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榮譽顧問的辦公室,裝潢真是氣派!」

坐在克莉絲汀專屬辦公室內,夏綠蒂興奮地到處張望。

辦公室的四個角落各安置了一根水晶柱,黑色大理石地板上以金漆繪製著魔法圖騰,淺灰色的牆面上刻著高級咒語,華麗的水晶吊燈懸掛在鏡面天花板上,將屋內映照得閃閃發亮。

堅固的鐵製檔案櫃、配備高級的電腦、檜木辦公桌、酒紅色真皮沙發套組、冰箱、零食櫃……但凡能想得到的物品一應俱全,儘管極少出現在這裡,克莉絲汀還是將辦公室佈置的極為舒適。

在他們到達聯盟的時候,正好有客人來找克莉絲汀,蜜亞等人便被帶到她的辦公室裡等待。

蜜亞替自己跟南宮狩倒了一杯熱咖啡,而後又從角落的冰箱取出果汁遞給夏綠蒂。

「不曉得克莉絲汀的客人是怎樣的人。」夏綠蒂喝了口果汁,滿是好奇的道。

「不知道。」蜜亞聳聳肩,不怎麼在意這種事情。

「叩叩叩!」門口傳來幾聲輕響,聯盟秘書拿著一疊資料走了進來。

「蜜亞,這是榮譽顧問要我拿給妳的文件。」珠莉將幾疊東西交到她手中。

「謝謝。」將文件接過手一瞧,蜜亞發現其中兩份是污染源以及骸骨城堡的偵查報告,另一份則是寫著密密麻麻的任務表單。

「這是什麼?」夏綠蒂注意到那份文件。

「聯盟的自由任務表單。」蜜亞將文件遞給夏綠蒂,「裡面會介紹任務內容跟領隊隊長,聯盟成員可以自行選擇要不要參與,想參加的人可以找負責的領隊報名。」

「真好,妳都可以參加這樣的活動。」看著文件上的內容,夏綠蒂滿是羨慕。

「蜜亞,聯盟的任務屬於內部機密,妳不應該拿給我們看。」南宮狩將夏綠蒂手上的文件抽出,遞回給她。

照理說,就算蜜亞跟克莉絲汀等人出過不少任務,還沒成為聯盟成員之前,她其實也不該看到這樣的資料,只是這既然是克莉絲汀交待要拿給她的,南宮狩自然也不能多說什麼。

但,現在他跟夏綠蒂也在這裡,他們算是徹徹底底的外人,這種涉及內部機密的事情,再怎麼說也該藏著點,怎麼可以這麼坦蕩蕩地攤到他們面前?

「啊!對喔!這是內部文件,非聯盟成員不能觀看。」夏綠蒂這也才想起這件事。

對上兩人的譴責目光,蜜亞笑了。

「自由任務是對外開放的任務,不是聯盟成員也可以參加,不算機密。」

「咦?不是聯盟成員也可以?」夏綠蒂與南宮狩互望一眼,雙方都是一頭霧水。

「我剛才也說了,這些自由任務是自由發起、自由參加,沒有強制性,因為這樣,有些任務經常湊不足隊伍需求的人數,所以聯盟都會將這些任務的資訊公告在傭兵網站上,邀請傭兵或各界人士參與,只要能力通過測試,就算是學生也能參加。」

從背包中取出筆記型電腦,蜜亞連線上網,在網址欄上輸入傭兵網站的網址。

「這裡除了聯盟的任務之外,還有其他私人的任務委託。」蜜亞將螢幕轉向兩人。

網頁上,代表聯盟任務的部份,文件上會標上聯盟的專屬徽章。

「沒想到還有這種網站。」南宮狩摸摸下巴,興致高昂地觀看。

「要參加聯盟的任務需要去哪邊進行能力測驗?」夏綠蒂只對聯盟的任務感興趣。

「能力的認定由任務隊長自行檢測。」蜜亞操縱滑鼠,隨一點開其中一個任務選項,「先選擇喜歡的任務,點開後,任務發起人欄位就是負責的隊長,另外這裡還會顯示任務出發日期以及預計花費時間,你們可以恆量自己的時間參加。」

「我懂了。」從蜜亞手上接過滑鼠,夏綠蒂開始翻閱任務選單,打算找幾個來參與。

「我也要參加。」南宮狩湊上前,「不知道有沒有夜間行動的任務?」

身為晝伏夜出的殭屍,他們在白天總是昏昏欲睡,活動力向來不高,傍晚跟晚上才是他們真正活動的時間。

此時已經是傍晚時分,正是殭屍一族「甦醒」的時刻,南宮狩一掃先前的頹廢模樣,紅眸晶亮有神。

「有,只是不多。」蜜亞在搜尋欄位上輸入南宮狩要求的條件,網頁上立刻出現幾項符合的任務。

在兩人興致高昂地觀看網站時,蜜亞拿著克莉絲汀提供的作業資料,坐在沙發上,埋首閱讀。

那些文件是當時聯盟成員的任務回報,比起蜜亞他們找到的資料,這些檔案較那些新聞簡報詳細,畢竟這些可是當時在現場的第一線人員的親身經歷,比起新聞媒體的事後猜測、聯盟官方的刻意掩飾,這些內部資料的真實性更為確實。

 

時間:西元一四三八年四月七日。

事件:多普蟲族與地柯蟲族大戰。

此場戰事起因為地盤與糧食爭奪,蟲族常見的戰爭發動原因,原本是一場再尋常不過的戰爭,卻因為戰場上出現的骸骨堆積體而變得怪異。

堆積體的規模跟馬車差不多,該不明堆積體出現後,我方人員與蟲族傷患的生命被大量吸取,據僥倖生還的成員回報,他們從那堆積體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那股力量十分奇特,不是任何已知的魔法或巫術,受害者無法反抗……

 

時間:西元一四三八年六月三日。

事件:木虜落部落疫疾。

木虜落部落發生奇怪的疾病,接到木虜落部落的求援,醫療小組立刻組隊前往查看。

當隊員抵達現場時,發現村民們的毛髮脫落、身上長出奇怪紅斑、高燒不退、神智不清、少數人出現幻聽幻覺、身體機能出現多重衰竭症狀……

先後採用了十多種對應病症藥劑投藥(藥劑項目如附表),病患的病情起起落落,無法成功康復。

兩個月後,最後一位村人死於這場疫病之中,所有村民的遺體經過解剖檢驗後,全數火化。

追蹤環境後,查出當地的水源遭受不明毒物污染,化驗室研究了幾種抵禦毒素的解藥,卻屢屢失敗……

 

時間:西元一五五三年七月。

事件:葉鹿族的暴動。

居住於寧靜山谷的葉鹿族,突然發生暴動,據監察人員回報,葉鹿族像是發了瘋一樣地攻擊所有生物,包括同族族人。

經過三個多星期的鎮壓,葉鹿族的暴動終於平息,但,接踵而來的,卻是一場奇怪的疾病。

尚存的葉鹿族族民,身上出現奇怪紅斑、毛髮一塊接著一塊的脫落、雙眼佈滿血絲、身體衰弱但精神卻異常亢奮……

將情況回報聯盟後,醫療小組在兩天後趕到,為葉鹿族的病患進行診療,但診療情況欠佳,寧靜山谷的葉鹿族還是滅族了。

我們在葉鹿族的飲用水源探查到不明毒物,據分析,那些毒物的部份成份跟引發木虜落部落疫疾的毒物相似。

 

時間:西元一八二八年十月。

事件:骸骨城堡

偵查人員回報,骸骨城堡開始往聯盟位置移動。

自它第一次現身以來,活動範圍從最初的小型區域,演變到現在橫跨半個裡世界的範圍。

規模也在吸收無數骨骸後不斷擴大,派遣了無數偵查部隊潛入,進入的人員無一生還,目前依舊調查不出骸骨城堡的狀況,只知道它會追逐著戰場移動,吸取受傷戰士們的生命力……

 

時間:西元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

事件:水晶之森出現瘟疫

水晶之森南方出現奇怪的瘟疫,那裡的一切全被感染,動物、樹精、樹林、草地、湖泊等等,無一倖免。

被感染的生物身上會長出紅斑,毛髮與外皮脫落、龜裂,出現幻覺、具有攻擊性,情緒極度激昂、不吃不睡,力氣倍增……

調查過後,發現最初是一隻樹精患病,當時並沒有多作注意,後來樹精死後,與樹精接觸到的生物全都出現相似症狀,接觸過屍體的生物也被感染……

調查人員在屍體與水源處採集到毒物,這些毒物跟先前幾次疫情的毒物相似,但毒性卻比先前還強,似乎有人一再將毒物改造……

 

手上的文件讓蜜亞的秀眉越蹙越緊,從這些報告書上看來,這些瘟疫事件已經不是巧合或意外,而是人為因素。

只是,對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他會下手殘害這些生物?

疲憊地揉揉眉心,蜜亞又往下翻了幾頁,突然,夾在其中的一份檔案讓她僵直了身體。

 

時間:西元一四一六年一月二十三日

事件:unknown

北野海岸發現一艘大型船隻,當海防人員想要進行追蹤時,船隻消失在濃霧之中,使用雷達探索也沒有任何動靜。

幾天過後,表世界傳來訊息,說他們撿到一位疑似人的生物,該生物名為「札克」,他身上的衣著與飾品頗為奇特,經過歷史人員鑑定,證實為十六世紀的產物。

經過檢測,該生物的身體構造、生理機能跟人類無異,然而,他的能力卻不同於人類,他的力氣是人類的三倍、肌耐力是人類的五倍、細胞再生速度是十倍……

此生物身上的疑點甚多,身份類別暫時歸類為「unknown」,歸入聯盟組織監察……

 

這是怎麼回事?札克怎麼……抓著資料的雙手發顫,蜜亞無法置信地看著那份檔案。

早在一開始接觸時,她就知道札克不是普通人類,但她沒想到札克的身份竟然如此的……令人詫異。

情緒還沒來得及穩定,蜜亞聽到門外有人靠近的腳步聲。

不假思索地,她迅速抽出札克的檔案,飛快地收入背包裡。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