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一陣腥臭異常的狂風颳起,吹的眾人快要睜不開眼。
「這、這是怎麼回事?」
「吼──」咆嘯聲傳出,一隻身形詭異、像是數隻大狗融合的妖怪草叢中竄出。
「啊!妖、妖怪!」女子緊張的抱住傑夫,整個人幾乎要攀到他身上。
「喂喂!妳這樣我沒辦法行動啊!」傑夫緊張的大叫:「不要抓我抓的這麼緊!」
法蘭克隨即朝妖怪開槍射擊,子彈在怪物身上打穿幾個孔,濃稠的暗紅色液體從傷口流出。
瞪著血紅雙眼,怪物發怒的咆嘯幾聲,迅速朝法蘭克撲了過去。
「法蘭克,退開!」季薰追上前,長刀俐落的斬去,將狗怪的頭給削去一半。
發出幾聲低鳴,狗怪沒有因此喪命,反而掉頭朝季薰殺去。打橫揮出長刀,刀刃擋住了狗怪的爪子,她起腳將牠踢倒,反手一砍,斬去了牠半邊身子。
本以為狗怪應該會就此喪命,沒想到牠掙扎幾下,突然扭身衝向一旁的女子,張開殘餘的半張嘴,一口咬住她的手。
「好痛!不要咬我、不要!走開!」女子疼的大叫,不斷甩手,試圖擺脫狗怪。
傑夫對狗怪連連開槍射擊,嘗試將牠轟離女子身邊。
奇異的情況發生了,狗怪殘破的身子變成膠狀,迅速往女子身上攀附而去,就像是要將她整個人包覆、吃掉一樣。
「不、呃、不……」女子拼命掙扎著,她的力氣跟意識逐漸流失。
「撐著點!」季薰衝上前,試圖將狗怪斬離。
「救……我……」女子氣息奄奄的喊。
「絕對要撐下去,不可以放棄!」季薰衝著她大吼:「妳不是要見妳的孩子跟丈夫嗎?要是妳放棄了,妳就永遠見不到他們了!」
「不要傷害怪物!」法蘭克喊道:「狗怪在吸食她的靈體療傷,牠受的傷越重,她的靈體就會更快被吸收!」
「那我們該怎麼辦?」傑夫慌張的問。
「拉開牠!」
季薰伸手去抓狗怪的身體,用力的將牠拉退,沒想到那膠狀體反過來往她身上纏繞。
「哇啊!妳、妳……」見到這情況,傑夫嚇退了一步。
「想吃我?那就過來吃啊!我應該比她好吃吧,過來啊!」沒有放手,季薰任由狗怪往身上纏繞。
逐漸的,包覆在女子身上的軀體鬆開了,所有膠狀液體全往季薰身上黏去。
被釋放的女子伏在地上,難受而虛弱的喘著氣。
「妳沒事吧?」傑夫關心的上前。
「沒事。」女子抬頭望向季薰,「快救她,她會死的……」
就在狗怪將季薰全身包覆後,空中突然雷聲大作,帶有強光的雷電直接劈下,不偏不倚擊中狗怪與季薰,雷擊在瞬間引發熊熊火焰,大肆吞食著狗怪,恐怖的哀號聲響起,一聲又一聲的迴響,讓人聽了寒毛直豎,直到牠的本體燒成灰燼,聲音才逐漸消失。
「呼~~還好五雷轟頂對這怪物有效,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拍去身上的殘渣,季薰鬆口氣的笑著。
「妳、妳……還好吧?」幾個人膽顫心驚的看著她。
「不好,我的頭髮都豎起來了。」季薰不斷將往上翹起的亂髮給壓下。
「妳被雷打中,身體……沒事嗎?」女子詫異的問。
「我有避雷符防身。」她沒有過多的驚恐,彷彿視這種事為常態。
「妳還是這麼亂來。」法蘭克搖頭笑笑。
「不冒險又怎麼能夠獲得勝利?」季薰沒有絲毫畏懼,「反正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每次都換一種方式玩玩也不錯。」
「嘖嘖!看看妳,妳這樣子哪裡像個女生?妳根本是投錯胎了。」法蘭克打趣的損道:「要死之前記得將妳的靈籍遷來我們這裡,我們死神殿很需要妳這樣的人。」
「欸,我還沒死你就想要替你們老闆拉人?法蘭克,當員工不用當的這麼忠心啦!」她朝他揮揮手。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我怎麼從沒見過?」看著地上的焦炭,季薰百思不解。
「牠是最近大量出現的變種怪物,我們叫牠『異種』。」法蘭克拾起一塊燒焦的殘體,放入口袋。「不少死神遭到牠們攻擊,死傷非常慘重,前陣子已經針對異種展開追捕與研究。」
「好了,該走了。」
「……」聽到這聲催促,女子張著口,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卻又閉口沉默了。
「死亡並不是結束。」季薰拍了拍她的肩膀,「妳只是換另一種方式生活。」
「換另一種方式……生活?」她微微一愣,似懂非懂的皺眉。
「所謂的『結束』是一種終結,什麼都沒有、所有的一切都失去。」季薰的目光變得悠遠,「但是,現在的妳還是會悲傷、會憤怒、會感到疼痛與惶恐……除去外在環境的改變,除了形體不一樣之外,妳覺得自己跟『以往』有什麼差別嗎?」
「……沒有。」思量許久,她真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改變。
「所以說,妳並不是結束,而是邁入另一個開始。」
「開始……是嗎?」
聽著季薰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女子的不安與惶恐漸漸消失。
「不要掛念人世,妳可以在天堂等待重逢的日子,但是不要掛念。」季薰輕聲勸道:「他們會過的很好,孩子們會好好的長大,妳只要這麼相信,然後為他們祝福。」
「……嗯,我聽妳的。」卸下不干與眷戀,女子終於點頭答應。
夜空中降下一道光束,將女子全身包覆,帶著她緩緩上升。
「謝謝,再見。」消失之前,她臉上出現幸福的笑容。
「不客氣。」季薰朝她揮手道別。
「咦?咦咦!她『上去』了?怎麼會這樣,她都還沒經過議會廳的審判。」傑夫錯愕的喊,同時不信的看著PDA。
「她已經被判為天堂了?怎麼會!這機器是不是壞掉了?」
他開始拍打PDA,試圖讓它「正常」運作。
「把機器敲壞了,你要賠。」法蘭克開口提醒,「這東西也不貴,不過幾十萬而已。」
「呃。」他立刻停下手,將機器收到口袋,「法蘭克,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經過審判的亡魂會……」
「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學習啊?」法蘭克翻翻白眼,「所謂的審判只是一種形式,主要是要讓亡魂自我反省,這一點訓練官沒教嗎?」
「啊哈哈,我、我一時忘記了。」他尷尬的笑笑。
「法蘭克,他是要來接你工作的新人嗎?」季薰打量著傑夫,「我聽別人說,你要調單位了。」
「是啊,上頭派我到內勤部門。他叫做傑夫、她是季薰。」法蘭克正式為兩人介紹。「季薰,以後這小子就要麻煩妳了,傑夫,以後遇到不能解決的麻煩,就找她吧。」
「咦?這樣可以嗎?」傑夫不安的問:「我們不是禁止跟人界的生者有過多接觸?」
「法規裡有額外註明『特殊情況不在此限』。」法蘭克理直氣壯的道。
「這根本就是鑽法規漏洞。」傑夫低聲咕嚷著。
「法蘭克,你別開玩笑了。」季薰才不想接這種燙手山芋,「你們死神的事情找我做什麼?死神殿那麼大,死神那麼多,隨便一個都可以……」
「那些死神啊,大多是沒良心的傢伙,一遇上問題就開溜,根本沒辦法信任。」法蘭克搖頭歎息,「妳剛才也看到了,這小子呆頭呆腦、傻瓜一個,我很怕他會搞出大麻煩,除了妳,我實在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幫忙。」
「法蘭克,你不用擔心我。」傑夫信心滿滿的道:「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很棒的死神!」
「所以說,往後的一切就拜託妳了。」沒有理會傑夫,法蘭克繼續遊說季薰,「妳就當成是互助合作,以後要是遇上困難,我們也會幫妳,好了,就這麼說定了,我們先走了。」
「誰跟你說定了啊!我說我不要!聽到沒?喂,法蘭克,回答我啊!」
抓著傑夫,法蘭克迅速開了通道離開,無視季薰在後頭的大喊。
「真是的,哪有人這樣硬塞工作給人的?」
抓抓頭髮,她一邊抱怨、一邊往公園出口走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