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會了!」安德烈走回沙發處,「奧格爾,你是要在地上賴多久?」

「賴到我有布丁吃為止!」他賭氣的回嘴。

「……你以為你是幾歲啊?」安德烈頭疼的扶額。

「估計智商只有一歲多。」阿羅約惡質的嘲笑。

「怎樣?大人就不可以耍賴嗎?就不可以貪吃嗎?」他氣呼呼的反駁:「總長不也一樣,為了吃不擇手段?還有你,安德烈,虧我們是出生入死的好搭檔、好兄弟!你竟然幫總長搶布丁不幫我!吼!我總算認清你了,你讓我心痛、心傷、心寒啊啊啊啊!」

「啊一聲就好,啊那麼多聲做什麼?」潔西卡掏掏耳朵,賞他一記白眼,「你當你是在唱京劇?」

「要是不給我布丁,我連歌劇我都唱!阿搜咧米呀~~颼颼咧米亞~~」扯開喉嚨,他唱出曲調怪異的歌曲,但是眾人完全聽不懂內容。

「在唱什麼啊?一直聽到蜜亞蜜亞的。」摀著耳朵,艾希窩到角落去。

「噪音。」奧勒同樣摀著耳朵躲開。

「奧格爾,乖乖,我、我下次再做給你吃。」蜜亞好言安慰。

「鼻要鼻要鼻要!人家現在就想吃!」他開始踢腳,十足像個討不到糖的小孩,「不,不對,我現在想吃,以後也想吃!」

「吵死了,要吃拿去。」安德烈不滿的皺眉,抓著烤布丁,一把塞入對方嘴巴。

「唔唔……」儘管被塞的滿嘴都是布丁,得償所願的奧格爾,還是開心的咧嘴笑了。

「開會。」安德烈一聲令下,所有人紛紛就坐。

不想干擾他們,蜜亞往後退開,目光往房屋其他角落搜尋。

「札克他們呢?」她刻意壓低音量詢問。

「收垃圾。」奧勒簡短的回道。

「呵呵,不是垃圾啦!」艾希掩嘴笑著,「早上聽說西南海域發現不明漂流船,他們被派去調查情況。」

「原來是這樣。」蜜亞理解的點頭。

「……這個提議不錯!蜜亞、蜜亞!有件事情要問妳的意見。」開會中的潔西卡,突然朝她嚷著。

「問我?」她納悶了。

既然他們在進行秘密會議,討論的內容應該都是跟軍情有關的高度機密,這種事情問她哪能問得出答案?

「蜜亞,妳想不想在總部成立一個烤布丁專賣店?」奧格爾興奮的問。

「啊?」不是在進行秘密會議嗎?怎麼會提到布丁?她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

「妳的烤布丁那麼受歡迎,銷量一定會很好,我們幾個可以供應妳資金當股東!」阿羅約一臉期待的說。

「店面的位置也幫妳想好了。」奧格爾接口繼續往下說,「健身房隔壁不是有一個空房間嗎?可以把那裡改裝成店舖!」

「咦?健身運動結束後馬上吃烤布丁嗎?這樣會胖耶!」潔西卡擔心著身材。

「你們……」開會不開會,討論烤布丁做什麼?看著面前這些聯盟的「重要幹部」,蜜亞深感無奈。

「提議否決!」凱特的聲音從旁傳來,伴著薄荷香菸的氣味。

「凱、凱特醫官,妳怎麼來了?」

見到她出現,幾個人心虛的笑著。

「這孩子的天賦可不是烤布丁,與其有時間想這些有的沒的,不如快點策劃那個活動。」

「有、有啊!我們有在進行,現在也是針對這件事在開會。」他們急忙為自己澄清。

「……」橙色眸子往桌面掃去,桌上雜亂堆放的紙張與文件,似乎只見空白。

「我、我們目前已經有了初步構想。」幾個人慌張地整理桌面,企圖掩飾,「過幾天就可以討論完成了。」

「這次的活動保證會非常新奇有趣!」

「完成後,麻煩請給我一份詳細的內容,我好安排人手。」

「好、好,沒問題。」他們一口允諾。

「蜜亞,走吧!」拉著蜜亞,凱特離開辦公室。

「呼~~」直到她走後,幾個人這才鬆了口氣,頹坐在沙發上。

「怎麼辦?」潔西卡苦笑著。

紙張上只有空白一片,就連他們的腦袋也是空空如也。

「啊啊啊啊!我討厭安排活動!」奧格爾抓亂了頭髮,煩躁不已。

「一年一度的折磨啊……」阿羅約側躺在沙發上,沮喪的嘆氣。

「真是麻煩的鳥東西。」安德烈同聲抱怨。

「需不需要我們幫忙啊?」艾希笑盈盈的毛遂自薦。

「你們?」幾個人面露質疑。

艾希與奧勒互望一眼,湊上前開始說出他們的構想。

「就是啊……」

「喔喔!這點子不錯!」

「對對,這樣子我們也比較不那麼累!」

「要是發生意外怎麼辦?」潔西卡有些不安。

「拜託!就算發生意外,他們不會自己應付嗎?」艾希頗不以為然,「再說,這個活動本來就是要用來磨練身手的,不是嗎?」

「做人要有危機意識。」奧勒附議著。

「說的也是。」

一群人就這麼嘰嘰喳喳,針對雙子提出的構思進行討論。

 

     ※  ※  ※

 

「……針對內臟損壞,被赤鱗毒蛇咬到,又遭受噬血魚毒液感染的病患,你們會進行什麼樣的處置?」

站在病況模擬的人偶前,凱特示意實習生們進行操作。

「……」實習生們你看我、我看你,滿臉為難。

「沒人要動手?」凱特冷眼掃他們一眼,「第一組。」

「是。」被點名的組別,硬著頭皮上前操作。

「嗶嗶、嗶嗶、嗶嗶……」模擬人偶傳出警示聲,緊迫的聲響讓實習生紛紛停下動作。

凱特朝模擬人偶瞧了一眼,人偶身上有不同顏色的區塊在漫延、擴散。

「毒性開始蔓延至腦部,傷患性命垂危。」凱特語氣淡漠的道:「現在該怎麼處理?」

「這、這……」冒著冷汗,幾個人手忙腳亂的打針、投入藥物治療,試圖盡其可能的急救。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警示聲變得急促,彷彿在宣告病患的性命危急。

「生命跡象降低。」雙手交疊胸前,凱特冷眼看著他們的應變。

被銳利的視線盯著,原本就已經感到不安的實習生們,更加惶恐,有人甚至嚇得連手上的器具都掉在地上。

「嗶、嗶、嗶、嗶──」最後的一聲長音結束後,模擬人偶的膚色轉灰。

「傷患死了。」凱特說出結果。

「對、對不起。」第一組的實習生,全身汗水淋漓,神色緊張不安。

「的確是該道歉。」凱特重新調整人偶的狀況設定,「傷患交到你們手上,為的是活命,不是送葬。第二組。」

「是。」

被點名的組別,記取前一組的教訓,使用了另一種方式進行急救。

「嗶嗶、嗶嗶、嗶嗶……」

「毒性受到控制,但是內臟損傷過重、失血過多,傷患陷入昏迷。」

「輸血,快!」

「立刻進行縫合!」

手忙腳亂的,第二組實習生急著搶救,人偶被開膛剖肚,模擬血跡噴濺了他們一身。

「嗶、嗶、嗶、嗶──」最後又是長音宣告終結。

「很不錯嘛!」凱特皮笑肉不笑的道:「傷患沒有被毒死,只是被你們做成標本,連安葬都省了,直接抓去泡福馬林?」

「……」默默地低下頭,沒人敢吭聲。

「第三組。」

連著兩組失敗,現場的氣氛越來越沉重,才被點到組別名,第三組的小組長──一名有著尖長耳朵、身形嬌小的男性精靈,竟然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把他叫醒。」凱特毫不心軟,面色越來越難看。「你們是要來救人,不是被救!」

組員們蹲在地上,不斷拍打對方的臉頰,試圖弄醒他。

「凱特,我藥膏調好了。」捧著大藥鍋,蜜亞吃力的走上前。

「謝謝。」直到蜜亞出現,凱特的臉色才稍微緩和一點。

拿起蜜亞調配好的藥鍋,凱特示意護理人員將藥膏塗在藥布上,變成可攜帶的膏藥。

「凱特,我、我們叫不醒。」尷尬地,組員都將對方的雙頰打紅了,那人仍然處於昏迷中。

「蜜亞,妳幫我把地上的傢伙弄醒。」凱特將這件差事交給她。

「好。」蹲在對方身邊,蜜亞試了幾種方法,對方卻始終緊閉雙眼。

「奇怪?」沒遇過這情況,她有些困惑的停手,觀察著對方的身體狀況。

「怎麼了?」凱特狐疑的追問。

「叫不起來。」她為難的皺眉。

「不醒嗎?」凱特拿出一根針管,從玻璃瓶中抽取液體。

「既然他不醒,那就拿他當實驗品吧!」

舉著針筒,凱特就要朝對方的手臂打下。

「醒、醒了!我醒了!」對方嚇得跳起身。

「裝暈是吧?」凱特冷笑著。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對方跪在地上賠罪。「我、我剛才有醒來,可是、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的情況。」

因為感到太難為情,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情況的他,選擇了逃避。

「你叫做古羅˙松風?」凱特看著實習生名冊。

「是。」

「你可以走了。」凱特直接將他的名字從名冊上劃掉,「聯盟不需要膽小怕事的醫官。」

「我錯了,請、請凱特醫官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以後絕對不會再犯這種錯,懇請饒恕。」古羅˙松風慌張地伏地哀求。

「凱特,我想他不是有意的。」同情地,蜜亞幫腔說話,「人都會害怕嘛!請再給他一次機會。」

「你確定你想留下?」

「是!」他肯定的回道:「只要您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不管您要處罰我還是要我做事,我都願意!」

「是嗎?」

凱特從小玻璃瓶裡抽取一點點的透明溶液,而後又朝生理食鹽水抽取了一針管,搖晃幾下,讓針管裡的溶液混合後,她將針筒遞給他。

「這、這是?」他面有難色的接過手。

「百日毒蘑菇的汁液。」

「它、它不是沒有解藥?」古羅˙松風臉色瞬間慘白。

「稀釋過了,注射之後不會死,只會讓你在床上躺一星期。」

「……」臉色褪得如白紙一樣蒼白,古羅‧松風定定的看著那針管。

「凱特,他不過是暈倒而已,不用罰的這麼重吧?」蜜亞替他求饒。

「這不是懲罰,我只是要讓他體會,當傷患或病人求助醫官,醫官卻臨陣脫逃,或者是因為醫官知識欠缺、醫學技術欠佳等各種原因,導致他們無法活命,那些病患垂死前的掙扎與痛苦心情。」

環顧眾人,凱特語氣嚴肅的道。

「你們也一樣,不管是隨隊醫官或是駐紮在總部裡的醫官,你們都肩負著拯救的使命,醫官不是神,自然也會有力不從心的時候,但是『就算拼了命,也絕對要將人救活』!身為醫官就要有這種基本信念,沒有這份決心的人現在可以離開了,去當民間的醫生,不需要浪費我跟你們的時間。」

「……」咬著下唇,古羅˙松風深吸了口氣,拿著針管往手臂插下,將毒液注入體內。

他的舉動讓在場眾人都倒抽一口冷氣,深深替他感到擔心。

「我想要當隨軍醫官,這是我的夢想,也為了我的父親。」注射完畢,他語氣堅定的道:「他曾經是聯盟的醫官,我以他為榮。」

望入對方的雙瞳,凱特定定的看著他,不發一語的沉默著。

幾秒過後,毒液發作,汗水大滴自額頭落下,古羅‧松風的呼吸開始急促,唇色發黑、臉色蒼白,悶吭一聲,他無力的癱倒在地,身子微微抽慉。

「你還好嗎?」蜜亞擔心的上前查看。

而其他實習生,因為畏懼凱特的威嚴,只敢杵在一旁,不敢擅自妄動。

「蜜亞,不用管他。」凱特冷聲命令。

「怎麼可以不管?他現在很不舒服。」蜜亞扶著古羅˙松風,讓他坐到一旁椅子上休息。

「撐住,等我一下。」蜜亞拿了抑制毒性的中和劑,準備為他施打。

「住手。」凱特抓住她的手腕,不讓她施藥,「這是我做的處置,要是妳再干涉,以後就不用來了。」

「怎麼可以這樣……」蜜亞無法理解凱特的行為。

「如果妳還想跟隨我學習,就不要插手干預。」鬆開手,凱特語氣嚴肅的警告。

「沒、沒關係。」古羅˙松風勉強擠出微笑,「這是我自願的。」

「……」扁著嘴,蜜亞陷入兩難。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毒液有稀釋過,死不了人。」凱特緩了語氣勸著。

「我知道。」聲音透著沉悶與無奈,低著頭的她,叫人看不出情緒。

「既然知道就不要插手。」凱特再度命令。

「可是我沒辦法看著他這麼難過。」深吸了口氣,她豁出去了。「凱特,抱歉,我等一下就離開。」

抓起古羅的手,蜜亞為他注射了中和劑。

「儘管會惹火我?妳也還是決定這麼做?」凱特沉聲質問。

「對不起。」蜜亞再度道歉。

「請不要生氣,凱特醫官。」古羅‧松風為蜜亞求情,「請您收回處分,我、我離開,我願意離開。」

「怎麼可以這樣!你是來這裡學習的!」蜜亞不贊同的嚷嚷。

「我不能讓妳為了我犧牲。」古羅‧松風堅持道。

「兩個人都給我安靜!」凱特沉喝一聲,現場立刻沒了聲響。

沉默且嚴肅地看著兩人,凱特眼中透出意味不明的目光,她沒開口說話,其他人也不敢吭聲。

幾秒鐘過後,這份令人心驚膽顫的靜寂,被醫護站外頭的吵鬧聲打斷。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