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草叢後,眼前出現一個小水池,一群青蛙窩在水池附近大肆敲著鼓,其中,一隻金色青蛙吸引了我們的目光,它的身型比其他青蛙還要巨大很多,腰間繫著兩個金色的鼓,巨大的蛙掌用一種特有的規律拍打著。
「加油吧!」我往北宮夜雪的肩膀拍了拍,並退後數步準備到一旁觀看。
「妳不打嗎?」
聽到這樣的詢問,我用著比他更困惑的表情反問:「你不是要我將金蛙王讓給你?」
「嗯,金蛙王我要打。」北宮夜雪笑著朝我點頭,但他隨即又接了句:「不過妳可以玩旁邊的青蛙。」
「欸?原來你是要我幫你清掉旁邊的小嘍囉?」
我大略估算了下戰鼓青蛙的數量,發現這群青蛙的數量比之前還多上許多,大約有三十多隻呢!
「不,我只是怕妳無聊,所以將它們讓給妳。」
「嘖嘖!你這種說法很牽強喔!」我朝他扮了個鬼臉笑著。「別想用這種說法騙我。」
記得痞子殺手跟焰星要陷害我幫忙時,也都是用這種理由拐騙我。
「我沒有騙妳呀。」北宮夜雪一臉真誠的回道:「妳不覺得站在旁邊看人打怪很無聊嗎?」
這個嘛……我低頭想了下。「是有一點啦!」
畢竟我是個行動派,看到怪物沒有出手去打,那會讓我覺得怪彆扭的。
「如果妳不會介意站在旁邊觀看,那我就自己解決它們。」
說著,北宮夜平手在半空中一揮,發光的琴鍵隨之出現。
「欸,等等!」在北宮夜雪準備出手之際,我連忙叫住了他。「給我幾隻青蛙玩玩好了。」
「好。」
北宮夜雪朝我回了個笑,十指輕盈的放上鍵盤,一曲像是安眠曲的鋼琴聲響起,並揭開了這場人蛙大戰的序幕。
趁著青蛙們被音樂聲蠱惑之際,我快步衝上前,朝它們的致命點揮劍攻擊,暴雷跟隨我的動作,朝戰鼓青蛙丟出許多火球、雷刃。
不一會,場上就只剩下金蛙王存在。
也在我解決完週邊的青蛙之後,北宮夜雪開始加快、加重了彈奏速度跟力道,輕柔的曲調轉變成激昂曲風,音符化身成黑色的燕尾蝶,成群的朝金蛙王飛去。
原以為這群蝴蝶會像之前見到的一樣,啃咬金蛙王的身軀、放出毒液令它中毒,但,燕尾蝶卻在金蛙王面前停滯住,沒有進行任何攻擊。
「耶?不攻擊嗎?」我回頭望向北宮夜雪,希望他能給我一個答案。
北宮夜雪並沒有聽到我的提問,他的視線專注在燕尾蝶身上,此時,成群的燕尾蝶起了變化,它們朝一個定點聚集,慢慢組成一個黑色形體。
等它們完成時,我這才發現那是個巨大的人形,黑色巨人朝金蛙王用力擊出一拳,將金蛙王的臉都給打歪了。
這一個重拳也將被音樂催眠的金蛙王給打醒了,它的身形迅速膨脹了一倍,並生氣的揮舞蛙掌朝黑色巨人打去。
但,金蛙王的攻擊並沒有奏效,它揮出的巴掌拍在黑色巨人身上時,遭受攻擊的部位散成了蝴蝶,並沒有造成黑色巨人絲毫的損傷。
在這種攻擊無效的情況下,金蛙王開始節節敗退,最後終於被黑色巨人給擊倒在地。
發現金蛙王已經陣亡,在北宮夜雪停下彈琴的動作,黑色巨人也在音樂聲結束後消失。
他緩步走上前,將金蛙王腰上的鼓給取下,收入倉庫中。
「走吧,我們可以去紫玉天城了。」北宮夜雪朝我招手說道,同時,他的重型機車也跟著現身。
坐上他的車,他載著我往海岸的方向前進,暴雷則是跟在我們身旁飛著,風聲在我耳邊呼嘯而過,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接近凌晨,遠處的天色已經逐漸轉白了。
「咦?」北宮夜雪像是發現什麼般的喊了聲,騎車的速度跟著放慢。
「怎麼了。」我好奇的詢問著。
「我好像看到『螢光巨人』。」
「那是什麼?」
「它是這座島難度最高的BOSS,只有在滿月的時候才會現身,天亮就會消失。」北宮夜雪跟我解釋著:「妳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難得有見到BOSS的機會,當然要晃去看一下。
北宮夜雪轉了個彎,朝他發現螢光巨人的地方前進。
「這邊就是螢光巨人的地盤。」為了不引起螢光巨人的注意,北宮夜雪刻意停下機車,示意要我跟他徒步前進。
才往前走了幾步,我們就聽到一些奇怪的對話。
「呵呵呵,愚蠢的傢伙啊,是來送死的嗎?」入耳的聲音聽來極為空洞,像是山谷間的回音一樣。「我們來一決勝負吧!」
「送你個頭!」另一個女子聲音氣憤的回話:「竟然從背後偷襲!當BOSS就當的氣派點!用這種偷襲的爛招作什麼?真是沒水準!」
「呵呵,來吧!來打吧!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地獄的滋味……」
「來個屁!沒看到本姑娘掛了喔!你這個死豬頭,等我復活之後,我一定要把你切成螢光肉絲!」
聽起來,這個女生的個性還蠻烈的耶,不知道是何方神聖。我偷偷探頭朝聲音的來源望去。
被打死的那名女生有著一頭綠色長髮,身穿綠、黑雙色相間的長袍,成為幽靈的她怒瞪著前方空地,詭異的是,被她瞪著的空地上並沒有任何怪物的蹤影。
「她不就是那個雙劍王者嗎?」見到對方那身特別的穿著,我認出了她的身分。
雖然我沒有什麼過目不忘的認人功力,不過因為對方的穿著打扮實在是太顯眼了,再加上拉布拉他們跟我提過她是個很厲害的女生,對她的印象也就加深了不少。
「嘎啦啦,雙劍王者,凌依。」暴雷說出了對方的名字。
「怪了,她怎麼會被螢光巨人打死?」北宮夜雪用不解的口吻道。
「你認識她?」
「嗯,之前有跟她一起打怪過。」北宮夜雪點頭回道,視線仍停留在亡魂上頭。
「依凌,出來!」凌依隨口喊了聲,一隻帶有淺藍光輝的小鳥隨之出現。
「幫我復活。」她向小鳥命令道。
小鳥回應了聲,隨即在她身邊兜繞了幾圈,一陣光芒發出後,凌依在光芒中復活了。
她彎身拾起遺落在地上的兩隻長劍,擺出攻擊前的預備動作,全神貫注盯著週遭的舉動。
「她在作什麼?怪物不是走了嗎?」我低聲問著北宮夜雪。
「不,螢光巨人還在,它只是使用隱身術讓別人看不到它。」
「嘎啦啦,螢光巨人還在喔!要小心。」暴雷窩在我肩上,小小聲的說著。
「耶?還有會隱身的怪物?那要玩家怎麼打啊?」沒料到有這樣的東西,我再度為設計小組的壞心眼感到佩服。
「它也不算完全隱藏啦!」北宮夜雪說出打螢光巨人的訣竅。「它在攻擊之前會變成半透明,這時候就可以反過來攻擊它,還有,它站立的草地會出現凹痕腳印,雖然那些痕跡不明顯,不過只要專心去看,還是可以找出它的位置。」
這麼說,她也是在找痕跡、等待進攻的時機?我望著那位雙劍王者,期待她接下來的動作。
「呵呵呵,愚蠢的傢伙啊,妳看不到我嗎?我就在這裡啊。」螢光巨人的聲音再度響起,嘲弄著自己的對手。
「哼。」凌依臉上出現一抹冷笑,手上的雙劍突然交叉高舉,準確無誤的攔下螢光巨人的大腳。
也就在此時,我見到了螢光巨人的真面目,它的身高約莫有五層樓高,沒有明確的五官,只有人一樣的外型,它身上長著許多觸手,用著緩慢的步調揮動著。
「還想用同一招將我踩死?你想得美!」
凌依手上一個用力,將螢光巨人的大腳給彈了開來,螢光巨人在失去平衡後,直接向後倒下,在撞擊地面的同時,它的身體開始變成透明,似乎是想要再度隱形。
不給對方有躲藏的機會,凌依快步衝上前,施展激烈的攻擊招式,只見她像是使用分身術一樣,分身成好幾個影像,無數的劍光在空中劃過,一次次將想要隱藏的螢光巨人擊倒,讓它無法順利躲藏。
「好厲害,她是怎麼辦到的?」我羨慕的發問。
「那個招式叫作『無垠流光』,」北宮夜雪說出學習招式所需要的步驟。「要學會那招要先學到『幻影分身術』跟『連環技』,然後再搭配上妳自己的劍術,就可以產生那樣的效果了。」
「幻影分身術跟連環技啊……」我在腦中記下了這兩個招式名稱。
「我只是知道一個大概方向而已,妳等凌依打完巨人之後去問她吧!她的說明會比較清楚。」北宮夜雪建議著。
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那隻螢光巨人被凌依給解決了,發覺她準備離開,北宮夜雪連忙叫住了她。
「凌依,等一下!」
「咦?阿雪,你怎麼會在這裡?」見到北宮夜雪,凌依的臉上略過訝異。
「路過這邊,剛好看到妳在打怪,就來參觀一下。」北宮夜雪領著我走向她。「妳怎麼會被螢光巨人打死啊?依妳的程度來說,它不算難打啊。」
「唉,還不都是它突然偷襲我,」凌依才想開口抱怨,話卻在一半打住了,取而代之的是埋怨詞。「欸!你剛剛看到我死掉,是不會來救我喔?真是沒義氣!」
「我才想要去救妳,妳就已經叫出寵物幫妳復活了啊。」北宮夜雪無辜的為自己辯解著。
「真的嗎?」凌依瞇起眼,一臉不信的打量他。
「不相信你可以問我朋友啊。」北宮夜雪將我給推了出去。
「切,都說她是你朋友了,她當然是站你那邊啊,怎麼可能說出真相呢?」凌依用著揶揄的語氣反駁著。
「欸……」無話可回的北宮夜雪,只好苦著臉、皺著眉,臉上寫滿無奈。
「好了啦!不跟你抬槓了,我要走了。」凌依笑著朝我們揮揮手,準備要離開。
「等等啦,我朋友想問妳無垠流光要怎麼學。」北宮夜雪說出了目的。
「去紫玉天城的『天蕭城』找『葉月』,解他跟他弟弟的任務,成功之後他就會教妳『連環技』,然後去『酆都』挑戰鬼王,成功打敗鬼王之後,它會給妳一件任務,請妳幫忙,完成之後它就會給妳『魂魄分離藥水』,喝下之後就會得到『幻影分身術』的技能了,這兩個招式合併使用就是無垠流光。」
凌依一口氣將整個流程說完,聽到一堆陌生的地名跟人名,真是讓我一個頭兩個大。
「她說的這些,妳有記住嗎?」北宮夜雪擔心的問著。
「呵呵。」我乾笑了兩聲,回頭轉向暴雷。「暴雷,剛剛的話有記錄下來嗎?」
「嘎啦啦?」暴雷冒出了無數個問號回應我。
「我先帶妳去『天蕭城』好了,妳先解葉月的任務,之後的東西要是不懂再問我吧!」凌依主動提議道,並且傳來訊息將我加入好友。
沒等我回應,她拿出了一個卷軸,並回頭向北宮夜雪說道:「我要進行定點移動,你要一起走嗎?」
「好啊。」
「耶?不是說不能使用道具進行大陸移動?」見到她要用捲軸移動,我訝異的追問。
「移動符咒那類的東西當然是不行,」凌依解釋的說道:「我這個是定點移動卷軸,可以讓我們移動到各大陸的特定定點,不限人數。」
聽到有這麼方便的道具,我連忙詢問它的購買處。「這個是去哪邊買的?我怎麼沒有在NPC商店看過?」
「這個在遊戲中買不到,要先去購買消費點數,然後再用點數去官網的商店買。」
「凌依的意思是,這東西是用拿現實的錢才買的到。」北宮夜雪補充的說道。
「欸?遊戲中的道具還要用現實的錢去購買?」
之前在狙擊手時,我只聽過有玩家間的武器交易,可沒聽過還要另外拿錢買道具呢!
面對我的疑問,凌依很乾脆的回我一個笑容,說道:「如果不這麼做,遊戲公司要賺什麼?」
這還真是一針見血的回答啊!我突然覺得,她的說話模式跟絕對殺戮有那麼一點像,說出口的話總是率直的讓人驚愕。
「好了,走吧!」
凌依先對我們送來組隊訊息,跟著將卷軸往空中一拋,一道閃光過後,眼前的景象也隨之改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