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跑到了輕井澤集訓,大石褓姆依舊寄信來給手塚國光,向他報告集訓的情況,信件上提到,龍崎教練特別找了已經畢業了的大和部長過去,充當代理教練,然而,大和部長並沒有讓他們進行什麼特訓,而是帶他們到山上去採山菜,眾人就這樣在山上度過了悠閒地一天。

「大和部長……就是那位帶領青學邁向全國的『傳說中的部長』?」璃音在整理網球部的舊文件時,曾經在相簿裡看過這個人。

當初他要畢業時,就是他將棒子傳給手塚國光,要他成為青學的支柱,同時他也是手塚最為崇拜與敬重的人。

「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璃音對這位「傳說中的部長」相當好奇。

「熱愛網球的人。」手塚國光面露懷念,「『不管勝負如何,網球就是網球。』這是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因為想要打球、因為想要跟厲害的人交手,享受網球的樂趣,所以他才會將目標定在全國比賽,只有在那裡,才能遇見最厲害的選手。」

「『不管勝負如何,網球就是網球』嗎?我喜歡這句話。」璃音贊同的點頭笑了,「本來嘛!打球就是打球,輸贏、名次什麼的,只是其次,只要能夠進行一場精彩的球賽,那就值得了。」

「但是要是沒有獲勝,就沒辦法往上晉級,那就接觸不到更厲害的對手,也沒辦法享受更多的比賽樂趣。」手塚國光回道。

「說得也是……羊咩咩前幾天打電話給我,說他們現在正在跡部的別墅特訓。」璃音想起了前幾天的那通電話,慈郎雖然依舊開朗地笑著,但聲音聽來似乎有點沮喪,「冰帝輸給青學,沒辦法進入全國大賽,慈郎說,全國大賽那裡有很多厲害的選手,他很想跟他們打球,還說他要在這次的特訓好好努力,等明年再去全國……啊!對了,跡部的別墅也在輕井澤喔!不曉得兩邊離得近不近,要是路程不遠,兩邊的人可以一起練習,打幾場練習賽,比起訓練來說,實戰經驗才會讓人快速成長!你覺得怎樣?」

「或許可行。」手塚國光撥打了一通電話給跡部景吾。

在確定他的別墅距離青學的集訓地點不遠後,手塚國光向他提出合宿訓練的邀約,對方爽快地答應了。

隨後,手塚國光又聯繫了龍崎教練,跟她提了這件事情,龍崎教練承諾隔天就去將冰帝的正選接到青學的集訓地。

「太好了!這樣羊咩咩一定也會很高興!他一直說想跟龍馬打一場呢!」璃音開心的笑著。「真想看他們打練習賽,一定很有趣吧?」

「……」看著臉上充滿期盼的璃音,手塚國光沉默了。

究竟要到什麼時候,她的視力才能恢復?

又過了一星期,手塚國光收到了大石秀一郎傳來的影片,那是他們跟立海大的比賽影片。

關東大賽的決賽,青學歷經一番奮戰後,贏了,得到了冠軍。

而比賽的這一天,也是幸村精市手術開刀的日子,因為擔心他的情況,璃音特別央請相澤雪去醫院幫她探聽結果。

手術非常成功,幸村精市只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復健,就可以痊癒,重新回到球場上。

根據醫生估算的日期,他可以趕上全國大賽,跟立海大一起出席比賽。

聽到這個消息時,璃音開心的又叫又跳,要不是手塚國光護著她,她早就撞翻了桌椅。

「聽說幸村要開刀之前,還特別跟醫生要求,希望在手術時播放『友誼』那張專輯,他說這是好朋友在遠行前,傳達給他的精神力量呢!」相澤雪笑嘻嘻的說道:「他還說啊,手術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困在一片黑暗裡,一直走不出來,就在他想放棄的時候,他聽到了妳的歌聲,尋著歌聲的方向走,這才走出了黑暗喔!」

「真的嗎?」聽到自己的歌聲帶給了幸村力量,璃音的眼眶頓時一紅,心底充滿感動。

「我、我竟然也幫到人了呢!好高興……」她開心的掉下眼淚。

在她以往感到沮喪、失落的時候,就是依賴著音樂與歌手的歌聲,從鬱悶與絕望中走出的,沒想到現在她竟然也能夠幫助別人,這讓她覺得相當高興。

「傻瓜,不只是幸村喔!妳幫了很多人,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相澤雪笑道。

「有嗎?」璃音從沒想過她還有幫助到別人。

「當然有,妳的那些歌迷、青學的正選還有手塚國光,妳不是都幫了他們很多忙嗎?」相澤雪笑道:「對了,明天學校開始放暑假,暑假期間我會去阿徹他們公司打工,有事情妳可以打電話到那邊給我。」

「打工?妳?」

「嗯,我對於服裝造型很感興趣,前幾天已經取得家人同意,讓我去那邊當造型師助手。」

「原來如此。」璃音理解的點頭。

結束跟相澤雪的通話後,璃音激動的心情依舊沒有平復下來,整個人呆楞楞地坐在椅子上。

「要不要打電話去跟幸村道喜呢?可是他才剛開完刀,恐怕沒辦法接電話吧?要不然,請阿徹或雪姊姊幫我轉達,順便買禮物過去?」璃音皺眉苦思,「禮物要買什麼好呢?也不曉得開刀之後有哪些東西不能吃,唔,就算買點心過去,也會被海帶頭跟文太這兩隻愛吃鬼吃光光吧?還是換別的呢?啊!幸村之前好像說過,他想要買雷諾瓦的畫集,後來因為住院的關係,沒辦法去買,要不然就送這個……」

「咳!」

「國光?你怎麼還在這裡?」璃音詫異地問道。

她還以為他已經回他的房間去了呢!

「……有信。」

「咦?關東大賽不是結束了嗎?而且學校也放暑假了,大石學長還是寫信給你?」

真的有那麼多話好說嗎?她很納悶。

「大石說,他們要來德國。」

「……來這裡?做什麼?」璃音很茫然。

「看我們的情況。」

「這些信上不是都有寫了嗎?怎麼還特地大老遠的跑一趟啊?」璃音頭疼的揉揉額角。

「妳不高興?」

「也不是不高興啦!」璃音回以苦笑,「大石學長關心我們,特地跑來德國探望我們,我當然覺得很好、很感動,只是……很麻煩吶!」

手塚國光的手臂恢復情況良好,這很值得恭喜,但她的眼睛可是一點進展也沒有,她自己是不介意啦!但是……

她實在不想讓對方感到難過或失望啊!

現在她的感覺變敏銳了,就算不看著對方,也能從音調中判斷出對方的情緒,她真的很不想從大石褓姆口中聽出同情或難過。

「那個……大石學長什麼時候來?」知道日期後,她絕對要跑去躲起來!

「下星期六。」

「那一天,就請讓我去避難吧!」她雙手合十的央求。

「……」沉默。

「拜託啦~」

「龍崎教練,還有其他人也會過來。」

「咦?不是只有大石學長啊?」

「不是。」

「連龍崎教練也來了,這樣就不能溜掉了。」璃音沮喪的摀著臉。

「沒事的。」手塚國光摸著她的頭髮安撫。

「你當然沒事,你的手臂恢復的那麼好,他們一定很高興,可是我……」

「那妳就快點恢復。」

「你以為我是神啊?如果我能控制,我早就讓自己恢復了好嗎?誰會想要看不見啊?」璃音沒好氣地回道。

「……抱歉。」

「哎呀,我只是隨便說說、隨便抱怨一下。」璃音無所謂的擺擺手,「不過……算算時間,我們來這邊也快要兩個月了呢!當初醫生說是三個月內對吧?視力的復原時間。」

「……」沉默。

「要是過了三個月都還不能復原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依舊沉默。

「這次龍崎教練他們過來,我跟著他們一起回國吧!」璃音突然轉移了話題,「這樣你就可以專心做復健,回去的日期說不定能提前呢!」

儘管璃音已經盡量獨立自主,不去造成手塚國光的麻煩,但她知道,手塚國光平日除了進行復健之外,還到處詢問眼科方面的權威,想要替她醫治眼睛,又擔心她一個人悶在醫院裡覺得無趣,總是抽空帶她到外頭散步、到處參觀,在進行這些事情之餘,他還會教璃音功課,讓她可以在回國後,順利通過青學的跳級考試,而他自己也要自學功課,免得回國後跟不上進度……

種種事情幾乎佔去了他大部分的時間,璃音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很累。

「……我一直很專心。」回話的音調有些僵硬。

「我想回去找雪姊姊跟阿徹他們。」

「……」沉默。

「我想去探望幸村,他接下來要開始復健了,身邊不曉得有沒有人陪?說不定我回去之後還能幫上他的忙呢!」

「……」依舊沉默,而且冷氣略為增強。

「我想找羊咩咩去吃蛋糕。」

「……」氣溫下降了五度。

「我想回去揍那顆海帶頭,竟敢欺負我們青學的人,真是不想活了!」

「……」氣溫回升一度。

「對了,我還要去探望橘桔平,不曉得他的傷好了沒有,真是令人擔心。」

「……」氣溫又下降兩度。

「國光,你是不是……不敢一個人住在這裡啊?」

「……不是。」回話的音調生硬,溫度持平。

「真的嗎?不然你怎麼一副很不希望我走的樣子?」

「沒有。」氣溫上升兩度。

「哎喲!不用逞強啦!一個人待在國外,真是會很寂寞的啊!」璃音一副「我懂,我都瞭解」的點頭,「不想住這裡就說嘛!要我留下來陪你也沒問題啊!」

「……」氣溫急速回升,春暖花開。

「怎麼都不說話呢?你不說話我怎麼會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不說,我又怎麼知道你希望我留下?要是真想要我留下你就要說呀!一個人會覺得寂寞、一個人會覺得孤單,想要有人陪著,這些說法我都可以接受呦~」璃音戲謔的笑了。

「我回去休息了。」手塚冰山很鎮定的逃離。

聽到關門的聲音,璃音扯了扯嘴角,一臉無聊至極的表情。

「啊啊~可以玩的人跑掉了呢!」她以手指轉著頭髮玩,「沒想到國光的臉皮這麼薄,不過才說幾句就溜了。」

在這邊待了快兩個月,附近能玩的、能逛的都逛過也玩過了,真的是很悶吶!

要不是手塚國光的治療還沒完成,她早就包袱款款,立刻離開這裡了。

「下星期就可以見到他們了呢!」璃音喃喃地低語著。

儘管有些不安,但她還是很期待能見到這些朋友。

 

※ ※ ※ ※ ※

前面兩章的劇情,總覺得大家好像誤會了吶~

璃音跟桑塔斯的比賽,是她的「全部實力」呦!

而不是因為看不見,實力就減弱了,「無我境界」在網王裡頭,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大絕招

動畫裡頭,幸村精市有一個「滅五感」的招式,就是讓人看不見、聽不見,完全感覺不到外在事物

而龍馬就是以無我境界的其中一個招式,破了這個絕招,取得勝利呦!

所以啊,就算璃音的眼睛復原了,她的水準還是同樣的水準,不會因為眼睛重見光明而瞬間增強滴~

以上,解釋完畢!XDDD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