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告欄】

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所有重要公告都在「☆重要!必看!★」,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謝謝。

※小說嚴禁轉載,廣告留言必刪!

※不再幫忙看文,請見諒。(原因請見「重要!必看!」裡的「貓邏的碎念」)



連絡信箱:cats1016@gmail.com

貓邏的噗浪:http://www.plurk.com/aven791016


★出版:


10月13日:莎夏普拉瑪04


§ 活動記事 §

日期:2017年2月2~2月6日 動漫節
世貿南港展覽館

目前分類:黃泉之狩I-06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長,今早接獲士兵回報,東北方的工程發現地形有部分變動,出現一個大缺口,這會對陣法有所影響嗎?」

柳將軍將士兵重新繪製的地圖遞上前,請老道士觀看。

「這樣看來,原定的陣法需要稍作修改……」

拿出筆,老道士開始在原定的陣法圖表上進行修改。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們前腳才剛離開,實驗室的負責人乙汰與助手莉雅隨後步入房裡。

「身體還好嗎?」莉雅關心的問。

「嗯。」輕輕點頭,對她來說,還能活著就已經是萬幸了。

「妳的體內有各種不明物質。」乙汰直接說明來意,「我想收集一些檢體進行實驗。」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抱著季薰,金恩快速朝佐˙司魂院飛去,在他抵達時,元謙早已經備妥醫療器材等待。

季薰一被放上病床,兩人立刻聯手進行醫治,經過數小時的手術,整個醫療過程總算完成。

昏睡中的她,一推出診療間就直接被帶到看護房去,而元謙跟金恩則是被聚集在門外的眾人攔住。

打從季薰被送來後,他們就聚集在外頭等待,替她的傷勢擔心,全沒心思工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咯咯咯,艾蒙不是我的同伴,他是我們組織的領導人。」

「那我還真『幸運』,竟然勞駕你們老大出面綁架。」季薰臉冒黑線的苦笑,「聽說他行蹤不定,很多人要抓他都抓不到呢!」

「咯咯咯,是啊,如果不是他聽到魈在這裡,怎麼可能會來這座小島?」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碰碰碰!碰碰碰碰!」拼命敲打著房門,用力過度的結果,她的手側變得通紅。

幾秒後,房間門打開了,艾蒙帶著微笑現身門口。

「我、我殺了魈,我殺了魈。」抓著艾蒙的手臂,季薰激動的大喊:「我、我殺他了!怎麼辦?我不是故意的,我並不想,我不想,真的!」

只是,就算她再懊惱、再後悔,她也沒辦法讓時光倒流,沒辦法讓魈死而復生。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醒了?」坐在沙發處的他立刻起身,倒了一杯水給她。

「謝謝。」喉嚨一陣乾渴,一接過水,季薰就大口大口的猛灌。

「咳咳、咳咳咳……」一不小心,她嗆岔了氣。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今天的精神很好。」有點發悶地,奧蘭特滿臉不解。

相較於昨日的精神萎靡,靈魂脆弱的彷彿一碰就碎,今日的她顯得精神奕奕、靈魂閃耀著光芒。

很美,卻也很令他不爽。

明明就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他就可以順利侵略她的靈魂,為什麼只隔一夜,她竟然有了這麼驚天動地的變化?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

被狂風颳飛的紅綾等人,在一陣東倒西歪之後撞上了某個屏障,一個個沿著壁面滑落,堆疊在地。

「痛死了,誰壓在我身上?還不快將腳拿開!」紅綾暴躁的大吼。

「哎呦、哎呦!這是誰的手?」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跟魈約定了不插手管事,但,有時候麻煩就是會自動找上門來。

「你們……」看著群聚面前的妖異,季薰有些頭疼。

「請、請幫幫我們吧!」領頭的紅綾,面色難看的央求。

如同剛經歷過劫難,她漂亮的臉蛋鼻青臉腫,渾身傷痕累累。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個人是誰?」金恩好奇的詢問。

「……不知道。」迷惘的搖頭,季薰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沒問。

「妳還好嗎?有受傷嗎?」

「腳……」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入夜後,前來援手的人聚集在小廟前,原本寂靜的地方立刻變得熱鬧起來。

「這幾個地方就放巫婆的法陣,這幾個方位我來佈風水陣。」指著地形圖,老道士分配著工作。

「姆咿?我也要、我也要!」在地圖上找尋了會,兔少女指著其中一處,「我要在這裡做陷阱,姆咿!」

「又不是打獵,裝什麼陷阱?」老道士搖頭。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晚,在爆炸的當下,奶奶為了保護小彌以身阻擋威力,將軍見狀,也連忙上前保護。

他竭盡力量,擋下大半衝擊,身受重傷卻還是護不了奶奶。

那一役讓他們損失不少弟兄,雖然地處偏僻,但,那附近的生靈頗多,原本的工作就已經十分吃緊,人手再這麼一減少,無疑是讓他們雪上加霜。

再加上將軍對於無力援救奶奶的性命感到十分自責,鬱悶與沉重的公事加重傷勢,前陣子他就這麼病倒了,氣息奄奄。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數日過去,放話說要來綁架的惡魔還是不見蹤影,兩人身邊唯一有的動靜就是越演越烈的八卦流言。

像他們這樣同進同出,不管什麼行動都膩在一起的兩人,自然引起不少側目,儘管大家表面上都裝做沒事,暗地裡卻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

「小薰,那個小夥子從哪裡拐來的?」廚房裡的廚娘們圍著她,熱烈的詢問。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一次,兩人依舊乘風而行,只不過這次的飛行較初次舒服,至少季薰還有餘裕眺望風景。

夏季的夜色來得比較晚,都已經六點多了,天色這才稍微轉暗,紅澄色的夕陽只剩餘輝,彎鉤般的新月緩步東昇,天空被分成了兩半,西邊是色彩繽紛燦爛的彩霞,東邊卻恰恰相反,天色由淡藍色逐漸轉深,彷彿是一種明與暗的對比呈現。

兩人降落在伊格爾自己搭的小屋前,看著那木造房屋,金恩感慨的笑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季薰姐姐,姥姥說這些綠豆湯給妳帶回家吃。」

某日,當季薰要離開佐˙司魂院時,小彌拿了一袋包裝好的綠豆湯給她。

「這麼多?」提著那袋頗具重量的綠豆湯,季薰有些詫異,「妳不是很喜歡吃這個嗎?不留一些自己吃?」

「有,姥姥有留一鍋給我。」她笑嘻嘻的點頭。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佐˙司魂院──

 

「小季,那堆衣服拿去洗一洗。」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光線不甚明亮的實驗室裡,特倫斯坐在特製電腦椅上,弓著身子,手指飛快的敲敲打打,嘴裡不斷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咯咯咯,有趣,真是有趣,咯咯咯……」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