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找不到她嗎?」坐在水色的房間裡,魈面露焦慮。

「訊號太微弱,要花點時間。」坐在床上,水色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購物頻道。

得知季薰失蹤的消息後,魈立刻動員所有人脈找人,但卻一無所獲,季薰就像是在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

偶然間,他得知水色在季薰身上放了追蹤魔法,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他前來水色經營的咖啡館找她幫忙。

誰知道,這一追蹤,竟然花了大半個月的時間,到現在仍然沒有收穫。

「妳確定季薰還活著嗎?」望著地板上繪製的魔法陣,魈語氣沈重的問。

雖然他不願意往這方面想,可是現況卻讓他不由得作此猜測。

「要是她已經死了,你打算怎麼辦?」水色語氣淡漠的反問。

「奪回她的靈魂、找回她的肉體,讓她復活。」握緊拳頭,魈語氣堅定的回道。

就算她的魂魄被神明收走,他也絕對會擊敗對方,將她奪回來。

「是嗎?那還真可惜。」托著下巴,水色慢條斯理的道:「雖然傳回來的靈力很微弱,可是她還活著,沒辦法讓你英雄救美。」

「妳確定嗎?」雖然很高興聽到這樣的消息,但魈卻不覺得安心,「要是她還活著,為什麼這麼久都查不到她的下落?難道她身邊有結界隔著?」

「因為太遠了。」水色發出一聲輕嘆。「真是累人。」

「遠?已經知道她在哪裡了嗎?」紅瞳中透出殷切期盼。

「還需要一點時間。」水色隨手拿起床邊放置的餅乾吃著,「如果她靈力可以恢復的快一點,找起來也就迅速多了。」

她施加在季薰身上的追蹤魔法,是以被追蹤者的靈力為目標,將對方的靈力當成繩子,逐漸收線前往對方所在地的作法,要是遇到靈力低微的情況,那條繩子就會斷斷續續,在這種忽有忽無的情況下進行追蹤,實在不是一件易事。

「真傷腦筋。」水色秀眉微蹙,「當初會對她用這種追蹤方式,就是看在她的靈力豐沛,怎麼才一段時間不見,她的力量就像被人抽乾一樣?」

「不知道。」低著頭,魈語氣沈重的回道。

雖然後來打探了季薰失蹤的前因後果,但,因為所有人都不是現場當事者,最重要的細部重點沒有人知道。

特倫斯究竟對她做了什麼樣的實驗?對她造成多大的傷害?為什麼那場實驗過後季薰會消失?

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個謎,令人憂心不已。

「不能夠再快一點嗎?」隱隱地,魈心中有種不安,彷彿時間拖得越久,季薰回歸的希望也就越渺茫。

「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獠摩現在不在這裡。」水色語調悠哉的回道:「光靠我一個人辦不到。」

「需要幫忙嗎?我可以當妳的助手!」

「你?」碧綠色的瞳孔直視著他,像是要將他看穿般打量著。

「我可是事先聲明,那並不是什麼輕鬆的體驗,你必須進入魔法陣,用你的靈力輔佐魔法,這可是非常累人的,而且要是弄不好,一個不小心耗竭了力量,你說不定就會死。」

對於這種近乎恫嚇的警告,魈揚起微笑。

「如果這樣就能要了我的命,那我還真想試試看。」

「那就開始吧!」

從床上起身,水色要魈進入搜尋季薰的魔法圈裡。

「將意念化為千風,貢獻出你的血肉、你的一切,就只為追尋彼岸的那個人……」

蒼白的手往上舉起,水色隨著咒語在半空書寫,指尖遊走過的空氣出現一道道紅色痕跡,那血似的紅,就這麼凝滯在空中。

「染上我的色彩,為我所用,只為追回那飄渺的身影,就算死亡將她束縛、就算牢籠將她囚禁,也要斬碎阻礙的一切,將她尋回。」

隨著咒語完結,空中的紅色咒文纏繞在魈的身上,融入他的肌膚,讓他整個人發出紅光。

「去吧!追尋著軌跡,去將她尋回。」

單腳跪地,水色以左手掌心往魔法陣上一擊,水藍色的靈光如同水花般,自魔法陣中心處濺起,凝結成一條發著光芒的深藍色細線。

「這是……」握住那條線,魈感受到季薰的波動。

「順著那條線去找吧!」水色催促著。

「謝謝。」

如同跳入水池般,魈緩緩沒入魔法陣裡。

魔法陣裡頭的世界跟外界不同,奇怪的光芒到處飄盪,魈漂浮在其中,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只能憑藉手上的細線進行找尋。

順著線尋找,應該就會找到吧?他這麼猜想著。

然而,事情並不如他所期待的順利,儘管有藍線引路,但,有時候線的彼端會突然消失,只留下他手裡握緊的線段。

面對這樣的情況,無計可施的魈也只有待在原地耐心等待,盼望藍線能重新連接上,為他指路。

有時,他也會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呼喚對方,試圖與季薰對話,期望能獲得她的回應,只是這樣的殷切期盼,總是一而再、再三的落空。

『小季妳在哪裡?回答我。』

『妳該不會是睡著了吧?快醒來,快將線接上,不然我找不到妳!』

『大笨蛋!幹嘛一直斷線?知不知道這樣找找停停會讓人很火大?』

『喂!暴力妞!妳要是再敢斷線,等我找到妳我一定要打妳屁股!』

『豬頭小季!全世界最性感、帥氣的魈大叔在呼叫豬頭小季!聽到請回答!』

『真是的,就算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至少也可以找個路人問一下吧?』

『喂~~笨蛋小季,失蹤之後一直聯絡不上的呆小季,搞不清楚地理位置的路癡小季……』

「傻女孩,回我話啊……」始終得不到回應,魈露出失落的苦笑。

在沒有時間與空間的環境中,魈不知道他究竟找了季薰幾天,他只知道手上的線絕不能放手,也知道,若他再這樣得不到季薰的回應,他可能會擔心得發瘋。

「快點回答我,笨小季!」握緊拳頭,長期一直壓抑的焦躁,此時幾乎要沖垮他的理智。

要是妳不給我回應,我怎麼知道妳在哪裡?怎麼能夠帶妳回來?怎麼能……確定妳平安無事?

「真是個一點也不貼心、不知道體諒別人心情的蠢丫頭。」

笨蛋、笨蛋、笨蛋!全天下最呆、最笨、最不聽話的豬頭暴力小季!

『你才是全天下最色、最小氣、最討厭的臭大叔!』季薰氣呼呼的回嘴聲,突然在魈的耳邊響起。

『咦?』意外獲得回應,魈呆愣住了。

『咦什麼咦啊?』季薰沒好氣的叨唸,『我好不容易才聯繫上你,竟然被你劈哩啪啦臭罵一頓!是怎樣?你今天吃到炸藥了嗎?』

『為什麼我要被你罵啊?真是的!我可是受害者耶!被特倫斯抓到,又突然跑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啊啊!想到這些事情就讓人火大……』

『該火大的人是我才對吧?』魈額爆青筋的反駁:『妳知不知道我找妳找多久?既然平安無事,為什麼不快點跟我們聯絡?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擔心妳?』

從得知她失蹤之後到現在,他每天都忙著打探她的下落,還一直以自言自語的方式對她進行傳音,在毫無回應的狀況下,他還是像個傻瓜似的一直對著虛空說話,最該生氣的人是他才對吧?

『你在胡說什麼?我一直都有對你進行傳音啊!只要是醒著的時候,我一直、一直在叫你,是你沒理我耶!』季薰吼了回來。

『一直……都在叫我?』魈為之一愣。

原來,不是只有我單方面的對話啊……

莫名地,壓抑在他心底的那份鬱悶與焦躁,竟然像煙霧一樣的消失了。

『……喂喂喂!大叔,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苦等不到魈的回應,季薰的耐性被磨消了,『這種時候不要發呆好嗎?我說不定回不去了耶!你一點都不替我擔心嗎?』

『有啊,我有在聽。』魈語調輕快的笑道:『剛才聽到某個暴力妞說她很想念我,一直叫著我的名字,我真是感到受寵若驚,嘖嘖!身為這麼有魅力的男人,還真是一種罪過。』

『能夠將我的意思曲解成這樣,還大言不慚的說出這麼自戀的話,我看天底下也只有你這個大叔辦得到。』季薰冷冷的回諷道。

『不用害羞。』魈開玩笑的說道:『愛要勇敢的、大聲的說出來,雖然愛慕我的女生很多,但是看在妳暗戀我這麼久的份上,我隨時都可以抽空接受妳的告白喔!』

『……我看我去向其他人求救好了,不好意思,打擾了。』季薰準備結束跟他的通話。

『等等、等等,真是的,妳怎麼這麼沒有幽默感?』魈制止的說道:『妳現在在哪裡?』

『我在你心裡。』季薰以經常聽見的玩笑說詞隨口敷衍。

『喂……』剛才是誰要我認真跟她對話的啊?魈的額上冒出黑線。

『我在歐洲,一個叫做西西里的小鎮。』季薰說出自己的地點。

『西西里?哪一個西西里?妳的位置靠近哪一個地方?』魈的確知道有一個小鎮的鎮名就叫做西西里,但是那個小鎮早就已經人去樓空,成了荒蕪一片。

『我也不知道,而且……我覺得我好像來到以前的歐洲了。』

『以前的歐洲?什麼意思?』

『就是不是同一個時代,有種回到過去的感覺,對了,他們現在的國王叫做路易十六。』

『路易十六?』魈詫異的沉默了。

他知道那個時代,或許該說,對那個時代非常熟悉,在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

『對了,我現在躲在一個山洞裡,這個洞穴跟之前網路遊戲裡的那個很像,還記得嗎?就是你帶我們躲起來的那裡。』

『不可能,那裡……不可能。』瞪大眼,魈無法置信的喃喃自語。

這一切都是巧合嗎?那個地方、那個小鎮,還有那個時代……

『小季,妳有離開山洞過嗎?』魈想要進一步確認,『在小鎮的另一邊是不是有間教會?很多房子繞著教會建造,那裡還有很多小孩子?』

『咦?你怎麼知道?』季薰驚訝的反問:『我還認識那裡的兩個孩子,一個叫做凱,另一個叫做維德。』

『……』聽到這樣的回應,魈激動的握緊拳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大叔?喂喂,大叔你又在發呆嗎?魈大叔~~』

『那兩個孩子現在幾歲?那邊現在是什麼季節、月份?』

『一個十二、一個十四,季節的話……』

季薰後續的回話被中斷,魈再也無法取得跟她的聯繫。

可惡!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斷掉?魈發怒的咒罵。

年紀是十二跟十四嗎?那應該快要去「那裡」了。依照季薰剛才給的線索,他開始推算可能的時間。

在我找到妳之前,妳千萬不要亂來!魈在心底暗自祈禱著。

 

※ ※ ※ ※

 

「真糟糕,怎麼突然斷了?」對話到一半突然結束,季薰試圖再次跟魈聯繫上,卻怎麼也沒有辦法。

算了,還是先摘水果回去吧!坐在樹梢上,季薰準備繼續她的採集工作。

「欣?欣,妳在哪裡?」維德的聲音自下方的山洞洞口傳出。

糟了,他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季薰暗叫不妙。

雖然她沒打算對他們隱瞞自身的力量,但是一想到要跟孩子解釋這種事情,總會令她覺得頭疼,再者,要是一不小心他們說溜了嘴……說不定她會被其他人當成惡魔抓起來呢!

「欣、欣,妳在嗎?回答我?」維德的聲音越來越慌張,「難道她走了?不可能啊,她昨天沒有說她要離開,那……難道她被壞人發現了?」

一想到她可能遭遇到不測,維德擔心的哭了起來。

「怎麼辦?凱已經不在了,沒有人可以救欣。」無助地,維德坐在地上哭泣,神情惶恐不安。

真是的……季薰無奈的抓抓頭髮。

她本來打算繞到山洞洞口,從那邊重新進入洞窟,假裝剛剛外出返回,可是……

「我在摘水果。」站在洞口邊,她喊了回去。

「咦?妳怎麼上去的?」仰起頭,佈滿淚水的臉上滿是訝異。

「這個嘛~~如果你不跟其他人說,我就告訴你。」

「絕對不會!」才這麼信誓旦旦保證,他隨即又像是想到什麼般的改了口。「我可以告訴凱嗎?如果以後還能遇到他的話,我想跟他說……」

還能遇到?季薰狐疑的皺眉。

「發生什麼事了?」

抱著剛採集到的果子,季薰自洞口處跳下,在摔入水池之前,以靈氣化成的繩索轉成踏板,讓她得以漂浮在水面上。

「飄、飄著!妳會飛?」維德滿臉訝異。「妳是天使嗎?翅膀呢?妳把翅膀藏起來了?」

「現在不是問這種事情的時候吧?」季薰直接將話題轉開,「凱呢?怎麼今天沒有過來?」

向來總是形影不離的兩人,今天卻只見到維德單獨行動。

「凱他……去醫院了。」提起此事,維德表情轉為沮喪。「本來名單裡面沒有他,今天中午吃飯時,神父突然要他跟其他人一起過去。」

「怎麼會這樣?」突如其來的發展,讓季薰大感意外。

「凱是大笨蛋!」維德突然爆出怒吼:「聽到可以去醫院,竟然那麼高興,笨蛋笨蛋笨蛋!」

「不要擔心,又不是以後都見不到了。」她好言安慰。

「可能……見不到了。」維德哭了起來,「昨天晚上,我不小心聽到神父他們的談話,他們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挑選狀況好的小孩子』、『培養他們』,又說什麼『軍隊、戰爭』還有『實驗』缺乏材料……」

「實驗?」季薰不由得想起特倫斯。

「凱、凱他們會不會被叫去打仗?最近有很多暴動跟戰爭,要是凱被叫去當軍人,那、那我還見到他嗎?我聽說每個上戰場的人都會死掉,打仗會死很多人,凱會死掉嗎?欣,凱、凱他……」

「冷靜點。」季薰試圖讓他鎮靜下來,「就算他們要挑人去作戰,也不一定就是找凱過去啊!」

「會的!凱一定會被選上!凱他很強、很厲害,也很會打架!」維德激動的回道:「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他在保護我,凱他、他一直保護著我。」

「問個問題。」季薰插嘴說道:「凱最近有出現什麼異常的狀況嗎?」

「異常狀況?」眼角帶淚,維德一時之間還無法將思緒轉換過來。

「神父不是有給你們吃藥丸嗎?」季薰想起之前他們說過的話,「吃了藥之後,身體有覺得哪邊跟平常不一樣嗎?」

「我的話還好,因為我有時候會將藥丸吐掉。」維德回想著按時吃藥的凱的情況,「凱他跟我說他覺得精神很好、晚上不睡覺也不覺得累,力氣也變大了。」

「就只是這樣嗎?」季薰不放心的追問。

「唔,他好像還有說,覺得身體很熱……」低下頭,維德苦思著其他的細部狀況,「我覺得凱的脾氣變得比較暴躁,比以前容易生氣,對了,凱他前幾天不是受傷了嗎?不小心赤腳踩到釘子。」

「嗯,他來這裡的時候腳上還包著繃帶。」季薰記得這件事。

「踩到釘子的時候,凱完全沒有喊痛耶!他說他不覺得會痛,插進去腳底的釘子有這麼長耶!差點就貫穿他的腳了!」維德比出約三公分左右的長度。

「果然不對勁。」季薰喃喃地說道。

看過維德被其他孩子欺負的事件後,季薰有時也會派遣式神暗中保護他,不經意地,她曾經見過幾次神父們聚在一起,警戒地、小聲地交談,對方防備四周的神情根本不像神職人員,反而像是戰場上身經百戰的軍人。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