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帶著緊張、期盼與激動的心情,璃音站在大門外的花圃不斷踮起腳尖張望,相較於她的坐立難安,手塚國光顯得鎮定許多。

不一會,他們見到一輛醫院的車輛緩緩駛入。

見到駕駛座上的尤莉雅,璃音激動地牽住手塚國光的手,後者反手回握,微顫的指尖顯示出他的心情也不平靜。

車子停妥後,車上的人很快就下來了。

第一個下車的是大石秀一郎,而後是河村隆、海堂薰、菊丸英二……

他們下車的位置正對醫院,幾個人並沒有發現站在一旁的手塚國光與璃音。

直到越前龍馬下車,他似乎是有所感應似地轉頭望來,恰好與手塚國光的目光對上。

「喂,越前,快走啦!」被他擋在車上的桃城武催促道。

「部長……」越前龍馬楞楞地喊道。

隨著他的聲音,其他人也紛紛望向手塚國光與璃音站定的位置。

「喂喂,小不點,你眼裡只有部長嗎?」璃音不滿的抗議。「好歹我也站在這邊,怎麼可以將我當成隱形人呢!」

「呵呵,璃音別生氣。」不二周助溫和地笑著,「越前只是一時太過激動,忘記妳的存在而已。」

「……不二,你確定你這是在安慰我?」璃音額冒黑線地看著他,總覺得這句話好像是在暗喻「妳的存在太渺小,以至於被忽略了」一樣。

「嗯喵~璃音,我好想妳!」菊丸英二朝她撲了過來,一把將她摟住。「妳的眼睛好了嗎?」

「嗯,好了。」璃音笑著點頭。

「嗯喵~這裡的醫生果然厲害!」菊丸英二讚嘆地點頭。

「呵呵……」璃音尷尬地笑笑。

要是他們知道,她是因為撞到頭才恢復視力,不曉得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璃音已經能看見我們了嗎?沒有後遺症吧?」大石秀一郎跟著走上前,關心地詢問著。

「沒有,我完全恢復了。」璃音笑著點頭。

「太好了!這樣璃音可以早點回國了!」菊丸英二笑嘻嘻的道:「璃音不在,感覺好無聊呢!而且也沒有好吃的東西吃。」

「噗哧──後面這句話才是你的重點吧?」璃音促狹的笑著。

「璃音打算什麼時候回來?」龍崎教練最後一個下車,聽到他們的對話後笑問著。

「我──」

「咳!」手塚國光乾咳一聲,打斷她的話,「大家到裡面再聊吧!」

一群人依著手塚國光的提議,進入醫院,手塚國光領著他們前往招待客人的休息區談話。

「真是好久不見了。」河村隆笑道。

「感覺胖了一點呢!手塚。」菊丸英二附和道。

「大家看起來都很有精神。」見到許久不見的隊友,手塚國光也露出了笑靨。

「手塚,我把這個帶來了。」大石秀一郎拿出了關東大賽優勝的獎牌。

「收下吧!」他將獎牌往前一遞。

「不,我……」手塚國光遲疑了。

畢竟他並沒有全程參與,這面獎牌他實在……

「現在還客氣什麼?」菊丸英二笑著催促。

「即使不在我們身邊,但我們一直是跟你並肩作戰的。」河村隆接口道。

「你就收下吧!手塚。」龍崎教練也是認同的。「大家都很期待把這個交給你。」

在眾人的勸說中,手塚國光終於接過了這面獎牌。

「越前,我看了大石寄來的,你跟真田比賽的影片,打得很不錯。」手塚國光說道。

「謝謝。」越前龍馬調了調帽子。

「不過說實話,你還是有很多空隙。」手塚國光給予了適度的打擊,而越前龍馬則是有些不滿的扁嘴。

「噗哈哈哈哈……被教訓了呢!越前。」其他人哄然笑開。

「笑得太過分了吧!」越前龍馬鬱悶的抗議。

接下來,手塚國光與璃音領著眾人參觀醫院,而後又在璃音的提議下,讓手塚國光帶他們外出參觀,難得來德國一趟,總不能什麼景點都沒玩過就回去吧?

而璃音自己則是跟他們約定了碰面地點,先行單獨活動,她打算去買要送給幸村的畫冊以及給其他人的禮物,託網球部的人先幫她拿回去。

這趟參觀行程,龍崎教練因為長途飛行,身體與精神都有些疲憊,便沒有與他們同行,而是留在客房休息。

「咦?你怎麼在這裡?」正在進行採購的璃音,詫異的望著海堂薰。

「嘶~走散了。」海堂薰面露尷尬的回道。

「這樣啊,我東西已經買得差不多了,你先陪我逛完兩間商店,我們再回去跟他們會合。」璃音與他敲定了接下來的行程。

「嘶~這個……」海堂薰面露為難地望向身旁的老夫婦。

「這兩位是……」璃音順著他的目光移動,她原以為這對老夫婦只是路人,不過現在看來,情況似乎不是這樣。

「妳好,我叫做高橋,這位是我的太太。」高橋老先生笑呵呵的回道。

「兩位好,我叫做璃音。」

「呵呵,小姑娘很可愛呢!」高橋老奶奶面容慈祥的道:「沒想到在慕尼黑可以遇到日本人。妳是這裡的留學生嗎?」

「不是,我來這裡治療身體。」璃音順口說出以往一直掛在嘴邊的答案。

「哎呀?妳的身體不好嗎?」高橋老奶奶擔心地牽起她的手。

「之前發生一場車禍,導致眼睛出現短暫性失明,現在已經恢復了。」璃音輕笑道。

「那就好,不過身體還是要照顧啊,可別以為年輕就胡亂逞強。」高橋老奶奶拍拍她的手,關心的叨唸著。

「嗯,我會的。」對方真切的關懷讓璃音心口一暖,「兩位是來德國旅行的嗎?」

「是啊,我們跟著旅行團出來的,今天是自由行動日。」高橋老奶奶回道:「璃音有推薦的景點嗎?」

「唔,如果是這附近的話,有一座教堂廣場可以去看看。」璃音隨手指向一個方向,「那裡雖然不是什麼有名的景點,但是教堂的唱詩班在本地頗有名氣,他們每個週末都會在小廣場進行免費表演,每次演唱時,小廣場都會聚集很多人。」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過去看看吧?」高橋老奶奶詢問著自家丈夫的意見,後者自然是欣然允諾。

璃音先撥了通電話通知手塚國光,說自己跟海堂薰在一起,而後才領著幾人前往教堂廣場。

然而,當他們抵達時,唱詩班的表演正巧結束,台上的表演者井然有序地離開,廣場上的人潮也逐漸散去。

「抱歉。」璃音面露歉然的道。

「沒關係、沒關係,走了這麼久,我們也累了,正好可以坐下休息。」高橋老奶奶善解人意的道。

「要不要喝杯咖啡?」高橋老爺爺順勢轉移了話題。

兩位老人家如此「寬宏大量」,反倒讓璃音更加感到愧歉,要不是她的推薦,他們也不會走了三條街前來這裡。

咬著下唇,璃音思索著彌補的方式。

「要是兩位不介意,我來獻唱一首《Amazing Grace(奇異恩典)》,好嗎?」

璃音對聖歌其實不熟,《奇異恩典》算是她比較熟悉的一首聖歌,在沒有伴奏的情況下,演唱這首歌算是最為合適。

對於璃音的提議,兩位老人家自然欣然接受,他們還鼓勵璃音大方地站上廣場舞台,像是表演者一樣的演唱。

在兩位老人家的鼓舞下,璃音只好應著觀眾要求,走上舞台。

站定後,她像表演者一樣,朝兩人行了一禮,而後緩緩開口……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拯救了像我這般無助的人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

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神蹟教我心存敬畏
And grace that fear relieved

減輕我心中的恐懼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神蹟的出現何等珍貴
The hour I first believed

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

在她唱出第一句歌詞時,廣場上就像是時光突然停滯一般,喧鬧的說話聲與笑聲明顯地頓了一下,紛擾的音量降低了一些。

當璃音唱出第二句時,已經開始有人左顧右盼,想要找尋歌聲的來源。

聖潔而空靈的歌聲,搭配上聖歌的詠讚詞,讓廣場上陷入一種寧靜與祥和,眾人的心靈就像被清澈的泉水洗滌了一般。

一瞬間,現場再無任何人開口交談,他們只是專注地看著台上那抹纖細身影,一些人還拿出了手機與錄影器材進行錄製。

嘹亮的歌聲透過舞台的擴音箱放大,在廣場上迴盪開來,就連一些剛巧路過的路人,也被這嘹亮而清透的嗓音吸引,紛紛聚集到廣場上來。

而造成這一切的璃音,並沒有察覺到自己引發的情況,她只是專注地投入在歌唱之中,足足唱了兩遍後才心滿意足的停下。

臉上揚起滿足的微笑,璃音向台下聆聽的老爺爺、老奶奶再度一鞠躬。

當她重新直起身時,這才發現廣場上竟然或坐或站的聚集了一大堆人,黑壓壓的人群讓她嚇了一大跳。

也就在短暫的靜默過後,觀眾席上爆出了如雷的掌聲與口哨聲。

「安可!安可!」

「再一首!再一首!」

「可愛的小天使,再為我們演唱一首吧!」

「安可!」

看著好像快要產生暴動的群眾,璃音額上冒出了冷汗。

聖歌的歌曲中,她只對《奇異恩典》熟悉啊!難不成要她不斷重複演唱?

雖然想要婉拒,但現下的情況……她可以肯定,她要是不「順應民意」,恐怕很難走出這個廣場。

思索再三,她決定演唱《Aesthetic》,這是電視劇《醫龍》的插曲,歌手「關山藍果」的歌聲也是相當優美。

雖然跟聖歌的意境有些不同,但同樣都是可以清唱的歌曲,而且這首歌聽起來也是十分聖潔空靈。

決定演唱曲目後,璃音抬手在半空虛壓,原本吵雜的廣場立刻安靜無聲。

雖然是被迫演唱,但見到聽眾如此的「乖巧」,她心底的一絲不滿也消失了。

 

Longing for you day and in dream
I'm hoping you are here and leading my way
You steers my road anytime I need
If you walk away, I will follow you
Trying my life
With your sacred gifts you gave to me
I wont vain and succeed it as your precious soul
Holding your hand
And I'm walking through the all of the world
Carrying your wish like the Venus in the dim sky

 

不分晝夜總是渴求著你
殷盼你在此為我領航
你總在我需要時刻引領著我
你亦步我亦趨的跟隨著你
帶著你的神秘賀禮來探索我的生活吧
有你珍貴的靈氣為伴
我將功成名就而不致徒勞無功
緊握著你的手
就像朦朧天際的維納斯般
我會擁著你的願望
將足跡遍佈全世界 

 

雖然觀眾們都沒聽過《Aesthetic》,但璃音那美麗的歌聲依舊牢牢抓住眾人的耳朵,在眾人的請求下,璃音反覆演唱了三次,台下的眾人就像是認真學習的學生,努力的將這首歌記下。

正當璃音想要找藉口離開時,幾名身穿教會長袍的年輕人走上舞台,一人逕自坐到鋼琴前,其他幾人則是向她提出合唱的請求。

由璃音領唱,其他幾人負責合音的部份。

由於對方的態度相當客氣和善,璃音也不好斷然拒絕,於是《奇異恩典》這首歌又重新演唱了一遍。

為了不被合音的聲音壓過,璃音這次算是真正的「放開嗓子」演唱,嘹亮而清透的歌聲宛如天堂的鐘響,一聲聲擊打在聽者的心上,讓人聽得如癡如醉、心神皆迷。

曲畢,璃音顧不得教會與觀眾的人再三挽留,以「高橋夫婦年事已高,需要快點回飯店休息」作為藉口,拖著海堂薰與兩位老人家迅速離去。

接下來,她與海堂薰陪著兩位老人家在街上閒逛,待兩人心滿意足之後,又送他們返回入住的飯店。

在飯店房間裡,高橋奶奶依依不捨的拉著璃音,叨叨絮絮的聊了很久,而高橋爺爺則是跟海堂薰坐在一旁聆聽。

最後,奶奶跟璃音交換了聯繫電話與地址,而後才不情不願地放他們離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