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亞不再需要你的保護,覺得難過了嗎?」克莉絲汀無聲無息的現身,嚇了札克等人一大跳。

「哇塞!克莉絲汀,妳是學會隱身術還是用了瞬間移動啊?」艾希驚魂未定的拍拍胸口,「怎麼我完全沒發現妳接近?嚇死人了!」

「真恐怖。」奧勒低聲嘀咕著。

「呵呵,我可是『慢慢』走進來的呢!」克莉絲汀笑得嬌艷。「連這點程度都沒察覺,你們兩個還需要多多磨練才行喔!太、嫩、了~~」

「哼!跟妳比起來,我們當然很嫩。」艾希不以為然地反駁。

「年齡相差懸殊。」奧勒惡毒地補上評論。

年齡就跟三圍一樣,永遠都是女人的禁忌話題,只可惜,雙子兄弟倆還不瞭解這一點……

「喔呵呵呵~~」克莉絲汀發出極為詭異的笑聲,「我跟你們也不過『相差幾歲』而已,哪有什麼懸殊啊?」

伸出塗著紅色指甲油的纖指,她一手一個,掐住了兩人的臉頰。

「你們覺得我很老?我看起來不年輕嗎?嗯?」克莉絲汀笑的嬌媚,聲音更是甜軟無比,如果沒注意到她眼底的陣陣寒意,以及她掐臉的勁道,克莉絲汀的表現簡直可以用「溫柔婉約、氣質高雅」形容。

被她的殺氣震懾的雙子兄弟倆,頭皮發麻地抖了抖。

「沒、沒偶……」礙於克莉絲汀扯著臉頰的手,艾希的話說得含糊不清,「泥、粉、粉年輕。」

「真的嗎?」克莉絲汀回以嫵媚笑靨,手上的力道輕了一點。

「真、真的。」奧勒連忙附和。

「我看起來幾歲?」她又問。

「二、二十……十、十九!」本來想回二十多歲的艾希,在克莉絲汀的銳利目光下,硬生生改口。

得到滿意的答案,克莉絲汀這才鬆手放兩人離開。

重獲自由,兄弟倆立刻躲到遠處,雙手不斷揉著被捏疼的臉。

「妳來這裡做什麼?」札克不怎麼樂意見到她。

對他來說,克莉絲汀就等於麻煩,而且是特大號麻煩。

「吃烤布丁囉!」她拿起桌上最後一個烤布丁,用湯匙舀起一大口吃下,「真好吃!蜜亞作的烤布丁,不管吃多少都不會膩呢!」她臉上揚起滿足的笑,開心地稱讚。

「吃完就快滾。」札克站起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你要去哪裡?」克莉絲汀隨口問道。

「睡覺!」

前陣子沒日沒夜的調查海盜船案件,睡都沒睡好,現在吃飽了,睡意也來了。

「你不去找蜜亞?」藍眸微瞇,她臉上明顯露出質疑神色。

「找她做什麼?她不是在學校上課嗎?」札克因她的詢問皺起眉頭。

「是沒錯啦!」克莉絲汀輕輕地掃他一眼,「不過我還以為你一回來就會立刻衝去找她。」

單手托腮,清透的藍眸帶有試探意味。

「你……不擔心嗎?」

「擔心什麼?」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當然是蜜亞在學校裡的狀況啊!」語氣一頓,克莉絲汀的臉上出現困惑,「她沒跟你提過學校裡的事情?」

「呃,有啊!」札克抓抓頭髮,回的有點心虛,「她會聊她的功課、考試還有一些朋友。」

他努力思索著信上的內容,蜜亞的日記中,札克只對那些任務與小組作業感興趣,其他的生活瑣事他只是隨便看過,沒有太過注意。

「然後呢?」水藍雙眸直盯著他,試圖從札克眼中瞧出一些端倪。

「什麼然後?」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難道我漏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他皺眉回想,卻怎麼也記不起來。

「……這傢伙什麼都不知道?」偏過頭,克莉絲汀問著其他人。

「蜜亞沒跟札克說嗎?」奧勒反問,他們對此同感訝異。

「說什麼?」札克的聲音一沉,面露不悅。

發現現場所有人之中,只有自己被蒙在鼓裡,這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雖然不是什麼大事情,可是遇到這些狀況時,應該會想找人聊聊吧?」克里夫同感納悶。「如果我有事情想找人討論,隊長大人肯定是第一人選,我還以為蜜亞的想法跟我一樣。」

「我也以為札克會是第一個知道的人。」艾希偏著頭,雙瞳泛出困惑,「蜜亞不是什麼事都會跟札克說嗎?」

「也許蜜亞怕他擔心,所以才沒有告訴他吧?」李維猜測的回道。

「又或許她怕他一時衝動,會做出一些蠢事來。」克莉絲汀促狹的揚笑,「你們也知道,他的情緒掌控能力很差勁。」

吃完了烤布丁,她滿足的拿起紙巾抹抹嘴。

「嗯嗯,沒錯!應該就是這樣。」艾希十分認同地點頭。

「是啊,隊長大人的脾氣實在很……」克里夫往札克瞧去一眼,發現對方臉色極為難看,隨即識相地轉了說詞。

「隊長大人,我並不是說你不好喔!畢竟個性、脾氣那種東西,有時候可以當成優點,有時候又會被當成缺點嘛!對於隊長大人,我向來都是很尊敬你,你是一位滿分的好隊長,我對你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一發不可收拾……」

「閉嘴!」札克一腳將他踢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蜜亞那小鬼到底瞞了我什麼事,把事情經過給我說清楚!」

他惱火的瞪著眾人,從剛才到現在,他完全聽不懂他們的對話。

「就是……」

艾希才想回答,奧勒突然搶在他前頭回話。

「蜜亞移情別戀了。」

這句話讓札克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咳、咳咳咳!死小鬼,你在胡說什麼?」他狼狽地咳了幾聲,「蜜亞還是個孩子,移什麼情啊!」

「真的假的?蜜亞真的喜歡上別人了?」艾希被奧勒的發言嚇了一跳,「蜜亞跟你說的?」

「我猜的。」奧勒誠實的回道。

「臭小鬼,不要胡亂瞎猜!」札克往他頭上揍了一拳。

「不然為什麼蜜亞不告訴你那些事情?」奧勒雙手抱頭,不滿的反問:「說不定蜜亞是找到比你更值得依賴的人,所以才會不跟你說!」

「這麼說也對!」艾希握拳往手心一搥,理解的點頭,「札克都在表世界出差,想求救也找不到人,遠水救不了近火,要是我的話,我也會直接找別人幫忙。」

「磅!」札克突然往桌面一拍,上頭的食物與飲料被震得飛起,東倒西歪的散了一桌。

「不要讓我問第二遍,蜜亞她到底發生什麼事?」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著,臉色極為難看。

「呦?生氣啦?會緊張了嗎?」克莉絲汀瞇眼笑著,紅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其實也沒什麼,不過是有男生想追求她,你應該也知道,人類這個種族在這裡很罕見,對她好奇的人非常多。」

「對對!」艾希同意的附和,「而且蜜亞又長得很可愛、個性好、溫柔、體貼、善良。」他屈指算著她的優點。

「她做的烤布丁很好吃!」奧勒強調著這一點。

「對!烤布丁很好吃!」艾希笑吟吟的點頭,「就連我跟奧勒也都很喜歡蜜亞喔!」

「受歡迎是一件好事,不過要是太過『熱情』,那可真是很傷腦筋。」克莉絲汀隨手順了順金髮,姿態慵懶。

「到門口站崗、每天跟著她上下學、電話打個不停,還有一些奇怪的騷擾以及跟蹤,聽說還有人對她毛手毛腳,啊!對了,還有幾次對方強勢的架走蜜亞,說要跟她一起私奔呢!」

「私奔?這個說詞非常不正確。」李維推了推眼鏡,正色糾正:「那種行為叫做『綁架』。」

「是誰?」聽到這麼多狀況,札克的怒火更盛,蜜亞從沒跟他說過這些遭遇。

「就算知道是誰做的,你又能怎麼樣?」克莉絲汀的藍眸一掃,紅唇勾起豔笑。

「宰了他!」握緊拳頭,札克咬牙切齒的道。

蜜亞可是受他保護的人,他絕不允許有人對她不利!

「那你可能殺不完喔!」克莉絲汀促狹的輕笑,「那名單可是有一長串呢!就算將他們全部抓起來關到監獄裡,監獄應該也會關不下吧?」

「關不下我就直接埋了,把名單給我!」札克用力的往桌面一搥,恨不得現在就立刻將那些「害蟲」清除!

「隊長大人不用擔心,那些事情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克里夫好言安撫,「蜜亞現在身邊有朋友保護她,而且聯盟也有派人注意她的行動。」

「是啊,那孩子的人緣真的很好。」克莉絲汀笑得極為燦爛,「就連鼎鼎有名的喬治亞隊長,也自願在放假時擔任她的保鑣,對她既體貼又溫柔呢!」

「喬治亞?」札克的眉頭皺得更深。

一聽到這個名字,他心底就一整個不舒服,那種沒來由的厭惡感,就像是走路時,鞋裡有一顆小石子扎著腳心一樣,令人恨不得將之除去。

蜜亞寫給他的信上,曾經提過喬治亞想要招募她加入他的隊伍,再加上之前喬治亞曾經明顯表現出對蜜亞好感,光是這兩點,就足夠讓札克將他列為第一個要除去的害蟲!

「蜜亞不是已經拒絕加入他的小隊了嗎?那傢伙還不打算放棄?」問話的語調硬梆梆的,明顯透出他的不滿。

「原來是他啊?」奧勒搥了一下手掌,恍然大悟的插嘴道:「如果是他,那就有可能。」

「可能什麼?」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札克滿臉困惑。

「奧勒的意思是說,喬治亞可能是蜜亞移情別戀的對象。」艾希心有靈犀地接口說下。

「胡說八道!」札克伸手想敲艾希的頭,卻被對方飛快的閃開了。

「蜜亞才十五歲!還只是一個孩子!」他粗聲粗氣地的大吼。

「拜託!你這是什麼觀念?你是恐龍時代的老頭子嗎?」艾希不以為然的翻翻白眼。「十五歲就已經是『少女』了,是半個大人!」

「那也只是『半個』!」他強調著。

「雖然不到法定結婚年齡,但是就我的評估與分析判斷,蜜亞的心理年齡與情緒掌控,比同年齡的孩子還要來得成熟。」李維就事論事地說道:「另外,十五歲已經是開始發育的年紀了。」

「那又怎樣?」札克不以為然的回問。

「他只是要告訴你,少女的成長跟蛻變可是很驚人呢!」克莉絲汀意味深長的笑著。「別當她還是以前的小孩子,正所謂『女大十八變』,蜜亞的追求者可是非~~常多喔!」

「……追求者?」札克因這個說詞而皺眉。

「是啊!是『一群』非常熱情的追求者。」克莉絲汀勾起一抹豔笑,「去年聖誕節的時候,送給她的禮物就有好幾大箱,更別提生日跟情人節了,情書、禮物源源不絕的送來,那些東西都快要堆滿我的房子了呢!」

「再這樣下去,蜜亞該不會很快就結婚了吧?」克里夫猜測的說道。

「結婚?不行、不行!」艾希不同意的叫嚷,「蜜亞跟我們約好了要一起出任務,怎麼可以結婚?結婚之後她就不屬於我們了,也不能作烤布丁給我們吃!」

「會很寂寞。」奧勒嘟嘴埋怨。

「別開玩笑了!她才幾歲就想結婚?不准!」札克暴躁的斥責,他突然有一種東西被別人覬覦的厭惡感。

「誰想娶她,就必須先打贏我!」他厲聲說道。

他可是海盜,要從他手上搶走蜜亞,就必須依據海盜的規矩行事──以武力決勝負!強者可以拿走弱者的一切,敗者只能乖乖臣服!

「如果蜜亞非常、非常喜歡那個男人,執意要嫁呢?難道你想把蜜亞揍一頓?」克莉絲汀戲謔地揚笑。

「……」被這麼一反問,札克頓時語塞。

要是蜜亞是自願跟人離開,那他該怎麼做?莫名地,札克心底湧起煩躁,他從沒想過、遇過這樣的問題。

在海盜的世界中,只有掠奪與被掠奪,能分享自己所有物的人,只有同一條船上的夥伴。

「我是她的監護人,她的所有行為都必須經過我同意!」札克抬高下巴,一臉傲然地說道。

對他而言,監護人這一身份就代表了他對蜜亞的擁有權,蜜亞是他的所有物,向來只有海盜丟棄東西,沒有人能從海盜手上搶走屬於他的物品!

「嘖嘖!你的獨占欲還真強!」克莉絲汀挑眉笑笑,「我也是蜜亞的監護人,但我可不會干涉她的交友情況,認識男生、戀愛、結婚生子,這些本來就是人生必經過程。」

「老子才不管那麼多!」札克蠻橫而強勢的回嘴:「我是蜜亞的監護人,在我允許之前,誰都不准娶她!」

「真獨裁。」奧勒不以為然的批評。

「他大概是怕寂寞吧?」艾希猜測的說道:「他一直都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好不容易有蜜亞來陪他,安慰他寂寞又脆弱的心靈……哎呀!好痛!幹嘛打我,我又沒說錯!」被札克敲了一記的艾希,不滿的抗議。

看到札克再度舉起手來,他急忙往後跳開。

「停、停!我不說、不說就是了,不要再敲我了!」他可憐兮兮地退到遠處,滿臉哀怨地揉著頭上的腫包。

「可憐的隊長大人,我都不曉得你有這麼寂寞。」克里夫萬分同情的看著他,「不要緊,隊長大人,你不用擔心!就算蜜亞不要你,我也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永遠不離開!」他信誓旦旦的保證,就只差沒有舉手發誓了。

「誰要你陪了,你最好離老子遠一點!」札克惱怒的大罵,起腳將他踹開。

「看來以後想娶蜜亞的人會很可憐。」艾希語重心長地搖頭,「他必須先打敗恐怖的札克大魔王,才能跟蜜亞在一起,真是辛苦,而且札克打架又那麼厲害,聯盟裡有誰打的過他啊?」

「喬治亞應該可以。」奧勒提出人選。

「咦?對耶!他也很厲害。」艾希認同的點頭,「人長得帥、個性又比札克好,非常受歡迎,任務執行的非常出色……怎麼想都比他好一百倍。」

「臭小子,你好像沒有搞清楚你的隊長是誰?」當著自己的面稱讚別的隊長,這口氣札克怎麼可能忍得住?

他一把勾住艾希的頸子,用力地收緊手臂,將他的頭夾在臂彎中。

「痛、痛痛痛!札、札克,我的脖、脖子要斷了。」艾希難過的掙扎,小臉漲紅。

「不要欺負艾希!」奧勒手上放出電流,將札克給震開。

「痛死了,你們這兩個發電機。」札克狼狽地從地上起身。

那一擊雖然沒有對他造成傷害,但強大的電流讓他差點喪失行動力,帶著刺痛的麻痺感充斥全身。

「札克,冷靜點。」李維推了推電子墨鏡,「現在聊得事情全只是『假設』,而且這份假設中還有其他變數存在,未來會是怎麼樣的結果,現在誰也說不准。」

「李維說得沒錯。」克莉絲汀朝他嫣然一笑,「如果我是你,我會直接衝到蜜亞身邊,將那些障礙物除掉,接著掌控蜜亞身邊的一切,不讓任何可疑份子接近她。」

「排除障礙?」經她這麼提醒,札克這才醒悟過來。

沒錯,想保護蜜亞,就要先趕走那些覬覦的小偷才行!

「我聽說,今天好像有幾個男生想約她出去玩呢!」克莉絲汀低頭欣賞塗了大紅色的指甲,漫不經心的說道。

「混帳!」札克一把抓起機車鑰匙,急躁地衝了出去。

「等等,我們也要去找蜜亞!」艾希從行李中抓起禮物,拉著哥哥奧勒追了出去。

「就某方面來說,他還真是一個單純的笨蛋。」目送他離去,克莉絲汀語帶感嘆的輕笑。

「這樣的隊長大人沒什麼不好。」克里夫回以微笑,隨手梳理了下紫髮,淺棕色雙眸少了先前的輕浮。

「有什麼事情嗎?」李維開門見山的問,墨鏡上掠過一抹藍光:「特地跑來這裡,應該不只是單純想吃東西吧?」

「我只是對你們正在追查的案子有興趣。」克莉絲汀翹起腳,慵懶而嫵媚地斜靠在沙發上。

「反正今天你們也沒任務,我們就來聊聊吧!」她笑吟吟地提議。

「如果只是想知道案情,為什麼妳要將札克支開?」沒有回答,李維反過來詢問。

克莉絲汀的行為太過刻意,讓他不得不在意。

「原因不是很清楚嗎?他也是那艘船上的人。」克莉絲汀回以甜笑,「調查案件時,必須避開所有牽扯其中的相關人員,這可是最基本的規則。」

「但他也是聯盟的成員。」克里夫面帶不悅的強調。

他不喜歡克莉絲汀的這種作法,她明擺著是在懷疑札克。

「我並沒有否定他的身份。」依舊保持著微笑,克莉絲汀語氣輕鬆的回道。

「實在是很抱歉。」李維客套卻堅定地婉拒了,「這是機密任務,沒有隊長的命令,我們不能對外透露任何情報。」

「就算我以聯盟榮譽顧問的身份要求也一樣?」克莉絲汀挑眉質問,身上慵懶的氣息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緊繃的壓迫感。

「是。」李維回的乾脆。

「要是想知道案件內容,請妳直接找隊長大人。」克里夫抓起外套起身,準備離去。

「很遺憾幫不上您的忙。」客套地行禮後,李維尾隨克里夫的身後走向門口。

「如果我說,這個案子可能跟『異狀』有關。」克莉絲汀放大了音量,「除了札克被牽扯其中之外,這件事甚至會危害到裡世界,你們也堅持要我跟當事者談?」她緊迫的逼問,試探意味濃厚。

這句話讓兩人的腳步頓住,不約而同地回過頭。

「是。」李維篤定的點頭,面上不見絲毫猶豫。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們的隊長,一切事情由他定奪。」克里夫朝克莉絲汀擺擺手,當作道別。

「有這麼忠心的部下,還真是讓人又羨慕又頭疼啊……」沒有絲毫惱怒或不悅,克莉絲汀只是感嘆地笑笑,雙眸閃爍著不明的光芒。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