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華德帶著攝影師依約前來,採訪的地點就在手塚國光的房間裡,在經過三小時的採訪後,他們還替他拍了幾張照片,說是要刊登在專欄上頭的。

而在這之後,華德似乎對手塚國光起了興致,只要一有空就會跑來找他聊天。

「呦!璃音小甜心,我又來啦!」華德笑嘻嘻的跟她打招呼。

「呦!黃金漢大叔,國光今天要進行複診,沒時間陪你呦!」璃音學著他說話的口氣回道。

「哎呀,這還真是不湊巧。」華德懊惱的抓抓頭髮,「璃音,妳拿著球拍……是要去球場?」

來了這麼多次,他都還沒見過她打球的樣子呢!

「嗯,不過喬治他跟女朋友約會去了,其他人又都在忙,沒人陪我。」璃音有些沮喪。

「要不,我陪妳打吧!」

「大叔也會打網球?」璃音有些意外。

「當然!我以前也是夢想成為網球選手的呢!只不過沒成功,所以就轉了跑道,跑去當採訪記者了。」華德哈哈地笑著。

「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就去球場吧!」璃音拉著他的手,快步往外頭走去。

「璃音,等等,走慢一點!」

華德小心翼翼的護著她,生怕她會跌倒或撞到東西,然而,從醫院一直到戶外球場,璃音完全沒有遇到任何阻礙,簡直就像眼睛並沒有失明一樣,讓華德看得嘖嘖稱奇。

「啊,要麻煩你,先帶我去球場的邊角,就是發球的地方。」璃音笑著對華德說道。

「喔,好。」

待華德帶她來到邊角處站定後,璃音便要他回到他的場上。

「好了嗎?」她問。

「好了。」

聽到對方的聲音,確認了對方站定的位置後,璃音打出了一記快速發球。

「碰!」發球得分,華德根本來不及做出回應。

「好、好快!」華德訝異的驚呼。

接下來,璃音又連連發出幾球,華德同樣沒有辦法反擊,璃音順利的以發球取下了一局。

「雖然我的眼睛狀況有點麻煩,但是你不用對我手下留情喔!」璃音提醒著。

「嗯。」

華德同樣發出了一記快球,在球落地時,璃音也已經移動到球的落點,迅速予以反擊。

「碰!」璃音再度得分。

過了七分鐘後,璃音贏了這場比賽,比數六比零。

「這、這怎麼可能?」華德氣喘吁吁地愣在原地。

他不否認一開始他的確有手下留情,但在璃音取得三局得分後,他便開始認真的追趕、使出了全力,但結果卻是……

「妳……真的看不見?」

儘管之前就知道了璃音的眼睛狀況,但現在……華德還是不由得懷疑起來。

「呵呵,喬治之前跟我打球時,也這麼問過我呢!」璃音得意地笑了。

「呵呵呵,很有趣的小女生啊!」帶著些沙啞的男子嗓音從旁傳來,聲音聽來已經有些年紀了。

「小女孩,我跟妳打一場如何?」陌生男子問道,他那一頭金髮已經快要退成銀白,臉上也有了些許皺紋,外表看上去約莫五十歲左右。

「請問你是?」

「叫我桑塔斯就行了。」桑塔斯接過華德的球拍,在場上站定位。「由我發球,可以嗎?」

「可以。」璃音點頭。

對方的發球並不算凌厲,之後的回擊也是,但卻能跟璃音一球球打下去,不管璃音使出什麼樣的絕招,他都能擊回,同時,他回擊的球都是挑璃音的弱處打,打法也相當刁鑽,讓璃音幾乎難以招架。

這個人不簡單!璃音很快就察覺到這一點,立刻提起全部心神,專注地打著每一顆對方打來的球。

儘管如此,當對方取得五局時,她卻只能拿下一局,而且還累得氣喘吁吁。

「剩下最後一局了啊,小女孩。」桑塔斯笑著。「很累了吧?要不要認輸?」

「不要。」璃音斷然回絕。

「呵呵,真是不服輸的小鬼啊!」對方揶揄的笑著。

「不是喔!不是因為不想輸才這樣。」璃音以護腕抹去額上的汗水,燦爛地笑了,「跟大叔打球很有趣,所以才不想認輸,想要一直打下去。」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遇到好的對手,又或者是因為長期處於這個全是網球跟網球選手的環境中,受到了大量的薰陶,璃音現在對網球的喜愛,竟然就跟喜歡音樂的程度差不多。

「有趣啊?我喜歡這個答案。」桑塔斯點頭笑了。「不過啊,妳現在這樣真的可以嗎?好像快累倒了啊!」

就如同桑塔斯所說,現在的璃音,腦袋發熱、汗水直流、全身酸疼,就好像機器過度運作,快要不堪負荷了一樣,跟之前她用盡全力與南次郎打了一場的情況相同……

又進入「無我境界」了嗎?這還真是難得啊!璃音勾起嘴角笑了。

跟南次郎打過那場投注全部心神的練習賽後,她才從大叔口中得知,當時她在球場上的表現,其實也是一種絕招,名為「無我境界」,意思是,在打球時沉浸在比賽中,心底只有網球,完全忘了其他,包括自己。

越前南次郎說,她現在這種程度只能算是無我境界的入門初級,只不過比他家的臭小鬼厲害了一點,要是跟南次郎相比,她還早得很!

但,璃音進入無我領域的門扉已經開啟,南次郎要她繼續保持這顆喜歡網球的心,好好提昇自己。

網球,真是很有趣吶!璃音再度抹去額上的汗水,擺出了應戰姿勢。

見到璃音沒有放棄的打算,桑塔斯臉上的笑意更盛,但嘴上卻依舊打擊著璃音。

「小丫頭,妳還不認輸啊?長輩的話要聽啊!瞧瞧妳現在這樣子,搖搖晃晃的,好像快倒下了……」

「那是你的錯覺,我現在的精神狀態好得很!」璃音笑容燦爛地反駁,一雙黑眸閃閃發亮,「倒是大叔你啊,剛才的腳步聲聽起來很沉重呢!是不是跑不動了啊?」

「哈哈哈,真是個倔強的丫頭!很好!大叔就讓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跑不動。」

桑塔斯發出一記強勁的快速球,璃音以單腳碎步的方式快速在場上移動,順利救下這顆球,兩人又開始一來一往的纏鬥了起來……

本以為應該很快就結束的比賽,卻在璃音頑強的對抗下,又拖延了一個小時,最後以六比二的成績輸給對方。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