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著他的視線望去,發現前方出現一個龐然大物擋住我們的去路,我不禁脫口叫道:「媽呀!那是啥鬼東西?」
「那是條水龍,名叫『萬里長龍』。」遙日說出龍的名稱。
「萬里長城?」望著那條幾乎可以跟長城媲美的長龍,我腦中一片空白。
「龍,是萬里長龍。」遙日好心的糾正我。
「像長城一樣的長龍?」我苦笑著。「你們這算不算是抄襲萬里長城?」
「欸……」遙日尷尬的楞了下,才笑著點頭道:「聽說這是設計人員去萬里長城遊覽時想出的點子。」
「那他有沒有設計一個NPC叫做『孟姜女』的?就是那個眼淚嘩啦啦流下,然後長龍就被她擊倒的危險人物?」
有吧?應該有吧?快點叫那個孟姜女能出來哭一哭吧!
瞧著我閃閃發光、滿懷希望的雙眼,遙日朝我聳肩笑笑,說出了毀人希望的兩個字。
「沒有。」
「所以……我們必須打倒這長龍,才能通過這海域?」我的嘴角開始微微發顫了。
「嗯。」遙日極為認真的朝我一點頭,補上了非打不可的理由。「不打贏,就沒辦法到紫玉天城。」
「不能繞路?」
「繞路?」遙日的視線自左而右掃了那條龍一趟。「看起來好像繞不過去。」
是啊,那條龍幾乎將大海從中截斷,這樣的長度要想繞道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繞。
「用飛的呢?」我不死心的繼續提問。
「這條龍會噴水。」
「噴水?」我無法理解的一愣。「那就讓它噴啊,反正只是水而已,應該……」
才想說「殺傷力應該不大」時,前方的龍就立刻為我展示了它口水的威力。
只見它朝眼前飛過的巨鳥吐了口口水,轟然一聲,口水在擊中巨鳥時,震出一股強大的水氣,反彈的餘波在空中掀起強風、激起一波波大浪,讓我們再次感受到天旋地轉的震撼性。
被擊中的巨鳥發出一聲像被大砲打中的哀號後,隨即搖搖晃晃沉入海底,只剩幾根大灰白羽毛在海面上漂浮。
那隻龍的口水還真有殺傷力。見到這樣的「示範」,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如果我們從水底潛過去呢?」我問著。
俗語說的好,「山不轉路轉,路不轉我轉」,既然空中路線不能走,那我就改走水路嘛!
「可以是可以,不過……」
又來了,一聽到還有但書,我原本才要上揚的嘴角,硬生生僵住了。
「海底有漩渦迷宮、海底火山、怪物群以及一些隱藏性機關,潛下去不見得安全。」
「嘖!不過是渡個海,幹嘛弄一條龍出來擋路啊!」我不滿的叨念著。
「其實,換個角度想想,我們能遇見萬里長龍也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情,」遙日臉上出現一個意謂不明的笑容。「這條龍是隨機出現的海中BOSS,現身的機率只有百分之零點三……」
「哇咧!你這是在騙我的吧?」我完全無法相信我們會這麼的「幸運」,連這種細微的機率都會被我們遇上。
「不相信妳可以問其他人。」遙日一臉委屈的答道。
好!問就問!我使用廣播頻道,對所有在線上的好友發出密語。
『有人知道萬里長龍嗎?』
第一個回我的人是天神樂。『知道啊,妳怎麼突然問這個?』
『拜託!誰不知道萬里長龍啊?那條龍可是超強的BOSS耶!』拉布拉緊接著回覆:『它隨便吐口口水就可以打落一架飛機。』
呵,飛機我是沒看到,不過我有看到它打落一隻跟飛機差不多大的巨鳥。
『貓,親愛的貓,妳怎麼突然問這個?妳想打龍咩?』痞子殺手用黏死人不償命的親暱語氣問著。
『欸?』聽到痞子的聲音,我訝異的叫了聲:『你怎麼在這裡?你們不是……』
『不過是幾個團隊,』絕對殺戮的聲音傳來:『用不到十分鐘就解決了。』
『貓,妳怎麼會突然問萬里長龍?』黑戰士緊跟著發問:『妳接了殺龍的任務嗎?』
『不,我……』
『要打龍很難吧?』魯大插嘴道,他的語氣中透著不以為然:『我看官網說,那條萬里長龍出現的機率是百分之零點三,遇到它的機率恐怕比被雷劈到還少。』
呵……問題是,我們剛剛才被雷劈過而已。
『不。』遙日的聲音突然出現,他針對雷擊機率這一點反駁:『根據統計,被雷擊中的機率是五十萬分之一,萬里長龍不過才百分之零點三,遇上龍的機率明顯高出很多。』
『……』這樣的回答讓魯大沉默,也讓對話頻道中多出了幾個人的悶笑聲。
在這份尷尬中,焰星慢條斯理的聲音傳來,一開口便說中重點。『貓,你們該不會遇上萬里長龍了吧?』
『是啊。』我苦笑著。
『哇靠!你們真是超幸運的!』拉布拉用不知是羨慕還是取笑的語氣道:『我朋友在那片海域繞了幾十圈都沒遇到,你們竟然輕輕鬆鬆就見到龍了。』
『貓,你們要小心點,我聽說那條龍很厲害。』月雪櫻擔憂的提醒道。
『貓!還等什麼!快上啊!』相較於妹妹的擔心,鐵色狂想卻是一逕叫我們衝上砍怪前:『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快宰了它!』
『你以為我是屠龍女戰士啊?說的那麼輕鬆,你要不要來宰宰看?』我苦悶的回著。『如果可以,我也很想直接將它切成生魚片,讓它別擋路啊!』
『好啊、好啊!』鐵色狂想一股腦的答應著。『我這就過去!』
『欸?我只是隨口說說,你還真的要來?』鐵色狂想的反應還真是讓我感到傻眼。
為了一條BOSS龍專程趕來這邊被殺,這會不會有點……
『阿鐵,你不可以偷跑!』痞子殺手用著更為激動的語氣大叫:『我也要去!貓,妳幫我盯著,不可以讓他們先出手啊!要等我!』
『我也要去!』拉布拉附和的道:『難得有這機會,不去看一下,拍幾張照片回來,那真是太可惜了。』
『玩這麼久,我還沒遇見過萬里長龍,我也要過去瞧瞧。』
『一起過去吧!見到龍的機會可不是常有的事……』
這、這是怎樣?你們是將這條萬里長龍當成長城參觀吶?
不到幾分鐘,萬里長龍附近的海域逐漸熱鬧起來,有駕船趕來的、利用滑翔翼飛來的、駕著召喚獸出現的,總之,剛剛跟我對話的一票人,此刻全風風火火的現身啦!
 
在海上的人數變多後,萬里長龍也跟著有了動作,它從口中噴出一道道水柱,攻擊空中及附近海域的他們,其他人也在遭受攻擊的同時進行反擊。
霎時間,數個魔法陣在萬里長龍的身邊爆開,雷符、紙卡幻術紛紛出籠,召喚獸更是一擁而上,大肆啃咬著龍的身軀……
雖然狀況看來是以多欺少,但,萬里長龍卻沒有居於下風的感覺,龍頭一甩,數隻召喚獸被它甩飛,龍尾巴一拍,海面頓時激起數丈高的水牆,將附近的人全部隔開。
「哇塞!這條龍還真是帥呆了!」
看到那條萬里長龍以一對多的帥氣強勁,我激動的從椅子上站起身。
「貓,妳要去哪裡?」
「去湊熱鬧啊!要圍毆的話,當然是人多熱鬧!」丟下這句話後,我快步跳出浮動部屋,藉由靴子能在水面行走的功能,踩著海水往巨龍直奔而去。
拿出了複合劍盾,也不管面前是萬里長龍的哪一個部位,我劈頭舉劍砍去。
「鏘!」長劍看在龍鱗上頭,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那鱗片被我硬生生砍壞了幾片,連帶濺出線一般細微的血絲。
承受了我的攻擊,萬里長龍扭著身軀,晃動著龍頭,轉而朝我噴出一道水柱,瞧著那來勢洶洶的攻擊,我連忙往旁逃開,那衝向我的水柱在失去目標後,直接擊落海面,強大的力道震起另一道高聳的水牆。
「啊──」月雪櫻的尖叫聲傳來,她所乘坐的小船被巨浪打翻,她狼狽的跌入海中,雙手勉強攀著翻倒的小船,在水中載浮載沉。
「小櫻!」我隨即上前搭救,先從倉庫拿出動力浮板讓她搭乘,而後拉著她遠離戰場,來到浮動部屋旁。
「妳先進去裡頭休息吧。」我對她說道。
「這……」月雪櫻發楞的望著金屬球體,眼中透著困惑,似乎不曉得該從哪邊進入。
「遙日,開門。」我朝那球體敲了兩下,一個入口隨即出現。
「進來吧。」遙日站在門邊,微笑的朝月雪櫻伸出手。
面對遙日這般宛如紳士舉止的邀請,月雪櫻的臉上隨即泛出紅暈。
她低下頭,緩緩將手放到遙日的手掌中,另一隻手撩著溼透的裙襬,足下輕輕一蹬,人便站上了浮動部屋。
「謝、謝謝。」站在遙日的身側,她輕聲的向他道謝。
「不客氣。」遙日朝她回了個笑。「妳先進去裡面坐著吧。」
「我……」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當她抬頭對上我的視線時,到嘴邊的話隨即打住了。
「有什麼事嗎?」遙日困惑的反問。
「呃,沒、沒什麼。」月雪櫻面色尷尬的搖頭,隨即轉開話題朝我笑著。「那個……貓,那隻萬里長龍很厲害,妳要小心點喔!」
小櫻那硬生生轉換的口氣,以及臉上不太自然的笑容,我全都看在眼裡,心底也大致猜測了一些事情。
打從小櫻跟遙日的初次見面,我就知道她對遙日很有好感,不過,在她知道我跟遙日是男女朋友後,她便轉用對待朋友的態度跟遙日相處,可是就現在的狀況看來……她對遙日的那份情感似乎沒有改變?
難道她是為了顧及我跟她的友誼,所以將自己的感情壓抑下來,其實她還是喜歡著遙日?我在心中推測著。
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麻煩了……
站在朋友的立場,我當然會想要幫忙月雪櫻,湊合她跟遙日,但是我現在的身份可是遙日的女朋友,哪有女朋友會幫自己的男友找第三者的?
這還真是讓人頭痛。我苦悶的望著月雪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裡這件事情。
「貓,妳怎麼了?為什麼一直看著我?」大概是我探量的視線太過明顯,月雪櫻狀似尷尬的紅了臉。
「呃,沒有啦!我只是想說,妳的衣服都濕了,這樣不知道會不會感冒?」心虛的想要掩飾,我隨口胡扯著,卻沒發現我找的話題過於牽強。
「貓,遊戲沒有設計生病的設定。」遙日一開口就戳破了我的話。「幾分鐘之後,她的服裝就會恢復成原本的狀態。」
「哎呦,我一時忘了咩!」我乾笑了幾聲,將這話題到此打住。
就讓他們順其自然的發展吧!如果最後發現遙日對小櫻也有意思,到時候我再從旁幫忙。想不出解決問題的好辦法,我只好將麻煩丟給時間,希望一段時間過後,整個混沌的狀況能變的更加明朗、更容易解決。
「遙日,小櫻就交給你照顧,你們別太靠近戰場喔!」
丟下這句話,我快速轉身離開,火速衝到戰場跟其他人一起屠殺巨龍。
不過,我們跟萬里長龍的作戰狀況,與其說是屠殺它,還不如說是被它屠殺吧!
儘管我們幾個使出全力,拼了命的攻擊,那條萬里長龍卻依舊生龍活虎的活著,我們帶給它的損傷,遠不及它給我們的傷害。
「真不愧是BOSS,簡直比那隻巨無霸機器人還要難搞!」痞子殺手在他的攻擊連連吃憋後,退到戰場邊緣稍作休息。
「真糟糕。」絕對殺戮略帶不悅的皺眉。「難得可以遇到萬里長龍,卻沒辦法掛掉它。」
「沒有制服它的策略嗎?」我苦悶的問道。
「一起衝上去扁它吧!」拉布拉說出最常用的群戰方式。「集中火力攻擊同一個地方,應該可以造成傷害。」
「不行。」使用滑翔翼在空中盤旋飛繞的焰星,提出了反對:「要是萬里長龍反擊,我們幾個會在瞬間被它滅掉。」
「那……」
正當我們還在商討對策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女生的問路聲音。
「請問一下,蛙獸島要往哪邊走?」
回頭一瞧,對方身上穿著層層疊疊的長袍,衣服的顏色以綠色與黑色交錯配置,上頭綴以白色花紋當裝飾。雖然看起來像是中國古代的衣裳,但它的造型卻又顯得獨具一格,十分特殊。
從女子的尖長耳朵可以得知她屬於精靈一族,除了出眾的五官外,那雙漂亮、水靈的黑眸也是極為引人注目,漆黑如夜,從眼睛反射出的光芒,就像星空一樣的閃亮耀眼。
她的前額佩戴著金色額冠,頭部左右兩側的髮飾跟額冠為同一款式,翠綠色的長髮隨性垂散,為了避免頭髮隨風紛飛,她另外用一條髪帶紮起一半的秀髮,在海風的吹拂下,髪帶與綠髮一同飄揚。
不可否認,她很美,那是連女生看了都會心動的美。
若將她拿來跟紫玥比較,紫玥是屬於外放的,如火焰般性感熱情的美,而她則是內斂的,一種藏匿於深山,與世隔絕的清冷美感。
「往前方直走就會看到了。」焰星為她指了個方向,語末又補了句:「蛙獸島離這邊有點遠,大概需要一天的行程。」
「謝謝。」點頭道謝後,她隨即緩步飄走。
對,沒錯,她是「飄走」!天啊!那個女生竟然不需藉助其它工具,就這樣在天空飄?難道她跟痞子商會裡的阿飄是同一掛的?
「她、她……」我指著她的背影,半天說不出話來。
知道我想要問什麼,焰星直接說出我想知道的事情。「她使用的技能叫作『蒼之瓏影』。」
「欸?那是技能?」
「那是一個飛行技能,」絕對殺戮接口往下說:「聽說在完成某個特殊任務時,玩家會得到一項特殊技能,那技能可以讓人在天空飛行。」
「如果親愛的貓想學,我可以幫妳找資料喔!」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對我說道:「使用這個技能行動時,玩家腳下會出現一群星星點綴,晚上看的時候就跟星河一樣,如果妳學會蒼之瓏影,有了那些星星點綴,我想一定是非常耀眼、光芒四射、美麗出眾……」
沒有理會痞子殺手後面的胡言亂語,在他說到玩家腳下會出現星星時,我的視線隨即往對方的腳邊望去,這才瞧見在那多層次的裙襬後頭,拖曳出一條閃閃發光的軌跡,那些閃爍的星河隨著她遠離的腳步逐漸消失。
也在對方飄遠後,我才後知後覺的想到……
「前面有萬里長龍耶!她會被攻擊!」我擔心的嚷著。
「用不著擔心。」像是知曉什麼,焰星回給我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她才不是那麼好惹的人物。」
「欸?為什麼這麼說?」
「妳看了就知道。」沒有給我答案,焰星只是示意要我等待接下來的狀況。
就在那女生飛至萬里長龍的上空時,見到有人出現,萬里長龍隨即朝她噴出水柱,女子的身子一側,敏捷的閃過攻擊,隨後她的左手一揚,白細的手從長袖中裸露出來,這時,我才看見她的左手戴著一個由鎖鏈製成的手套,緊接著,她從那手套上抽出了一把長劍。
見到這一幕,我羨慕的喊著:「為什麼她可以從手套上拿出劍?」
「那是個具有武器收納功能的特殊手套。」黑戰士簡短的回答道。
本以為對方在抽出武器後,會立刻朝萬里長龍發動攻擊,從對方的動作看來,她也真是有這打算,但,在她準備拔劍攻擊時,那女生卻突然停下動作,並往後飛退了些。
咦?她不打嗎?正當我對她的行為感到納悶時,那女生突然回頭望向我們。
「這隻龍是你們的嗎?」她確認性的問道。
「妳想打就打吧!」絕對殺戮朝對方回了話。
「為什麼她會問龍是誰的?」我不解的反問其他人:「怪物不就是怪物嗎?怎麼還會區分是誰的?」
「因為有些任務會指定特殊的怪物,」天神樂開始為我解釋:「所以玩家在遇到特殊怪物時會很注重它的所有權,要是沒先問一聲就隨便出手,很可能會害執行任務的玩家任務失敗,引發一些不必要的紛爭。」
「另外,還有一些情況也會被說是『搶怪』。」焰星在天神樂說完後,跟著補充說明道:「像是,某隻怪物別人已經出手打了,結果妳卻又跑去插手,或者是有人已經朝某隻怪物跑過去,已經將它當成獵物要攻擊了,妳卻突然出手將那隻怪物殺了,害對方白跑一趟,這些都會讓人覺得反感,有些人還會當成妳是在挑釁他。」
「原來還有這樣的規矩?」初次聽到這樣的說法,我真是感到訝異。
一直以來,我都是跟遙日一起行動,所以都會相互幫忙對方砍怪,沒想到這樣的行為,竟然會讓其他玩家覺得討厭?
「可是見到別人有困難,出手幫忙是正常的吧?」我對這樣的規矩有些不以為然。「在幫人之前還要擔心有沒有搶到對方的怪物,這實在是非常奇怪。」
「其實這只是用於特殊怪物跟臨時組隊的原則,」黑戰士附加了句:「如果是認識的朋友一起組隊,或者打的怪物是隨處可見的東西,很少人會去做這樣的區分,大家還是會互相幫助的。」
「嗯。」
聽到黑戰士的追加解釋,我心底的反彈才減少了些,要不,往後我恐怕不會跟別人組隊打怪了吧!這種近乎綁手綁腳的規則,實在是不符合我的作風。
一邊聊天一邊看著對方的動作,那個女生將手中的長劍一分為二,揮舞著雙劍,她朝萬里長龍飛去,一個旋身飛躍,雙劍的劍端往巨龍身上畫下,就在行雲流水的動作之下,那條我們怎麼都打不死的萬里長龍,在跟那個女生交戰幾回合後,被她輕輕鬆鬆切成數段,變成一塊塊的龍肉。
解決掉擋路的巨龍,女子收回長劍,從水中撈起萬里長龍死後爆出的物品,隨後回頭朝我們飄來。
「龍筋我拿走了,龍肉跟龍銀珠給你們。」她將兩隻像鹿角的龍角,跟幾顆銀珠子遞上前。
在將物品交給我們之後,她朝我們點頭笑笑,跟著便轉身飄然離去。
「這個女生真是厲害。」見識過她跟萬里長龍的對戰後,我讚嘆的說著。
「當然囉!她可是零度中的『五大王者』之一。」天神樂笑著回道。
「啊!原來是她!難怪我會覺得她很眼熟!」拉布拉在聽到這樣的稱號後,突然激動萬分的大叫:「她就是吃BOSS榜第二名,那個叫做凌依的雙劍王者嘛!」
吃BOSS榜?雙劍王者?後面的還可以理解,吃BOSS榜是什麼啊?
正當我想要再追問時,浮動部屋緩緩飄到我身旁,連帶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這顆大球是什麼東西?」鐵色狂想好奇的伸出手,對眼前的金屬球體又敲又摸。
「它是浮動部屋,A級任務的獎品。」我說出它的來歷。
「耶?A級任務的獎品是一顆球喔?看起來……很普通嘛!」像是覺得這種禮物有點寒酸,拉布拉又是皺眉又是搖頭。
「如果你知道它的功能,你就不會這麼說了。」痞子殺手朝拉布拉回了個笑,意有所指的道。
「它有什麼功能?」天神樂好奇的追問。
「要談話之前,能不能先弄個聊天場地出來?」焰星駕著滑翔翼在空中盤旋,朝待在裡面的遙日建議道。
在他說完這句話後,浮動部屋跟著開始改變外型,液態的金屬外表開始向外伸展,在延展至某個定位點時,液體凝結成固體,原本的金屬表面轉換成不同顏色,供我們聊天休息的場地,就在就在這樣的變化下成形。
海面上飄浮著一塊庭院般大小的平台,上頭由各色磁磚拼貼成一幅向日葵圖案,平台的上空張著遮陽的巨傘,中央處設置了一張大圓桌以及數張椅子,月雪櫻低著頭站在桌子旁邊,遙日則是站在平台邊邀請眾人進入。
「簡直就像個海上庭院。」黑戰士極為喜歡的稱讚著。
「沒想到這東西竟然還能夠變形?」見到這樣的變化,拉布拉好奇的發問:「它還有哪些功能?」
「這裡有功能解說的小冊子,你自己看吧。」懶的一一解說,我將附贈的說明冊子遞給他。
當所有人站上平台後,這個海上庭院才又開始移動,以一種不疾不徐的速度往目的地前進。
才剛坐定位,桌子上便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茶點,一邊吃著東西,我們一邊聊著剛才未完的話題。
經過他們七嘴八舌的解說後,我這才知道,原來零度領域有各式各樣的排行榜,而其中最受人矚目的,是一個叫做「魔王功勳榜」的東西。
顧名思義,魔王功勳榜就是用來記錄玩家所獵殺的魔王數量,玩家間戲稱它是「吃BOSS榜」。
麼王功勳榜是採取記分制,遊戲關澤也很簡單,就是「單打獨鬥」。玩家必須一個人挑戰魔王,其他人只能從旁給予補血、復活這類的幫助,也就因為必須一個人辛苦奮鬥,所以魔王功勳榜也被玩家當成是強弱的標準。
魔王功勳榜只有紀錄五十個名次,能上榜的都是遊戲中頗具水準的高手,其中,功勳榜上前五名的玩家,被譽為高手中的高手,因為他們在功勳榜上的積分,遠遠超過其他玩家,目前還沒有人能夠超越他們,玩家們私下稱他們為「五大王者」,而剛才那位路過的雙劍王者「凌依」,則是名列魔王功勳榜第二名的位置。
「可是像他們那樣的高手,隨隨便便就可以將魔王打掛,其他人當然很難超越他們啊。」對於這樣的評分制度,我感到有些不公平。
「不,像他們這樣的高手,想要維持功勳榜上的成績反而比其他人困難。」遙日語氣堅定的反駁道。
「為什麼?」
面對我的困惑,遙日開始對我做出說明與解釋:「上榜的記分標準,是依照玩家挑戰的魔王等級、數量跟解決的速度來評分,而這個魔王的等級,是依照玩家本身的能力值來做區隔。」
焰星在遙日之後接著說明道:「簡言之,假設他們這些高手的能力值是高階等級,而他們跑去打倒中級的魔王,因為他們本身的能力值比魔王高,功勳榜便不會承認這場戰鬥,更不會為他們在功勳榜上加分,另外,如果他們跑去打高級魔王,雖然戰鬥會列入計分,但是因為魔王的階級跟他們相等,所以分數會給的比較低。」
「這應該是為了預防高等級玩家窩在同一區域練功。」黑戰士猜測出定訂這種制度的理由。「如果不這麼規範,很有可能形成高等級玩家霸佔低等級玩家練功區的情況,這會讓低等級玩家無法順利升級,一些新手就沒東西可以玩了。」
「其實這些高手也挺可憐的。」拉布拉說出他聽來的消息。「我之前聽別人說,有些人就是因為等級太高,怪物一刀就被他們給劈死了,因為沒辦法像我們這樣享受組隊打怪的樂趣,結果那些高手只好先找生活系的東西玩,等改版之後再去挑戰新的魔王。」
「連戰鬥都沒法玩的盡興,這還真慘……」鐵色狂想用同情的口吻說道。
這些人處境我當然能夠理解,畢竟我們之前也是因為找不到對手,所以才會跳槽來這邊,不過儘管有之前的經驗,若要我再次抉擇……
「我寧願成為找不到BOSS的強者,也不要被BOSS怪打著玩。」我用著極為認真的語氣說著。
這番發言也得到其他戰神成員的笑容認同。
寧願當一個傲視群雄的寂寞王者,也不願意成為被BOSS踩在腳下的嫩戰士,這應該是我們幾個一致的想法跟目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