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眾人屏氣凝神,焦心等待勝負分曉之際……

「啪!」一聲輕脆的鍵盤敲打聲出現,中斷眾人的注意力。

畫面在這時突然靜止,狼王跟暴雷也在這時候全都消失。

「呃?」這樣的突發情況,讓聚精會神觀看戰鬥的人全愣住了。

正當所有人才想開口詢問狀況時,又是幾聲清脆的鍵盤聲響起,跟著,他們意外的發現,自己已經被傳送到草原上,站在韃羅貓的附近。

像是時間的沙漏又繼續流動般,停止的畫面又開始進行……

「哇!」揮出的刀子突然落空,韃羅貓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前跌倒。

「嗚……啊!」另一聲慘叫聲出現,傳送地點剛好在韃羅貓面前的遙日,被她硬生生撲倒在地。

「搞什麼啊?這遊戲又出現問題了嗎?」韃羅貓整個人跌在遙日身上,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她,生氣的埋怨著。

「不不不,我親愛的妹妹,我們Deus設計的遊戲,怎麼可能會經常出現問題呢?」一切行動的始作俑者──立人,笑的一臉燦爛。

「哥?你……們怎麼會……」韃羅貓這才發現,除了自家哥哥之外,其他Deus的成員也出現了。

「那個……」韃羅貓耳邊出現一名男生的聲音。「可不可以請妳先從我身上離開?」

「啊啊!對不起!」一聽到對方這麼說,她立刻站起身,並且順便將被自己壓住的對方拉起。

當韃羅貓看清楚對方樣貌時,整個人嚇了一大跳,她指著遙日大叫:「你是那個送花給我的NPC?」

「送花?」所有人將目光全集中在遙日身上。

因為先前他們將影片的後半段快速掠過,恰好沒看到遙日送花的那一幕,但,他們也從來沒有想過,向來只專注在工作與電腦上面的遙日,竟會有送花給人的一天!

「呃……我不是NPC,」接觸到其他人充滿困惑的眼神,遙日微微紅了臉。「我只是在進行測試時,剛好遇到妳……原本,我也以為妳是NPC。」

「你是Deus的另一個成員,遙日?」韃羅貓猜出了他的身分,隨即,她又轉頭望著其他人,不解的問:「那……你們來這邊做什麼?」

「我們本來只是要來抓bug,沒想到卻是抓到妳這隻大bug。」立人意有所指的說道。

「哥,你在說什麼?我可是很努力在玩遊戲,剛剛還打到狼王……」說到狼王,她後知後覺的驚呼了聲:「我的狼王!」

「唔?妳沒有打到嗎?」立人佯裝不解的問:「妳剛剛不是要砍下最後一刀了嗎?」

真是個惡劣的哥哥啊……聽到立人這麼說,其他人一致在心中搖頭歎息。

「哪有可能時間點那麼湊巧!哥,你一定是故意的!」身為立人的妹妹,當然不可能輕信他的這一套說詞,她氣沖沖的對立人大吼:「把狼王還給我!」

是啊,立人根本是故意要在最後一刻搗亂,不讓她成功打贏狼王……所有人不停的點頭同意。

「我哪有!」立人連忙佯裝無辜,為自己辯白。「我只不過是執行傳送而已,誰知道會那麼剛好啊……」

「唔……」不清楚遊戲內部情況的韃羅貓,被哥哥這番搶白給說服了。

「可是,工作人員傳送到遊戲中,並不需要將怪物給移除,」浪人笑嘻嘻的為她解釋,順帶落井下石,捅了立人一刀。「可是,你剛剛卻先將怪物移除,才將我們傳送過來……」

這根本是擺明了要惡作劇……最後一句話,浪人沒有將它說出口,但這也足以讓韃羅貓明白整個狀況。

「哥……你受死吧!」她怒沖沖的逼近立人,正當她準備一拳揍向立人時,一塊大木板憑空出現,擋在兩人中間並代替立人承受了她拳頭的攻擊。

「碰!」木板中間被擊出個大洞。

「怎麼會……」望著突然出現的板子,韃羅貓的臉上出現訝異神情。

「呼!好險,差點就被妳打到了。」雖然嘴上說的驚恐,但是立人的態度卻是一副悠哉狀。

「真奸詐,竟然用幻實。」格鬥天丸不滿的皺眉數落。

「幻實?這不是遊戲中的能力嗎?怎麼……」韃羅貓臉上充滿茫然,完全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情。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見到自家妹妹滿臉困惑,立人一臉賊樣的笑道:「我們現在是在『遊戲中』沒錯啊!」

「耶?這麼說……我也能用氣功彈?」韃羅貓訝異的反問眾人。

在她見到Deus他們出現時,她以為遊戲的一切功能就跟著中斷了,沒想到,遊戲中的技能還是可以使用的啊?

「當然可……」格鬥天丸的話還沒說完,韃羅貓就已經朝立人發動攻擊。

一記氣功彈火速朝立人衝去,但,在氣功彈逼近時,一面水泥牆突然出現,氣功彈將水泥牆面擊出個大凹洞後,隨即化為氣流散去。

為什麼會出現那面水泥牆?無法一一釐清狀況,韃羅貓索性衝向立人,準備採用近身攻擊。

就在她逼近立人眼前,抓緊時機準備揮拳之際,腳下突然被某樣東西絆倒,本以為她會就這樣狼狽的跌倒在地,沒想到地面突然升起一張大床,讓她整個人跌在床上。

「喲!這麼早就想要睡覺了嗎?」立人揚起一個惡劣的笑容。

「臭老哥,你少得意……」韃羅貓才從床上坐起身時,一條長鐵鍊憑空出現,將她牢牢綑綁固定在床上。

「為什麼會這樣?這鐵鍊是怎麼回事?」韃羅貓拼命拉扯鐵鍊,試圖掙扎脫身,但鐵鍊絲毫沒有鬆脫的跡象。

隨後,床鋪緩緩垂直立起,讓她能以「站著」的姿態跟其他人談話。

「那是立人用幻實變出來的東西。」浪人為她解答道。

「幻實變出來的?」韃羅貓完全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意思?幻實到底是什麼?」

「幻實是將腦中的想像變成實體的能力。」非凡子詳細為她說明技能的使用:「當妳在腦中構圖時,腦波會傳達到遊戲的系統,系統會讀取這份資料進行同步繪圖,要是想像力不夠,系統會讀取妳腦中傳達出的文字幫忙補強。」

解說完畢,非凡子手上也適時出現一束玫瑰花,他笑著將花束遞到韃羅貓面前。「這束美麗的玫瑰花,獻給最可愛的韃羅貓小姐。」

如果是其他時機、其他見面的狀況,她可能會將花束收下,可是現在……

「親愛的非凡子先生,」韃羅貓勉強拉出一個微笑,嘴角略帶顫抖的說道:「如果你變出來的東西,是能將我身上鐵鍊弄斷的武器,我想我會更高興。

「呃,貓的想法還真是……實用啊。」非凡子尷尬的乾笑幾聲,手上捧著的花束隨之消失。

「是不是只要我現在開始構想,我現在也能夠做到?」韃羅貓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

「理論上是這麼說沒錯,」格鬥天丸點頭回應道:「因為立人已經將這個技能的系統開啟了,現在任何人都能使用。」

「但是,」浪人立刻附加了說明,「要像立人這樣將東西『完整』表現出來,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

「也就是說!」立人狡詐的對韃羅貓笑笑。「妳現在想用幻實打贏我,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負氣說完這句話之後,韃羅貓依著非凡子解說的步驟進行,沒多久,一隻外型彎彎曲曲的大剪刀出現。

「噗!哈哈哈哈……」見到那把像紙一樣軟綿綿的剪刀,立人毫不給面子的大笑出聲。「這是什麼東西?『紙剪刀』嗎?」

「我就不相信我沒辦法!」不死心的她,再度嘗試著。

幾分鐘之後,另一把剪刀出現,這次的完成度比剛剛的紙剪刀好多了,但是,要想用它來剪斷綁在身上的鐵鍊,還是不行。

先在腦中構想要實體化的武器,」一直不吭聲的遙日,突然開口指導她,「然後再加強它的強度、色澤,想的越細緻越好,例如,在腦中想出東西的輪廓,然後上色,想像東西的材質……」

為了讓她更加清楚整個物品的形成,在進行說明時,遙日將構圖程式開啟,讓他構想中的圖案呈現在韃羅貓面前。

在空無一物的地上,一堆彎彎曲曲的黑線出現,線條像是有生命一般,一條接著一條相互連接,逐漸形成一張立體構圖的沙發椅,跟著,原本只有線條的沙發椅出現了色彩,隨著顏色一層層加深轉淺,在明暗度與色澤調製完成之後,一張舒適的「實體」沙發椅出現。

「原來是這樣啊……」經由遙日的示範,韃羅貓這也才理解整個過程。

隨即,她再度進行嚐試,這次她花了較長的時間細細構想,數分鐘之後,一把嶄新的大剪刀出現。

這次出現的剪刀完成度比之前的高上許多,黑色的刀柄部分微微發出亮光,刀刃處有著銀白光芒遊走,抓著大剪刀,韃羅貓起手往身上的鐵鍊一剪,幾聲清脆的鐵鍊聲響起,韃羅貓身上的鐵鍊立刻斷成幾截掉至地面。

「這剪刀還真是鋒利啊!」韃羅貓端詳著手上的剪刀,一臉讚嘆。

「不會吧?竟然真的被妳成功了!」立人的臉色明顯刷白了不少。

「我親愛的哥哥……」抓著大剪刀,韃羅貓臉上露出陰寒的冷笑。「我們之間的帳,總算可以清一清了。」

「呃……」立人驚慌的冒出數滴冷汗。

「怎麼啦?」瞧見立人一臉驚恐的模樣,韃羅貓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你臉上的笑容好像有點僵硬?」

「有、有嗎?那是妳的錯覺。」立人強裝鎮定的朝她笑笑,眼角悄悄往自家好友瞄去,本是希望他們能夠提供援助,但是……

在韃羅貓揮舞手上剪刀的同時,Deus的其他成員早就自動退開,空出一個便於活動的「戰場」,擺明要對立人見死不救。

「不用怕,她才剛剛學會,你的勝算還是很大。」格鬥天丸好心鼓勵著立人,不過,他的表情卻很明顯的表現出「這只是安慰話」。

「擔心啥?依照你對幻實的熟練度,你『應該』可以輕鬆獲勝的啦!」非凡子笑的一臉誠懇,說話的語氣卻隱隱透著些揶揄。「再怎麼說,你都不可能會輸給一個新手嘛!對吧?」

「立人,她只是個初學者,你下手別太重。」不清楚實際狀況的遙日,順著前面兩人的話接下。

在遙日的認知裡,韃羅貓跟立人的對試,對幻實較為熟練的立人自然會獲勝,這在他的邏輯理論中,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正常的情況下,立人應該會獲勝啦!但是依照貓的學習能力……」浪人臉上出現一個詭笑,語末故意賣了個關子,「總之,畢竟是自家兄妹,下手可別太重喔!」

表面上,這話聽來像是在應和遙日的說法,但,實際上浪人是說給韃羅貓聽的。

「來來來!」格鬥天丸朝遙日跟浪人招手道:「大家退到一邊,不要妨礙他們。」

在格鬥天丸說話的同時,非凡子使用幻實造出了沙發椅、飲料跟點心,一副像是要觀賞表演的模樣。

「你們幾個……」立人見他們這副幸災樂禍的模樣,真是被氣的牙癢癢。

但是,立人還沒來得及發出抗議,韃羅貓就已經朝他展開攻擊,快步貼近到他面前,速度之快,讓立人只能慌張的後退迴避,抓緊這機會,韃羅貓反手握住巨型剪刀,朝立人的胸口刺去,出手的動作絲毫不見遲疑。

「哇!妳要謀殺我啊!」立人連忙造出圓形盾牌擋下,同時也被嚇出一身冷汗。

「唉呀,你可是我親愛的哥哥耶!我怎麼可能會想要謀殺你呢?」韃羅貓一臉無辜的眨眨眼,順帶回了個異常甜美的笑容,「不過,要是哥哥等一下『不小心』被我殺死,相信哥哥也會知道,那只是一時錯手,我並不是故意的呦!」

聽到韃羅貓說出這段話,再回想之前立人對妹妹見死不救的發言,「反正她也陣亡不少次了,多這一次也沒關係」,在場圍觀的其他人這時不禁感嘆──這兩人真不愧是兄妹啊!

「去!再怎麼說,我也是這個遊戲的設計師之一,不可能會輸給妳!」立人豪不示弱的回嘴反駁。

為了攔阻韃羅貓的近身攻勢,立人憑空降下一道道矮牆,將韃羅貓硬生生逼退數十步,兩人的距離隨之拉遠,緊跟著,立人手上出現一管大砲,砲口對準韃羅貓。

「抱歉啦!」立人嘴上說的歉然,但他的動作卻不見任何心軟,砲口瞄準目標之後,隨即發狠的轟了過去。

面對來勢洶洶的砲彈,韃羅貓也沒有傻傻的正面迎擊,她快速低下身子,閃過砲彈,避開攻擊後,韃羅貓伸手一揮,數十個人一般高大的巨型骨牌從空中降下,一個個接連不斷的砸向立人,立人驚險的左躲右閃,每一次都差點被擊中,不一會,空地上就或立或躺的放了一堆骨牌。

立人躲過最後一波攻擊後,長長呼了口氣,順手抹去額上的汗水。「還好我閃的快。」

「是嗎?」韃羅貓回了一個冷笑,一彈指,原本倒在地上的骨牌隨即立了起來。

不給立人反應的時間,韃羅貓快速起腳往自己面前的骨牌踢下。

「啪啪啪啪……」順著排好的路線,骨牌一個個倒下。

見到骨牌一個個朝自己倒來,立人馬上明白韃羅貓心中的打算,雖然當下他想拔腿逃跑,但,骨牌傾倒的速度卻比他的反應快上許多。

「嗚哇!」一聲慘叫過後,立人被一堆骨牌給壓倒在地,狼狽的困在骨牌堆裡,完全動彈不得。

「哎呀!你怎麼會被骨牌給壓住了呢?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呢?」韃羅貓佯裝出一臉驚慌,她隨即站到骨牌上頭,順著骨牌鋪成的路線朝立人走去。

「哎、哎、哎……」隨著韃羅貓行走的步伐,立人發出陣陣慘叫:「妳不要站在上面!快下來!我快被妳壓死了!」

一張張骨牌疊加的重量,讓立人無法快速從中起身脫困,現在又加上韃羅貓站在骨牌上頭增加重量,立人覺得自己快要要被壓成肉餅了。

「嘿!我可是好心想要過去探視你耶!你怎麼可以說我要將你給壓死呢?」韃羅貓說話時,順勢重重蹬了下腳。

「嗚哇……」在韃羅貓蹬腳時,立人跟著發出一聲哀鳴,隨即沒了聲響。

「不會吧?才這樣子就昏過去了?」韃羅貓跳下骨牌,走上前查看立人的狀況。

才一接近,她的腳踝隨即被立人抓住,立人使力往旁一拉,韃羅貓整個人失去重心,側身摔倒在地,發出「碰」的一聲巨大聲響。

「痛……」韃羅貓揉著發疼的臀部,目光凶狠的瞪向立人。「看來,我對哥哥的態度太過溫和了?」

見到她似乎真的生氣了,立人連忙從骨牌的縫隙中鑽出,快步逃向沒有人的空地。

「想跑?」望著立人逃離的背影,韃羅貓並沒有追上去,反倒是好整以暇的等在原地。

「碰……」遠方突然傳來一聲細微的撞擊聲,隨後見到立人身體呈現大字型,被鎖在一個像是車輪的圓扁形物體上,用直線滾動的方式,將立人給帶回到韃羅貓面前。

近距離打量,其他人才瞧清楚那東西的樣貌,那是一個像是箭靶般的物品。

「不、不要再滾了。」一連串的滾動讓立人臉色發白,說話的語調更是一副虛弱狀,「我、我頭好暈,想吐……」

「頭暈?我來幫你醒醒腦,如何?」韃羅貓手上突然出現五把匕首,刀鋒亮晃晃的光芒,恰好映照在立人蒼白的臉色上。

「呃,芥伶。」立人困難的嚥了口口水,「妳、妳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吧?」

「這個嘛……你說呢?」韃羅貓揚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順手抽出一把匕首,在立人眼前晃了晃。

「……」面對韃羅貓的反問,立人完全不知該如何回答,好像,不管他怎麼說都是錯啊!

觀看著兩人對試之後的結果,在旁的遙日臉上寫滿不解。

「為什麼立人會輸?她只是一個新手,立人怎麼會……」邊說,他邊回頭望向浪人,對方回給他一個古怪的笑容。

「你……早就知道她會贏了?」回想起浪人之前說到一半的話,遙日用著不確定的語氣詢問。

「他們之間的輸贏,我也不是很確定,只是……」浪人停頓了下,望向韃羅貓的眼神中帶著信心,「貓的學習力很強,只要讓她抓到幻實的使用訣竅,勝負就很難判定了。」

浪人這段意味深長的話勾起遙日的好奇。「難道說,她的行為不能用一般的運算模式作為評量?」

「會將自己哥哥當做標靶,你覺得她的行為模式還用常理橫量嗎?」浪人望著面前的立人跟韃羅貓,反問了遙日這句。

這時的韃羅貓已經要將手上的匕首丟出一把,刀鋒刺入立人耳邊的位置,就差幾公分,立人的耳朵就要被穿洞了。

「不要這麼害怕嘛……」瞧著立人的狼狽模樣,韃羅貓取笑道:「反正是在遊戲中,受傷的痛覺也不高啊。」

立人當然不是怕痛,畢竟他也在這遊戲中陣亡很多次了,只是,他每次都是很乾脆的掛點,從沒像現在這樣被人採用心理折磨,而且這個折磨者還是自家妹妹!這種悽慘至極的狀況,讓他想要仰天大哭啊!

「立人真可憐……」他的慘狀就連格鬥天丸也為他感到不幸。

「雖然貓她的狙擊能力跟武術很了得,不過……」深知底細的浪人,嘴角揚起即深的笑容。「折磨人才是她最厲害的絕招。」

「有人要去救立人嗎?」非凡子問著身旁的人。

浪人一逕的對他搖頭。「現在去……好像不太妥當吧。」

「可是,再讓他們玩下去,其他的工作就要耽誤了。」遙日看了下時間,發現這場兄妹之戰已經演了半小時。

「那你去阻止貓吧。」浪人對他做了個請的動作。

為了不拖延太多工作時間,遙日只好快步走上前制止。「抱歉,打斷你們的遊戲,不過,我們來找妳是因為程式……」

「啊!你不說我都忘了!」立人抓緊機會,連忙開口喊道:「我都忘記我們找妳是有事情要跟妳說!」

「什麼事?」韃羅貓的臉上雖然帶點質疑,但她還是為立人鬆綁,等待他的說明。

「遙日在進行遊戲測試的時候,發現到bug,」為了讓韃羅貓清楚整個狀況,立人詳細的對她說明道:「可是我們進行程式檢測時,並沒有抓到問題,後來,我們進入遊戲中調查,結果發現問題是出在妳……」

「我?關我什麼事?」聽到自己被說成導致系統出錯的犯人,韃羅貓不服氣的嚷著。

「簡單來說,妳是個bug。」遙日簡潔明瞭的回答道。

「我是bug?為什麼?」韃羅貓的尾音微微提高,明顯表現出她的困惑與質疑。

「這個嘛……」Deus幾個人面有難色的互看一眼。

「老實說,我們也不清楚為什麼妳會變成bug,」浪人苦笑了下,「我們只知道導致整個測試區出錯的原因就是妳。」

「……」聽到這樣的解釋,韃羅貓的臉上出現數條黑線。

難怪我都看不到任何玩家,原來我跑錯地方?該不會是因為那時候……韃羅貓回想起當初人物創建完成,準備進入遊戲時發生的意外狀況。

「貓,妳不要板著臉啦……」見她一直悶不吭聲,浪人立刻打哈哈的安撫道:「往好的地方想,至少我們找出了問題點。」

「我沒有不高興。」從思緒中回過神來,她回給浪人一個淡笑,「我只是在想……你們打算怎麼處理我這個bug?」

「這個我們來這裡之前已經討論過了。」立人說出了他們之前所設想的解決方案。「我想,只要將妳送回正常的遊戲區域,一切的問題就應該能解決。」

「現在嗎?」韃羅貓遲疑了下,進而提出另一個要求。「我想要打倒狼王再轉去正常遊戲區。」

「沒問題!」沒等其他人回應,非凡子笑著一口允諾。「我可以等妳打完狼王再幫妳轉。」

「另外,我的解答精靈要維持現在的狀態,」韃羅貓立刻又提出另外的要求,「我在這邊所學到的技能也不可以刪除。」

「不行!」聽到這些要求,立人立刻搖頭否決。「解答精靈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不過,技能不可以保留。」

「為什麼?這些可都是我辛苦學來的!」韃羅貓不滿的抗議道。

「這些區域還沒開放,」立人說出了他的理由,「要是妳在別人面前使用這些技能,他們一定會開始尋問,到時候妳要怎麼解釋?」

「可是……」

「立人,這畢竟是她辛苦學到的技能,」沒等她開口,格鬥天丸也開始為她抱不平。「你要這樣將它刪除,這實在是說不過去……」

「但是,這畢竟是未開放區域的新技能,」遙日站在立人的立場,說出另一個不能允許的理由:「要是她在其他區域使用,對其他玩家也是不公平。」

「這樣吧!」一直保持沉默的浪人,提出一個折衷辦法。「先將貓的技能封鎖,讓她暫時無法使用,等到測試區域開放時,我們再解除技能的限制?」

「嗯,這個提議我可以接受!」韃羅貓開心的點頭答應。

「好吧!就這樣說定了。」立人開始在鍵盤上面敲敲打打,將她的技能給封鎖住。

「另外再給貓一些基本技能吧!」浪人開口替她要求道:「算是給她的補償。」

「嗯。」立人隨手安排了幾項技能給她。

「順便再給一把武器。」格鬥天丸也著手在她的資料裡面更改。「貓,妳想要什麼樣的武器?」

「啊?」突然被這麼詢問,韃羅貓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隨便,我都可以。」

「給『拳劍』吧!」浪人代替她選擇武器。「雖然她是長程狙擊手,不過,她的近身攻擊也很不錯。」

「可是,」格鬥天丸遲疑著,「要是她遇上使用鞭子、長茅這類武器的人,或者是魔法士,那可就吃虧了。」

「說的也是。」浪人為此陷入苦思。

「她就算拿著西瓜刀也能砍狼,你們擔心什麼?」相較於兩人的琢磨考量,立人倒是頗不以為意。「運用的好,拿什麼武器都一樣,要是不懂得使用,就算她拿上等的神器,也同樣會遇上問題。」

「是啊,你們隨便給我一個武器,我自己加強練習就行了。」韃羅貓附和著哥哥的話。

「不行!好的身手更要搭上好的武器!」格鬥天丸對此異常的堅持。

「給她『複合劍盾』吧!」遙日開口建議著。

「對啊!這項武器很適合她。」格鬥天丸立刻從武器選單中,將武器挑選至韃羅貓的手上。

「這是……」望著手上憑空出現的圓盾,韃羅貓舉高了手打量。

拿著圓盾的手戴著一個銀製手套,將手握成拳頭狀時,指節處立著三根鋒利的圓刺,一把形狀細長、造型奇特的長劍鑲在圓盾內側。

「這是源自十六世紀歐洲的武器,」格鬥天丸為她詳加解說:「是一種在圓盾上掛著長劍、護手甲等各種武器的奇特盾牌,我們有將它稍微改良過,很適合戰士使用。」

聽著解說,韃羅貓順手將長劍抽出端詳,在長劍抽起時,耳邊伴隨著清脆、悅耳的響聲,劍身繪有漂亮的火紅色花紋,劍柄部份用上了火焰形狀作裝飾,揮動時,還會發出亮眼的橘紅色光芒。

「真漂亮……」望著握在手上的長劍,韃羅貓讚道的說道。

「你們會不會對她太好了?」望著自家妹妹手上的複合劍盾,立人有點不以為然。「這個可是要遊戲錢幣一百多萬才買的到,就算是補償品,未免也太……」

「立人,你怎麼對她那麼刻薄呢?」非凡子責備似的打斷他的話:「一般來說,當哥哥的就該要善用職權,將一些好貨提供給妹妹,怎麼你反而……」

「因為我是個公私分明、明辨是非的哥哥。」立人一臉神氣的回答道。

雖然說的一副信誓旦旦,但,這話卻只是引來其他人意謂不明的哼了一聲。

「嘖……」立人頗感埋怨的抓抓頭髮,對他們擺擺手。「隨你們啦!反正現在事情搞定就好,我要去睡覺了。」

「這邊交給我,你們先去休息吧!」非凡子毛遂自薦的笑道:「我陪貓在這邊打完狼王,再將她轉送到遊戲區。」

聞言,本想要離開的立人停下腳步,轉身對遙日說道:「遙日,這件事情交給你。」

「我?」遙日不解的反問了聲,他不明白立人為什麼要叫自己留下,帶韃羅貓去新手區並不是什麼大工程,非凡子一個人就足夠了。

明白遙日的困惑,立人似笑非笑的瞄了非凡子一眼,說道:「他跟我還有別的事情要處理。」

「啊?沒吧,我根本沒……」非凡子才想抗議,立人卻一把抓住他,快速傳送離開。

「呼,好累,我也要去休息了。」格鬥天丸大大的伸了個懶腰,臨離去前,他特地拍拍韃羅貓的肩膀,打氣道:「聽浪人說你們打賭要進行對戰,加油吧!」

「嗯!我會的。」

「距離我們的約定剩下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妳要快點加緊練功。」浪人好心的提醒著她。「痞子他們幾個聽說練的很不錯,妳可別輸了啊!」

「你也是,就算你是我哥哥的朋友,我也是不會放水的喔!」韃羅貓自信滿滿的點頭答應。

 

送走了格鬥天丸跟浪人之後,四周突然陷入一陣寂靜,韃羅貓等待遙日將狼王放出來,但遙日卻只是靜靜的站著。

「那個……」等了一會,韃羅貓終於耐不住性子的提醒他:「你可以將狼王放出來了。」

「呃……妳準備好了?」遙日困惑的問道。

他之所以沒有立刻讓狼王出現,也是因為他在等待韃羅貓準備完成,沒想到,她似乎不用作任何預先動作。

「要準備什麼?」韃羅貓朝他笑著。「我會的技能都被封鎖了,現在只能用這武器打狼王啦!」

「說的也是。」遙日同樣回給她一個笑容,隨即著手在鍵盤上輸入指令。

草原上,一陣銀白光芒出現,狼王重新出現在韃羅貓面前,豎起身上的毛髮,齜牙咧嘴的低吼著。

經過剛剛的耽擱,現在草原上已經升起一輪圓月,在月光的照耀下,狼王的毛髮顯得更加耀眼發亮,赤紅色的雙瞳也更加明顯。

「你先退開一點。」擔心遙日的安危,韃羅貓在抽劍防禦的同時,開口提醒他。

「嗯。」遙日順著她的話,退離了幾步。

韃羅貓與狼王緊盯著對方相互對峙,在低吼一陣之後,狼王像是在端詳打量一般,繞著她的周圍小碎步兜圈,韃羅貓也順著狼王的動向,緩緩移動自己的身子,讓自己保持正面與狼王相對。

「嗷嗚──」兜繞一圈之後,狼王突然引吭高吼一聲,隨即快步朝韃羅貓衝去。

緊盯著來勢洶洶的狼王,韃羅貓握緊手上的劍與盾,按耐著情緒,準備伺機給予狼王致命的一擊。

狼王在接近她面前時突然縱身躍起,飛躍的高度超過了韃羅貓的頭頂,她連忙低身閃過,但還是被狼王的爪子給抓傷肩膀,留下三道血痕。

「嘖……」韃羅貓略略皺起眉頭,視線仍直盯著狼王,沒去注意肩膀的傷。

狼王在落地之後,迅速回頭朝她衝來,韃羅貓揮劍砍去,劍尖劃傷了狼王的右前蹄,但卻沒有止住它的攻勢,張大口,朝著她握劍的手咬去。

「碰!」韃羅貓揮過圓盾擋下,趁著空隙,她朝狼王的腹部補了一劍

受傷的狼王退遠了幾步,殷紅的血自它腹部的傷口流出,行走步伐也顯得搖搖欲墜。

「咆嗷!」狼王朝天大吼了聲,身上發出血紅色的閃光,一道銀白光束自圓月降下。

在月光的照耀下,狼王的身形、骨架逐漸茁壯,最後,狼王足足變大了兩倍,幾乎與韃羅貓等高。

「哇咧!它怎麼會變成這麼大?」韃羅貓訝異的嚷著。

雖然不知道狼王的改變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但她也知道事情越來越棘手了。

「狼王在滿月的時候,會變成進化版的『滿月狼王』。」站在一旁觀看的遙日為她解說道:「滿月狼王會具備魔法攻擊,比其他時候更難對付,不過,滿月狼王掉的寶物也會比較好。」

「嗷嗚──」在遙日說明的同時,滿月狼王引吭一呼,身邊立刻出現十隻體型較小的白狼。

「想要寶物也要打的贏啊。」韃羅貓回了個苦笑,評估雙方的實力差距的狀況後,她對遙日喊道:「你要不要幫個忙,一起打?」

「我?」遙日為此遲疑了下,在談話的同時,他將狼王跟白狼群的動作定格,以免韃羅貓突然遭遇襲擊。

「你只要用魔法輔助我就行了,主攻還是由我自己來。」韃羅貓說出她的想法。

「好。」遙日隨即在鍵盤上輸入一些指令,讓自己具備一些基礎魔法技能。

在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滿月狼王身邊的白狼群朝韃羅貓發動攻擊,狼王則是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

早已經熟悉白狼群攻擊模式的韃羅貓,面對一擁而上的白狼沒有絲毫驚慌神色,她一邊使用圓盾抵擋攻擊,一邊揮舞著長劍,一劍一隻,快速而又俐落的將它們給斬成兩半。

「這劍真鋒利!」韃羅貓在解決完首批白狼後,開心的喊道。

以往她使用那把西瓜刀時,總是要砍個兩三次才能解決白狼,現在手上拿著的長劍,斬狼就像在切豆腐一樣,輕輕鬆鬆、豪不費力。

「小心!」發現她分心了,遙日急忙對她喊道。

韃羅貓一回頭,發現狼王正火速朝她衝來,狼王的頭重重撞上了她的腹部,韃羅貓被這強勁的力道給撞飛在地。

「痛……」腹部的疼痛讓她無法快速起身,而面前的狼王正一步步逼近。

正當狼王張口撲向韃羅貓時,一個光球突然從旁出現,直接命中狼王,將狼王轟飛數公尺遠。

韃羅貓趁隙起身,回頭望著發出氣功彈的遙日。

「狼王它會不斷召喚白狼群出來,打鬥時間別拖長。」遙日一邊緊盯著狼王的舉動,一邊對韃羅貓說明:「妳最好一次將它擊倒。」

「了解。」韃羅貓望著重新站起的狼王,小心翼翼的提防。

跟先前一樣,狼王又召喚出十多隻白狼,這一次,韃羅貓不打算浪費氣力,趁白狼群還沒發動攻勢時,率先抓著長劍衝向狼王。

狼王也在韃羅貓衝上的同時朝她撲來,抓緊狼王起跳的時機,她低下身子,從下方朝狼王的脖子一劍刺去,長劍貫穿了狼王的頸子,狼王掙扎了幾下,隨即沒了動靜,在狼王死亡後,其他白狼也隨之消失。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