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我剛剛怎麼沒想到!」聽到非凡子這麼說,浪人跟格鬥天丸立刻停下動作。
「我也要複製一份!」格鬥天丸甩甩髮酸的手,對立人說道。
「反正這個記錄檔不能留在系統裡面,我們乾脆一人複製一份回去吧!」浪人笑著提議道。
「不行,要是被芥伶知道,我可就完蛋了。」立人斷然拒絕這項要求。
「唉呀!不要這麼小氣啦!這可是很難得的影片,不收存真是很可惜……」非凡子打哈哈的朝他笑笑。
「放心、放心!我以人格擔保,絕對不會讓影片外流。」格鬥天丸也加入說服陣容。
「阿丸,我相信你的人格。」立人對他露出溫和的微笑,「但是,這可是牽扯到玩家個人私密問題,無論於公於私,我都不能答應。」
想要從立人手中拿到檔案,似乎不容易啊……立人堅決的態度讓幾個人皺起眉頭。
雖然立人跟他妹妹平日總是吵吵鬧鬧,但是在私底下,立人對於芥伶這個妹妹、這個唯一的家人,可是極盡保護與照顧。
「再怎麼說,我在狙擊手也常常幫忙你照顧貓……」浪人一手搭上立人的肩膀。「你應該不至於不給我吧?」
「……」對於浪人的這番話,立人似乎無從拒絕,畢竟,他真是幫了自己很多忙。
當初,浪人並不知道立人的妹妹也在玩狙擊手,某天,他跟立人意外聊起自己的隊伍「戰神」,立人在聽到隊伍名稱時,狐疑的愣了一會,而後才開口告訴浪人,他的妹妹的隊伍也叫做戰神。
在經過照片與遊戲畫面的對照下,兩人這才發現,原來戰神中的韃羅貓竟然就是立人的妹妹,之後,在立人的請託之下,浪人便幫忙立人照顧、注意芥伶,不過,這可不是要提防她被欺負,而是提防她暴走時會亂欺負人。
「立人,雖然你說不能複製玩家的檔案,可是,」遙日略帶為難的望著他,「我需要那個檔案當作測試的參考資料,所以我必須要複製一份留存才行。」
「我也是!我也是要拿它當參考資料!」一聽到遙日說出這個理由,非凡子立刻附和。「我要分析她的行為模式!」
「我要參考她動作,讓戰鬥技能更加完善!」格鬥天丸跟著想著理由。「還有……」
「好了,我知道了。」一聽到大家紛紛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立人這下也只好點頭答應了。「全部的人都可以複製一份。」
「那個……」在他們結束討論之後,遙日開口道:「如果說,所有問題的起源是因為立人的妹妹待在測試區,那麼,要是我們直接將她轉移到正常的遊戲中,是不是就能將這問題解決了?」
「這個……」遙日提出的想法,讓所有人又回到原先討論的話題上。
「先將她找出來吧!」立人開始搜尋妹妹目前的位置。
將影片快轉到底,也就是查看韃羅貓目前正在進行的任務,他們在一望無盡的草原上,看到韃羅貓的身影,此時的她,正指揮著寵物誘敵,順利獵殺白狼。
「她手上拿的武器是什麼?」負責監督、設計遊戲中武器的格鬥天丸問道,雖然那東西看來很眼熟,但他卻想不出那武器的名稱。
「那是西瓜刀。」浪人說出那刀子的稱呼。
「什麼?」格鬥天丸發愣的回問,腦袋還沒反應過來。
「西、瓜、刀。」浪人刻意一字字慢慢的重複。「專門用來切西瓜的西瓜刀。」
「難怪我會不記得有這把刀。」格鬥天丸這才恍然大悟。
除了武器之外的物品,格鬥天丸全都交給工作小組自行負責,他當然無法辨識這把武器的來歷。
「為什麼她要用西瓜刀殺狼?」認定每種東西都該遵循它原有功用的遙日,納悶的問著所有人。
「難道西瓜刀只能拿來切西瓜?」立人回給遙日一個古怪的笑容。
「……」這樣無俚頭的答覆讓遙日沉默了下,視線又重新回到畫面。
雖然韃羅貓規劃出很不錯的方式獵殺白狼,但,也不是整個過程都很順利,有時候,她也會慘遭狼群偷襲,甚至差點被狼群擊中要害,一次次的險境,都在她機警的反應中化險為夷。
在她奮力跟狼群對抗一段時間後,全部的狼群終於被她消滅,她疲憊的坐在草地上休息,此時,畫面上的時間已是黃昏時分,綠色的草原被夕陽渲染成黃昏色調,白狼群的屍體橫臥在她四周,橘金色的光輝映照在韃羅貓身上,她的衣服殘破不堪,身上傷痕纍纍,臉上卻是滿足又得意的笑容。
「真是一種具有毀滅性的美感啊!」非凡子在感動之餘,說出了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具有毀滅性的……美感?這是哪門子的形容詞?」立人的頭上再度出現黑線。
「這畫面感覺真棒!」格鬥天丸又動手將畫面給抓取存檔。
「你抓圖幹嘛?不是決定將整個記錄檔複製一份了嗎?」立人沒好氣的望著他。
「啊啊……我忘了。」格鬥天丸隨即停下手,羞窘的笑著。
「在將她調整到正常的遊戲區之前,還是先跟她說明清楚整個狀況吧!」浪人建議道,手上也準備敲下一些指令。
「等等。」立人制止他的動作,唇邊浮起一抹奇怪的笑容。
「怎麼了?」順著立人的視線,浪人再度望著畫面。
在白狼群被清空之後,草原上突然出現一頭巨大的白狼,那是名為「狼王」的頭目級怪物,見到它出現,韃羅貓立刻警戒的起身跟它對峙。
「連狼王都出現了,她的運氣可真好。」立人帶點幸災樂禍的笑笑。
「你不打算幫她解圍?」非凡子不解的詢問立人,「她剛剛才解決一群白狼,現在應該沒力氣打了吧?」
「想要打怪物就要不怕死,反正她也陣亡不少次了,多這一次也沒關係。」立人一副無所謂模樣的笑笑。
畫面中的韃羅貓──
「暴雷,你等一下接近狼王的時候,不要飛太低。」韃羅貓對暴雷叮嚀著。
「嘎啦啦!好!」暴雷迅速朝狼王飛去。
在暴雷成功吸引住狼王的注意時,韃羅貓立刻把握機會衝上前,手中的刀瞄準了狼王的頸子,打算給予致命的一擊,但,狼王卻反應飛快的退了開來,並反手朝她揮出一擊,來不及閃躲的韃羅貓正面被擊中,強大的力道讓她整個人摔飛到草地上,手上的刀子也脫離她手中。
「嗷嗚!」狼王高聲咆嘯之後,隨迅速衝向韃羅貓想要攻擊她。
「嘎啦啦!主人!」暴雷為了保護主人,立刻飛到狼王面前阻攔,不斷用它那小小的身子撞擊狼王。
狼王朝暴雷揮了幾掌卻總是落空,在它跟暴雷纏鬥時,身後突然飛來一記氣功彈將它炸倒。
「暴雷,退開!」原先倒在地上的韃羅貓已經重新站起身,她對寵物命令著。
在狼王掙扎起身時,她又朝狼王轟出幾記氣功彈,一直到雙方的狀態差不多時,她才停下手。
在等待狼王恢復行動的同時,她撿起地上的刀子,握緊刀,謹慎的跟狼王對峙著,似乎,她想要用刀跟狼王一決勝負。
遙日查看了下韃羅貓的狀態,發現她還有將近十發的氣功彈可以使用,這些數量足以讓她將狼王打敗,可是,她卻停手了,這讓遙日實在是無法理解。
「為什麼她不繼續發出氣功彈?」遙日開口詢問。
「因為那樣的勝利,不是真正的勝利。」同是韃羅貓的夥伴的浪人,當然理解她的想法。
「勝利還有分真假?」遙日困惑了。
「她一定是想要跟狼王來場真正的決鬥!」格鬥天丸臉上出現興奮的神情。「一場立足點平等的決鬥。」
「唔?」遙日被兩人的話搞迷糊了。
「不用想太多。」見到遙日滿臉苦惱的模樣,立人微微的嘆了口氣。「她只不過是突然想拿刀砍白狼而已,沒什麼理由。」
「喔。」經過立人這麼一說明,遙日這才理解的點頭。
「要開打了!」格鬥天丸緊盯著畫面,表情非常激動。
狼王的狀態跟韃羅貓差不多,同樣都是一副到達極限的疲憊模樣,雖是如此狼狽,韃羅貓的唇角卻向上勾起,笑得比夕陽的光芒更加燦爛,眼中發散出一種自信且不服輸的神采。
為什麼她看起來會這麼開心?似乎是玩的很高興?遙日對這樣的情緒感到不解,滿滿的好奇在心頭湧現。
狼王再度咆嘯了聲,它露出口中的尖牙,流出嘴角口水中摻雜著血絲。
緊張的氣氛明白顯示雙方的攻防一觸即發,靜默了幾秒之後,韃羅貓跟白狼同時有了行動,他們筆直的衝向對方。
誰生?誰死?
勝負,即將在交鋒的一瞬間揭曉!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