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出遊戲之後,我才從遊戲蛋中坐起身,卻意外見到老哥坐在我房間的沙發上,雙眉皺的老緊,沉思的表情嚴肅異常,似乎是遇到什麼大難題。
「哥,你怎麼了?」我好奇的開口問道。
聽到我的聲音,哥哥像是突然回過神來,他快步衝向我,聲音略顯激動的說:「芥伶,妳可不可以當遙日的保鏢?」
「啊?保鑣?」我對老哥突如其來的話感到萬分納悶。「怎麼了?有人要綁架他嗎?如果是,你們應該去找警察或……」
「不是啦!」老哥焦急的打斷我的話,他胡亂抓著原本就已經凌亂不堪的頭髮,「我是說,你們會一起玩遊戲對吧?妳可不可以在遊戲中保護他?」
「沒有吧?我們沒說要一起玩啊。」我頭上的問號冒的更大了,心中更是開始臆測老哥說這話的理由。
在遊戲中會需要人家保護的,好像就只有……「他是不擅長打怪嗎?如果是這樣,那他可以走生產系路線,或者選擇魔法師、法師這類的……」
「不、不是,遙日他在遊戲中的戰鬥能力很強,這個妳不用保護他,只、只是……」老哥的語氣突然轉為吞吞吐吐,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對我做說明。
這就怪了,除了打怪需要別人幫忙,遊戲中還有什麼需要人家保護的啊?
「有話就說清楚、講明白,支支吾吾的,我哪知道你想說什麼。」我沒好氣的催促他。
思索了下,老哥才開口說道:「我以前應該有跟妳說過吧?遙日他電腦很厲害,工作也很認真……」
「嗯,這個我知道。」我點點頭,並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可是遙日他有個問題,」一提到問題重點,老哥又是一臉苦惱,又開始伸手抓頭髮,「說好聽一點,就是他的個性太過單純、太過天真、太過沒有心機……」
「這樣很好啊!這種人現在很少見了耶!」我不明白為什麼老哥會認為這樣的個性有問題。
「我們也是這麼覺得,所以我們對遙日也都很照顧。」老哥十分贊同我下的評語,不斷點頭說道:「再加上遙日是我們Deus中年紀最小的,所以,我們幾個都會像哥哥一樣照顧他。」
「然後?」
「以前遙日也曾經因為要檢測遊戲,擔任遊戲中的GM,妳也知道,遙日他長的還不錯,自然就吸引了一堆女性玩家,」老哥終於說出令他苦惱的原因了。「可是遙日他對感情這種事情沒經驗,在他的認知裡,她們只是一群遊戲中的朋友,對每個人的態度都差不多,時間一久,那群女生終於耐不住性子,在遊戲中大肆爭風吃醋,還引起一陣不小的暴動,這個消息那時候還登上新聞……」
經老哥這麼一說,我對這個新聞好像有點印象,因為這則新聞真是太過誇張,網路上也都在討論呢!
「所以你是要我保護他,讓他不被女生騷擾?」我終於明白所謂的「當保鑣」是怎麼一回事了。
「大致上是這樣,不過……」老哥突然笑的有點僵硬,眼神中更是流露出害怕的情緒,「說的更具體一點,我希望妳擔任他遊戲中的『婆』,也就是女朋友。」
「什麼!」聽到這裡,我無法克制的朝他大吼:「你有沒有說錯啊?為什麼我要莫名奇妙的……」
「因、因為這樣才不會有女生糾纏他啊!」老哥緊張的解釋道:「要杜絕這樣的情況,有個婆在身邊是最有效的……」
「我、不、要!」我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道:「你知不知道戀愛中的女生,忌妒、怨恨一個人的時候有多恐怖?你是我老哥耶!你竟然讓我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唉呦,反正妳那麼強……呃,我、我是說,就是因為妳是我妹妹,拜託妳總比拜託別人可靠,再說,遙日他也答應了。」雖然他最後這句話刻意壓低音量,但我還是清楚聽見了。
「你已經跟他說好了?你們都已經談定了,那還問我做什麼!」我的折凳呢?我要殺了這個沒良心的哥哥!
「沒、沒有啦!我當然是說我要先問過妳的想法……」見我目露凶光,老哥連忙躲到沙發後頭。
聽到老哥沒有擅作主張,我這才稍稍克制住情緒。
「唉喲!反正妳也是要玩遊戲,多一個人幫忙打怪、解任務,這有什麼不好?」老哥繼續遊說我,「而且遙日他對遊戲很了解,可以幫上妳不少忙……」
老哥的這番說詞,我有點心動了,可是……「這樣會不會很尷尬啊?還有,要是我那群同伴知道這件事情,我該怎麼跟他們說明?」
雖然是因為要當保鑣才這麼做,不過,這感覺實在是……
「不會啦!因為……」老哥突然嚥了口口水,臉上堆起奉承的笑。「我是跟他說,我會請妳當我們的GM,你們就當成是在工作……」
「為什麼說我是GM?」
「要是我跟遙日說,我是派妳去當他的保鏢,他絕對不會答應。」老哥苦笑了下,「所以我就換了個說法,跟他說,他要當遊戲監督GM可以,可是為了避免以前的事件重新上演,要他跟妳一起進行遊戲的監督工作,並且假裝是男女朋友,讓其他女生死心,這樣才不會影響工作進度。」
「看來你早就都已經計畫好了嘛!」聽到這番完善的說詞,我朝老哥投以一個冷笑。「現在就等著我跳下火坑是吧?」
「沒、沒有啦!」老哥雖然矢口否認,但是卻笑的很心虛,「妳只是當一個掛名GM,不會要求妳真的要做什麼事情啦!而且我已經跟其他人說好了,當遙日保鑣的這件事情,我們會付妳薪水,妳就當作是在打工,可以玩遊戲又可以賺錢,妳去哪邊找這樣的工作啊?」
就目前的狀況看來,我想我是拒絕不了這項計畫了,既然這樣,那就將問題放到現實面上,人總要順應環境改變咩!
「你們打算給我多少薪水?」
「一個月聯幣兩萬。」老哥聽我這麼問,立刻明白我已經妥協了,他的臉上隨即堆滿燦爛的笑容。
順帶提一下,聯幣的全名是「世界各國聯合通用錢幣」。這是大約在兩百年前,世界聯合國組織經過協商,擬定出的世界通用型貨幣。
如果就打工來說,聯幣兩萬算是中上水準,不過,既然現在是他們有求於我……能敲竹槓,當然就要趁機多撈一點。
「不行,這件事情很辛苦,我要兩萬五。」我將價錢大幅提高。
「這……好吧!就兩萬五!」老哥倒也乾脆,一口就答應我。「還有,保鑣的事情妳別跟遙日說……」
「我知道。」
「謝謝妳幫我這個大忙!」老哥開心摸摸我的頭。「那麼,一切就拜託妳了喔!」
唉唉,竟然幾句話我就被說服了,我會不會太好心了?
 
隔天,我才一登入遊戲,暴雷隨即通知我一則加為好友的訊息。
「嘎啦啦,月雪櫻要跟主人當好朋友,主人要不要答應呢?」
答應要求之後,我立刻收到來自月雪櫻的密語。
『貓!妳上線啦?我跟我哥他們現在在打怪,妳要一起來嗎?』
『我要先去找村長,晚點再過去找你們。』
『好!我在鐵礦區這邊,』月雪櫻笑著說出她的位置:『如果妳到的時候找不到我,只要拿出地圖說「尋找好友,月雪櫻」,地圖就會顯示我的位置了。』
小櫻說的這項功能我在網路上看過,只要有將對方加入好友,地圖上都可以搜索到他們的位置,要是想要大範圍的搜尋,只要對地圖說「尋找全部朋友」,地圖就會將周圍的朋友位置全列出來。
當我跟月雪櫻的談話告一段落之後,暴雷又說出另一則通知了,「嘎啦啦,遙日說要跟主人當好朋友,要答應嗎?」
「好。」
在我同意之後,遙日傳來密語跟我聯絡。『貓,妳在哪裡?』
『我要去村長那邊回報任務。』
『好,我過去找妳。』
我快步走到村長的住所,將最後一個任務回報。
「妳做的很好。」塞斯笑著點點頭,隨後他拿給我一個長方形的牌子:「這是雷普卡特一號城的通行證。」
「嘎啦啦,獲得通行證,地圖路線開啟。」收下通行證後,暴雷在我耳邊嚷著。
地圖開啟?我隨即將地圖拿出來看,發現地圖上多了一個標示,上面寫著「雷普卡特一號城」。
「到城裡的路途很危險、也很遙遠,妳最好先學習一些基本的生存技能,也可以在村裡找些打工的工作,賺取一些旅途的費用。」村長塞斯如此說道。
「嘎啦啦,賺錢、賺錢!」暴雷的頭上冒出一排錢形符號,語氣更是激動無比。
遊戲的設定中,各個地方都會提供兼職賺錢的機會,跟NPC對話時,更可以獲得不少資訊以及一些技能。
玩家第一次進入遊戲的地方通稱為「新手村」,新手村會安排許多基礎技能供玩家學習,剛開始玩遊戲,除了從遊戲官網獲得資訊之外,跟新手村各個NPC混熟,將新手村的任務玩遍,也是增加自己能力的好辦法。
遙日應該到了吧?先跟他會合然後再去找小櫻他們,說不定他們可以跟我介紹這村子的狀況……
才走出村長家,我便見到前方聚集了一群女生。
怎麼回事?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我快步走上前察看。
還沒走到她們身旁,我便聽到一連串的談話聲。
「欸,我們一起解任務好不好?」一個嬌滴滴的女生聲音問道。
「我不擅長打怪,你可不可以帶我練功?」另一個女生同樣開口央求道。
「我們一起去找礦石好嗎?」
「抱歉,我正在找人……」一個熟悉的男子聲音婉拒著。
這聲音好像是……「遙日?」
「貓!」見到我,遙日立刻從女生堆中脫身,快步朝我走來,臉上似乎有種鬆了口氣的笑容。
在遙日朝我移動的同時,眾女生的目光也全轉移到我身上。
「她是你的朋友嗎?」其中一個女生發問。
「不。」遙日笑的一臉燦爛。「她是我的老婆。」
遙日的話一出口,女生們的目光瞬間轉為銳利,臉色更是難看至極。
哇咧!豬頭遙日,你要陷害我之前,至少也讓我先用霧氣隱身啊!這樣至少她們認不出我,以後我才不會遭到不測……
「嘎?好恐怖……」大概是察覺到女生們釋放出的殺氣,暴雷飛到我身後躲著。
不知道是不是遙日太過遲鈍,身邊氣氛的變化他好像完全沒有察覺,沒多加理會女生們的目光,他開始跟我閒聊起來。
「貓,我剛剛接了村長第二個任務,要去找鐵礦,妳呢?」
「村長的任務昨天有人幫我解完了,我晚點想要去找朋友,他們約我一起打怪……」我說出我的計畫。
「這樣啊,」遙日遲疑的停頓了下,隨後用著無可奈何的語氣說道:「妳不跟我去挖礦嗎?我還以為我們要一起行動,所以一直等到妳上線……」
遙日這話說的雲淡風輕,卻引來其他女生們指責的目光,那表情好像是在說我不識好歹,竟然辜負了遙日的好意,但,這也燃起了她們的希望。
「沒關係啦!如果她不陪你,我陪你解任務呀!」女生們紛紛自告奮勇的提議。
「反正我也是要去挖鐵礦,我們一起去吧!」
說話的同時,她們露出了虎視眈眈的表情,彷彿正在心中盤算,晚點要如何吃掉遙日這塊高級牛排。
「那個……我當然會先跟你去挖礦啊!」見到狀況不妙,我連忙轉了個語氣,「你已經等了我這麼久,我怎麼可能不陪你呢?」
見到女生們一步步逼近遙日,我立刻掛起甜美的笑,並且勾住遙日的手,將他拉退幾步。
面對我突然轉變的態度,遙日只是愣愣的望著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要是不想被女生包圍住,就配合我演戲!』我使用密語跟他對話。
『喔……』遙日愣愣的回了我一個單音節,並困惑補問了句。『妳是要我配合妳,跟妳演情侶嗎?』
『是的。』回話的同時,我將遙日的手臂更勾緊了些,態度明白表現出「他是我男友」的模樣。
「親愛的……」為了加強效果,我用此生最溫柔的語氣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該走了吧?」
噁……我的雞皮疙瘩全都冒出來了!要是被戰神其他人看見,他們肯定會笑彎了腰,完全不相信這是我會說出的話。
「嘎?親、愛、的?」我這樣的語氣,就連暴雷也覺得不習慣,它的神情轉為非常奇怪。
「好啊!」遙日同樣回應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們才走沒幾步,附近突然傳來一名女生的叫喊聲。
「嘿!遙日!」
回頭望去,一名金髮女生走向我們,她嘴角帶著笑,熱情的招呼道:「哈囉!又見面了!」
這個女生我有印象,她是昨天我們遇到的那個女生,好像叫做千什麼的……望著熟悉的臉孔,我卻記不全她的名字。
「請問妳是?」不只我認不出對方,遙日也是一臉茫然。
遙日的提問讓女生的笑容略顯尷尬,但,她反過來用著撒嬌語氣埋怨:「真過份,竟然忘記人家的名字,我是千麗子啊,昨天說要帶你解任務的人……」
「喔!我想起來了,妳好。」遙日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你們……要去哪裡?」千麗子緊盯著我勾住遙日的手,探測性的問道,當然,他問話的對象是遙日。
「去解鐵礦的任務。」遙日簡短的回答她。
「嘎啦啦,挖鐵礦!」暴雷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
「真的嗎?」千麗子一臉開心的笑著,眼中更是閃著晶亮的光芒,「我剛好還要去找鐵礦,要一起解任務嗎?」
「這……」面對同行的邀約,遙日先回頭望著我,似乎想詢問我的意思。
「可以啊!我們就一起去吧!」秉持人多好辦事的原則,我當然是答應囉!
「我也是要找鐵礦!」聽到我們的談話,女孩群中有人出聲問著,「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
「我也是,我也有任務要去那邊……」女孩乙跟著接話。
「我要去礦區打怪……」女孩丙異口同聲的道。
見到她們爭相提出要求,我這才發現狀況不妙,但,既然之前都已經答應了,也不能拒絕她們呀!
算了,反正人多也熱鬧點,再說,這麼多人一起行動,她們彼此間也會互相牽制,對遙日的人身安全來說,反而是件好事……我這樣安慰著自己。
最後,我們領著十多個女生,一路上浩浩蕩蕩的往礦區邁進。
不過,因為一大群女生的隊伍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不想被人用奇怪的目光打量,我再度使用霧氣將自己隱藏,並且稍稍遠離她們一些。
對於我刻意疏遠的舉動,遙日頗感不解,但圍繞在他身旁的女孩們倒是十分高興,一路上拼命找他攀談,說話聲從出發之後未曾停歇,煩的我耳朵都快要受不了了。
就連向來愛玩鬧的暴雷,在聽了她們整路上的漫長談話後,現在也是一副疲憊模樣的窩在我肩上打盹,完全沒有說話。
『貓,妳在哪裡?』突然,我接到月雪櫻傳給我的密語。
『我快要到礦區了。』我無奈的苦笑了下,要是我單獨行動,我現在早就到達了。
因為女孩們拼命閒聊的關係,整個行進速度慢了許多,原本可能只需要十分鐘的路程,因為大家是用著近似散步的方式前進,變成要二、三十分才會到達。
『我跟我哥他們剛打完一場,現在正在休息,需要我去帶妳過來嗎?』月雪櫻好心的問。
『沒關係,我跟我朋友要先去找鐵礦,還要去打蜥蜴,等到任務完成之後,我再去找你們。』我婉拒著。
雖然我很想沒良心的拋下遙日自己閃人,可是,既然我已經答應接下保鑣這個差事,我還是必須乖乖待在他身邊才行。
『妳朋友要解鐵礦的任務啊?』月雪櫻遲疑了下。『鐵礦區裡面有一些低等怪物,我想妳應該可以應付,不過進去礦區之後不要亂鑽,妳只要一直線的走就好,它有些支線有很厲害的怪物,上次我哥他們就是亂鑽,結果一下就被秒殺了。』
『好。』
談話中,我們也已經抵達礦區,黑漆漆的山洞口出現在我們面前,一條老舊的鐵路從洞裡往外延伸出來,洞口附近擺著一些木製推車以及挖礦的工具。
「呦呦呦!怎麼來了這麼多人?」一名膚色黝黑,穿著汗衫,臉上佈滿皺紋的老人出現。
「你們好啊!」老人咧嘴笑著,上牌的牙齒還缺了兩顆牙。
見到他出現,一些女生紛紛往後退,深怕老人身上烏黑的塵土,會沾到她們美麗的衣服上。
「忘記跟你們自我介紹,我叫做卡特,是這個礦區的管理者。」老人從褲子的後口袋中抽出一條毛巾擦汗,毛巾並不是很乾淨,上頭有班黃的汗漬以及許久以前留下的烏漬。
「各位是來這邊挖礦的嗎?」卡特笑的時候,眼角、嘴角的皺紋連帶加深許多。
「是。」距離老人最近的我點頭答道。
「空手可不能挖礦啊!」老人往我們的手上瞄了眼。「需要工具的話我可以賣給你們,十字鎬一把一千五百元、照明燈一個七百、鐵鎚一把……」
「嘎啦啦,挖礦、挖挖挖……」暴雷飛到那些工具上頭盤旋著。
看了下器具的使用說明,挖礦只需要十字鎬就行了,照明燈的話,因為我已經具備瞳術,在暗處看東西對我來說不是問題。
「我買一把十字鎬。」我從卡特的工具堆中抽出我要的用具來。
跟著我的動作,遙日也拿了十字鎬,另外他還買了照明燈,事前用具準備完成後,他回頭望著其他女生。
「妳們不買嗎?」他問道。
「嘎?不買嗎?」暴雷也是一副困惑模樣。
「這……」女孩們面面相視,臉上有點為難。
「我、我的任務不是挖礦,我在外面等你們就好。」其中一個女孩說道。
「我也是,我在外面等你們出來……」
一陣推托之後,只剩下千麗子跟另外兩個女孩跟著我們進入礦洞內。
礦坑的通道越往內探入越是幽暗,路面凹凹凸凸的,不是很平坦,走起來有點辛苦。進入洞穴後,由能輕易看清楚內部景物的我走在前方,遙日跟其他女生距離我大約三步遠。
「嘎嘎嘎,黑漆漆,啦啦啦,好好玩……」暴雷哼著不成調的曲子,心情似乎很好。
沿途,我們必須提防突然衝出的蝙蝠,以及從地底鑽出的地鼠攻擊,幸好,這兩者都是沒什麼攻擊性的怪物,就算不慎被傷到,也只是損失一兩點的血量罷了。
走了一會之後,我見到一個立牌,上面寫著「挖礦區」。
「這邊就可以挖礦了。」已經有挖礦經驗的千麗子對我們說道。
「嘎,主人,挖礦囉!」暴雷開始催促我。
我跟遙日開始動手挖掘,另外兩個女生則是幫忙檢拾,不一會,我們就蒐集到需要的鐵礦數量。
「可以回去了。」遙日伸手抹去額上的汗水。
才打算返回洞口,卻發現少了一個人。「咦?千麗子呢?」
「不知道,剛剛還看到她啊……」另外兩個女孩也是一臉茫然。
「啊!救命啊!」正當我們還在猶豫,附近傳出千麗子的尖叫聲。
「怎麼了?」正當我們還摸不著頭緒時,千麗子從旁邊的支線口衝出,朝著洞外狂奔而去。
「千……」我才想叫住她,卻被尾隨千麗子出現的怪物給嚇楞了。
五隻半個人高的怪物出現,長的有點像小矮人,全身佈滿長毛,黑面獠牙,手裡拿著跟我們相近的挖礦工具,看起來頗具危險性。
「嘎啦啦,黑毛怪,主動攻擊型怪物,血量為五十點……」暴雷見到它們現身,立刻躲到我身後。
黑毛怪站立的地方,剛好擋住我們通往外面的道路,出去的路只有這一條,我們必須衝過它們才能離開。
「怎麼辦?」兩個女生嚇的發抖,不斷往後退。
黑毛怪在這時也發現了我們,它們轉而將攻擊目標鎖定在我們身上,朝我們走來。
「妳們後退一點,遙日,你負責保護她們。」朝他們吩咐了聲,我隨即衝向黑毛怪。
「吼吼吼……」黑毛怪高舉手上的十字鎬向我砍來,我連忙用側身閃過,並趁機朝它砍了一刀。
「鏘!」刀鋒砍在黑毛怪的皮毛上,有如砍上了石頭般的堅硬物體。
『叮!黑毛怪遭受攻擊,血量減少三點。』系統的聲音說明道。
什麼?砍這一刀竟然只有減三點?它的皮未免也太厚了吧!
「嘎啦啦!加油!主人加油!」暴雷在一旁急的團團轉。
因為血量的減少跟攻擊方式、受傷的部位有關,我又朝它身上不同的地方刺了幾刀,藉由系統的說明,我找到殺傷力最大的點──喉嚨。只要能砍中喉嚨,大約只要二至三刀就能解決它們。
為了避免黑毛怪攻擊其他人,我只好跟它們展開一對多的戰鬥,只是這樣的情況下,我當然就打的非常吃力,全身也就傷痕累累啦!
「鏗、鏗!」正當我將其中一隻黑毛怪的頭砍飛時,手上的刀子也因為承受太多攻擊,斷掉了!
完了!這下死定了!望著地上的長刀,我心裡暗叫不妙,
「吼!」旁邊的黑毛怪爆出一聲怒吼,揮著武器朝我衝來。
「碰!」十字鎬筆直朝我揮下,我狼狽的逃過,但也因為身體一個失衡而倒在地上。
「吼吼吼!」兩隻黑毛怪快速逼向我,我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順手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十字鎬。
現在的情況變成二對一,我只能針對其中一隻攻擊,身上的血量也只能再承受一、兩次攻擊,也就是說,我很可能會死在另一隻的手下……
「死就死吧!」把心一橫,我雙手抓緊十字鎬,發狠的朝其中一隻揮去。
十字鎬直接將黑毛怪的脖子貫穿,而另一隻黑毛怪的鐵撬也在此時朝我擊來。
「嘎!主人!」見我有難,暴雷火速朝我衝來。
「碰!」的一聲,以它自己的身體將黑毛怪撞偏。
怪物揮來的鐵撬雖然沒直接命中我的要害,但也刺中了我的肩膀,撞擊的力道讓我跌坐在地上,隱身的霧氣因為血量降至最低點而自動解除。
「天啊!」瞧清楚我的情況,旁觀的女生們驚呼了聲。
我身上遍佈大大小小的傷口,衣服上沾滿的礦土及血漬,肩上還插著把鐵撬,簡直是狼狽至極的模樣。
「吼、吼、吼!」黑毛怪再度朝我衝來。
同一時間,一把十字鎬從我身旁飛過直接命中黑毛怪,我的小命也才因此獲救。
「沒事吧?」遙日上前詢問著。
「你要出手就早點出手嘛……」我語帶埋怨的苦笑道:「我還以為我死定了。」
「妳用霧氣將自己隱藏起來,我們又沒有組隊,我根本不清楚妳的狀況。」遙日一臉無辜的解釋。
遙日說的也沒錯,被霧氣完全包覆住的我,旁人根本不清楚我的情況,如果說我們剛剛有先組織隊伍,那他至少可以從組隊裡頭的「隊友情報」獲知我的受傷情形,進而幫我補血。
幸好,隱身霧氣的設定上,在使用者血量大減、生命危急時,會視為沒有力量繼續維持霧狀而自動解除,遙日也才能即時出手幫忙。
「以後打怪的時候,不要用霧氣將自己隱藏。」遙日叮囑的說道。
我學著他的口氣,笑回了一句,「你應該說,下次打怪的時候,記得要先組隊!」
傷口治療好之後,衣服上的髒污跟破損要過陣子才會恢復,也因如此,當我走出山洞口時,這副的模樣嚇壞了其他人。
「天啊!妳怎麼會變成這樣?」女孩們大驚失色的望著我,會使用治療術的女生立刻著手為我療傷。
「對不起啦!」引發整個事件的主角,千麗子尷尬的望著我們解釋道:「我聽說支線有很多寶物,所以就想過去看看,誰知道會……」
「妳這個人真的很過分耶!」跟我們行動的其中一個女孩,朝千麗子氣呼呼的罵。「將怪引出來之後也不通知一下,只顧著自己逃跑!」
「就是說啊!我還以為我死定了呢!」另一名同樣受害的女生,也沒好氣的埋怨著。「如果是一隻那還好,可是妳竟然引出了五隻!」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以為你們已經挖完礦出去了啊!誰知道你們還在挖礦。」千麗子不甘心被責罵,語氣也開始不友善起來。
「妳說這什麼話啊!既然我們是一起進去的,怎麼會拋下妳不管?我們挖完礦之後還在找妳呢!」女生的音量提高了許多。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錯行了吧!」千麗子氣呼呼的大吼:「不過是幾隻怪,幹嘛叫成這樣啊!」
「喂!錯的人明明是妳!妳兇什麼兇?」
「妳的脾氣真是惡劣!沒見過像妳這種不講理的人!」
千麗子這樣的態度引起眾女生的指責,氣氛一下子變的很糟糕。
「現在怎麼辦?」我向遙日詢問著,心中也猶豫要不要上前勸架。
「先回村子吧,先去回報任務。」出乎意料的,遙日回了我一個這樣的答案,似乎,這樣的爭吵事件他並不在意。
「呃?」我真是無法理解他的想法,眼前她們正吵的不可開交,你竟然要拋下她們閃人?
「她們怎麼辦?」為了讓遙日理解我的想法,我索性將話給說白了。
「她們也要一起回去嗎?」遙日一臉納悶的反問我。
喂,我的意思是說,她們正在吵架,你要不要勸架啦!
沒等我解釋,遙日朝女孩們走去,臉上掛著一個人畜無害的溫和笑容,問道:「我們要回村子去回報任務,妳們要一起走嗎?」
不知道是因為遙日突如其來的插話,讓她們忘了爭吵,還是因為遙日臉上的笑容,緩和了她們的情緒,女孩們竟然全安靜了下來。
「好、好啊!我們一起回去。」原本有如火山般即將爆發的她們,臉上不約而同出現甜美笑容,紛紛點頭應和。
真神奇,他是怎麼辦到的啊?望著眼前迅速轉變的情況,我真是大感佩服。
「我還有別的任務,先走了。」不想一起行動的千麗子,說完話之後隨即離開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