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次的折騰,雖然身體沒有大礙,但,過度耗費精神力與體力的她,連下床的力氣都沒有。

沒辦法,札克只好每天帶她上、下班,當他外出執行任務時,就將蜜亞丟給雙子兄弟倆照顧,任務結束後再拎著她回家。

時間一久,蜜亞也就自然而然的跟著他上下班,平日跟著雙子學習裡世界的知識,有時候還會充當小助手,幫忙送送物品、在辦公室裡忙東忙西的打雜。

「累死了。」執行任務回來,札克癱倒在沙發上。

「急救箱。」奧勒將預備好的箱子推到札克面前,跟往常一樣,他總是帶著傷回來。

「好渴,我想喝東西。」克里夫軟綿綿的趴在地板上,發出可憐的呻吟。

「吶,冰水。」艾希端了一壺冰水給他。

抓著茶壺,克里夫咕嚕咕嚕的灌下,直到喝乾了最後一滴,這才滿足的放下茶壺,懶洋洋的躺在地板上。

「啊,對了,李維,你的工具箱。」艾希將東西擱到他面前。

「謝謝。」從裡頭拿出工具,李維拆下身上的零件與武器進行維修。

「札克,需要幫你包紮傷口嗎?」艾希追問。

視線往附近掃了一圈,發現少了一個人,札克不解的皺眉。

「蜜亞呢?」他問。

若是以往,他們一出任務回來,送水、工具箱和包紮的工作都是蜜亞在做,然而今天卻一反常態,沒見到她出現。

「她去買午餐。」艾希回道。

「還有補貨。」

「補貨?」札克更加不解。

「我回來了。」

蜜亞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個子嬌小的她,手上提了一個提袋進門,身後還跟著一群人,定眼一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經營餐館的木熊夫婦以及其他熟客。

「嘿!札克兄弟、各位兄弟,吃飯了!」木熊朝他揚揚手上的餐點。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一大票人全跑來這裡?」沒有起身,札克調整了一下坐姿,順手抓了外套蓋住腹部的傷口。

「我們送蜜亞姐妹回來,順便來送餐點。」茱蒂嘴角揚笑回道。

「原來這裡就是總部的辦公室啊?我還是第一次來。」餐館熟客們好奇的張望。

「謝謝你們送我回來。」蜜亞朝眾人點頭道謝。「讓你們花時間陪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怎麼會浪費時間,妳的安危比較重要。」

「是啊,要是放妳一個人回來,半路又遇到壞人那該怎麼辦?」

「改天要是再遇到這種情況,妳可以打電話給我。」

「也可以打給我,妳有我的手機號碼吧?」

餐館熟客們七嘴八舌的說道,有幾個人還將自己的電話、地址抄給蜜亞。

「你們……一票人來這裡,就只是為了送她回來?」聽出原因,札克錯愕的發問。

「是啊。」

「為什麼?」他百思不解。

「你還問為什麼?」其中幾人回給他一記白眼。

「我說,就算你這個人再怎麼遲鈍,至少也注意一下周圍環境好嗎?」

「就算這裡的妖怪大部分都不會攻擊人類,還是有一小部份會獵食人類啊!你怎麼可以完全不顧她的安危,出門也不陪著她?」

「要不是蜜亞跑到餐館求救,她早就被吃了!」

「你可是她的監護人,怎麼一點都不關心她的安危?」

「虧你之前還大言不慚的說,絕對不會讓人傷害她,結果呢?」

一群人嘮嘮叨叨的數落了札克許久,一直到蜜亞好聲好氣的安撫後,他們這才順從的離開。

「……那群傢伙到底是麼回事?」掏掏耳朵,札克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噪音」轟炸。

「我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遇到要吃掉我的妖怪。」蜜亞開始敘述先前的狀況,「因為就在餐館附近,所以我就跑去餐館想要躲開他們……」

後來,那些妖怪跟了進去,強勢的要將她抓走,要不是餐館裡的熟客跟木熊夫妻上前制止,蜜亞恐怕就回不來了。

「那些人真可惡!」艾希氣沖沖的握拳,「他們在哪裡?我去揍他們!」

「呃,他們……」蜜亞尷尬的笑笑,欲言又止。「如果不是在警局,應該就是在醫院吧!」

「今天這場架打的真過癮!」木熊開心的大笑,「那些人被狠狠揍了一頓,跟爛泥差不多。」

「要不是蜜亞姐妹跑去阻止,他們大概連醫院也不用去了,直接送上墳場埋了。」茱蒂咧嘴笑著。

也就在那些人癱在地上求饒時,警察也在這時趕到。在店裡的人口徑一致的說詞下,那些人被警方嚴厲斥責,戴上手銬拘捕回去。

「那些人好像傷的很嚴重。」蜜亞有點擔心。

跑進餐館只是為了尋求庇護,她沒料到竟會引起這麼大的騷動,當時店裡的熟客們,一聽到對方打算吃掉她,全部激動的起身,亮出武器、抄起桌椅子,發狠攻擊那些人,將他們打的體無完膚。

「還好有那些客人幫忙,不然妳就危險了。」艾希慶幸的道。

「是啊,那些叔叔阿姨真是好人。」蜜亞笑著點頭。

她原以為會保護她的只有木熊夫婦倆,沒想到這些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竟然也會出手相助。

「那些傢伙也真是奇怪,之前還說要吃了蜜亞姐妹,現在卻反過來幫她。」木熊對這一點大感不解。

「也許他們喜歡蜜亞姐妹,想跟她當朋友吧?」茱蒂猜測著。

「不愧是木熊夫妻檔,石頭族的想法果然夠天真。」李維唇邊浮現若有似無的笑。

相較於其他種族,石頭族的個性不僅敦厚善良,做事更是腳踏實地、實實在在,是所有妖異中最好相處的種族之一。

「咦?不對嗎?」抓抓腦袋,木熊夫妻倆臉上寫滿茫然。

「單純也沒什麼不好。」札克輕笑著。他就是喜歡木熊夫婦的個性,才會成為餐館的常客。

「如果不是想跟蜜亞姐妹當朋友,那他們為什麼要幫忙她?」木熊追問。

「那當然是因為她有利用的價值囉!」克里夫說的斷然。

「也有可能是他們不想讓到嘴的肉被別人吃掉。」奧勒說出另一種猜測,「自己吃不到,也不讓別人吃。」

「利用?他們要利用我什麼?」蜜亞偏著頭反問:「他們不是只想要吃我而已嗎?」

除了被當成食物吃掉之外,她實在想不出她對那些妖異有什麼其他好處。

「妳的天賦。」札克簡短的回道:「因為妳有治療能力,連帶讓妳的身價升級。」

「不懂。」她還是搖頭。

治療歸治療、食物歸食物,對她來說,這兩件事情是平行線,無法扯在一塊。

「笨小鬼。」札克感嘆的搖頭,開始進行解釋,「舉例來說,我們看到豬就會想到豬肉,對我們來說,豬就只是食物的一種,但是要是這隻豬會算數、會玩特殊把戲呢?見過這樣的表演,豬就不再只是豬,而是具有特殊技能的豬,類似神豬那類,比起將牠吃掉,還不如讓牠好好活著,因為,能吃的豬很多,但是會算數跟特技的豬,可不常見,了解?」

「我懂了!」木熊大力槌了一下手,石塵輕揚。「蜜亞姐妹,恭喜妳升級成神豬了!」

「……我不是神豬。」嘟著嘴,蜜亞儘管理解了,但她不喜歡這種比喻。

「廢話,妳想當神豬還差的遠。」札克刻薄的回道:「妳的那點天賦,只是讓妳的等級往上升一級,要宰掉雖然有點心疼,不過也不至於捨不得。」

「啪!我懂了!」這次換茱蒂擊掌,同樣震起沙塵,「就像是從低價的腐爛肉塊,升級到剛死沒多久的新鮮屍體?」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札克點頭。

……也許神豬會比較好,至少神豬還活著。蜜亞苦悶的嘟起嘴。

「好了,你們快吃飯吧!我們要趕回去維修餐館了!」

夫妻倆將餐點往桌面一推,笑吟吟的催促。

「今天是友情大放送,除了正餐之外還加了很多點心!」茱蒂笑道。

夫妻倆好客的個性明顯反映在餐館的餐點上,所有料理總是便宜又豐盛,也正如此,木熊夫妻倆所開的餐館總是人滿為患。

「不好意思,如果不是因為我,你們餐館也不會被破壞。」在兩人離去前,蜜亞歉然的陪罪。

「胡說什麼,那又跟妳無關。」木熊不以為然的搖手。「誰叫那群傢伙不長眼,想在我們餐館裡吃妳?蠢蛋!」

「別的地方我不敢說,在我們餐館,蜜亞姐妹可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兩眼一瞪,茱蒂冷笑的說道:「敢在我們店裡欺負人?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聽到這麼窩心的話,蜜亞感動的紅了眼眶,眼睫凝著水珠。

「欸,妳怎麼哭了?傷心嗎?不舒服嗎?」茱蒂擔心的問。

「不是,我是太高興了。」她笑著抹去眼淚。

「高興的哭?」木熊夫妻倆滿臉茫然,「人類的情緒好複雜。」

送走了木熊夫妻倆,蜜亞開始將袋子裡的東西取出,擱置在桌上。

採購的物品琳瑯滿目,從啤酒、衛生紙、繃帶、藥水這種基本用品,一直到機器維修用的工具全都一應俱全。

「螺絲、釘子、電容器、電池、補充劑……」看著那些細項,艾希困惑的問:「這些不是都有嗎?為什麼又買?」

「沒了啊,昨天就用完了,不相信你問李維。」蜜亞找了旁人求證。

「嗯,用完了。」李維點頭,順帶將那些物品收入工具箱裡。

「冰箱裡的萊姆酒、冰塊還有甜點都吃完了,我買了一些回來。」蜜亞指著其中一個提袋。「我有買你最喜歡的香草冰淇淋,還有奧勒的抹茶冰淇淋喔!」

「太棒了!早上冰淇淋剛好吃完,才打算晚一點出去買呢!」艾希一把抓起冰淇淋,準備享用。

「等一下。」蜜亞制止了他,「先吃午餐,冰淇淋等一下再吃。」

「哎喲!就算先吃冰淇淋,我也一定會將午餐吃完。」艾希皺眉埋怨。

「不行。」蜜亞堅持著,「要先吃午餐才能吃冰淇淋。」

「嘖!」抓抓頭髮,艾希突然指著札克大喊:「札克,你肚子怎麼被砍了一刀?天啊!血流好多!」

「札克受傷了?」蜜亞慌張的望向他,趁這時機,艾希一把抓走桌上的食物提袋。

「我幫妳將食物放到冰箱!」丟下這句話,艾希拉著奧勒跑開。

「艾希!」想叫住對方,但兩人已經跑的老遠,蜜亞無可奈何的輕嘆一聲,回頭走向倒在沙發上的札克。

「你怎麼又受傷回來了?」一把將外套拿開,怵目驚心的傷口顯露在她眼前。

「妳以為老子是出去玩嗎?跟怪物對打怎麼可能不受傷?」嘴上發著牢騷,札克倒是自動自發的脫下上衣,讓蜜亞仔細檢查。

「怎麼你老是肚子被砍?這樣重複受傷,傷口不容易好。」熟練的戴上手套,她拿出藥劑與紗布,開始著手清理傷處。

上次的傷痕才長出新肉,疤痕都還在,這次又在相近的地方捱了一刀,皮肉外翻,血液與脂肪混雜著奇怪的綠色液體,變成了紫黑色。

「看到人就一刀砍下來了,誰會特地選位置?」札克翻翻白眼,「難不成妳要老子跟他們說,老子肚子已經被砍一刀了,你們可不可以改砍別的地方?」

「也許可以這樣跟他們說。」蜜亞聳肩回道:「上面這個綠色的是毒液嗎?」她用棉花棒小心翼翼將它擦拭乾淨。

「腐屍怪的毒。」札克往後靠在沙發上,讓蜜亞更容易進行治療,「已經喝了中合劑,沒事。」

「真的嗎?」這句問句問的不是札克,而是一旁的克里夫。

「怎麼可能沒事。」克里夫埋怨的嚷嚷,「隊長大人被毒液感染後,全身立刻變了色!好像隨時都會毒發身亡!」

「……」蜜亞微微變了臉色,清理傷口的力道也加重了一些。

「欸、欸,輕一點。」札克疼的皺眉,連忙為自己辯解,「不過是皮膚變色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藥劑師說,你要是再晚幾分鐘服下中和劑,不死也會變成廢人。」李維語氣平淡的陳述著。

「不過,就算身處這樣的險境,隊長大人還是很厲害!」克里夫開心的笑著,「他死追著毒腐屍不放,直搗他們的巢穴,比其他人都還英勇!」

「中了毒還追進怪物巢穴?」眉一挑,蜜亞放下手上的棉花棒,改拿棉布,消毒藥水大量的往布面倒下。

「……那是逼不得已。」札克嚥了嚥口水,視線緊盯著泡滿消毒水的棉布。

雖然受傷對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不過他還是會痛啊!要是那一整塊棉布直接蓋在傷口上……

「我、我有注意安全!」在蜜亞動手之前,他緊急的喊道:「老子可是有想過才行動!沒人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這倒也是。」李維附和的接話,「雖然隊長看起來做事莽撞,不過行動之前我確定他都有審慎思考過。」

「沒錯、沒錯!」札克急忙應合。「老子可不是那些沒長腦的傢伙!行動之前當然會先判斷情勢!」

「……也是。」放下棉布,蜜亞重新拿起棉花棒。

呼……好險。見到蜜亞放下恐怖的「凶器」,札克暗暗鬆了口氣,他往李維的肩膀拍了兩下,投去感激的眼神。

「李維,有你這個隊員真好。」他由衷的道。

「……」默默掃了他一眼,李維繼續進行手上的維修工作。

「喂!冷冰冰的合成人!」克里夫立刻從地板爬起,「隊長在誇你耶!你至少也該回一句謝謝吧?真是沒有禮貌!」

「……我不是合成人,較正確的分類應該算是生化人。」頭也沒抬,李維繼續進行維修工作。

「我管你是合成還是生化!」克里夫懶得跟他多說,「隊長大人,我也有注意到喔!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都在觀察隊長大人。隊長大人的判斷力非常精準,我從沒見過像隊長大人這樣的人才!別人都要磨蹭個幾分鐘才能下指示,隊長大人不一樣,不過幾秒鐘的時間,隊長大人就已經做出判斷,真的是非常了不起!」

「那當然!」被這樣奉承,札克得意的抬高下巴,「老子才不像那些蠢蛋,判斷的半天、琢磨個半天,那根本是在浪費時間!打仗嘛!見到怪就衝過去砍,看到敵人就殺!管他什麼埋伏、陷阱,是男人就不能怕死!死也要死在戰場上!」

「說的對!我最欣賞隊長這人這種豪氣!」克里夫不斷拍手叫好。

「啪!」濕得滴水的消毒棉布,直接貼在他的傷口上,隨著消毒藥劑的作用,傷口處冒出許多白色泡泡,札克的臉色瞬間變得跟泡泡一樣白。

「唔──」咬著牙,他幾乎快要說不出話來。

「隊長大人,你不要緊吧?」克里夫擔心的看著他。「喂,蜜亞,妳怎麼可以整塊布直接蓋到傷口上!這像話嗎?」

「我在消毒啊。」緩緩擦拭著傷口,蜜亞的小臉板起。
「這種消毒法不會覺得下手太重嗎?」克里夫不平的嚷嚷,札克則是一臉扭曲的慘叫。

沒有理會克里夫,蜜亞瞪著札克指責道:「我不是跟你說要愛惜生命嗎?死了我該怎麼辦?死掉的人不會傷心,但是活著的人會很難過,你知道嗎?」

「知、知道,我以後會小心。布、布快拿走……」他弓起身體,恨不得能躲到沙發的最深處。

「你有反省了嗎?」蜜亞瞪著他。

「有、有。」他用力的點頭,「我非常深切、非常認真的反省了。」

「那還差不多。」將綿布拿開,蜜亞開始為他的傷處上藥。

「呼……」全身冒出冷汗,僵硬的身體稍微放鬆,被這麼一「刺激」,札克痛得差點虛脫。

「欸,妳擦藥的動作輕一點,喂喂,小鬼妳把老子的胃拿出來做什麼?」

「檢查有沒有受傷啊。」她用理所當然的口氣回道:「要是胃受傷了,吃下的東西就不會消化,說不定還會從胃的破洞掉出來呢!」

「……妳會不會想太多了?」札克臉冒黑線。

「隊長大人,她也是為了你好,你就乖乖讓她檢查吧!」克里夫幫腔說道。

「為了幫你治療,她進步很多,你至少也該當一個好傷患。」將所有裝備檢查完畢後,李維拿起自己的餐點,轉身走向他的辦公桌。

最初的時候,蜜亞光是見到血就臉色發白,更別說是將臟器拿在手上「檢查」了,然而,幫札克治療的時日一久,竟然也就慢慢習慣了,雖然臉色依舊難看,至少她的手不再發抖。

小孩子的適應力還真是驚人。對此,札克也只能甘拜下風。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