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每個人當然都想當高手、想要當王者啊!」拉布拉扁著嘴、帶點喪氣的嚷著:「不過現在我們的程度還差的遠咧!光是擠進吃BOSS榜就很不簡單了,更不用提要變成五大王者那樣的高手……」
「的確。」我無奈的苦笑了下:「剛剛砍那隻龍,我砍到手都痠了卻還是搞不定它,而那個女生卻一下子就搞定了。」
「貓,我剛剛看了下妳的戰鬥,妳的武器是高級品,殺傷力應該不只是這樣。」話語中,焰星暗示著我沒有好好運用這項武器。
「哪有!我已經用全力砍下去了,就是傷不了它啊。」我不滿的反駁。
「貓,劍不是拿來亂砍的。」天神樂狀似無奈的對我苦笑。「劍的出招應該偏向輕巧、靈活,用砍的很容易毀損劍身。」
「欸?是喔?」不曉得還有這樣的使用限制,我訝異的楞了下。「可是用砍的很方便啊,隨便劈個幾下,怪物就會掛掉了。」
「切!妳以為是劈柴啊?」拉布拉不以為然的斜睨我一眼。「剛才雙劍王者的動作妳有沒有看到?她有用砍的嗎?沒有吧!她只有輕輕劃過而已。」
「說不定她的武器比較厲害,只要輕輕畫一下,怪物就像豆腐一樣被切成兩半!」我故意用武器的優略性來狡辯,不過,心裡自然是心知肚明,我的程度跟那個女生還差了一大截。
「她的雙劍跟妳的複合劍盾是同等級。」焰星毫不給面子的回著。
耶?原來我的武器跟高手用的是同等級的?這項訊息讓我的虛榮心往上提升了不少。
「貓,妳的長劍借我看看。」黑戰士將我的長劍接過手端詳,最後他對我的武器做出結論。「妳的武器沒有追加魔法屬性也沒有進行升級,攻擊力當然是會比別人更低。」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加東西上去啊。」語畢,我朝黑戰士露出一個萬分燦爛的笑容。「你幫我改造它吧!」
見到我這模樣,黑戰士狀似拿我沒輒的笑笑,反問道:「我能拒絕嗎?」
「不行!」不打算給他反悔的機會,我將盾牌跟手套一古腦的塞給他。
「除了將武器丟給我之外,妳還要給我改造武器的材料。」黑戰士將複合劍盾收入他的倉庫內,並說出其他要求。
「改造武器還要找材料?」聽到還有這種麻煩事等著我,我的眉頭開始皺起。
我本來以為這邊的改造模式應該跟狙擊手差不多,只要將武器跟錢丟給改造者就行了,沒想到還要另外蒐集材料?這真是……
才想開口埋怨時,絕對殺戮又跟著補上一句。
「而且這些東西NPC商店買不到,必須要玩家自己到各地去搜集才行。」
遊戲商店沒有,那麼玩家的商會呢?
「痞子的商會有賣嗎?」我將希望放在絕佳好貨商會上頭。
「不一定耶,要看妳要哪種等級的材料,」痞子殺手為難的抓抓頭髮。「八級以上的材料很難拿,就算有玩家拿來商會賣,放不到一分鐘就被人買走了。」
「改造武器還有分等級?」我無力的慘叫一聲,開始感到頭痛了。
「武器的改造一共分為十級。」黑戰士發現我什麼都不知道,只好從頭跟我解釋。「一級是最基本,十級是最高等,改造武器之前必須先蒐集相關等級的材料,而且必須要一級一級進階去改,不能跳級改造,如果妳還要附加魔法屬性,妳也必須找到同級的魔法用品……」
「……」聽完這一串說明,我的頭開始暈了。
見到我的表情呈現呆滯狀態,焰星笑著搖頭。「黑戰士,貓已經被你搞混了。」
「我舉個例子吧!」黑戰士轉而使用實際例子教學:「假設妳想要將武器改成一級武器,就必須先找到『一級精煉石』、『一級小草』、『一級鐵礦』等等,如果妳還要加上魔法,賦予武器新的攻擊力,依照妳想要改造附加的魔法屬性,妳還要另外找出『一級冰石水晶』或者是火晶、土晶之類……」
教學到了這裡,絕對殺戮插嘴補充道:「改造武器的時候,可能會發生改造失敗的情況,失敗的武器會變成廢物,所以妳除了找齊改造材料之外,還要另外去收集『還原水』,它可以在改造失敗時將武器還原,不過,被還原的武器會變成最初的狀態,妳要重新從一級開始進行改造。」
「媽呀!為什麼改個武器這麼麻煩啊?」聽完這些關於武器改造的長篇論調,我的耳朵已經開始嗡嗡作響了。
「放心吧!我會幫妳的啦!」痞子殺手伸手摸摸我的頭髮,笑著安慰我。「還原水跟一到五級的材料商會裡面全都有,後面的材料就比較零散,要另外再找齊。」
「既然這樣,我就先將武器改造到五級吧。」黑戰士點頭說道,並開始追問我更詳盡的內容。「貓,妳想要將武器改造成什麼型態?要附加什麼屬性的魔法上去?」
「全權交給你設計吧。」我直接將這個燙手山芋丟給他,「你們說明的很詳細,可是我聽的很模糊,要我去想這些東西,我的腦袋一定會想到燒掉,還不如交給有經驗的『專業人士』設計。」
「貓,妳不是不懂。」黑戰士用嘆息的語氣說道。
絕對殺戮接下了他未說完的話:「貓是太過懶惰,所以不想去動腦筋理解。」
聽到他們的指控,我不否認的笑笑。「我真的很討厭麻煩的東西。」
「多少還是要學一下。」天神樂好心的勸告著。「一遇到繁瑣的事情妳就將它丟開,這在零度裡面可是行不通的。」
「是啊,這個遊戲變態的地方就在這邊!」拉布拉口沒遮攔的訴苦道:「基本的東西都還能在商家買到,其他進階版的東西全部要自己製作,而且還要經歷千辛萬苦才能找到材料,上次我不過想做一雙六級的戰靴,那個製作任務竟然要我去找十七種材料,差點沒累趴在半路!」
面對拉布拉的指控,焰星只是用更加耀眼的笑容回應。「如果每樣東西隨隨便便就能買的到,輕輕鬆鬆就能將它製作出來,那大家還會將它當成寶物珍惜嗎?就是因為須要費盡千辛萬苦才能得到,所以才更加顯出物品的價值啊。」
「可是遊戲設計的難度真是太高了。」雖然同意焰星的觀點,但拉布拉還是對此頗感埋怨。
「就是因為困難重重,所以當你完成一件物品,將它穿在身上或展示出來的時候,別人才會覺得你厲害,也才會有成就感,不是嗎?」
「嗯,說的也是啦。」聽到這樣的說詞,拉布拉也就心服口服,不再多說什麼。
呵,焰星還真是厲害,竟然可以將他們這種近乎變態的惡搞行為,說成是一種讓玩家得到成就感的挑戰?
『這根本是你們故意設計出來「耍」人的吧。』我私下傳了密語給焰星,指責他顛倒黑白的說法。『我哥之前跟我說過,你們的設計遊戲任務的樂趣之一,就是想看到玩家為了任務拼死拼活、筋疲力盡的模樣。』
『貓,我想妳誤會立人的話了。』焰星回給我一個迷人的微笑。
『難道你要跟我說,你們並沒有惡整玩家?』我質疑的反問。
『不,我要說的是,設計高難度的任務,這是幕後工作人員的消遣活動,不關我們的事。』答話時,焰星的笑容有逐漸邪惡化的趨勢。『畢竟他們被我們「磨」的那麼慘,總要找個東西發洩一下。』
好樣的,原來我們玩家是給設計小組發洩用的?這下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苦悶的瞪了焰星一眼,我順手拿起桌上的飲料喝著。
「貓,親愛的貓~~」突然,痞子湊到我身旁,用著極為肉麻的親暱語調喊道。
「什麼事?」發現他的態度有些詭異,我開始警覺起來。
「這個浮動部屋,妳也有一台對吧?」痞子殺手說出了他的企圖。
「嗯。」我如實的點頭回著。
「那麼……」痞子殺手欲言又止的望著我,並從倉庫抓出一個東西放到桌上,定眼一瞧,那是個手上捧著金元寶的財神爺玩偶。
「你拿玩具出來作什麼?」見到那東西,我好奇的追問著。
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痞子殺手反而說出了他的要求。「親愛的貓,妳將浮動部屋賣給我吧!」
「不要。」我毫不考慮的回絕。
就在我拒絕時,財神爺小玩偶發出平板的聲音。「嗶!賣家韃羅貓不肯販售,交易無法達成。」
「咦?這個是?」
「它是交易財神爺,玩家用來進行買賣的交易機制。」遙日說出那娃娃的用途。
「這要怎麼交易?」我好奇的追問。
「就是……」
「貓,先不要管那個啦!」痞子殺手中斷了我跟遙日的對話。「妳開個價吧,看妳要多少才肯賣,妳開個價給我吧!」
「就說我不──」
「貓~~拜託啦!我真的很想要一台浮動部屋。」痞子殺手使出他纏人的功力。「反正妳跟遙日都是一起行動,你們兩個共用一台也行啊!要不然,妳將浮動部屋賣給我,然後我跟妳共用一台。」
話說到這邊,他還順勢朝我拋了個飛吻過來。
「你去解任務就可以拿到了啊,幹嘛非要跟我買啊?」我沒好氣的反問。
「因為它是第一位破解任務的『特殊獎勵品』啊!」痞子殺手回的理直氣壯。「後面的獎品就比較差了。」
「你的算盤打的還真精。」我賞了他一記冷眼。
痞子殺手嘿嘿的乾笑兩聲,隨後又開始拼命嚷著要我開價,最後,我只好順了他的意思,勉強丟個價錢給他。
「一千七百萬。」
「一千七?這……不能便宜點嗎?」聽到這麼高的價碼,痞子殺手臉上出現猶豫。
「不行。」我堅定的回絕。
「嗶!賣方韃羅貓開價一千七百萬,不予以減價。」財神爺重複著我的條件。
哼哼,嚇到了吧!我就不相信這種價錢你買的下去!我在心中得意的笑著。
這樣的價錢是我故意用來嚇唬痞子,讓他知難而退,我才不相信這種天價他買的下去!
「好吧!」考慮了許久,痞子殺手突然一拍手,喊道:「成交!」
「啊?不會吧?你真的要買?」我錯愕的完全說不出話來。
「嗶嗶!交易達成。」像是在慶賀般,財神爺娃娃手上的金元寶,蹦出許多發亮的小元寶,像泡泡一樣,小元寶搖搖晃晃的朝著天空飛去。
「等一下,你是認真的嗎?一千七百萬耶!」我確認的追問。
「貓,你們的交易已經被認定成功,不能反悔。」遙日在交易完成後,開口提醒著。
「我才不是反悔,只是覺得這麼誇張的價錢,他……」
畢竟這是我胡亂喊出的價錢,而且買的對象還是自己認識的朋友,這實在是讓我有點心虛。
「用一千七百萬賣出浮動部屋,這種價錢還算可以。」黑戰士在心中估算過後,認同的說道。
啊?這意思是說,我以為是天價的價錢,其實是很公道的金額?
「痞子,如果你要放到商會販售,你可以定價兩千五百萬。」焰星用一種輕鬆、悠哉的語調說道。
耶耶?其實浮動部屋可以賣到兩千五?這下子,我開始覺得我賣出的價錢很「仁慈」了。
「嘩!不過才轉了個手,價格就跳這麼多啊?」鐵色狂想詫異的喊道。
「這個浮動部屋全零度只有兩台,它的儲物空間可是所有的物品中最多的,」焰星說出開高價的理由:「另外它還具有海陸空三種不同的交通功能,要是看膩了圓球外型,它還有上百種造型可以轉換,這樣的東西,就算賣三千萬都還是會有人搶著買。」
焰星這麼一說明完,在場的眾人也紛紛贊同的點頭,認為它的確是物超所值,而我更是深深覺得……我賣的太便宜了!
「現在開始為兩位轉移金錢與商品。」財神爺娃娃在確認交易談妥後,開始進行下個步驟。
「它會自動幫我們轉移東西?」
「它是特別為玩家買賣設計的交易機制,」遙日又重複了一次他對我說過的話,並且更近一步說出它的功用。「只要雙方達成交易共識,它會自動轉移雙方買賣的物品跟金錢,有了它,玩家就可以避免遇到詐騙事件,付出物品卻收不到錢,或者付出錢卻收不到商品。」
「這麼說來,這個財神爺娃娃是一種強制執行的東西。」我終於理解它的用途了。
「是啊!」絕對殺戮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著:「所以痞子才會將它拿出來,讓妳在開價之後沒辦法反悔。」
如果絕對殺戮不說,其實我還沒有想到這一層的關係,經他這麼一提……
「痞子。」我臉色陰沉的望向他。「沒想到你竟然變的這麼奸詐,挖好了坑給我跳?」
「欸,我、我,這個……」痞子殺手先是尷尬的一笑,隨後用耍賴的口問道:「哎呦,反正妳都已經跳了,就不要跟我計較了嘛!」
「什麼叫做『反正已經跳了,就不用計較啊』?」我現在真想要衝上前掐死他。
「真好。」在旁拉布拉羨慕的說道:「要是將它擺上商會,一定很多人搶著要,可以賺兩千五百萬耶!」
「不,我沒打算賣。」痞子殺手篤定的搖頭,臉上更是堆滿了笑容,「這是貓第一次破解任務的獎品,非常具有意義,我打算自己留著使用!」
此時,財神爺娃娃又發出一個響聲,對我們說物品跟金錢已經轉移完成,原本戴在我手上用來操控浮動部屋的腕帶,已經被轉移至痞子殺手的手腕上,而我的帳戶也多了一筆豐厚的收入。
交易已經完成,我當然是沒辦法後悔,反正我也沒打算跟痞子要回東西,只是……
「我辛辛苦苦才得到這個浮動部屋,都還沒上去玩過,現在竟然這麼輕易就被拐走了。」我沮喪的趴在桌上,怎麼想都覺得有點不甘吶!
「貓,這個腕帶給妳。」遙日將另一個同款式的腕帶遞到我手邊。
「為什麼你要將你的腕帶給我?」我不解的反問。
難道遙日因為覺得我很可憐,所以要將他的浮動部屋送我?
「給妳的是分享腕帶,」遙日伸出他配帶腕帶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說明他給我的是另一條,「我已經將浮動部屋設成跟妳共用的模式,往後妳也可以自由使用它。」
「這樣好嗎?」我遲疑著。「畢竟這是你的東西,要是跟我共用,那你可以使用的空間就減少……」
「反正我們都是一起行動,這樣妳也比較方便。」遙日朝我回了個笑,似乎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
「請你們兩個不要在我們面前這麼恩愛好嗎?」拉布拉一臉陰沉的嚷著:「這對我們這些單身的人來說,是一種很──大的打擊耶!」
「你在胡說什麼?」我真是為這樣的說法感到無奈。
不過就是普通的對話罷了,哪有什麼牽扯「恩愛」的行為發生?
「害羞了喔?哎呦!不用不好意思啦!」拉布拉瞇著眼,笑的一臉猥瑣。
「你這隻死貓!」我才準備出手揍人時,天神樂的話止住了我的動作。
「欸?小櫻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啊?」聽到這樣的詢問,月雪櫻詫異的抬起頭來,正好跟我的視線對上,但在下一秒她又隨即轉開視線,似乎是在迴避著什麼。
「對耶,從剛才到現在,小櫻連一句話都沒說,」痞子殺手搭腔的嚷著:「平常妳不是都嘰嘰喳喳的嗎?怎麼現在這麼安靜?」
也難怪大家會感到奇怪了,平常聚會的時候,小櫻總是會開心的跟我們聊個不停,不過,從剛才到現在,她好像只是悶頭吃著東西,一句話也沒有答腔。
「因為你們剛剛在談改造武器的事情,我對那個又不是很了解,當然就沒插話啊。」月雪櫻面帶尷尬的為自己辯解。
「是這樣嗎?」向來最愛捉弄人的痞子殺手,才不會被這樣的三言兩語打發了。
「不然呢?」月雪櫻沒好氣的回他一記白眼。
「嘿嘿!」拉布拉詭異的乾笑兩聲:「小櫻啊,剛剛我們在跟萬里長龍對打的時候,妳在哪裡啊?」
「我在浮動部屋裡面啊。」說出答案後,擔心會被誤會,月雪櫻隨即補上了句:「因為我搭乘的小船被打翻了,所以貓就帶我到這裡來。」
「嘖嘖!親愛的貓,妳怎麼可以讓遙日跟小櫻單獨相處呢?」痞子殺手一臉感嘆的搖頭。「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妳難道不怕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嗎?」
「臭痞子!你在胡說什麼啊?」月雪櫻漲紅了臉,氣的雙頰都鼓了起來。
「放心啦,遙日不會對小櫻亂來。」我擔保的說道。
「貓啊,這妳就誤會痞子的意思了。」拉布拉笑的有些詭異:「我們是擔心遙日會被小櫻給吃掉啊!」
「欸?原來遙日在你們的心中完全沒有殺傷力啊?」我訝異的追問。
「嗯,他完全不像會將人撲倒的樣子。」痞子殺手極為認真的點頭。
「遙日給人的感覺很溫和,就像隻任人宰割的小綿羊。」既使當事人在場,絕對殺戮還是不給面子的評論著。
聽到他們對遙日的形容詞,還真是讓我感到驚訝,轉頭望向遙日,他回我一個淡定的淺笑,臉上沒有任何窘迫的神情。
「什麼嘛!竟然將我說成會隨便吃人豆腐的人。」月雪櫻不滿的嘟著嘴:「遙日可是貓的男朋友耶!你們不要亂說話啦!」
「哎呦!男女朋友算什麼?那不過是個幌子。」痞子殺手朝月雪櫻揮了兩下手,他的這句話一出口,讓我嚇了好大一跳。
痞子殺手怎麼會這麼說?難道他知道我跟遙日是假裝的情侶?一想到這點,我的視線隨即轉向焰星,他是在場唯一知道內情的人。
接觸到我的視線,焰星只是朝我聳肩微笑,彷彿是在說「一切與我無關」。
「男朋友、女朋友、老公、老婆,這種名義上的東西,現在還有誰會去重視啊?」痞子殺手接著說出口的話,讓我的不安一下子消散。「橫刀奪愛、劈腿的事件多的是,合則來、不合則去,感情的東西本來就是這樣,強留是留不住的……貓,我說的對吧?」
「沒錯。」我認同的點頭。
「所以說,如果遙日真的有其他喜歡的人,妳也是會祝福他們?」月雪櫻睜大眼,大感好奇的追問。
「嗯。」我再度點頭,望著小櫻,我又想起稍早之前的那一幕。
既然發現小櫻對遙日有那樣的情感,雖然現在的我不能幫她,不過至少我可以暗示一下……
「就算我跟遙日是情侶關係,但這不代表我可以掌控他的一切,不管是他喜歡上別人,還是別人喜歡他,這都是他跟那個當事者之間的事情,我會讓他自己去抉擇,就算分手了,大家還是朋友。」
這段話我是故意要說給小櫻聽的,希望她可以不用顧慮我,大膽對遙日表達出她的心情,但,這時的我並沒有料到,我這樣的用意跟想法,竟造成料想不到的發展……
「那麼,遙日啊!我們來場競爭吧!看看誰能夠得到貓的心,」痞子殺手一臉燦爛的朝遙日笑著。「還有,不管往後的發展如何,我們三個還是朋友,你覺得呢?」
聽到這種近似下戰帖的話語,遙日僅僅只是笑著點頭答應。「好。」
「好個頭!」我舉手朝他們兩人的頭敲了下去。「你們兩個少給玩我這種無聊的遊戲。」
「貓啊,妳不是說不會在乎情侶關係,大家可以公平競爭?」痞子殺手完全將我的發言誤解。
「貓。」遙日同樣用一種無辜的眼神望著我。「既然痞子要公平競爭,那妳總是要給他一個機會……」
哇哩咧,這句話是「男朋友」這身份的人該說的嗎?我真是快要被遙日氣到七竅生煙了。
「遙日,你果然是我的好哥兒們、好兄弟!」痞子殺手一臉感激的抱住他。「要是你是女兒身,我一定會以身相許報答你對我的恩情!」
「就算他是男的,你也是可以『許』啊。」我回他一抹冷笑,用著冰一般的語氣說道:「不用顧慮我,我不會介意。」
「親愛的貓,妳這是吃醋的表現嗎?」痞子殺手轉而一把抱住我,極為開心的道:「妳竟然會因為這種事情吃醋,真是好可愛啊!放心吧!在我的心中,妳永遠都是第一位!」
「放、放手!」我拼命想要掙脫他的懷抱,但是痞子殺手的力氣卻讓我無法脫身。
「絕對殺戮!幫我將痞子抓開!」我轉而向他求救。
絕對殺戮起身走向我們,出手一抓,我便順利的從痞子的懷中脫身,在重獲自由的同時,耳邊聽到一聲東西掉落海中的噗通聲。
定了定神,我警覺的環顧四周,提防痞子再度撲上前,但卻沒見到他的蹤影。
「欸?痞子呢?」我不解的問著其他人。
「……」沒有回答,眾人只是一致將目光轉向海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