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抱歉,我們幾個已經決定轉移陣地,跳槽去零度領域玩了。」焰星唇邊掛著微笑,語調平順和緩的道。
「零度領域?戰神跑去零度領域了?」一聽到焰星親口說出這項消息,其他玩家紛紛交頭接耳的討論起來。
「沒想到他們竟然是去零度!我也有在玩那個遊戲耶!」
「我在電視上看過這個遊戲的廣告,它好玩嗎?」
「很有趣,想玩戰鬥的可以接去任務,不想打怪物也可以走生活系路線。」人群中有人簡短的說明著。
「聽起來跟其他網路遊戲沒什麼兩樣嘛。」回話的語氣頗不以為然。
「唉呦,網路遊戲的基礎架構本來就是一樣的啊!」支持零度領域的玩家,袒護的回道。
「欸,話不是這麼說。」另一位反駁的說道:「要是遊戲本身的設定不好,也不會有人想玩吧?」
「遊戲公司都是漸進式放出東西,」較熟悉遊戲公司運作的玩家,開始解說著:「剛開始推出的東西全只是些基礎玩法,過兩天零度會進行大改版,改版之後,會開放出新的大陸跟其他職業,我想那個才算是真正開始遊戲吧!」
「零度領域現在是同類型遊戲,人氣榜上的第一名耶!第一名的遊戲哪會不好玩?」旁人直接提出排行榜的名次。
「嗯,說的也是。」幾位玩家聽到排行榜的名次,也紛紛表示認同。「改天去玩玩看好了。」
聽著玩家間的對話,焰星唇邊浮現一抹意義不明的笑。
焰星是故意的嗎?看到他出現這種反應,我不解的猜想。
一般而言,回答時應該不用連跳槽的遊戲名稱都說出來,但,焰星卻這麼做了。
他是想從這邊拉人過去嗎?或者……焰星是故意要激怒對方?
「真是可惜啊,既然戰神的各位沒有合作意願,我們也不多作勉強。」面對焰星的挑釁,藍眼男子臉上掛起笑容,讓人看不出他是否有因此動怒。
『這個人的修養真是不錯,被人當面這樣回答,竟然還能完全無動於衷。』為了不讓對方聽見,紫玥刻意開啟多人對談的密語模式。
『是嗎?』絕對殺戮不以為然的哼了聲:『他剛剛的態度可不是這樣,我覺得他故意表現給其他玩家看的。』
也難怪絕對殺戮會這麼懷疑,畢竟對方現在表現出來的態度,跟十分鐘之前簡直是天壤之別。
『可以拿來當宣傳工具的不是只有戰神。』黑戰士回答道:『也許他有其他打算。』
『我倒不覺得他會這麼輕易作罷。』焰星用一種不信任的態度說道。
就在我們私下討論這件事情時,檯面上,圍觀的玩家們也因為這項結論而騷動起來。
「戰神不跟狙擊手合作?那……以後就不會在這邊看到戰神了?」
「廢話,剛剛焰星不是說他們跑去零度領域了嗎?當然是看不到他們了。」
「我還以為他們只是暫時離開,沒想到他們再也不回狙擊手了。」一位女玩家沮喪的說道。
「又沒有關係,跟著他們跑就好了啊!」另一名女生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著。「反正我也不怎麼會玩這種射擊遊戲。」
語氣中,擺明她就是為了戰神而跑來狙擊手。
「各位玩家不用為這件事情感到沮喪。」藍眼男子刻意放大音量,向開始浮動的群眾說道:「為了滿足各位戰神迷,我們將陸續推出一系列戰神相關產品,所有你們在戰神總部看到的物品、影片,以及未曾曝光的影片,狙擊手將會一一整理,在往後的各項活動中,『免費』提供給各位……」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我一定要將它收集起來!」
聽到有這種活動,原本討論要跟著跳去零度領域的玩家,紛紛出現留下的意願。
「……」無語。
『又是一個利用遊戲合約,刻意為之的宣傳。』絕對殺戮不滿的哼了聲。
『沒辦法。』紫玥回以一個無奈的苦笑。『誰叫我們當初申請加入遊戲時,答應了官方條約呢?』
根據那該死的遊戲官方規定,狙擊手在沒有涉及金錢交易,以及不觸及個人隱私的狀況下,可以任意使用玩家在遊戲中的物品,諸如玩家研發的武器、群體戰鬥的影片,不需經過玩家同意。
『因為我們不跟狙擊手合作,所以他們也只能拿手邊現有的東西玩。』焰星的語氣中透著笑意,像是早已經預料到這種情況。
『罷了、罷了!』痞子殺手突然用近乎朗誦的口吻道:『我們是戰神,既然身為神,就不該拘泥於俗物,我們要有寬闊的胸襟、仁慈的心腸,不要跟小人一般見識,讓一切隨風而來、隨風而去,有個偉大的古人說,我們要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很抱歉,本人的外號是惡魔貓。』我朝痞子回了個淺笑:『我不懂什麼叫做寬恕,只懂得送人下地獄。』
在對方觸犯到我的底線後,要我不跟他計較?這種事情太過高難度,我,辦不到。
「給你三秒鐘拔槍。」我對藍眼男子命令著。
這話一出口,對方隨即明白我打算跟他進行決鬥,雖然態度有點遲疑,但,他的手也開始移向腰部,為即將到來的事情做準備。
見狀,我也喊出了倒數:「三、二、一!」
男子的動作晚了我一秒,在他舉槍瞄準我的時候,我已經一連朝他開出四槍,分別命中了他兩肩與膝蓋。
在連發的槍聲後,男子雙腿一彎,狼狽的跪在地上,被我命中的膝蓋,已經無法讓他再度站起,這樣難堪的結局,終於他平靜的神色中掠過訝異。
「最後一個理由,我還沒跟你說。」我緩步走向他,空氣中漫著一股淡淡的煙硝味。
在藍眼男子的前方站定,舉槍朝他的心臟部位瞄準,在扣下板機前,我語調淡漠的道:「戰神不是商品,更不是被你拿來宣傳的工具。」
「碰!」
子彈穿過了他的身體,讓男子的胸口濺出一道血花,中槍的作用力讓他整個人往後倒下,幾秒過後,男子便離開了遊戲。
也許是氣氛過於緊張,在地上的屍體消失後,圍觀的人群還是一片靜默。
Game Over。」絕對殺戮宣布了結果。
「嘖嘖!」痞子殺手狀似頗為感慨的笑道:「好久沒看到貓老大用這招『四連發,廢你手腳當殘渣』的招式了,還真是令人懷念啊。」
「妳、妳竟然殺了他!」中年人用極為恐慌且不可思議的語氣道:「妳怎麼可以這麼做!妳知道他是誰嗎?他可是狙擊手公司的總裁,妳真是……」
「那又如何?」我沉下臉,語氣欠佳的道:「就因為他是總裁,我就必須尊重他?這是你們狙擊手最新訂下的規範嗎?」
「妳……」
「少在那邊口口聲聲說,你們誠心誠意的想跟我們合作,這種說法只會讓我覺得可笑!」我用著咄咄逼人的語氣道:「我們辛苦創立的總部,被你們拿來當斂財工具,因為拒絕跟你們合作,戰神的資料隨即被你們拿來當贈品,這種行為叫做有誠意?我看應該叫做無恥才對吧?」
「妳、妳、妳……」被我這麼一反駁,中年人氣的面紅耳赤,想罵人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口,說話也變得結結巴巴。
「這位先生,我看你還是先下線離開,去問問你家總裁有沒有其他指示吧。」黑戰士好心的為他找了個台階下。
「順便請你幫我帶話給那位總裁。」發現那人準備要離去,我喊住了他:「被他拿來當宣傳品,我們認了,但是請他別玩的太過份,要不然,我很樂意將總部再炸一次!」
雖然總部被他們復原了,不過,因為總部是由我們一手規劃建立,在遊戲合約上,我們可是握有使用總部的權利,就算我們再炸它一次,狙擊手公司也不能反對。
「……」中年人狀似不甘的怒瞪我一眼,隨即下線離開。
「好啦,散場啦!」紫玥突然拍了下手,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在紫玥離開後,焰星突然開口道:「我剛接到幾個老朋友的訊息,他們想找我們打一場,有人要去嗎?」
「好。」絕對殺戮一口答應。
「嘿嘿,好久沒丟炸彈了,去玩玩也好。」痞子殺手開心的笑著。
「我再過一小時要離開。」黑戰士宣告了他的剩餘時間。
「我不去。」我搖頭回著。
「為什麼?」痞子殺手一聽到我拒絕,立刻朝我粘了過來。「貓,一起去啦!大家都要去,妳不要一個人耍孤僻咩!」
「別在那邊亂說!」聽到痞子殺手又開始胡言亂語,我朝他的肩膀揍了一記:「我跟遙日約好要去新大陸,還沒動身就被你們找來這邊,我怕遙日現在還在那邊等我。」
「哼哼,什麼嘛!真是重色輕友,有了男友就不要朋友了。」痞子殺手裝出一副吃醋模樣,嘴巴翹的老高。
「我接到你們的訊息就先趕過來這邊,這樣算是重色輕友?」我才剛舉手準備揍人,痞子殺手先一步跑的老遠。
「貓啊,畢竟他是個痞子,妳用不著跟一個痞子生氣。」焰星語帶雙關的說道。
「欸?痞子又怎樣?」一聽到這樣的話,待在遠處的痞子殺手立刻又跑回來抗議道:「痞子也是人吶!你不可以忽略我的人權……」
「貓,妳先走沒關係。」沒有理會痞子殺手,黑戰士朝我揮手道別。「反正只是打個一、兩場,我們幾個應付的來。」
「欸,既然貓不去打,那我也要跟著貓一起走!」痞子才準備開溜,卻被絕對殺戮拎住了衣領。
「你要留下。」絕對殺戮用不容反對的語氣道。
「為什麼?我也要跟貓一起走啦!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拆散我跟貓!」痞子殺手試圖想要掙脫,但這動作卻只是引來黑戰士幫著絕對殺戮制住他。
「哼哼,以為這樣就可以制住偉大的痞子大爺我?你們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痞子殺手笑的極為得意。「只要我使出『瞬間登出大法』,你們就全部拿我沒輒啦!」
這意思是,痞子打算選擇下線離開遊戲,這樣一來,其他人想攔也攔不住他。
「痞子,要是你逃跑,我就將你商會的東西全部搬去送人。」焰星用冷漠的語氣威脅道。
「欸……」這句話讓本來想動作的痞子停住了。「親愛的焰星大哥,有話好說,咱們可以好好商量的嘛~~」
「這就要看你願不願意乖乖合作了。」焰星朝他回了個笑,擺明了「一切你自己看著辦」的模樣。
「……」
最後,痞子殺手只能淚光閃閃的朝我揮手送別,不敢有任何偷溜的念頭。
 
才剛登入零度領域遊戲中,想要傳密語詢問遙日的所在位置時,前方突然有一個龐然大物朝我飛來,唔,該說是飛咩?它那種緩慢的移動速度,應該說是「飄」吧?
那東西的表面材質像是液態金屬,平滑如水的面板上有銀灰色光芒遊走,大小約莫是休旅車的規格,沒有明顯的外型,只有漂亮的曲線勾勒出一個流線輪廓,叫人分辨不出它是啥物體。
那東西在飄到我面前之後就停止不動,我好奇的伸手敲了兩下,觸手的感覺極有彈性,有點像果凍,但卻又有著像是軟鋼一樣的硬度。
「貓。」正當我還在打量時,遙日的聲音突然出現,著實嚇了我一大跳。
往四周張望了下,並沒有見到遙日的人影,正當我感到困惑與不解時,金屬體突然開了個口,遙日從裡頭走了出來,在他站定時,那缺口隨即閉合消失了。
「這是什麼東西?」見到遙日從中出現,我好奇的追問。
「它叫做浮動部屋。」遙日說出了它的名稱,並附帶了句:「是阿光主線任務的特殊獎品,只有第一個解出任務的玩家才有。」
「耶?」聽到是主線任務的獎品,同樣解完任務的我,不平的喊了聲:「那我怎麼沒有收到?唔……它只有給一個?」
「不,妳也有。」遙日笑著解釋道:「但是這個獎品不會直接送到妳手中,妳必需前往市政府領取。」
「市政府在哪裡?」我追問著。
「我載妳過去。」遙日回頭朝浮動部屋喊了聲:「開門。」
隨即,浮動部屋的金屬表面浮現出一扇門,像是歡迎我們進入般,金屬門面自動打開了。
浮動部屋裡頭的空間,比它的外觀還要大上幾倍,差不多可以容納十多人,內部裝潢顔色有別於它外表的亮眼,而是一種令人覺得舒服的米色調搭配。
不過,這裡頭什麼擺設都沒有,空蕩蕩的,看起來還真像是……空殼。
「A級任務的獎品就只是這樣?」我頗感失望的苦著臉:「這裡面什麼都沒有,至少也來個桌子、椅子之類的擺設吧?」
話音才落,眼前的景象一晃,兩個像雲朵一樣的漂浮椅,以及一張沒有腳架的平面圓桌出現了。
「呃?」見到這樣的景象,我張口結舌的愣住了。
「因為要節省空間的關係,浮動部屋的裝備被設計成隱藏式,需要下達命令才會出現。」
「喔。」我理解的點頭回道。
「地圖開啟。」簡單的解釋過後,遙日下達了口令。
半空中出現了一張橙色境界大陸的地圖,地圖旁邊還附帶飄著一隻光筆。
在找到標示市政府所在地後,遙日拿起光筆往市政府的位置點了一下,被點中的建築物名稱立刻由綠色轉為紅色。
「預估抵達市政府的時間為七分鐘。」系統的語音說明道。當然,這裡所指的時間是遊戲時間。
在浮動部屋開始移動時,原本米白色的牆面逐漸轉呈透明,我們就像是坐在一個大泡泡中,可以清楚觀看從身邊經過的景物。
說真的,這種移動方式真是一種奇妙的經驗,尤其是當浮動部屋載著我們來到一條小巷子前,依照浮動部屋的外型判斷,我們鐵定是進不去這窄巷,正當我以為我們要繞道行走時,浮動部屋卻是一頭鑽進了巷子,就像是被擠壓的軟球,浮動部屋從圓形拉成了長長的橢圓形,入眼的景象也因為部屋的扭曲而起了變化,就像是透過放大、縮小鏡在看東西,真是有趣極了。
穿過了巷子,眼前聳立著一棟磚紅色建築物,浮動部屋在它的前方停住。
建築物裡頭是一個寬敞的大廳,大廳的幾個角落站著機器人,遙日帶著我走到大廳底端,那裡出現一名黑髮、笑容溫和的服務員。
「日安。」才在對方面前站定,服務員就先開口說話了。「您就是協助本城解除危機的韃羅貓啊!這次真是辛苦您了,為了表達感激,本城居民再開會討論過後,決定將本城的最新發明『浮動部屋』送給您,請您先看一下浮動部屋的介紹。」
說完話,一個光學螢幕浮現眼前,上頭明白列出漂浮部屋的配備以及功能。
浮動部屋是一個海、陸、空三用的交通工具,有了它,行走各大陸就不須要特地跑到港口搭船,或者前往車站搭乘火車。
除了具有運輸功能之外,它還提供了非常大的儲物空間,像是可以容納兩百套衣服的衣櫥、放置一百件武器的武器櫃、以及可以容納五百件物品的儲物箱。
雖然在戰鬥上沒什麼實質效用,不過能有一個活動倉庫,也真是一項極為吸引人的特色,畢竟,遊戲公司分給玩家的空間倉庫,實在是不怎麼大。
表面上,玩家的隨身倉庫有十多個方格,每個方格可以放入二十樣物品,算一算,似乎可以容納兩百多樣?但,真正熟悉遊戲之後,才發現那樣的空間只是侷限於小型物品,諸如果實、藥水、靈芝這類,如果接到要獵殺怪物的任務,那算法就不是這樣了,一隻普通體型的怪物就佔去了兩個方格,大一點的怪物還可能佔用四至八個空間,而且怪物還不能重疊放置,這樣一來,就算將倉庫清空純粹用來收納怪物,也容納不到十隻,要是任務上的怪物數量需求多一些,那恐怕就要跑上個幾趟才能完成,這樣子真是很累人。
也因為倉庫空間欠缺這點,所以遊戲中除了高等武器搶手之外,能夠存放很多東西的物件,也成了玩家的最愛。
「要是日後有不懂的地方,請您對浮動部屋下達『功能解說』的命令,它將會為您進行更完整的說明。」粗略看完介紹後,服務員遞給我一張晶片。
「請您拿著這張兌換晶片到監獄裡領取浮動部屋吧。」
欸?我有沒有聽錯?聽到領取物品的地點,我的腦中空了幾秒。「要我去監獄?」
「是的。」服務員依舊用那溫和的微笑回應我。「因為那是最新的高科技產品,我們擔心會遭人覬覦,所以在浮動部屋完成後,我們就將它移到監獄中,請專人保護。」
原來是擔心被偷所以才……經過這番解釋,我總算理解了。
監獄是收容罪犯的地方,也正因為如此,它的戒備比其他地方還要嚴密……雖然之前它才被我跟遙日越獄成功,但以武器跟軍用機器人的數量來看,那裡的確是一個最適當的地方。
收下兌換晶片後,我跟遙日隨即趕到監獄,在我們抵達時,已經有人守候在門口準備接待,對方領著我們穿過一道道鐵門,來到最裡面的一間房間。
房間裡坐著一名身穿囚犯衣服,頭髮凌亂、滿臉鬍渣的男人。
「喲,我們的英雄來了啊!」男子咧嘴對我笑著。「把兌換晶片給我吧。」
男子伸出戴著手銬的雙手,朝我晃了兩下,手銬上的鐵鍊因他的動作而叮噹作響。
在我將兌換晶片放入他手中後,他將晶片插入手銬上的控制孔上,磅的一聲,手銬在瞬間解體,轉變成一個九宮格的光學螢幕。
像是在解密般,男子在螢幕上點了十多下,在他完成最後一下的動作時,九宮格散成數個小球重組,最後,浮動部屋便出現在我面前。
不過,那個浮動部屋並不是實體,而是一種像是影像投射的物品,它的外型顏色每隔數秒就變換一次,就像閃爍的霓虹燈般。
「看到喜歡的顏色,就直接出手點下。」男子笑嘻嘻的對我說道。
橫量觀看一會後,我選擇了一個深藍色底,帶有發出淡藍光芒的浮動部屋。
也就在我出手朝那影像點下時,那須裡的影像轉成了實體,另外,我的左手手腕上多出一個像是手錶的東西。
「那是聲控腕帶。」還沒等我開口詢問,男子就直接往下介紹:「妳可以藉由它來對浮動部屋下達命令,要是暫時用不到浮動部屋,可以按下上頭的藍色圓珠按鈕,浮動部屋就會被收到腕帶裡頭。」
 
在拿到浮動部屋之後,我跟遙日離開了監獄,為了談話方便,我將浮動部屋收入腕帶,跟遙日共乘他的交通工具,在朝紫玉天城前進的途中,我跟遙日開始閒聊起來。
「剛剛那個人是囚犯吧?為什麼會讓我們去找囚犯領獎品?」我問著他。
「他是個小偷。」遙日說出對方的設定身分,「不是有一句話說『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嗎?所以設計小組認為找會偷東西的小偷保管物品,是最合適的設計。」
說了這一串理由,其實他們根本是將惡搞合理化吧?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想都不合理啊!
「你們設計小組的想法還真是與眾不同。」我唇邊起了個冷笑。
「設計遊戲就是需要獨特的創意啊。」聽不出話中的褒貶,遙日一臉開心的笑著。
他還真是一個想法樂觀的人吶!我為他的反應苦笑著。
不想接續這樣的話題,我轉而聊起浮動部屋的事情。
「如果將這東西拿去賣其他玩家,不曉得能賣多少錢?」瞧著手上的腕帶,我好奇的問道。
「唔……」遙日為這問題停頓了幾秒,在心中盤算過後,他說出了答案。「預估應該有一千萬錢幣的價值吧。」
「一千萬?這麼多?」聽到這驚人的數字,我訝異的愣住了。
如果很努力接任務打工、打怪的話,要賺個百來萬勉強還可以,但是如果要累積到上千萬的程度,這恐怕就是高難度動作了。
「我說的只是預估,也許金額會提到更高。」遙日隨後又補了句:「畢竟這樣的浮動部屋,遊戲中只有我跟妳這兩台。」
嘩!看來我們這次解這個A級任務,真是賺到了!雖然心中為自己擁有稀有物品感到開心,但,另一個問題跟著浮現。
「那……其他玩家解完任務之後,會拿到什麼樣的獎品?」
既然遙日說,這種浮動部屋只有我跟他擁有,那其他同樣解完任務的玩家呢?
「一樣是浮動部屋。」
「欸?可是你不是說……」
「他們拿到的浮動部屋,倉儲空間會比我們的少一半。」遙日說出兩者的差異。「另外,他們的部屋外型顏色也會跟我們有所不同。」
「嗯。」
聊天中,浮動部屋已經載著我們離開陸地,來到遼闊的海面,它沒有飛升至高空,而是以快要貼上海平面的低飛姿態前行,迎風前進時,那些風阻將水面帶起了乳白色浪花。
隔著一層防護壁觀看,雖然身上沒有沾染到那些水花,但,心情卻因這景象感到愉快。
晴朗的藍天、軟綿綿的白雲、清澈的海水……
「好想出去玩水。」不自覺,我脫口說出心底的想法。
「可以啊。」遙日開口附和道:「浮動部屋具有變化上百種造型的功能。」
「欸?是喔?」我狀況外的一愣。
雖然在領取浮動部屋時,服務員有對我做出說明,但,因為急著要將東西拿到手,對於那些東西只是粗略的看了下,對於細部的東西,我還沒有仔細的去研究它。
在我還在發愣的時候,遙日開口對浮動部屋下達變成「快艇型態」的指令。
就在一瞬間,浮動部屋從圓球變成了一艘兩人座快艇,載著我跟遙日乘風破浪,飛過一個個大浪,在海中忽高忽低的前進。
YA~~GO!GO!GO!」在快艇載著我們,沿著海浪直衝而上時,我開心的放聲大叫。
那種近乎騰空的跳躍,就像是整個人要迎風飛起一樣,非常的刺激而且有趣。
不過,快樂的時間沒有多久,原本晴朗、清澈的大海中央,突然出現一大片厚重的烏雲,雲層裡頭不斷冒出雷電的閃光,被烏雲覆蓋的區域更是下著大雷雨,來不及繞道躲避,我們進入了那暴風雨的範圍。
頃刻間,四周變成了入夜的黑暗,轟隆隆的雷聲在我們耳邊迴響,一道道閃電直往船隻週遭的海面劈下,狂風跟大浪幾乎要將我們這艘小船打翻。
「恢復原有型態!」遙日在暴風雨中大吼著。
命令一下,快艇立刻恢復成原有的球形,將我們包覆在裡頭,但,這也只是保護我們不會被摔下船,不會被雷電劈死而已,待在球體內的我們,依舊被滔滔大浪晃的頭昏眼花、站都站不穩,有時候還會像搭乘雲霄飛車般,忽然來個大起大落、垂直上升下降,要不是勉強抓著椅子撐住身體,我跟遙日恐怕就要在地上滾來滾去,在球體裡面摔成一團了。
「這、這到底、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停啊?」我雙手緊緊抱著椅子,忍著胃裡的翻滾,臉色蒼白的問道。
「等我們衝過這個暴風海域,一切就會恢復平靜了。」遙日用同樣忍耐的語調回應我。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真是有種翻白眼外加扁人的衝動。
這、這不是在說廢話咩?誰都知道穿過這海域就沒事啊!問題是,什麼時候才會通過?
「欸,我們如果被閃電劈到會不會死?」在轟隆隆的雷聲中,我腦中冒出了這個問題。「遊戲中有設計被雷劈到死法嗎?」
「有。」遙日非常篤定的回著我。「不過浮動部屋設有保護裝置,所以就算被雷劈到也沒事。」
就在遙日做完保證後,那雷電似乎是想要實驗浮動部屋的保護措施般,一道金色雷電直接朝我們劈落,耀眼的閃光直叫人睜不開眼,在轟隆的雷響過後,我們果然平安無事,沒有被雷電轟成焦炭。
但是,當雷電被浮動部屋導入海中時,又接連引起一陣天搖地動的大浪,正當我們被晃的七葷八素、眼冒金星、腦漿糊成一片,就差沒有舉刀自盡,直接投胎求生時,周圍的打雷閃電、狂風暴雨突然停歇,浮動部屋也不再搖擺晃動,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平靜。
抬頭望去,浮動部屋外頭的景色又恢復原先的晴朗與美好,彷彿剛剛的一切全是憑空出現的幻覺。
「終於通過暴風地帶了。」撐過那令人痛苦不堪的折磨後,我整個人攤在地上,完全沒有起身的力氣。
「嗯。」應該跟我一樣覺得開心的遙日,卻回應我一個苦笑。
「怎麼了?」見到他這樣的反應,我的臉色一下子刷白。「你不要跟我說,等一下會有更大的災難出現。」
「不是,只是……」遙日的視線飄向某一方向,頗感無奈的說道:「我們遇到另一個麻煩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