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工作行程,艾蒙照常前來東伶的工作場所報到。

「給妳。」他遞出一個紙盒。

「什麼東西?」季薰好奇的打開一瞧,發現裡頭有幾塊精緻糕點。

「飯店廚師研發的夏季甜點。」艾蒙拉了椅子坐下。

「真漂亮。」季薰拿出其中兩塊,一塊遞給艾蒙。

「怕我下毒嗎?」將東西接過手,艾蒙面帶微笑的問。

「啊?你有嗎?」季薰滿臉困惑的回問。

「如果不是怕我下毒,為什麼要拿一塊給我?」艾蒙臉上同樣露出疑惑。

「我以為你也想吃。」季薰遞出附在紙盒裡頭的塑膠叉子,「你不是想跟我一起吃蛋糕才拿來的嗎?」

「咦?」

「咦什麼咦啊?」艾蒙的反應讓季薰皺起眉頭,好像整件事情是她自己一廂情願似的。

「我沒想過這種事情。」艾蒙誠實的回道:「只是要出門時,飯店的人送上這個給我,我就順手帶過來了。」

「所以你不想吃?」伸出手,季薰打算將蛋糕拿回。

「不。」艾蒙攔住了她的動作,「偶爾這樣也不錯。」

他以叉子插起一塊蛋糕放入口中,原本平靜的神情隨即因入口的滋味改變。

「好酸……又好甜。」捂著口,艾蒙皺緊眉頭。

「沒事吧?喝點飲料沖淡味道。」季薰連忙抓了一瓶汽水遞上前。

「不、不用了。」見到瓶裡冒著的氣泡,艾蒙臉色難看的退開。

「我只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東西,有點不習慣。」

「第一次吃到?意思是很難吃嗎?」極為好奇地,季薰插起一塊他的蛋糕吃下,「很好吃啊,酸甜適中,味道剛剛好。那天派對上的蛋糕才真是甜的殺人呢!你大概沒吃吧?」

「不……」他有吃,只是從沒留意過那滋味。

打從他有記憶開始,吃東西只是為了維持身體機能運作的一種方法,對於吃下的食物味道,他並沒有多作留意,只在意食物裡面是不是有摻毒,像現在這樣吃下後還品嚐到滋味的經驗,這似乎是第一次。

「真有趣。」他頗感新奇的說道。

「有趣?你是說這蛋糕嗎?」季薰滿臉茫然,真要形容,應該是說「好吃」吧?

「怎麼你又來了?」工作結束後,東伶滿臉不悅的走至兩人面前。

「他拿蛋糕來給我們。」季薰遞給他一塊,「現在還有一點時間,先吃一點東西墊墊肚子吧!」

「……」看著地上前的蛋糕,東伶不情願的皺緊眉頭。

在提防嗎?艾蒙露出微笑。

「不要挑嘴。」季薰硬拉著他坐下。「我知道你不愛吃這種精緻糕點,但是疲勞的時候吃點甜食,可以恢復精神。」

「如果只是要補充糖份,可以買櫻桃給我吃。」嘴上抱怨著,東伶還是苦著臉吃下,「這種人工的東西,吃多了不好。」

「你又不常吃。」轉眼間,季薰已經將自己的蛋糕吃完了。

「啊,飲料喝光了,我去買一下。」季薰站起身,「你們要喝什麼?」

「水。」

「紅酒。」

「紅酒?」季薰臉冒黑線,「你可不可以說一些正常一點的飲料?」

「開玩笑的,妳買什麼我就喝什麼。」艾蒙笑嘻嘻的道。

「這還差不多。」轉過身,季薰往外走去。

在季薰離開後,兩人並沒有多作交談,只是安靜的吃著蛋糕。

數分鐘過後,艾蒙首先打破這份靜默。

「為什麼?」他問。

「嗯?」吃完蛋糕,東伶開始著手收拾隨身背包。

「你的態度。」艾蒙頗感興趣的問:「之前對我的厭惡,光是在一公尺遠的地方就可以感覺到,今天怎麼收斂了?」

「因為沒必要。」

「喔?你不怕你這麼一鬆懈,我會突然出手殺了她?或者將她綁走?」艾蒙挑釁的問。

「我會阻止你,如果我作不到,」回過身,東伶直視著對方的目光,「季薰也絕對會履行她的承諾,平安回來。」

「承諾?這真是有趣的想法。」艾蒙頗感興趣的揚笑。

『師父!馬上到停車場等我!快!』突然,季薰的聲音傳入東伶耳中。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買飲料的時候,突然被偷襲!不能繼續待在這裡!快走!』急躁的催促後,季薰結束了聯繫。

「你這個傢伙……」怒瞪著艾蒙,東伶恨不得痛揍他一頓,但此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作。

焦急地,東伶衝出攝影棚,前往停車場與季薰會合。

「怎麼了嗎?」艾蒙追上他的腳步,不解的追問。

「少裝蒜!」東伶大罵著,「季薰遭到偷襲了,別跟我說你不知道這件事!」

「我的確不知道。」皺緊雙眉,艾蒙以比東伶更快的速度,前往季薰所在的地方。

無人的停車場上,季薰跟十多名外型詭異的異種纏鬥著,與先前季薰見過的爬蟲類異種相較之下,目前出現的這一批更貼近人的型態,面貌像是被抽乾水分的人乾。

「滾開!」揮舞著靈刀,季薰將近身的異種一一逼退。

然而,儘管她揮刀砍除那些怪物們的四肢,他們還是不斷逼近,彷彿無知無覺,被斬斷的手腳也很快重新生長。

「小薰!」東伶快步趕到她身邊,協助她擊退怪物,「這些東西是從哪邊冒出來的?」

「我也不知道,我買完飲料準備回去找你們時,這些東西就突然出現了!」

特倫斯……艾蒙自然知道這是誰的傑作。

「先上車!」東伶鑽進車裡,發動汽車。

將怪物們逼退後,季薰跟艾蒙也立刻坐進車裡,駕車逃離。

「為什麼連你也上車了?」發覺艾蒙坐在後座,東伶沉著臉質問。

「我跟你們同樣受到攻擊,當然要一起逃。」艾蒙回的理所當然。

「逃?」東伶可不這麼認為,「少在那邊假好心!那明明就是你派來的怪物,別在我面前演戲!」

「與其跟我爭論這些,你還是加快速度吧!」艾蒙指指車子後頭,「那些東西追來了。」

本以為已經甩開的怪物,以異於常人的速度追了上來,雖然東伶想要開快一點,礙於他們身處市區,車流量多,根本無法盡情踩下油門。

「怎麼?開這麼慢,是想被追上嗎?」艾蒙降下車窗,將一隻靠近汽車的怪物擊倒。

「現在不是遵守交通規則的時候吧?」一邊說著,他又一邊擊倒了一隻偷襲的怪物。

「你少說的那麼輕鬆!又不是你在開車!」東伶發怒的回嘴。

「我就是搞不懂這有什麼難的?」艾蒙語氣冷漠的回道:「擋路的車子就撞開,有人阻礙就輾過去,要是你駕駛技術不好,我來開也可以。」

「休想!」東伶可不打算讓出駕駛座,要是真讓艾蒙接手,他一定會依照他所說的話,見人撞人、見車撞車,他們的目的是逃命,不是殺人!

「要是逃不了就停車,在這裡跟敵人打。」艾蒙語氣悠哉的道。

「別開玩笑了!這種地方哪能打?會傷到其他人!」東伶氣沖沖的道。

車子的兩旁可是商店街,要是在這邊開戰,肯定會造成不少損傷。

「那種事情根本無所謂。」艾蒙準備打開車門。

發覺他要出手,東伶隨即一個急轉彎,將他甩到另一邊。

「喂,你在做什麼!」

「艾蒙。」對於他的抗議,坐在副駕駛座的季薰回應了,「當乘客的時候要安靜一點,不要干擾駕駛開車,還有,車子還沒停好,突然開車門很危險。」

聽到這種像是在教育小孩的說法,艾蒙聳肩笑笑,乖乖聽從指示坐好。

好不容易通過熱鬧的商圈,東伶立刻調轉方向,駕車往偏僻的郊區行駛。

本來想等到四下無人時,他們再來想辦法解決那些怪物,沒料到當車子過彎時,突然遭受強大的力道撞擊,整台車子順勢翻覆,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止。

「可惡……」搖晃著發暈的腦袋,東伶爬出車外。

在他之前,艾蒙已經離開車子,與怪物們對峙著,而季薰則在沒人察覺時,被怪物抓住了。

「放下她。」艾蒙冷聲命令。

沒有理會,其中一隻怪物抱著暈倒的季薰,快速返回主人身邊。

「小薰!」東伶想追上前,卻被留在原地的怪物們團團圍困。

「特倫斯……我的玩具你也敢碰?」灰藍色雙瞳透出陰寒。

亮出獠牙,怪物們逐一縮小圍困的圈子,緩緩朝兩人逼近。

 

※  ※  ※

 

「特倫斯……我的玩具你也敢碰?」

看著螢幕上的臉孔,特倫斯嘴角展露笑意。

「咯咯咯,艾蒙,怎麼我們的眼光都一樣?老是看上同一個實驗品?」交疊著手指,特倫斯心情愉快的看著螢幕,此時畫面上的兩人正跟異種纏鬥中。

「很好,盡情的打吧!讓我多收集一些數據當資料,咯咯咯。」敲打著鍵盤,特倫斯將傳送回來的數據逐一記錄。

「碰!」不知過了多久,幽暗的房間內突然傳出悶響,昏迷中的季薰就這麼被扔在地上。

「真是的。這可是重要的實驗品,就不能輕一點放嗎?」特倫斯微微瞇起眼睛,語帶不滿。「C6,將她搬去『那裡』,小心點,不要亂摔。」

回應著命令,一旁待命的巨人將季薰抱起,走向為她預備好的小房間,那是一間三面環壁,只有一扇門扉出口的房間。

房間的正中央擺著一台像是躺椅的機械,椅子上連了無數條電線,線路彼端接著兩部大型機具,機器的形狀像兩個長橢圓形的厚門板,擺在椅子的左右兩側。

把季薰放妥在躺椅上,C6將她的四肢以躺椅上裝設的鐵扣環扣住,再將一個半圓型裝置戴在她頭上。

開啟機器的電源開關,一切就算準備就緒。

「好了嗎?那就讓她醒來吧!」特倫斯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出。

待在實驗室裡的他,透過監視器的螢幕觀看房內情況,為了不遺漏任何一個死角,房間裡的各個角落全裝設了攝影機,數量高達二十多台。

C6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瓶子,開啟瓶蓋放在季薰鼻前晃了幾下,聞到藥水味道,昏迷中的她這才清醒過來。

確認她醒來後,C6退出了房間。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