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人質被困在高空中,黑戰士特別給我一塊動力浮板,讓我能飛到高空中救人。
雖然空中沒有什麼怪物,但我必須注意底下機器人的子彈攻擊,以及提防巨無霸的拳頭攻擊。
「紫玥、焰星,你們掩護我!」我朝同樣飛在空中的他們喊了聲。
「沒問題!」兩人爽快的答應了聲。
在我衝向困住人質監牢時,焰星跟紫玥一左一右跟在我身後,為我擋去底下的子彈追擊,以及在IR揮拳攻擊時提醒我閃開,在他們的保護、掩護之下,我安全的抵達牢籠前方。
甫一接近,牢籠四周突然冒出數根槍管,發射出雷射光向我掃射著,在驚險的閃開後,我揮劍將槍管給劈毀。
「卡特,我要將這籠子劈開,你們先後退!」在出手前,為了他們的安全,我特地要他們離門口遠一點。
在幾次的重擊之後,鐵籠子的門被我打開了,因為動力浮板只能搭乘兩人,我便用接駁的方式將他們一一送下地面,為了不讓他們脫困後遇害,我將他們帶到遙日身邊,請他以及其他隊友保護。
最後一趟,我載著卡特飛離了牢籠,卡特望著其他人跟IR奮戰的場景,搖頭朝我喊道:「你們用這種方式絕對擊不倒它。」
「嘎啦啦,打不倒!臭機器人打不倒吶!」暴雷生氣的罵著。
「卡特,你有其他方法嗎?」我反問他。
「先降落再說吧。」卡特催促著。
正當我駕駛浮板準備降落到遙日前方時,意外瞧見一名機器人用極快的速度衝向遙日,這時候的他正專注對付其他怪物,沒有注意到這個偷襲。
「危險!」我快步跳下浮板,用最快的速度朝遙日衝去。
在機器人舉起手上刺刀刺下的前一秒,我終於衝至遙日前方,攔在他跟機器人之間,迅速揮劍刺穿了機器人。
「貓?」在最後一刻回過頭來的遙日,訝異的看著我。
「幸好你沒事。」我朝他回了個笑,對於這次的救援成功感到開心。
但,遙日臉上失去平日淡定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愕然。「貓,妳……」
發現他的表情不對,又見到他那白色衣服上沾染了大片血漬,才想問他是不是受了重傷,遙日卻先開口了。
「為什麼……妳要幫我擋刀?」他的語氣中透著茫然與無法置信。
聽到他這麼說,我這才知道原來他衣服上的血漬是被我染上去的,低頭一看,我瞧見我的胸口處插著把刺刀。
「嘎啦啦,主人、主人……」暴雷見到我受傷,眼淚開始掉了出來。
「原來我沒有躲過啊?」我的唇邊浮現一抹淡笑,話也說的雲淡風輕。
下一秒,我就成了一個亡靈。
「妳其實可以不用這麼做。」在我變身成亡靈後,遙日說話的口氣有點沉悶,湛藍的雙眼透著指責意味。
我能說啥?這是反射性動作吧?再說,當初已經說好了,遙日負責「活著」,所以死這件事情,當然是由我來囉!
不過要是我真的這樣說,遙日鐵定又開始唸我吧?
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我只好再度朝他笑著。「無所謂,只要你沒事就好。」
聽到這樣的答案,遙日只能輕嘆一聲,拿出符咒為我復活。
在我復活之後,卡特拿出一張約莫二十公分長的卡片,來到我們身邊說道:「韃羅貓、遙日,這張晶片你們拿去。」
「這是?」遙日將卡片接過手,不解的問。
「這是一個病毒晶片,可以破壞機器人的主程式,」卡特開始解說這卡片的功用:「在IR機器人的頸後有一個卡片插槽,你們將這卡片插入凹槽內,就可以停下它行動,讓它再度變回廢鐵。」
「嘎啦啦,病毒!可以殺死機器人!」暴雷的頭上冒出一個大驚嘆號。
「讓我去吧。」我拿過遙日手中的卡片,踏上動力浮板朝IR衝去。
「嘎啦啦,主人加油!主人衝衝衝!」暴雷跟在我身後,為我搖旗吶喊著。
「殺了她!快點殺光他們!」發現我們已經救下人質,普立德大為光火的命令道。
IR機器人揮舞著拳頭,試圖將我擊落,不過卻是徒勞無功,我很快就找到了卡特說的晶片凹槽,在焰星他們轉移機器人的注意之際,快速將晶片放入。
過了幾秒,機器人的動作出現了不規則的停頓,還發出了怪異的喀喀聲響。
也就在這個時候,怪物群跟其他隊員消失了,任務進行到了尾聲……
「妳、妳們做了什麼?」發現狀況不對,普立德氣急敗壞的質問。
「我給它植入了病毒晶片。」卡特笑著朝他喊道:「再過三分鐘,IR重要的程式就會被摧毀,它會變回原先的狀態,成為一個大型廢鐵。」
「該死的傢伙!」發現自己的計畫宣告失敗,普立德憤怒的想要殺了卡特。「給我殺了卡特!快!」
遵從命令,IR機器人高舉手臂,準備朝卡特他們所站的地方擊下。
「快閃開!」我回頭朝他們大喊。
但,卡特他們似乎是因為太過驚恐,全部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沒有做出任何閃躲反應。
就在我以為卡特他們即將命喪拳下之際,機器人的拳頭突然停頓了下來。
「怎麼回事?」普立德憤怒的吼著:「為什麼停下來?快殺了他們!」
「不、不行……」機器人突然發出平板的聲音。「不可以傷害……羅德曼博士。」
「這是……阿光?」沒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我訝異的愣住了。
「不可以傷害……羅德曼博士。」IR機器人不斷重複著這句話。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它的執行指令會跟之前的機器人重疊?」普立德無法置信的嚷著。
「畢竟卡特是阿光的主人,阿光絕對不會讓你傷害他。」我朝普立德笑著回道。
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不可思議,但,現在我真的認為阿光是一個擁有靈魂的機器人。
「既然這樣,我就自己出手!」普立德拿出長槍瞄準卡特,朝他開了一槍。
因為事情來的太過突然,我們全都來不及反應,在槍響過後,卡特跟著倒地不起,他的胸口被轟出了個大洞。
「卡特!」我快速的飛向他,想要察看他的傷勢。
「不可以……傷害羅德曼博士!」
IR機器人突然發出一聲怒吼,它起手將普立德連同他乘坐的圓盤擊落,也在揮出這一拳之後,IR機器人因病毒的侵蝕倒地不起,廢墟也在這時候恢復了平靜。
凱莉醫生在接到我們的通知後,立刻帶領一組醫療機器人趕了過來。
本以為應該已經死亡的卡特,只是身受重傷,普立德的那一槍,打在他被改造成機器的胸口上,他只需要更換一些零件就可以復原。
而被機器人打飛的普立德,最後在廢石堆中被挖了出來,為了救治性命垂危的他,醫療團隊將他改造成跟卡特一樣的人造人,又因為普立德犯下了足以危害城市的大罪,法官判決他要在圖書館服務一百年,並且命人將他腦中跟IR有關的記憶刪除。
而失去核心裝置的阿光,最後在康帕納博士及卡特的聯手下修復了。
提到阿光,不能不聯想到IR在危急時刻突然停住的攻擊,當我們詢問卡特及康帕納博士原因時,他們也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最後,他們討論出一個可能性較大的結論──當初他們是將阿光的核心裝置整個取出,移入IR機器人的體內將它啟動,在進行這個過程時,阿光的程式應該會被IR的程式覆蓋,但是,可能因為程式覆蓋的不完全,所以在最後IR要攻擊卡特的時刻,意外觸碰到阿光「保護主人」的指令,才會引起這種狀況。
真的是這樣嗎?總覺得這種狀況未免也太巧合了些,我還是寧願相信所謂的「靈魂說法」,因為阿光具有靈魂、有思想,所以它才會在危及的時刻挺身保護卡特。
不過,不管原因為何,阿光在最後還是沒有跟卡特在一起……
在阿光修復之後,不願意再度回想過往的卡特,不想將它收留在身邊,於是阿光只好再度回到廢棄廠,卡特也回到了礦區,一切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雖然他們看起來跟平常沒什麼兩樣,見到我們也跟以往一樣說說笑笑,但,看著卡特跟阿光的笑容,我突然有種悲傷的感覺。
找出答案,真的比較好嗎?我感到困惑了。
 
任務結束後,我跟遙日坐在城外的草地上稍作休息,望著燦爛的夕陽,腦中仍然不斷回想卡特他們的事情。
原以為這會是個圓滿的結局,阿光跟他的主人將會在最後大團圓,可是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
或許,當秘密被刻意掩蓋時,我們不應該多事的將它揭開……
正當我沉浸在那帶點悲傷的回憶中時,遙日突然沒頭沒尾的丟出一句話來。
「貓,謝謝妳成為我的同伴。」
「嗯?」我困惑的望著他,不太懂他說這句話的原因。「怎麼突然這麼說?」
「我以前在幕後的時候,經常看到玩家們一起組隊、一起在遊戲中冒險,從原本的陌生人變成好朋友,我很羨慕他們,也很希望也能跟他們一樣……」遙日的臉上出現滿足而開心的笑容,「這次的任務能跟這麼多人一起打怪,感覺真是很棒!」
雖然能夠理解遙日因為跟隊友並肩作戰感到開心,但是我還是無法了解那聲謝謝的原由。
「這跟你向我道謝有什麼關聯?」
「因為有妳跟戰神的幾位夥伴,我才能夠有這種愉快的經驗,所以當然要跟妳道謝啊!」遙日臉上出現極為真誠的神情。「如果是我一個人解任務,我肯定沒辦法找到這麼多傑出的戰友。」
聽到這樣的話,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我,只好也跟著回了個笑。
「還有,上次的事情……我想,我可以了解妳那時候為什麼會哭了。」
「呃?」沒料到遙日會突然提出那件糗事,我錯愕的楞住了。
「貓,以後我們都不要為對方擋怪好嗎?」遙日說話的態度非常認真,像是要進行某種約定般的說道:「看著對方為自己而死,這真的……很糟糕。」
「嗯,我知道了。」知道遙日的想法,我微笑著點頭。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遙日追問著下一個目標:「要不要去解康帕納博士的任務?」
聽到任務這兩個字,我有點反感的皺眉,在看完卡特跟阿光的結局之後,我的心情跟著陷入低潮,在情緒平復之前,我實在是不想在待在這座城市。
「我們去別的大陸好不好?」我向他提出要求。
「妳想要去哪裡?」
「都可以,你決定吧。」
「我們去紫玉天城吧!我聽說那邊是個有趣的地方。」
「好……」我才想起身跟遙日到港口搭船,痞子殺手卻抓準時機傳來了密語。
『貓,我們要回總部去,一起去吧!』
『為什麼突然說要回去?』
『妳忘了嗎?戰神總部已經開放參觀了啊!』痞子殺手的口氣帶著興奮:『妳最近有看狙擊手的廣告嗎?我聽說他們想要吸引女性玩家進入遊戲,所以設計了很多針對女生的特有優惠,服裝也變的比較漂亮,另外,狙擊手公司還提出一個「辣妹狙擊團」的計畫,聽說是要挑選女性玩家當他們的宣傳明星!』
『……』這種計畫聽起來,好像將原本狙擊手的感覺全毀了。
『剛才跟其他人聊天,我們說好要一起回去看看!走吧!一起過去!』
『可是我……』
『哎呦!不要可是了啦!我們幾個好久沒有碰面了,就這麼說定啦!現在馬上過去喔!我們等你!』
劈哩啪啦說完一串話之後,痞子殺手就結束了對話,離開遊戲了。
「怎麼了?」發現我沉默許久,遙日追問著。
「剛剛痞子他們說要回狙擊手看看,要我跟他們一起過去。」我朝他回了個苦笑。「抱歉,晚一點我們再去新大陸吧。」
跟遙日道別後,我離開了零度領域,進入了狙擊手……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