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碰碰!碰碰碰碰!」拼命敲打著房門,用力過度的結果,她的手側變得通紅。

幾秒後,房間門打開了,艾蒙帶著微笑現身門口。

「我、我殺了魈,我殺了魈。」抓著艾蒙的手臂,季薰激動的大喊:「我、我殺他了!怎麼辦?我不是故意的,我並不想,我不想,真的!」

只是,就算她再懊惱、再後悔,她也沒辦法讓時光倒流,沒辦法讓魈死而復生。

「別慌,先進來再說。」他將她拉入房裡。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真的不知道……」

一踏入房間,房門都還沒關緊,季薰就叨叨絮絮的說個不停。

「我、我走到佐˙司魂院,看到魈,跟他講話,然後、然後我好像越來越生氣、越來越生氣,我手上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一把刀,接著我就、就刺了他。」

嚥了嚥口水,她感到口乾舌燥、染血的雙手不停顫抖,臉色蒼白不已。

「為什麼我會這麼衝動?為什麼我會做出這種事?」

「那麼慌張做什麼?他是妳的仇人,他殺死妳的父母,妳不過才刺他一下,兩命抵一命,他還賺到了。」艾蒙輕笑著。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握緊雙拳,她生氣的大吼:「我沒有想要殺他!沒有!我不想殺人!」

「咯咯咯,感到愧疚嗎?」特倫斯的聲音突然從旁傳來,讓季薰為之一愣。

轉頭望去,對方坐在沙發處,一臉悠哉的端茶喝著。

「特、特倫斯?」季薰嚇退幾步,身後突然撞到一個硬物,像一堵牆。

回頭望去,特倫斯的手下擋在季薰身後,對方出手抓住她的雙臂,強制將她拎到沙發旁。

「你……你們是一夥的?」季薰頓時明白了,「你們設下這種圈套,騙我上當,讓我去殺了魈?」

「咯咯咯,錯,這一切只是偶然。」特倫斯放下茶杯,朝手下揮揮手,「C6不可以對客人這麼無理,請她坐下吧!」

肩上一疼,C6手上的重力一壓下,季薰被迫就坐,完全動彈不得。

「什麼偶然!你們根本就是計劃好的!」她憤怒的指責。「那個惡魔也是對吧?你們先派他抓走我,然後再讓艾蒙救我,讓我相信你們的鬼話!」

「妳覺得妳有那種價值讓我們三人聯手嗎?」特倫斯再度笑了,「妳本來就是我的獵物,只屬於我,奧蘭特他休想搶走。」

「我只是剛好遇見你們,覺得有趣,所以就順手玩了一下。」艾蒙聳肩笑笑,「誰叫妳是魈身邊的人呢?」

「那是什麼鬼話!只要是魈認識的人,你就都不放過嗎?」季薰氣的咬牙切齒,這種理由,她無法接受。

「沒錯。」艾蒙回的篤定,藍眸充斥著殺戮,「我恨不得當著他的面,將他在意的人抓來凌虐,一個個當著他的面殺掉,讓他飽嘗痛苦之後再親手處決他。」

「你……」被他的神情嚇了一跳,季薰面露遲疑,「難道魈曾經殺了你的……」

聽到這樣的探問,艾蒙放聲笑了。

「錯了,我只是討厭他,很單純的,恨他。」他加重了尾句的語氣。

「……」

「咯咯咯,原來妳什麼都不知道啊?」

「知道什麼?」

「特倫斯,她就交給你了。」艾蒙翹腳坐在沙發上,「小心點,別弄死了,我還要用她來引出魈。」

「當然,這麼有價值的實驗體,我怎麼可能會輕易殺死?」

「引出?你的意思是,魈不會死?」季薰彷彿看到一線希望。「我刺中了他的心臟,真的能救活嗎?」

「咯咯咯,如果這樣就能殺了他,他早死過千百次了,他可不是普通人類。」

「不是一般人?那他是……」

「咯咯咯,該說他是什麼呢?」偏著頭,特倫斯故作沉思的想了想,「實驗品?獵物?複合妖怪?突變野狗?咯咯咯……」

悶瞪他一眼,她不打算理會話裡的諷刺意味,她只要魈活著就好,只要確定魈能活下就行了,就好。

「好了,該走了。」特倫斯以眼神示意。

頸上冷不防地遭受重擊,季薰暈了過去,一把將她扛在肩上,C6尾隨在特倫斯身後離開。

 

再度醒來,她已經被人戴上手銬腳鐐,固定在一張特殊的躺椅上,身上連接著十數條線路,線頭的另一端連在各式各樣的儀器上。

坐在電腦前,特倫斯飛快的敲打著鍵盤。

「咯咯咯,醒了嗎?」轉過身,特倫斯雙眼閃爍。「那麼我們就開始進行實驗吧!」

按下了按鈕,四周的儀器立刻啟動,面板上出現各式各樣的數據及圖表。

一股細微的電流傳出,讓季薰身體緊繃了起來,手腳不自然的抽搐。

電流逐漸加強,起初是細微的痛麻感,而後逐漸轉為刺痛、劇痛,季薰放聲哀嚎,聲嘶力竭、冷汗淋漓,當電流轉成最強時,她的喉嚨鎖緊、擠不出絲毫聲音,身體產生痙攣,皮膚傳出細微焦味,頭暈、作噁、耳鳴……

她很希望自己能痛暈,然而,情況卻不如她所期望,特倫斯似乎很習慣掌控這樣的「實驗」,強大的電流不致讓她斃命、不致令她昏迷,卻又令她痛得死去活來。

「嗶嗶嗶──」機器傳出響聲,電流也在此時消失,季薰暫時從苦痛中紓解。

「唔?身體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看著螢幕上的數字,特倫斯摸摸下巴。

拿出工具箱,戴上手套,從中拿出針筒,往季薰手臂上一戳,抽出一筒血,針一拔起,一道小血柱跟著濺出。

「喂,你的打針技術很糟糕。」季薰很慶幸電擊的痛麻感還未散去,要不,被他用這麼粗魯的方式抽血,她肯定痛死。

將血放入儀器裡頭進行分析,特倫斯又接著按下第二個按鈕。

天花板降下一個透明遮罩,將季薰連人帶椅的罩住,藍色光束如同掃描般,將她自頭到腳掃過。

而後,特倫斯在她身上注射不知名液體,跟著又走回電腦前,注意著她身體的反應跟變化。

幾分鐘過後,灼熱感襲來,從心口逐漸擴散,蔓延到肢體末梢,宛如被火焰紋身的燒燙感,全身冒汗,季薰難過的扭動身體,恨不得扒光衣服跳下水池,她甚至懷疑自己,體內是不是已經全被燒焦,只剩表皮完好。

撐過這一關,特倫斯又為她注射了另一種藥劑,跟著又是一段痛苦難熬的開始……

接下來的幾項檢查差不多是這種形式,沒有皮肉傷,頂多就是注射時的瘀痕,只是這樣的痛苦,卻比身體上的傷害還令人難忍。

好不容易撐過一天,季薰被C6扛著,丟入牢籠內。

「碰」地一聲悶響,季薰摔得骨頭發疼,疲憊不堪的她也沒力氣起身,就這麼趴在地上,沉沉睡去。

隔天一早,還在昏睡中的她突然被拽起,手臂被拉扯的生疼,季薰虛軟的悶吭一聲,之後便像一隻破布娃娃,被C6給扛了出去。

這一次,她被帶至一間寬敞的地下室,C6將她帶至中央處後便逕行離開。

「咯咯咯,早安,睡得好嗎?」特倫斯出現在上方處的玻璃窗前,聲音透過廣播傳出。

「你又想做什麼?」頹坐在地上,季薰無力站起。

「看看妳的實戰數據。」

空曠的地下室傳出幾聲機器響聲,像是某種門扉開啟的聲音。

潮濕的腐敗氣味傳出,角落處爬出幾隻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牠們所行經的地面,全沾附了牠們落下的黏液,移動時還發出了啪搭啪搭的腳步聲。

見著季薰,牠們彷彿見到獵物般的興奮喊叫,動作迅速的衝上前,張嘴往她咬下,狼狽的在地上滾了數圈,季薰差點閃避不及。

「咯咯咯,小心點,我可不希望妳被牠們殺死。」特倫斯戲謔的笑了,「妳可是魈的餌啊!咯咯咯。」

聽聞魈的名字,季薰心頭一震,心底湧上酸楚。

那股情緒化成動力,她重新湧現力量,儘管那力道微薄。

發動劍陣,她一舉將怪物殲滅,一隻不剩。

「咯咯咯,一提起魈,妳就有幹勁了?」特倫斯取笑著。「你們的感情還真好。」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她笑著,卻無歡意,「我這是在自救,魈不可能會來救我。」

不說別的,光是她刺下的那一刀,就足夠讓魈……放棄她。

「咯咯咯,要打賭嗎?我比妳還了解他。」特倫斯篤定的笑著,「有妳在這裡,我確信他會過來。」

機器聲再度傳出,又有一群爬行怪物出現,這次的數量比之前還要多上幾隻。

這次季薰花費了一點功夫,才順利將牠們剷除。

「沒有人,會想救一個刺殺他的傢伙。」喘著氣,季薰感到疲憊。「而且這裡還有陷阱在等他,他怎麼可能會來?」

「咯咯咯,會,當然會。」特倫斯又放出一批怪物,數量加倍,「他是一隻不會記取教訓的野狗,不管幾次,只要我手上握有人質,他就一定會跑來救人,就算知道這是陷阱,他還是會來,咯咯咯,很蠢的呆子對吧?」

沒空回嘴,季薰疲於應付纏身的怪物,盡力保全自己的性命,盡量將傷害減至最低。

而特倫斯則是滔滔不絕的訴說他與魈的過往,興致盎然。

「上次他為了救他心愛的女人,差點死了,結果呢?那個女人到最後還是背叛他,咯咯咯,像個傻子一樣,不管回想幾次,我還是覺得非常好笑。」

「之前他在一間村莊被我找到,我不過放話說要殺死那些村民,他就不抵抗了,乖乖跟我走,咯咯咯,真是愚笨,我怎麼會對那些村民有興趣?」

越說越多、越說越得意,特倫斯甚至還忍不住拍手大笑。

突然,玻璃窗面傳來一聲巨響,若它不是特殊強化材質,剛才這一擊恐怕就會將這片玻璃震裂了。

「吵死了,死變態!」腳下踩著被她誅殺的妖異,季薰胡亂抹去臉上的血漬。

「要看戲就好好看,吵成這樣,我都快不能專心了。」

「咯咯咯,原來妳還有力氣啊?」特倫斯讚賞的點頭,「看來我也不用留情了。」

鍵盤上敲了幾下,十數聲機器聲響出現,這一次,龐大的妖異將季薰團團包圍,數量多的驚人。

困難的嚥了嚥口水,季薰大感不妙。「……注意一點,要是我死了,你們就釣不到魈了。」除非他們想用屍體當餌。

「咯咯咯,妳剛才的數據還不到『那時候』的十分之一,只要妳將實力發揮出來,絕對死不了。」

沒有完全發揮?季薰真是感到哭笑不得,如果她還有餘裕,現在會這麼狼狽?她的手腳可都在發抖了呢!

「我就已經盡了全力,你的機器應該壞了。」

沒有退路,季薰硬著頭皮發動劍陣,跟源源不絕的怪物交手。

能用的招式、手上有的道具全數丟出,滅了一大半,卻還有一大半……

被圍困在角落,季薰用了僅剩的力量,張啟結界自保。

「喂!你確定你不將牠們收走?」坐在地上,季薰全身痠痛不已。「要是我死了,你的同伴應該會很生氣喔!」

結界擋的了一時,擋不了永遠,若對方跟她玩持久戰,她肯定會死的很慘。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