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上一陣左彎右繞之後,我們來到商圈旁邊的住宅區,這裡每一戶住家都是獨棟式三層樓建築,家家戶戶門前設置了一塊小方地,上面種植著茵綠的草坪。
「……直走,然後第三排的房子那邊右轉。」痞子殺手說著行進的方向。
「欸?你住這邊?」看著車窗外的景色,老哥問話的語氣透著些許訝異。
「是啊,這邊的環境很不錯,距離我們工作的地點也很近。」
當車子右轉之後,痞子要焰星在第二棟建築物前停車,那棟房屋的前院聚集了很多人,草地中央擺了張大長桌,桌上鋪著一條色彩鮮豔的桌巾,上面擺了幾個大盤子,每個盤子的菜餚全都不同,眾人開心聚在長桌旁吃東西、聊天,在距離餐桌幾步遠的地方設置了一個烤肉器,令人垂涎三尺的烤肉香味隨著清風撲來。
「第一棟到第三棟都是我們租下的房子,我跟我的家人住在第二棟。」痞子殺手為我們介紹道。
「真巧……」老哥臉上出現難以辨識的詭異笑容。
「是啊,真巧。」非凡子認同的點頭。
「什麼?你們在說什麼?」我不解的追問。
「該不會你們之中有人住在這裡吧?」痞子殺手半開玩笑的臆測道。
他的問句一出,車上所有人全都沉默了。
面對這種形同默認的氣氛,讓我感到有些不尋常。
「難道說……真的被痞子猜中了?」我確認性的問。
「嗯。」老哥跟非凡子的目光同時移向駕駛座。
「你們先下車吧,我先將車子停好。」一直不吭聲的焰星,這時開口催促我們下車。
「焰星,你也住在這個社區?你家在哪裡?」痞子殺手好奇且開心的追問。
沉默了幾秒,焰星才用僵硬的語氣開口回道:「對面。」
「對面?什麼對面?」痞子殺手追問著。
不過焰星沒有多作回答,他將我們全部趕下車,然後將車子開進痞子家對面,直接停入了那戶人家的車庫內。
欸?該不會,焰星所說的對面就是……這會不會太巧了?
「原來我跟焰星是鄰居?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痞子殺手用無法置信的語氣道:「這簡直是一項奇蹟似的安排。」
停妥車子回到我們身邊的焰星,在聽到痞子所說的話後,似笑非笑的輕哼了聲。
「也許上天是為了要懲罰我,所以才會將你這個大麻煩丟到我家對面。」
「嘖嘖,我怎麼會是個麻煩呢?真要說,我也應該是一個天上掉下來的幸運驚喜禮物才對!」痞子殺手極為得意的笑著。
「不,你說錯了,天上只會掉下鳥屎跟炸彈。」焰星沒好氣的回道。
「嘖嘖,沒想到我親愛的鄰居說起話來,竟然跟遊戲中一樣的狠毒。」痞子殺手感嘆的道。
「我也沒想到你這個纏人精竟然從遊戲裡頭粘到外面來。」焰星用著更為苦悶的語氣道。
「這一定是天神的旨意。」痞子殺手一臉認真的道。
「是啊。」焰星冷笑了聲。「天神特地派你來折磨我。」
就在兩人唇槍舌戰之際,痞子的父親適時中止了這場鬥嘴。
「皮茲,那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嗎?快帶他們過來用餐吧!」他熱情的朝我們揮手喊著。
院子裡頭聚集了約莫二、三十人,我們一邊用餐一邊愉快的聊天,他們每個人的個性都非常開朗、親切。
在跟他們聊過之後,我才知道痞子他們家是一個大家族,親戚遍佈世界各地,家族成員當然不全部是從事爆破工作,有的在邁阿密開刺青店,是一名優秀的刺青藝術家,有的則是在法國某個地方教書,有的在非洲當醫療義工……
他們團聚的機會不多,不過在重要節日時,所有人便會從世界各地飛到美國祖父、祖母家一同團聚過節。
痞子一共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跟一個妹妹,這次一起過來進行爆破工程的,除了他的雙親之外,還有他的二姐「珊妮」跟小妹「茱莉」,二姐在家族中擔任採購物品的工作,妹妹目前還在唸書,兩個女生的五官都很漂亮,是屬於會吸引路人注視的那種。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我是唯一一位女訪客的關係,兩個女生的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
「……我之前看過你們的戰鬥影片,剛開始我還以為妳是男生呢!」珊妮笑著對我說道:「看到一些很兇狠的人朝妳衝來時,妳不會害怕嗎?」
「會。」我誠實的點頭回道:「所以我才會想要早對方一步將他解決,要不然,被他們的拳頭打到會很痛。」
這樣的回答,讓珊妮詫異的瞪大眼:「要換成是我,我第一個念頭應該就是逃跑。」
「戰場上,逃跑沒有用。」我朝她聳肩回道:「再說,要是因為怕死、怕受傷而拋棄隊友,當你的隊友全軍覆沒時,最後也會落到孤立無援、被敵軍殺死。」
「貓說的沒錯!」痞子殺手附和的說道:「想要活命,首先就是要幫助自己的隊友,全隊一同抵抗敵人。」
「貓,妳喜歡戶外休閒活動嗎?」茱莉接著發問:「像是玩動力輪鞋、滑板、登山或逛街這類。」
「嗯,我還蠻喜歡玩動力輪鞋跟滑板的。」
「那改天有空,我們一起出來玩?」茱莉興奮的說道:「我跟珊妮對這裡不熟,實在是不曉得有哪邊好玩。」
聽到茱莉這麼說,非凡子隨即獻殷勤的提出邀約。
「要是兩位想要到處參觀,我非常樂意當妳們的嚮導。」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茱莉開心的拍手。「我跟珊妮一直想要參觀這裡的夜市、寺廟,還有一些觀光景點。」
「沒問題,不管妳們要去哪裡,我都可以載妳們過去。」
「這樣方便嗎?你應該要工作吧?」珊妮有些遲疑。
「我的工作時間很自由,隨時都有空,妳們想出來玩時就通知我一聲。」非凡子將自己的通訊號碼給了兩人。
「焰星,你家還有哪些家人呢?」痞子的母親,凱特詢問道。
「只有我一個。」焰星有禮的微笑回應:「我的父母在我小時候就離婚了,後來我輪流住在他們兩個人的家,十多歲的時候,我就搬出來一個人住。」
「這樣不會寂寞嗎?」凱特好奇的追問:「我年輕時也曾經一個人住外面,剛開始覺得很快樂,可是時間一久,我卻又開始想念家裡吵雜的氣氛。」
焰星不置可否的笑笑,順手拿起桌上的飲料喝了口。「每個人的生活型態不同,我比較喜歡一個人的生活。」
看著焰星毫不在乎的模樣,我不自覺的脫口問道:「你……是喜歡,還是習慣?」
是「喜歡」一個人生活的空間,還是他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方式,這兩者其實有很大的差別。
他像是錯愕的停頓了下,隨後側著頭想了幾秒,最後還是沒有做出回答,只是朝我聳肩笑笑。
「嘖嘖,網路上的你交友廣泛,我還以為私底下你的朋友也是很多,」痞子殺手作出搖頭歎息狀。「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孤僻的人?網路跟現實果然有很大的差距。」
「我……」正當焰星想要反駁時,痞子卻沒有理會,自顧自的繼續往下說。
「不過,既然我來到這邊,又跟你住對面,我想這應該是神的旨意,我會拯救你脫離灰暗生活,以後我們早上六點去晨跑、打籃球或者游泳也可以,晚上……」
就算是超人,也禁不起這樣連續玩幾天吧?聽到痞子飛快列出一長串的計畫,我真是感到心驚不已。
「皮茲這小子是個怪人,」痞子的其他同事笑著揶揄道:「他一天只睡四小時,其他時間都在玩樂跟工作,簡直是個不斷電機器人。」
「我上次跟他一起去進行三天兩夜的旅行,差點累倒。」
「是啊,要是你被他纏上了,你的生活肯定是『多彩多姿』。」
「我會很期待。」焰星皮笑肉不笑的回道,隨後又朝痞子補了個但書:「有件事情我要事先聲明,我的工作時間很不穩定,有時候會需要熬夜,要是你一早就跑來我家按門鈴,把我吵醒,後果你自行負責。」
在警告說出的同時,焰星臉上更是透出濃濃的殺氣。
真恐怖……見到焰星的眼神,我心驚的為痞子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當事者卻像是渾然不知,仍舊笑的天真燦爛。
「既然不希望我按電鈴吵醒你,那你乾脆將鑰匙卡複製一份給我吧!」
「……」我跟焰星同時沉默了。
這意思是說,你要直接衝到房間將焰星挖起床?這不是更恐怖嗎?我開始懷疑痞子是不是缺了某條神經,要不然怎麼會在對方說出威脅之後,還能說出這樣的提議?
「對了,等一下我們到你家去玩吧!」痞子用期盼的語氣提議道:「我還沒看過你家。」
「這裡的房屋構造都一樣,沒什麼好看的。」因為在場還有痞子的家人跟同事,焰星用婉轉的語氣拒絕道。
「沒關係啦,雖然架構一樣,裝潢不見得一樣啊。」痞子殺手鍥而不捨的說道。
如果是在遊戲中,不管痞子怎麼糾纏,焰星絕對會毫不留情的回絕,只是現在這種情況下,焰星還是要保持一些風度……
「為什麼你那麼堅持要去我家呢?」焰星臉上出現一抹淡笑,話也說的心平靜氣。
「為什麼你一直不讓我去你家呢?」痞子殺手用同樣的問句回覆。
「這當然是基於個人隱私問題。」焰星不置可否的回道。
「欸,我們都那麼熟了,你應該知道我不是一個會探人隱私的人,」痞子殺手一把勾上了他的肩膀,笑嘻嘻的說:「我不過就是關心你,想知道一個單身男生的住家是怎麼樣……」
「貓、立人,你們應該累了吧?我送你們回家。」不想繼續搭理痞子,焰星尋找脫身的方法。
「嗯,在商場逛了半天,真的有點累了。」一直安靜吃飯的老哥,放下手上的刀叉站起身。「謝謝你們的招待,這午餐真是很美味。」
「你們能夠喜歡真是太好了,」凱特開心的朝我們笑著:「以後有時間就常來我們家聚餐、吃飯吧!」
「會的,有機會一定會過來。」焰星跟著站起身,但他的衣角卻被痞子殺手一把拉住。
「我也要一起去貓的家!」痞子殺手像孩子般的嚷著。
「不行。」我毫不考慮的一口回絕。
我家跟痞子他們家其實相差不遠,大約只要半小時的車程而已,要是他哪天突然想到,一大早跑來我家,要拉我去跑步、打球,那我肯定會瘋掉!
「貓,妳、妳竟然拒絕的這麼乾脆、這麼爽快,一點都沒考慮我那幼小的心靈會受傷!」痞子一臉委屈的望著我。
「你的心靈脆弱?」我質疑的瞟了他一眼,並轉而向焰星求證:「他有脆弱的時候嗎?」
「依照以往我跟痞子相處的情況,他的心靈跟蟑螂一樣強悍。」焰星毫不留情的批評道。
「親愛的鄰居,你怎麼可以拿我跟那種骯髒的古生物相比?」痞子殺手不滿的叫著。
正當焰星準備回話時,他的通訊器突然發出「叮叮叮」的聲音。
他往通訊器上瞧了眼,轉而對痞子說道:「你去通知其他人,一小時之後我們到你的商會開會。」
「欸?要開什麼會?」痞子殺手不解的問。
「新戰神公會的事情。」
簡短的拋下這句話,焰星拉著我們上車離開,順利的將痞子殺手拋下。
 
「公會的事情之前不是已經談完了,還有什麼需要討論的嗎?」
在焰星送我們回家的路上,我不解的問著。
「如果我不這麼說,我們能夠脫身嗎?」焰星笑笑的回道。
「所以說,根本沒有事情要討論?你只是將痞子騙開?」
「不,我是真的有事要找大家。」焰星說出召集的理由:「剛才美術設計小組傳訊息給我,之前我要他們幫我做的公會徽章已經設計好了,所以我才召集大家,讓大家看看徽章的樣式。」
竟然要遊戲的美術設計小組幫忙製作徽章,這……「你這樣算不算是公器私用啊?」
「沒辦法,我本來想要自己完成它,可是我最近實在是太忙了。」焰星回的很無奈。「不過,整個徽章的概念我全都事先擬好,美術設計小組只是按照我的構思去完成,並沒有佔用他們很多時間,應該不至於讓他們造成困擾,再說這是他們自願幫忙,我沒有強迫他們。」
「難得你會請他們幫忙,他們當然很樂意為你服務。」老哥意有所指的道:「要是忙不過來,就別將事情攬在身上,丟一些出去給別人也行。」
「我聽說這陣子你為了緋的企劃忙得不可開交,要是工作太多,就找人幫忙吧。」非凡子同聲勸道。
「既然你們這樣說,那立人就幫我分擔跟緋合作的企劃吧!」焰星順水推舟的接口。「以後的會議,你要跟我一起去。」
「為什麼是找立人?」非凡子抗議的嚷著:「緋的合作案我也可以……」
「是啊,用不著找我吧?」老哥異口同聲的婉拒。
「我怕非凡子會纏著緋,造成她的困擾,」焰星嘴上不留情的說道:「立人雖然平常頹廢了點,不過經過打扮後,整個人感覺也很不錯,最重要的一點,立人絕對不可能會公私不分。」
「喂、喂,雖然我很喜歡緋,但是我也不至於會變成瘋狂歌迷啊。」聽到焰星的論點,非凡子不滿的抗議著。
「是嗎?」焰星語氣中有著明顯的質疑:「你確定你不會做出失常的舉動?」
「當然不會。」
「你有什麼理由可以證明你不會這麼做?」
「因為……」非凡子遲疑的想了想:「因為我又沒見過她本人,說不定她本人不是我喜歡的那類型。」
「你喜歡的類型?」焰星的語氣中透著淡淡的笑意。「根據我對你身邊的女性朋友的觀察,你的『狩獵範圍』可是極為廣泛,可說是古今中外通吃啊。」
「胡說,我哪有可能古今中外通吃,你看到的那些年長者都只是朋友啦!」不想被當成色狼,非凡子略帶尷尬的反駁。
「總之,這項企劃案的負責人就是我跟立人,要是你真的很想幫我分憂解勞,我手上還有不少工作可以給你。」焰星以不容反對的語氣做出結論。「再說,想見到緋又不是沒有機會,往後會有幾次大型會議,我們全體都要出席,你擔心什麼?」
聽到焰星這麼說,非凡子也不再多做堅持,他僅僅只是叮囑老哥一句:「立人,你以後要保持你的儀表,千萬不要讓對方看到你一臉頹廢、沒精神的樣子!」
「……知道了。」老哥百般無奈的點頭回答。
談話告一段落時,車子剛好抵達我家門口。
「再見。」朝車內的兩人揮手後,我跟老哥隨即開門進屋。
 
當我進入零度領域,傳送至商會時,其他人都已經在二樓的用餐區等我了。
「……公會的徽章已經設計完成,大家看一下吧。」
焰星將新戰神公會的徽章影像播放出來。
光學螢幕中,首先出現的是一條水藍色的龍,龍形迴轉幾圈之後,在上空繞成了一顆水球,之後,水球掉落,當水球撞擊到底部時,球體如同水滴般濺成了一灘金色水花,輕風吹來,飛濺的水花如同物品風化,在瞬間散成金色粉塵,飄至高空而後又往下傾洩,形成一面金色布幕,緊接著一團黑色火焰自布幕中央處爆出,像是要吞食螢幕般的擴大,直到螢幕被黑色籠罩後,「新戰神」三個燃著火焰的大字從中浮現。
影像就在公會名稱出現後停止。
「很不錯,感覺很高雅也很有震撼度。」紫玥點頭稱讚道。
「如果大家沒有其他疑問,那麼我就將這個公會徽章交出去了。」焰星詢問著我們的意見。「往後進行公會活動或者跟其他公會進行交流時,這個就是我們的標誌,是我們公會的象徵。」
「提議。」痞子殺手舉手發言:「這樣的畫面會不會覺得魄力不夠啊?雖然有弄一條龍了,不過也可以再增加一些獅子、老虎,感覺會比較有氣勢!」
「要是再加上那些東西,畫面會很雜亂。」焰星否絕了這項提議。
「可是我們是新戰神耶!徽章當然也要非常有氣勢才行啊!」痞子殺手熱切的說道:「最好是徽章一丟出來,就讓所有人嚇一跳!」
「只要我們有足夠的實力,就算我們今天是丟一隻小魚當徽章,別人還是會嚇得半死。」絕對殺戮說出了最實際的狀況:「要是本身沒有能力,將徽章作的再好、再有氣勢,別人還是當你是一隻軟腳蝦。」
「這款徽章的風格非常別緻,」黑戰士為討論做了總結。「跟別家公會的徽章重複性應該不高,用它來當新戰神的身份象徵,非常合適。」
發現眾人的想法非常一致,痞子殺手自然也不再多做堅持,焰星跟著往下進行其他的討論。
「創立公會之後,將會出現各式各樣的公會排行榜,往後大家執行任務或者打工時,每完成一次,公會就會增加一些績分,難度越高的工作跟任務積分就越高,這些積分除了成為排行榜名次之外,往後也可以兌換公會需要的物品,像是公會專屬城堡、公會成員專屬討論區、公會在零度網站上的宣傳廣告等等。」
「所以說,我們接下來就是要拼命解任務?」紫玥確認性的詢問。
「不,我不建議拼命打怪、解任務,畢竟大家到遊戲來,為的就是玩,」焰星更近一步提出說明:「往後零度將會從個人成就邁向團體發展,跟別人組隊進行任務,個人所分到的寶物跟金錢雖然會比較少,但是,公會所獲得的積分卻會比一個人行動來的高,所以大家可以盡量結交新朋友,跟他們組隊進行活動。」
在焰星說出確實的目標後,遙日緊接著說道:「現在零度已經進行了更新,一些新大陸、新任務也全開放了,大家可以玩玩看新任務,要是不想很枯燥的執行任務,只想享受戰鬥跟冒險的樂趣,也可以改玩海上冒險,除了七大陸之外,海中還有很多無名小島,這些都是隨機出現,沒有固定的任務條件,遊戲的自由度非常高。」
「聽起來,海上的活動好像比較好玩。」絕對殺戮躍躍欲試的笑著。
「海上的機關、風險多,任務的困難度會提高,相對的,它的寶物價值也會提高,很值得去冒險。」焰星分析著其中的利弊,並重複陳述著目標:「不管進行哪一種,我們的目標就是拓展公會的名聲,讓所有人都注意到我們。」
「對了。」痞子殺手像是想到某件事情,擊掌說道:「我們之前訂下的決鬥約定,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大家來定個比賽日期吧!」
「七天後的下午兩點,如何?」黑戰士說出了日期。
「我沒問題。」紫玥點頭答應。
「我也OK!」痞子殺手接著道。
「七天後?」我遲疑了。
「貓有什麼問題嗎?」發現我沒有乾脆點頭,紫玥關心的詢問著。
「我現在要進行挑戰鬼王的任務,不曉得會花多少時間……」我不甚確定的回答著。
「七天絕對沒問題。」絕對殺戮用篤定的語氣回答:「鬼王的任務只需要三、四天就可以完成,快的話,兩天也可以衝完那些關卡。」
「嗯。」聽到絕對殺戮這麼說,我也就放心了不少。
「貓,妳要打鬼王的話,要在裝備上加上『淨水』。」黑戰士提醒道:「要不然,就算妳的武器升級了,妳打怪的殺傷力也會很低。」
「為什麼?」我追問著理由。
「酆都裡頭的怪物跟其他地方不同,需要加上特殊用品才能造成殺傷力。」
「親愛的貓,除了淨水之外,要是妳想要打的更爽快,可以拿一堆到『炸符』過去,一次就將一堆怪物撂倒!」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建議道。
聽從痞子的建議,我招來商會服務生,要她拿一堆淨水跟炸符給我。
「雖然決鬥是我們戰神內部的事情,不過,決鬥場可以選擇要不要開放給外人參觀,」焰星道出他的構想,「為了增加新戰神的名氣,我建議我們採用開放式。」
「這樣的話,我們要收參觀門票費用嗎?」痞子殺手緊接著詢問。
「還可以收參觀費?」我真是對這點感到意外。
「是啊。」遙日回答道:「而且門票價格是隨決鬥者自己定價。」
本以為焰星肯定又要趁機賺上一筆,但,他的答覆卻是出乎我的意料。
「這場就免費吧!當作是公會的宣傳。」
「難得有這種賺錢的機會,不收門票費用不覺得很可惜嗎?」痞子殺手惋惜的說道。
「我們在零度這裡,又不是什麼有名氣的人,就算收取費用,門票錢也不能訂高價,」焰星說出他的最終打算:「與其這樣,不如直接免費參觀,吸引一堆人過來觀看,要是我們打的精采,他們一定會為我們到處宣傳,屆時,你可以將打鬥影片放到商會中販售,賺到的錢肯定會比門票費用多更多。」
「原來如此!」痞子殺手恍然大悟的點頭。
「對了。」焰星像是想到什麼般的說道:「申請公會時,要填寫會長跟副會長,因為我們還沒決定人選,所以目前是由我跟痞子暫時擔任……」
「所以就由你們兩個繼續任職下去吧!」不等焰星將想法說完,我直接接口道。
「贊成!」紫玥第一個投同意票。
「這個主意不錯。」黑戰士跟著點頭。
「看來大家的意見都很一致,那就這麼決定了吧!」絕對殺戮做出結論。
「欸欸,什麼『大家』的意見一致,遙日都還沒表示意見咧。」痞子殺手抗議的說道。
「我沒意見。」遙日朝痞子殺手聳肩回著。
聽到遙日這麼說,痞子殺手不滿的說道:「遙日啊,你要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怎麼可以一昧的附和別人?」
我笑嘻嘻的回道:「就算遙日站在你們那邊,結果我們還是多你們一票,少數要服從多數啊。」
「少數要服從多數、多數也要尊重少數不是嗎?」焰星慢條斯理的道:「要我擔任公會的職位我不反對,只是既然我們要進行比賽,還是必須有個獎懲,不是嗎?」
「可是,也不見得要用職位當獎品吧?」遙日提問道。
「親愛的遙日夥伴,看來你的思想還沒有跟我們同步啊。」痞子一把勾住他的肩膀,搖頭說道:「在我們來說,擔任會長跟副會長並不是優勝者的獎賞,而是敗者的懲罰。」
「唉呦,痞子先生怎麼可以這麼說呢?這就叫做『能者多勞』啊!」我臉上堆起笑,諂媚的道:「你是商會主人手中握有經濟大權,由你擔任副會長我們公會就不用擔心經濟問題啦!而焰星做事條理分明、判斷精準,由他擔任會長,肯定可以帶領我們公會邁向成功……」
「貓,妳說反了。」焰星打斷了我的話,臉上笑的溫和,「會長是痞子,我是副會長。」
「欸?」包括痞子殺手在內,我們幾個全瞪大了眼。
再怎麼說,痞子殺手跟焰星兩人,會長這職位應該是由焰星擔任才適合,怎麼會……
「會長這個職位太過顯眼,不適合我,」焰星說出他的理由,「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我會從旁好好輔佐會長,確保公會的運行完整。」
焰星的這番話要是經過翻譯,應該就是:雖然我退居幕後,但我還是會操控公會的一切。
「所以說,表面上焰星只是副會長,實際上則是『公會幕後的黑手』?」我理解的點頭。
「是『推手』吧。」焰星糾正著我。
「總之,這兩個職位就由你們擔任,別在那邊推來推去,」紫玥斷然的說道:「至於所謂的獎懲,在比賽結束時,敗者的懲罰就讓贏家決定,這樣不是更好?」
紫玥的這項提議終於獲得眾人的同意。
「女王說的沒錯!」痞子殺手點頭如搗蒜的附和:「還是讓勝利的人來決定處罰方式會比較好!」
「嗯,這種方式比較有趣。」絕對殺戮眼中閃著詭異的光芒。。
「既然這樣,那就玩大一點吧。」焰星提議道:「優勝的那個人,可以用任何方式處罰失敗的所有人。」
「欸?這位不會玩太大了啊?」我訝異的叫著。
「怕了嗎?」焰星似笑非笑的望著我。
是很怕。我在心中默認的點頭,不過我怎麼可能在一開始的氣勢上就輸人了呢?
「好啊,要玩就玩吧!」
「那就這麼決定了,其他人有意見嗎?」焰星追問著。
「沒。」
「就這樣吧。」
其餘的眾人全點頭表示贊同。
為了提昇自己的勝算,在會議結束後,大家立刻匆忙的離開,我跟遙日也移動到酆都,準備將下一個任務完成。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