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狙擊手。」在進入遊戲的等待時刻,系統的語音傳入我耳裡:「為了慶祝狙擊手新一階段的改版,申請加入狙擊手的新朋友,可以獲得一套輕型防彈背心,長久支持狙擊手的老朋友們,可以獲得遊戲錢幣三萬元……」
在系統解說完後,我收到一則訊息,通知我在遊戲中的銀行帳戶有錢入帳。
遊戲錢幣三萬元?聽到這個數目,我輕笑了下。
以往的改版從沒有送過贈品,現在為了招攬玩家,狙擊手竟然開始動用金錢攻勢了?
不過,這樣的金額要是去遊戲商店買東西,能買到的也大概就是防彈背心吧?好像只是換個名目而已。
當我抵達戰神總部門口時,除了痞子殺手之外,其他人都已經到達了,在等待痞子的時間中,我跟他們聊起狙擊手的贈品宣傳,眾人的回應讓我有點出乎意料。
「這招用的很高明,」焰星像是知曉狙擊手的動機,分析的說道:「畢竟老玩家的裝備應該都有個等級了,與其送一件新手才會想要的防彈背心,不如提供相同的金額貼補,讓老玩家去選購自己要的裝備。」
在焰星說完後,黑戰士也跟著說出評論:「這些錢不算多,但卻能恰好讓玩家滿足,數字拿捏的很好。」
「這個餌只是個開頭,」紫玥猶如有某種預感的開口道:「往後應該還會有一連串優惠活動、招生宣傳出現,我想,他們應該是想利用戰神離開所造成的討論,進行大規模炒作,藉機提昇知名度、拓展市場。」
拿我們當宣傳?這種動機還真是令人反感。
聽完他們的說法,我這才發現狙擊手的贈品宣傳,背後竟然藏這麼多的算計。
「反正都是些噱頭,會接受的人就會接受,不接受的人也不會上鉤。」絕對殺戮語氣淡漠的說出結論。
「所謂願者上鉤啊……」我苦笑著點頭。
「痞子怎麼那麼慢?」一直等不到最後一個成員,焰星的眉頭微微皺起。
「誰知道。」紫玥聳肩回應道:「他是第一個離開零度跑過來的人,結果我們都到了,卻沒見到他。」
「反正現在我們也進不去,就等他一下吧。」望著總部門口那堆擁擠的人潮,我實在是提不起勁去跟他們擠。
「沒想到人竟然這麼多。」黑戰士話音的最後,還附加了一聲長嘆。
「開幕已經過了一星期,我還以為人會少一點。」紫玥同感無奈的嘟著嘴。「我不喜歡人多而且狹小的空間。」
「我也是。」我無力的點頭附和。
「喲呵!各位親愛的帥哥美女們,讓你們久等啦!」痞子殺手的聲音從附近傳來。
回頭望去,他出現在距離我們約莫五十公尺處,用悠哉的步伐朝我們走來。
焰星斜睨他一眼,冷笑道:「既然知道讓我們久等,你應該已經想好該怎麼賠罪了吧?」
「唉呦,我又不是故意的,」痞子殺手連忙向我們解釋道:「剛剛我家人突然要我收拾行李,所以就擔擱了一些時間。」
聽到痞子這麼說,絕對殺戮揶揄的笑笑。「怎麼?他們終於決定將你逐出家門了?」
「嘖嘖嘖!很遺憾,你猜錯了,像我這麼優秀的人,怎麼可能被趕出門呢?」痞子殺手笑的一臉燦爛,回話的語氣更是顯得興奮。「我家的人在T市接了份工作,預估要在那邊待上幾個月,過幾天就要搬到T市,所以當然要收拾行李啦!」
「房子找好了嗎?」黑戰士追問道。
「已經找好了。」痞子殺手側頭沉思了下。「房子在C13區。」
「呃?」聽到房屋的所在區域,我愣住了。不會吧?痞子他們的新家跟我家是同一個區域?
看著我的表情,痞子殺手臉上出現一個詭異的笑。「親愛的貓,妳該不會也是住在那裡吧?」
「呵呵……」我尷尬的笑了幾聲。
雖然我很想否認,不過要是我現在搖頭說沒有,往後卻在街上遇到了,那不是很尷尬?
「太好了!」見到我這種形同默認的回應,痞子殺手開心的抱住我。「以後有時間我們就約出來玩吧!我從沒去過T市,妳要帶我去逛街喔!」
「呃……」沒想到痞子會提出這種要求,我為難的楞了下。
「怎麼?妳幹嘛一副覺得很困擾的樣子啊?」痞子不解的反問。
「貓擔心你對她有不良企圖。」紫玥戲謔的笑道。
「欸欸,怎麼這麼說呢?尊重女生一向是我的做人原則,我才不會對貓做出不軌的事情來!」痞子殺手一把勾住我的肩膀,信誓旦旦的對我保證道:「貓,妳放心,除非妳主動,不然我絕對不會吃妳豆腐!」
「什麼叫做『除非我主動』啊?」聽出他話中有話,我沒好氣的往他頭上敲了一記。
「呵呵……」痞子殺手乾笑了幾聲,沒有解釋。
「他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如果妳願意,那他就會將妳給吃乾抹淨。」紫玥替他下了這個註解。
「欸,紫玥大姐,妳不要亂說啦!」痞子殺手一臉冤枉的喊著:「貓,妳要相信我啦!我保證、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把妳吃掉!也不會在知道你家地址之後,天天去騷擾妳。」
「欸?」焰星故作訝異的喊了聲:「最後這句話聽起來……好像你『本來』有這種預謀?」
「嘎──」痞子殺手無言的止了話。
絕對殺戮往痞子環在我肩上的手瞧了眼,不以為然的笑笑。「你現在的動作其實已經構成『騷擾』的條件了。」
「這樣哪裡算騷擾?」痞子殺手沒好氣的反駁:「我平常都是這樣跟貓摟摟抱抱的啊!貓,我這樣算是在騷擾妳嗎?」
「嗯。」我不假思索的點頭。
剛開始被痞子用這種勾肩搭背的動作對待時,還真是很不習慣,不過,久了之後也就覺得沒什麼了。
「呃?真的嗎?妳真的覺得我在搔擾妳?」痞子殺手作出一個誇張的驚訝表情。
「看吧,就你自己沒有這份自覺。」焰星揶揄的笑著。
「親愛的貓,我以為妳會看在我倆的情分上,說一下客套話。」痞子殺手一臉委屈至極的說道:「結果妳竟然這麼直接、這麼誠實?」
「誠實是美德。」我朝他聳肩回著。
「所以……妳覺得跟我出門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痞子殺手嘟起嘴,苦著臉問道。
「我並不是在擔心安全問題。」我無奈的搖頭笑笑。
雖然痞子平日總是一副不正經的模樣,但,他還是有他的分寸,並不會對我做出太過踰矩的動作,對於他的為人,我其實是放心的。
「我就說嘛!」痞子殺手一臉開心與得意的笑著。「我們兩個那麼要好,妳怎麼可能會擔心這個呢!」
見到痞子笑的一臉燦爛,我惡質的補上了句:「不,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敢亂來,我絕對有將你打成殘廢的把握。」
「欸?」痞子殺手大驚失色的退了兩步。「貓,妳真是好兇殘。」
「還好吧。」我似笑非笑的望著他。「我只是在提醒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不要惹到我。」
「那、那妳是答應跟我出去囉?」痞子殺手佯裝害羞模樣的咬著下唇,輕扯我的衣袖,雙眼發亮的問。
「要出去是可以啦。」見他裝出少女般的羞怯表情,我發毛的退遠了些。「只是我平常很少出門,並不清楚哪些地方好玩,你要我帶你到處去玩,這恐怕有點難度。」
「原來妳是在煩惱這種小事啊?」痞子殺手發覺我並不是不願意跟他出遊,隨即又笑的一臉燦爛。
「不知道地方沒關係,我們可以去買張地圖,然後將T城各個地方都玩上一遍!」
「啊?需要……玩這麼大嗎?」聽到痞子的玩法竟然是這種方式,我真是感到極為恐怖。
「年輕就要冒險嘛!要玩當然要玩大一點!」痞子殺手笑的一臉得意。
這算是哪門子的論調?我突然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
「兩個人不是很無聊嗎?我陪你們吧。」不知道是不是生活過的太無聊,焰星竟然主動開口說要跟我們一起行動,這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焰星也是住在T市嗎?」絕對殺戮好奇的追問。
「嗯,我也是住在C13區。」焰星微笑的點頭回道。
「太棒了!我現在開始期待搬家了!」意外多了焰星陪伴,痞子殺手顯得極為開心。「等我家安置妥當之後,我會立刻聯絡你們!」
「痞子,你們家不是要來工作的嗎?你有時間玩?」黑戰士提問道。
「唉呦,爆破的事前規劃大部分都是我家人在忙,我只要幫忙到場地探勘就行了,時間很多,不礙事!」
「爆破?」聽到這個奇怪關鍵字眼,我們幾個齊聲問道。
「啊?我沒跟你們提過嗎?」痞子殺手笑著抓抓頭髮。「我家從事建築物爆破的工作,像是將老舊的橋樑、高樓炸掉,這些都是我們的工作範圍。」
「原來你家是專門搞破壞的啊?」絕對殺戮說出不知是褒或貶的話來。
「好酷的工作。」我讚嘆的說著。「難怪你玩炸彈玩的那麼順手。」
雖然之前曾在新聞報導上見過幾次這種爆破工程,但,我從沒想過我竟然能認識這樣的朋友。
「嘿嘿!崇拜我嗎?」痞子殺手朝我拋了個媚眼。「我不會介意妳愛上我喔!」
「我介意。」撥開痞子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我回給他一個鬼臉。
「好了,既然人都到齊了,我們快進去吧!」紫玥開口催促:「我等下還有事情,不能多待。」
「嗯,走吧。」我回應了聲,隨即舉步朝總部邁進。
 
在接近總部入口十公尺處,我們被迫停下腳步,擋在入口的人牆讓我們不得其門而入,玩家們像是旅行團一般,一群一群聚集在總部門口前拍照留念。
「抱歉,借過一下。」我用禮貌的口吻,對擋在門口的人群說道。
但,他們似乎完全沒有聽見我的話,依舊擋在門口說笑、擺姿勢拍照。
「抱歉,借過。」我加大音量,重覆說了次。
這次仍是一樣,他們仍然將我的話當成耳邊風,沉溺在他們的世界中。
「貓老大,妳這樣不行喔,以前的魄力到哪裡去了?」痞子殺手笑著揶揄道。
「要我用以前的做事風格是吧?這簡單。」我回給他一個燦笑。
順手從腰間拿出短槍,朝著天空連開了三槍,在連發的槍響聲過後,原本吵鬧的四周頓時陷入寂靜。
「搞什麼?誰突然開槍嚇人?」門口的一群人惱怒想要找尋犯人。
「是我開的槍。」站在他們身後的我,自首的回道。
「妳這傢伙到底懂不懂規矩啊!沒事幹嘛亂開……」回過頭來,怒罵的話才說到一半,他們像是失去了聲音般的打住了。
「妳、你們是……戰、戰、戰、戰神?」
發現了我們的身分,對方臉上的表情從忿怒轉為愕然,最後,他們一群人全呈現驚訝與呆滯的神情。
見到他們這種神情,痞子殺手嘻皮笑臉的道:「貓老大,妳要開槍前,先通知一下嘛!瞧,妳嚇到他們了。」
「……」沒有回答,我只是朝他無奈的聳肩,順手將槍收回槍套中。
「想在狙擊手混,至少也該習慣槍響吧?」絕對殺戮話中帶刺的道。
「真是不好意思吶,」紫玥朝門口的人送上一個甜笑。「我們想進總部,可以借過一下嗎?」
「好、好。」
「請、請過……」
就在這一刻,原本擋在前方的人自動朝左右方散開,一個接著一個,包圍住門口的人牆開出一條走道,彷彿是在列隊歡迎我們進入般。
在我們緩步走向門口時,原本站在外頭聊天、拍照的玩家,也開始往我們的方向聚集,談話聲就像潮水般,不斷傳入我們耳中。
「他、他們是……戰神?戰神回來了?」
「天、天啊,真的是他們嗎?」
「他們不是離開狙擊手了嗎?怎麼今天會全部出現?」
「會不會是狙擊手官方邀請他們回來?」
「有可能喔,說不定是因為戰神要回來,所以狙擊手才特地將戰神總部復原。」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他們要開放參觀?」另一人提出反駁。
「大概是想趁這時間宣傳吧……」
聽著這些虛擬出的臆測,我苦笑了下,決定不再理會,快步走入總部。
大概是為了要容納參觀玩家的關係,總部的內部空間加大不少,雖然擺設還在原來的位置,但,這種突兀變大的空間,總讓我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一間間房間走著、逛著,看著以往熟悉的拳擊壘台、武術對練場、射擊練習室、兵器彈藥庫……最後,我們來到位於二樓的指揮中心,這裡是我們聚會、聊天的場所。
原本用來指揮作戰、閱覽消息的大螢幕上,不斷播放著我們的影片、照片,一切跟戰神有關的歷史。
我們幾個不約而同望著影片沉默了,過往的回憶在心中湧現,幾分鐘過後,由焰星先行開口打破這份沉默。
「這裡變的像是某種收藏館。」參觀瀏覽至此,焰星說出他的感想。
「沒想到我們的新手時期也被挖出來展示。」看到影片播放出過去的自己,紫玥狀似感慨的笑了。
黑戰士緩步走向牆邊,牆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的武器、防具,數量多的叫人數不清,它們沿著牆面擴散,包圍整個房間。
黑戰士出神瞧著牆面上的物品,唇邊勾起一抹充滿回憶的微笑,那些全是他的心血結晶。
跟隨他的動作,我也開始環顧牆面上的武器,最後,我的視線落在一樣熟悉的物品上,上頭浮動著一個小字條,寫著「武器名稱:暴雷,韃羅貓的最愛。」
暴雷啊……雖然我的視線落在武器上頭,但,心裡想到的卻是另一個暴雷,那個可愛的、淘氣的、愛撒嬌的眼球寵物。
將視線從武器上頭移開,我環視了房間一圈,藉由那些熟悉的擺設一一回憶過往,並刻意忽略那些跟隨我們行動的參觀人潮。
原本應該是最值得回憶、最令我感到熟悉的總部,現在卻有種陌生感,以前來到總部時,總覺得它好像會對我說「妳回來啦?其他人都在二樓等妳了,快上去找他們吧。」現在,我彷彿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對我喊著「歡迎光臨,請隨意參觀。」
極度的商業而且冰冷……令人厭惡。
相較於眾人懷念的反應,絕對殺戮從頭至尾只是冷眼看著一切,一句話不吭,表情顯得有些意興闌珊。
「你們慢慢參觀,我出去外面等你們。」絕對殺戮丟出這句話後,隨即轉身準備離開。
「我跟你一起走。」我追上前,回憶之旅已經結束,我也沒打算多待。
就在我們通過人牆準備往外走時,我意外發現人群中有個「疑似」遙日的人物。
是遙日嗎?衝動的想要開口叫他,但,緊接而來的理智攔住了我。
不對,遙日不可能出現在這邊,那應該只是一個跟遙日長的很像的男生。
帶著這樣的認定,我轉開視線,快步跟上絕對殺戮的腳步,離開那個令人窒息的地方。
我們一直走到總部的圍牆處才停下,坐在矮牆邊的草地上,背倚著牆面,面對著總部的大門,看著在那邊進進出出的人潮,心底的無奈更加深了一層。
「總部被他們搞爛了。」絕對殺戮語氣沉悶的說道。
我頗有同感的點頭。「這裡已經不是我們的總部了。」
「我不會再回到這裡。」絕對殺戮用著近乎宣誓的語氣道。
「嗯。」這樣的地方,真是不會讓我有再回來的欲望。
說完這幾句話,我跟絕對殺戮陷入了靜默,不知過了幾分鐘,一段對話突然竄入我們耳中。
「……將戰神總部復原之後,這星期有將近十萬人次湧入參觀,還招攬了不少新玩家。」說話的人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語氣中透著興奮,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結果。
聽到對方提到戰神,我跟絕對殺戮不約而同朝聲音旁邊望去,發現有兩名男子站在距離我們不到十步的地方,他們的視線平視前方的人潮,並沒注意到身旁的牆角坐著人。
「這種程度還不夠。」回話的人是一名黑髮藍眼的男子,說話的口吻透著不近人情的冰冷。「之前說的企劃案要加快行動,要趁這波戰神熱潮還沒退之前,將遊戲的知名度炒高,吸引更多玩家。」
「是。」中年男子恭敬的點頭回答。
從兩人的談話聽來看來,藍眼男子似乎在狙擊手公司佔有一席之地,也許是某位高層長官,而那個中年人大概就是他的部下吧!
「你們有辦法聯絡上戰神嗎?」藍眼男子突然開口問道。
「這……」中年男子遲疑了幾秒,而後才點頭回答:「應該可以。」
「你去跟他們說,公司想將他們捧成明星,問他們願不願意回來狙擊手。」藍眼男子用令人反感的商業語氣道。
「這個提議之前跟他們說過,可是他們回拒了。」中年男子說出之前的狀況。
「再去問一次。」藍眼男子用不容回絕的口氣道:「告訴他們,公司會給他們一人一百萬的酬勞。」
呵,這還真是大手筆啊。聽到這麼豐厚的酬勞,說真的,我還真有點動心了,如果這個人的口氣不要這麼令人厭惡,也許我還會考慮一下。
「一、一百萬?」像是同樣為這份金額感到訝異,中年男子先是呆愣了會,才唯唯諾諾的發問:「這麼豐厚的酬勞,我們其實可以找當紅的明星代言,用不著……」
「那些明星不值這個價。」對於中年人反駁自己的論調,藍眼男子不以為然的皺眉。「在遊戲的這個領域,戰神的人氣比那些明星高,只要將戰神現有的人氣往上炒幾倍,再下點錢為他們做宣傳,公司絕對可以得到數十倍的收益。」
聽到主管說的信誓旦旦,中年人自然也服從了他。「是,我會再去跟他們說。」
「最好能夠說服他們答應,」藍眼男子語調淡漠的接著道:「如果他們還是拒絕,就跟他們說,只要他們點頭,公司絕對會將他們捧成超人氣偶像,會將他們做最完美的包裝,要他們仔細考慮。」
呵,他以為每個人都想當偶像明星嗎?如果真是這樣,我們早在他們第一次提出合作方案時就會答應了,怎麼可能會拖到現在?我無奈的搖頭苦笑。
「是,晚點我就去聯絡他們。」中年人連連點頭應和。
「不用麻煩,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答案。」絕對殺戮站起身,板著臉回道。
意外聽到有人回話,他們不約而同的轉頭與我們對視。
「你、你們……戰神?」中年人的目光在我們身上轉了圈,隨後說出了我們的身分。
「你們的答案是什麼?」藍眼男子依舊是原先冷淡的神情,沒有任何的驚訝或意外。
「不要。」絕對殺戮回的乾脆。
「一個人一百二十萬。」像是早就知道我們會拒絕,藍眼男子沒有任何遲疑,重新開出價碼。
「價碼開的再高,我給的答案都是一樣。」絕對殺戮絲毫不為所動。
「一百五十萬。」沒有理會絕對殺戮的話,藍眼男子繼續用誘人的金額砸向我們。
「你以為我們是故意在自抬身價嗎?」我緩緩自地上站起身,順手拍去沾在身上的塵土。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你們有任何拒絕的理由。」藍眼男子沒有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道:「一個人一百五十萬,這已經是底限了。」
他的話一說完,旁邊的中年人也跟著幫腔:「欸欸,我們給的條件可是比其他公司好上幾倍,這麼好的條件,要是你們拒絕,那就真的……」
「你要說我們不知好歹嗎?」不想聽對方長篇大論,我直接截斷了他的話。「拒絕的理由當然有,第一,我討厭你們這種自以為是的模樣。」
即使被我當面這麼說,藍眼男子的表情依舊平靜,彷彿他的臉上帶著面具,讓人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緒。
「我們談的是交易,不是個人的好惡。」藍眼男子像是在提醒似的說道。
「很遺憾,我們戰神都是根據心情行動。」絕對殺戮順著我的話回應他,「說實話,你這個人真是很礙眼。」
「喂!你們怎麼這麼沒禮貌?」中年人護主的開口責罵:「我們可是很真誠想要跟你們合作,你們的態度竟然這麼惡劣!真是──」
「夠了。」藍眼男子攔住手下的話。
「可是總裁……」
「由我來跟他們談,你不要插手。」被稱為總裁的他,沉聲命令道。
「是。」碰了一鼻子灰的中年人,悻悻然的低下頭。
喲,原來是高高在上的總裁啊?難怪說話就是一副高傲的模樣。聽到對方的身分,讓我對他的厭惡程度又往上加高不少。
原以為在他們聽到這種回話後,這段令人不愉快的談話應該會就此結束,但,對方顯然不知道「放棄」兩個字該怎麼寫。
「第二呢?你們拒絕的第二個理由是什麼?」藍眼男子繼續追問道。
還想聽吶?好吧,既然他想要原因,我當然也要回應囉!
「第二,我討厭你們這種極端商業的行為。」說話時,我順帶附送他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
聽到我的回答,藍眼男子的臉上也勾起一抹輕笑,笑容中明顯帶有嘲笑意味。
「找出有價值的商品,追求利益極大化,這是商業的本質。」他沒有否認自己的功利行為,語氣中還對此感到自豪。
「我說過了,我們現在談的是生意,是一筆極佳的交易,再說清楚一點,我現在跟你們談的,是狙擊手公司與你們戰神之間的買賣。」
買賣?他將我們當成什麼?商品嗎?聽到這個令人錯愕的詞句,我真想直接用槍轟掉他腦袋,送他下線離開,別在這邊污染環境!
「你的意思是說,狙擊手想要買下戰神,將我們包裝成最佳的商品推銷出去?」絕對殺戮歸納出談話的重點,並重覆了一次。
「沒錯。」藍眼男子信心十足的道:「我旗下的公司遍布各國,經營的項目跨足娛樂、演藝與時裝界,只要你們答應,我保證將你們打造成一流的明星,位於世界的頂端。」
「聽起來很誘人,但是……」
絕對殺戮笑著朝他走近幾步,在話音未完時,他突然朝藍眼男子揮出一拳,拳頭直接命中對方的臉,強勁的力道讓他往後退了數步,狼狽的摔在地上。
也就在收回拳頭時,絕對殺戮才說出未完的話。「很抱歉,我沒興趣爬那麼高。」
「你、你怎麼可以隨便打人?」中年人大驚失色的跑到男子身邊,七手八腳的將他扶起。
聽著對方的指責,我真是感到十分可笑。「大叔,這裡是狙擊手,他用拳頭扁他已經算客氣了,照常理來說,他應該要用刀子砍他。」
「沒辦法,刀子不在身上。」絕對殺戮無奈的說出理由。
呵……我就說嘛!依照我對絕對殺戮的了解,他應該是會痛快賞他幾刀才對!
「我聽說戰神一共有六個人,」起身之後,藍眼男子也沒去理會身上的塵土,繼續接著道:「難道你們自認為可以代表其他人?我希望你們不要逞一時之快,枉顧其他團員的權益……」
「他們兩個人的回答就是戰神全體的答案。」黑戰士的聲音從旁傳來,語氣十分堅定。
不知何時,戰神其他隊員結束參觀行程,現身在我們身邊,他們身後還跟著一大群參訪的玩家。
「承蒙狙擊手看的起我們,不過我們幾個都不喜歡出鋒頭,無法接受這項合作提案,真是抱歉吶~~」紫玥說話的語調略帶慵懶,唇邊掛著她一貫的甜美笑容。
「嘖嘖!沒想到狙擊手竟然開出這麼高的價錢買我們?太受歡迎真是一種罪惡啊……」痞子殺手嘻皮笑臉的道。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