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堅持多久,約莫過了十分多鐘,我、遙日跟暴雷很悽慘的陣亡了,我手上的長劍也在我朝心魔砍到第三下時,「鏘」的一聲斷成兩半。
戰場上只剩下葉嵐與葉月在跟心魔套招作戰,上演一齣「你殺不死我、我也殺不死你」的爛戲碼。
「唉~~好想念我的複合劍盾……」我發出了一聲長嘆。
以前使用它的時候,不覺得它有多優秀,現在手邊沒有了它,才真的知道它的好,至少在砍心魔這種蠢怪物時,複合劍盾一定可以在它身上切出傷口。
或許是心有靈犀,或者上天真的聽到我的祈求,總之,就在我自言自語之後,我收到了來自黑戰士的訊息。
『貓,妳現在在忙嗎?』
『本來是,不過現在我已經趴了,不用忙了。』我語帶無奈的回著。
『妳在打怪?怪物很強嗎?』
『嗯,還蠻強的。』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輕易就趴了啊。
『太好了。』黑戰士的聲音聽來非常高興。『妳的武器我已經改好了,現在剛好可以讓拿怪物來試武器。』
『耶?真的嗎?』聽到複合劍盾已經改造完成,我原本沮喪的心情頓時回升。
『等我一下,我現在馬上傳送過去妳那邊。』
就在我跟黑戰士對話時,遙日已經從地獄復活回來,發現我還是亡靈狀態,他拋出還魂符為我跟暴雷復活。
「遙日,等等。」就在遙日要再度上前攻擊心魔時,我叫住了他。
「怎麼了?」
「黑戰士說複合劍盾已經改造好了,他現在要拿武器過來,這隻心魔就留給我測試武器吧。」
「嘎啦啦,主人要測試武器。」
「好。」
話才剛說完,一道光束出現,黑戰士現身其中。
「嘩,你的動作還真快。」
「我用飛的。」黑戰士簡短回答著,並將複合劍盾交到我手中。
改造後的複合劍盾形狀並沒有改變,拿在手上的重量也跟以前差不多,光從外觀來看,似乎看不出什麼異狀。
「我加了一些東西在上面,試試看吧!」像是想知道武器的使用狀況跟威力,黑戰士催促著我。
「嗯。」
將具有尖刺的手套戴上,拿著圓盾、握緊長劍,我快步朝心魔跑去。
見我跑上前,心魔隨即朝我發出數枚冰錐,面對來勢洶洶的攻擊,我舉劍一揮,一道黑色火焰從劍鋒衝出,在瞬間將冰錐擊成粉塵。
「嘩!攻擊力增加很多耶!」
我再度朝心魔揮出了一劍,只見那黑火朝心魔直撲而去,心魔舉起盾牌想要擋下,但那火焰的威力卻直接將它的盾牌擊飛。
「真是帥呆了!」發現心魔根本拿我沒輒,我開心的朝它撲去。
「受死吧!」
一劍砍下了心魔右半邊的兩條手臂,它不甘示弱的聚集魔法,正面朝我胸口擊來,見狀,我左手一抬,圓盾順利的將攻擊擋下。
「可惡的傢伙……」
心魔抬高它的前蹄,想將我狠狠踢倒,危急之際,我快速偏過身子閃開,並往後退開一些,拉遠我跟它的距離。
呼~~好險,要是被它正面踢中,我的肚子恐怕就要開出一個洞了!一把抹去額上的冷汗,我再度揮劍朝心魔劈去。
為了不讓我接近,心魔開始對我丟出大量的冰錐,望著以暴風雨之姿衝來的冰錐,我反射性的將圓盾擋在身前,但,心裡也明白這只能擋去一部份攻擊,讓我不至於重傷或死亡,顯露在盾牌外的身體還是會受傷。
就在我準備承受預期中的痛楚時,等了好一會,卻不見任何痛楚傳來。
發生什麼事?攻擊停止了嗎?我不解的抬頭。
這才發現我的圓盾前方,竟然延伸出一面可以保護我全身的大型盾牌,盾牌是由氣流匯聚而成,上頭還繞著數道白色氣流。
「酷斃了!」
發現黑戰士在改良武器時,竟然也細心的考慮到防禦部份,我真是覺得非常感動。
要是由我來改造這項武器,我恐怕只會一直加強它的攻擊力,完全忘記還有防禦的部份。
複合劍盾本身就是一個殺傷力不錯的優良武器,再加上攻防威力全部往上提升,對付心魔就顯得輕鬆許多,雖然不至於在幾分鐘之內就終結它的性命,但,整場打鬥可說是縮減不少時間。
「黑戰士!謝謝你!這武器真是太棒、太帥了!」
戰鬥一結束,我立刻跑向他,極為開心的朝他笑著。
「因為材料不足,所以我只有幫妳升級到四級。」黑戰士對我說出武器的狀況。「等以後材料收全了,我再幫妳升級。」
「那就先謝啦!要是你以後需要我幫忙,儘管跟我說,我一定幫!」不想佔黑戰士便宜,我拍著胸口對他說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黑戰士朝我回了個笑,「你們繼續進行任務吧,我先走了。」
沒有多做停留,黑戰士拋出移動捲軸飛離。
「真是非常謝謝兩位,」葉家兄弟嵐朝我們走來。「多虧了你們的幫忙,我們兄弟倆才能順利重逢。」
「為了答謝兩位,請務必賞光,讓我請你們用餐。」葉月對我們提出邀約。
這樣的邀請我們當然是答應囉!畢竟這算是任務獎賞的一部分嘛~~
在將軍府用餐過後,也就到了任務獎賞揭曉的時間了。
當初只是想要用不同的方式進行任務,也曾想過要是沒有將任務完成,可能會得不到我想要的獎賞──連環技。
但,現在事件既然順利結束了,而且這個故事還是圓滿的結局,我想,獎賞除了連環技之外,應該會有其他東西吧?
「……非常感謝兩位的鼎力相助,我跟嵐討論過後,決定送兩位一樣最特別的禮物。」
葉月命管家取來一個木盒,木盒外頭有著精緻的浮雕與耀眼的寶石,盒子的外觀讓人覺得十分高級。
裡頭應該裝著價值不菲的物品吧!會是什麼呢?珠寶?金錢?從方型木盒的外觀,我暗自猜測著。
雖然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但,至少它們可以讓我賺上一筆,也算是不錯啦!
「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希望兩位會喜歡。」
葉嵐從管家手中將木盒接過手,遞到我面前。
「謝謝。」
我伸手接下木盒,手上傳來沉甸甸的重量,木盒裡頭想必裝了不少東西。
「請打開看看吧。」葉月催促著我。
「嘎啦啦,主人快點打開看看吧!」同樣對禮物感到好奇,暴雷一臉期盼的說道。
我將手覆蓋在木盒上頭,手上一個使力,盒蓋便隨著我的動作緩緩開出一條縫。
縫隙中,一陣沁人的香氣傳出,金黃色光芒從盒中發散出來。
看樣子應該不是珠寶那類的東西。發覺這一點,我心中對於寶物的期盼就更高了。
會不會是什麼稀世、珍貴的植物或藥材呢?
普通的植物跟藥材其實很容易取得,但是如果是高級的物品,它的珍貴程度就跟上等武器差不多!
就在我將盒蓋完全開啟時,我終於見到了發散香氣與光芒的寶物,那、就、是……
「呃……」望著盒子裡頭的物品,我腦中一片空白。「這是什麼?」
「好像是……某種點心?」遙日盯著裡頭的東西打量,努力辨識著物品的身分。
「這是我們兄弟兩人親手做的桂花糕。」葉月說出了答案。
……啥?我呆住了。
「這段時間以來,兩位不顧自身的安危及性命,拼死解救嵐,這樣的恩情我們實在是沒齒難忘。」葉月用著充滿感激的眼神望著我。
「……」我繼續呈現無言的呆滯狀態。
「兩位的相救之恩,我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報。」葉嵐接著哥哥的話說下。
所以你們就用點心打發我們?我質疑的望著他們。
「我本來想要將家裡貴重物品獻給兩位,但,又覺得這種世俗之物實在無法表達出我們的感激之情。」
難道桂花糕就可以表現出你們的感激?你們的感激就只是這一盒桂花糕?你們的誠意呢?誠意在哪裡啊啊啊啊!我心中吶喊著。
「我跟哥哥討論許久,最後決定親手製作桂花糕給兩位,」沒有注意到我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葉嵐開心的說道:「這份糕點代表我們兄弟倆的感激,也希望藉由這份桂花糕紀念我們四人的友誼。」
紀念友誼?我從木盒中拿起一塊桂花糕,指尖稍一用力,那塊糕點隨即粉碎散落。
「呵呵……」望著手上的糕點粉末,我笑了。
這是代表這份友誼……極為脆弱嗎?
「嘎啦啦,主人得到了火辣辣、真摯感人的『葉家兄弟友情桂花糕』一盒!」
發現禮物是桂花糕之後,暴雷是唯一一個覺得開心的人。
算了,這就給暴雷當做點心吧!反正我要的不是這個。
正當我期待葉家兄弟將其他獎賞拿出來時,他們說出的話卻是……
「時間不早了,我想,兩位還是儘早出城會比較好。」葉嵐催促著我們。
耶?我有聽錯嗎?獎品呢?其他獎品呢?難道他們光憑桂花糕就想打發我們離開?不會吧?
「為什麼要我們出城?」遙日追問著。
「稍早之前,我接到了上級的命令……」說話時,葉月臉上出現為難的神情。「兩位的身分是小偷與強盜對吧?我們城裡禁止兩位這種身分的人出入,上級下令要我對你們進行逮捕。」
「……」他這種行為算不算是過河拆橋呢?
「我明白了,我們會馬上離開。」遙日點頭回答道:「但是在那之前,可以請你答應我們一項要求嗎?」
「請說,如果可以,我會儘量達成。」葉月回了個微笑給我們。
「貓……」遙日轉頭望向我,雖然沒有開口,但我也知道他的意思。
「我想要學連環技!」我說出了目的。
「很抱歉,連環技是我們家的傳家功夫,不能外傳。」葉月直接了當的回拒要求。
不會吧!這傢伙真的只想用桂花糕打發我們?
「拜託你,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站起身,激動的對他們說道:「要不然我將桂花糕還給你們,用它跟你們交換連環技。」
「請不要說出這種強人所難的事情。」葉月板起臉,絲毫沒有妥協意願。
天啊,難道這個任務我必須要重新來過?我沮喪的垮下了臉。
「請你們快離開吧。」葉嵐開始催促著我們。「要是再拖延下去,城裡的守衛士兵就會前來捉拿二位了。」
「遙日,如果這個任務重新來過,大約需要花多少時間啊?」我問著他。
「同一個任務在遊戲時間七天內不能重複進行,如果妳要重頭來過,恐怕沒辦法趕在戰神的決鬥前學會……」
「好樣的。」我無力的趴在桌上,悲慘的喊道:「這不就表示完全沒希望了嗎?」
「嘎啦啦,沒希望了,主人沒希望了。」暴雷一邊用同情的表情望著我,一邊開始偷吃盒中的桂花糕。
「唔……也許可以用另一種方式。」遙日像是再盤算什麼的說道。
「什麼?」還沒搞清楚他的打算,遙日隨即將手扣在葉嵐的脖子上。
「遙日,你……」我錯愕的望著他。
「你想做什麼?」葉月焦急的斥責道:「為什麼要挾持嵐?你知道你的行為是違法的嗎?」
「我要用他的命來換連環技,要是你不答應,我馬上殺了他。」遙日對葉月說出了要求。
「嘎啦啦,不答應就殺了他!」暴雷學著遙日出聲恐嚇。
「你!」葉月氣急敗壞的瞪著他。「有本事就別用人質威脅!我們來打一場!」
「卑鄙小人,我沒想到你們竟是這種忘恩負義的人!」葉嵐氣呼呼的喊著。
欸欸,這句「忘恩負義」說的有點奇怪喔,從頭到尾都是我們在幫你們的忙,你們哪有給我們什麼恩惠啊?
「只要貓能打贏你,你就願意教她嗎?」遙日確認的反問。
「沒錯!」葉月補定的點頭。
「那你可以開始教了。」遙日不假思索的回道。
「什、什麼?」葉月像是受到屈辱的瞪著眼;「你這句話的意思是,我一定會輸給她嗎?」
沒有直接回應,遙日只是回了句:「畢竟你也是個高手,你們之間實力的差距,應該不用我提醒吧?」
「……」這個問題讓葉月沉默了,他將視線從遙日身上移開,直盯著我瞧。
真是好尷尬的狀況啊……我在心中暗暗嚷著。
從沒想到遙日會用強迫的方式處理事情,雖然說他威脅的人是NPC,可是、可是……遙日好像變得越來越邪惡了吶!
應該不是我將他帶壞的吧?
不是我、不是我、一定不是我!
這一定是他心中的黑暗面,瞬間被某種神秘電波啟發,對!一定是這樣!
應該是外星人將他給改造了!我是無辜的~~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