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望著陌生的環境,季薰心底已經有個底了。

緩緩地,在她視線正前方降下一個平面螢幕,特倫斯的臉出現在那裡頭。

「咯咯咯,早安。」他笑嘻嘻的道。

季薰並沒有太過訝異,早在那群異種出現時,她就知道有可能會見到他了。

「每次都玩綁架這一招,你不膩嗎?」她皺眉埋怨。

本想起身的她,發覺手腳都被扣住行動,便改以目光巡視身旁環境。

「又要做實驗嗎?」她輕嘆一聲。「可不可以不要再給我亂打針?上次你注射在我體內的東西,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完全排除。」

為了將那些毒物排出,她被迫吃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排毒餐,每一餐還要搭配一杯難聞又難喝的化學藥劑,簡直讓她痛不欲生。

「咯咯咯,放心吧!這次我更改了實驗方式,妳只要在椅子上躺著就好。」

「是嗎?聽起來還真是輕鬆呢!那我可以睡覺嗎?」她打趣的笑道。

「咯咯咯,當然可以。」特倫斯發動了機器,「如果妳睡得著的話,咯咯咯。」

這種感覺……是什麼?

在機器發動後,季薰感應到體內的靈氣開始有了波動,一種非自主性的力量波動,好像有人正在引發她的力量,操縱她的力量。

「很有趣對吧?」特倫斯觀察著數據圖表,「這可是我特地為妳準備的裝置,在它的引導下,妳體內的力量會逐漸被引發出來,就像是在刺激妳的潛能,讓妳一直施展不出來的能力順利展現,直到全部的力氣都被榨乾為止,咯咯咯。」

全部引發?季薰突然想起命子曾經向她示範靈力的水杯。

「別開玩笑了!要是沒有控制好,會死人的!」她發怒的大吼,手腳也竭盡所能的掙扎。

在戰鬥的情況下死去也就算了,被自己的靈力炸死?這種死法她才不要!

「咯咯咯,的確,靈力要是過於混亂,會導致血液逆行而死,不過妳放心,這台機器只是逐漸激發出妳的力量,就像擺盪的鐘擺那樣,逐漸擴大搖晃的弧度,並不是亂七八糟的攪亂,不用擔心,咯咯咯。」

「誰管你是鐘擺還是攪拌器?不管用哪一種,我都不要!」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我要因為你這種愚蠢的實驗死掉啊?

使出全部的力氣,季薰激烈地移動手腳,試圖掙脫扣環,手腕、腳踝因為過度摩擦而紅腫破皮,甚至還滲出血來,但,不管她再怎麼努力,還是逃離不了。

機器最初發動的幾分鐘,她只覺得靈力不斷提昇,身體充滿力量、精神充沛,然而,當靈力超過她平常使用的程度時,她漸漸感受體內呈現一種飽和,身體像是灌足氣的氣球,逐漸緊繃……

好痛!皮膚……好像要崩裂一樣。她難受的發出哀號。

耳鳴、眼睛脹痛、暈眩、心悸等等症狀不斷出現,身體如同被火焰灼燒,又像是被強大電流貫穿,一次又一次的折磨著她。

「啊啊啊啊啊──」全身冷汗淋漓的她,只能藉由哀號抒發,希望那痛楚能經由喊叫聲分散。

「咯咯咯,沒想到都已經到這種地步,妳的力量還沒被激發完全,真是不錯。」特倫斯滿意的點頭,並再度將機器的調節增加。

好痛苦!這樣的折磨,還要多久?季薰恨不得自己能夠失去意識,陷入昏迷,可是靈力的引發卻讓她的意識更加清醒。

我……會死掉。她深刻體會到這一點,對人世的殘存留戀也在此時全被引發。

真糟糕,我明明跟東伶說會保護自己,這下子要被罵死了。

真不甘心,我本來還想幫爸爸媽媽報仇,結果竟然……

還能夠見到他們嗎?命子、尚漓、東伶師父、影子大叔,還有……魈,死了以後,我會被繼續留在這裡,還是可以回到那個地方去?

或者……我就這麼魂飛魄散?

一想到自己的存在很有可能就此「消失」,季薰不禁惶恐起來。

她並不害怕死亡,因為她知道死後還有另一個世界,可是若她就此灰飛煙滅,那她會在哪裡?會以另一種形式存在嗎?

或是……一切歸於無?

「自我意識會完全消失」的想法,讓季薰極度不安,她無法想像,沒有了輪迴,完完全全的空無,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我不想就這麼死了,我不要……

淚水自她臉頰滑落,摻雜了悲傷、害怕、怨恨等等諸多情緒。

不要畏懼死亡。

就在她接近崩潰時,命子曾經跟她說過的話,清楚的出現在腦中。

儘管只有簡單幾個字,卻像是一記定心丸,給了她莫名的勇氣。

反正怎麼樣都是死,那我不如跟他拼了!握緊拳頭,季薰有了同歸於盡的打算。

忍耐著身體上的痛楚,季薰配合的機器引發的靈動,主動性的增強力量,當靈力強大到一個幅度時,機器開始冒出熱氣,出現超過負荷的異狀。

「妳……妳做什麼?」察覺到狀況不對勁,特倫斯制止的喊。

沒有回應,季薰繼續放大力量,機器開始出現小爆炸,幾條傳輸電線被炸斷,部份電流外洩,危險警告的警報聲同時傳出。

「妳找死嗎?」特倫斯慌了,「要是再這麼提昇下去,這裡會爆炸!住手!快住手!」

「怕了嗎?」季薰臉上揚起笑容,「我不能讓你這個實驗瘋子繼續害人,就算死,我也要拖著你一起!」

說著,季薰將靈力提昇至極大值,當她這麼行動之後,密閉的室內颳起了不明暴風,狂風席捲所有儀器,室內的物品全被強大的力量催毀。

這股力量還貫穿了牆壁,波及到建築物的其他地方,就像龍捲風掃過,籠罩在靈力之下的所有區域全被摧毀殆盡。

風流朝特倫斯所在的位置直奔而去,將他的資料室肆虐的一塌糊塗。

「停止!快點停止!該死的!我的資料!」特倫斯急忙的進行資料備份。

他不在乎死亡、不在乎儀器被毀、不在乎實驗室被破壞,他只擔心所有資料數據會因為這場災難毀於一旦。

「碰碰碰碰……」爆炸聲此起彼落的傳出,電腦、牆壁、桌椅、梁柱全被炸毀,在這股力量散去之後,整棟建築物也因此毀去了大半,成了廢墟。

「該死,該死的女人!該死的!啊啊啊啊──」

眼睜睜看著資料毀壞,特倫斯氣急敗壞的大吼。

C6!誰叫你礙事!就是因為你!因為你我寶貴的資料全部沒了!」

在力量風暴中,C6緊急將他護在身下,卻也因此讓他錯過挽救全部資料的機會。

「該死!該死!該死的廢物!」

特倫斯遷怒的將它踩在腳下,用力踢踹,完全無視它身上的多處損傷。

「咳、咳咳咳咳!」情緒過度激動的他,引發一連串劇烈咳嗽,吐出幾口黑血。

見狀,倒臥在地的C6,急忙起身,從變成廢墟的石塊底部翻找藥物,讓特倫斯服用。

短暫休息後,特倫斯的情緒平復,想起了更為重要的事情。

「對了,只顧著生氣,那個傢伙……」

快速起身,他朝原本囚禁季薰的地方走去,抵達現場時,只看到成堆的瓦礫以及機器的殘骸,季薰已經不見蹤影。

「死了嗎?」特倫斯在躺椅附近勘查,找尋可能的殘屍碎塊。

「奇怪,就算炸成粉末,也總該有一些殘留物才對。」特倫斯納悶的低頭沉思,「C6,讀取攝影機殘餘景象。」

接收到命令,C6翻找出埋在瓦礫堆中的攝影機,將自身線路接上,複製了機器裡的資訊。

不一會,C6的雙眼發光,投射出攝影機紀錄下的影像。

在季薰力量到達極致,開始摧毀週邊一切時,她身上發出閃電般的閃光,衝擊力強大的氣流在她身邊快速流竄,在那股威力之下,她身邊的空間逐漸產生扭曲,先是開了一個小孔,而後那開口越來越大,最後將她瞬間吞噬。

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咯咯咯,扭轉了空間嗎?意外發現有趣的東西了啊!」特倫斯就地找了塊石塊坐下。

「如果是因為扭曲了時空,意外闖入某個裂縫之中的話……」

喃喃自語的沉思中,特倫斯突然感受到一股帶有殺氣的寒意,反射性的想起身躲避,頸部卻已經架上一把匕首。

「特倫斯,我記得我跟你說過,『不准動我的東西』,你好像每次都記不住?」艾蒙現身他身後,聲調毫無情緒。「記不住命令的腦袋,好像沒有留著的必要?」

「不,我……」

「小薰呢?她在哪裡!」跟隨艾蒙緊追而來的東伶,焦急的揪住他的衣領。

在兩人之後,DA小組的成員也跟著現身,看著宛如廢墟的建築物,眾人全部露出詫異神色。

「哇靠!這裡是怎麼回事?爆炸現場?」瞪大眼,伊恩四下打量著。

「真是好慘烈的景象。」葛瑞斜倚在剩下一半的牆面上,「如果這是打鬥後的痕跡,參與戰鬥的人肯定很厲害。」

「薰呢?薰在哪裡?被埋在下面嗎?」尚漓緊張的到處翻開瓦礫堆,尋找季薰的身影。

「鎮定點。」夏契爾制止了想要徒手挖開地面的他。

「這裡偵測到大量靈力殘留,氣息非常混亂。」拿著機器與採集物品,薇菈逐一將可疑物品收起。

「咯咯咯,艾蒙,你竟然帶了一堆人過來,什麼時候你開始跟死神合作了?」

「人呢?」不想多說,艾蒙只想要找到季薰。

「我也很想知道。」特倫斯一臉無辜的回道。

「少胡扯!」尚漓激動的衝上前,「明明是你將她抓來,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在哪裡!」

「咯咯咯,如果是十分鐘之前,她在這裡。」特倫斯指向躺椅的位置,「現在我就不知道了。」

「難道是被救走了?」東伶猜測的道。

「魈嗎?」尚漓直覺聯想到他。

「不對。」艾蒙直接否決這個回答,「這裡沒有他的氣息。」

「那、那她到底……」尚漓茫然了。

「咯咯咯,來的太晚了,如果你們早來一步,就可以看到有趣的東西。」特倫斯瞇眼笑著。

雖然那股力量讓他失去不少資料,但,一想到那驚人的成果,興奮的情緒立刻掩蓋過那股鬱悶。

「看樣子,這裡是被強大的靈力破壞。」薇菈取得偵測數據。

「咯咯咯,那邊那位小姐,請不要隨便拿走私人資產。」特倫斯制止的說道:「難道你們死神殿的人,都是隨便進入私人領地,隨便取走他人財物的小偷嗎?」

「不好意思。」薇菈推推眼鏡,「我只是剛好經過一個『廢墟』,正好見到廢墟裡有幾樣東西可以『回收利用』,想幫忙減少『垃圾」而已。」

「真厲害。」蹲下身,葛瑞觀察著破瓦殘堆的狀況,「這裡是被靈氣破壞的?那力道肯定很驚人。」

「難道是季薰做的?」伊恩面露訝異。

「不可能。」東伶完全不信,「小薰她不可能有這種能力。」

他可是從季薰小的時候就認識她了,如果季薰真的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他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儘管理智上如此否認,東伶心底又隱約認同這番說詞。

「咯咯咯,與其跟你們多作解釋,不如直接讓你們欣賞一下吧!眼見為憑。」特倫斯彈了一下手指,示意C6重新播放影片內容。

看完播放出的畫面,眾人臉上的神情除了驚愕,還有一部分的擔憂。

「……消失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薰會突然不見?」尚漓慌了手腳。「她回的來嗎?」

「這個很難說。」薇菈語帶遲疑。

「為什麼?她回不來嗎?」尚漓緊張的追問。

「你先別這麼激動……」薇菈試圖安撫。

「可是──」

「先離開這裡再作討論。」夏契爾開口催促。

他們現在可是身處對方的地盤,就算這個地方已經變成廢墟,在不確定敵方的情況下,此地還是不宜久留。

「等一下!我們不抓他們嗎?」尚漓指著艾蒙與特倫斯。「他們是L組織的人,我們不是一直想抓他們嗎?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人,為什麼不抓?」

「現在不適合。」夏契爾斷然拒絕。

「為什麼不適合?難道抓他們還要看時間嗎?」尚漓激動的大吼:「要證據的話,他們把季薰弄丟了,那個影片就是證據!」

「喂!菜鳥,組長說不行就是不行,你吵什麼吵?」伊恩沒好氣的數落。

「我就是搞不懂為什麼不行!」尚漓完全不想服從命令,「為什麼他……」

話說到一半,尚漓被夏契爾擊暈了。

「走吧!」抱著尚漓,夏契爾率先動身離去,其他人尾隨在後。

一直到他們遠離,艾蒙這才再度開口。

「特倫斯,你把季薰弄去哪裡了?」

「咯咯咯,引發空間扭曲的人可不是我,我原本只是想激發出她全部的力量,誰知道會變成這樣?」

「人找得回來嗎?」艾蒙不死心的追問。

「無法保證。」兩手一攤,特倫斯語帶無奈的道:「目前數據不足,我不清楚開啟的是那一種空間,可能是黑洞也可能是時間夾縫,不過經歷過那種扭曲的空間,能不能活著都還是個問題。」

「我記得你曾經作過相關實驗。」艾蒙對他的態度存有質疑。

「咯咯咯,都失敗了。」特倫斯感嘆的回道:「扭曲空間的實驗我進行過一百七十九次,每次都沒有成功,早知道這次會意外引發,我一定會在她身上裝設追蹤裝置。」

「那還真是可惜。」

「的確是……」

才要回話,一把刀身極細的匕首刺穿了他的頭,痛得他倒地慘叫。

「哇啊啊啊──」

「這是你弄丟我獵物的懲罰。」沒有抽出匕首,艾蒙將它留在特倫斯的腦上當裝飾。

「要是下次再敢對我的獵物出手,我會直接剖開你的頭。」

丟下這樣的一句警告,艾蒙轉身離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