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好險,差點就掛了。」順利將雷猙群清除後,對方用帶點慶幸的口氣道。
「所以剛剛在下才會建議主人,在走出草叢時要先留意附近的狀況。」男生的寵物開口接下話。「如果主人真的死在這邊,在下會感到很困擾。」
面對寵物的說詞,男生只是聳肩笑笑,並用警戒的態度往附近搜尋了下。
也就在對方停止一切動作之後,我們這才能仔細看清楚他的長相。
男生的年紀看起來跟我們差不多,身穿一襲白色的衣服,雪白的布料上頭還有其他顏色裝飾點綴,讓整體的造型看來不顯單調。
男生的額頭處綁著一條頭巾,頭巾上頭繪有漂亮的圖案,銀白色的頭髮在髮尾處則是轉成淡紫色調,碧綠色眼睛跟他的寵物顏色正好相同。
在確認附近暫時不會再有怪物出現後,男生突然回過頭,正好與我的視線對上。
發覺我正盯著他打量,男生有些意外的楞了下。「呃……抱歉,我將你們的怪物殺光了,你們可能要等上一陣子。」
「沒、沒關係,我們也不是為了雷猙過來這邊。」我尷尬的朝他搖手笑笑。
說實在的,我還很慶幸對方能將雷猙清除,讓我們不用在這邊浪費時間。
「嘎啦啦,主人是來找萬雷之戟的喔!」暴雷說出我們的目的。
暴雷將這句話說出口後,我立刻感到有些尷尬,這裡的雷猙全是他清除的,但,如果他出現在這裡的目的跟我們相同,那可就頭疼了。
「你是來解任務的嗎?」為了清楚對方的來意,我拐了個彎問著。
「不,我只是路過。」對方簡短的答覆著。
「請容在下詳述一下,」他的寵物突然開口說話,並為自家主人補上原因。「我家主人之所以路過這裡,純粹是因為他迷路了,請問你們能幫忙我家主人找到離開的路嗎?」
「尼克……」男生不滿的瞪著自家寵物,白皙的臉上因為感到窘迫而稍稍泛紅。
「你要去哪裡?」遙日追問他原本的目的地。
「呃。」他尷尬的抓抓頭髮,遲疑了幾秒才說出地點。「天蕭城。」
「天蕭城?」遙日有些驚訝的楞了下。「那邊跟這裡……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在遙日這句話出口後,四周陷入了更尷尬的靜默。
「呃,哈哈哈……」我乾笑了幾聲,試圖將氣氛變的舒緩些。「真巧,我們也是要回天蕭城,等一下一起走吧!」
「好。」
「感謝這位小姐的好心幫助,在此,我代表我家主人向您表示由衷的感謝。」翼手龍尼克收起牠的翅膀,極為禮貌的向我點頭道謝。
「你們先等一下,我去拿東西。」我轉身朝萬雷之戟走去。
空中的雷電持續往萬雷之戟所在的高台集中,一道道炫眼的閃電讓人有些睜不開眼,望著不停有閃電劈落的高台旁,我猶豫著該不該動手拿取東西。
要直接將它從高台拔起來嗎?我會不會被電到啊?
在我有更近一步的動作之前,身後傳來白衣男生的提醒聲。
「要拿萬雷之戟之前,要先將四周的水晶柱擊毀,不然妳會被電成焦炭。」
「好。」我朝他回應了聲,隨即舉起長劍,將水晶柱一顆顆擊碎。
也就在最後一顆水晶柱被破壞時,天空的雷電不再往高台聚集,而是像普通的雷電一樣,朝各個可能的地方劈落。
我快速跑上高台將萬雷之戟從台上拔起,當我轉過身時,遙日已經開啟了浮動部屋,等待我進入。
 
「呼~~終於拿到了。」將萬雷之戟收到倉庫後,我整個人癱坐在浮動部屋的椅子上。
「該回去天蕭城跟葉月會合了。」
遙日在浮動部屋的地圖上,圈出了天蕭城的位置,浮動部屋隨即載著我們目的地往前進。
往移動的途中,我們一邊欣賞風景一邊閒聊,經過簡單的自我介紹,對於同行的男生也有的初步認識。
白衣男生叫做艾奎,他的翼手龍寵物叫作尼克。據尼克的說法,他是偶然遇見了迷路中的艾奎,尼克本來想要吃掉艾奎當午餐,結果卻反被艾奎抓住當寵物。
「……在下只能說,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尼克用感嘆的語氣說道:「上蒼可能是希望在下成為指引的明燈,讓擅長迷路的艾奎主人可以減少這樣的狀況發生,只可惜,神忘了一件事情……」
「嘎啦啦?神忘記了什麼事?」聽故事聽的津津有味的暴雷,發覺尼克語氣停頓,急忙的開口追問著。
「唉~~」尼克再度長嘆一聲。「天神可能沒有想到,雖然我們翼手龍具有領地的認知,可以輕易回到自己的巢穴,但,我們並沒有搭配導航系統,一旦離開自己所熟悉的領地,在下也是會迷路的啊……」
「……」牠這是在搞笑嗎?
雖然尼克的語氣非常認真,可是我真的懷疑那是假象,其實牠應該是一隻走搞笑路線的翼手龍吧!
「那個……這個是A級機器人任務的獎品對吧?」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艾奎,抓緊時機將話題轉開。
問題在得到我們點頭回應之後,艾奎繼續接著說下。
「我記得完成任務的一共有兩名玩家,一個叫做遙日,可是另一個名字變成亂碼了,就是你們兩位嗎?」
聽到自己的名字變成了亂碼,我其實沒有多大的反應,不過身為遊戲管理者的遙日可就不同了。
「貓的名字變成亂碼?請問你是在哪邊看到亂碼的呢?除了亂碼之外還有沒有奇怪的狀況?」遙日一連串追問著。
「我在任務排行榜上面看到的,呃……我只有注意到名字變成亂碼,其他的沒有仔細看。」回話時,艾奎似乎被遙日過於激動的語氣嚇到,話說的有點吞吞吐吐。
「嘎啦啦,主人變成亂碼了,亂碼、亂碼。」暴雷在我們身邊兜圈嚷著。
「對於暴雷所說的話,請容在下更正一下,」發現暴雷的語法有誤,尼克用極為有禮貌的語氣說道:「正確來說,應該是,你主人的名字變成了亂碼,而不是主人變成亂碼,這兩者有很大的差別,人是不可能變成亂碼的喔。」
「嘎?」對於這樣的糾正,暴雷愣愣的回了一個單音,而後又像是聽懂了的點頭。
「嘎啦啦,暴雷的主人的名字變成亂碼,不是暴雷的主人變成亂碼。」它像是繞口令一樣的重覆著。
「對,就是這樣,你學的很快喔。」尼克對暴雷稱讚著。
「嘎啦啦,尼克稱讚暴雷,暴雷學的很快、暴雷很聰明。」被尼克讚美之後,暴雷開心的在天空飛來飛去。
『遙日,一樣都是寵物,為什麼尼克的感覺跟暴雷完全不一樣?』發現兩者的差異點,我困惑的對遙日傳出密語發問,還以為寵物都是相同的說話模式呢!
『艾奎的寵物已經是成熟型態,成熟型的寵物言行舉止就像是個大人,』遙日對我解釋著:『暴雷的年紀還小,目前還在學習當中,說話的方式也會比較偏向小孩子的模式,每隻寵物會因為主人跟它的互動,產生不同的個性。』
『了解。』
雖然兩個的成熟度不同,不過它們畢竟都是寵物,而且又都是屬於飛行系的,暴雷跟尼克很快就混熟,開心的在浮動部屋裡頭玩成一片。
甚至在我們抵達天蕭城,尼克要跟隨他主人離開時,暴雷還難過的撲到尼克懷中大哭,尼克也逼著艾奎要我們互加好友,方便日後雙方能夠連絡。
「寵物間的感情,還真是很難理解啊……」送走艾奎跟尼克後,我的心中真是五味雜陳。
不過才幾十分的路程,兩隻寵物竟然可以從陌生迅速發展到熟悉,甚至還會因為分離而依依不捨?他們的感情未免也發展的太快了吧?
「嘎啦啦,主人不會懂的,這是暴雷跟尼克火辣辣的友情!」暴雷一臉認真的對我說道。
還好暴雷不是跟我說,這就是它跟尼克火辣辣的愛……發覺暴雷說話的語氣越來越像痞子,我開始考慮要將它跟痞子隔離。
在我們抵達將軍府門口時,將軍府門前站岡的侍衛立刻上前招呼。
「兩位是來找葉月將軍的嗎?」
「是。」
「請稍等。」
依著之前的模式,侍衛跑到屋裡進行通報,我們則是站在外頭等待,本以為葉月將軍會在通報之後很快現身,但,跟隨侍衛出現的人,卻是將軍府的管家。
「韃羅貓小姐、遙日先生。」管家先是畢恭畢敬的朝我們鞠躬行禮,而後才面帶擔憂的說道:「葉月少爺因為想要快點救出葉嵐少爺,昨晚就已經啟程前往陰曲洞了。」
「耶?他自己一個人跑去?」我訝異的追問。
「嘎?葉月將軍自己跑走了?」暴雷的頭上冒出了一個大大的驚嘆號。
「是的。」管家臉上流露出深深的無奈。「雖然我曾試圖請少爺帶些侍衛前往,但少爺卻說他要靠自己的力量救人……我實在是很擔心少爺,很怕他會遭遇不測。」
聽到管家這麼說,我跟遙日隨即趕往陰曲洞,當我們抵達湖邊時,只見湖區的上空被烏雲所籠罩,磅礡的大雨持續不斷的下著,轟隆隆的雷電聲就像是在耳邊發出,閃爍的雷電亮光映出了葉月的身影。
他穿著精良的盔甲護身,顯露在盔甲之外的衣服則是破爛不堪,布料上頭沾染了泥漬與血跡。
十多隻人形怪物出現在葉月身邊,它們的外形像人,但身體卻比正常人還要細長,手掌與腳掌也比一般人巨大,並且還長著像動物的彎鉤利爪,它們的頭被削去了一半,應該是腦袋的地方只剩下一個空的頭殼,它們沒有眼睛、耳朵與鼻子,只有一張血盆大口,身後還拖著一條長尾巴。
「嘎啦啦,屍蟲人出現了!主人請小心!」暴雷說出了對方的來歷。
屍蟲人顯然比我們之前遇到的影子怪物還要厲害,葉月也因此陷入苦戰,要不是他身上的盔甲裝備幫他擋去大量攻擊,他很可能早就已經成為屍蟲人的食物,被吃的連渣都不剩。
「嘎啦啦,葉月將軍!」暴雷大聲的朝前方的他喊著:「喲呵~~葉月將軍,我們來了喔!」
「你們……」
見到我們出現,葉月緊繃的神情稍顯鬆懈,唇邊更是起了一抹安心的微笑,也就在他分心之際,某隻屍蟲人在他的腳上抓出了三道血痕。
「唔……」葉月悶叫一聲,隨即拖著腳往後退了幾步。
「暴雷,去幫葉月擋下怪物!」
「嘎啦啦!」暴雷回應了聲,隨即朝待在葉月附近的屍蟲人發出雷擊。
緊接在暴雷之後,我跟遙日也加入了戰鬥,我舉著長劍穿梭怪物群中,將屍蟲人的手、腳一劍劍剁下,遙日則是抓緊趁怪物無法動彈的機會,發動魔法陣結束它們的性命,在纏鬥半小時後,我們終於將屍蟲人軍團清空。
「謝、謝謝你們。」葉月疲憊至極的坐在地上,說話的語氣十分虛弱。
「你怎麼不等我們就跑來了?」我責備的對他說道:「要是你死在這邊怎麼辦?」
「嘎啦啦,葉月將軍不乖!壞壞!」暴雷同樣罵著。
「抱歉。」葉月低下頭,歉然的說道:「因為我真的很想快點將葉嵐救出來,所以……」
聽到他說出葉嵐的名字,我反射性找尋心魔的蹤影,但卻毫無所獲。
「心魔呢?怎麼沒看見它?」我困惑問著。
「它還在湖裡。」葉月指向湖邊,並說出他之前的遭遇。「我到達這邊之後,馬上潛入水裡找心魔,結果它放出了那些怪物對付我,我只好回到岸上跟它們對打。」
就在我們對話的時候,遙日著手施放大型治療術,將我們三人在戰鬥時所受的傷全部治癒。
「心魔還在水裡啊?」在治療完成後,我走到湖邊望著水面,並將萬雷之戟從倉庫中拿出。
「水戰對我們來說並不有利,最好還是將它逼上岸。」遙日對我說道。
「心魔不是說要滅城嗎?我想,就算我們不進入水中,時間一到,它還是會自己上岸,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將心魔逼出葉嵐身體?」我朝遙日晃了晃手上的萬雷之戟,反問道。
雖然東西取得了,也知道它是用來對付心魔的,可是正確的使用方式我們並不知道啊……
在思考的時候,我將萬雷之戟的前端放入水裡,隨性撩動湖水玩著。
沒想到在萬雷之戟的尖端碰到水面後,湖水逐漸轉成金黃色,漂亮的色澤迅速覆蓋整個湖面。
也就在水面完全被金光包覆之後,水面突然冒出許多水泡,緊接著一道水柱從湖中央噴出,水柱裡頭還藏著一個身影。
「嘎啦啦!心魔出現了!」暴雷立刻叫出了對方的身分。
「嘻嘻嘻,沒想到你們竟然能找到萬雷之戟。」心魔漂浮在空中,冷眼譙著我們。「不過你們這樣就能逼我就範嗎?」
心魔轉而朝天空放聲大叫,聲音聽來十分淒厲,回應它的聲音所出現的,竟然是龐大的怪物軍團。
這次出現的怪物軍團是混合式,除了最初遇見的影子怪物跟屍蟲人之外,還有外形像猩猩,頭上長著一對牛角的怪物,以及一些身邊飄著鬼火,人頭蛇身的蛇妖。
「嘎啦啦,怪物、好多怪物!」暴雷在空中兜著圈,緊張的大喊。
「葉月,你先退開!」為了不讓葉月死於戰鬥中,我朝他喊著。
「不!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救出葉嵐!」葉月執意要跟怪物軍團對戰。
「喂!要是你掛了,那我們還玩什麼啊!快退開!」我沒好氣的對他吼了回去。
他的性命可是事關我們任務的成敗啊!
「貓,放心吧。」明白我的意思,遙日笑著對我解釋道:「只有A級跟B級任務需要保護NPC,其他的任務,NPC都不會陣亡。」
「那就好。」聽到能有一位怎麼打都不會陣亡的隊友,我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但是,這個NPC也不會對戰鬥有任何幫助。」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我的想法,遙日隨後補上了這句話。
「欸?為什麼?」我不解的反問:「他可以幫我們殺怪,不是嗎?」
「那只是假象。」遙日一邊開槍射擊怪物,一邊回著我。「事實上,他所殺死的怪物會不斷復活,只有被我們殺死的怪物才算是真正的消滅。」
「這真是糟糕啊……」我無奈的苦笑著。
跟遙日對話的同時,一隻蛇妖朝我衝來,沒有更換武器,我直接揮舞手上的萬雷之戟刺向它的腦袋,當它被萬雷之戟刺中時,蛇妖的頭頓時炸了開來。
「嘩!這武器真帥!」發現它的殺傷力驚人,我喜出望外的喊著。
本來以為我跟遙日肯定又要到地獄走個幾趟,才能將這些怪物給清空,沒想到萬雷之戟竟然有著像砲彈一樣的威力,用它來殺怪物簡直易如反掌。
「既然這把武器這麼優秀,這些怪物就全部交給我吧!」
憑藉著高速的移動能力,我快速穿梭在怪物群中,打橫一揮,一排怪物隨即被我掃倒,出手一刺,幾隻怪物被我串成了肉串……
「呼!好久沒有這種殺怪像切豆腐的感覺了,之前都是被怪物打的一直重生啊!」我開心的叫著。
因為完全處於上風,我的心情在屠殺過程中轉為激動,手上的萬雷之戟大弧度的揮動,痛快的擊殺怪物們。
根據事後遙日的說詞,打鬥中的我有著橫掃千軍、萬夫莫敵的風範。
就在我清空怪物軍團之後,天空瞬間放晴,飛在空中的心魔正準備逃跑。
「給我站住!」
不假思索,我將手中的萬雷之戟朝他射去。
就在萬雷之戟飛向心魔時,它的外形轉成了流星模樣,流星狠狠穿過心魔的身體,朝天際直奔而去。
「欸?萬雷之戟就這樣一去不復返了?」發現萬雷之戟就這樣消失不見,我苦悶的喊著:「我本來想將它收為我的武器呢!」
「嘎啦啦,萬雷之戟是任務中的物品,不是提供給玩家收藏用的武器,達成任務後它會就會消失。」暴雷對我解說著。
「真可惜,如果能擁有這項武器,那以後要砍怪就方便多了……」我惋惜的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大家都是強者了。」遙日朝我搖頭笑笑。
「咕啊啊啊啊啊……」位於空中的心魔,在被萬雷之戟射穿後,爆發出一聲聲狼狽的慘叫。
「它不會這樣就掛了吧?」望著天空的心魔,我總覺得它好像打算要自爆的感覺。
「它是BOSS,應該沒這麼輕鬆就能解決。」遙日否決了我的猜測。
「嘎啦啦,禍害遺千年啊……」暴雷用感嘆的語氣說出評論。
咦?是我的錯覺嗎?暴雷的說話方式好像有點改變了。聽到暴雷沒有附和我們的話,用自己的感想說出評論,這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
就在我們議論紛紛時,心魔的身體發出一閃一閃的亮光,跟著便一分為二,一個是心魔半人馬的原型,另一個則是葉嵐。
在與心魔脫離後,葉嵐自半空中摔了下來。
「嵐!」葉月驚叫了一聲,快步飛奔上前將他接住。
安穩摔在葉月懷中的嵐,緊閉著眼,像是陷入了昏迷。
「嵐、嵐,你有聽見我的聲音嗎?嵐,醒醒……」葉月不斷叫著嵐的名字,試圖喚醒他。
在葉月連聲叫喚下,昏迷的葉嵐終於有了反應,緩緩睜開眼,望著抱住他的人,他臉上出現困惑且訝異的神情。
「哥……是哥哥嗎?」他緩緩伸出手,掌心貼上了葉月的臉頰。「我現在……不是在作夢吧?」
「不、不是,這一切全是真的,是真的。」葉月將嵐緊緊抱在懷中,臉上更是淌下兩行熱淚。
「太好了,嵐,你終於回到哥哥的身邊。」
「哥哥,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嵐跟著伸手抱住自家哥哥,臉上同樣佈滿淚痕。「為了我,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對不起,都是嵐害了哥哥……」
兩人兄弟再度重逢的場景真是非常感人,只不過……
「可以請你們兩個離戰場遠一點嗎?」遙日開口提醒著他們。「我們還有一隻心魔還沒解決。
是啊,現在可不是天下太平,適合上演溫情戲碼的時候,那隻心魔正在空中叫囂,準備殺人呢!
「你們先走吧。」我對他們說道。
「不!」葉月篤定的拒絕了。「在這種危急時刻,我怎麼可能丟下你們離去!」
「是啊,讓我們一起戰鬥吧!」葉嵐跟著附和道。
呵,如果你們能幫的上忙,我當然是很高興,但是你們兩個只是「裝飾品」啊。
懶得跟他們多說,我將注意力轉到心魔身上。
此時,被迫現出原形的心魔放出許多冰錐,冰錐連成了圓圈將心魔繞在中央,待在冰錐圈中的心魔,不時發出奇怪的低鳴聲。
在我們還搞不清楚它的打算時,葉嵐率先開口喊道:「大家小心,心魔要變身了!」
基於「就算是螞蟻蒼蠅、肉腳混混,變身之後一定變強」的定律,我拿出十字弓,朝正在準備變身的它連連射了幾箭。
本想阻止心魔變身,只不過箭矢在到達它的外圍時,瞬間便被冰錐擊燬,完全傷不了它半分。
轉變後的心魔,外型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改變,只是身邊多加了幾顆冰錐,身體的尺寸變大了三、四倍罷了。
「嘻嘻嘻,我要將你們全殺了!嘻嘻嘻……」心魔一邊發出難聽的笑聲,一邊接近我們。
在它靠近時,遙日率先對它使出大雷陣,轟出了連番雷擊,強大的雷電閃光刺的我們睜不開眼,雖然知道心魔並不會因為這發雷擊而陣亡,但心中多少還是期盼雷電可以將它「部分的身體」傷成焦炭。
只是在攻擊停下後,我們見到了令人失望的狀況,雷電只是在心魔身上添了一層焦色,實際傷害的程度不到十分之一。
為此,我也只能感概的說:「真不愧是BOSS啊……」
「嘎啦啦,真是討厭的BOSS啊。」暴雷苦悶的垮下了臉。
我不想說什麼喪氣話,然而就攻擊力來說,遙日的魔法鐵定比我手上的普通長劍更具有威力,在他的魔法都攻擊無效的狀況下,除非我能很幸運的找出它的弱點,要不然,我的武器應該就跟蚊子叮咬的程度差不多吧!
儘管覺得沒啥希望,秉持有打就有獲勝機會的原則,我還是衝上場打怪啦!
衝衝衝!該死的心魔!納命來吧!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