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累死我了……」璃音直接坐倒在地上,「沒想到大叔的體力這麼好,聲音聽起來好像有五十歲了吧?」

「沒禮貌,我今年才四十九!」

「那我猜對了啊!把年紀四捨五入不就五十歲了嗎?」

「年紀這種事情怎麼能四捨五入!」

「真是愛計較,又不是女生,這麼在意年紀做什麼啊?」璃音無奈地嘀咕。

「丫頭,妳的眼睛什麼時候能復原?」

「不知道。」璃音聳了聳肩,「可能很快,但也有可能永遠看不見。」

「永遠?不行、絕對不行!」桑塔斯不滿的叫嚷,「妳怎麼能敗在失明這種小事上?快點給我復原,我要訓練妳打網球!」

「啊?」璃音愣住了。

「呵呵,桑塔斯教練發現好苗子了嗎?」手塚國光的主治醫生─尤莉雅的聲音傳來。

「是啊!本來只是閒著沒事,來這裡逛逛,沒想到發現了有趣的小傢伙。」

「你是教練?」璃音訝異了。

「桑塔斯.古德,十三歲就成為職業選手的天才少年。」華德開始敘述對方的資歷,「曾經在溫布頓、美國、法國與澳洲這四大公開賽的蟬聯過兩屆冠軍,其他比賽也有很優秀的成績,二十六歲時宣佈退休,轉職成為教練,培育出不少優秀的球員,被封為王牌教練,尼克網球學校也向他提出數次聘僱邀請,希望延攬他到學校指導。」

「沒想到你對我的事情還挺清楚的嘛!」桑塔斯笑道。

「我叫做華德,是網球雜誌的記者,以前也是您的球迷。」華德恭敬地遞上名片。

「沒想到大叔這麼厲害啊!很了不起呢!」璃音讚嘆道。

「妳這小丫頭也很不錯,眼睛看不見還能從我手上取分,很值得栽培啊!」

「就算眼睛看不見,球場、球的位置跟你的位置,都在我腦中喔!」璃音指指自己的頭,「這場練習賽是我表現最好的一場,我盡了全力了。」

剛才打球時,眼睛失明的這件事情並沒有影響到她,相反地,她覺得所有景象好像歷歷在目,對方的動向、揮拍的動作、球的走向跟落點,她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然而,就算已經事先預測出球的落點,她還是無法順利回擊,雙方的水準差太多了。

「那只是妳目前的實力!只要經過良好的訓練,妳往後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只要經過我的栽培,妳一定能成為女子網壇的第一名!」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璃音拒絕了,「我沒有成為職業選手的想法。」

「為什麼?」眾人驚呼。

「是因為眼睛的關係嗎?」尤莉雅納悶的追問。

「跟眼睛無關。」璃音搖頭回道:「我打網球,是因為我喜歡網球,喜歡跟厲害的人打球,但是要是這種喜歡的心情,變成了職業,牽扯到訓練跟比賽……該怎麼說呢?總覺得不那麼純粹了。」

璃音盤坐在地上,手撐著下巴說道。

「之前聽說了職業網壇的欺負事件,我覺得蠻訝異的,後來也思考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或許是因為太過計較了吧?名次、獎金跟名氣這些……就覺得,人的欲望真是恐怖啊!雖然欲望也可以成為向上的動力,但是如果走偏了,就會變成一種摧毀的力量呢!明明是這麼喜歡的網球,卻用糟糕的手段去對付同樣喜歡網球的人,一想到就覺得很討厭。」

「這只是那些不入流的傢伙才會做出這種事情,大部分的選手都是熱愛網球的……」桑塔斯試圖解釋。

「我知道,這種事情其他行業也會有,這一點我很明白。」璃音點頭回道,她並不是沒出過社會的人,對於一些糟糕的情況自然也有所聽聞。

「或許是因為我很喜歡網球吧!所以才會想要盡可能的單純一點,不想要讓它複雜化,而且我這個人很懶,選手的訓練又枯燥又辛苦,我覺得我應該撐不下去。」

「不,妳絕對做得到。」桑塔斯對她很肯定,「妳是那種『只要下定決心,就會一往直前』的人,我見過不少人,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謝謝大叔的誇獎,但還是請您去找別人吧!」

「妳現在能找到對手嗎?妳的球技已經高過同年齡的孩子了,要是不參加比賽,往後恐怕遇不到能跟妳打的對手。」

「我身邊的對手很多呦!他們都很厲害呢!」璃音燦爛地笑著,「有幾個朋友往後肯定會進軍世界,雖然不曉得以後還會不會聯絡啦!不過目前肯定是不缺對手的。」

「進軍世界?真是狂妄的口氣。」桑塔斯不以為然地笑了。

「我沒騙你,那邊就一個囉!」璃音指向手塚國光的方向。

雖然不清楚手塚國光跟尤莉雅是什麼時候來的,但璃音從吹來的風裡頭,聞到了手塚國光身上特有的氣息。

「妳怎麼知道他站在那邊?」華德詫異的問。

「有薄荷的氣味,加在藥用噴劑裡頭的那種。」

「那種氣味這裡每個人身上幾乎都有吧?妳怎麼確定是他?」華德不解的回道。

「不一樣喔!國光身上的,跟其他人不一樣。」

「不一樣?」華德不信的湊上前聞了聞,「哪有不一樣啊?」他根本分辨不出來。

「這種事情很難解釋,說了你也不懂。」

璃音搖搖晃晃地自地上站起,雙腿依舊有些發軟。

「桑塔斯大叔,跟你介紹一下,他叫做手塚國光,雖然現在在治療手臂的傷,但是,他以後一定會站上世界的舞台!」璃音說得信誓旦旦。

「妳也可以。」桑塔斯回道。

「呵呵,我在電視機前面當個觀眾就好了。」璃音笑嘻嘻的回道。

「妳……」

「啊啊,跟你打了一場球之後,我現在肚子好餓,大叔,我先去吃飯了。」

不想再被對方繼續糾纏下去,璃音拉著手塚國光快步逃開。

「真難得,大名鼎鼎的桑塔斯教練被拒絕了呢!」尤莉雅揶揄的笑道。

「那孩子只是還沒下定決心,我看的出來,她真得很喜歡網球,她對網球的熱情不輸給職業選手。」

「是啊,眼睛都看不見了,還能打得這麼好,這可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啊!」華德認同的點頭,並也將璃音列入他的選手觀察名單裡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