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選者(1) 》1.jpg

 

書名:《天選者》(01)

副書名:就算是砲灰,我也要當最帥的那一個!

博客來: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18012
 

 

【本集介紹】

不過是被車子給撞了一下、輾了一回,

晏笙的靈魂竟被帶到新世界復活,成為「天選者」!

雖然體質奇差無比、戰鬥力掛零蛋,

但據說只要努力學習、積極上進,就有機會成為——外‧星‧人?!

只是這個名叫「次元星域」的新世界怎麼感覺怪怪的,

除了可以組隊刷黑塔、打怪賺資源,

還能吃下「技能果」讓新技能一次GET

就連初次邂逅的異色瞳美少年阿奇納,

都搶著要免費當他的護「草」使者兼導遊……

少來!他玩過的遊戲那麼多,騙不了他的~

其實這裡只是個遊戲世界……吧?!

 

 

 

第一章 天選者

 

 

無窮無盡的白霧中,一團乳白色光球就這麼靜靜地飄浮著,絲絲縷縷的金色絲線穿透過空間纏繞上它,進而被它吸收。

晏笙不知道自己究竟「死」了多久,也許是幾十天、也許是幾個月或者是幾年……

在這種蒼茫一片、沒有日夜更替的環境中,要判斷時間是相當困難的。

在他被車子撞上並輾過時,他以為自己會死。

結果一股無形的力量出現,將他拉到這個奇怪的空間──無邊無界,除了滿眼濃郁的白霧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色彩的奇怪空間。

在這裡,他見到好多個平行世界的自己。

那些平行世界中的他,年紀有大有小,有學校的資優生、也有流裡流氣的小混混,富家子弟、大人物、上班族、打工族和背包客……

不管那些「晏笙」有什麼樣的背景經歷,他們全都穿越到了新世界,變成了「天選者」。

天選者是新世界當地居民給予的稱呼,意思是「被上天選中的人」。

大概是因為這樣的稱謂太高端,很像是電影中的主角,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未來會發光發熱、稱霸世界、走上人生巔峰。

然而,事實很快就潑了他們一桶冷水。

因為這個世界的天選者有很多、很多,多到幾乎占了世界人口數的三、四成!

於是,部分的天選者晏笙泯滅於眾人、部分在冒險和爭鬥中死去,也有一部分真的經營出一份事業的。

所有的「天選者晏笙」中,年紀最小的是十七歲,而最年長的晏笙則是活了九百一十三歲,很誇張的年紀。

也不曉得為什麼,夢見過那些晏笙的人生後,他也或多或少、或清晰或模糊地得到那些「晏笙」的知識和經驗,就好像死去的他們將這些東西贈送給他,讓他這個存活下來的「幸運兒」,能夠帶著他們的未來、他們未完的人生、他們的缺憾,一起走下去。

這樣的遺願和饋贈,他深懷感激。

前輩們的慷慨贈與,雖然目前一時顯現不出成果,可是晏笙知道,他的未來肯定會受益良多。

──如果他還有「未來」的話。

隨著晏笙瀏覽過的平行世界增多,纏繞在乳白色光球上的金色絲線也跟著增加,直到將他裹成一團燦金色光團為止。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感受到睽違已久的暖意,而後是一股痠疼和沉重感,像是身上壓了一座大山。

晏笙很是迷茫,許久以後他才慢慢意識到,自己竟然有知覺了!

而後,他隱約地聽到了「叮」的一聲。

【你好,我是天選者輔佐系統,編號9113312!】

「天選者……輔佐系統?」晏笙眨了眨眼,垂眸將眼底的瞭然掩去。

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只有一個白色的圓形物體在他面前飄浮。

從身體的感受判斷,此時的他應該是蜷曲著身體,窩在一個狹小、卻又不顯壓迫的空間裡頭。

【是的,您已經死亡,並且在死後被天網選定成為天選者,獲得在次元星域的居住權。現在您正處於「育種」之中,再過一小時即將誕生。】

系統的解釋看似詳細,其實有很多事情都被它一語帶過。

例如:晏笙是被誰選中?天選者到底是什麼?評選標準是什麼?又為什麼會選他當天選者?系統背後的指使者是誰?

系統完全沒有打算解釋這些,而是順著設置好的開場白繼續往下介紹。

【系統隸屬於「百嵐聯盟」。百嵐聯盟是高等文明星域的大型融合族群,最初的聯盟種族是一百個,後來陸續又有新族群加入,目前百嵐聯盟共計有兩百五十個族群……】

【想要知道更多,請天選者盡可能地學習和充實自己、提高自己的能力,系統也會跟著宿主的成長而升級,屆時將會解鎖更多權限……】

【「天選者培養計畫」是經由百嵐議會多次開會討論後,獲得大多數議員支援的計畫。計畫內容是:由天網從其他星域遴選出肉體死亡的自由靈魂,給予這些靈魂第二次的生命,這些被天網所選取的靈魂便是「天選者」。天網將天選者們安置在「次元星域」中,讓天選者們在這裡生活,並提供天選者學習資源、任務和歷練場所等等,藉此觀察天選者成長以及成長的方向……】

【我是天網指派給您,協助您適應次元星域、為您解惑、記錄您的成長並且發布各種任務和獎勵給您的專屬輔佐系統,編號9113312。您可以為系統命名,也可以用編號呼喚本系統。】

「命名……」晏笙看了一下眼前這顆發著微微柔光的白色光團,又看了一眼它的編號,「你就叫壹貳吧!」名字取自編號後兩碼。

【命名完成。現在壹貳來為天選者解說系統的基本功能。】

晏笙的眼前展開一面藍色光屏。

【系統的基本選單有:

個人屬性頁面:以資料形式展示個人的能力,讓天選者直觀看見自己的成長。您可以在這裡觀看自己的屬性和天賦。

任務日誌:系統發布任務以及您查看任務記錄的頁面。

商城:各種物資、道具和技能的鑑定和交易買賣區。

好友介面:遇見志同道合的人,可以與他們交換系統編號,加入好友名單,方便日後聯絡。

組隊:有些任務需要組隊行動,可以從這裡搜尋和創建臨時團隊。

地圖:所在位置以及任務位置查詢。

日後天選者的等級高了,還會開啟新的功能項目。】

雖然饋贈記憶中也有這些東西,不過親眼見到時,還是讓晏笙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新奇感。

【請天選者點開個人屬性欄位。】

「怎麼點開?用手?」

晏笙一邊詢問、一邊用指尖試探地碰觸光屏上的標籤,光屏內的影像也隨著他的觸碰而轉換。

經由那些平行世界的記憶,他知道該怎麼操作系統,可是在系統眼中,他只是個新手,不應該知道這些事情,於是他也就權當自己是個懵懂的新人,一邊試探著系統,一邊遮掩著自己。

【操作方式有兩種,一種是肢體碰觸,另一種是意念控制。】

「我知道了。」晏笙轉而觀看自己的屬性表。

 

姓名:晏笙

部落:無(可以前往百嵐城的服務中心進行登記)

職業:時空商人(這是一個特殊職業)

潛力:鑽石級(很優秀)

體質:青銅級(極為差勁)

精神力:黃金級(不錯)

戰鬥力:青銅級(極為差勁)

親和力:鉑金級(好)

氣運:燦星級(幸運值爆表)

貢獻點:0

天賦技能:

一、鉑金級採集(可以採集鉑金級與鉑金級以下的異植、獸皮、礦石等資源)

二、鉑金級修復(可以維修鉑金級與鉑金級以下損壞的物品)

三、鑽石級鑑定之眼(可以鑑定鑽石級與鑽石級以下的物品)

四、鉑金級隨身空間(可以收納無生命體以及生命力低下的活物,例如植物種子、蛋、瀕死的活物等等)

 

【天選者加入部落可以獲得該部落提供的專屬任務和專屬培養物資,相對地,部落所發放的「部落任務」是必須要完成的,要是任務失敗會有懲罰。】頓了頓,系統又道:【天網並不強制要求天選者一定要加入部落,您也可以選擇當個自由人。】

「好。」晏笙點頭表示理解。

那些平行世界的晏笙也有加入部落,擁有記憶的他自然對這些事情有所了解。

不同部落所給予的物資和部落任務都不同,有些是材料收集、有些是器物製作、種植研究;有些注重戰鬥力,會要求單人或是與人組成團隊進行戰鬥任務;也有一些是偏文藝類、生活類的,像是讓人繪畫創作,或是看完某本書、某個影片後給予心得感想;還有提供某種材料讓天選者進行烹飪,創新菜單並回饋材料使用感想……

從這些任務中,也能看出該部落的偏好和風俗習性,只要挑對適合自己的部落並且用心執行,那些部落任務並不困難,失敗懲罰的機率相當小。

「時空商人是什麼意思?」晏笙看著面板上的職業問道。

這項職業在他的記憶中並不存在。

那些平行世界的前輩,有獵人、治療師、維修師、廚師、植物培育師、藥劑師、畫家、鑑定師等等,其中也有商人職業,但是商人職業就只是普通的商人,並沒有加上「時空」二字。

【時空商人是具有時空力量的商人。您可能曾經窺見時空的奧秘,或者是靈魂在宇宙中沾染了時空法則,獲得微薄的時空法則之力。擁有時空之力的人,有些人能夠擁有時空相關的特殊能力,有些人能夠改變時間,有些人能夠窺探命運……】

晏笙心頭一驚,以為自己隱瞞的秘密被發現了,不過系統接下來的話讓他稍微寬心一些。

【您不用擔心,天選者都是經由時空穿越來到次元星域的,可能是在途中沾染了時空法則,獲得部分時空之力,這樣的人雖然不多見,卻也不算稀罕。】

「也就是說,時空商人並不少?」晏笙再次確認。

【目前現存,包括歷史記載中的時空商人,約莫五十三萬人。】

晏笙不曉得這樣的人數算多還是少,不過既然系統說不算稀罕,那應該是不少吧?

晏笙下意識地用地球的人口認知作猜想,但是他完全忽略了,系統是來自宇宙星系,人口計算基準自然是以宇宙人口數量來計算,即使百嵐處於繁衍困難的階段,兩百五十個部落加總起來的總人口數也是地球的一千多倍,在這麼龐大的人口基數下,五十三萬人真的不多。

更何況,系統所說的是「目前已知並包括歷史記載的時空商人」,也就是說,這五十三萬人是加上歷史中曾經出現過的人物計算的,並不是現存的時空商人人數。

晏笙如果進一步追問現存的時空商人人數,肯定就能知道,時空商人是個相當珍貴而且極少數的職業,跟最多人從事的戰士職業相比,人數差距大約是一百七十萬比一,戰士為一百七十萬,時空商人為一。

可惜,自以為有記憶輔佐、對這裡了解頗多的晏笙,就因為這份自信而錯過了提前知曉的機會。

「屬性表上的鑽石級、青銅級這些是什麼意思?」

【這是宇宙公認的能力和價值的劃分依據,等級從低至高分別是:青銅級、黑鐵級、白銀級、黃金級、鉑金級、鑽石級和燦星級,一共七種等級。另外,往後您會遇見的怪物、裝備、技能書、藥劑、物資等等,也都是按照這樣的等級劃分。】

「我的體質是青銅級,這樣的體質……」

【很弱。】壹貳毫不客氣地評價道。

「我知道很弱。」晏笙無奈苦笑,「可是青銅級到底有多弱呢?可以舉個例子讓我知道弱跟強的差異嗎?」

【百嵐聯盟的種族平均體質是白銀級,以白銀級跟黑鐵級做比較,白銀可以舉起自身體重五十倍的重量,黑鐵級只能舉起自身體重七倍的重量。】

「那青銅級呢?」

【青銅級可以舉起自身體重一倍的重量。】

「這樣也不錯啊……」晏笙倒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差勁。

他以前可是連十公斤重的東西都拿得氣喘吁吁呢!

【請天選者的眼界開闊一些,收起不求上進的心態,勤奮的學習和積極向上的心態將會讓您的未來更加美好。】

「……」晏笙很想甩系統一記白眼。

說這麼多,不就是在指責他是條沒有上進心的鹹魚嗎?

「壹貳啊,我們可以活得佛系一點……」

【佛系是什麼?】

晏笙解釋了一番,而後總結道:「……總而言之,佛系是一種無欲無求、不爭不搶、不求輸贏,有也行、沒有也行的生活態度。」

【不積極?不爭取?沒有鬥志?對什麼事情都沒有興趣?毫無野心?遇到爭執就退讓?您……喜歡這種遇事順從、凡事退縮的生活方式?】

「……也不是這樣。」晏笙有些糾結,怎麼好端端的佛系生活被系統這麼一總結,就變得這麼奇怪呢?

【身為輔佐系統,壹貳並不支持這樣的生活態度,不過如果天選者執意要這麼做,壹貳也不會干預,畢竟這是您的人生。】

「……這些等級的重量好像沒有一個規律?」晏笙岔開話題,「我的意思是,青銅級是一倍重量,黑鐵級是七倍,可是白銀級卻是五十倍……」

【這樣的比喻只是讓您清楚等級之間的差距,與規律無關。】壹貳語氣平淡地說道。

「上面顯示,我的職業是時空商人,如果我不想當商人呢?如果我想做其他職業可以改變嗎?」

【可以。天賦職業只是根據您的天賦資質進行推薦,如果不喜歡這份職業,您可以前往各大主城市選擇想要學習的課程,通過職業考核後,就能進行轉職。】

停頓幾秒,確定晏笙都理解前面的解說後,壹貳又道:【不過站在輔佐系統的立場,壹貳並不建議天選者轉職,因為天賦職業是最適合天選者的職業,天選者在學習天賦職業和晉級上可以事半功倍,要是天選者有其他喜歡的職業,建議額外加開副職業欄位,增加副職業只需要支付一筆貢獻點,在系統介面開通副職業欄位就行了。】

「開通副職業有什麼用處?」晏笙追問:「不購買就不能學習嗎?」

【不開通副職業欄位也可以進行學習,只是不開通副職業欄位,就不能獲得天網認證。】壹貳回道:【開通副職業欄位能夠讓您承接副職業相關任務,也能讓透過天網、傭兵公會等系統尋找相關職業的人迅速聯繫到您……】

簡單來說,副職業的開通等同於公家機關的認可,類似於廚師想要應徵工作就必須要有廚師證、醫生要有醫師執照才能行醫一樣。

晏笙如果想要透過天網或是傭兵公會等組織接洽任務,那就必須開通副職業,如果只是私下接單,那就不必多付這筆貢獻點,但是私下承接的任務,並不受到天網保護,要是被對方黑單或是在交易過程中下絆子,那也只能自己忍了。

「屬性表下面的鉑金級採集、修復、隨身空間和鑽石級鑑定之眼是什麼?這個是屬於我的?還是說我還要再去某個地方學習?」

【那些是職業附加的天賦技能,不用學習就擁有的。】

「每個商人都是這樣嗎?」

【不是的。雖然職業都會有天賦技能,可是除了固定技能之外,每個人所覺醒的技能並不相同,以商人來說,鑑定之眼和儲物空間是一定會有的固定天賦,其他則是看天選者本身的資質,有些人可能就只有鑑定和空間兩種,有些人則是像您一樣,覺醒了三、四種甚至是四、五種……】

【這些額外的天賦技能,有些是跟主職業相關,有些可能毫無關聯。像您的維修技能其實是偏向維修師的……】

【曾經有戰士職業的天選者,他覺醒了鍛造、維修和農耕技能,鍛造是戰士職業的固定技能,農耕不是。雖然農耕技能與主職業毫無關係,卻也可以按照覺醒的技能去選擇副職業發展……那名戰士對戰鬥職業不感興趣,為了生計,他開始鑽研了農耕和機械製造,發明了許多便捷的農用機械,成為一名相當有名的農業機械大師。】

【另外,就算是固定天賦技能,也有等級高低之分。您的天賦相當優異,技能都與主職業相關,具有相當優秀的時空商人潛力。】

「我有維修天賦技能,那麼我如果開通維修師這個副職業,還需要再去學習相關知識嗎?」

【可以學、也可以不學。】系統壹貳回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但是學無止盡,壹貳還是建議您進行深度學習,這樣還能讓天賦技能成長,獲得更高的職業評價。】

「職業評價是什麼?」

【職業評價需要經過考試獲得,可以前往各大主城或是百嵐城進行考試,職業評分一共有九星等級,一星最低、九星最高。獲得的星數越多,您的職業評價越好,會有更多人找您合作,您也可以收取比別人更高的酬庸。】

【另外,職業工會也會發派任務給相關職業者,這些職業任務給予的酬庸都相當豐厚,但是職業任務卻是有限額的,不是每名職業者都有。您的職業評價越高,獲得任務的機會越多,或許還有可能獲得指定任務,這類指定任務都是由顧客指定某位知名的職業大師製作,酬庸都是市面上罕見的資源……】

「我懂了。」晏笙點頭說道。

職業評價應該是類似於餐廳的米其林評價,由具有公信力的專業人士進行評分,讓民眾當作參考依據一樣。

【您還有其他疑問嗎?】

「暫時沒有。」晏笙回道。

【好的。等您誕生後,系統將會開始進行新手指引,請您稍待。】

「有新手指引,那有沒有新手大禮包?」晏笙開玩笑地問。

【有的,天選者誕生後,會拿到基本的生存物資。】

「任務是一定要完成嗎?要是失敗會怎麼樣?成功有沒有獎勵?失敗會不會處罰?」

【系統所發布的任務是日常任務,任務種類繁多,您可以任意進行選擇,完成任務會有獎勵,失敗沒有懲罰。】

「我知道了,謝謝。」

晏笙一邊考慮要添加哪些副職業,一邊摸索系統介面,熟悉它的各項功能。

饋贈記憶中的前輩們從事最多的職業是材料採集,其次是經商,再其次是修復和加工類……

從事戰鬥類職業的人並不多,頂多就是學個槍械射擊和槍械彈藥製作,做一個遠距離的攻擊手。

晏笙本身也不喜歡打打殺殺,再加上他的天賦職業是商人,他打算副職業就選擇採集和加工修復,這樣一來,他自己就是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自己挖掘材料、自己加工製作、自己販售,最後還能回收舊貨、修復毀損並以二手貨的價格再度販賣,既省錢又賺錢,多好!

最好還能夠找到一個可靠又強大的戰士當夥伴,免得才剛賺一點錢就被搶劫勒索……

「砰!」

一聲奇怪的,像是重物摔在遠處的聲響傳出,連帶引起細微振動。

然而,晏笙還沉浸在未來的思考中,並沒有關注到這個異常。

「砰!」

聲音比先前更加靠近、更加密集,地面的振動幅度也增強了。

「砰、砰!」

聲音越來越接近,振動也越來越強烈,已經有三、四級地震的規模,也終於引起晏笙的注意。

「怎麼回事?」

他警戒地環顧四周,意外地發現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間竟然有了些許亮光,這時他才看清楚,那包裹著他的空間是鮮嫩的翠綠色,空間面上還交錯著葉脈之類的紋路,在陽光的照耀下,深綠色的脈落中有點點光芒流動,顯得生機勃勃、欣欣向榮。

【天選者,您的育種遭受到強烈撞擊,育種屏障的保護功能毀損,您將要提前出生了。】

「碰!」

最後這一下是直接撞擊在晏笙所處的育種上頭,晏笙甚至能透過那翠綠屏障看見一片巨大的黑影。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白色屏障上開始出現裂縫,伴隨著屏障碎裂的聲響,響聲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屏障也搖搖欲墜。

「提前誕生會不會有問題?」晏笙皺著眉頭詢問。

【請不用擔心,您的身體已經培育完成,新手指引和禮包也已經就位,只是缺少一套衣服而已。】

「……」所以他一出生就要裸奔?

【現在育種的外殼正在脫落,您即將出生。】

晏笙搜尋了一下前輩們饋贈的記憶,從中獲得了相關資訊。

天選者的誕生很像是「春天種下一顆育種,秋天收穫了一隻天選者」這樣的玩笑話,看似荒誕卻是真實。

育種被埋在土裡,等到天選者的靈魂和新生的肉體完全結合時,育種就會緩緩上升到地表,受到陽光照射時,育種堅硬的外殼就會自然剝落,讓待在裡頭的天選者出生。

「啵啵啵……磅!」

育種終於完全散開,晏笙眼前一亮,隨即又一暗。

一個巨大的、溫熱的、沉重的、毛茸茸的東西在育種碎裂後直接壓在他身上,讓他才剛坐起身就又躺下了。

「碰……」

晏笙的後腦杓撞在地上,雖然土地不是很硬,卻也讓他撞得頭昏眼花。

幸好對方在壓下來時已經做好了預防,及時撐起身體,沒將重量完全壓在晏笙身上,所以晏笙雖然覺得被重物壓得有些喘不過氣,卻還不到骨頭臟腑被壓裂、壓傷的地步。

不然被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直面壓下,他才剛誕生的新生命可能馬上就沒了。

「糟糕!」

那龐大的物體驚慌地叫了一聲,而後晏笙發現覆蓋的黑影消失了,眼前明亮起來,只是他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周圍景物,陰影再度罩下。

一隻強壯的臂膀撐著他的背部,將他攙扶著坐起身,微涼的東西遞到他嘴邊,從嘴唇的觸感判斷,遞到嘴邊的似乎是瓶子或是碗之類的硬質盛裝物,而嗅覺也告訴晏笙,某種帶有藥味的東西離他很近。

晏笙的腦袋還有些暈、眼睛也有些花,看不清對方想喂他吃下或喝下什麼,只能警覺地抿著嘴唇,不想開口,但那人卻直接掐著他的下巴,逼著他張嘴,並把東西灌進他嘴裡。

清涼而且帶著濃重藥味的東西入口後,對方似乎是擔心他會把藥水吐出來,用厚厚而寬大、疑似某種獸類的肉墊堵住他的嘴。

「這個藥劑可以強化你的體質,是好東西!就是難喝了一點,快點吞下就沒事了,快喝,乖啊……」清朗的年輕嗓音略顯急促地規勸著。

對於長年服用藥物調養身體的晏笙來說,這藥劑的味道並不算難以忍受,再加上對方的聲音聽來似乎沒有惡意,晏笙便乖乖地嚥下了。

「好乖。」略顯粗糙的掌心輕輕地摸了摸他的頭,略顯生硬地誇獎,「半小時後我再拿糖果給你吃。」

為什麼要等半小時?

晏笙才想發問,眼前突然一黑,他暈了過去。

 

看著剛出生的天選者暈過去了,阿奇納頓時鬆了口氣、又有些緊張地撓撓頭。

他偷偷地看了一眼天網直播彈幕,果不其然,直播間裡的觀眾們正組團對他開嘲諷,彈幕刷出的速度簡直可以媲美狂風巨浪了。

 

──不愧是幸運值黑到底的阿奇納,搭乘飛行坐騎了還能把自己摔下來哈哈哈哈……

──可憐的山壁,被撞塌了半邊哈哈哈哈……

──天啊嚕~~阿奇納的厄運光環已經蔓延到身邊的人了嗎?同情被壓扁的小傢伙哈哈哈哈……〔大笑〕〔大笑〕

──難道只有我覺得那個剛出生的小傢伙比較倒楣嗎?〔同情〕

──錯了,不是剛出生,他是正準備要出生就被砸出來了。

──同情加一!看到那些落石砸在育種上的時候,我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阿奇納,快查看一下這孩子的資料,別給人家砸出問題來。〔擔心〕

 

聞言,阿奇納連忙伸出毛茸茸的胖爪子,將爪尖處的藍光字體與晏笙手腕上的藍光身分碼相觸,加了對方好友,這樣一來,他就可以調查小傢伙的基本資訊了。

這也是趁著晏笙還沒進行系統設定的取巧方式,要是晏笙設定了「交友審核」或是「隱私保護」,阿奇納就沒辦法用這種方式取得他的資訊了。

晏笙的訊息很快就顯示在眾人面前,也讓先前的嘲笑轉為濃濃的羨慕。

 

──天啊天啊!我看到了什麼!竟然是時空商人!而且潛力還是鑽石級!阿奇納這是要轉運了嗎?

──恭喜阿奇納撿到隨身倉庫一隻!

──鉑金級採集、鉑金級修復、鉑金級空間,還有鑽石級鑑定之眼!這根本就是超級強力的後勤啊!阿奇納要發了!

──不~~我追阿奇納的直播,就是喜歡看他倒楣啊!

──重點不是那個!你們看到下面沒?

──小傢伙的下面?嘖嘖!你竟然趁著小傢伙光溜溜的昏迷時做出這麼邪惡的事!

──樓上沒說我還沒發現,小傢伙很粉嫩啊……〔口水〕

──沃曹!誰跟你們說那裡啊!我說得是資料!小傢伙的幸運值是燦星級!燦星級!燦星級!(重要的話要說三次)

──沃曹!他是宇宙意識的兒子吧?

──我竟然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燦星級的幸運兒!

──阿奇納,這個小傢伙你要抓牢啊!有了他,你就不用擔心黴運了!

 

正當彈幕刷個不停時,一顆帶著絢麗特效的流星飛過,彈幕最頂端出現了加粗的系統文字。

──「奧莉亞公主」贈送阿奇納一顆星辰,並留言:阿弟,小傢伙的房號多少?這個小傢伙實在是太可愛了,我要養成他!

每一名天選者都有一個直播間,系統編號等同於直播間房號。

從誕生的那一刻開始,天選者的直播間就啟動了,百嵐的所有民眾以及監察員都可以透過直播間觀察天選者的情況,確定他們是否是百嵐聯盟所期盼的新移民。

當然啦!涉及到個人隱私部分的內容,像是上廁所、洗澡、睡覺這些畫面,天網會自動加上馬賽克,不會讓觀眾們看光。

──現在正昏睡中、沒有衣服穿的晏笙,臉部以外的身體部位也全都是馬賽克。

在關注天選者之餘,民眾還可以給天選者打賞金錢或禮物,並透過系統利用「抽獎」或是「指定任務」的方式,讓天選者獲得該禮物。

為了不出現意外狀況──例如天選者沒有完成任務,拿不到獎勵──觀眾們大多會選擇用抽獎的方式讓天選者獲得禮物。

「晏笙的直播房號是9113312,大家對他有興趣的話,可以加個關注……」阿奇納將晏笙的系統編號複述一遍。

在次元星域中,幾乎每個月都有上百名天選者誕生,累積下來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數字,再加上天選者們並不知道直播間的存在,不能像網紅主播那樣,跟觀眾聊天、套交情,所以百嵐的觀眾大多只關注自己喜歡的或是人氣高、被天網放在首頁推薦的直播,甚少會去觀看新人的直播。

絕大多數的天選者直播間,觀眾數都是掛零。

沒有觀眾,自然就沒有打賞和禮物,對天選者來說,就是少了一個得到資源的管道。

別小看這些打賞和禮物,這些資源可是跟天選者的成長有極大關係。

系統任務所給予的物資,都只是基本物資,想要更好的裝備和藥劑,一是去商城購買,二是跑去打黑塔,從殺死的怪物中取得。

殺怪有風險,甚至會死亡,商城的商品雖好,卻要花費大量貢獻點購買,相對來說,觀眾的打賞是獲得資源最輕鬆的方式。

阿奇納因為心裡愧疚,這才給晏笙做了一回宣傳,但也僅止於此。

觀眾們買不買帳、願不願意關注晏笙,晏笙能不能吸引這些觀眾留下,都不是他能干涉的事情。

再說,雖然阿奇納是百嵐人,身分比天選者高一些,可是在次元星域,他們所獲得的資源是相同的,他與晏笙也算是「競爭者」,觀看直播的觀眾就這麼多,資源有限,阿奇納雖然不是很在意這些,卻也沒有慷慨到將自己的觀眾推出去給別人的地步。

不一會兒,晏笙醒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茂密的樹冠,他正處於一大片陰影底下,金色陽光斑斑點點地透過樹葉縫隙灑落,零星幾點光點落在他的身上,帶來稀薄地熱量。

目光下移,晏笙發現這些樹木的樹幹極為粗壯,最纖細的樹身都要有四、五個人才能圍繞住。

枝葉繁盛、樹冠遮天,如同一把又一把綠色巨傘聳立於天地之間。

「咳!你醒了?」阿奇納開口說道。

早在晏笙睜開眼睛時,他就注意到了,他原本以為晏笙會很快就發現到他的存在,結果晏笙卻是望著樹冠發呆,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出言提醒。

晏笙撐著上半身坐起,這才發現身上蓋了一件斗篷、身下躺著一張毯子,而斗篷和毯子中間的身體什麼都沒穿!

晏笙瞬間羞紅了臉,不自覺地將斗篷抓緊了些。

「衣服。」阿奇納將一套他之前打寶箱怪物獲得的衣服遞給晏笙。

衣服只是黑鐵等級,他看不上這種低等級的服裝,防禦力還沒有他的皮毛強大,賣掉又沒有多少貢獻點,本想當成生火材料使用,現在轉送給晏笙也算廢物利用了。

晏笙遮遮掩掩地穿上衣服,這才看向身旁的說話者。

那是一名身材高挑、體格精壯結實、長得相當好看的少年。

他的眼睛是特殊的異色瞳,左眼如同湛藍天空、右眼像是黃金般璀璨,頭髮是銀白色,外加深淺不同的灰色挑染,相當引人注目。

「讓系統掃描你的身體,檢查身體狀況。」阿奇納發現晏笙又看著自己發呆,無奈地再度提醒。

這個小崽子不行啊,一點警覺性都沒有!這樣很容易被吃掉的!阿奇納繃著小臉想道。

晏笙才剛誕生,長得白白淨淨、軟軟嫩嫩的,看起來就顯小,而且晏笙的還比阿奇納矮一個頭,阿奇納便理所當然地將他當成小崽子看待。

他所屬的塔圖部落雖然以「破壞力驚人」和「兇殘」著稱,對崽子卻是相當友善,晏笙又是被阿奇納砸出育種的「受害者」,不管是因為愧疚或是部落的教育,阿奇納認為,他必須對晏笙負責!

晏笙不清楚阿奇納的想法,正欣喜地看著系統掃描結果。

系統掃描結果,身體一切正常,相當健康,而且阿奇納給的藥劑還讓他的體質從青銅級晉升成黑鐵級!

雖然這樣的體質依舊相當弱小,可是晏笙從系統那裡得知,像阿奇納給的體質強化藥劑是高級品,藥效溫和、沒有副作用,價格相當昂貴,要五十幾萬貢獻點才能購買一瓶。

「謝謝!」

知道自己占了大便宜的晏笙,對於把自己砸出育種,害他裸奔的阿奇納自然就生不出氣來,相反地,還很感激他。

他原本很擔心自己的青銅體質會拖後腿,就算沒有阿奇納給的藥劑,他自己也想去買一瓶,可是體質強化藥劑這麼昂貴,他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買到呢?說不定在買到之前他就先掛了。

現在好了,體質變成黑鐵級,雖然只是跳了一個階級,可是這樣的等級已經大大提高他的生存能力,讓他有信心在次元星域生活。

晏笙滿意自己的體質情況,阿奇納卻不滿意。

阿奇納來自戰鬥力強大、被稱為戰鬥種族的塔圖部落,就算是身體虛弱的早產兒,體質也是從白銀級起跳,而晏笙竟然只是黑鐵級!比早產兒還虛弱!

這樣的體質能夠在次元星域活下去嗎?

阿奇納深感懷疑。

「我保護你三個月,算是賠償。」阿奇納毛遂自薦道。

他之所以自願當晏笙的保鏢,並不是因為晏笙的幸運值或是時空商人職業,只能說,他們相遇的時機剛剛好。

阿奇納才進入次元星域三個多月,才剛摸熟這裡的情況,還保持著少年心性,要是他們相遇得早一些,自己都還不熟悉環境的阿奇納不可能擔任保鏢;如果相遇得晚一些,阿奇納的心性或許就被磨硬了,他會因為晏笙的價值而拉攏他、利用他,卻不會因為晏笙的體質同情他。

相對地,晏笙也一樣。

如果阿奇納沒有說出期限,晏笙不可能答應,畢竟他還存著饋贈記憶這個秘密;如果他們相遇在晏笙已經熟悉自身能力的情況下,他肯定也會拒絕,因為那時他已經不需要外來助力了。

而現在,晏笙確實需要阿奇納的保護,所以他同意了。

初相遇的兩人,就因為這份恰好的時機,付出了真誠和信任,造就了日後最令人稱道的友誼,以及最佳搭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