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培訓學校跟聯盟總部只隔了四條街,步行時間約莫需要半個小時,說近不近、說遠不遠,札克他們花不到幾分鐘就抵達校門口。

雖然名義上為「聯盟培訓學校」,實際上卻是由幾棟建築物構成的一個小學區,若不清楚這裡的環境,恐怕只會將它當成一個小型社區。

「是這裡嗎?」站在噴水池前方,艾希左右張望著。

「這裡有招牌。」奧勒指向立在噴水池旁,一個一人高的黑色花崗岩石碑,上頭刻著「聯盟訓練學校」幾個大字。

「雖然已經確定這裡是學校,不過……這樣要怎麼找人啊?」艾希踮起腳尖,一手橫在眼睛上方,往遠處眺望。

「搞什麼?你們不知道蜜亞今天的課程嗎?」札克皺眉詢問。

聯盟訓練學校的學習分級並不是依照入學順序作為區分,而是由學生自行選擇想要的課程,以及想要學習的等級。

當然,校方也不會無視學生個人能力全部接受申請,當學生想跳過基礎課程,直接選擇程度高的班級上課時,上課之前,校方會從學生的過去資歷以及能力測驗進行核准,通過的學生才能進入班級就讀。

「唔,蜜亞好像說今天是格鬥?不、不對,好像是歷史……還是魔法啊?」艾希偏著頭,努力回想蜜亞提過的上課課表。

「是高級調藥。」奧勒說出正確解答。

「原來是調藥啊!」艾希拍了一下手,笑嘻嘻的回道。

雖然蜜亞進入學校就讀的時間不長,但因為她曾經在凱特手下學習過,在凱特的推薦下,校方直接將蜜亞分派至高級調藥課程。

「既然這樣,去調藥教室找她就可以了吧?」札克邁步往內部走去,卻在數棟建築物前停住腳步。

「喂,往哪邊走?」札克開口問道。

他可不是從聯盟學校畢業的學生,以往也沒有踏進這裡過,這裡對他來說非常陌生。

「咦?你不知道嗎?」艾希瞪大眼,一臉詫異,「我還以為你知道。」

「老子怎麼可能知道?我又沒來過這裡!」札克沒好氣的回嘴。

「我們也不知道。」艾希兩手一攤,一臉無辜。

「沒來過。」奧勒接口補充。

「那……」三個人滿臉苦惱的仰頭,望著那一棟棟造型不一的建築物。

光就外觀看來,它們就像是一般的商業大樓,在缺少名稱標示下,根本不清楚各棟的功用。

「看起來都好像,到底那一棟才是啊?」艾希苦惱的抓抓頭髮。

「打電話給蜜亞。」奧勒提議道。

「對喔!直接打給她,問她在哪裡就好了啊!」艾希立刻拿出手機,正當他準備撥出電話時,札克出手制止了。

「上課可以接電話嗎?」他皺眉問道。

雖然他沒上過學,但他也從蜜亞那邊聽說了不少學校的狀況,他可不想因為這種事情害她被懲罰。

「說得也是,聽蜜亞說他們調藥學的老師很嚴格,我傳簡訊好了。」艾希飛快地輸入簡訊內容。

簡訊才傳出不到幾秒,艾希的電話隨即響起。

「咦?蜜亞,妳沒上課嗎?」他詫異的詢問:「喔喔!原來是下課了啊?」

聽到是蜜亞打來的,札克也跟著豎起耳朵傾聽。

「我跟妳說喔!我現在跟奧勒在學校這裡……當然是真的啊!騙妳做什麼?我們買了禮物要給妳,所以就拿過來了啊!」

「妳在整理調藥器材,要晚點才能離開?好,我知道了,那我跟奧勒在噴水池這邊等妳。」

「咳咳!」見艾希沒有提到自己,札克刻意乾咳兩聲,提醒他注意。

「啊?沒有啊,我沒感冒,我跟奧勒的身體都很健康,從來沒有生病過呢!」

「有。」奧勒否認的反駁。

「咦?有嗎?我怎麼沒印象?」艾希抓抓頭髮,嘴裡還是不斷跟蜜亞閒聊,「真奇怪,通常奧勒知道的事情,我也會知道啊!我們是雙子嘛!有很親密的心電感應喔!奧勒開心跟不開心的時候我也知道,奧勒現在是開心的喔!我也是……」

「咳咳咳!」

發現艾希依舊沒有跟蜜亞提起自己,札克額爆青筋,壓抑著將電話奪過來的衝動。

「什麼?喔喔!剛才的咳嗽聲啊?那是札克啦!」艾希終於將他的名字說出。

「嗯嗯,他也跟我們一起過來了,咦?為什麼?」

偏著頭,他朝札克掃去一眼,又皺了皺眉。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要過來這裡,也許是想看看學校長什麼樣子吧?要不然就是吃飽閒著沒事作。」艾希逕自下了這個結論。

你才是閒著沒事作!札克努力忍住暴走的衝動,額頭上冒出的青筋越來越多。

「克莉絲汀。」奧勒說出引誘他們來此的始作俑者。

「啊?克莉絲汀?」艾希有些困惑地眨眨眼,而後又像是想起了什麼,繼續跟蜜亞聊著。

「對了,剛才我們跟克莉絲汀聊天,她說有很多男生喜歡妳,還說有很多奇怪的人在騷擾妳,是真的嗎?」

「嗯嗯,我想也是啦!妳做的烤布丁那麼好吃,如果是我,我也會想把妳綁架回家,讓妳作烤布丁給我們吃……」

「咳、咳咳!」

「啊,我想起札克來這裡的原因了!」艾希突然叫了出來,「札克怕妳跟人私奔去結婚,所以就跑過來了!啊,還有還有,烤布丁吃完了。」

後句接的話完全牛頭不對馬嘴,讓人差點反應不過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札克,你幹嘛一直咳嗽啊?」札克三番兩次干擾他聊天,讓艾希有點不滿,「要咳就走遠一點,不要吵我們,我都快聽不到蜜亞的聲音了。」

他像是驅趕小狗一樣地朝札克揮揮手,這舉動引起了後者的不滿。

快步上前,札克一把搶過艾希的電話。

「啊啊!你怎麼可以搶我的電話?我還沒跟蜜亞聊完!還我!」艾希不滿地想要搶回,札克卻不斷閃避,甚至出手阻擋,讓他完全碰不到。

『喂?喂喂?艾希,你們還好嗎?』蜜亞擔心的詢問聲從話筒裡傳出。

『沒事。』札克將電話夾在耳邊,動手反扣住艾希的手,藉此壓制他的行動。

『札克!』聽到他的聲音,蜜亞發出一聲驚呼,說話的音調上揚不少,『你有沒有看到我留在辦公室的紙條?冰箱的東西吃了嗎?今天你放假嗎?』

她叨叨絮絮地問著,心情十分開心。

『有、有、有,都有,紙條看了,食物吃完了,今天沒工作。』札克一反常態,很有耐心地回答她的問題,嘴角甚至不自覺上揚幾分。

『妳快點收拾一下,我載妳回家。』他吩咐道。

『可是……』電話那端,蜜亞的語氣停頓了幾秒,顯得有些為難。

『妳還有別的事?』聽出她的遲疑,札克立刻聯想到克莉絲汀說的──有男生要約蜜亞外出約會。

『妳是要跟人出去玩嗎?』拉下臉,他說話的音調明顯透出火氣,『妳現在是學生,下了課就該乖乖回家,不要跟奇怪的傢伙在一起!』

『我、我沒有啊!我很乖。』不明白札克為什麼突然爆發火氣,蜜亞無辜的反駁。

『既然這樣,那就跟我回去。』他強勢地命令。

『可是我要跟同學去圖書館找資料。』蜜亞為難地回道:『我們已經約好了。』

『找、找資料?』發現自己誤解了,尷尬的神色在札克臉上浮現。

幸好蜜亞此時不在他眼前,要不然他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是啊,剛才上課時,老師突然出了一份作業,要我們後天交報告。』沒有察覺到札克的異狀,蜜亞自顧自地說道:『我本來跟木熊他們說,今天我跟你會去他們的餐館吃飯,現在去不成了……』

她的語氣十分苦悶,札克甚至可以想像電話那頭的她,此時正嘟著嘴,一臉失望的模樣。

不自覺地,札克嘴角高高地揚起,淺灰色瞳孔透出寵膩。

札克本身沒有發現自己的改變,但雙子兄弟倆卻將他的神情看得清清楚楚。

兩人對望一眼,一模一樣的臉上露出相同的瞭然笑靨。

『什麼作業?』掃除煩躁的札克,說話的嗓音跟著放柔。

『近代裡世界的變異調查與分析。』蜜亞說出報告主題,『主要就是要我們找一些裡世界發生的大事件,像是樹精居民的狂暴化、污染源事件、「鮮血戰野」上的暴動,這類消息……』

『要這些資料的話,妳可以找李維──』

札克的話才說到一半,他跟奧勒的手機突然響起,傳出一陣又一陣急促的短音,那是來自聯盟的任務通知訊息。

『有任務嗎?』蜜亞也聽到了那急促的響聲。

『紅色緊急任務。』札克簡短的回道,目光停留在短訊上的內容。『邊境出現鬧事的傢伙,人手不夠,上頭要我們跟其他幾個小隊前去支援。』

『要去很久嗎?』蜜亞鬱悶地追問。

札克才剛回來,兩人都還沒見到面,現在他又要出任務了。這讓蜜亞的心情更加低落。

『十天、半個月跑不掉吧!』札克估算地說道。

戰亂的規模可大可小,就他以往曾經參與過的邊境任務來看,像這種需要人手支援的任務,至少都要花上兩星期左右的時間,甚至,若敵方規模龐大,打上幾個月的仗也是常有的事。

『一小時後全員要整裝完畢,在機場集合,我該走了。』

正當札克打算就此結束通話,蜜亞急切的制止聲音傳出。

『等等、等我一下,五分鐘,不,三分鐘就好,拜託,等我一下!』

在蜜亞哀求時,札克透過話筒聽到她奔跑的腳步聲。

『你、你們在哪裡?』她氣喘吁吁地問。

『噴水池這裡。』回話時,札克也同時四下張望,找尋蜜亞的身影。

『喔喔!我看到你們了!』蜜亞開心地驚呼一聲,隨即掛上電話。

「蜜亞要來找我們嗎?」艾希約略聽到對話。

「她來了。」奧勒指向不遠處的梯形廣場。

一抹纖細地身影在廣場上奔跑,金髮與裙襬迎風飛揚,她看起來就像是翩翩飛舞的蝴蝶,自遠處輕盈地飛近。

看著她抽長的身高、窈窕的少女體態,札克的雙瞳一縮,心底起了震撼。

他知道蜜亞長大了,也看過她近期的照片,照片上的影像並沒有讓他有過多的情緒。

不過就是長高了一點、多了幾歲,這對發育中的孩子來說很正常!

但,在這樣面對面的接觸下,看到本人,「蜜亞長大了」的實質感,突然朝他衝擊而來,撲天蓋地的將他淹沒。

她……真的變了。

記憶中的那個小女孩成熟了許多,氣質也改變了。

可愛、俏麗、清純動人……一瞬間,札克腦海中閃過數個形容詞。

他的心口被莫名的情緒堵住,悶悶的、沉甸甸的,見試過各種大場面,出生入死好幾回的他,看著那越來越接近的身影,竟然莫名地緊張起來。

他無法解釋心底湧現的異樣感,他只是突然覺得……朝著自己飛奔而來的蜜亞,陌生且耀眼,那閃閃發亮的光彩,讓他幾乎無法正常呼吸。

正當札克還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她時,已經來到眼前的蜜亞,笑容甜美地張開雙臂,直接撲入他懷中,將他緊緊抱住。

「歡、歡迎回來!」還沒來得及喘過氣,她隨即急躁地開口。

「……嗯。」札克僵硬地了一聲,喉嚨乾緊。

這麼一擁抱,更加凸顯了蜜亞與以往的不同。

除了貼在自己身上的豐滿以外,以前的她,身高差不多到他的腰部位置,現在卻可以將臉頰貼上他的胸口了……

「終於可以給你一個回家的擁抱了。」待緩過氣之後,蜜亞仰頭朝他笑著,金棕色雙眸閃閃發亮。

她的額上泛著薄汗,雙頰因奔跑而透出玫瑰色紅暈,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美麗花朵。

低頭瞧著她欣喜的笑臉,看著她眼底的璀璨光輝,札克心底湧現的陌生感突然消失了。

就算外貌改變了,她還是以前的蜜亞──那個總愛黏在他身邊,將他當成重要家人的蜜亞。

「我回來了。」他回以微笑,大手覆上她的頭頂,揉亂了她的漂亮金髮。

嗯,手感還是一樣。

摸著那柔順的金髮,感受著從指尖與手心傳來的觸感,札克又找回一項他熟悉的特質。

「不公平!」艾希不滿地嚷嚷,「為什麼妳只有抱札克?我們呢?難道妳只歡迎札克回來嗎?」

「蜜亞偏心。」奧勒同聲抗議。

「不是啦!我只是先抱他。」蜜亞急忙放開札克,一手一個地摟住兩人。「歡迎你們回來!」她開心地笑道。

「我們有買禮物要給妳!」艾希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這個禮物我們找了好多間商店才找到的呢!」

「拆開看看。」奧勒期待著她的反應。

蜜亞小心翼翼地將包裝紙拆開,赫然發現裡頭是一台新型手機,長寬約莫比手掌小一點,機殼是適合女生的粉紅色。

「這、這個不是很貴嗎?」蜜亞瞪大雙眼,詫異的驚呼。

就她所知,這種款式是目前最新型的機種,一台要價將近兩萬元呢!

「妳不是說手機摔壞了嗎?剛好我們也想換手機,就跑去買了。」艾希從口袋中拿出另一台同款手機,水藍色的外殼就像晴朗的天色一樣。

「它可以拍照、聽音樂、玩遊戲、上網……妳想得到的功能它都有,我們還特別叫李維進行改造,以後妳可以用它追蹤我們的位置。」

「喜歡嗎?」奧勒等著她的回應。

「喜歡,這個禮物真是太棒了!謝謝你們。」蜜亞感動萬分的看著兩人。

就在此時,手機又響起急促的短音,聯盟催促的提醒聲再度傳來。

「該走了。」札克一聲令下,幾個人隨即準備離去。

「小心一點,你們一定要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危,不要受傷了。」蜜亞拉住他的手,擔憂地叮囑,「一定要平安回來,知道嗎?」

儘管像這樣的送別已經進行過無數次,但每一次送他們離開,她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擔心起來,生怕他們成為失蹤或重傷,甚至是死亡人口之一。

「放心吧!」往她粉嫩的臉頰輕捏一下,札克笑著轉身離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