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之狩》預購BOX版封面

世界存在著陰陽兩面
也就是一般人常說的──生者與死者的兩界
陽世屬於生者,陰界則是靈魂的歸屬
很多人都以為死亡代表永遠的分離
更將靈魂視為令人恐懼的鬼物
但,若將生的定義擴大為靈魂的存在與否
陰界的居民,反而是以更貼近「生」的型態存在著……
 
有些人不相信鬼神,認為那是看不見、摸不著的虛構物
但,如果能看見呢?
 
我叫做季薰,今年十九歲。
在我七歲的時候,我的父母親突然說要去登山健行,結果一去不回,一星期後,他們被發現陳屍在山中的深谷。
當時的法醫驗屍報告上面寫著:
……遭到具有利爪的猛獸攻擊,身上有多處骨折及撕裂傷,死者生前大量失血、被傷及要害,致死原因研判為心臟、肺部破裂……

事後,我聽別的大人說,那座山經常有登山客、健行者攀爬運動,沒人聽過或遇見過猛獸,不,別說是野獸了,就連經常埋伏於山中的蛇群,在那邊也算是少見。
雖然我那時候年紀還小、不清楚整個狀況,但是,從其他大人聊天的對話聽來,我知道狀況不對勁,事情充滿疑點,只是年紀尚小的我,根本無法詳加追查、更近一步釐清狀況。
所以,我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對著父母親的棺木不停哭泣,哭累了就睡、睡醒了繼續哭,用眼淚替他們送別……
命案發生後,鄰居命子小姐收養了我,並且幫忙我處理雙親的後事,在葬禮結束的當天,她突然對我說──
妳的眼淚也該停止了。
我們活在這個世間,必定會有所失去
哭有什麼用?
就算妳哭瞎了眼,他們也不會回來,這一切也不會改變。
眼淚,是最沒有用處的東西……

我不知道命子小姐說這些話的用意,但,最後一句話我聽進去了。
是的,眼淚是沒有用處的東西,我決定要將它從我的生命中捨去。
從那天以後,我不再為任何事情掉眼淚,即使是非常悲傷,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我也會用盡力氣撐住……
 
收養我之後,命子開始教我一些學校不曾教過的東西。
「我教妳的這些事情,以後對妳的幫助很大,無論如何妳都要學會。」
某日,她對我這麼說完後,也不管我願不願意、能不能學會,命子自顧自的展開教學。
我從她身上學到該如何跟「非人者」相處,該如何在惡鬼、妖物威脅下自保,以及各式各樣在社會生存的方式。
命子常說:「因為立場不同、視野角度不同,事情的解讀方式也不同,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善與惡,也沒有絕對的弱者與強者,只有立場、看法不同的對手……」
小時候的我,只覺得命子是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人,然而,直到長大以後,我才真正了解她有多麼獨特。
命子是一個日本人,身上總穿著日本傳統服飾,但她從沒提過以前的事情,也沒提過她在日本有沒有家人、朋友。
她除了精通料理外,占卜方面更是一絕,如果她從事算命師這份工作,肯定能讓她成為名人。
但,她卻反其道而行,只為少數熟客進行占卜,其餘的人問她,她一概否認自己有這方面的才能,同時,她也要我盡量低調,可以幫助別人,但是不要張揚自己擁有的力量。
她說,不管是人是妖,只要較一般人特殊,總是會被排斥,想要在人群中生存,就該要低調、明哲保身。
原本我不相信這樣的理論,但,吃過幾次苦頭後,我也學乖了。
 
命子交友廣泛,幾乎到處都有自稱是命子朋友的人,其中包含了妖物、神明、鬼怪以及芸芸眾生……
她的交友「特色」正好反應在她所經營的居酒屋,居酒屋分成上下兩層樓,下層樓是正常人類專屬區,上層便是提供神鬼妖魔,以及部份人類的場所。
命子很神秘,很多事情她都不願意讓外人知道,總覺得她的心裡藏著比常人還多出數倍的秘密。
除了那些不願意說或不能說的事情之外,命子還有一個令我困惑的地方,她──永遠都不會老。
時間好像特意將她排除在外,光陰不斷流逝,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她的容貌跟身材完全沒有變過。
「命子,妳該不會是吸血鬼之類的人吧?」
十多歲的我,在看了有關吸血鬼的故事後,不只一次這麼懷疑。
聽到我這麼問,她回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這麼說,妳就是我的備分糧食囉?」她笑嘻嘻的道:「小心點,說不定哪天妳的脖子上就會多出牙印,被我吸成人乾。」
這種惡作劇般的恐嚇,讓我嚇得足足有一個月不敢接近她。
直到某天,她找了一位「真正的」吸血鬼朋友來,讓他好好給我上一課「吸血鬼」教學,我才明白吸血鬼的特色與差異,也才知道命子並不是這樣的族群。
只是,如果她不是吸血鬼,那為什麼她不會變老?
「猜吧,如果妳能猜中原因,我就將所有的事情告訴妳。」命子神秘兮兮的說道,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
今年我已經十九歲了,認識命子已經十多年,她還是跟初見面時的模樣相同。
命子的不老秘密,直到現在都還是一個祕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