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腦中胡亂轉著奇怪想法時,一直保持沉默的葉月,終於有了動靜。
「好吧,我答應這項要求,請你放了嵐。」
欸?真的威脅成功了?發現葉月竟然沒有任何刁難,我難掩訝異的發問:「我還以為你會要求要跟我打一場。」
「就算我跟妳打,結果還是一樣,」葉月回我一個苦笑:「經過之前的並肩作戰,妳的能力我很清楚。」
「嘎啦啦,主人很厲害的喔!」暴雷得意的嚷著。
在葉月答應教我技能之後,遙日隨即放開了葉嵐,並點頭對他說了聲:「謝謝。」
「對不起,都是嵐不好,所以才會害哥哥……」因為自己的關係,害得自家哥哥遭受脅迫,對此,葉嵐感到非常自責。
「嵐,這不是你的錯,」葉月笑著安慰道:「畢竟我們也接受他們不少幫忙,這算是一種報答。」
「嗯。」聽到這樣的說法,葉嵐才稍稍寬心的點頭。
「請跟我來。」葉月示意要我們跟他走向屋外。
他領著我們走到外頭的庭院,對我說了聲「注意看」之後,便抽出他腰間的長劍,開始舞起劍來。
葉月每作一個動作,一個殘影便跟著出現,那殘影並沒有消失,而是將該動作與步伐定格,就在葉月流暢的將招式展示結束之後,空地上出現眾多葉月的殘影。
「妳照著我的動作試試看吧。」收起長劍,葉月對我說道。
「欸?是要我照這些殘影作動作嗎?」我納悶的問。
「貓,妳就踩著地上的步伐,做出跟影子一樣的動作就行了。」遙日進一步的說道。
「好。」
我一邊留意地上的步伐,一邊調整身體的動作,讓我的動作跟殘影符合,當我擺出的姿勢跟殘影一致時,那個殘影就會消失,我也才能夠繼續進行下一個動作。
就這樣,我一步步、一個個的學著,當最後一個殘影消失時,我聽到暴雷的提示訊息。
「嘎啦啦,主人學得葉月將軍的『連環技』,力量增加七十點。」
「這樣就算學會了?」
不過就擺幾個姿勢,這樣也算學會技能?我完全沒有學到東西的感覺。
「我已經將家傳功夫教妳了,現在,請你們離開。」葉月對我們下達逐客令。
看見葉月板起臉,一副不希望我們多待的模樣,這還真是令人覺得有些難過。
明明之前還是一同奮戰的夥伴吶……
「以後……我們還是朋友嗎?」雖然知道可能不會有什麼好回應,但我還是問了。
「……」如我所預想的,葉月跟葉嵐用沉默當作回應。
見狀,我無奈的苦笑了下。
「貓,走吧。」遙日率先走向門口。
正當我轉身準備跟著遙日離開時,身後傳來了葉嵐的聲音。
「韃羅貓小姐……」喊出我的名字後,葉嵐遲疑的停了幾秒,才又接著道:「你們要小心。」
緊接在葉嵐的語音之後,葉月跟著提醒道:「改天,要是你們還想進來本城,從東邊的城門進出會比較安全。」
聽到葉月的話,我的唇邊勾起一抹微笑。「謝謝,我會記住的。」
當我們走出將軍府大門時,天色已轉成夜晚,街道上立著許多根木頭柱子,上頭掛著大大的燈籠,燈籠的光芒不是火焰的紅色,也不是如同鎂光燈的銀白,而是一種金黃帶著橘光的色彩,十分漂亮。
「找到了!他們就在那邊!」
一群士兵團團包圍住我們,人數約莫有十個人之多。
「韃羅貓、遙日,你們兩個惡徒,竟敢闖入本城!」為首的士兵怒沖沖的說道:「今日我們要將你們繩之以法,讓你們到監獄裡頭服刑!」
「貓,妳就拿他們來練習吧!」遙日稍微往後退了些,並附帶提醒道:「不要殺死他們,不然以後我們會被追緝的更嚴重。」
「知道了。」我朝他回了個笑。
就在我揮出第一劍時,很奇妙的,我的身體竟然自己動了起來,長劍往前刺去,在上身順著劍勢前傾的同時,以右腳當作支撐點,左腳順勢往後一抬,不偏不倚踹中身後準備偷襲的士兵。
手中的長劍打橫一揮,身子跟著旋了兩圈,將幾名近身的士兵逼退,再一個箭步上前,將他們一個個擊倒。
整個行動的感覺不像是被人牽著走,而是一種自發性的動作,好像我「本來」就懂得這些東西,「本來」就會做出這些動作,一切是那麼流暢而自然……這種感覺跟是很詭異,但也很有趣!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那些追捕的士兵就全被我打倒在地。
「貓,快進來。」遙日早早就已經叫出了浮動部屋,等待我搭乘。
在我跑進浮動部屋後,浮動部屋迅速往空中飛起,朝著我們下一個目的地「酆都」前進。
離開天蕭城後,我們保持飛行高度,繼續在夜幕中飛行,我們飛過了遼闊的草原、小樹林,還有幾個小村莊。
要說它們是「村」也不見得正確,因為我並沒有看清楚下方的情況,只是依照地面的燈火數量判斷,有些地方的火光只有少少幾個,有些則是成群成遍的聚集。
當我們靠近目的地時,我們降低了飛行的高度,雖然附近沒有街燈可以照亮,但,路上的景物可比在高空中明顯多了,除了基本的風景之外,還有不少雙眼發光的怪物群聚,它們對空咆嘯的怪異聲音,穿透浮動部屋傳入我們耳中。
「難怪酆都會被稱為『鬼都』,城外一堆殭屍、骷髏人、燈籠鬼、狼人……」我唸出了怪物的名稱,越接近酆都,現身的鬼物也就越多。
「基本上,這座城市就是以鬼、妖怪為概念去設計的。」遙日對我解說著。
「欸?那群雨傘怪旁邊的是什麼?烏龜?」瞧著穿過的幾隻怪物,我錯愕的問。
「嘎啦啦,主人,那是『三足鱉』,行動緩慢但是防禦力極高。」暴雷說明著,同時又追補了句:「三足鱉的鱉殼是非常珍貴的鎧甲材料。」
在我們進入酆都的領地範圍後,天色也在瞬間改變,太陽像是被厚重的濃霧隱藏起來,藍天成為近似黃昏的色調,枯黃色的雜草自褐色地面冒出,無人打理的孤墳零星的林立著,綠色的鬼火緩緩飄動,為這郊外增添荒涼氣氛。
酆都的城門口站著兩名殭屍士兵,它們手上拿著閃著白光的長茅,沒有眼球的空動眼窩發著紅光。
「我們會不會被酆都的士兵攔下,不讓我們進城?」我不安的問著。
「酆都這邊不會管罪犯,任何人都可以進城,不過其他城市就會攔人了。」遙日回答著我。
酆都的景象跟天蕭城差不多,一樣是中式的民房、寬廣的街道,唯一不同的差別是,這裡除了玩家之外,其餘的活動者都不是「人」。
長脖子女、輕飄飄的鬼魂、可愛的小疆屍、醜陋的魍魎、貓女……
這樣的「奇景」再搭配上不分日夜的昏黃天色,讓人有一種進入異界探險的感覺。
在我們進入城門時,系統的聲音恰好響起。
『遊戲公告:各位親愛的玩家,零度領域即將在十分鐘後進行遊戲更新,程式的更新時間約為十五分鐘,請各位玩家這段時間儘量減少進行打怪任務,以免造成電腦負擔過大,動作停滯……』
「貓,系統要進行更新,我過去看看。」遙日歉然的對我說道。
「嗯,你去忙吧。」
等遙日離開後,我收起了浮動部屋,站在城門口,猶豫著要一個人在城市裡頭閒晃,還是去城外嘗試打那些鬼物,這時,商店的貨品通知像是算準了時間傳來。
「您好,您上個月預購的商品,已經於上午十點三十分送達店裡,請您在收到訊息後,七天內到店取貨,謝謝。」
因為目前也沒有強烈留在遊戲中的想法,所以在聽到這則通知後,我隨即選擇離開遊戲。
預購商品時,也可以讓商家將產品直接寄到家裡,不過要是這麼做,除了會多出一筆運費之外,也沒辦法拿到預購所贈送的特別贈品,兩者相比較之下,我當然還是選擇自己跑一趟店家囉!
「哥,緋的套裝專輯到貨了,我要去店裡拿……」
才想要跟老哥交代行蹤,卻發現他不在他的工作房。
「怪了,他是跑哪去了?」我納悶的抓抓頭髮,並退出了房間。
沒辦法,我只好在家庭留言系統留了外出訊息給他,免得他回家時找不到我。
「系統,告訴我今天的天氣狀況。」坐在門口穿球鞋時,我朝隱藏式電腦喊道。
「今日天氣,上午五點至十二點降雨機率為40%,下午兩點過後會轉為晴天。溫度介於二十三度至二十八度之間,紫外線指數……」
可能會下雨啊。聽到這項訊息,我順手將折疊傘放入背包。
「系統,告訴我編號12號的磁浮公車目前位置。」
「編號12號的磁浮公車,目前正在A3站點,五分鐘之後將會到達住家附近的A4站點。
還剩下五分鐘。我一把抓起背包,將鑰匙卡片在門鎖上刷了下,開啟外出防盜系統後,快步往公車站跑去。
「歡迎您蒞臨編號12號公車,自本站出發之後,抵達終點站時間預計為一小時又十七分,今日交通情況良好,空氣污染指數為……」一上車,電腦語音隨即對我說著交通訊息。
我找了個靠窗的座位坐下,視線移置窗外的風景發呆,經過十分鐘的車程後,我在百貨公司附近下了車。
雖然說它是百貨公司,不過,它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結束營業,成了一棟半廢棄的空建築。
當我沿著百貨公司行走時,我發現建築物周圍被工程用警示線圍了起來。
這邊要進行整修嗎?邊打量著百貨公司的狀況,我緩步從側邊走到百貨公司正門口的位置。
門口前方站了一群男生,人群之中只有一名男生穿著正式西裝,其他人全穿著淺灰色、側邊貼有黃色反光條的工作服,工作服背後用紅色反光塑膠材質,黏著幾個英文字,字體上頭還畫著一顆炸彈。
那些工作者全有著能夠明顯辨識的外國臉孔,像是金髪藍眼、棕髮棕眼等等,他們全都面朝百貨公司討論事情,經過他們身邊時,我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百貨公司的設計圖,我已經請人去拿了。」
「好,這幾天我們會先進行建築物結構的勘察,然後再開始安裝炸彈。」一名身材壯碩的外國中年男子用中文回道,他的語氣中帶有外國人常有的腔調。
欸?炸彈?我不自覺的停下腳步,腦中連帶想起痞子。
難道說,痞子說要來炸毀的建築物,就是這棟百貨公司?
「請問您預估的工時大約需要多久?」
「整個安裝完成,大約需要三星期,這段期間請你們加強周邊的戒備,不要讓其他人靠近。」
「好,我已經通知警察局加強這邊的戒備了。」
痞子會不會在這群人裡面呢?拼命壓抑著好奇心,我小心翼翼的用眼角餘光偷看。
不過,打量了好一會,我就是沒見到跟痞子相像的人物。
這樣的原因有二,一是痞子不在這裡,另一個則是痞子將遊戲中的外貌改變太多,所以我認不出他來。
算了,晚點上線再去問他吧!
當我正準備加快腳步離開時,頭一抬,發現前方有兩名外國男生迎面走來,他們的雙手各捧著一個咖啡館的外帶紙盒,每個紙盒上頭各擺著四杯咖啡。
眼前的兩個人,一名穿著跟爆破人員同款式的黃色工作服,另一名則是便服打扮。
穿便服的男生有著一頭紅棕色頭髮,帥氣的背心裡頭是一件短袖上衣,下身是一條寬鬆的墨綠色長褲,外型給人很明亮、開朗的感覺。
這個人讓我的心跳跳快了數拍,一個微弱的聲音更是脫口而出。「痞子?」
名字一喊出口,我立刻就後悔了。
如果他真的是痞子,我該跟他說什麼?網路中的我們無話不談,可是網路跟現實畢竟是不同的啊!
之前曾經聽別人說過,網路中的個性並不等於現實,有時,兩者還會呈現完全兩極的狀況,在網路世界中極為健談、風趣的人,實際上很可能是一個孤僻到極點的人,在我還沒有心理準備之前,我不想遭遇相對無言的窘境。
也許是我的聲音太過細小,又或許對方並不是痞子,在我的話出口後,那位男生並沒有任何反應,依舊跟他朋友談天說笑。
他好像沒有聽到……我心虛的鬆了口氣。
正當我在心中暗自慶幸時,視線正好跟對方對上,就在四目交接的同時,那個男生跟朋友的對話突然中斷,並且停下了腳步,一逕的盯著我瞧,眼神中頗有探詢的意味。
不會吧,他真的是痞子?他、他該不會認出我了吧?我心虛的低下頭,佯裝沒有發現到他的注視。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字正腔圓、流利的中文自這個外國人口中出現,他來到我面前,咖啡香隨著距離靠近變得濃郁許多。
別、別緊張,說不定他是要問路的!我拼命安撫著自己的情緒。
「妳……是貓嗎?韃羅貓?」雖然語氣不很確定,可是卻又透著一股自信。
呵,他果然就是痞子……我默認的回了一個苦笑。
「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邊遇見你。」
「貓!真的是妳!天啊!這種相遇真是太令人驚喜又意外了!」痞子用高亢而興奮的語氣嚷道。
瞧他這副激動萬分的模樣,我心驚的退了幾步。
要不是現在他雙手各端著一盒咖啡,我看他恐怕就要撲上來抱住我了吧?
「貓,妳住在這附近嗎?路過這邊?妳等一下要去哪裡?」他的問句像是連珠砲似的轟了出來。
「呃,我……」瞬間聽到這麼多問題,我還真是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然而,情緒激動過度的痞子也沒有停下來等我的答案,他自顧自的往下說道。
「真是太巧了,我剛剛才打算聯絡妳,跟妳約出遊的時間,沒想到現在竟然就讓我遇見了妳!我……」
呵,沒想到現實中的痞子跟網路上的一樣,活潑而且很愛說話。他的態度讓我的不安情緒頓失無蹤。
「貓,我們找個時間出來玩吧!晚點我上線問焰星……」
「皮茲!在你要追求那位可愛的女生之前,先將你手上的咖啡拿來!」身後傳來中年男子的叫喚聲,將痞子後續的話打斷。
欸?皮茲?痞子?這兩個的發音還真像!我大概知道「痞子」這個暱稱的由來了。
「爸,不是啦!她是我的朋友!」痞子朝他父親喊了回去,「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韃羅貓啊!」
喂,你有必要在街上大聲嚷嚷我的名字嗎?我無奈的皺眉。
「原來她就是那隻貓啊?」痞子的父親朝我們走了過來,笑容滿面的說道:「妳好,我經常聽皮茲提起你們的事情,我也是戰神迷喔!ㄣ常聽皮資不要殺死他們,不然妳
欸?不會吧?我還以為只有年輕人喜歡狙擊手那種打打殺殺的模式,沒料到戰神還有這麼一位年長的支持者啊。
「皮茲,他就是你之前常在提的貓老大?」
在痞子的嚷嚷之下,其他人也朝我包圍過來。有的人用生澀的中文跟我打招呼,有的則是用簡單的英文跟我聊著。
「嘿!我很喜灣你們的戰鬥模式喔。」
「是喜『歡』,不是喜『灣』。」痞子殺手糾正道。
「原來她就是韃羅貓啊?看起來好小。」說話時,對方還用手比劃了下我的身高。
是說我的個子嬌小?是你們長的太高大了吧?
環顧四周,幾乎每個人的身高都是一百八十公分以上,身材壯碩的像是健美先生,被他們包圍在中間,還真是有很大的壓迫感。
「貓,改天有空的話,能不能回狙擊手一下?我很想跟妳切磋幾招。」
「嗯,可以啊。」
「貓,再過幾分鐘我們就要收工回家了,中午就來我家吃飯吧!我母親煮的菜非常好吃喔!」痞子殺手熱情的邀約著。
「是啊,一起來吧!我們家很歡迎像妳這樣漂亮的小客人。」痞子的父親同樣朝我笑著。
「貓,就一起來嘛!凱特煮的菜真的很棒,保證妳吃過一次就會愛上!」
「凱特可是我們爆破家族的大廚師!她拿有專業廚師證照的喔!」
其他人跟著開始起鬨,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在這樣的盛情之下,我雖然想接受這項邀約,但是,「我要先去前面的商店街拿東西,可能要晚一點才能過去。」
「沒關係,我們這邊的工作也還沒完成,」痞子的父親看了下時間,估算著工作進度,「現在是上午十點半,整個初步勘查大約要到十二點,妳能在十二點之前回到這裡嗎?」
「我……」
「我帶她回去就好了!」痞子殺手興沖沖回道:「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了,我陪貓去買東西,然後再直接帶她回家。」
「嗯,這樣也是可以。」痞子的父親點頭同意。
「嘿!皮茲竟然要丟下我們,跟美女跑去約會!」
「真是沒良心的臭小子,這麼會享福!」
聽到痞子殺手要跟著我離開,一群人紛紛揶揄著他。
「不用太過羨慕,我有美女貓,你們有咖啡陪伴,」痞子殺手將手上的咖啡遞給他們。「就讓好喝的咖啡陪著你們工作吧!」
「好了!」痞子的父親拍了一下手,對他們大聲說道:「今天有客人要到我們家,大家快點將未完的工作完成,早點回去!」
「好!」
一群人拿著各自的熱咖啡,快步轉身走入建築物裡頭。
「這個炸掉之後,要將它改建成什麼?」我好奇的詢問著。
「聽說是有個商人將它買下,準備改建成收容中心,收容一些沒有父母親的孤兒,以及沒有謀生能力的老人。」
「這要花很多錢吧。」我詫異的道。
除去建築費用不算,收容孤兒、老人可是一件長期而浩大的工程,沒有相當的資本可是辦不到的。
「嗯,聽說那個商人創立了一個國際基金會,用基金會募集到的錢,在世界各地成立收容組織,這個基金會成立不到十年,它所建造的收容中心已經高達三十幾間。」
「好厲害……」
「走吧、走吧!」痞子一把攬著我的肩膀,朝右邊的街道走去,「我們去商店街約會!」
「約個頭!」我直接朝他額頭敲了一下。「你走錯邊了啦!」
將他搭在肩上的手抓開,朝左邊的街道前進。
 
一抵達商場,我們先到商店拿我預購的物品──緋的最新專輯以及它的贈品。
整組東西裝在一個特製盒子裡,盒子表面是緋的近身照,緋的臉上以彩裝及羽毛裝飾繪製了一隻蝴蝶,那隻彩蝴斜斜的罩在她臉上,遮去了四分之三的臉,只露出嘴唇以及下巴的部份。
「緋這次的造型是蝴蝶啊,真漂亮。」痞子稱讚的道:「不過,真希望有一天她能夠不將臉遮掉,直接以淡妝出現。」
「很難吧。」我想也不想的回道。
緋以前就在她的官方網站上說過,她希望保有隱私,希望自己在成名後還能保有自己的生活,所以她不會以真面目示人,希望我們將注意力放在她的音樂上,而不是只關心她的外表。
「可是她越是保密,大家就會越對她感到好奇啊!」痞子殺手狀似不贊同的回道:「要不然也不會出現一堆流言蜚語了。」
的確,緋這種極為低調的作風,引來了不少奇怪的臆測及批評,像是──
緋是故意假裝低調,其實是故意藉此炒作。
她其實是個醜女,只能用電腦軟體修飾五官,不敢實際出來見人!
她其實是個電腦虛擬出來的人物,所以當然不能出現在大家面前。
不過,虛擬人物這項謠言在緋舉行演唱會之後,就不攻自破了。
另外還有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猜測,像是說她是個外星人;說她曾經接受某種特殊的基因手術,所以聲音才會那麼動人;甚至還有人說她是個人造人……
「人紅是非多啊,畢竟大家都很喜歡八卦、秘密這類的東西。」我回痞子一個無奈的苦笑,順手將盒子開啟,看著裡頭的物品。
盒子裡頭除了音樂晶片之外,還有緋的寫真集檔案及寫真書,另外,預購的贈品則是一件緋親手設計的薄料外套,上頭還有緋的專屬簽名。
「這次的贈品真棒!」痞子殺手羨慕的嚷道:「早知道我也先預購了!」
「來不及了,預購的時間早就過了。」
我炫耀的將外套當場穿上,外套十分合身,穿在身上剛剛好。
「貓穿這樣很好看!」痞子不吝嗇的讚美道。
「謝謝。」我朝他回了個笑,並將其他東西收到背包中。
「現在時間還早,妳先陪我去買衣服吧!」不等我回答,痞子拉著我往附近的服飾店走去。
進入店家後,痞子開始挑著他喜歡的衣服,試穿後也總會詢問我的意見,老實說,我對所謂的流行服飾並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穿著也都是以牛仔褲搭配為主,所以其實給不了什麼中肯的意見,純粹就是以「看的順眼」為原則。
痞子所挑的每套衣服,感覺都很有他的風格,穿起來都非常好看,有點像是雜誌中的專業服裝搭配。
就在我等待痞子再度進入更衣室換裝時,耳邊傳來我家老哥的聲音。
「欸?芥伶?」
回過頭,我發現老哥換了個髮型,臉上的鬍渣沒了、粗框眼鏡不見了,他的手上還提著幾個袋子。
「哥?」見到面前造型清爽、笑容陽光的老哥,我真是感到有些意外。
「你怎麼會突然剪頭髮?你怎麼沒戴眼鏡?你手上拿著什麼啊?」
我好奇的看著提袋裡的內容,發現裡頭裝著鞋子、服裝、髮雕等等物品。
「真神奇,你竟然會買這些東西。」
我這個老哥平常很少出門,也很少購買服裝,更不用提其他這些頭髮造型用品……今天他是哪根筋不對啊?我狐疑的看著他,老哥則是用無奈的苦容作為回應。
「那是因為立人他『必須』改頭換面,重新做人。」焰星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嗨~~芥伶妹妹,好久不見,最近過的如何?」繼眼前的兩人之後,非凡子也跟著現身,他用帥氣的微笑跟我打招呼。
「你們……一起出來逛街?」
雖然覺得我老哥出來逛街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不過事實擺在眼前吶。
「他們要我好好打扮,免得去嚇到別人。」老哥苦悶的朝我聳肩。「不過就是開會,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拜託,要是讓緋見到你那種頹廢的模樣,我們Deus的名聲就被你給毀了!」非凡子賞老哥一記白眼後,開始在附近的展示螢幕上挑選衣服。
「欸?你們……要跟緋開會?」我真是大感意外。
「嗯,要商量接下來的一些企劃跟活動。」焰星點頭回著。
「真好。」我羨慕的望著他們,不過老哥的表情看起來似乎不是很高興。
「哥,你幹嘛悶著臉?」我戳了戳他的手臂,「可以見到緋耶!你不是很喜歡她嗎?」
「我只是欣賞她的音樂,再說,喜歡跟工作是兩碼子事。」老哥一臉不以為然的回道:「我們現在是要跟她談工作,不是交朋友。」
「芥伶妹妹,妳怎麼跑來男裝部?來幫妳哥哥買衣服嗎?」一邊挑著服裝,非凡子一邊問著。
「我……」
才想解釋,痞子正好從更衣室中走了出來。
「貓,這套妳覺得如何?」
「不錯啊。」我說出千篇一率的回答。
「他是?」老哥對我投來一個問號。
聽到問話聲,痞子殺手一抬頭,見到了老哥他們。
「他們是……」
「他叫做痞子殺手,是戰神的人,」我簡短為他們互作介紹:「他是我哥,立人,在選衣服的叫做非凡子,另外,這位是……」
當我要介紹焰星時,我為難的打住了。
我該怎麼介紹?要說他是浪人?還是焰星?
「你好面熟,我們是不是在哪邊見過?」痞子直盯著焰星打量,幾秒鐘後,他認出了對方的身分。
「你是焰星?」痞子殺手激動的指著他大叫:「你是焰星對吧!」
痞子的音量引來店裡其他客人的側目,察覺到其他人的注視,我連忙拉拉他的衣袖,示意要他放低音量。
「沒想到會在這邊遇到你。」焰星默認的點頭笑笑。
「天啊!今天真是我的幸運日,見到貓之後竟然又遇見焰星!」痞子開心朝他笑著,隨後又話鋒一轉,提出了他的困惑。「不過,你怎麼沒說過你跟貓的哥哥認識?」
「我向來交友廣泛。」焰星回給他一個假意的笑,隨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用半指責的語氣道:「之前不是說好要三個人一起出來玩?你竟然偷跑,只約了貓出來?」
「欸、欸!不是這樣啦,這是誤會!」痞子在焰星的懷中掙扎著。「我剛好在工作的地方遇到她,聽說她要來這邊買東西,所以就跟著她過來,我沒跟貓約啊……」
「騙人。」焰星完全不信。「怎麼可能有這麼剛好的事情。」
「是真的。」我跟著的解釋澄清道:「我要來這邊拿緋的預購專輯,剛好在舊百貨公司那邊遇到他。」
聽到我跟痞子的口徑一致,焰星這才鬆開箝制住痞子的手臂。
「焰星,你什麼時候有空?」痞子殺手準備定出下次出遊的時間。
「我最近這一、兩個月都很忙。」焰星毫不遲疑的回道。
「連一天的時間也抽不出來?」痞子殺手鍥而不捨的追問。
「不知道,目前還不確定,要我帶你出去玩的話,等我確定放假的時候,我就會立刻聯絡你。」焰星回的模糊,同時也止住了痞子殺手後續的追問。
「好啦,就先挑這些,先來做影像配對掃描吧!」正在幫老哥挑衣服的非凡子喊了聲,結束了他的選衣工作。
店員操縱電腦將影像虛擬器對準老哥,讓老哥出現在螢幕裡頭,並且將螢幕裡頭的衣服放在老哥的影像上頭。
再看過影像的感覺之後,我們選擇了其中四套衣服,要老哥進行實際的更換動作。
雖然虛擬影像的穿衣模擬特效,號稱可以達到八成的擬真度,但那畢竟只是一種平面影像,衣服還是要實際穿過,才知道穿起來的感覺舒不舒服,真正穿上它的視覺效果是如何。
「還要再換啊?」老哥苦著臉,一臉的不情願:「從早上被你們抓來這邊之後,就已經換了十幾套衣服了,而且我也已經買了七套,難道……」
「衣櫃裡的衣服永遠不嫌多。」非凡子打斷了老哥的話,用不容反對的語氣回道。
「這是涉及『全體』的形象問題。」焰星語帶保留的拍拍老哥的肩膀。
「……」在接觸到兩位友人的「關愛」眼神後,老哥也只好默默的拿著衣服,往更衣室走去。
「對了,芥伶妹妹,妳午餐吃了沒有?等一下要不要一起用餐?」在等待老哥更換衣服時,非凡子詢問著我。
「我已經跟痞子約好,要到他家去吃飯。」我指著身邊的人。
「你們要一起來嗎?」痞子連帶對他們提出邀約。「我們才剛搬到這邊,還沒有認識新朋友,如果你們能來我家用餐,我家人一定會很高興。」
「好啊。」沒有多作客套的推辭,非凡子爽快的答應了。
等老哥的衣服選購完畢後,我們跟著焰星走向停車場取車。
焰星的車子是一輛多人座轎車,車身是流線型的銀藍色造型,看起來非常漂亮。
現代的車輛跟百年前或更久以前的車輛其實差不多,造型大同小異,只不過車上的功能變多了,燃料從汽油轉換成磁氣或太陽動能,如此而已。
依著痞子的指引,車子朝痞子的新家所在地前進。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