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跟魈約定了不插手管事,但,有時候麻煩就是會自動找上門來。

「你們……」看著群聚面前的妖異,季薰有些頭疼。

「請、請幫幫我們吧!」領頭的紅綾,面色難看的央求。

如同剛經歷過劫難,她漂亮的臉蛋鼻青臉腫,渾身傷痕累累。

「我知道我們之前有過節,妳心地好,大人不記小人過,請幫幫我們吧!」

「是啊,要是妳不幫,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找誰。」

紅綾的手下們個個垮著臉,欲哭無淚的哀求。相較於他們老大,手下們身上的傷痕明顯輕微許多。

才剛準備出門就被他們攔下,季薰無奈的擺擺手。

「先進來再說。」

轉身進屋,她拿出醫藥箱擱在桌上。

「手給我,我幫妳看看傷口。」

「不用了,這個只是小傷。」紅綾倔強的搖頭拒絕。

「進我的屋就要聽我的話。」眼一瞪,季薰逕自抓了她的手臂瞧著。

「……都傷成這樣了還說小傷?」

纖細的手臂上,有著一道二、三十公分的傷口,深可見骨、皮肉外翻,傷口邊緣出現潰爛。

「妳中毒了。」皺了皺眉,季薰低頭在急救箱裡翻找著解毒劑,「忍一下,我幫妳將毒清出來。」

解毒劑一往傷口倒下,傷處隨即起了烏黑的血泡,被劇痛襲身,紅綾痛得全身發顫,身上放出電光,死命地掙扎。

「按住她!」無法壓制住她,季薰連忙要其他人幫忙。

「是、是。」

撲上前,紅綾就這麼被制伏了。

「放、放手!」動彈不得的她,索性張嘴往季薰手臂咬下。

痛得悶吭一聲,季薰手上的排毒動作依舊沒有停下,十多分鐘過去,傷處排出來的血逐漸恢復色澤,不再發出惡臭。

「好了。」鬆開對她的鉗制,季薰累得滿頭大汗,而對方卻還是死死的咬住她。

「喂,妳是要咬多久?」輕拍她的臉頰,季薰示意她張嘴。

從痛楚中回神、臉色蒼白的她,緩緩鬆開嘴,唾液牽成一條銀絲,唇上沾滿了血。

季薰手臂上留下極深的牙印,鮮血不斷自傷處流出,沒有止住的跡象。

舔舔嘴唇,季薰的血十分美味,嚐在口裡,紅綾心底卻掠過一絲歉意。

暗地裡,水晶般的橙眸打量著季薰,對方臉上毫無怒意,依舊是一副輕鬆自若的模樣。

在傷口上灑了止血粉,季薰拿起紗布熟練的包紮傷口。

「說吧!」收拾好桌面,季薰催促著。

「啊?」

「妳要我幫什麼忙?」

「喔、喔!對!」紅綾差點忘了她來此的目的,「我們最近遇到其他妖怪來搶地盤,想請妳幫忙把他趕走。」

「就這樣?」季薰眼中透出質疑。

她所認識的她,並不是一個會因為搶地盤這種事情前來求救的人。

「妳、妳那是什麼表情?」被這麼懷疑,紅綾的聲音瞬間拔尖,「瞧不起我是吧?覺得我很弱?還是妳懷疑我對妳有什麼企圖?」

「冷靜一點。」見到她氣得發光,季薰只能好言安撫。

「妳要我怎麼冷靜?妳以為我想要跟妳求救嗎?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如果不是真的沒辦法,我哪有可能來找妳這個兇暴女!」

她委屈的掩面痛哭,水藍色長髮順著光滑的肩膀滑落。

「電腦妖怪會有眼淚嗎?」季薰頗感好奇。

與一般常見妖怪不同,紅綾與她的手下是被歸類為「unknown」的現代型妖怪。

聽說她原本是電腦裡的一個人物設計,後來,不曉得是設計她的人意念太強,還是發生了什麼變故,某日,她竟然有了意識,從電腦螢幕中走出,成了人不人、妖不妖的未知生物。

成了妖異的她,保留著部分電腦虛擬人物的特性,也擁有眾生的喜怒哀樂,喜好結交朋友,甚至還聚黨結派,召集了跟她同樣屬於電腦妖化的同伴,占據了一方地盤。

「什麼電腦妖怪!」她氣呼呼的抬頭,臉上真的沒有淚水,「不要用那種硬邦邦的名字稱呼我!」

「不然呢?3D女?NPC?」單手托腮,季薰惡質的笑著。

「妳這個臭女人!想打架嗎?」暴躁的跳起,她握拳怒目相向。

「老、老大,我們是來請她幫忙的啊!」一旁的手下連忙制止。

「不要衝動啊!老大,小不忍則亂大謀。」

「這樣才對,這才是我認識的紅綾。」季薰咧嘴笑著,並不為她的舉動生氣。

驕傲、自尊心強、大小姐脾氣,十足十的嬌嬌女,雖然缺點一堆,但,本質卻十分良善、單純,這就是季薰認知中的紅綾,一名讓人又氣又好笑的對手。

跟她交手過無數次,季薰還沒見過她忍氣吞聲、頹敗沮喪的模樣。

「剛才真應該拿數位相機錄下來。」她扼腕的道。

「……錄下來做什麼?以後想威脅我嗎?告訴妳,本小姐可不吃妳那一套!」嘰嘰喳喳地,紅綾一連串的破口大罵:「還有,我跟妳交情有那麼好嗎?什麼叫做『這才是我認識的紅綾』?真可笑!明明我跟妳就是不對盤……」

「紅、紅綾。」手下們尷尬地拉扯她衣襬,制止她往下說。

「啊……」記起自己是前來找季薰幫忙,紅綾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我不保證我幫得上忙,不過既然你們都誠心誠意的求我了,我當然也不能見死不救。」季薰挖苦的笑著,「知道對方在哪裡嗎?」

「知道、知道!」他們連連點頭。

「走吧!我們帶妳去!」

在他們的領路下,季薰來到他們地盤附近的小公園。

一路走來,她並沒見到形跡詭異的妖怪,也沒見到任何行人,這讓她覺得有些不尋常。

「奇怪,怎麼沒見到?」領路的小妖滿臉困惑。「應該在這附近啊!」

「等等。」敏銳的察覺到磁場不對盡,季薰停下腳步。

「怎麼了嗎?」領路的小妖困惑的回望,腳下依舊沒有停止。

「不要再走了,快回來!」她警告的大喊。

同一時間,一聲轟然巨響傳出,爆炸的風流挾帶火氣席捲而來,走在最前方的兩隻小妖被炸得血肉模糊。

「黑仔!阿明!」見到手下喪命,紅綾心急的想要衝上前去,卻被季薰一把拉住。

「別動!」她再次警告著。

依著她的話,所有妖怪全都僵立在原地,不敢亂動。

「張結界!」確定他們防禦完全後,季薰以靈氣化刀,發出一個小規模的劍陣,將附近未爆的埋伏引爆。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過後,原本碧綠如茵的草地變得坑坑疤疤,土壤外翻。

「真無趣。」黏膩的笑聲傳出,奧蘭特現身他們眼前。「我本來以為可以多炸幾個呢!」

「該死的傢伙!」怒瞪著他,紅綾氣得咬牙切齒,若不是季薰硬拉著她,他肯定已經衝上前搏命了。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季薰努力維持冷靜。

「當然是為了妳啊!我的小寶貝。」奧蘭特朝她拋了個飛吻。

「那好,我跟你走,你讓他們離開。」走上前,季薰提出交換條件。

「妳……」紅綾吃驚的瞪大眼。

「好。」對方答得爽快,「……才怪。」

手一放,幾條青蛇飛出,季薰揮刀斬斷幾條,但還是有一人被咬上咽喉,瞬間,他的臉色發黑,身體像是融化般的化成黑水。

「小五!」

見到又一名同伴遇害,殘存的妖怪們又怕又氣,之前交過手的經驗,他們知道自己的實力遠遠不如,就像是對方掌中的玩物。

「夠了!」季薰生氣上前,「你的目的不是我嗎?我都說要跟你走了,為什麼還要殺人?」

「為什麼?」微偏著頭,奧蘭特邪魅的笑了,「當然是因為無聊啊!太容易得手就不好玩了。」

「你這個渾蛋!」紅綾想要衝上前攻擊,卻發現她與其他人全被困在結界裡。

「這……」她困惑的輕敲屏障。

「妳還幫他們做了結界?」奧蘭特戲謔的笑了,「讓他們多活幾分鐘會比較有趣嗎?」

「我只是不想讓他們礙手礙腳。」手上握著一把靈刀,季薰放出了劍陣。

「妳想跟我鬥?」傲然的挑眉,奧蘭特面露輕視。「妳應該還記得上次的下場吧?這次可沒有礙事的人能救妳。」

「你不是說太容易到手很無趣嗎?那我就陪你玩玩。」表面上放話挑釁,季薰暗地裡傳了密語給紅綾。

『我不知道我能撐多久,一發現機會,你們就快點逃。』

『妳……』紅綾才想回應,季薰就已經先一步衝向奧蘭特。

「喂!」緊張的貼在結界壁上,紅綾膽顫心驚的看著這場戰鬥。

季薰的攻勢凌厲,幾乎是用盡了各種絕招與手段,拼了命的進攻,然而,不管她多麼努力,她還是處於下風。

笨蛋!笨蛋!為什麼還要爬起來?為什麼還要衝回去?直接逃掉就好啊!紅綾焦急的在心底怒罵。

見她一次次被擊倒,一次次站起,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卻還是堅持著跟惡魔的纏鬥,紅綾的心口就像要爆炸了一樣。

笨蛋,沒有腦子的暴力女!我真的會被妳氣到短路!

「紅綾,怎麼辦?」手下們話中帶著哭腔。

「他不是說要跟我們合作,幫我們解決那個暴力女嗎?怎麼現在……」

「吵死了!閉嘴!」紅綾惡聲惡氣的罵:「誰叫你們要相信他的鬼話?我一開始就說不要相信他了!」

「哪有,妳明明就說要聽他的計畫,還說要跟他結盟──」

「閉嘴!」往事被翻出,紅綾惡狠狠的瞪他們一眼。「誰叫他手段那麼高明!惡魔就是惡魔,擅長甜言蜜語!」

不請自來的奧蘭特,一開始就以武力對他們施壓,造成他們的恐懼後又一改態度,說很同情他們這些小妖,願意跟他們合作,解決跟他們不對盤的討厭鬼,又說他跟季薰有些過節,想第一個就拿她開刀。

說實在的,整個事件在他們事後回想,疑問盲點一堆,然而,那時候他們早已被嚇得六神無主,理智與思考早去了一大半,後來又聽他猛灌迷湯,個個就像是被催眠一樣的相信了他。

「啊,她又被打倒了。」

見到季薰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被她以結界守護的他們,心底不由得竄升了另一種情感。

「為什麼她不跑呢?」

「我們以前跟她吵得那麼厲害,為什麼她還要保護我們?」

「我、我有一次將她推到池子裡。」

「我把她丟去撞牆。」

「她明明可以不用保護我們,為什麼她……」

「因為她是笨蛋!」紅綾牙關咬得咯咯作響。

攤倒在草地上,疲憊至極的季薰無力起身,眼看著奧蘭特逐步逼近,她只能狼狽的,以爬行的方式退避,鮮血混雜著泥土將她全身染了色,額頭淌下的血痕模糊了視線。

咳出幾口血,嘴裡的腥甜充斥,胸口很疼,似乎斷了一根肋骨,胡亂抹抹臉,她已經顧不得臉上是血還是汗水了。

不行,不能就這麼倒下。金屬色瞳孔移往結界裡的眾人,若她就這麼倒下,紅綾他們肯定必死無疑。

儘管雙方始終不對盤,可打久了,也有感情啊……

「發什麼呆?」與季薰的視線相接,紅綾握緊拳頭,指節泛白,「為什麼不跑?看著我做什麼?本小姐可沒有要妳救!要是妳死了,休想我給妳送終!」

用力捶打著結界,紅綾爆出怒吼。

「快點跑!有多遠跑多遠!妳不是很擅長開溜?妳不是很聰明?逃啊妳!」

拜託,妳快點逃……紅綾的身子緩緩下滑,泛紅的眼眶沒有淚水,心底卻泛著大量哀傷。

『跑吧!』

季薰的聲音傳入她耳中,猛地抬起頭,尚未看清楚狀況,紅綾等人就被一陣暴風颳飛,吹得老遠。

用盡最後的力量,季薰頹然的倒地。

終於可以安心了……

閉上眼,她陷入無垠的黑暗。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