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一四三八年四月,多普蟲族與地柯蟲族大戰,造成無數傷亡。戰爭後期,戰場上出現奇怪的骸骨堆積體,模樣像是馬車,該物體出現之後,大量吸取受傷蟲族的精氣,以及戰場上的骸骨,藉此壯大自己……

 

西元一四三八年六月,木虜落部落發生奇怪的疾病,所有村人死於這場疫病之中,法醫堪驗過後,確認死因是「身體機能多重衰竭」,據了解,當地的水源遭受不明毒物污染,目前化驗室正在研究該毒物成份……

 

西元一五二二年八月,「骸骨城堡」再度出現,自一四三八年的蟲族大戰之後,東部邊境地區一發生戰爭,骸骨城堡便會出現在戰場上,獵食那些受傷的戰士。骸骨堆砌的規模也逐漸壯大,從原先的馬車般大小,堆砌成骸骨城堡……

 

西元一五三一年三月,北風平原發現大量「高原兔族」的死屍,屍體的形貌並不完整,看上去像是遭受重大創傷,從現場痕跡看來,北風平原似乎發生過一場大械鬥。據了解,高原兔族生性溫和,甚少會有大爭執發生,此次械鬥引發各界懷疑及好奇,紛紛臆測高原兔族發生爭執的起因……

 

西元一五五三年七月,「葉鹿族」在寧靜山谷發生暴動,他們像是發了瘋似地攻擊所有生物,包括自己族人,聯盟已經火速派遣鎮暴大隊前去鎮壓……

 

西元一五五三年七月,聯盟的鎮暴大隊雖然壓下了葉鹿族的暴動,但,葉鹿族依舊沒有逃過這場劫難,所有倖存族人紛紛暴斃,目前調查小組發現他們的飲用水區域遭受奇怪的污染,目前正在詳加追查原因。

 

西元一六五一年三月,骸骨城堡出現在東南方的「荒魂森林」,將該地遊蕩的生靈全部吞噬,移動速度比起以往更加迅速,它獵食的範圍也擴大了……

 

西元一八二八年十月,骸骨城堡的行經範圍已經遍及半個裡世界,根據資料,它正逐漸往中央移動,凡是骸骨城堡經過之處,必定會造成大規模死亡,受害者身上全無外傷,調查不出死因,不少小型部落因此滅亡……

 

西元一九八九年六月,水晶之森南方出現奇怪的瘟疫,所有生物,包括樹精、樹林、草地、湖泊等,全都遭受污染,目前聯盟正在試圖阻止瘟疫範圍擴大。

 

西元兩零零三年十二月,聯盟終於順利地將骸骨城堡擋在邊境外,讓它無法進入中央地區,所有人因此鬆了口氣,死亡的恐懼減輕不少。骸骨城堡最後的停留地位於北方的「戰地荒野」,直到今日,聯盟尚未查出它的目的以及目標……

 

「不是說要縮小作業範圍嗎?怎麼還有這麼多資料?」

看著桌上堆疊的新聞剪報,剛從睡夢中醒來的南宮狩,困惑地眨眨雙眼。

「你終於醒啦?睡得很香嘛!剛才怎麼叫都叫不醒你。」夏綠蒂抓著手上的一疊紙,敲了下他的後腦杓。

「來這裡之前你是怎麼答應我的?不是說不會睡著嗎?不是說你會撐到資料收集完成嗎?」

「……」自知理虧,南宮狩只是摸摸後腦杓,訕訕地笑笑,沒有多作反駁。

「我們已經縮小搜查範圍了。」手上拿著幾張新聞剪報閱讀的蜜亞,頭也不抬的回道:「目前只有搜尋『骸骨城堡』跟『污染源的暴動』事件,其他事件都略過了。」

花了一些時間將所有新聞資訊找出來,現在她正在努力將它們分類。

「為什麼要選兩個事件?老師不是說,一個事件就夠了嗎?」南宮狩不解的回問。

「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睡的?」夏綠蒂叉著腰,回他一記白眼。「剛才我們討論的時候你不是還『嗯嗯、好』的回答嗎?」

「我……有嗎?」南宮狩完全沒有印象了。

「你給我清醒一點,南宮蟲!」夏綠蒂一左一右地捏著他的雙頰,用力拉扯。

「唔唔唔唔……」南宮狩一張臉被揉的扭曲變形,但他卻沒有任何反抗,只是眨著漂亮的緋紅色雙眼,默默地承受對方的摧殘。

「夏、夏綠蒂,住手,這裡是圖書館,你們吵到別人了。」接收到周圍投來的目光,蜜亞連忙制止夏綠蒂的暴行,並向被他們干擾的人低聲道歉。

「哼!」夏綠蒂悻悻然地鬆手,繼續進行桌面上的資料分類。

「為什麼要收集這些資料?」南宮狩臉上仍帶著迷惘,他緊追著先前的問題不放。

「另一份資料是軍事老師的期末測驗。」蜜亞開口解釋道:「星期五軍事老師的期末測驗跟骸骨城堡有關,既然都專程跑來圖書館了,當然就把污染源還有骸骨城堡一併收集了。」

「喔,我懂了。」南宮狩理解的點頭。

「咦?污染源的事件最近越來越多了呢!」將資料分類整理完成,夏綠蒂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低聲叫嚷。

「西元二零零四年四月,新月峽谷出現樹精們的暴動,同時在峽谷的重要水域發現污染源,同年十月,峽谷東方發現不明污染源。」

「西元二零零五年二月,野人海岸魚人族爆發大規模暴動,起因也是喝了有問題的水,同年的六月、十二月也在那個區域找到不同規模的污染源……」

夏綠蒂將新聞影印文件一份份攤開在桌面上,從上頭記載的日期中發現,原本一段時間才會出現的污染暴動,近幾年變得十分頻繁,幾乎一年之中會發生三、四件。

「除了污染源出現的次數增加之外,範圍也擴大很多。」看著那疊文件,蜜亞秀眉蹙緊,語氣沉重。

「污染源的持久性跟毒性也升級了。」南宮狩點出聯盟對於污染源處理的時間。「最初出現的污染源,聯盟的專屬應變小組大概只需要一星期的時間,就能研發出解毒藥劑,將污染源的病毒消滅,然而最近這幾年的污染源,卻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研發藥物、投藥,成效還不見得出現大規模的改善。」

「看來聯盟好像遇到麻煩了。」夏綠蒂捲著綠髮沉思。

「研究員已經很努力了。」蜜亞語帶無奈的道:「這些污染源的構造一次比一次複雜,一時之間很難找出正確的解毒成份。」

她曾經擔任過研究小組的短期助手,每次一有新的污染源出現,那些成員就關在實驗室裡進行分析化驗,忙得連吃飯洗澡的時間都沒有,一天睡不到一小時,有些人甚至直接睡在辦公室裡,好幾個月都沒有回家。

「我不是在指責他們不努力。」夏綠蒂澄清的回道:「我也知道這些事情不是短期內就能解決,只是……我想要幫忙啊!」她重重地嘆了口氣。

「妳想要當研究室的助手嗎?如果是那樣,那我……」

蜜亞才打算說她可以幫忙推薦,但卻被夏綠蒂一口否決了。

「才不是!妳也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數學跟科學,怎麼可能去跟那群人窩在小房間裡面,成天研究科學算式、分析藥劑,用夾子挾藥粉秤重?」

一想到自己穿著實驗白袍、配戴隔離眼鏡,坐在實驗桌前的模樣,夏綠蒂厭惡地作了個怪表情。

「她只適合當前線作戰人員。」南宮狩說出最適合夏綠蒂的位置。

「沒錯!我的首要目標就是成為前線戰士。」她高傲的挺直背脊。「就算沒辦法變成像克利絲汀那麼傑出的人,至少也要成為先鋒人選。」

「那妳剛才說想要幫忙……是想要擔任施打解毒劑的人嗎?」蜜亞猜測的問。

「施打解毒劑的人?聽起來不錯耶!我可以去嗎?」夏綠蒂眼睛一亮,對這份工作興致高昂。

她其實沒想過要擔任哪一種職責,只是想要到最危險的前線,跟現場情況作最近距離的接觸。

「前兩天他們說有一個新的解毒劑任務,我可以幫妳問問。」蜜亞回想著前幾天跟凱特他們的對話。

這次的任務領隊是凱特,蜜亞是她的專屬助手,自然也是任務中的出行成員。

「真的嗎?太好了!」夏綠蒂開心的給了她一個大擁抱。

她的歡呼聲自然又引起了圖書館其他人的關注,同時也招來了不速之客。

「還以為是誰那麼沒水準,在圖書館裡吵吵鬧鬧,原來是你們三個啊?」嬌滴滴的女子聲音傳來,三名少女出現在他們眼前。

領頭的藍髮少女,頭上長著一對犄角,膚色是漂亮的粉紅色,鼻樑高挺、眼型細長,衣著十分華麗,洋裝上有大量的蕾絲與寶石裝飾,長裙下擺露出一對馬形腳蹄。

站在她身後的兩名女孩穿衣風格跟她相似,只是犄角形狀與膚色不同,三人一看就知道出自富人世家,千金驕女的氣息濃厚。

「呵呵,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薇薇安跟她的小跟班啊?」學著對方說話的口吻,夏綠蒂皮笑肉不笑的回道:「不好意思,可以麻煩妳們站遠一點嗎?妳們身上的香水味薰得我快窒息了呢!」

她一手捏住鼻子,一手抓起資料搧了搧。

薇薇安臉上的笑容僵住了,身後的兩名少女也跟著板起臉來。

「妳說什麼?」薇薇安的音量頓時提高不少。

「噓~~小聲點。」夏綠蒂將食指抵在唇上,輕聲細語的道:「在圖書館裡高聲喧嘩,可是非常沒氣質的行為呢!」

發覺四周的人都在看著她,薇薇安壓下火氣,努力保持優雅儀態。「我身上擦的可是剛出來的夏季新產品,一小瓶就要將近一萬元的高級香水!不識貨就別開口,省得讓人覺得妳沒知識。」

「呵呵,沒辦法,我對這種妨礙呼吸的東西實在沒什麼興趣。」夏綠蒂戲謔地笑著。

「妳……」

「好了,別再妳妳、我我的了。」她朝她擺擺手,打斷她的話,「我們現在很忙,要是沒事就請妳們快點離開,別老是繞在我們身邊打轉。」

「誰纏著你們了?我們是來這裡找資料的!」薇薇安抗議的反駁,腳蹄跟著用力一蹬。

「那就快去找啊,杵在這裡作什麼?」夏綠蒂斜睨她們一眼,沒有繼續搭理對方,而是埋首專注在資料上頭。

「妳們選定的題目是什麼?」其中一個跟班好奇的探頭。

「不給看。」夏綠蒂手一掃,將桌面上的東西全收了起來。「自己去定題目,別想要模仿我們。」

「誰要學你們了,我們只不過是想要看一下。」她們不以為然的回嘴。

「我們的題目早就選定了,是喬治亞先生幫我們選的!」薇薇安一臉得意的說道,細長的眼眸刻意地掃向蜜亞,打量著她的反應。

然而,專注在新聞剪報上的蜜亞並沒有聽到她的話,只是望著資料沉思。

發覺蜜亞無動於衷,薇薇安不滿的咬著下唇,她本來還期望可以打擊到蜜亞,見到她露出失望或羨慕的神情,可是她卻一臉毫不在意,完全無動於衷。

「喬治亞先生還說,要是我們遇到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問他。」不死心的薇薇安,再接再厲的說道:「喬治亞先生真的好溫柔,對我們很關心。」

聽出她的用意,夏綠蒂抬起頭來,看了薇薇安一眼,而後又望向蜜亞,發現蜜亞完全沒有反應,依舊專注在資料裡時,她露出一個極為詭異的笑靨。

「蜜亞、蜜亞。」她伸手推了推蜜亞,示意她回神。

「嗯?」金棕色雙瞳眨了眨,蜜亞面露困惑地望向夏綠蒂。

「我只是在想,光從新聞剪報跟書籍說明上,我們很難深入理解這些事件,要不要找些人問問,瞭解一下當時的情況?像是當時接觸到這些事件的第一線人員,聯盟知道內情的人,他們知道的內容應該比較多。」

「說得也是。」蜜亞同意的點頭。

「那妳打電話問問,看看妳認識的人有沒有空。」夏綠蒂笑盈盈地催促,「像是克莉絲汀、凱特、安德烈……喔!對了,還有喬治亞,妳不是說他最近不用出任務?說不定他有空。」

她一連說出幾位聯盟高層的名字,聽得薇薇安等人羨慕不已,這些人可都是裡世界的名人,若能與他們接觸、接受他們的指導,那可是一份極大的殊榮。

而薇薇安聽到夏綠蒂要蜜亞打電話給喬治亞時,漂亮的臉蛋氣得扭曲。

看著薇薇安咬牙切齒的模樣,夏綠蒂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

沒注意到夏綠蒂與薇薇安之間的氣氛,蜜亞拿起電話,走到門外撥通,當她再度折回時,已經聯繫好了一切。

「克莉絲汀說她有空,要我們去聯盟找她。」

「克莉絲汀要教我們?真的嗎?」

原本只是想挫挫薇薇安的氣勢,但在聽到克莉絲汀要親自教導他們時,夏綠蒂興奮的雙眼放光,激動不已。

「她在聯盟辦公室等我們。」蜜亞開始收拾桌面上的東西。

「南宮蟲,快醒醒!」夏綠蒂一把將再度睡著的他抓起,用力的搖晃,「克莉絲汀要親自指導我們,你快點收拾東西,不要讓她久等。」

「喔,好。」被搖醒的南宮狩,乖乖地整理東西。

相較於夏綠蒂的興高采烈,一旁的三人則是面露羨慕與嫉妒。

讓克莉絲汀親自指導可是莫大的殊榮,她們也想跟去,可是又礙於面子無法開口要求。

「妳們要一起去嗎?」看出她們的渴望,蜜亞主動邀約。

「為什麼要約她們?我們的報告又不一樣,她們去作什麼?」夏綠蒂反對地嘟嘴,原本的好心情減了一半。

「夏綠蒂。」蜜亞將她拉到一旁,低聲勸道:「不管我們的作業題目有沒有一樣,我們的目標都是要成為聯盟成員,大家一起學習不是很好嗎?」

「不要,我就是不要。」夏綠蒂才不管那麼多,她就是不喜歡跟她們相處。

「哼!我有說我們要去嗎?」薇薇安倔強地反駁道:「我們早就決定等一下要去逛街、買東西,才沒那個閒工夫跟妳們去呢!」

就算她原本想接受邀約,被夏綠蒂這麼一說,她的驕傲也不容許她答應。

「不想跟那最好,蜜亞、南宮,我們走!」一手一個,夏綠蒂拖著兩人快步離開。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