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三人走遠,蜜亞這才依依不捨地轉過身,準備走回教室。

也就在她轉過身時,她才發現兩名好友正站在她身後。

「那個紅頭髮的男人,就是妳經常掛在嘴邊的札克?」夏綠蒂瞇起一雙綠眸,遙望遠處的背影。

「嗯。」

「看起來還不賴嘛!有眼光。」她甩了甩碧綠色長髮,讚許的笑道,額前的一撮金色瀏海被她隨手塞入耳後。

夏綠蒂是半人鳥的後裔,上半身是人類形貌、下半身是鳥,翅膀寬闊,身後有著三色長尾羽,十分漂亮。

他們是生活在高山峭壁的種族,習慣在岩壁上築巢,後來才有部份族人移民到都市裡來。

不分男女,半人鳥的容貌全都十分美麗,但在漂亮的外表下,他們卻是一種性格剛烈、愛恨分明,善戰而且好戰的種族。

「今天妳就先回家吧!」夏綠蒂建議的說道:「難得他回來,你們應該有很多話想聊吧?」

「不用了。」蜜亞悶悶不樂地回道:「剛才聯盟叫他們去邊境出差,可能要很久才會回來。」

「真辛苦。」夏綠蒂挑了挑眉。

「……嗯。」蜜亞垂下雙肩,對這短暫相聚而後又立刻分離的狀況感到不滿。

「聯盟的人本來就是這樣,隨時隨地都會被徵召出任務。」看出她的心思,夏綠蒂不以為然的聳肩,「這種事情妳早就該習慣了,不是嗎?」

「嗯……」扁著嘴,蜜亞輕輕地點頭,情緒更加低落。

她知道聯盟的工作非常忙碌,需要處理的事物十分繁雜,到處東奔西跑算是常態,從以前到現在,她看多了,也早已經習慣了,只是……

「就算已經習以為常,可是……我還是很討厭這樣。」

「不要苦著臉。」夏綠蒂伸手捏捏她的臉頰,「只要妳努力一點,快點成為他隊上的一員,不就可以整天跟在他身邊了?」

「痛、痛。」蜜亞自她手上逃開,揉揉發疼的臉,夏綠蒂沒有惡意,可是她出手總是不分輕重。

「我也知道只要成為札克的隊員就可以一直跟隨著他,可是那還要很久……」

她已經快要等得沒耐心了。

跟札克分離的這段時間,蜜亞每天都忙著學習、也結交了不少朋友,日子算是過得十分充實,然而,她的心底卻始終泛著不安,好像被人在心頭挖空了一塊,空空蕩蕩的,不管她怎麼努力填補,總是無法將它填滿。

她並沒有刻意去想,只是那份漆黑的寂寞,總會無時無刻的襲來。

快樂時、悲傷難過時或是憤怒的時候……她總是會不自覺想起札克,想起兩人一起生活的日子。

分離了兩年,她也思念了兩年、不安了兩年、等待了兩年。

好不容易盼到札克回來,要是他又突然被外派出差……

她又要一個人孤單地生活多久?

「我不想再被丟下了。」握緊雙手,蜜亞的眼底泛著寂寞。

她不要再成為被留下的那個人。

孤兒院的修女以及同伴離開了,將她託付給札克。

說實話,當修女要她跟札克離開時,她的內心很惶恐,她很害怕。

害怕札克這個陌生人,害怕往後未知的環境。

但,當札克牽住她的手時,她的恐懼被撫平了。

札克的手很大,掌心跟指節結著薄繭,摸起來很粗糙,跟修女她們的手不太一樣,可是……

那雙手非常溫暖。

那份暖意驅逐了她心底的寒冷與寂寞。

如果連札克也離開了,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屆時,還會有一雙溫柔的大手抓住自己嗎?

「反正這件事不是馬上就能獲得解決,妳還是先煩惱另一件事情吧!」見蜜亞神色鬱悶,夏綠蒂立刻換了另一個話題。

「輔導員的事情妳打算怎麼處理?」

一個月後,她們即將進行期末測驗,老師要學生們自行分組,每一組都需要有輔導員從旁看顧及協助,人數至少一名,而輔導員這一職責,可以請聯盟成員或老師、學長們擔任。

「喬瑟夫他們說想找喬治亞……」提起此事,蜜亞再度皺起眉頭。

當初聽到這項規定時,蜜亞腦中第一個想起的人選是札克,然而,同組的其他人卻希望由喬治亞擔任。

「我知道他們想找他,那又怎樣?憑甚麼我們要聽他們的話?」一提起同組的那些成員,夏綠蒂瞬間竄起火氣,綠眸加深了幾分。

「平常趾高氣昂、不可一世的樣子,現在為了在分組測驗上拿高分,統統跑來說要跟我們一組,還說什麼『你們只有三個人,根本通不過測驗,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我們就讓你們加入吧!』我呸!我還怕他們拖累我們呢!」

夏綠蒂狠狠地啐了一口,美麗的臉蛋滿是怒意。

「要不是老師規定了最低人數限制,就算只有我們三個,也一樣可以通過測驗,拿到高分!」

「大家都是同學,互相幫助一下也沒關係。」蜜亞不在意地笑笑。

只要他們能夠遵守團隊規則,她並不介意跟他們同組。

「誰說沒有關係!」夏綠蒂美眸一瞪,目光兇惡地殺向蜜亞,「妳這種個性什麼時候才能改掉?同情心那麼旺盛作什麼?像他們那種不知道長進的廢物,一腳踢開就好了!」

「他們其實也沒有那麼糟啦~~」蜜亞回以苦笑。

「沒那麼糟?那群傢伙根本是糟透了!」夏綠蒂毫不客氣的批評。「就連當垃圾的價值都沒有!他們只能當垃圾渣、廢物渣,他們連我家鄉的小毛蟲都比不上!」

「沒這麼誇張吧?」蜜亞被她的說詞逗笑了。

夏綠蒂冷哼一聲,「我啊,雖然不太喜歡沒本事又懦弱、膽小的人,但是我更討厭像他們這種無能、愚蠢又自以為是的傢伙,他們最好不要扯我後腿,不然我就宰了他們!」夏綠蒂握緊了拳頭,雙眼冒火。

「息怒、息怒。」蜜亞連忙勸著她,「我會幫忙盯著他們,不會讓他們惹事。」

「妳為什麼要讓他們加入啊?就算去找一些阿貓阿狗,也比他們好多了呀!」抓住蜜亞的雙肩,夏綠蒂用力地搖晃著她。

「我、我沒有,我沒有找他們。」蜜亞滿臉無辜。

當初她也沒想到對方會主動說要跟他們同一組,正當她還在思索該怎麼拒絕時,對方卻已經自行定案,將小組名單交出去了。

「而且喬治亞也答應了。」蜜亞說話的音量更小聲了。

「咦?妳已經跟他說了?」夏綠蒂詫異的看著她。「我還以為妳還在考慮耶!」

「不是我說的。」蜜亞對此也感到十分無奈,「昨天凱特請喬治亞拿東西給我,剛好薇薇安她們也都在場,所以就……」

「原來是她們啊?」夏綠蒂理解的點頭,「真搞不懂為什麼她們會這麼迷戀他,皮膚那麼白、身上飄著難聞的香水味、全身沒幾兩肉,怎麼看都不覺得他有吸引人的地方……」

「呃?」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評論喬治亞,這讓蜜亞驚奇地瞪大眼。

「別誤會,我雖然不怎麼喜歡這類型的人,但我也沒有討厭他,更不是故意說他的壞話。」接觸到蜜亞的目光,夏綠蒂澄清道:「喬治亞的個性不錯、聰明,而且很有能力,這些我都認同,只是……為什麼那些人都說他長得很帥?我覺得還好啊!」她滿臉困惑地抓抓頭髮。

「妳不覺得喬治亞好看?」蜜亞一時之間真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吸血鬼一族的外貌可是公認的漂亮,很少有人能不為他們著迷,而現在夏綠蒂卻覺得他長相普通?

「大概是審美觀不同吧!」夏綠蒂自顧自的下了這個結論,「我不喜歡那種瘦弱型的男生,也不喜歡說話輕聲細語,時時刻刻都在注意形象,刻意表現完美的人。」

「注意形象?妳是說喬治亞?」

「當然是他啊!」夏綠蒂回的篤定,「妳沒注意到嗎?他不管是走路、吃飯或是撿東西、丟垃圾,無時無刻都在注意自己的狀況,刻意表現出最優雅、好看的一面……我看他說不定連跌倒的時候,也會先擺出最完美的姿勢再摔下去!」

「妳說得太誇張了啦!」蜜亞被她的評論逗笑了。

「才沒有,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妳下次自己仔細觀察。」夏綠蒂不服氣的反駁:「說難聽一點,他那種態度讓我覺得很做作,我不喜歡。」

「呃,也許他不是刻意要這麼作,他可能……」

「天生就是這樣,妳想這麼說,對吧?」夏綠蒂接下她的話。

「嗯。」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夏綠蒂贊同地點頭,「我以前也遇過幾個吸血鬼,他們的行為模式跟喬治亞差不多,這大概是他們這一族特有的習性吧?」她下了這個結論。

「如果換成其他人,在我面前裝模作樣,我老早就海扁他們一頓了!」她揮舞了幾下拳頭,做出拳擊的姿勢。

「相較之下,我覺得妳那個監護人比喬治亞好,他皮膚的顏色很好看,我喜歡。」

雖然方才只是匆匆一瞥,但夏綠蒂早就從蜜亞口中聽說了不少事情,像是札克與她的互動,E─23小隊的相處情況,還有她對札克的一些抱怨,例如:不修邊幅、受了傷也總是置之不理、脾氣暴躁等等……

雖然缺點一堆,但她卻覺得這樣才「真實」,她會跟蜜亞結交,也是因為蜜亞表裡如一,待人真誠。

「妳喜歡……札克?」蜜亞的一顆心頓時提了上來。

「嗯!」夏綠蒂大方的點頭,「我喜歡那種皮膚曬成古銅色,身材高大魁武,還要有結實的肌肉,個性豪爽,說話直來直往的男生,最討厭那種拐彎抹角的人。」

「所以……妳是真的、真的很喜歡札克?」蜜亞低下頭,說話的尾音輕得幾乎要聽不見。

夏綠蒂形容的外型,簡直就跟札克如出一轍。

好友對札克有好感,這讓她很開心,只是……

「喂喂,妳想到哪裡去了?」聽出了她的心思,夏綠蒂身後的長尾一掃,往蜜亞的屁股拍了一記。

「雖然我喜歡札克的膚色,可是他的其他部份還不夠格呢!」她不以為然的輕哼一聲。「光以身高來說,我要的對象身高至少要兩公尺以上,他有嗎?」

「兩公尺?會、會不會太高了啊?」蜜亞吃驚地反問。

「這樣才有安全感啊!」夏綠蒂輕笑道,笑聲如銀鈴般悅耳,「還有啊,我喜歡拳擊手或是健美先生那樣的身材,妳家那位監護人雖然有肌肉,可是他身上的肉太小塊,還不到我的挑選標準。」

「兩公尺以上的身高,健美先生的身材……那不就跟綠巨人一樣?」蜜亞想起之前看過的一部電影「綠巨人浩克」。

「對對對!就像那樣!」夏綠蒂興奮地點頭,「妳不覺得那種猛男型的身材,非常性感嗎?最好還能夠有一些胸毛,那樣就更完美了!」

「……原來妳喜歡這樣的男生啊?」蜜亞額冒黑線的乾笑。

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容貌清秀美麗的夏綠蒂,身邊站著一位兩公尺高,身材壯碩如熊,皮膚黝黑,胸口還有毛的男子……傳說中的美女與野獸?

晃了晃腦袋,蜜亞實在是無法想像兩人站在一起的情況。

「對了。」夏綠蒂突然露出戲謔地燦笑,「聽說薇薇安她們打算利用這次測試的機會,跟喬治亞培養感情,還打算告白跟獻身呢!」

「她、她們要……獻身?」蜜亞感到十分意外,她從沒想到那些人會有這樣的心思。

「不曉得她們會用什麼手段?」夏綠蒂自言自語的說道:「該不會想要強行壓倒吧?不、不可能,喬治亞應該沒那麼容易被撲倒,那麼……下藥嗎?嗯嗯,這個似乎比較有可能。」

「妳在說什麼?」蜜亞完全聽不懂。

「還有什麼?」夏綠蒂回她一記白眼,「當然就是薇薇安她們的獻身手段吶!」

「啊?」

「妳想嘛!如果妳是喬治亞,妳會被她們誘惑嗎?」

「這個……應該會吧?」蜜亞自己也不太清楚,「她們長得蠻漂亮的。」

「妳的眼光還真低。」夏綠蒂不以為然哼了一聲。「像她們那種女生,路上隨便抓都一大把,哪裡漂亮啊?喬治亞又不是瞎子,怎麼可能被她們引誘?如果要勾引喬治亞的人是妳,那可能還有一半的成功機率,我覺得喬治亞還挺喜歡妳的。」

「妳在胡說什麼,我跟他只是朋友。」蜜亞不知所措地羞紅了臉。

「我知道。」夏綠蒂朝她擺擺手,繼續接續話題,「既然喬治亞不會被引誘,薇薇安她們能用的手段,就只剩下使用『暴力壓倒喬治亞』跟『對他下藥』這兩種囉!

「她們應該不至於這麼作吧?」蜜亞持反對意見,「感情這種事情需要雙方都認同,強迫的手段根本得不到對方的心。」

「得不到心又怎樣,說不定她們一開始看上的就是喬治亞的身體。」夏綠蒂打趣的笑道:「要不,我們來玩個小遊戲吧!看看薇薇安她們想要的,究竟是喬治亞的身體還是他的心。」

「妳想做什麼?」蜜亞深感不安。

夏綠蒂每次構思的遊戲,總會鬧的眾人雞飛狗跳,害蜜亞老是辛苦地替她收拾善後。

「嘿嘿~~」夏綠蒂故作神秘的笑笑,「這是秘、密~~」

「妳不要亂來。」蜜亞皺眉的瞧著她,眼神透出警告。

「放心、放心,我不會害那位喬治亞先生失去貞操的。」她信誓旦旦地保證,但在後頭又小小聲地補了一句:「如果他有貞操這種東西的話。」

「夏綠蒂。」蜜亞板起臉,「要是妳胡來,我可是會生氣喔!」

「我哪時候亂來過了?」夏綠蒂一臉無辜地回嘴。

「妳……」哪時候沒有啊!

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對方先一步打斷了她。

「對了,妳要記得跟札克說這件事情喔!」她朝她眨眨眼,「趁這次的機會,讓他瞧瞧妳的進步,順便增進感情。」

「再說吧!」提起此事,蜜亞的神情又轉為苦悶,「還不知道札克什麼時候回來,而且他也不一定有空。」

「我不管!」夏綠蒂任性地回道:「這可是非~~常重要的期末考耶!能不能順利晉級就看這一次了,看妳是要撒嬌、威脅還是綁架,絕對要讓他跟我們同行!」

「……我盡量。」

「很好、非常好。」夏綠蒂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直到兩人的談話告一段落,慵懶又溫吞的男子聲音這才從旁傳來。

「我餓了。」對方穿著一襲月牙色長袍,黑色長髮隨性地綁起,姿態飄逸。

他是蜜亞的另一位好友──南宮狩,來自具有悠久歷史的殭屍家族,是裡世界頗具盛名的古老民族之一。

南宮狩的容貌雖然稱不上俊秀,但他的五官姣好,氣質出塵,有一種特殊的陰柔之美,像是被時空錯置,從古代穿越到現代的翩翩書生。

照理說,他應該是一名會讓眾多女生心動的人物,但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兩頰凹陷、膚色慘白,鳳眼下方掛著深深地黑眼圈,骨架纖細、身體十分消瘦,這讓他看起來有些病態,像是隨時都會昏厥的虛弱病患。

再加上他身邊籠罩著灰色寒氣,更替他添加了一股陰森之感。

從剛才就一直沒開口的他,如同剛睡醒一般,眨了眨迷濛的緋紅色雙眸,一臉無辜地望著兩人。

「我餓了。」他又重複了一次,聲音清冷,宛若流水。

「呦!親愛的南宮同學,你終於睡醒啦?」夏綠蒂橫掃他一眼,似笑非笑的揶揄,「站著也能睡,你還真是厲害呢!了不起、了不起。」

剛才她跟蜜亞聊天時,這位南宮狩就這麼直挺挺地站在一旁睡覺,動都沒動,就連她放大了音量說話,他的眼皮連抬也沒抬一下。

「我想吃烤布丁。」南宮狩伸手向蜜亞討著,身邊的霧氣因他抬手的動作飄動。

「我也要吃!」夏綠蒂同樣朝她伸出手。

「我今天沒準備烤布丁。」蜜亞一左一右勾住兩人的手臂,「先回教室將用具收拾好,我們去木熊的餐館吃飯吧!去了那裡我再烤給你們吃。」

「好。」南宮狩順從的點頭答應。

「吃完晚餐我們再去找資料。」蜜亞說出接下來的行程。

「嘖!妳不說我差點忘記這件事。」夏綠蒂的臉瞬間垮了下來。「那個老師真討厭,老是要我們作報告,難道報告拿了高分,出去執行任務就會比較順利嗎?力量跟作戰手段才是最重要的……」

她喋喋不休地埋怨,對夏綠蒂來說,實戰才是值得重視的一環,像這種文書作業並不需要太過在意。

「多學習一點知識,以後總是會有幫助。」蜜亞堅持她的理念。「知識跟技術需要相互配合,這樣才能發揮出最佳的功效,克莉絲汀跟凱特她們都是這麼教我的。」

「唉~~知道了、知道了。」夏綠蒂長嘆一聲,「妳都已經搬出她們兩個的名號了,我還能不乖乖照作嗎?」

聯盟裡,夏綠蒂最佩服的兩名女性,就是克莉絲汀跟凱特,自然也會遵從這兩人的教導行事了。

「報告?什麼報告?」南宮狩滿臉茫然,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南宮瞌睡蟲,你不要告訴我,我們之前跟你說的話你都沒聽進去。」夏綠蒂不滿的揪住他的衣領搖晃,「就算你上課在睡覺,沒聽到老師說的話,至少我們跟你說話的時候,你也清醒一點好嗎?那麼愛睡覺,乾脆我掐死你,讓你一睡不醒!」

「夏、夏綠蒂,別這樣。」擔心南宮狩的頸子真的會被掐斷,蜜亞連忙上前勸阻。

「蜜亞,妳不要老是幫他說話,這小子老是這樣,要不是有我們兩個,他早就被留級了!」

「但是妳也不能因為這樣就行兇啊……」

「怕什麼,反正他是殭屍,我掐不死他,頂多捏斷他的脖子。」

「脖子斷了也很麻煩。」

「有什麼麻煩的?」夏綠蒂嗤之以鼻,「要是妳接不回去,用石膏固定回去也可以。」

「可是這樣吃東西可能會有點麻煩。」

相較於蜜亞的擔心,被搖晃的當事者卻不以為意,在夏綠蒂搖晃的手勁下,他竟然隨著擺動的弧度開始打起盹來。

聽到他細微的打呼聲,夏綠蒂氣得幾乎冒火。

「南宮狩!」她一把將他摔在地上,用力地踩了幾下。

「唔?什麼事?」睡眼惺忪的他,揉著眼睛醒來。

「你!」

「好了、好了。」蜜亞連忙擋在兩人之間,「快點回教室吧!現在都已經下午一點多了,我肚子好餓。」

夏綠蒂重重地「哼」了一聲,退到一旁,要不是蜜亞攔著她,她真想一腳將他的肚子踹穿。

「等一下找資料的時候不准睡著,聽到沒有?」返回教室的路上,夏綠蒂惡聲警告道:「要不然我捏死你!」

「我盡量。」

「不准盡量!一定要作到!」

「喔。」

「吃飯的時候也不准打瞌睡!」

「嗯。」

「走路也不可以邊走邊睡。」

「……」

「喂,南宮蟲,我在跟你說話你聽到沒有?」

回過頭,夏綠蒂見到一張熟睡的臉孔。

閉著眼睛的他,步伐平順且緩慢地走著,就算中途遇上台階,他也能順利的踩著階梯上行,完全沒有任何妨礙。

「臭蟲狩!不是告訴過你很多次,不要邊走邊睡嗎?」夏綠蒂以尾羽掃了他一記,將他從睡夢中打醒。

「唔?怎麼了?」困惑地揉揉眼睛,南宮狩一臉茫然地望著兩人。

「還問我怎麼了?你這個……」

「停!」見夏綠蒂又要發脾氣,蜜亞急忙居中調解,「這次的作業有很多資料要找,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她挽住兩人的手,三個人並肩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