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學眾人前來德國的日期很快就到來了,這一天早上,璃音醒得比平常還早,心底充滿期待。

「現在幾點了?飛機應該到了吧?」坐在窗邊,璃音一臉期盼的仰望天際。

「還有四十三分。」手塚國光回道。

「還有那麼久啊?」璃音鬱悶地嘟嘴。「尤莉雅醫生已經去機場接人了嗎?」

「啊。」

「唔……」璃音一臉無聊地左右晃動著身體,就這麼安靜了幾分鐘後,她終於沒有耐心等下去了。

「等不下去了!我要──」

她才想站起身,一個不小心卻撞上了窗戶的門框,發出「哐」地一聲巨大聲響。

「好痛……」雙手抱著頭,她疼得掉出眼淚。

「沒事吧?我看看。」手塚國光走上前,替她查看傷勢。

頭部的側邊腫起一個大包,手塚國光領她走回房間,替她冰敷腫包並為她上藥。

「咦?啊咧……」璃音眨了眨眼,目光發直地盯著手塚國光。

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她的眼前已經不再是黑暗了。

眼睛復原了嗎?她無法置信地伸出手,摸上手塚國光的臉頰。

「……」不明白為什麼璃音會有這種舉動,手塚國光微帶錯愕地停下冰敷的動作。

「國光,穿著深藍與淺藍相間的運動套裝?」璃音確認地問道。

「妳的眼睛……」手塚國光立刻明白了情況。

「我看的見了,我現在看得見了!」璃音激動地撲上前,一把抱住了他,開心地又叫又跳,甚至還忘情地在手塚國光臉頰上親了一記。

後者身子一僵,但隨後又恢復正常,只是耳朵微微泛紅。

「我能看見了,我的眼睛恢復了!」激動莫名的璃音,不斷重複著先前的話,「我能看到你的臉、你的手、你的衣服。」她一下子摸著手塚的臉,一下子又拉住他的手。

「還有這個房間,桌子、椅子、床,窗戶!」她興奮地在房間內到處打轉,並推開了窗戶,仰望外頭藍天。

「天空好藍、好漂亮!」她瞇起雙眼,深深地吸了口氣。

一直到現在,璃音這才發現,儘管她總是說「看不見也不要緊」,但她的心底還是渴望著復原,渴望再次見到這美麗的世界。

轉過身,她淚眼朦朧地望著手塚國光。

「今天的天氣真好呢!」

「啊。」感染了她的興奮情緒,手塚國光也露出了罕見的微笑。

「可以再次看到你,真好。」璃音笑著走向他,湊近了他打量,「唔,你現在氣色變得很好呢!臉頰也豐腴了一些,之前你為了網球部的事情,忙得臉頰都凹陷了,看起來好糟糕……手臂還好嗎?」

她伸手摸上他的左臂,現在他穿著運動外套,遮得嚴嚴實實,根本看不出來他手臂的情況。

「啊,沒事。」手塚國光略感好笑地看著她。

這段時間以來,璃音與他可說是形影不離,所有的情況璃音可說是相當瞭解,怎麼視力一復原之後,她反而像是與他初次見面一樣?

「啊!對了,要跟雪姊姊說一下這件事。」璃音立刻拿起手機,撥打電話。

相澤雪一聽到這個消息,激動地在電話那端哭了起來。

「璃音,這下子糟糕了啊!妳把我們的造型師助理給弄哭了。」池上徹帶笑的聲音傳來。

「這個叫做喜極而泣!聽到我復原的消息,你也該滴兩滴眼淚慶祝一下啊!」璃音開玩笑地回道。

「既然妳跟我們說了這個好消息,那我也回應一個給妳。」池上徹故作神秘的笑道:「之前談得《一公升的眼淚》已經要開拍了,明天要舉行開鏡儀式,預計會有十一集,暑假期間就會錄製完成,秋季上檔,宣傳已經陸續在進行了。」

「真的嗎?太好了!這樣的話,等我回去就能看到了呢!」

「妳現在就可以回來了吧?眼睛都已經痊癒了,不是嗎?」

「還不行呢!國光的復健還沒完成。」

「復健這種事情妳又幫不上忙。」池上徹不以為然的回道:「而且他也不是沒辦法自理生活,我聽說你們住的那間醫院設備很不錯,就算讓他一個人在那邊也沒問題吧?」

「說得也是,復健的事情我的確幫不上忙,而且國光也都將自己的事情處理的很好,根本不需要我啊……」璃音輕咬下唇,心思有些動搖了。

「所以啦!妳就提前回來吧!」池上徹笑道:「這樣的話,還可以去片場觀看演員拍戲,妳之前不是說很想到片場看看嗎?」

「唔……」璃音又朝手塚國光望了一眼,後者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窗外。

「哈、哈啾!」池上徹突然打了個大噴嚏,嚇了璃音一大跳。

「阿徹,你感冒了嗎?」

「沒事、沒事,只是突然覺得有點冷,喂,幫忙將冷氣關小一點。」他朝辦公室的職員喊道。

「決定好了嗎?打算什麼時候回來?」池上徹追問。

「等國光復健完成吧!我要跟他一起回去!」璃音終於下定決心了。

手塚國光陪她走過人生的『黑暗時期』,她當然不能那麼沒義氣,在他辛苦復健的時候拋下他。

「欸?妳留在那邊做什麼啊?他又不需要妳,哈、哈啾!」池上徹又打了一個大噴嚏,「比較起來,我們這邊比較需要妳啊,還有很多歌曲需要錄製呢!對了,妳那個在醫院的朋友幸村,妳不想回來探望他嗎?哈啾、哈啾!」

「雖然我待在這裡沒什麼用處,不過身邊有個人說話總是比較不寂寞啊!復健可是很辛苦的呢!我要當他的精神支柱!」璃音信誓旦旦的回道:「而且國光現在的恢復情況良好,應該很快就能回去了,探望幸村還有錄音的工作,就等我們回去再說吧!」

「啊啊,輸了啊!」池上徹鬱悶地說道。

「輸?」

「賭金一萬元,謝謝惠顧。」相澤雪將電話接了過去,笑呵呵地解釋:「我們在打賭,要是妳的眼睛比手塚的手臂更快恢復,妳會留在那裡還是回來,我贏了。」

「真過份,竟然用我來打賭。」璃音半開玩笑地抗議著,「見者有份!我要一半!」

「沒問題!」

跟相澤雪又聊了一會後,璃音這才心滿意足地掛斷電話。

「接下來,打電話跟南次郎大叔還有彩菜阿姨說一聲……」

就在璃音準備再度撥出電話時,手塚國光伸手攔住了她,璃音不解地抬頭。

「他們快到了。」

「啊!已經這麼晚了啊?」璃音這才注意到時間,「走吧!我們到門口去接他們!」

她習慣性地挽住手塚國光的右手臂,平常她如果想走的快一點,就會像這樣挽住他,讓手塚國光領著她前進。

「啊。」

手塚國光不著痕跡地往手臂望了一眼,沒有開口點破,就像平常一樣,領著璃音走出房間。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