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啦啦、嘎啦啦,妖怪、有妖怪、有好多好妖怪。」當我將暴雷從倉庫中叫出之後,它望著四周經過的物體,不斷朝我嚷嚷。
「鬼王在哪裡?」我看著地圖上的標示,發現上頭並沒有顯示鬼王所在的地點。
「要先找到鬼伯,他會引導我們過去鬼王的所在地。」遙日回答道。
「鬼伯?墓園的那個鬼伯?」我再一次確認道。
還以為鬼伯只是負責幫人復活,沒想到他還有其他功能啊?
「嘎啦啦,對,要找墳墓的鬼伯。」暴雷代替遙日答覆我。
往地圖搜尋了一會,發現這裡的鬼伯墓園是在跟我們相反方向的城郊處,路程有些遙遠。
「去城外打怪吧。」收起地圖,我提議著:「被打死之後就直接到鬼伯那邊復活,這樣比較省時間。」
「雖然有點遠,但是我們可以搭浮動部屋過去,不會耗費太多時間。」遙日不明白我這種自殺式移動的想法。
「我們還沒接觸過這裡的怪物,在打鬼王之前,先找這些小妖小怪練習一下會比較好。」我提出我的理由。
「嘎啦啦,打小怪物練習!」暴雷擺出一副準備戰鬥的姿態。
「也好。」知道我的想法後,遙日認同的點頭。
我們隨即往城外走去,才剛出城門口,就見到一隻圓滾滾的燈籠鬼經過。
「嘎啦啦,燈籠鬼,被動攻擊型怪物,血量為三十點,攻擊模式:衝撞攻擊……」
「聽起來不怎麼強,就先拿它試試吧!」我隨即拔劍朝它刺去。
「貓、等等!」遙日想要制止我,但是我已經對燈籠鬼出手了。
本以為劍端可以輕鬆的將對方刺穿,沒想到卻被硬生生反彈回來。
「它的皮不是紙糊的嗎?怎麼會這麼有彈性?」我愕然的楞了下。
「妳忘記在裝備上加上淨水了。」遙日無奈的搖頭苦笑。「沒加上淨水的武器,對他們來說沒什麼殺傷力。」
「嘎啦啦,主人偷襲燈籠鬼成功,燈籠鬼血量減少兩點。」暴雷說出對方的損傷程度。
「糟糕,我忘了。」我連忙從倉庫中拿出淨水的小瓶子,問道:「將淨水灑到武器上就行了嗎?」
「對……貓,小心!」遙日突然朝我喊著。
那燈籠鬼被我偷襲後,隨即朝我跳來,直接撞上了我的肚子,強大的力道讓我摔倒在地。
「痛……」我摀著肚子,正準備起身時,遙日的警告聲再度響起。
「貓!小心上面!」
上面?抬頭一看,發現燈籠鬼正跳至高空,打算利用重力加速度,朝我身上砸來。
「哇──」
我連忙往旁邊滾了幾圈,躲開燈籠鬼的垂直降落重擊,當燈籠鬼落地時,地面被它撞出了一個凹洞。
「還好閃的快,不然我就被撞扁了。」我心驚的站起身,快速將淨水潑到長劍跟圓盾上頭。
當淨水接觸到武器時,它隨即化成一道光膜,完全包覆住物品。
燈籠鬼在上一波攻擊失敗之後,又咚咚咚的朝我跳來,我快速揮手一砍,它隨即被我切成兩半,在瞬間著火,化為灰燼消失。
「淨水的功效大概可以維持六小時,之後要再進行補充,」在燈籠鬼消失後,遙日緊接著對我解說道:「除了武器之外,身上最好也淋一些淨水,它可以減少妖怪的攻擊力道。」
「好,我知道了。」
我從倉庫拿出一半的淨水跟炸符給遙日,讓他也能增加一些防禦力,同時也為暴雷澆上淨水,讓它能夠抵抗妖怪的攻擊。
「接下來打雨傘怪試試,它比燈籠鬼強一點而已。」遙日指著附近以三、四隻群聚在一起的雨傘怪說道。
那些雨傘怪以低姿態飄來飄去,它們行動時總是團體一起飄,沒有落單或獨行的雨傘怪。
我朝距離我最近的一群跑了過去,起手一劈,將其中一隻雨傘怪的傘面給劈裂,在對方受傷後,它的夥伴的頭上冒出一個驚嘆號,隨即包圍住我。
原先平滑的雨傘邊緣伸出了三角狀的刀鋒,它們在我身邊快速旋轉,並逐漸接近我,似乎是想用這種方式將我切成數塊。
我快速低下身子,讓傘面攻擊不到我,同時將長劍打橫,使出一記旋砍,將它們的傘柄全數斬斷。
失去傘柄的雨傘怪,只能倒在地面打轉,它們滾動的動作激起了細微沙塵,我朝它們揮了幾劍,幾秒就將它們打的支離破碎。
我拍去身上的塵土,雖然不覺得雨傘怪有啥威脅性,不過剛才的狀況還真是有點驚險。
回頭望向遙日,發現他正在跟骷髏人打鬥,手槍裡的子彈一發發打在骷髏人身上,發出近乎金屬撞擊的鏘鏘聲,骷髏人每被子彈擊中一次,就往後倒退一步,身上的白骨也會因此損傷一些,在遙日擊出十多發子彈後,骷髏人才被他成功消滅。
「骷髏人的難度還好,再找找看更困難的吧。」遙日往墳墓的方向走去,那裡站著一隻三足鱉。
遙日先試探性的朝對方擊出一發子彈,子彈打在鱉殼上,絲毫沒有任何損傷。
遭受到攻擊,三足鱉緩緩移動笨重而巨大的身子,朝遙日走去。
我揮著長劍朝三足鱉的腳砍去,銳利的劍鋒將它的腳切了個傷口,受傷的三足鱉隨即將全身縮進殼裡。
我跟遙日朝三足鱉發動連番攻勢,但,不管我們的攻擊多猛烈,長箭跟子彈完全傷不了鱉殼半分。
「這樣根本沒辦法打,我們還是找別的怪物吧。」我停下手,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
正當我再找尋下一個測試目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翅膀聲響,才想要回頭看個究竟,我的脖子突然被人給掐住,還來不及掙扎,脖子就給對方給咬了。
「這……」
化成幽靈的我,在看清楚襲擊我的怪物後,不禁氣憤的大罵:「搞什麼啊!這裡是東方的鬼城耶!你這隻吸血鬼跑來湊啥熱鬧啊!」
「貓,這裡的背景雖然偏重東方氣氛,但是酆都的怪物並不是只有東方鬼啊。」緊接在我之後死亡的遙日,一臉無辜的回著。「在城裡的時候,狼人跟貓女不是有經過我們身邊?它們就是屬於西方世界的設計啊。」
經遙日這麼一說,我好像真的有這樣的印象。
「嘎啦啦,主人乖,東方跟西方都一樣是鬼,不要為了這種小事計較啊。」幽靈化的暴雷輕聲的勸著我。
「嘖!」我沒好氣的抓抓頭髮。「算了,反正都死了,我們到墓園找鬼伯吧!」
 
漫著一層白霧的墓園中,身穿黑色西裝,手拿拐杖的鬼伯緩緩現身。
「復活費十七萬。」沒有多餘的客套話,他對我們開出了高價。
「好。」
爽快的付錢復活後,我們對鬼伯說出目的。
「要去見鬼王啊。」鬼伯用輕蔑的眼神望著我們。「你們以為就你們這樣的身手,就能制伏它?我勸你們還是別作夢了,不要拿自己的小命亂玩。」
「你只要跟我們說要怎麼去就行了,我們的命我們自己會負責。」我用堅定的語氣回道。
「嘎啦啦,會自己負責的!」暴雷同聲喊著。
「你們真的要去?」他再度確認。
「沒錯。」我們篤定的點頭。
「嘎啦啦,要去!無論如何都要去!」
「就算會死,也不後悔?」
「不後悔。」
再三確定後,發現我們的心意堅決,鬼伯從懷中拿出一個煙斗,深吸一口,吐出幾個煙圈,沉默了數秒,而後才又開口說道。
「通行費,一人十萬。」
「……」既然只是要跟我們拿錢,幹嘛前面問一堆啊?
快速付了通行費,鬼伯用他的柺杖往旁邊墳墓的墓碑敲了兩下,那墓碑應聲往前緩緩倒下,墳墓更是從中分成兩半,出現一個往地底下的通道口。
「往這下去就可以到達鬼王的宮殿了。」
鬼伯走到通道口旁邊,將拐杖往通道口邊緣的石塊敲了幾下,霎時間,黑暗的洞口燃起了兩排小燈火,燈光沿著通道的兩邊牆面,一直蔓延到最深處。
「裡面的路線很複雜,就像是盤根錯節的螞蟻洞,一不小心很容易會迷路,你們自己自求多福吧。」
丟下最後的警告,鬼伯便轉身離去。
「走吧。」我率先走下了階梯,遙日跟暴雷尾隨在後。
雖然入口的通道很狹窄,可是當我們抵達最底端時,前方的走道明顯寬敞許多,只不過……
「一開始就出現三個選項,要選哪一個通道啊?」我頭痛的皺眉。
「都可以吧,反正鬼王不只一個。」遙日很隨性的走進其中一個通道口。
「你說鬼王不只一個?什麼意思?」我快步追了上去。
「不管走哪一條走道,每條通道的最底部都會出現一間鬼王的房間。」遙日邊走邊回答著我。「唯一的差別就是路程的長短,以及怪物、機關困難度而已。」
「嘎啦啦,都差不多,主人愛走哪一邊就走哪邊吧!」暴雷應和著遙日的話。
「嗯,那就隨便逛逛吧。」
我們順著通道往內深入,過不了多久,第一個房間關卡就出現在面前,進入房間後,我們見到一隊骷髏人士兵,數量大約有二十名,每個骷髏人手上都拿著長矛,它們像是軍人般,排列整齊的站著。
「嘎啦啦,骷髏人軍隊出現了!」
就在暴雷喊出這句話後,原先靜止不動的骷髏人開始有了動作,它們移動略嫌僵硬的四肢,舉起長矛,踩著沉重的步伐朝我們走來。
每做出一個動作,它們身上的盔甲也就跟著發出「喀喀」的敲打聲音。
「打吧!」
我往前跑了幾步,隨後縱身一跳,一劍將對方的頭給砍下,失去頭顱的骷髏人並沒有因此停下行動,而是繼續揮著長矛朝我刺來。
「貓,要將它的手腳肢解才行。」遙日一邊朝它們射擊,一邊朝我喊著。
「真麻煩。」
我回手一剁,將其中一隻的手臂給砍下,失去手臂的它,單手拿著長矛,繼續朝我發動攻擊。
正當我一邊後退、一邊對付幾隻骷髏人時,腳下突然踩到一個會往下陷的移動地板,緊跟著我聽到一聲龐大物體移動的聲響。
抬頭一看,一顆巨型麻將棋子從屋頂落下,它的體積大約等於一部車子的長寬,要不是我及時跳開,我恐怕就被那顆標示為「紅中」的麻將給壓死了。
「這裡還有機關啊?」我心驚的長呼一口氣,慶幸自己沒有成為亡魂。
「所以除了注意怪物之外,機關方面也是要很小心。」
才這樣回著我,遙日也跟著踩中了一塊機關地板,這次,掉下來的物品是一顆骰子,那顆足以媲美巨石的骰子,恰好將遙日的對手壓個粉碎。
「這天花板到底是裝了啥東西啊?」
我好奇的抬頭觀看,卻發現那上頭平坦無比,並沒見到有任何東西掛在那上頭。
該不會這些「偷襲凶器」是隨機出現的吧?一想到晚點可能會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物品掉落,我不禁感到一股寒意竄出。
「別管那些了,先將它們解決要緊!」遙日將手槍轉成權杖,朝一群骷髏人發出一陣暴風雪。
遭受到暴風雪攻擊,骷髏人瞬間凍成一堆冰塊,但這樣的攻擊並不能成功擋下它們,只見它們吃力的移動手腳,想要從冰塊中掙脫出來。
「嘎啦啦,怪物還在動!變成冰棒的怪物還在動!」暴雷警告的喊著。
遙日本想對它們發動二度攻擊,我開口制止了他。
「讓我來吧!」
我快步跑上前,往它們前方的一塊地板踩下,瞬間,數顆巨大的麻將「碰碰碰」的落下,將骷髏人全給砸毀。
「不錯吧,一次就全清空了。」我得意的笑著。
「這方法的確很不錯。」遙日讚許的點頭。
「嘎啦啦,主人帥!主人好聰明!」暴雷的身邊飄出許多顆小愛心。
之後,我們改變了戰術,先由我將骷髏人全體引誘到有機關的地方,然後遙日將它們凍結,我再踩下機關將它們砸毀。
花不到幾分鐘,房裡的骷髏人就被我們給全數解決了。
「真希望後面的房間還有很多這樣的機關。」前往下一個房間的途中,我期待的說道。
「嘎啦啦!希望有很多、很多機關!」暴雷開心的順著通道往前飛去。
走沒幾步,前方的通道地面擺放了一堆珠寶首飾,見到那些東西,暴雷隨即開心的飛了過去。
「嘎啦啦,有寶物、有寶物,亮晶晶的寶物!」
「這邊的寶物,就這麼隨便的放在路上隨便人家拿?」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那是機關陷阱。」遙日用平淡的語氣回答道。
「欸?你怎麼不早說!」我才想要叫暴雷不要碰它,暴雷卻早我一步將那些寶物全數吃下。
下一秒,地道開始產生劇烈的晃動,通道上方落下數堆土黃色細沙,沙子在堆聚後具成了人形,那外型就像是古代的兵馬俑的模樣。
「鏘──」兵馬俑抽出腰間的長劍,清脆的拔劍聲在通道裡形成迴響。
「嘎啦啦,秦代兵馬俑,攻防兼具的怪物,具有精良、優秀的劍術……」暴雷像是在進行實況轉播般的說道。
「感覺是很麻煩的怪物啊。」我無奈的苦笑了下。
「嘎啦啦,主人不用擔心,暴雷相信主人,妳可以將他們打敗的!」暴雷認真的為我打氣。
「碰、碰、碰、碰……」一陣槍響傳出。
遙日先發制人的朝它們開了幾槍,子彈穿過了兵馬俑的身體,在它們身上留下幾個洞,但它們前進的步伐並沒有因此止住。
我朝它們發動連環技攻擊,長劍雖然在它們身上留下不少劍痕,但那些傷害在幾秒後便自動癒合消失,就算我剁下了它們的手,斬斷它們的腳,甚至是從中將它們剖成兩半,讓它們散成散沙,它們依舊會自動恢復成原先的狀態。
「根本砍不死啊。」我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苦悶的道。
遙日緊接在我停手之後,朝它們發動了魔法攻擊,雖然成功將它們擊毀,然而兵馬俑們還是在不久之後重新復活。
「感覺像是無止盡的對戰啊……」我無奈的嘆息,「遙日,我先擋住它們,你發動暴風雪將它們凍住,然後我們立刻跑掉。」
「好。」
為了讓遙日有準備魔法的時間,我擋在他的前方試圖攔住兵馬俑,暴雷也發動雷電幫我抵擋,在一切就緒後,遙日朝我提醒的喊了聲。
「貓,讓開。」
聽到這個指示,我立刻跑到遙日身後,讓他施展出魔法。
在一陣狂風暴雪侵襲過之後,我們附近的通道全結上了一層冰,而那些兵馬俑則是成了通道上的冰雕裝飾。
趁著兵馬俑暫時無法動彈,我們快步跑過它們身邊,鑽入附近的一條岔路中。
才進到岔路,跑沒幾步,腳下突然一空,通道成了近乎九十度角的坡道,我們就這樣沿著彎彎曲曲的坡道滑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往下滑行的途中,我們無法克制的發出尖叫。
「嘎啦拉,主人不要滑那麼快!等等暴雷!」暴雷飛在空中,拼命加快速度追逐我們。
我也很想等你啊,如果我這邊有煞車系統,我一定停下來。我無奈的苦笑著。
就在不知道繞了幾彎、轉了幾圈之後,我們終於摔進一個水池。
「撲通!」隨著我們降落的動作,一個大水花從水池中爆出。
「咳咳、咳咳咳……」大量的水灌入鼻子中,被水嗆到的我們,難過的趴在岸邊不斷咳嗽。
「嘎啦啦,主人、遙日,你們沒事吧?」暴雷盤旋在水池上空,擔心的望著我們。
「沒、沒事。」辛苦的爬上岸,順帶甩了甩頭髮。
「好像沒有出口啊。」望著周圍的環境,我苦惱的說道。
水池附近由一圈石壁所包圍,石壁上長著燦爛奪目的水晶柱體,抬頭往上看去,數丈高的牆壁上僅有一個洞口,那便是讓我們摔下來的通道口,除此之外,這個洞穴別無他物,更別提還有其他出路了。
「出口會不會是在水裡?」遙日猜測的說道。
「有可能。」我走向水邊,打量著深不見底的水池。
「搭浮動部屋下去看看吧。」遙日將浮動部屋叫了出來。
「唔?嘎◎※*&#……」暴雷突然發出一陣含糊不清的聲音。
回頭一看,發現它正趴在一叢水晶柱上,大口大口的吃著。
「暴雷,不要看到東西就吃……」我無奈的望著它。
努力將口中的「食物」嚥下後,暴雷才一臉無辜的飛到我身邊。「暴雷肚子餓俄。」
「肚子餓也不能吃那些『消化不好』的東西啊。」我在倉庫找尋了會,找出一袋我預先準備的備用食物給它。
「嘎啦啦,謝謝主人!」見到食物,暴雷立刻安靜的埋頭苦吃。
下水之後,遙日要浮動部屋開始進行探測,找尋出口,而我們則是悠閒的坐在裡頭,欣賞水裡的風景。
水裡的世界非常漂亮,七彩的珊瑚群遍佈,藍綠色的水草隨著水流晃動,清澈的水波中,還有奇異的彩光閃爍。
「……為什麼這麼美的地方,怪物卻這麼醜呢?」我感嘆的說道。
浮動部屋外,聚集了一群頭髮是一條條的海蛇,膚色是深藍近黑,眼睛暴凸、鮮紅的嘴巴裂至耳邊的怪物,它們的上半身勉強可說是人,下半身則是分岔成四條的章魚觸腳。
「嘎啦啦,藍皮海怪出現了,它們對我們發動攻擊。」暴雷在浮動部屋裡頭急的直打轉。
藍皮海怪用長蹼的雙手拍打浮動部屋的外牆,嘴巴不斷朝我們吐出青綠色的汁液,雖然沒有真的噴上我們,但光是隔著浮動部屋的透明牆面觀看,就已經讓人覺得十分噁心。
「警告,浮動部屋遭受怪物攻擊……」浮動部屋發出了提醒聲。
「加快前進速度。」不想被它們糾纏,遙日對浮動部屋下令道。
但,不管我們速度加到多快,那群藍皮海怪依舊緊追不捨。
「警告,浮動部屋遭受怪物攻擊,目前已經出現細微損傷……」提醒聲音再度響起。
「浮動部屋能不能對怪物發動攻擊?」我詢問著。
「不行,它沒有裝配武器。」
「那……我們可以從裡面對外頭發動攻擊嗎?」我提出另一項方式。
「沒辦法,要打就必須到外頭去。」遙日依舊搖頭。
「這樣一直承受攻擊也不是辦法……」我苦惱的想著辦法。
要是出去跟它們打,它們數量那麼多,我恐怕沒打幾下就要回來浮動部屋換氣了,有沒有辦法可以一次解決它們,或者是困住它們?
望著外頭的怪物,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點子。
「先停一下,我有辦法解決它們。」我起身走向門口。
「妳打算怎麼做?」遙日好奇的詢問我。
沒有回答,我只是朝遙日回了個笑,隨即跳出浮動部屋。
在我現身後,那群藍皮海怪開始往我這邊游了過來。
我在手心聚氣,一顆龜仙氣功彈在我手中匯集,朝它們發出了無數顆流星彈,被擊中的它們往後退遠了些,合併雙手,我重新聚氣,跟著,我朝它們發出一張光網,將它們牢牢捆住。
趁著他們無法動彈之際,我聚起第三顆氣功彈,狠狠朝它們轟去,瞬間,藍皮海怪便被我全數殲滅。
死亡的藍皮海怪化成了幾個顏色不同的珠子,以及兩把鑰匙,雖然不清楚珠子的價值,但我還是將它們全數收進倉庫,至於鑰匙……
是用來開啟那些箱子的嗎?我發現水底的地上放置著一個個箱子,箱子上頭堆著些許的泥砂。
滑動手腳,我朝其中一個箱子游去,箱子上頭有著不同顏色的鎖,我測試了一把跟鎖頭同色鑰匙,箱子順利的被開啟了。
箱子裡頭除了可以供人變賣的飾品外,還有一把不怎麼高級的武器。
將物品收入倉庫,我繼續尋找跟另一把鑰匙同色的箱子,這次的箱子一開,裡頭只有一堆垃圾海草,以及幾顆水果。
這次的運氣不怎麼好啊。我伸手撈起那幾顆果實,隨即游回浮動部屋裡。
「暴雷,這個給你。」我將果實丟向它。
「已經搜尋到出口,調整前進方向……」浮動部屋傳來聲音。
當我們離開水面,降落在某處的通道時,眼前出現宛如人間煉獄的景象。
骨頭、殘骸遍佈四處,灰白色牆面被濺上血漬,好像這裡曾經發生過大屠殺的模樣。
在我們離開浮動部屋時,一陣細微的慘叫聲傳來。
「有人?」我跟遙日互看一眼,隨即循著聲音走去。
越往前走,聲音就越明顯,聽的出來前方有不少人聚集。
「……痛死了,竟然被鐵球給輾過。」
「就說不要亂碰東西,這裡機關很多,誰又亂碰啊?」某個女生不滿的抱怨著。
「不知道,怪物突然衝出來。」
「還好有非凡子跟霏曼莎在,不然我們就要全軍覆沒了。」
「現在的狀況跟全趴也沒啥兩樣。」帶有笑意的女生聲音回道。
「非凡子?是我們認識的那個非凡子嗎?」我訝異的問著遙日。
「應該是吧。」遙日快步往前走去。
在下一個房間裡頭,我們看到一群人群聚在裡頭,男生三名、女生五名,大部分的人都坐在地上療傷休息,只有一個男生站著。
那個男生的種族是獸族中的「鷹族」,膚色是健康、漂亮的麥芽色,頭上戴著象徵身分的鷹型額冠,額冠的左右兩邊鑲有長羽毛作為裝飾,身上穿著合身的無袖上衣,腰間用長布條充當腰帶,上頭還配戴著金屬飾品,下身是一件類似長裙的長袍,裸露出來的雙臂上繪有漂亮的刺青。
「非凡子,你怎麼在這裡?」遙日叫著他的名字。
非凡子的容貌跟現實中並沒有太大的改變,讓人一眼就可以認出他來。
「欸?」聽到叫喚,非凡子以及他的隊友全部回頭望向我們。
「韃羅貓妹妹、遙日,你們也來打鬼王啊?」認出我們之後,他笑著走向我們。
「我們來接鬼王的任務。」我回答道。
「是『魂魄分離藥水』的任務嗎?」隊伍中,一名女孩向我確認的問。
「對。」
「既然這樣,要不要一起打?」她緊接著對我們提出邀約。
原本斜坐在地上的她,起身朝我們走來,她穿著具有熱帶地區風味的裙裝,全身由一塊印花布纏繞,腰間纏著一條金色鎖鏈,鍊子上頭帶有鉤刺。
「我叫做霏曼莎,我們幾個都是要來接鬼王的任務,一起闖關應該會比較快。」她笑著對我們說道。
「這樣可以嗎?接任務不是要進行同樣的關卡?」我有些猶豫的反問。
我們之前並沒有跟他們一起行動,這樣的話……
「鬼王的任務要從打倒鬼王才算開始,前面的過程都不算在內。」非凡子向我解說著。
「那就一起走吧。」既然前面的過程跟任務無關,能夠多一點人一起闖關當然就更好囉!
「欸?我們是不是少一個人啊?」霏曼莎望著坐在地上的隊友,不解的提問。
「對耶,那個夜音黎恩怎麼不在?」
「原來是她啊,她又跑哪去了?」霏曼莎一聽到失蹤夥伴的名字,語氣中透著無奈。
「誰知道。」其他人並沒有表現出擔心夥伴的模樣,反倒是一臉的不悅。
「要等她嗎?」
「真麻煩,早知道就不要讓她入隊了。」
看樣子,這個叫做夜音黎恩的人,人緣似乎不怎麼好啊。我不作聲的站在一旁,安靜的聽著他們的對話。
「抱歉、抱歉,我剛剛在找東西,來晚了。」一個女孩從另一邊的通道跑來,可想而知,她應該就是那位名叫「夜音黎恩」的人了。
光從外表看來,她感人的第一眼印象不錯,長的白白淨淨,有一雙金色的大眼睛,粉紅色的長捲髮,上身是緊身的小可愛上衣,下身是一件短膨裙,及膝的蕾絲絲襪搭配著圓頭娃娃鞋,完全就是走可愛路線打扮。
「欸?有新的朋友啊?」見到我們,她小碎步朝我們跑來。「你們好,我叫做夜音黎恩。」
「妳好。」我跟遙日禮貌性的朝她點頭。
「我才剛玩不久,不太擅長打怪,等一下要請你們多多幫忙了喔。」她甜美的朝我們笑著。
聽她這麼說,非凡子笑嘻嘻的接口道:「不擅長沒關係,妳等一下不要一個人打怪,可以跟我同組行動,怪物衝過來時,我會幫妳擋。」
「謝謝,非凡子你真是大好人!」
「既然人都到齊了,我們走吧。」
隨口招呼了聲,霏曼莎率先往出口走去,其他人尾隨在她之後。
「嘎啦啦,走吧、走吧!」
一路上,霏曼莎跟其他人快步往前走,打算快點將關卡闖完,可是夜音黎恩卻拖住我們三個,不斷跟我們聊天攀談,一點也沒有加快速度的打算。
當我們抵達關卡房間時,裡面的人早已經開打了。
「冰風暴!」
魔法一出,房間裡頓時成了冰天雪地的一片。
霏曼莎將腰間的鎖鏈一扯,往被凍住的幾隻怪物一甩、一抽,鍊子立刻燃起了火燄,將被鍊子捆住的怪物燒成灰燼。
「散彈波!」我手上出現如流彈般為數眾多的小光球,將一群正在圍毆玩家的怪物給轟開。
抓緊對手動作停頓的幾秒間,我抓著長劍衝上前,一舉將怪物們全給砍掛。
「謝啦。」危急之際撿回一條命,對方慶幸的朝我笑笑。
「黃炎之龍!」遙日發出了大型魔法,一條黃橙色的巨龍出現,黃龍咆嘯一聲,那震撼的聲音要成音波,轟向附近的怪物,讓它們重重受到創傷。
利用遙日造成的出手空檔,我用最快的速度穿梭在怪物間,在它們身上補上一劍,終結它們的性命。
「帥喔!一下子就將房間的怪物收拾乾淨了!」霏曼莎開心的往我肩上拍了幾下,表示讚賞。
「嘎啦啦,暴雷的主人很帥,暴雷的主人很厲害!」暴雷得意的附和著。
「才十幾分鐘就結束這個房間了,比之前的進度快很多。」闖關變輕鬆了,其他人一掃之前的鬱悶,心情開朗許多。
「我們就用這股氣勢往前衝吧!」霏曼莎將右手高舉,衝勁十足的道。
「嘎啦啦,衝啊!」暴雷學著霏曼莎的語氣嚷著。
「哈哈,不錯喔!霏曼莎大姐終於恢復活力了。」非凡子開心的笑道。
「沒辦法。」霏曼莎狀似無奈的聳肩。「剛剛打的真是太悶了,一點也沒有痛宰怪物的快感!」
呵,看來霏曼莎是一個個性爽朗、愛好戰鬥的女生啊。發現這一點,原先陌生的距離感瞬間消失了。
就我以前的經驗,喜歡痛快宰殺怪物的女生,通常都是不拘泥小節、個性豪氣的女生,這樣的人特別好相處。
「走吧、走吧!鬼王已經快要等到睡著了。」霏曼莎搭著我肩膀,邁步往下個目標前進。
接下來的關卡,幾乎全是由我、遙日與霏曼莎解決,其他人因為之前打的太累,趁這時間好好休息。
不過,他們能休息的也只有遇到房間關卡的時候,要是在通道上遇到機關,眾人就只能忙著逃命了。
「大家快跑!刺蝟鐵球又來了!」
警告聲音響起,我們幾個連忙拔腿狂衝,帶有尖刺的大鐵球則是緊追在我們後面。
「搞什麼?為什麼又去碰機關啦!都已經說了不要碰、不要碰、不要碰!聽不懂中文是不是?」接連遇到幾次逃命狀況,霏曼莎邊跑邊發出怒吼。
從剛剛到現在,我們在通道遇到過三次刺蝟鐵球、四次打不死的兵馬俑怪物群,還有數不盡的小蟲子攻擊……
「非凡子!你快點將那顆刺蝟鐵球解決啦!」隊友中,有人向他求救道。
話才剛說完,身後突然傳出一聲巨響,鐵球滾動的聲音在瞬間消失。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