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告欄】

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所有重要公告都在「☆重要!必看!★」,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謝謝。

※小說嚴禁轉載,廣告留言必刪!

※不再幫忙看文,請見諒。(原因請見「重要!必看!」裡的「貓邏的碎念」)



連絡信箱:cats1016@gmail.com

貓邏的噗浪:http://www.plurk.com/aven791016


★出版:


10月13日:莎夏普拉瑪04


§ 活動記事 §

日期:2017年2月2~2月6日 動漫節
世貿南港展覽館

目前分類:黃泉之狩I-08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才走到屋外的庭院,兩人便見到命子與水色、獠摩坐在屋內,桌面上放擱了一個雕工精美的木盒。

「小薰!太好了,終於見到妳了!」水色開心的衝上前抱住她,「我好想妳,這次的事情要不是有妳幫我,我恐怕沒辦法奪回我的心,謝謝!我好愛妳!」

「呃,恭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你知道特倫斯找了誰合作嗎?」魈試探的問。

「不清楚。」路易士面無表情的回道:「就算知道也沒必要告訴你。」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哪裡特別啊?」拖著下巴,季薰悶聲埋怨,「不過就是個可以海扁主人的式神而已。」

「亞瑟他們要過來了嗎?」在闇影走後,蓋爾突然開口詢問。

「還沒,他們處理完其他媒介之後才會來找我們,要我們在這邊等。」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快走。」勉強奪回意識的季薰,眼泛淚光的催促。

沒見過這麼頑強的傢伙,竟然還想抵抗?

她的掙扎只維持了幾秒鐘,黑羽律子很快又重新掌控了她的意識。

舉起刀,當她準備再度發動攻擊時,旁邊突然竄出一抹黑影,將季薰擊倒。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季薰再度睜開眼時,她發現自己面朝下的掛在樹幹上,下方的草地上散著幾根斷枝殘葉,從樹枝折斷的情況看來,似乎是因為自己的撞擊才斷落的。

不知道該說是幸還是不幸,如果她是從高空直接墜落的話,身為式神的她雖不至於死亡,但絕對會摔成重傷,然而,她卻撞上了樹木,並且還沿著樹梢頂端往下掉,雖然中途撞斷了幾根說粗不粗、說細也不細的枝幹,不過也因為這份阻力,減緩了她下墜的威力。

她被樹木救了一命,卻也因為樹的關係,讓她卡在高不高、低不低的地方。跟地面的距離大約有一層樓高,是那種摔下去不至於有大傷,但也是個會讓她痛個半死的窘境。

維持著身體的平衡,她小心翼翼的挪動手腳,確認身體的狀況。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幸好,在被木屋埋住之前,他們幾個及時逃了出來。

少了空間與結界的限制,魈手上亮出一把長鐮刀,準備發動第二波攻擊。

沒有多作猶豫,亞瑟立刻上前迎戰,跟魈一對一的打了起來。

在武器的規模上,亞瑟的匕首遠遠不如魈的鐮刀,但雙手拿著匕首的他,卻完全沒有趨於劣勢,當他揮動匕首時,周圍的空氣像是被劃破一樣,發出細長尖銳響聲。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個人隨意的在森林裡走著逛著,當他們踏入某個區域時,周圍的靈壓出現明顯不同,空氣像是突然被增加了密度,四面八方的壓迫著他們。

是這裡嗎?從周圍環境的變化,他們知道自己已經進入法陣裡頭。

才剛踏入不久,他們隨即被長相奇怪的妖物攻擊。

「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從沒見過。」季薰一邊揮刀砍殺,一邊注意不跟其他人分隔太遠。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事後,季薰多次探問魈跟亞瑟的聊天內容,但,雙方卻口徑一致的對她敷衍,只說是聊了一些日常生活的事情。

隔了幾天,亞瑟與蓋爾出現在魈的事務所,前來跟季薰敘舊。

「……對不起,難得你來找我,結果卻跟著我出來工作。」走在蜿蜒的山路上,季薰滿是歉意。

接下佐‧司魂院的工作之後,季薰與魈經常在各處東奔西跑,盡一切可能收集線索,試圖將所有事件調查清楚。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魈,你怎麼會過來?不是說在忙嗎?」季薰困惑地追問。

「那邊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他突然出手揉亂季薰的頭髮,「妳又多管閒事了。」語氣中透出無奈與一絲難以察覺的寵溺。

「我哪有!」她抗議的抓開他的手,「不要弄亂我的頭髮啦!」

「妳又不綁頭髮、不打扮,弄亂跟沒弄亂根本看不出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厲害……」季薰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凱安,強勢得有如帝王,而且是個性糟糕的那種。

「那個……小薰是L組織的目標嗎?」亞瑟詢問的語氣有些遲疑。

「咦?呃,我也不清楚。」沒料到亞瑟會突然這麼問,季薰茫然地抓抓頭髮,「但是他們都這樣說,所以我應該是被盯上了吧?」

「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妳只是偶然涉入事件。」亞瑟單手支著下巴,陷入思考。「如果是被盯上,要脫身就有點麻煩,但是有可能因為這樣就動員那麼多人力嗎?」

發覺亞瑟的神情有些古怪,季薰心裡泛起疑問。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漆黑的建築物裡,季薰忙碌且敏捷地在各處穿梭找尋,一下子就拆了兩個結界的媒介。

這時候她突然慶幸自己是個靈體,在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若她還是活人身份,肯定會東撞西摔,不是碰壁就是跌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待在廚房裡,季薰又吃了兩碗粥,還將安德拉煮給她吃的配菜吃個精光。

「呼~~飽了!」她拍拍圓滾滾的肚子,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

「發生什麼事了嗎?」安德拉背對著她,拿著大湯杓翻攪著濃湯。

「啊?」季薰有些不明白他的問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這裡是……水色的房間?看著眼熟的房間佈置,季薰立刻明白自己所在的位置。

她匆忙的衝出房間,想要找人前去救水色,卻冷不防地在門口與人相撞,兩人雙雙跌坐在地。

「痛死了!搞什麼啊?季薰妳……咦?」瞧著眼前的她,正義瞬間瞪大雙眼,結結巴巴的指著她。

「妳妳妳妳、妳怎麼變成這樣?什麼時候死的?怎麼沒有通知我?」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礙眼的人走了,我們也該離開了。」奧蘭特像是邀約跳舞一般,朝她伸出手。

「誰說要跟你走了?」季薰可沒打算乖乖聽話。

刀光一閃,她瞄準對方手肘位置,一刀將對方的手斬下,斷臂落地之後,在地面化成數條青蛇扭動,烏黑的鮮血自手肘斷處灑落,在地面積出一灘血池,在大雨的沖刷下,那近乎墨色的血很快就被沖淡。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還是沒辦法接受。」東伶往沙發上一坐,臉色鐵青,滿腔的怒火並未消除。「左右這件事情結果的,除了妳們兩個之外還有一個人……」

「停!」凱安突兀的插嘴,「我知道你現在很憤怒,但是目前應該還有別的事情要先處理吧?」

「還能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嚴重?」東伶不滿的白他一眼。

「當然有。」凱安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季薰,妳有想過後事用什麼方式辦理嗎?」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車內靜默了幾分鐘後,魈才又再度開口。

「……結果還是沒想到解決的方法。」他輕嘆一聲,語氣頗為苦悶。

「雖然是我自願這麼做的,但是東伶應該聽不進這種解釋。」拖著下巴,季薰還是想不到好的說辭。「現在也只能祈禱他不會太生氣了。」

「那位狐仙的脾氣可沒有表面上那麼溫和。」雖然跟對方接觸不多,可魈卻十分瞭解那類人的個性──表面上看起來冷靜沉穩,實際上,個性固執又暴躁,要是不小心觸碰到他的逆鱗,絕對會用盡一切手段報復。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萬籟俱寂的深夜裡,一輛拖曳著巨型黑色蓮花的馬車,停靠在巴黎某條隱密的巷底,宛如光影一般的火焰從花瓣縫隙中透出,飄灑出璀璨的光粒子。

用來當作車廂的蓮花花瓣壁面一一展開,揚起了一股輕風,垃圾與不明腐敗物的臭酸氣也隨之撲鼻而來。

「唔,好臭。」季薰捏住了鼻子,語帶不滿的埋怨,「難道不能選一個空氣好的地方停車嗎?」

「這裡本來就是這樣。」在這裡住過一段時日的魈,倒是見怪不怪。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