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村子,女生們陪伴遙日到村長家回報任務,而我則是跑到武器店買刀,在選購武器的同時,正巧接到月雪櫻傳來的密語,原來他們的打怪行動已經告一段落,目前正在休息中,無事可做的她便找我閒聊。
聊天時,她問起礦坑的遭遇,我便將礦坑內的事情全說了一遍。
『所以妳是一個人跟五隻黑毛怪打?』月雪櫻在聽完整個經過後,語氣中透著驚訝。『那、那個男生呢?那個叫做遙日的,他怎麼都沒有幫忙?』
『我要他照顧另外兩個女生。』
『可是我們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都是我哥跟天神樂負責打怪,哪有人叫女生……』月雪櫻對這件事情感到很不以為然,『這男生未免也太糟糕了吧!』
沒想到我的舉動竟然會引起這樣的想法,這真是我從沒想過的結果。
玩遊戲其實不用分男女吧?我突然很想跟月雪櫻這麼說。
電腦給大家的能力都是相同的,並不像真實中會有體力或力量的差距,既然立足點平等,為什麼還要介意這些事情呢?
以往在狙擊手的時候,因為我們隊伍的人數少,對戰時,不分男女全都要上場,對手也不會因為妳是女生而特別放水,反而是將女生視為最好的攻擊目標呢!
如果用狙擊手的情況來評論,難道要指責那些攻擊女生的男生說「你們這樣的行為不是男生該有的」嗎?
就立場來說,他們的確不是男生,我們之間的身分是「敵人」,挑敵人的弱點進攻又有什麼錯誤?
『貓,我哥他們又要開始打怪了,晚點再跟妳聊!』
跟月雪櫻結束通話的同時,我也買好了武器,為了避免會再發生折斷的情況,我一共買了兩把長刀,另外還買了移動符咒,減少走路所花費的時間,當然,打怪難免會有死傷,我買了幾十張還魂符備用。
遙日要進行獵殺巨蜥蜴的任務,既然同樣要打怪,當然就順便接打怪任務多賺一些錢囉!所以,我在村子廣場的任務佈告欄上面,接下了相同的任務。
一切準備完成後,遙日也在這時抵達廣場,當然,那群女生依舊陪伴在他身旁。
「妳的事情忙完了嗎?」遙日走到我身邊問著。
「嗯,我們走吧。」我拿出移動符咒。
正打算對眾人發出組隊邀請時,遙日突然開口跟女孩們辭行。
「謝謝妳們陪我們去採礦,我們現在要去打巨蜥蜴,妳們也該去執行自己的任務了,謝謝妳們陪我們那麼多時間。」
啊哩?她們不是要跟我們一起行動嗎?對於這樣的轉折,我訝異的望著遙日,其他女孩也是一臉愕然。
「不、不客氣……」女孩們似乎不想就此分別,臉上出現猶豫神情。
「沒關係啦!反正我不急著解任務,我可以……」女孩甲仍然想要跟我們同行。
「對啊,我們……」女孩乙也跟著答腔。
「不。」沒等她們把話說完,遙日用著堅定的語氣否決道:「妳們進到遊戲中,主要就是因為想要玩遊戲不是嗎?一直陪著我們,妳們不就什麼都玩不成了?」
「不會啦!像這樣跟大家聚在一起感覺也不錯。」女孩丙解釋著。
「抱歉。」遙日的態度依舊沒有讓步,為了讓她們死心,他還補上了句:「接下來的任務,我想跟貓兩人進行。」
聽到遙日說的這麼白,女孩們這才止了口,但是這並不代表她們死心了,反過來,女生們紛紛用著哀怨、不滿,甚至是微帶不甘心的瞪著我。
幹嘛這樣看我?是他不讓妳們跟,又不是我不給妳們跟。無緣無故被人用這種神情緊盯著,還真是恐怖啊!
「貓,我們走吧。」遙日催促著我。
「嗯。」不想再理會那些女生,我使用移動符咒,傳送到巨蜥蜴所在的區域。
見到巨蜥蜴群出現,遙日不假思索朝它們走去,朝著巨蜥蜴的頭揮了兩拳,再補上一腳之後,巨蜥蜴就被他打死了。
「嘎嘎嘎!空手打怪!遙日厲害!」暴雷見到遙日赤手空拳打倒怪物,開心的讚美著。
看著他的出招方式,我這才發現他手上沒有拿武器。
「你沒有買武器啊?」我朝前方的他喊道。
「忘記買了。」遙日一邊打怪、一邊回答我。
「我的刀給你。」我才想將手上的長刀交給他,卻被他拒絕了。
「沒關係,對付這些蜥蜴用不著武器。」
說著,他突然使了一招迴旋踢,將靠近他身邊的巨蜥蜴全給踢飛,跟著又連續施展出側踢、旋踢、後旋踢等等腳技,輕輕鬆鬆就將巨蜥蜴給解決了,看起來沒有耗費什麼力氣。
「嘎啦啦,遙日,帥!遙日好帥!」暴雷對遙日的表現大為讚賞。
「你不覺得拿刀砍比較輕鬆嗎?」等解決完一批巨蜥蜴後,我趁休息空檔開口問道。
雖然說,赤手空拳將怪物打掛感覺很帥,可是感覺上好像有些耗體力。
「剛剛沒時間拿刀,反正它們只是些低等怪,直接空手打也可以。」說話時,遙日這才接過我原本要給他的長刀,隨後又反過來問我:「為什麼妳不使用複合劍盾?」
「我只是個新手,用那麼好的武器太顯眼了,我想等以後再用。」我說出我的顧慮。「而且,就像你說的,這些都只是低等怪,用那麼好的武器應付這些怪,感覺很浪費。」
談話剛到一個段落,我又接到來自月雪櫻的密語。
『貓,我們現在跑到仙人掌區打沙獸,在巨蜥蜴附近,你們打完蜥蜴了嗎?要不要過來打沙獸?』
月雪櫻的話引起我的興趣,既然我們都到這裡來了,先晃一會再回村子去也行。
問過遙日的意見之後,我們快步走到仙人掌區,前方有不少玩家跟沙獸奮戰中,藉由地圖,我很快就找到月雪櫻他們。
「你們這麼快就完成任務啦?」見到我們,月雪櫻立刻朝我們跑來。
當她見到遙日時,眼睛詫異的瞪大,薔薇色的紅暈微微染上雙頰,臉上的神情很明顯的表現出,她是因為遙日的外表而感到驚艷、心動。
「你、你好,我叫做月雪櫻。」她小小聲的向遙日問好,聲音輕的彷彿風一吹就會散去般。
「我叫做遙日。」遙日禮尚往來的點頭微笑道。
看來,遙日真該買個面具戴,這張臉恐怕會害不少女生為他著迷……不,迷上了也沒啥關係,就怕這傢伙太過不解風情,會去傷害到女生們的心。
遙日報上名字後,月雪櫻不知是因為緊張或害羞,一直低著頭不說話,這情況讓遙日對我投以困惑的目光。
「嘎啦啦?好安靜……」暴雷也為這份靜默感到好奇。
「小櫻,怎麼只有妳一個人?」我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
「啊?」她先是失神的望著我,幾秒後才像是腦袋恢復運轉般,發現自己的失常,她訕訕的笑了下,臉上的紅暈更加明顯了。
「我、我哥他們在前面打沙獸。」她伸手指著前方跟沙獸奮戰的人影說道。
順著那方向望去,我瞧見鐵色狂想跟天神樂兩人,以及圍在他們身邊的十數隻沙獸。
仔細的觀察了下那名為沙獸的怪物,真是叫人不知該怎麼做貼切的形容……
它的外型跟海象很相近,嘴巴處有兩支長而尖銳的牙齒,身軀渾圓且巨大,土黃色的皮膚鬆垮且滿是皺摺,活像披著沙皮狗的外皮一般。
雖然它的外型看起來很笨重,但它的行動可並不遲緩,尤其它還具有鑽入沙土中躲避敵人攻擊的能力,感覺上並不好應付。
突然,鐵色狂想慘叫了一聲,他被一隻沙獸從身後偷襲,沙獸銳利的牙齒直接貫穿他的腹部,鐵色狂想的血量也就此歸零,成了半透明的幽靈。
站在附近的天神樂,揮舞著一把刀身超過三尺的長刀,「刷」的一下就將沙獸斬成兩截。
長刀揮舞時,刀刃鋒芒形成漂亮的水藍色痕跡,整個出招動作如同行雲流水般,順暢且優美。
「好帥的武器!」看著眼前的景象,我雙眼冒出閃亮亮的光芒。
「那是『野太刀』,巨型武器的一種。」遙日自然而然的開口為我介紹道。
「看起來很棒耶!我也好想要買一把……」
聽到我這般稱讚,月雪櫻「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貓,妳真有趣!其他女生看到天神樂的打怪情況,都會說他很酷,只有妳說武器很帥……」
「呃?我這樣會很奇怪嗎?」我納悶的搔搔頭。
以前我跟戰神的夥伴都會一起研究武器跟戰術,還會互相搶黑戰士研發的優秀武器,至於人物的美醜……好像沒人會去在意,反正對戰到最後,每個人都是灰頭土臉的啊!
「阿神!聽到沒?你的魅力都被野太刀比過去了喔!」月雪櫻揶揄的朝他喊道。
「笨小櫻。」天神樂的表情仍舊一臉平淡,說話的語調依舊是那麼不溫不火。「妳哥哥都死那麼久了,妳還不快點救人?」
這時,我們才發現,鐵色狂想的幽靈用著無奈神情望向小櫻。
「啊啊!糟糕!我都忘了!」月雪櫻急急忙忙跑向她哥哥,想要幫他復活。
在她快要接近鐵色狂想時,附近的地面突然出現漩渦狀的騷動。
「沙獸出現了!快點躲開!」鐵色狂想著急的大喊。
月雪櫻急急忙忙想要退開,但,越慌亂便越失了分寸,她才往後挪了兩步,腳下卻因沙地的高低落差而絆倒,整個人往後仰摔在沙地上。
「吼!妳連走路也會摔倒啊!」鐵色狂想氣急敗壞的大吼。
想要出手保護妹妹的他,卻因成為亡魂而無法動彈,一旁的天神樂被兩隻沙獸絆住,也無法出手。
沙獸的大嘴一張,恰好咬住了月雪櫻的右腳,她痛的慘叫一聲,想要掙脫卻是動彈不得。
沙獸咬住之後,頭朝天空一仰,她整個人隨著仰頭的力道被拉離地面,沙獸將她在空中甩了幾圈,隨後又鬆口將她摔至地面。
幸好,小櫻摔落的地方離我很近,我在沙獸發動下一波攻擊前,便已經趕至她身邊,將沙獸那銳利的牙齒用刀擋下,遙日則是趁這機會將月雪櫻帶開。
用力朝沙獸的脖子砍去,沒想到,我的刀竟然被它那鬆垮的皮層夾住,無論我怎麼使力都無法將長刀拔出。
「搞什麼啊?這傢伙的皮怎麼那麼厚!」我氣急敗壞的大喊,一隻腳更是直接踹上沙獸的身上,想要藉著腳力跟手勁將刀抽出。
突然,沙獸一個扭身,原本困住我長刀的皮膚皺摺震動了下,緊錮的力道消失,我抽刀的力道來不及收回,連人帶刀往後跌倒。
原以為沙獸會趁機攻擊,但它卻是迅速鑽入沙土中,不見蹤影。
「耶?它跑了?」我無法理解這樣的狀況,依舊呆坐在地上。
「小心點!沙獸會從地底突襲妳!」鐵色狂想警告的喊道。
聽到他的提醒,我連忙站起身,才往後退了兩步,附近的沙土突然隆起,在飛揚的沙塵中,一對發亮的尖牙朝我刺來。
就在快咬上我的那一刻,我舉刀橫擋住那對尖牙,用盡全身的力氣跟它抗衡,試圖將它推開。
「嘎!走開!可惡的怪物!走開!」暴雷不斷用小小的身子衝撞沙獸,這就好比一隻小狗用自己的身體去撞大象一樣,絲毫沒有什麼攻擊成效。
「妳這樣砍不行!要攻擊它的弱點!」待在旁邊觀戰的遙日對我喊道:「每一隻怪物都有個弱點,妳仔細找一下,看看它有沒有什麼地方比較異常……」
我也知道怪物都有弱點啊!可是,我現在都快撐不住了,哪有那個閒工夫找啊!我在心底不斷埋怨著,視線仍緊盯著離我越來越近的沙獸。
噁,這傢伙的臉近看還真醜!望著那一層層鬆垮的臉皮,我突然發現,在它的額投中心處,隱隱約約有著一個跟膚色同色系,但又比膚色淡上一些的發光圓點。
是那個嗎?我不是十分確定的瞧了又瞧、看了又看。
雖然想立刻用刀去刺那個發光點,但我當然也沒忘記,長刀正努力的擋著它的牙齒。
既然這樣……我快速往後仰躺,跟著我的動作,沙獸也同時往我這方向撲前,就在我背部觸及地面的一瞬間,我高舉雙腳,由下而上朝沙獸的腹部踹去,沙獸因此被我踢至高空。
在脫身的一瞬間,我迅速起身朝沙獸衝去,瞄準眉心中央的發光點,一刀刺中,刀尖沒入沙獸的額頭約半寸,它扭動幾下身子後隨即沒了聲息。
「呼……」我伸手抹去額上的汗水。
沒有多餘的休息時間,附近又鑽出了兩隻沙獸,有了跟前一隻戰鬥的經驗,明白出手的目標,解決這兩隻沙獸當然是不成問題。
在閃躲它們攻擊的同時,我伺機找尋出手的空檔,觀察它們動作流程一會後,我發現在沙獸即將展開攻擊時,會先仰頭晃個兩下,然後再張大口,用它銳利的長牙刺人。
等待著它們下一次仰頭的時機,我飛躍至半空,從空中攻擊它們頭部的弱點,其中一隻倒下後,手上的刀鋒一轉,筆直刺向另一隻……
整個出刀的過程大約只有幾秒間,比起第一次的纏鬥時間縮短了數倍。
「喂!還沒結束!別大意!」天神樂的叫喊聲從附近傳來。
定眼一瞧,五、六隻沙獸包圍住我,見這陣仗,好像它們勢必要將我生吞活剝一般。
「真是的,好歹讓我休息一下啊……」我無奈的苦笑道。
被困住自然有被困住的應變方法,我將重心擺在左腳,右腳跨出一個距離,腳前端插入沙土中,快速在地上畫出一個圓弧,這動作激起一陣漫天的沙霧,遮蔽了沙獸們的視線。
利用這個沙塵屏障,我抓緊機會迅速展開攻擊,由於能拖延的時間不多,我儘量瞄準他們的頭部進攻,在這樣的混亂中,我不見得能準確刺中要害,不過附近的眼睛也是弱點之一,刺中眼睛可以讓它們失去視覺,反擊也會變得遲緩。
在解決完沙獸之後,我也耗盡了體力,疲憊的坐在地上休息。
「真厲害……」旁邊響起了鼓掌聲,回頭望去,已經復活的鐵色狂想朝我走來,他身後跟著遙日等人。
一接近我,月雪櫻立刻吟詠咒文為我療傷。
「沒想到妳一個新手竟然可以同時對付五隻沙獸!」天神樂一臉欣賞的讚嘆道。
「是啊!而且她用的武器還是攻擊力不強的刀。」鐵色狂想附和的笑著。
 「我只是剛好誤打誤撞,發現它的弱點罷了。」秉持著好情報要跟好朋友分享,我跟他們說出剛剛的發現。
「原來是要攻擊額頭上的發光點啊!」鐵色狂想一副恍然大悟的點頭。
「知道這一點,往後要打沙獸就容易多了。」天神樂察看了下他們接下的任務卷軸。「我們還有兩張任務可以玩,一共六十隻沙獸要打。」
「一起打吧!」我隨即站起身。
「等等,妳的刀已經損毀了,妳要怎麼打?」月雪櫻提醒著我。
我這才發現,原本鋒利、漂亮的刀刃,出現了凹凸不一的磨損,那是之前砍沙獸造成的傷害。
「這把刀還妳。」遙日將他拿在手上的長刀遞還給我。
「不,不要用這個。」月雪櫻突然出聲打斷我們的對話,她似乎已經有了其他打算。「我去村裡幫妳買武器,等我回來。」
不等我回應,月雪櫻隨即施展咒語,水流似的清風環繞她身邊,隨後她便化成光芒消失了。
「奇怪?」鐵色狂想納悶的抓抓頭髮。「如果要其他好一點的刀,我這邊也有備份的刀子可以給妳用,她幹嘛非要跑去幫妳買武器啊?」
「反正不差這一點時間,就等等吧。」天神樂一副悠哉狀的席地而坐,似乎打算要好好休息一會。
 
等了幾分鐘,眼前再度出現一陣魔法漩渦,在風流散去後月雪櫻從中出現。
「這給妳!」她笑盈盈的將一把十字弓交到我手上。
「小櫻,妳怎麼會跑去買這個?」看到這項武器,鐵色狂想一副無可奈何的搖搖頭。「雖然說,長距離射程的武器可以跟敵人保持距離,避免怪物近身戰,可以降低不少危險,可是弓箭的瞄準需要經過學習,哪有可能一下子就上手?」
「沒錯!」一旁的天神樂十分贊同的點頭。「除非這個人本身就經常在玩射擊的遊戲,知道怎麼使用武器的訣竅。」
沒有理會他們兩人,月雪櫻逕自跟我說明十字弓的基本功用。「貓,我剛剛跟老闆買了兩百枝箭,當妳將箭射出去之後,只要將弓弦拉到射擊定位,它就會自動補上一隻箭,不用自己拿箭裝設……」
十字弓的造型其實跟槍枝很像,就像是來福槍的槍托架上了一把弓的模樣,上頭同樣有瞄準器,除了較槍枝重上一些之外,其他方面倒不覺得有什麼不順手。
不曉得它的射程是多少?抱著測試的想法,我往四周找著測試距離的物品,在距離我約莫兩百公尺的地方,我瞧見一棵仙人掌樹。
就用它來測好了!我將十字弓平舉,朝仙人掌樹的方向射出一支箭。
箭矢用著像要畫破空氣般的速度發出,掠過仙人掌樹左方,插在樹後頭數十公尺的地上。
「嘎?沒中!」暴雷一臉惋惜的喊。
沒理會這樣的情況,我再度拉弓、射擊,這次箭矢射出之後,從仙人掌數的右側飛過,落在第一隻箭的附近。
「嘎啦啦,主人,沒關係,再接再厲!」暴雷貼心的鼓勵我。
第三次拉弓,這次的箭矢從仙人掌樹上方飛過,同樣落在之前兩支箭矢的附近。
「貓,妳還是不要用十字弓吧。」見到我數次沒有命中仙人掌樹,鐵色狂想開口建議道:「我這邊還有其他長刀……」
「沒關係,我用這個就行了。」我笑著婉拒道。
其實,我剛剛瞄準的目標根本不是仙人掌樹,我只是用它來當我測量距離的基準罷了。
「可是……」鐵色狂想還想要試著勸我,後續的話卻被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打斷。
「啊!不要追我!走開啦!」遠方傳來了一個女生的叫喊聲。
朝聲音來源望去,只見遠方有一位女孩正拔足狂奔,她的身後沙塵瀰漫、黑影幢幢,仔細查看之下,才發現那是一群沙獸的身影,那漫天飛舞的沙塵正是因它們而起,沙獸群移動時的聲音更是大的嚇人。
「嘎啦啦,沙獸!好多沙獸!」暴雷頭上冒出一個大大的驚嘆號,似乎也被這景象被嚇到了。
「那個人是……千麗子?」遙日望著眼熟的人影,轉過頭來詢問我。
「嗯,是她。」我快步跑上前幾步,朝她揮手大喊:「千麗子!這邊!往這裡跑!」
「妳這樣叫,她聽的到嗎?」身後遙日納悶的問。畢竟,我們跟她之間可是有很大一段距離。
「大概可以吧。」我朝他聳聳肩。
也許是真的聽到了我的叫喚,也許她只是誤打誤撞的轉了個彎,像無頭蒼蠅一般四處奔逃,總之,千麗子真的朝我們這方向衝來了!當然,她身後的沙獸群也同樣緊追在後。
「哇!過來了!他們真的過來了啦!」月雪櫻臉色蒼白的退了幾步。
「嘎啦啦,沙獸來了,跑來了……」暴雷頭上冒出數滴冷汗,快速飛到我身後躲著。
「小櫻,妳最好走遠一點。」我好意的提醒她。
「嗯!你們加油!」說完話,月雪櫻立刻跑離十多公尺遠。
望著越來越逼近的沙獸群,鐵色狂想笑著抽出他的闊刀。「真是龐大的陣仗啊……」
「不曉得一共有幾隻?」天神樂取出了他的野太刀,一臉想要估算清楚的打量。
「希望她能撐到我們這裡。」遙日的語氣極為平淡,似乎沒有上前英雄救美的打算。
雖然千麗子已經使盡力氣狂奔,但,距離我們尚有一大段距離,眼看著她似乎即將被追上,我連忙拉弓瞄準她身後的沙獸。
依照剛剛射擊的距離估算,這把十字弓的射程差不多有兩百五十公尺,不過,不曉得它會不會有「有效射程」的問題,我最好將距離控制在兩百公尺內比較保險……我在心底暗暗盤算著。
會有這樣的顧慮,是我從狙擊手中學到的經驗,狙擊手對於槍械、武器的真實性要求很高,武器擊發的射程分有「最大射程」以及「有效射程」兩種,最大射程指的是子彈擊出時,能夠到達的最遠距離,而有效射程則是子彈能夠對敵方產生傷害的距離。
舉例來說,某槍械的最大射程有三百公尺,有效射程是兩百公尺。當射出的子彈到達三百公尺時,早已經沒有原先的殺傷力,很可能對方只會有被石頭打中的疼痛感而已,但是如果子彈在兩百公尺內擊中敵人,子彈會直接貫穿對方的身體,對他造成傷害。
另外,狙擊手的武器設計中,還會有子彈擊出之後的「彈道」問題,不過在我剛剛的測試中,發現這裡的箭矢並沒有設計這些狀況。
畢竟零度領域主要是在強調故事劇情與互動式玩樂,為了讓玩家玩的盡興些,對於武器的真實性當然就不會太過苛求了。
在千麗子的努力奔跑之下,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經縮短至兩百多公尺。
還要再等等,這樣的距離還不行……我一邊估算著距離,一邊瞄準目標物耐心等待著。
「喂!貓,妳可別打中她啊!」見到我瞄準許久卻遲遲不扣下板機,鐵色狂想擔憂的提醒我。
「放心、放心。」我嘴邊揚起一抹笑。
靜心等待距離拉近在兩百公尺以內,時機一到,我迅速扣下板機,箭矢猶如脫韁的野馬朝著千麗子直撲而去。
當箭影衝入沙塵中,從我們的視線消失時,緊追在千麗子身後的沙獸突然倒地不起,而被追逐的她似乎沒注意到這情況,依舊沒命的跑著。
「嘎啦啦!主人直接命中沙獸要害!一擊斃命!」暴雷開心的報出我的射擊成果。
「妳、妳擊中沙獸額頭上的……」天神樂一臉不信的瞪著眼。
「怎麼可能!」鐵色狂想更是驚愕的大喊:「那一個光點那麼小!妳竟然能夠從這麼遠的地方擊中它?」
要是這樣的距離都沒法射中,那我怎麼可能成為戰神的長程狙擊手?
雖然心底是這麼咕嚷,但我表面上依舊掛著淡笑,用著輕描淡寫的語氣說道:「也許我只是運氣好吧。」
既然鐵色狂想他們不相信,我也用不著跟他們多作抗辯,直接用行動來證明不是更好嗎?將弓弦拉至定位後,我再度射出一發。
應著箭矢穿越空氣的聲音,又有一隻沙獸倒地不起,連著兩次命中,讓鐵色狂想與天神樂只能發出驚訝的驚嘆聲作為回應。
沒理會他們,我繼續射出箭矢,看著沙獸一隻隻在我面前倒下,心中也跟著升起一股成就感。
如果能在它們接近我們之前,將龐大的數量減去一些,負責近身戰的遙日他們也才不會打的太過吃力。
當沙獸跟我們的距離只剩下一百公尺時,手上只握有十字弓的我,開始準備退場,將近身戰的任務交給其他人。
「我將最靠近她的三隻沙獸解決,接下來她就可以安全的跑到我們這裡。」我估算時間與距離之後,對他們說道:「其他沙獸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話,我再度射殺了一隻沙獸,本以為,鐵色狂想他們應該會有所應戰的動作,但身旁的人卻絲毫沒有動靜,像是化成了石像一般。
回頭瞧了他們一眼,鐵色狂想跟天神樂依舊是那副錯愕的呆愣模樣,遙日的情況較他們好一些,在接觸到我的視線時,他還能夠拉回心思,回應我一個笑容。
「喂……你們兩個還楞著做啥?沙獸就快要衝過來踩扁你們了」我笑著提醒兩人,自己也跟著退後幾步,拉開跟沙獸的距離。
沒想到,他們兩個依舊維持原有的姿勢,似乎沒將我的話給聽進去。
真是的,有必要這麼驚訝嗎?竟然愣這麼久。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用說的不行,我乾脆深吸一口氣,朝他們兩人放聲大吼:「發什麼呆啊?還不快點準備迎戰!」
「呃……嗯。」聽到我的吼叫聲,兩人這才回過神來,合上張大的嘴巴,抓緊手上的武器。
我快速進行拉弓、射擊這兩個動作,一連射出了兩隻箭矢,當然,箭矢全都漂亮的命中目標。
「好啦!我要閃邊躲了。」我朝他們揮揮手,準備溜到一旁觀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