀,妳以為叫幾隻爛骨頭就有用嗎?」札克試圖從沙發上起身,卻被蜜亞壓回。

「札克,不要亂動,血又噴出來了!」手上的紗布染紅,蜜亞急忙又換了一塊。

「不過是流一點血,死不了!」札克試圖將她推開,但蜜亞卻不肯罷手。

「札克,那邊交給克里夫就可以,你先治療,等一下再換手!」艾希情緒高昂的笑道。

「換什麼手?這是老子跟那個臭女人的事情,克里夫,你給我閃開!」札克朝他大吼。

「不行,現在不是打架的時候。」蜜亞硬壓住他,不讓他亂動。

「隊長大人的事就是我的事!」一邊應付不斷重新站起的骷髏,克里夫一邊豪氣的喊道:「請隊長大人不用跟我客氣,這個傢伙讓我應付就可以了!」

「誰說老子的事就是你的事?難道老子的錢就是你的錢嗎?少說這種蠢話!」札克可不吃這一套,「蜜亞,放手!不然老子連妳一起揍!」

「不行──」

「蜜亞,危險!」見到有骷髏人朝他們衝來,雙子連忙一人一邊抓住蜜亞,將她連拖帶拉的拎到旁邊。

「她、他們……」蜜亞又急又慌,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別擔心、別擔心。」艾希安撫著她。「他們經常這樣,習慣就好。」

「這怎麼能夠習慣……」

見到他們又是亮刀揮砍、又是摔桌砸椅,個個出手毫不留情,蜜亞真擔心一不小心就出了人命。

「真的沒事啦。」艾希開朗的安撫她,「這是一種友誼的表達方式,好朋友才會這麼玩喔!」

「真的嗎?」她茫然的皺眉,「這裡的人都這樣?」

「對啊!」艾希拍胸口擔保,「相信我,就算他們打上幾天幾夜,把這裡移為平地,最後也絕對不會有人死掉!」

但是會不會重傷那就不曉得了。他暗地裡吐舌。

在聯盟裡的械鬥就算再嚴重,受傷之後趕緊叫醫護員來治療就好,只要時間上沒有延誤,絕對死不了人!

「真的嗎?」蜜亞遲疑著。

「妳不相信我?我們是朋友耶!妳竟然不相信我?」艾希臉孔一板,不滿的質問。

「妳覺得我們會騙人?」奧勒同樣嚴肅的盯著她。

「沒,沒有。」她慌張搖著手,「我相信你們。」

「嗯。」對她的回答感到滿意,兩兄弟同時笑了。

「他們大概會打多久?」蜜亞追問道。

「誰知道,累了就會停手囉!」艾希不以為然的聳肩。

然而,這場戰鬥他們足足看了一小時,那三人還是沒有休戰的打算。

三人在辦公室的對戰自然引起其他人注意,不少人走到門口,想要制止這樣的爭鬥,但,在見到辦公室的慘烈狀況、認清對戰中的三人後,他們只能摸摸鼻子,小聲提醒他們注意,不要干擾其他辦公室的安寧,而後轉身離去,完全沒人敢上前阻止。

就連聯盟高層知道此事,也只是撥了一通電話,要雙子他們轉告三人,「不要太累」、「要愛護公物」之類,言不及義的話。

「好無聊。」艾希大大打了一個呵欠。

「嗯。」蜜亞坐在地上,昏昏欲睡。

「去玩電動。」奧勒提議。

「好啊!蜜亞一起來!我們最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遊戲喔!」

雙子倆拉著蜜亞跑向電腦室,早一步離開的李維,正對著電腦敲敲打打,螢幕上不斷有跑跳著數據。

沒有干擾李維工作,蜜亞他們一人開了一台電腦玩著。

幾個小時過去,窗外天色由白晝轉為夜幕,而打架碰撞聲響依舊持續著。

「他們不累嗎?」蜜亞揉揉乾澀的雙眼,大大伸了個懶腰。

光是玩幾小時的遊戲,就讓蜜亞眼睛乾澀、肩膀疼痛,沒想到,在外頭打架的三人,體力竟然這麼好,完全都沒有歇息。

「我肚子餓了。」艾希苦著臉,摸著肚子。

「我也是。」奧勒臉上寫滿不悅。

玩遊戲的中途,他們曾經想過要出去買東西吃,但,要出門就必須經過那個「戰場」,誰知道殺紅眼的他們,會不會一時失手、波及無辜呢?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他們寧可餓肚子,等待結束,誰知道一等就等到了晚上。

「為什麼他們要在門口打架啊!討厭死了!」艾希不平的嚷嚷。

「阻礙交通、沒公德心、自私自利。」奧勒臉色轉為陰沉,飢餓感讓他的心情糟透了。

「像他們這種完全不在乎別人感受的傢伙,根本不應該存活在這個世界上。」越說越激動,奧勒身邊逐漸凝聚出暗藍色的霧氣。

「奧、奧勒?」蜜亞有些心驚,雖然不明白那霧氣是什麼,她卻明顯感受到不好的情緒。

「奧勒,冷靜,不要生氣,你的負面電波變濃了。」艾希搖晃著他,試圖阻止。

「為什麼要我冷靜?」語調冰冷,奧勒眼中凝聚冷冽的怒意,「該冷靜、該反省的是那些人!愚蠢、無知、只會打打殺殺,其他事情都不管的混帳傢伙!」

就在他沉聲怒罵時,電腦突然發出細微的爆裂聲,細微的青煙冒出。

「啊,電腦又掛掉了。」艾希看著冒煙的電腦苦笑。

「奧、奧勒,冰箱裡有冰淇淋,我去拿……」蜜亞轉身想往廚房走去。

「冰淇淋我們吃光了。」艾希抓頭笑道。

「我中午買的,全部都吃光了?」蜜亞無法置信的瞪著眼,她買了一打冰淇淋耶!

「嗯,吃光光了。」艾希笑的燦爛,而奧勒則是相對的越發陰沉。

「妳買太少了。」奧勒不滿的抱怨,「既然要買,就應該一次買很多,將整個冰箱塞滿才對。」

……又不是要開冰淇淋店,我買那麼多做什麼?蜜亞汗顏。

「碰,啪滋──」又一台電腦冒煙。

「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停下手邊的工作,李維往奧勒嘴裡塞了一塊餅乾。

「……我想吃熱熱的甜食。」嘴上埋怨,但奧勒還是乖乖將餅乾吃掉。

「還有嗎?我也想吃。」艾希討著。

「沒了。」李維回的乾脆。

「我肚子也餓了。」艾希嘟起嘴。

「我想吃熱的甜食。」奧勒嚷著。

「啊!對了,我有買烤布丁的材料!」蜜亞拍了下手,「我去做烤布丁給你們吃。」

「真的嗎?太好了!」艾西從座位上跳起,「走吧!我們現在就去廚房!」

「走!」

兩人拉著蜜亞,快速衝向廚房。

 

當蜜亞完成烤布丁從廚房端出,札克三人依舊對峙中。

「休息一下吧!」蜜亞朝他們喊著,「我做了烤布丁,大家一起吃。」

「少囉唆!現在這種情況,吃什──」才想拒絕,但,飄來的香氣讓札克止了口。

飄入鼻尖的,除了甜食特有的氣味外,似乎還攙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氛圍,非常的吸引人。

「好久沒吃到烤布丁了呢!真懷念。」克莉絲汀率先停手,快步跑向沙發。

「蜜亞做的烤布丁很好吃喔!」艾希大力推薦,「我們剛才一人吃了兩個!」

「布丁有很好的電波!」奧勒難得激動的道。

他們兩人正在吃著第三個烤布丁。

「去!打架打到一半跑去吃東西?妳這個女人真不像話!」札克嘴上損著,但腳步卻也邁向烤布丁的位置。

「要不然你不要吃啊!」掃了他一眼,克莉絲汀挑釁的說道。

「又不是妳做的東西,憑什麼叫老子不要吃?」札克出手抓了一個烤布丁,舀起一大口放入嘴裡。

好吃!三人不約而同瞪大眼。

滑潤順口,濃郁的雞蛋香味跟焦糖氣味充斥口中,除此之外,這個烤布丁吃進嘴裡後,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溫暖的、舒服至極的感受,就像冬日朝陽熨燙心口的溫度。

「好吃嗎?」蜜亞有些擔心的詢問。

「……」沒有回答,三人只是加快速度的狂吃,用行動作為回應。

看著他們大快朵頤的模樣,蜜亞放心的笑了。

「關於學習的事情,我想過了。」趁著這短暫的安靜時間,她開口對他們說道:「札克肯收留我,我已經很高興了,學習要花學費,像克莉絲汀這樣的老師,收費應該不便宜吧?我不想造成札克的經濟負擔。」

因為她的入住,札克家裡添了許多傢俱以及她的衣服,光是這樣她就已經很感激了,她不想讓他花太多錢。

「不用。」克莉絲汀嚥下了嘴裡的布丁,又伸手抓了一個,「我不跟妳收學費。」

「真的嗎?」蜜亞雙眼發亮。

「靠!誰跟妳說老子很窮?錢的事情輪得到妳這種小鬼擔心嗎?老子要妳去上課妳就給我去上,買東西給妳就乖乖收下!少給我想那些有的沒的!」札克抓了兩個烤布丁,嘴裡喋喋不休的罵。

「還有妳,臭女人,學費免費?妳這是在瞧不起老子嗎?」

「要不我一天收你十萬,夠看的起你了吧?」談話中,克莉絲汀又吃下了一個烤布丁。

「靠!妳強盜還是土匪?十萬?」札克準備進攻桌上剩下的烤布丁。

「等一下!這是我的!」克莉絲汀出手阻攔,打算爭奪。

「隊長大人要的東西,妳應該要乖乖讓出!」克里夫幫著札克搶布丁,卻被札克擋下。

「老子要的東西老子自己搶!」

「誰說布丁是你們的?」

「布丁是我們的!」

雙子同時出手,克里夫的身體突然液化,從身側又長出兩隻手困住他們兄弟倆。

「放手!」

「布丁是我的!」一群人就這麼糾結在一起,誰也不退讓。

「……」見他們幾個為了搶布丁而爭奪,蜜亞臉上降下三條線。

雙子兄弟也就算了,畢竟他們才年長自己幾歲,算是未成年小孩,怎麼另外三個大人也在搶呢?照理說,大人應該要理讓食物給小朋友才對吧?

在眾人為了箝制對方而互相糾纏在一起時,李維從電腦室中走出。

「電腦已經修好了,這一星期的出差資料整理完畢。」面對倒在地上不斷滾動的他們,李維面不改色的報告著。

「沒事的話我要下班了。」簡單道別後,他拿起桌上的烤布丁,「這個我帶回去吃。」

「等、等一下!那是我的!」

「烤布丁是我的!」

「李維,把東西放下!」

儘管想上前搶回布丁,但,越是著急、越是激動,他們相互制約的情況也就更嚴重。

「晚安。」丟下這句話,李維走出辦公室。

「李維!」眾人的怒吼聲響徹整棟大樓。

 





※ 試閱到此結束囉~感謝大家收看XDD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