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人鼠混戰,在我終結鐵鼠的時候結束,撿起自己的戰利品後,玩家們又恢復先前的休息模樣,另外還有幾人出手為受傷的玩家療傷。
「慈愛的光輝,請傾聽我的呼喚,以溫暖凝聚……」身旁傳來女生吟唱咒語的聲音,光點壟罩在我的身上,不一會,我的傷勢便痊癒了。
「謝謝。」我向她道謝著。
「不客氣,謝謝你剛剛救了我。」女生笑著報上她的名字,「我叫做月雪櫻,我朋友都叫我小櫻。」
月雪櫻是個可愛如洋娃娃的女孩,有一雙大又明亮的黑色眼睛,嘴唇是如同櫻花般的粉紅色,烏黑的波浪長髮長及腰部,頭上還戴著寬板蕾斯髮帶裝飾,髮帶的兩旁綴有小翅膀,看來十分可愛。她身上穿著完全不適合戰鬥的小洋裝,衣服顏色是能襯出她白皙膚色的粉紅色系,上頭還加了許多蕾絲跟緞帶。
「妳好,我叫做韃羅貓,叫我貓就可以了。」既然對方報上名字,我自然也要禮尚往來一番。
「韃羅貓?妳的名字跟戰神的成員一樣耶!」月雪櫻一臉興奮的笑道:「妳知道戰神嗎?它是狙擊手遊戲的人氣隊伍喔!」
「知……知道。」不知該怎麼回答的我,只好尷尬的笑笑:「妳也有玩狙擊手?」
「我有進去過幾次,不過,都只是看人家玩。」月雪櫻害羞的吐了下吐舌頭。「我不會玩那種戰爭遊戲,只有一次因為我哥他們隊伍的人數不夠,硬拉我下去……」
月雪櫻說到這裡,臉上出現回憶的神情,過了幾秒,她隨即回過神來。
「那個……」月雪櫻不是很確定的問道:「貓,聽妳的聲音,妳應該是女生對吧?」
「是啊。」難道我的聲音很中性嗎?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妳將霧氣的狀態解除?」月雪櫻突然對我提出這項要求。
「為什麼?」不太了解她的意思,我困惑的反問。
「我、我正在學女生的造型設計,我想要看看妳的人物造型,觀摩一下。」月雪櫻略帶不好意思的解釋道,隨後又急忙的補了句,「要是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沒關係。」我隨即將霧氣撤開。
「妳……好像……」見到我的人物,月雪櫻訝異的瞪大眼,目光中透著打量意味。
「怎麼了嗎?」發現她眼中閃爍的未知情緒,我不解的追問。
「沒、沒有,我只是覺得妳的人物造型很棒!」察覺自己的失常舉動,月雪櫻羞紅了臉。「我可以為妳拍幾張照片嗎?」
「可以。」
「嘎啦啦!拍照、拍照!」暴雷身上冒出數個愛心,隨即飛到我身邊,似乎是想要搶鏡頭。
「啟動照相跟攝影功能。」月雪櫻對著系統說道。
說完話之後,一個籃球大小的玻璃球出現在空中,珠子正中央設有一個伸縮鏡頭,它繞著我飛行,似乎是想要將我各個角度全拍下。
在我們拍照的時候,月雪櫻的哥哥跟同伴也朝我們聚集過來。
「妳好,謝謝妳救了我妹,我叫做鐵色狂想,妳可以叫我阿鐵。」原先拼命自殺的男生笑著說道,並連帶介紹身旁幫忙他復活的同伴:「他叫做天神樂,我們都叫他阿神。」
「嘎?阿鐵?阿神?」暴雷頭上冒出兩個大問號。
在他們出現後,暴雷飛回我肩膀窩著,大大的眼睛朝他們直打量。
跟天神樂的打扮一樣,鐵色狂想的身上同樣穿件輕便型鎧甲,眼睛是深邃的墨綠色,淡金色的髮色在日光的照耀下幾乎成了白色,這樣的造型再搭襯上小麥色肌膚,看起來頗有一種陽光少年的模樣。
「妳是來解村長的任務嗎?」見到我手上拿著鋸子,天神樂猜出了我的目的,他說話的聲音略成中性,沒有男生特有的低沉,但卻有種溫潤、好聽的感覺。
「嗯!我要去摘三顆鐵果實。」我指著大樹頂端。
「不用摘了,我這邊有。」鐵色狂想將三顆圓形的赤紅色果實遞給我。
雖然看起來是雞蛋大小的果實,但,果實的重量卻跟鉛球差不多。
「解完鐵果實的任務之後,還要到礦區收集五顆鐵礦,然後要殺掉十隻『巨蜥蜴』。」天神樂一項項道出任務的內容。
「我記得我好像有鐵礦。」鐵色狂想叫出倉庫查看著物品,並從中拿出三顆鐵礦給我。
「我好像也有。」月雪櫻同樣在她的倉庫翻翻找找,找到了兩顆。
「這樣妳就解決兩個任務啦!」她開心的對我說道。
「謝謝。」沒料到他們會送我這麼多東西,我真是大感意外。
「貓,妳要一個人去殺巨蜥蜴嗎?」月雪櫻突然開口問我。
「對啊!」我一臉理所當然回答著,畢竟我又沒有其他同伴,當然是一個人去完成囉!
「可是這個任務,一個人去解決有點困難……」月雪櫻的臉上出現擔憂神色。
「要看情況啦!」鐵色狂想插嘴道:「新手的話當然就沒辦法,如果她已經有中級的程度,殺巨蜥蜴就很輕鬆了!」
「她都已經有寵物了,應該是已經進來遊戲一段時間了吧!」天神樂往暴雷瞧了眼,猜想著。
「誰說的!寵物也能用買的啊!」月雪櫻不服氣的反駁道。
隨後,他們幾個人同時望向我,似乎是希望從我口中知道答案。
該怎麼辦呢?我是已經玩了一段時間沒錯,可是,我都不是在正常的遊戲區域玩,這樣的話,我該算是……
「那個……寵物是我朋友給我的。」為了不引起太多問題,我略帶尷尬的將答案做了一個折衷的解釋,「我才進來遊戲沒多久。」
話一出口,月雪櫻臉上隨即揚起勝利似的笑容,而天神樂則是一臉不以為然的模樣。
「哥!反正我們也有任務要到巨蜥蜴那邊去,我們乾脆帶她一起解任務吧!」月雪櫻提議道。
「可以啊。」鐵色狂想爽快的答應,並沒有多做反對。
「先回村子把東西補齊了再打怪。」天神樂提醒道。
「嗯,順便將哥的骨頭賣掉。」月雪櫻揚揚手中的袋子。
聽到她這麼說,我萬分不解的追問:「骨頭也能賣錢?」
「嘎?賣骨頭?」暴雷也跟我一樣,頭上冒個問號。
「當然可以!」月雪櫻笑嘻嘻的回答道:「一組骨頭可以賣一千到三千左右,價錢的高低要看死亡時候得到的骨頭品質,如果拿到完整的人頭骨頭,一個就可以賣到五千!」
「還魂符一張也不過一百元,怎麼算都很划算。」鐵色狂想接下話,說出他這個計畫的盤算。
所以你就靠死亡賺錢啊?雖然很想這麼說,可是我還是將話給忍下了。
 
回到村子後,他們先陪我到村長家,將前面兩項任務給解決了,之後我們一行人隨即衝向商店購買物品。
「歡迎光臨,幾位想要買些什麼?」店老闆親切的招呼道。
「我要賣東西。」月雪櫻將手上提著的袋子放在桌上。
店老闆將裝在裡頭的物品「鐵色狂想的骨骸」一一取出,在評鑑價格之後,他開始按著計算機計算。
「亡者骨骸一共七組,販售價錢為一萬六。」店老闆報出了價格。
嘩!沒想到竟然能賣到這麼多錢!聽到這個金額,我再度感到驚奇。
「我要買五十張還魂符。」天神樂向店老闆列出他要的東西清單,「補血瓶三十瓶、靈芝藥丸二十顆、療傷藥膏五十張……」
五十張?這會不會太多了點?巨蜥蜴那麼厲害嗎?我納悶的想著。
剛剛看他們兩人的身手,不管是敏捷度或攻防感覺都很不錯,應該不需要用到那麼多張符咒才是……
「對了,貓,妳有沒有武器?」正當我還在沉思時,月雪櫻突然開口問我。
「我……」才想回答有,話到嘴邊,我又硬生生的嚥下了。「沒有。」
雖然身上有一套複合劍盾,可是我才跟他們說我是新手,現在身上又拿出這樣的武器,難免會引起他們的困惑。
雖然說,我也可以用「這是別人送我的」當做藉口,不過,應該很少有人會將要價不菲的武器送給新手吧?
「我去武器店買一把刀好了。」我隨即轉身準備離開。
「不用了。」月雪櫻急忙叫住我。「我這邊有一把普通的長刀,送給妳。」
呃?這女生會不會對人太好了?什麼東西都可以送人?
「這不太好吧!我還是自己去買……」不好意思拿她那麼多東西,我推辭著。
「沒關係,這是之前打怪掉的東西,本來是想要賣掉,現在送妳剛好……」月雪櫻從倉庫拿出刀子,硬塞到我手上。
不知該怎麼回應她的好意,我只好一再向她道謝。
「走吧!」鐵色狂想估算了下時間。「再過二十分鐘就要下線了,大概可以打一場。」
「沒時間慢慢走了,用傳送咒語吧!」天神樂對月雪櫻說道。
傳送咒語跟移動符咒的功能相近,都是能夠讓人瞬間移動到下一個地點的方法,唯一不同的是,使用傳送咒語,就算那個地方沒去過,也同樣能夠到達。
但是,這兩個方法都只能讓玩家在同一大陸移動,要想從甲大陸移動到乙大陸,必須到港口搭乘船隻才行。
「哥,你先開組隊功能吧!」月雪櫻反過來向鐵月狂想說著。
「嗯。」
傳送咒語通常只會傳輸施咒的當事人,但是,要是使用組隊功能的話,同一隊伍的隊員都能一起傳送。
『叮!』系統的聲音適時出現,『鐵色狂想送來隊伍邀約,您要加入鐵色狂想的隊伍嗎?』
為了讓玩家能跟更多人團隊合作,遊戲中沒有固定的隊伍模式,當玩家想要跟別人團體行動時,只要由其中一人發出組隊邀請給其他人,隊伍只要有兩個人就能成立,隊伍名稱則是隨便玩家取名,中途還可以任意進行更換,組隊模式非常自由。
在我答應加入隊伍之後,系統這才跟我說鐵色狂想所取的隊伍名稱。
『叮!您已經加入鐵色狂想的隊伍「衝啊!去烤蜥蜴吃!」』
這隊伍名未免也太可愛了吧……聽到這個隊名,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嘎啦啦,烤蜥蜴!烤蜥蜴!」跟著我一起加入隊伍的暴雷,似乎對這項食物很感興趣,它開心的在空中滾來滾去。
一切就緒後,月雪櫻開始唸出傳送咒語,「流竄大地的風啊,請往我這裡匯集,聆聽我的請託,將我們帶到心念嚮往的彼端……」
一陣乳白色的風繞著我們捲起,眼前的景物閃了幾下,我們隨即轉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我們目前所在的位置,是一個荒涼的赤紅色大地,砂礫般的地表上立著巨石,石頭表面出現坑坑洞洞的風乾痕跡,人一般高大的仙人掌稀疏林立生長著。
吹在臉上的風帶有些許熱度,風裡頭還摻雜著扎眼的細沙,讓人不得不半瞇著眼,好擋去沙塵。
「這邊是村子北方的赤色平原,」月雪櫻為我介紹道:「這邊會出現巨蜥蜴跟扁頭獸,我們的任務就是要獵捕三十隻扁頭獸……」
「妳等一下看到扁頭獸最好不要打,它不好對付。」鐵色狂想好心的提醒我。
「好。」我點頭答應著。
「我負責幫妳補血、療傷,妳不用擔心!」月雪櫻毛遂自薦的道。
「為了預防萬一……這些東西給妳。」天神樂將他剛買的補血瓶、療傷藥分了一些給我,後頭還補了句。「要是她動作太慢,妳至少不會一下就掛掉。」
「神!你說什麼!」月雪櫻氣的嘟起了嘴,抓著我的手臂將我帶開。「走,我們去打巨蜥蜴,別理他們。」
「喂!」見到月雪櫻帶著我越走越遠,鐵色狂想警告的喊:「別走太遠,不然到時候救不了妳們!」
「哼!」月雪櫻雖然表面上不想理會哥哥所說的話,但她還是適時的停下,沒將我們兩組人的距離拉太遠。
「那邊有兩隻巨蜥蜴,」月雪櫻指著前方對我說道:「它們的弱點在頭部,妳先試著打打看。」
順著她所指的方向望去,不遠處的岩石上爬著兩隻蜥蜴,它們全身像魚一樣佈滿鱗片,膚色是土黃色,除了長相欠佳之外,看不出有什麼攻擊性。
「嘎啦啦,巨蜥蜴,被動攻擊型怪物,血量為十點……」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就已經見識過其他厲害的怪物,暴雷在報出巨蜥蜴的特點時,語氣帶有不甚重視的感覺。
被動型怪物啊?這表示,要等到我進入巨蜥蜴的防守範圍,它才會攻擊我囉?這樣的話,我應該可以在它們發現我之前先出手動作……
決定好策略之後,我快速衝向巨蜥蜴,在它們抬頭警戒的同時,我快速揮刀砍向它們的腦袋,本來想要一舉砍掉兩隻蜥蜴的腦袋,可是另一隻巨蜥蜴卻閃過刀鋒,不給它反擊的機會,我反刀砍回,將它的頭部削掉一大半。
還蠻簡單的嘛……因為之前已經打過進階區域的怪物,新手任務的怪物在相較之下,就顯得非常容易應付。
停下手,往四周張望了下,發現附近有一群聚集在一起的巨蜥蜴,不多加猶豫,我隨即衝向它們。
由於對方的數量將近二十隻,如果採用各個擊破,恐怕會耗費很多的體力,要是沒抓準攻擊時機,還有可能陷入被多數圍攻的困境。
既然如此,我乾脆利用這項弱點,將它們全部引到我身邊!
決定計畫之後,把心一橫,直接衝入巨蜥蜴群的中央,將刀鋒對準它們,像是龍捲風一樣的原地旋轉,同時,視線緊盯著它們的項上腦袋,一刀刀連綿不絕的砍掉它們的頭,一顆顆蜥蜴頭就在我眼前飛舞著。
雖然中途我也遭受到部份的攻擊,但,它們對我造成的殺傷力,可遠遠不及我的攻擊。
沒幾分鐘,我就將它們給全解決了。
「呼!好累!」我坐在屍體堆中唯一乾淨的空地,握刀的手因為用力過度感到有些酸痛。
「嘎啦啦!帥!主人,帥!」從頭至尾都只有旁觀的暴雷,嘴甜的讚美著。
「妳、妳……」月雪櫻站在屍體堆外面,望著巨蜥蜴屍體的表情,明白顯示她不敢跨過屍堆向我走來。
「嘩!這邊是怎麼回事?」鐵色狂想跟天神樂朝我們走了過來,見到遍地的屍塊,鐵色狂想誇張的叫著。
望著一地的蜥蜴塊,天神樂略感訝異的問:「這些都是妳殺的?」
「嗯。」我朝他點頭笑笑。
「嘎啦啦,主人,厲害!」暴雷得意的向他們炫耀道。
「沒想到妳的身手不錯嘛!」鐵色狂想逕自踩過那些肉塊走向我。
「還好啦……」我謙虛的笑笑。
「我本來以為妳會掛很多次,還特別買了五十張還魂符要給妳用,沒想到一張都沒用到……」天神樂的語氣中透著些不知是惋惜,還是稱讚的意味。
「這樣剛好可以幫你省下一筆錢呀!」我開玩笑的回應道:「五十張還魂符也是很貴的呢!」
「小櫻!妳在做什麼?」見到我身上出現一些傷口,鐵色狂想對他妹妹喊道:「還不快幫她治療?」
「喔、好……」月雪櫻這才回過神來,想起她負責的工作。
但,因為顧慮地面的那些恐怖肉塊,月雪櫻面色為難的望著天神樂。「阿神,我不敢過去,你幫我治療貓啦……」
因為魔法治療至少要在傷者附近十步之內的距離,不敢接近我的她根本沒辦法施行治療咒語。
「膽小鬼。」鐵色狂想笑諷了聲。
被委託的天神樂則是動手開始為我療傷,治療結束後,那些屍體也消失了,地上留下一堆果實跟補血瓶。
這時,月雪櫻也才敢走到我身邊來。
「才一下子的時間就殺了這麼多,妳是怎麼辦到的?」天神樂好奇的問。
「她、她剛剛直接衝到巨蜥蜴群裡面!」沒等我開口,月雪櫻一臉興奮的描述整個經過,「剛開始,我只是叫她先找兩隻蜥蜴練習,她真的好厲害,就這樣刷刷的兩下就將它們殺死了!然後啊!她看到旁邊有一堆蜥蜴,竟然就直接衝到它們的中央,在蜥蜴包圍住她的時候,我以為她死定了,本來才想要趕快幫她補血,結果我就看到一堆蜥蜴頭從中央飛出來,那些蜥蜴全被她砍成肉塊……」
「嘎啦啦,肉塊!蜥蜴肉!」暴雷也同樣是一臉興奮。
「呦!這招不錯喔!下次來試試!」鐵色狂想一臉躍躍欲試的笑著。
「行動之前先通知我,我要去多買一點還魂符。」天神樂半帶嘲諷的回道。
「對啊,可能要買一百張才夠。」月雪櫻異口同聲點頭附和。
「唉呦!要打怪就不要怕死啊!」鐵色狂想半開玩笑的說道:「我們要有勇於掛掉的精神!」
「所以說,你剛剛打扁頭獸,才會這樣卯起來陣亡?」天神樂不給面子的冷笑著。
「欸……那是一時失手,」鐵色狂想隨手抓了幾下頭髮,笑容裡透著些不好意思,「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打怪的感覺很不順。」
「你們的任務完成了嗎?」我問著他們。
「嘎?任務完成了嗎?」暴雷眨著大大的眼睛詢問。
「嗯,完成了。」鐵色狂想稍作休息之後,隨即站起身。「時間差不多了,你們要先回村子去,還是就在這裡下線?」
遊戲的設定中,玩家下次登入遊戲的地點,就是他上次離開遊戲的地方,所以,玩家要下線之前總是會先選好地點,畢竟誰都不希望一上線就被一大群怪物圍攻。
「先回去村子吧!」月雪櫻望向我,「貓還要回去回報任務。」
「嘎啦啦,回村子。」暴雷也附和著這意見。
於是,我們又再次回到了村子裡,這時我的遊戲時間提醒聲音也恰好響起。
「親愛的玩家,您上線的時間已經達六小時,為了您的健康,系統將在三分鐘之後將您登出……」
「我下線的時間到了,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們。」把握最後的時間,我向他們道別。
「嘎啦啦,再見、再見!」暴雷飛到他們身邊一一道別。
鐵色狂想朝我笑笑。「下次有機會遇到,我們再一起組隊打怪。」
「貓,我可以加妳為好友嗎?」月雪櫻急忙的問著。
「好啊。」
「明天我們再……」月雪櫻的話才說一半,她的人物就消失了。
「呃……」我愕然的望向鐵色狂想。
「她的時間到了。」鐵色狂想聳聳肩。「我也要閃了,bye!」
「我也是,再見。」天神樂跟鐵色狂想同一時間離線。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