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三個多月,E─23小隊終於調回裡世界。

原本他們可以更早返回,但因為札克執意要協助追查海盜船的案件,所以他們延長了停留期,直到那些證物被調查完畢為止。

鑑識小組針對收集到的證物──金幣、鐵器殘塊、不明碎片等等,進行分析與化驗,經過多方考察,專家們證實那些的確是十六、七世紀時代的物品,與札克所說的時間點相符。

然而,除了證明那些證物的時代與出處之外,他們並沒有其他新的收穫。

為了能在裡世界繼續進行相關追查,札克特地向狼人阿龐與兔少女提出請求,在他們兩人的聯名推薦下,這個充滿謎團的海盜船案件,交由E─23小隊全權負責。

「呦呼~~終於回來了!」艾希開心地大喊。

「累死了。」奧勒扁著嘴埋怨。

將搬回的大大小小行李往地上一放,雙子兄弟倆直接癱倒在沙發上。

「……沒想到這裡都沒變。」環顧四周,札克感到有些意外。

他以為會看到積滿厚重灰塵與蜘蛛絲的辦公室,或是被其他人當成倉庫,在這裡堆滿雜物……

但眼前卻是窗明几淨、一塵不染,所有東西井然有序地安置在原位,甚至比他們離開之前還要乾淨許多。

「蜜亞整理過了。」李維從牆上的留言板上取下一張字條,白紙上有著蜜亞娟秀的藍色字跡。

「咦?蜜亞有來啊?」艾希從沙發上跳起,一個箭步衝到李維面前,一把將字條抽走。

「大家辛苦了。」他朗聲唸出內容,「冰箱裡準備了烤布丁、冰淇淋、啤酒還有大家喜歡吃的食物,肚子餓的話可以拿來吃。本來想親口跟你們說聲『歡迎回來』,但是今天學校有課,沒辦法等你們回來,如果可以,我真想給大家一個歡迎的擁抱。──by 非常想念你們的蜜亞。」

當艾希唸完蜜亞的留言時,奧勒跟克里夫也已經從冰箱裡搬出食物,幾個人就這麼圍在桌邊大快朵頤。

一口氣喝下半瓶啤酒,紓解喉嚨裡的乾渴,札克痛快地呼了一口氣,以手背抹去嘴上的酒沫。

「李維,晚一點你去調查看看聯盟有沒有海盜船的相關檔案。」他開始進行工作分配,「克里夫到圖書館看看有沒有新聞或相關記載。」

「還要繼續追查?線索不是已經中斷了嗎?」艾希唏哩呼嚕地吞下剩餘的布丁,嘴邊沾著布丁碎渣與糖漿。

「我也這麼認為。」奧勒嘴裡咬著湯匙,附和著弟弟的話。

「不是中斷,只是『暫時找不到線索』。」札克正色糾正道,他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死心。

「表世界找不到,不代表聯盟沒有線索,既然我現在人在這裡,那就表示那艘船也曾經出現過。」

當初他就是表世界的人,只是被那艘怪船從十六世紀載到這個時代,丟在裡世界的海岸邊,也因為那艘船,他才會變成現在這種半人半妖的模樣。

力氣變大、行動比以前敏捷,眼力跟聽力也比常人好上數倍,傷口癒合速度極快,不老不死……簡直跟怪物沒什麼兩樣。

「雖然我對離開船上的事情完全沒印象,但是我隱約記得,那艘船不斷在表裡世界之間飄盪,像在找什麼東西……」札克努力回想那段時間的微薄記憶。

雖然不清楚其中的原由,可是他有一種預感,他將會再度遇見那艘海盜船。

「對了,你們去查一下我被救起時的相關消息,更早之前的也可以,說不定會有什麼發現。」札克將追查的時間點往前推,不想放過任何一項線索。

「遵命,隊長大人,不管多麼辛苦,為了你,我一定會將那艘破船找出來!」克里夫信誓旦旦地保證。

「嗯。」札克隨口回應一句,順手抓起一個三明治大口咬下。

在札克結束工作指派,開始吃東西之後,整間辦公室瞬間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安安靜靜地吃著食物,沒有人開口說話。

「你們會不會覺得……太安靜了一點?」目光在眾人之間繞了一圈,艾希蹙起雙眉,臉泛困惑地問。

一直專注在吃東西上頭的他,直到肚子填飽七八分後,才注意到周遭異常的用餐氣氛。

「以前好像不是這樣……感覺好像少了什麼。」艾希偏著頭,鼓著雙頰苦思。

「蜜亞不在。」奧勒直接點出問題核心。

「對、對,就是這個!」艾希後知後覺的拍手,「蜜亞不在這裡,感覺變得好冷清。」

以前蜜亞總是會跟他們一起吃飯,在用餐時向他們報告她的學習狀況,眾人邊吃邊聊,用餐氣氛十分熱鬧愉快。

後來他們去了表世界,龐大的工作量讓他們忙得不可開交,餐點都是在一邊趕工、一邊胡亂往嘴裡塞東西的情況下解決,別說聊天,他們連吃飯的時間都快沒有了,當然也不會有人去注意到吃飯氣氛好不好、愉不愉快或是沉不沉悶。

現在他們回來了,手邊暫時沒有工作擾人,這種沉默異常的用餐氣氛,此時顯得格外明顯。

「札克,你不覺得這樣吃飯很寂寞嗎?」艾希開了一瓶汽水,做了一個古怪的神情。

「不覺得。」札克抓起一罐啤酒,仰頭喝著。

雖然嘴上說得不在乎,其實他早在艾希開口之前,就已經意識到這份異常的冷清。

在他們還沒去表世界之前,蜜亞總是會跑來辦公室,跟雙子聊天、幫忙打掃環境,等札克結束任務回來,她會緊張地提著急救箱,嘴裡一邊心疼地叨念、一邊為他上藥包紮,等到札克的下班時間一到,兩人會先去木熊夫婦倆的餐館吃晚餐,接著再一起回家。

這樣的行程,幾乎已經成了兩人生活上的一部分。

現下失去了蜜亞的身影、她的嘻笑談話聲,辦公室像是缺少了什麼,空蕩蕩地,讓人很不習慣。

「我想念蜜亞。」垮著臉,奧勒鬱悶的說道,而這也是札克心底藏著的念頭。

「我也是。」艾希用湯匙攪拌著剩下的烤布丁,「為什麼她不跟學校請假?今天可是我們回到裡世界的重要日子耶!她應該要幫我們舉辦個派對,好好慶祝一下才對!」

他的嘴巴翹得老高,像是十分不滿。

「蜜亞是學生,學習才是她的本分。」李維站在蜜亞的立場,替她解釋。

「聯盟訓練學校的學生才不是學生。」艾希不贊同的反駁:「一般的學校老師才不會教導學生獵殺跟打仗。」

「他們是制度外的軍人跟警察。」奧勒說出聯盟學生的真實定義。

「不管是學生或是其他,她都該遵守制度規範。」李維沒打算在定義上頭跟他們辯論。「你們的想法太過自我,應該多學著尊重與體諒蜜亞,除了這裡,她也有她個人的生活圈,她也有屬於她自己的事情要忙,不可能經常來這裡跟你們玩。」

「……」聽著兩人的談論,札克的心頭莫名地一緊。

他知道蜜亞結交了不少朋友,生活也變得比以往忙碌許多,這本來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但……為什麼現在他突然覺得焦躁不安?

拿著啤酒罐的手不自覺地收緊,罐身被他捏的扭曲變形,還沒喝完的啤酒溢了出來,淋濕他的手與桌面。

「札克,酒!酒灑出來了!」看著倒在桌面上的啤酒,奧勒驚呼出聲。

他在意的不是桌面被弄濕,而是濺出的部份啤酒沾到他想吃的食物上。

「嘖!」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惱怒地皺眉。

沒等他動手,一旁的克里夫已經塞了幾張面紙給他擦手,同時快速清理狼藉的桌面。

「……謝了。」札克尷尬地致謝。

「只是一件小事,隊長大人不用客氣。」克里夫笑嘻嘻地回道:「如果蜜亞沒時間打掃你的住所,我也可以效勞喔!」

「不用了。」札克斷然回絕。

另一方面,艾希與李維的爭執仍舊持續中。

「……札克應該也是這樣認為,對吧?」艾希尋求著他的認同。

「認為什麼?」回話的聲音僵硬,他壓根不想參與這種討論。

「我們好不容易從遙遠的表世界回來,當然會想要見到蜜亞,希望她辦慶祝會歡迎我們。」艾希複述著他的論點,「所以說蜜亞應該為了我們向學校請假,對不對?」

「不過是出差回來,有什麼好慶祝?」札克不以為然的斜睨他一眼。丟掉手上的面紙團,他又開了一罐啤酒。

「什麼叫做『不過是』?」艾希激動地高聲嚷嚷,「我們又不是只去表世界幾天!我們去了幾年耶!」

「很久的出差。」奧勒異口同聲的強調,語氣裡同樣忿忿不平。

他一把拿起桌上的兩盒冰淇淋,一盒遞給艾希。

「吃冰,消氣。」

「我跟奧勒還買了禮物要給蜜亞呢!」舀起一口冰淇淋吃下,艾希的目光拋向擱在地上的行李。

「如果她現在就在這裡,我就可以馬上將禮物交給她,結果她竟然沒有請假,這樣她不就要等到明天才能看到禮物了嗎?」咬著湯匙,艾希的情緒更加激動了。

「隔了一天,驚喜就不新鮮了。」奧勒認同的點頭。

「驚喜還有新鮮跟不新鮮的差別?」札克實在搞不懂他們的想法。

「當然有!」艾希煞有其事的嚷嚷,「我們原本的計畫是──回到辦公室,看到蜜亞在這裡等我們,然後我們很開心地拿出禮物,跟她說『蜜亞,妳看,這是我們特地為妳挑的禮物,很棒吧!我們找了好多間商店才買到的呢!』接著我們將禮物送給她……」

艾希平舉雙手,做出手上捧著禮物的模樣,將那份虛擬的禮物交給奧勒。

「哇喔~~這是送給我的嗎?」奧勒模仿蜜亞的口氣,配合弟弟演出。「好漂亮的禮物,我好喜歡,謝謝你們。」

「沒錯,就像這樣!」艾希點點頭,對哥哥的模擬反應十分滿意,「從我們回來這裡、送禮物、蜜亞收到禮物、開心,整個流程一連串的進行,沒有冷場。」

雙手插在腰上,艾希期待的就是這樣的進行順序。

「開心的蜜亞,會發出很好的電波。」奧勒一臉認真的說道。

「隔天再送給她,她一樣會很高興。」札克可不認為差了一天會有多大的不同。

「不不不,你錯了,大錯特錯!」艾希朝他搖搖手指,一臉嚴肅地解釋,「如果今天見不到蜜亞,要等到明天、後天甚至是大後天才能遇見她,那我們送禮物給她的開心情緒就會減少,說不定等我們看到她的時候,只會說『蜜亞,這是要給妳的東西,拿去』,心情一點也不會激動,這樣實在是太無聊了!」

「那樣的電波就不對了。」奧勒頹下肩膀,神情苦悶。

「什麼電波不電波的,你們在胡扯什麼?」札克胡亂扒了兩下頭髮,一臉的茫然。

跟雙子兄弟相處這麼久,他還是經常弄不懂他們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們這樣根本就叫做任性、鬧彆扭。」克里夫挑高眉頭,對兩人的堅持頗不以為然。

「你們以為蜜亞是在一般學校唸書嗎?她現在可是聯盟訓練學校的學生,那裡的制度就跟軍校差不多,哪有可能讓人隨便請假?」

「你說的軍事制度是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吧!」艾希刻意拉長了話音,嗤之以鼻的反駁:「現在的聯盟訓練學校早就不是那樣了!」

「制度已經改變了。」奧勒補充著。

「胡扯,就算要騙人你們也該看清楚對象。」克里夫一臉驕傲的抬高下巴,「我可是聯盟訓練學校畢業的學生,你們以為我會相信這種的鬼話?」

「誰騙你啊?我們說的都是真的。」艾希回給他一記白眼,「不然現在就去學校問,看看到底誰說的才是對的。」

「雙子說的沒錯,學校的確進行了改革。」李維吃完餐點,順手拿起紙巾抹嘴,加入了這場對話。

「咦?真的假的?我怎麼沒聽說?」克里夫面露狐疑。

「五十七年前,聯盟訓練學校更換校長。」李維開始說出經過,「學校同時進行了多項教育大改革,現在的聯盟訓練學校,校風十分自由開放,學生可以任意選修課程,還可以跟隨聯盟小隊外出執行任務,表現良好的學生還可以獲得獎金。」

「還有、還有,他們上課也不是窩在教室裡看書,」艾希接口說下,「老師會帶學生到校外進行校外教學,學校還會舉辦各種活動讓他們參加!有些活動還可以賺取獎金。」

「那些學生未免也太幸福了吧?」克里夫沉著臉,悶聲埋怨,「我們以前可都是被老師整得死去活來,簡直就像是活在地獄裡一樣。」

一想起那段慘無人道的歲月,克里夫不自覺打了個冷顫。

「人權至上。」奧勒不置可否的聳肩。

「我可不覺得現在這樣有什麼好。」札克不置可否的回道:「就是因為缺少磨練,現在受訓出來的學生,一個比一個不中用,爛透了!」

一想到曾經相處過的那些新手,不愉快的回憶又立刻浮現在札克的腦海裡。

那群剛從學校畢業、滿腦子只懂理論的學生,嘴上說得挺厲害的,好像運籌帷幄、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中,一臉意氣風發、心高氣傲、洋洋自得……

結果呢?

實際到了戰場上,只會抱頭高聲尖叫,嚇得到處逃竄外加尿褲子,幫不上忙也就算了,還會扯後腿!

「這件事情聯盟也察覺到了,所以前陣子又進行了改革。」李維繼續往下說明,「學校的教育方式變成以實戰為主、理論為輔,聽說這幾屆畢業的學生表現的還不錯。」

「蜜亞的任務成績很棒!」奧勒附和的稱讚道。

「對啊!她的考試成績都是A,實戰成績還是同年級的第一名!有不少小隊想招攬她加入呢!」艾希異口同聲的接口。「而且聯盟高層也一直在關切她,聽說他們不打算等到她畢業,打算直接聘僱她,不過學校那邊不肯放人,非要她通過畢業考試才同意放人。」

「那個小鬼有這麼厲害?」札克一臉的懷疑。

在他的印象裡,蜜亞始終還是那個愛哭、愛跟在他身邊打轉,嘴裡一直「札克、札克」喊個不停,不會烹飪,只會作烤布丁的小女生。

就算知道蜜亞在聯盟學校就讀,也知道她經常跟隨克莉絲汀等人出任務,但蜜亞在他的心底,依舊是一個需要受人保護的小孩。

蜜亞從沒提過她在任務中所擔任的角色,只是簡短地報告任務的進行經過,以及跟隊友們的相處過程。

他還以為蜜亞在團隊中是擔任治療師的工作,在同伴受傷時幫忙治療,其餘時間則是躲在團隊後頭,受人保護。

現在看來,蜜亞的改變似乎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多……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