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跟相澤雪的談話後,剛洗完澡的她,才想將濕頭髮擦乾,門口隨即傳來了敲門聲。

「是哪位?」

「國光。」

「啊!是大石學長他們寫信來了嗎?」璃音快步朝門口走去。

因為璃音眼睛看不見,每次大石褓姆或是其他人發MAIL過來時,就會請手塚國光順便轉告,這也變成手塚國光一收到信件,就會過來敲她房門,找璃音過去他房間一起看信,並由他簡述信件的內容給璃音聽。

這件事也就成了璃音每天晚上最期待的娛樂活動。

「為什麼不把頭髮擦乾?」

門開了之後,迎來的是少許的冷氣跟帶著些不悅的指責。

「剛才在跟雪姊姊聊天,忘了。等我一下喔!」璃音轉身走回房間,一陣摸索後,從椅背上拿起她掛在上頭的乾毛巾。

「好了,我們走吧!」將毛巾往頭上一披,璃音熟門熟路地隔壁房間走去。

「……」尾隨在她身後的手塚國光,發出了一聲無奈的輕嘆,這個人每次都在嘮叨他不注意自己身體健康,但她自己也不是一樣嗎?

「這次寫了什麼?」

拉了張椅子在電腦桌前坐定,璃音一臉期盼的問。

之前大石秀一郎的幾封信件裡,說了他們跟城成湘南的比賽過程,最後青學當然贏了,進入了前四強,而不動峰也在比賽中贏了山吹中學,同樣得到前四強的名額,在這之後,山吹中學網球部的一年級經理「壇太一」,還跑到青學網球部參加一天訓練,向青學學習各種事務,另外,還提到他們得到旅館招待券,跑去千葉的海邊旅館,卻發現招待券不見了,反過來變成在那邊的冰店打工,還在那裡遇到下一戰的對手,「六角中學」的一年級部長與正選的事情……

不得不說,六角中學的球員水準相當不錯,青學眾人打得相當辛苦,幸好最後還是贏得了比賽,順利晉級。

不管是大事小事,每一件事情大石褓姆都交待的鉅細靡遺,形容的相當有趣。

「把頭髮擦乾。」手塚國光提醒道。

璃音聽話地抓起毛巾擦著濕髮,「今天應該是青學跟立海大的比賽吧?不知道結果如何呢!」她有些忐忑不安。

畢竟對方是蟬聯兩屆全國冠軍的王者,水準很高呢!

「比賽延後了。」手塚國光看著信件內容開口答道。

「咦咦?為什麼?」璃音一臉的詫異與不解。

「下大雨,往後延期一星期。」

「原來是這樣啊……」璃音理解的點頭,「延期了也好,還可以趁現在加強訓練。」

雖然說這有點像是臨時抱佛腳,但,臨陣磨槍,不亮也光嘛!多訓練一些時間,也才有更多的獲勝機會啊!

「還有……」手塚國光說話的語氣有些遲疑。

「啊?什麼事?」

「大石說,立海大的海帶頭,跑來跟他們挑釁,語氣很狂妄,大家都很生氣。」

「挑釁?那個可惡的臭海帶,平常我請他吃了那麼多蛋糕,他竟然敢趁我不在的時候……」璃音咬牙切齒的瞇起雙眼。

「不二說,海帶頭把橘桔平給打傷了,現在橘桔平正在住院。」

「咦?打傷了?傷勢嚴重嗎?」璃音擔心著對方的傷勢。

「信上只有說他膝蓋受傷。」

「膝蓋?」璃音的臉色變了,在這裡待了這麼久,接觸的、聽到的都是跟網球與運動傷害有關的事情,膝蓋受傷可是相當嚴重的傷害啊!

「該死的海帶,都已經罰寫那麼多英文了,他的脾氣還是沒有改善嗎?應該要叫真田罰他寫英文百科大全一百遍才對!」

「阿乾讓我問妳,青學對上立海大的勝算是多少?」

「勝算啊……」璃音苦惱的低下頭,「我也只有跟海帶頭還有仁王打過,不太清楚,但是我有聽說,他們找了很多職業選手跟他們打練習賽,實力上應該相當不錯,目前的青學,恐怕……」

「嗯。」手塚國光理解的點頭。

「但是也不是全然沒有機會喔!」璃音握緊拳頭,說話的音量也放大了些,「只要能把握這一星期的時間進行強化訓練,絕對、絕對是有勝算的!這段期間,我看著大家一關關往上晉級,每一次的比賽都讓我覺得,你們又進步了一些、又成長了一些,青學是有很大的可塑性跟發展性的!而且,大家最擅長的,不就是在實戰中升級嗎?我相信,只要能夠對大家進行充分的強化訓練,絕對有機會,不,是絕對會贏!」

看到璃音用著認真、篤定的神情,說出信任的發言,手塚國光的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淺笑。

「啊,我也這麼認為。」

「這樣吧!請龍崎教練替他們安排特訓如何?學校那邊就請假吧!這可是關鍵到能不能晉級全國大賽的關鍵呢!學校那邊應該也會通融吧?」

「啊,我這就跟龍崎教練聯絡。」手塚國光隨即撥出電話,向龍崎教練提議了這件事,對方很爽快的應允了。

隔天,璃音與手塚國光便在大石褓姆的來信中,得知他們前往輕井澤的山區進行特訓。

「真好,聽說輕井澤的風景很漂亮,是渡假勝地呢!」璃音坐在復健機器旁,手支著下巴,一臉憧憬的道。

現在是手塚國光的復健時間,他正專心地進行著枯燥而又單調地運動。

「國光、璃音,我向你們介紹一位朋友。」喬治笑聲傳來。

「介紹朋友?」璃音不解地順著聲音回頭,儘管看不見,但她還是習慣望著聲音來源對話。

「這位叫做華德,是網球雜誌的記者,相當熱情又難纏的一個人喔!」

「哈哈,『難纏』可是對一個記者最大的恭維啊!」名為華德的男子,有著爽朗渾厚的聲音,膚色黝黑,紅髮理成了短短地平頭,就像是軍人才會剪得那種髮型。

「華德他負責的網球雜誌是針對年輕選手的採訪,二十歲以下的職業選手跟具有職業水準的未來之星都是雜誌的目標。」喬治笑著介紹道:「我以前還沒成為職業選手的時候,也被他們採訪過呢!」

「這次過來這裡,是因為上次跟喬治通電話時,聽到他說這裡有相當厲害的球員,所以才特地過來看看。」華德向手塚國光遞出了名片,「在來這裡之前,我稍為對你做了調查,很出色的少年啊!年紀輕輕就有高超的球技,還被『尼克-波勒蒂埃裡網球學校』看中,發了邀請函!」

「尼克-波勒蒂埃裡?這可是最頂尖的網球名校啊!」喬治詫異的驚呼。

「是啊,可是卻被手塚國光先生拒絕了呢!」華德的語氣中充滿惋惜,「我可以請問一下,為什麼你會拒絕這麼好得機會嗎?」

「拒絕?你瘋了嗎?」喬治誇張的大喊:「尼克-波勒蒂埃裡學校可是世界上規模最大,培育出最多為世界頂級網球明星的網球名校啊!阿加西、桑普拉斯、賽萊斯、威廉姆斯姊妹、莎拉波娃等等,這些排名世界第一的選手都是從這裡出來的,要說它是網球世界的權威也不為過!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學校啊!你、你怎麼就這麼放棄了呢?」

「是因為手傷嗎?我聽說你的手臂受了傷,是因為這樣才放棄的嗎?」華德確認著原因。

「不。」手塚國光語氣平淡的回道:「我只是目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還有什麼能夠比進入這間學校更重要的事情啊?」喬治不以為然的叫嚷,「要知道,這麼難得的機會,說不定下次就沒有了啊!」

「……」手塚國光沉默了。

「都已經拒絕了,你們在那邊惋惜也沒用吧?」璃音插嘴笑道:「再說,誰說往後就沒機會的?人生的機會可是有很多、很多的喔!能夠快點進入學校自然是不錯,每個人都想走便利的捷徑嘛!但是啊,做好充分的準備、將所有事情都安排妥當後,再去進行下一步,這樣不是更好嗎?雖然過程可能會繞了一些彎路,不過放慢一下腳步,欣賞一下路上的風景,這也是人生的一種收穫呢!」

「呃,這樣說也是沒錯……」喬治認同的點頭。

「這位是?」雖然剛才就見到璃音陪在手塚國光身旁,但直到她說了這番話,華德這才真正將注意力放到璃音身上。

「她叫做安倍璃音。」喬治笑呵呵地說道:「你別看她這樣,她的球技可是很厲害的!我跟她打過幾次練習賽,全都輸在她手上。」

「她……也打網球?」華德訝異了,他若沒看錯,這女孩的眼睛應該是看不到的啊!

雖然那雙黑眸又大又明亮,可是焦距卻……

「那算什麼練習賽啊?」璃音搖頭笑道:「不過是在醫生許可下的『輕度運動』,一場打完都還不見得流汗呢!」

喬治的復健療程已經接近尾聲,一段時間不能拿球拍的他,現在終於可以拿著球拍活動,原本他是一個人對著牆壁進行練習,後來在璃音的毛遂自薦下,兩人這才一起練球,璃音也藉著這樣的練球,逐漸適應球場上的狀況。

「原來只是揮拍練習啊?」華德理解的點頭。

一個受傷的選手跟一名盲眼的人對打,與其說是練習賽,不如說是小孩水準的互動吧?

「喂喂,華德,你那是什麼表情啊?」喬治不滿的皺眉,「就算我平常喜歡開玩笑,但是我可不會拿網球的事情騙人,璃音她的球技真的很好,不輸給網球學校的選手!璃音啊,妳跟這個大叔打一場,讓他看看妳的厲害!」

「什麼大叔啊?我不過才四十三歲!」華德提出抗議。

「璃音才十三歲喔!你都可以當她老爸了呢!」

「太過份了,我可是黃金單身漢呢!」

「國光……不要趁著他們吵架,就以為我沒注意喔!你又偷偷多做了!」璃音嘟著嘴,轉頭望向他。

「……只是計算錯誤。」手塚辯解道。

「嗯哼?」璃音明顯的不信。

「複診時間要到了,我先回房間準備。」手塚國光站起身。

「啊,手塚先生,我想為你做個採訪!」華德叫住了他,「我們的雜誌有一個專門介紹新人的單元,還沒出道的新人選手、具有發展潛力的學生,這些都是我們主要的採訪對象,尼克網球學校的新生邀請名單出爐時,我們也會針對名單上的人進行採訪,但因為你拒絕了,所以之前的採訪上就沒有訪問到你,難得有機會在這裡遇見,希望你願意接受這次的訪問!」

「華德他們的雜誌可是很有名的喔!」喬治跟著說道:「一些球探也都會定期閱讀他們的雜誌,能夠登上他們的專欄,就等於在國際網球界裡踏出了第一步,會受到很多關注的喔!」

「真的嗎?感覺很厲害呢!」璃音一臉興奮的笑道:「那你們採訪是會在這裡還是出去外面呢?」

「都可以,地點由你們選擇!」華德笑著回道:「不過時間上,恐怕要快一點才行,這個星期五是截稿日。」

「國光?」璃音轉頭望向他的方向,等待他的回答。

「在這裡採訪就行了,上午的時間都可以。」手塚國光簡短地回道。

「那就明天上午九點,如何?」華德急迫地詢問著。

「好。」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這就回去準備。」華德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真是活力十足的人吶!」璃音笑道。

光是聽對方說話的嗓音跟他的行動力,璃音還以為對方是三十多歲的人呢!完全感覺不出已經四十多歲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