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解決完狼王之後,我疲倦的坐在地上。
雖然身上沒受什麼傷,但,從之前狼王出現到被哥哥他們打斷,接著又跟哥哥打了一場,然後又應付滿月狼王,這一連串的進行也真是夠累人了。
「辛苦了。」我的身旁出現一個人影,不用抬頭看也知道是遙日。
「慈愛的光輝,請傾聽我的呼喚,以溫暖凝聚,降臨於世,為受傷的旅人……」遙日緩緩吟詠著治療咒語,無數顆光粒子自他的手上落下。
光粒子一沾到我身上隨即消失,一股令人舒服的暖意跟著傳入體內。
「謝謝。」治療結束,因為擔心拖延到他工作的時間,我隨即站起身,「我們走吧!」
遙日望了眼地上的狼王。「妳不拿寶物嗎?」
「喔喔,我忘了。」我用劍鋒將狼王的肚子劃開,一堆金幣與寶石掉了出來,其中,還有一根鑲著巨大藍色水晶的魔法杖。
「你剛剛幫了我很多忙,這些給你。」我將手杖跟一半的金錢、珠寶遞給遙日。
「不用了,妳自己留著吧。」遙日婉轉的推辭。
「我自己有留了,這些你拿去,不用客氣啦……」
「不是這樣的。」遙日尷尬的朝我笑笑「我沒玩遊戲,這些東西我用不著……」
「沒玩?為什麼?」我訝異的反問:「你不是負責遊戲測試的嗎?」
「我只負責未開放區域的測試。」遙日笑著解說道。
「可是,一般狀況最多的都是正常遊戲區吧!」我提出我的質疑。「要是不知道玩家的反應,你們怎麼去改善呢?」
「我們有其他GM負責這些工作,他們會將問題匯報給我們。」
「可是……」我遲疑了下,才婉轉的說出我的想法。「自己實際進入遊戲中玩,跟只聽GM報告問題,這兩個感覺差很多耶……」
「說的也是……」這句話讓遙日愣了下,他低下頭陷入沉思。
「那、那個,我只是隨口說說,你不用放在心上啦!」見他一副苦惱的模樣,我連忙揮手澄清道:「耽誤你這麼多時間真是很不好意思,我們現在就過去遊戲區吧!」
「嗯。」遙日在鍵盤上敲打幾下,一個藍色的光柱出現在我們面前。
「穿過它就會到達新手村了。」遙日為我說明道。
「那個……我的解答精靈暴雷它還沒出現耶。」我提醒著遙日,示意要他將暴雷還我。
「請等等。」遙日又在鍵盤上輸入幾項指令,當他敲完最後一個按鍵時,暴雷立刻出現在我身邊。
「嘎啦啦!主人!好久不見!」暴雷開心的在我身邊飛繞著,隨後,它又飛到遙日的身邊打轉。「嘎?陌生人,主人的朋友?」
「他叫做遙日。」我笑著向暴雷介紹道。
「嘎啦啦,你好、你好……」暴雷說話時,身邊連帶冒出數個小愛心。
「好了,該走了。」我向遙日點頭道謝,隨後便轉身走向那道光柱,遙日則是尾隨在我身後。
見狀,我回頭朝他制止道:「我自己過去就可以了。」
聽到我這麼說,遙日嘴唇畫出一道好看的弧形。「妳剛剛不是說,我應該親自進入遊戲玩玩看嗎?」
「啊?」沒料到他真的採納我的建議,我真是大感意外。「你真的要進去玩?」
「是啊。」遙日一臉認真的點頭回答道。
「你要穿這樣進去?」我指著他身上尋常的襯衫、牛仔褲裝扮,有點質疑。
「嘎?穿這樣?」暴雷頭上同樣冒個大問號。
「唔……」遙日這才發現自己的穿著不符合遊戲設定。
「請等我一下,我先換個服裝。」他的話音剛落,一堆令人目不暇給的造型就出現了。
「嘎啦啦,換衣服,要打扮!」暴雷飛到遙日身邊,停在他的肩膀上。
看著那些熟悉的物品,我突然想到這遊戲的另一種功能。「欸,你們不是可以用畫具在人物上直接作畫嗎?」
「嗯。」
「我來幫你設計人物好不好?」我毛遂自薦的提議道。
「謝謝。」遙日也沒多做推辭,直接將修改人物用的畫具交給我。
為了方便作畫,我將手上的複合劍盾收到倉庫內,拿著畫筆,我開始繞著遙日打量。
遙日的五官很好看,所以輪廓方面不需要多作修飾,只需要幫他修改一些顏色就行了。
在心中想好配色之後,我將遙日的眼睛改成清澈的湛藍色,頭髮則是能更加襯出藍眼睛的綠色調,衣服是以白色為基礎顏色,上面加上鮮黃色與橘色作為裝飾,讓遙日看起來更加活潑、亮眼。
既然是自己設計的,服裝當然不能太過普通,嗯……那就這樣吧!我快速在遙日的衣服上修改著。
「這服裝……」遙日看著身上已經完成九成的衣服,眉頭微微皺起。
「怎麼了?」我停下手來反問道。
「袖子不一樣長,衣服前面缺了一塊。」遙日指著身上說道。
「嘎?缺一塊?」暴雷飛到我身旁,瞪著大大的眼睛打量遙日。
「這叫做不對稱設計,現在很流行這樣的衣服喔!」我一邊向他解釋,一邊又開始在衣服上修修改改。
上衣的左邊有點空,加上個十字紋好了!還有衣領的地方也……
「好了!大功告成!」經過了十多分鐘,我終於完成遙日的人物裝扮了!
少年那有如絲綢般柔軟的綠髮,在陽光下閃耀出寶石般的光芒,湛藍的雙眼如同波動的水流,傳達出一種洗滌靈魂的清澈感,與後領連接的帶子在涼風的吹拂下飄揚,在斯文、高雅的氣質中,卻又融合了宛若少年的童稚神采,這樣截然不同的兩種感受,化成一種迷惑人心的、引人心動的風格。
「實在是太……」話才出口,我卻找不到適當的詞句,來形容這樣的感受。
該怎麼說呢?脫俗?絕塵?飄逸?不、不、不,這樣的形容還不足夠……
那是一種彷彿在清晨的薄霧中,見到穿透雲霧的金色光輝,美的晃眼、燦爛的令人屏息,深怕一呼吸、一吹氣,就將這夢般的景象給破壞了。
太過夢幻了……我終於在腦中找出了貼近的字眼。「對!就是夢幻!真是太夢幻了!」
「夢幻?什麼東西夢幻?」當事者完全不明白我所說的話。
「呃……沒、沒事!」我尷尬的揮手否認。
「遙日,你是人族嗎?」我好奇的問。
從他的外型看來,他身上並沒有其他種族的特色。
「嗯。」
真是可惜呀!如果他是精靈族,一定會更帥、更美!好想看看這樣的他……
「請問一下。」遙日抓著由後領延伸出來的長帶子,不解的問:「這帶子有什麼功用嗎?」
功用?這……嗯……「裝飾。」
「……」遙日臉上流露出苦惱的神情,似乎很不能理解這理由。
「加上帶子感覺比較帥,而且比較有氣質!」為了讓遙日認同,我連忙又搬出兩個理由。
「嘎啦啦,比較帥!」暴雷用極為肯定的語調,應和我的話。
「嗯。」不知該做何回應,遙日帶點無奈的搔搔頭髮,視線飄向光柱。「我們走吧。」
 
 
我們快步穿過光柱,在一陣水藍色光芒之後,一個機器人出現在我們眼前。
機器人是由鐵片拼湊而成,大概是經歷過長久的風吹日曬,它身上的鐵片出現部分銹化情況。
「是路過的旅客嗎?真好,我已經很久沒見到陌生人了。」機器人用著僵硬的動作起身,並緩緩對我們鞠躬行禮。「你們好,我叫做阿光。」
「你、你好。」我愣愣的回了個禮,雙眼仍直盯著機器人打量。
機器人的眼睛是兩顆大大的電燈泡,頭頂上立著一根彎彎曲曲的天線,身體是巨大的圓筒型,手臂跟雙腿是類似彈簧的物體,幾顆不同顏色的按鈕鑲在身體中央,整體看來有些簡陋。
「嘎啦啦!機器人!機器人!」暴雷興奮的繞著機器人轉來轉去。「大大的機器人!」
「這裡是哪裡?」我回頭問身旁的遙日。
「這……」
沒等遙日回答,機器人阿光自動自發的為我們介紹道:「這裡是『橙色境界』,一個具有高度文明與科技的大陸,你們站的這個地方是一座廢棄場。」
「廢棄場?」我還以為我們進入遊戲的地方會是新手村呢!
「是的,這裡是舊型機械棄置的地方。」阿光手一伸,指向我們身後繼續說道:「前方大約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座以生產機器人聞名的城市『雷普卡特一號城』,我就是從那裡製造出來的,你們也是要到城裡去的嗎?」
「呃……」我跟遙日互看一眼,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它。
「雖然到那裡的路途不算遠,但是,沿路會有一些機械生物攻擊你們,」機器人阿光得不到我們的回應,便又繼續說了下去。「你們身上完全沒有武器,還是不要貿然前往……」
「那我們該怎麼過去那裡?」遙日好奇的反問它。
「我也不清楚。」機器人阿光沉默了下,「也許你們可以去問村子的村長塞斯,他應該知道要怎麼去。」
「嘎啦啦,村長?」暴雷飛累了,索性停在機器人的頭頂上休息。
「村長在哪裡?」我往四周張望一下,發現四周只有一堆散落的零件,以及一些巨型的機械殘骸,並沒有看到任何人。
「往前走一段路,你們就會看到一個小村莊,那裡的人口數大約三十人,村長就住在村子中央處。」機器人阿光將兩份地圖遞給我們。
我接過地圖觀看,發現在地圖所標示的地形上,出現一個發光的名字『塞斯』。
「如果你們真的到達雷普卡特一號城,能不能請你們幫我買潤滑油及能源回來?」機器人阿光帶著期盼的詢問道:「就像你們看到的,我的身體已經越來越僵硬,動作也越來越遲緩,等到能源耗盡時,我恐怕就會變成跟這些廢鐵一樣了。」
機器人說到後面,語氣中藏著深深的無奈與埋怨。
見到它這模樣,我不假思索的點頭答應。「好,我會將東西拿回來給你。」
告別了機器人,我們照著地圖緩步走向村莊,沿路的景色有些荒涼,腳下是略呈赤紅色的沙土,道路兩旁的草皮是乾枯的焦黃色,附近幾株樹木只有些許綠葉點綴,細瘦的枝幹彷彿營養不良一般。
從遠方吹來的風激起塵土,揚起一陣遮蔽視線的黃霧,地上乾枯的葉子,隨著風勢在我們腳邊捲動,除了風聲外,四周顯得寂靜極了。
不一會,一圈圈的鐵絲網出現在我們面前,網子被堆疊架高成為一面矮牆,牆面往左右延伸,一直到視線末端才是盡頭。
在道路的正中央處有一個出入口,前方立著一個鐵製招牌,上面似乎有烙著字,不過,可能是歷經太長久的時間,招牌受到嚴重磨損,字體看來十分模糊。
「應該就是這裡了吧?」我對照著地圖上的標示。
地圖上,我的名字出現在村子的入口處。
當我們站在村子外側時,隱隱約約可以聽到鐵器的敲打聲,彷彿有人拿著槌子搥打鐵塊一般,敲打聲繁多而綿密,聽來不只有一個人從事這樣的作業。
有人在打造東西嗎?我好奇的尋著聲音走入,視線更是不住的四下張望著。
村裡的房屋全是半舊的矮房,彷彿是說好的一般,每戶人家的大門口全堆放著半完成的鐵製品,有的像是椅子、有的像是某東西的零件……
越往裡走,敲打鐵器的聲音越大,連帶還伴隨著熱鬧的說話聲,在我們走到一處廣場時,見到了群聚的NPC跟玩家。
「嘎啦啦,人,好多人……」暴雷在我身邊繞來繞去,似乎很興奮。
「誰身上有潤滑劑?我要買三瓶!」玩家甲喊著。
「誰要買榔頭、鉗子、礦石?保證低價喔!」商人NPC朝著人群大喊。
「誰要去解剪刀怪的任務?一起組隊吧!」手上拿著任務捲軸的玩家,在廣場中央招攬人。
「不好意思,請問你手邊有三個鐵礦嗎?」一名女生攔住遙日的去路,臉上帶著甜甜的微笑詢問。
女生有著金髮、藍眼,身上披著件紅色斗篷,長相非常甜美可人。
「嘎?鐵礦?」暴雷頭上冒出一個大問號。
「沒有。」遙日簡短的搖頭回答。
「唉……」那女孩帶點沮喪的嘟著嘴,表情更是楚楚可憐。「人家就差三個鐵礦就能完成任務了。」
這種說話的口氣……她應該是在搭訕吧?我暗暗猜測的女生的心思。
不只是這個女孩,在遙日出現後,附近的女生全對他投以打探的目光。對於這樣的現象,身為造型設計者的我,當然是感到與有榮焉囉!
面對女生的埋怨,遙日沒有任何回應,只是不斷往四周張望。
「你在找東西嗎?」發現遙日沒有理會自己,女孩只好又主動找話題攀談:「在找什麼?說不定我能幫你。」
「我在找村長的位置。」回答時,遙日漂移的視線才回到女孩身上。「我想問村長要怎麼到雷普卡特一號城。」
「嘎啦啦,村長,找村長。」
「你是新手?」女孩的神情帶點質疑,她的視線飄向一旁的暴雷,「可是這隻寵物……」
「那是她的寵物。」遙日指著身邊的我。
因為遙日的舉動,女孩這才注意到我的存在,她用著略帶試探的語氣問道:「她是……」
「嗯?」遙日不太明白女孩問這句話的意思,直接為她介紹道:「她叫韃羅貓,我們剛剛到這邊,還不是很清楚這裡的狀況。」
遙日,她應該是想要確定你跟我之間的關係吧……聽到遙日這種回答,我無奈的苦笑。
「妳好,我叫做千麗子。」女孩原先甜美的笑臉稍稍冷了下,語氣有些僵硬的報上她的名字。
「嘎啦啦,千麗子。」暴雷在旁重複著她所說的話。
「妳好。」沒去在意女孩臉上的細微變化,我回了個燦爛的笑臉。
「我帶你們過去找村長吧!」千麗子親暱的勾住遙日的手,「我也才剛開始接任務不久,我們可以一起解任務。」
「嗯。」遙日似乎很不習慣有人勾著他的手,他尷尬的掙脫,並且往我的方向靠近了些。
遙日這副拒人於外的模樣,讓千麗子略顯不悅,但,她臉上依舊勉強掛出一副無所謂的笑臉。
「我們走吧。」千麗子率先走在前頭領路。
才走沒幾分鐘,遙日突然停下腳步,沉默不語,臉部表情從開心逐漸轉成疑惑。
「怎麼了?」見到他若有所思的模樣,我好奇的詢問道。
遙日先是停頓了會,隨後才開口回答:「立人正在跟我通話連線,他問我在哪裡,我跟他說我在玩遊戲,他好像嚇了一大跳……」
「嚇一跳?為什麼?」我真是無法理解老哥的反應。
難道,他是擔心遙日是遊戲設計師的身分曝光?
「我也不知道……妳等等,我先跟他談完。」遙日又恢復之前安靜的模樣。
幾分鐘之後,遙日終於結束通話,臉上帶點歉然的對我說道:「立人說要找我談談,我必須先離開一下。」
「那你先走吧!我晚一點也要下線了。」評估了下時間,發現我的遊戲時間快到了。
「你要走了嗎?」聽到我們的對話,千麗子依依不捨的問。
「有點事情要先去處理。」
「嘎啦啦,遙日,再見。」暴雷向他道別。
見到遙日要離開,千麗子急急忙忙的對他說道:「要不,我先將你加入好友名單,等你上線,我再帶你解任務?」
就像其他的網路遊戲一樣,零度領域有「加為好友」、「組隊」、「參加公會」等等的社群功能,加入這些社群名單的人,會擁有私下說悄悄話的功能,也就是俗稱的「密語」。
加入好友名單內的人,只要一登入遊戲,系統就會自動通知其他朋友,告訴他們你已經進入遊戲,這算是一種便於朋友之間聯繫的系統。
「不用麻煩了,我大概知道要怎麼走。」遙日拒絕的話音剛落,人物隨即化為光束消失。
在他離開後,我跟千麗子陷入了短暫的安靜氣氛。
讓她加一下好友又沒關係,幹嘛拒絕啊?我尷尬的楞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著痕跡的偷望了眼千麗子,發現她的臉色比先前難看許多。
「不好意思,我剛想到有件事情要辦,沒辦法帶妳過去,」遙日離開後,千麗子沉著臉對我說道:「村長的家就在前面,妳一直走就會看到了。」
「好,謝謝。」不打算多做挽留,向她道謝之後,我獨自往她說的方向走去。
其實,千麗子這種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態度我見多了,以前在戰神的時候,我就經常遭到一些女性崇拜者的冷漠攻擊,久了也自然習以為常。
狙擊手這遊戲中大部分都是男生,遊戲公司為了招攬更多女性玩家,除了增加一些對女生的貼心設計之外,還經常拿隊伍對戰的影片當宣傳片播放,我們戰神自然是播放率最高的隊伍,由於焰星他們幾個長的都不錯,身手又好,自然就吸引不少不玩遊戲的女性玩家囉!她們還各自為他們設置了後援會呢!
也因此,部分女生對於戰神中的「唯二」女性──我跟紫玥,存有一種不友善的態度,似乎擔心我們會踰越了朋友的身分,跟其他男戰友發展出超乎友誼的戀情。
說實話,我真是覺得她們想太多了……
「哈囉……這位可愛的小姐,需要我帶妳練功、升等嗎?」突然,一個男生出現在我面前,一臉燦爛的詢問道。
「嘎?練功?」暴雷頭上飄浮著兩個問號。
聽見這句話時,我先往四周瞧了眼,最後確定他是在跟我說話。「你說……要帶我練功?」
我開始打量眼前的人,瞧他一身盔甲跟長刀的打扮,想必應該是走戰士路線的玩家。
「是啊!」那個男生一臉信心滿滿的笑著,「我已經將這邊的任務摸熟了,兩天就可以帶妳解完。」
雖然說,有人帶著解任務可以省去很多時間,相對的,我也就體會不到遊戲的樂趣了。
「謝謝,不用了。」我笑著婉拒道:「我想要自己慢慢玩。」
跟那人道別之後,我繼續往村長家的方向走,走沒幾步路,又遇上了一個說要帶我練功的男生,往後,幾乎每隔一段路我就會被攔下,讓我前進的速度有如龜速。
真是奇怪,為什麼他們都說要帶我練功啊?思索了會,最後我將原因歸咎於人物的外表。
也許是這個人物太搶眼了,所以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為了不再遇見這些情況,我索性施放人物的特有技能「化霧」,將自己隱藏在霧氣之內。
如此一來,雖然玩家會對這團霧感到好奇,但也僅僅只是投以注視,並不會上前攔我說話。
也因為引出這場霧,我連帶了解夜魍這個種族,還有個搭配霧氣的特殊專長──「瞳術」,說簡單一點,這是個能讓我在霧中以及漆黑的夜晚,看清楚週遭環境的能力。
當然,為了控制種族間能力的平衡,瞳術這一個技能也可以經由拜師學習到,並不是專屬於夜魍一族的專長。
對照著地圖上的位置指示,我來到一棟較其他矮房高上一層的房子前,房屋大門的上方漂浮著「村長」兩個字。
「嘎啦啦,村長,找村長。」暴雷在我身旁不停轉圈,似乎是迫不及待想要衝入村長家中。
村長家的大門是敞開的,許多玩家在這邊進進出出,有時還會互相交換情報,簡直就像是個小型的聚會場。
屋內的擺設非常簡單,一名頭髮斑白、膚色黝黑的老者站在房屋中央,許多奇形怪狀的鐵製品擺在屋內的各個角落。
當我走向村長時,他隨即開口對我自我介紹道:「妳好,我是這裡的村長塞斯,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想問,我要怎樣才能到那個什麼……一號城的地方?」
真是糟糕,那座城市的名稱太長,我記不起來全名。我尷尬的望著村長,希望他能聽的懂我在說什麼。
「嘎啦啦,雷普卡特一號城。」暴雷貼心的為我重複著城市的名字。
「妳想到城裡去?」塞斯的目光轉為探詢,似乎是在觀察我的能力,最後他緩緩搖頭說道:「到那邊的路途遙遠又危險,就算我知道路,我也不能讓妳去冒險……」
「……」難道說,我找村長是問錯人了?我開始感到質疑。
「這樣吧!」塞斯突然又開口對我說道:「如果妳能完成我交代的三件任務,那我就告訴妳該怎麼走,妳願意接受嗎?」
原來是要先解任務啊!我這下才明白整個狀況,連忙點頭答應。
「第一件任務,」塞斯從身旁的木櫃中拿起一把鋸子給我,「村子的北方長了一棵大鐵樹,妳只要拿三棵樹上的鐵果實給我就可以了。」
「嘎?鐵果實?好吃嗎?」暴雷一聽到食物名稱,登時瞪大眼睛。
這個任務聽起來蠻輕鬆的,可是摘果實為什麼要用到鋸子?雖然感到很困惑,我還是接過鋸子,動身前往塞斯所說的地方。
 
 
走出村子,往北方望去時,遠遠地,我見到一棵墨黑色的樹立在地平線彼端,背後襯著水藍色的天幕及遼闊的大地,一眼望去,頗有種風景畫的美感。
「嘎啦啦!大鐵樹!」暴雷說出了樹的名稱。
「那就是塞斯說的大鐵樹?」我連忙加緊腳步朝它飛奔而去。
雖然它「看起來」就在眼前,實際上可是有很大的一段距離呢!我足足跑了十多分鐘,才氣喘吁吁的來到大樹附近。
在我走近時,這才明白所謂大鐵樹名稱的由來,這棵大樹從枝幹到葉片包含果實,全都是鐵做的!
難怪會需要用鋸子鋸果實,一般的方法根本弄不斷吧!我這才恍然大悟。
大鐵樹這邊聚集了不少玩家,幾名玩家站在樹旁閒聊,一個女孩蹲在地上撿東西,樹下還有一個男生朝樹上仰望,另外還有一些人坐在樹蔭下休息。
當我距離他們約莫十多步時,我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喂,好了沒?我要跳了喔!」樹上傳來一個男生的聲音。
「哥,等等啦!」蹲在地上撿東西的女孩放聲大喊:「我還有一些還沒撿完。」
「豬頭小櫻!妳動作真的很慢耶!」樹梢上的男生不耐煩的對她吼道:「我都已經爬到樹上了,妳都還沒撿完!」
「好了啦!」被稱為小櫻的女孩,將地上的一樣物品放入手上的袋子,隨後急忙起身退到一旁。
「好!我要跳了!樓下的人快閃!壓死我不負責!」男生做完最後的警告後,隨即縱身跳下。
樹葉因他的動作發出「鏗鏗、鏘鏘」的鐵片撞擊聲,一道人影急速落下,「碰」的一聲,直接呈大字型摔在地上。
男生的狀態:死亡。
「嘎!死掉了……」暴雷頭上冒出個大大的驚嘆號。
他是在……自殺嗎?我愕然的望著眼前景象,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要在遊戲中拼命自殺。
一陣光芒自男生身上發出,隨後他變成了一具身旁飄著鬼火的幽靈。
此時,原本站在樹旁的另一名男生朝幽靈走去,男孩有著淺藍色的髮色,眼睛則是宛如夜空的黑色,身上穿著輕便型鎧甲。
藍髮男生拿出一道符咒,藉由幽靈的鬼火點燃,變成幽靈的男生便又重新復活了。
「還剩三張。」幫忙他復活的男生,報出手上剩餘的「還魂符」數量。
「嗯,那我就再跳三次吧!」男生又動作俐落的爬上樹。
在男生爬上樹的同時,負責撿東西的女孩快步走到他剛剛摔落的地方,這時我才注意到,原本乾淨無物的地面上多出了一些骨頭,骨頭的形狀各異,像是身體的某些部分,上面還標明著幾個字──「鐵色狂想的骨骸」。
如果我沒猜錯,樹上那個拼命自殺的人,現在正在收集自己的死人骨頭?可是這未免也太詭異了吧……
「好了!這次的骨頭比較少。」女孩快步退到安全距離,並朝樹梢上的男孩喊著,「哥!你可以死了!」
樹上的男孩一接到指示,隨即又縱身往下一跳,摔落地面的他,再度成了幽靈。
負責幫忙救人的男生拿出符咒,才準備幫他復活時,附近突然出現數十個紅色光圈,紅光散去後,數十隻怪物出現。
怪物的長相特殊,頭部像是老鼠,身體卻是狗的身軀,身後還晃著一條巨大的老鼠尾巴,它們不僅僅只是長相怪異,這群怪物簡直就是機械與動物的融合,它有著動物的柔軟肉體,但,利牙、爪子跟尾巴全都是鐵製,好像是某種科技的實驗品一般。
「吱吱!吱吱!」怪物們發出像老鼠般的尖銳叫聲。
「嘎啦啦,鐵鼠,主動攻擊型怪物,」暴雷開始分析著怪物:「血量為三十點,攻擊方式:甩尾跟啃咬……」
「鐵鼠出現了!」它們的出現,引起所有玩家一陣騷動。
原本坐著休息的玩家紛紛起身,拿起武器,開始跟鐵鼠展開廝殺。
「阿神,快!快點幫我復活!」變成幽靈的男生興奮的叫道,臉上有種即將痛快打上一場的激動。
手拿還魂符的藍髮男子立刻將符咒引燃,復活後的男生從倉庫中拿出一把巨大無比,需要用雙手才能揮動的闊刀衝向怪物群。
站在這樣的殺戮場中,我當然也會連帶遭到怪物群的攻擊,還來不及從倉庫中拿出武器應對,一隻鐵鼠就快速衝向我,張大它的嘴巴,準備咬斷我的咽喉。
不多加細想,我揮舞著鋸子用力朝它的脖子砍去,本以為可能要打個幾次才能將鐵鼠解決,沒想到才一刀我就將它的頭給砍下了。
正當我忙著砍鐵鼠時,附近傳來一聲高分貝的尖叫聲。
「哥!」
先前的女孩被兩隻鐵鼠盯上,她嚇的退到樹旁,雙手抓著袋子擋在身體前面。
「笨蛋!妳不會用攻擊魔法喔!」她哥哥雖然想衝過去救人,但卻也因為被數隻鐵鼠困住,脫不了身。
「我、我來不及用啊!」女孩嚇的拼命往後退,希望能尋找庇護。
「吱吱!」其中一隻率先發動攻擊,朝她撲了過去。
我及時衝上前抓住鐵鼠的尾巴,將它往旁摔飛,手上的鋸子同時砍向另一隻鐵鼠,鋸子劃過它的腹部,鐵鼠沒有因此陣亡,反而是負傷跟我齜牙咧嘴的對峙著。
同一時間,另外有兩隻鐵鼠也盯上了我們,我陷入一對三的困境。
「暴雷,使用誘敵技能。」我對暴雷喊道。
「嘎!」暴雷回應了聲,隨即飛向緊盯著我們看的三隻鐵鼠。
鐵鼠一見到暴雷在自己頭上盤旋,紛紛抬頭張望,趁著這一時機,我抓緊鋸子,大弧度的揮斬,三顆鐵鼠的頭立刻落地。
「小心後面!」警告聲從旁傳來,一回頭,我看到一隻鐵鼠正飛向我。
反射性的舉手橫擋,鐵鼠正巧咬中了我用來防備的手臂,一股電流般的刺痛感流竄我的左手。
忍著痛,我先是用鋸子砍向它的腹部,等它鬆口後,才緊接著砍下它的腦袋。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