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的盤算是先跟蛙群拉開距離,用邊打邊跑的方式將它們一隻隻擊殺,但,真正實施這個方法時,我才發現因為沿路有阻擋的樹木、巨石,我必須迂迴前進,速度無法完全發揮出來,而那群青蛙擁有極強的彈跳力,輕鬆一跳就可以追上我十多步的距離。
「嘎啦啦,戰鼓青蛙要追上了!」暴雷緊盯著身後的狀況,著急的提醒我。
如果真的不行就跟它們拼了吧!沒有任何猶豫,我下了這個決定。
反正死了以後暴雷也會幫我復活,要是很不幸地,我們兩個都掛了,我也可以去墓園找鬼伯,說不定這一轉移,我還可以直接跑到紫玉天城,省下這段移動的時間呢!
想到了後路,我便停下腳步跟蛙群展開正面對決,邊閃躲攻擊、我邊朝它們射出箭矢。
箭矢射中戰鼓青蛙時,它的傷口噴出了一道綠色的汁液,這種略帶黏稠的液體看起來還真是頗為噁心。
「嘎啦啦!雷擊!」暴雷發出雷電,朝戰鼓青蛙攻去,那隻戰鼓青蛙頓時變成一枚焦炭,綠色的汁液從焦炭的縫隙中滲透出來。
「呱呱、呱呱!」戰鼓青蛙猛地一個跳高,蛙掌一揮,像是在拍蒼蠅一樣將暴雷從空中打落。
「嘎……」暴雷重重摔在地上,連帶滾了幾圈才停下,它身上出現一個紅色的青蛙掌印,模樣看起來頗為狼狽。
「呱呱、呱呱!」攻擊成功,戰鼓青蛙得意的大叫,緊跟著又朝暴雷的方向跳去。
「給我停下!」我一腳將想要趁勝追擊的青蛙踩住,順帶在它身上連射幾箭、送它投胎。
暴雷搖搖晃晃的飛起後,警告的朝我大喊:「嘎!主人小心!」
轉過身,還沒來得及發出箭矢制住對方,我的身上便連續遭到重擊。
「啪啪啪啪!」在連番的巴掌聲後,我被打倒在地,身上出現多個紅掌印。
痛死了……落地之後,我舉起手上的十字弓,回敬戰鼓青蛙幾隻箭。
當購買的箭矢數量用完時,我便改用拳頭跟魔法兩者方式交錯攻擊。
當然,寡不敵眾這是眾所皆知的定論,尤其我身上又沒有武器可以使用,處於挨打的劣勢是必然的,不知道撐了多久,我跟暴雷終於雙雙變成幽靈了。
「唉,早知道就多準備一些武器備用,這樣就不會打的這麼辛苦了。」我感嘆的說道。
一直以來,我總是靠著複合劍盾打怪,十字弓則是用在遠距離戰鬥,因為複合劍盾從沒損壞、斷裂過,所以我也沒想到要在身上多準備些備份武器,今天總算知道「有備無患」這句話的重要性了。
「嘎啦啦,主人跟暴雷死翹翹了,被戰鼓青蛙打扁扁了。」暴雷跟我有著同樣的無奈。
被戰鼓青蛙用蛙掌拍打後,那些紅色印子短時間不會消失,所以我跟暴雷的屍體身上佈滿了很多紅掌印,死狀看起來還真是淒慘無比。
「很不幸的,您已經死亡。」系統提示聲音適時的響起:「您可以選擇原地復活或者進入地獄,您要選擇哪一種?」
「咦?不是還有一種到墓園的復活方法嗎?」聽到沒有我想要的選項,我愕然的愣住。
「嘎啦啦,蛙獸島沒有設置墓園,所以不能找鬼伯復活喲!」暴雷在事後補充說明著。
「這麼說,我只能選擇去地獄了?」想到這唯一的一條路,我腦中又冒出了一個疑問:「當我從地獄復活的時候,我會在哪裡呢?」
「嘎啦啦,會回到主人原先死亡的地方。」
繞了一圈,結果還是回到原來的地方?我唇邊泛起無奈的苦笑,雖然很不想去地獄,可是都已經陣亡了,還能有別的路可以走嗎?
不過,也許天神真的是眷顧我吧!正當我想要轉移去地獄復活時,身旁突然出現一個身影。
朝對方望去,見到熟悉的黑髮紅眼,我感到有些訝異,不自覺脫口問道:「你不是跟你朋友去回報任務?怎麼又回來了?」
「我要幫另一個朋友收集任務用品。」北宮夜雪拋出還魂符為我跟暴雷復活。
「謝謝。」意外得到幫助,我感激的向他道謝。
「妳打怪的時候,有遇到金蛙王嗎?」他突然開口詢問著。
「金蛙王?那是什麼東西?」
「就是跟戰鼓青蛙相同外型,不過膚色卻是金色的青蛙。」他進一步作出說明。
「嘎啦啦,金蛙王,戰鼓青蛙的進階型,屬於BOSS級怪物。」暴雷補充金蛙王其他資料。
「沒有。」
聽到這樣的回答,他沉默的點點頭,視線往附近巡視了一下,才又接著道:「等一下如果遇到金蛙王,可以請妳不要出手,將它讓給我嗎?」
「就算我想打,我身上也沒武器啊。」我朝他回了個笑,雙手同時在他面前揮了揮。
「妳是來這邊練習拳腳或魔法的嗎?」見我真是兩手空空,北宮夜雪好意的提醒著:「在島嶼練功很容易被打掛,最好還是找朋友陪妳一起來。」
「我不是來練功的。」我無奈的苦笑了下,跟著便將遇到噴射海域,以及我被水柱沖到這裡的事情告訴了他。
「妳手上沒武器,一個人行動其實很危險。」北宮夜雪沉吟了下,又抬頭望了眼天色,天空已從金黃轉成了入夜的深藍色調。
「快要天黑了,晚上的怪物群跟機關陷阱會增加,現在要妳離開也不是很妥當……」丟出這堆話之後,他再度陷入了沉思。
發現北宮夜雪竟為我這個陌生人考慮眾多,我除了感到受寵若驚之外,還有種無法適應的感覺。
「妳要不要跟我一起行動?等我找到金蛙王完成任務後,我再帶妳離開這裡。」考慮許久,他開口提議著。
他的提議我當然是十分贊成啦!畢竟身邊有人作伴,被怪物打掛還有人可以幫忙救,不管怎麼看都是有利無弊,不過在這之前……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請說。」
「為什麼你要幫我想這麼多啊?」我說出自己的想法:「我跟你又不算熟,就算你將我置之不理,這也是正常的吧?」
「這……」北宮夜雪面帶尷尬的抓抓頭髮。「畢竟妳是女生,丟下妳一個人有點不太好。」
看樣子,這個人應該就是大家常說的「大好人」、「大善人」甚至是「好人團團長」吧?我在心中默默的想著。
「咚咚、咚咚、咚咚……」就在我們談話的時候,戰鼓青蛙的鼓聲再度出現。
「嘎啦啦,戰鼓青蛙又出現了!」暴雷聽到鼓聲,隨即匯聚出雷電準備迎戰。
「欸,你有沒有多的武器?我跟你買一把。」不想再赤手空拳打怪,我向北宮夜雪問著。
「有一把長劍跟一把彎刀,不過都沒有進行改造。」他從倉庫拿出武器讓我挑選。
「給我長劍吧!」用習慣複合劍盾,我不假思索的選擇了長劍。
「多少錢。」
「不用了,那是打怪物拿到的,送妳。」
「不行,拿東西就是要付錢。」因為不清楚武器的價格,我便轉了十萬元給他。
過了幾秒鐘,我聽到系統回報有錢轉入的聲音。
『叮!玩家「北宮夜雪」匯款十萬元給妳……』
「欸?你怎麼又將錢退回來?」
「妳拿去吧,反正那是打怪掉出來的,不用錢。」北宮夜雪說話的語氣相當堅定,有一種不肯讓人推辭好意的執著。
「你還挺固執的。」
沒有回答,他只是默認似的朝我回了一個微笑。
我想,要是我再次匯款給他,他也同樣會將錢退給我,既然這樣,我也懶的再去做重複的動作。
「謝啦!要是以後有需要我幫忙的,就說一聲吧!」他不肯跟我拿錢,那我也只能轉用其他方式回報了。
「嗯。」
「你知道青蛙有什麼弱點嗎?」想要輕鬆解決青蛙,我希望能從他口中得到線索。
現在戰鼓青蛙已經團團包圍住我們,開始使用鼓聲對我們的耳朵進行轟炸了。
「嘎啦啦,好吵、好吵啊!」無法忍受這樣的噪音,暴雷朝天空飛升了些。
「它們的眼睛就是致命點。」
「眼睛?那就簡單了。」知道弱點在這麼明顯的地方,接下來就輕鬆多了。
我揮舞著長劍,朝包圍住我們的青蛙展開攻擊,在我刺中第一隻青蛙的眼睛,將它解決時,其他青蛙發現同伴被殺,跟著停下打鼓的動作,一隻隻變身成紅青蛙,舉起它們巨大的蛙掌開始展開攻擊。
「同樣的招式對我沒用喔!」
我唇邊勾起一抹淺笑,手上的劍轉了圈,平劍一揮,劍鋒刺入另一隻青蛙的眼睛,舉腳一踹,將另一隻朝我撲來的青蛙踢飛。
「嘎啦啦,火焰波 !」暴雷發出多道火燄,將紅青蛙變成烤青蛙。
打鬥時,我發現手上的新劍比我原本使用的長劍還要重,劍身的重量分配也頗奇怪,劍端較輕,劍柄部份相對比較沉重,揮劍時,想要使出劈或砍這類的動作比較吃力,用不到幾分鐘,我的手腕就已經感覺到負擔了。
不行,要改個方式才行,不然我還沒打完這群青蛙,我的手就先廢了!
不想花費多餘的氣力,我逐漸放鬆了握劍的力道,利用劍柄較重的這個特色,我的攻擊方式由揮劈改成劃轉,在出手的同時,藉由劍的旋轉力道加重傷害。
因為施力方式以及使力點的改變,連帶讓我手臂的負擔頓減,而且這種方式讓我在攻防方面可以進行的更為流暢。
第一次,我第一次在使用長劍時,有一種得心應手、彷彿與武器合為一體的感覺。
我往旁邊的樹木跑了上去,就在青蛙群跟著我行動時,我從樹上一躍而下,扭身回手朝他們刺了數劍。
就在我跟青蛙群打的難分難捨、殺氣騰騰之際,一陣悅耳、清脆的鋼琴聲傳來,這聲音吸引了我跟青蛙群,我們不約而同的停下戰鬥。
演奏者是北宮夜雪,他那修長的手指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游走,除了琴鍵外,我沒有看到鋼琴的其他構造,飄在半空的琴鍵發出淡雅的銀白色光芒,籠罩在這樣的美麗光輝之下,北宮夜雪散發出一種無法言喻的優雅氣質……
演奏時,他的唇邊帶著愉悅的笑,神情專注於音樂聲中,就像個鋼琴大師般的耀眼,一舉一動全都吸引著旁人的目光。
這個人的職業該不會是吟遊詩人吧?我暗自猜測著。
遊戲中,不管使用那種樂器,通通會被稱為是吟遊詩人,而眼前的北宮夜雪,除了吟遊詩人這個身分外,我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職業更適合他。
雖然演奏的音色十分柔和,但是這首鋼琴曲的出現,可不是用來幫這場戰鬥助興、伴奏的啊!
戰鼓青蛙在安靜聆聽音樂幾分鐘後,竟然一隻接著一隻自爆了!
眼看著蛙手、蛙腳、蛙頭在我身邊亂飛,噴灑出來的綠色汁液更是濺的到處都是,我連忙躲遠了些,免得身上的衣服遭殃。
「嘎啦啦,青蛙蹦蹦蹦,爆炸了。」暴雷用著看煙火的興奮情緒嚷著。
這種恐怖的景象跟殺傷力簡直可用「炸彈」來形容啊!我心驚的想著。
就在戰鼓青蛙全部陣亡之後,北宮夜雪的演奏聲也跟著停下,見到他一手造成的「成果」,他臉上浮現一抹溫柔卻又讓人恐懼的笑容。
「好了,我們去找下一批青蛙吧!」他的手在琴鍵上一揮,那漂浮著的琴鍵隨即消失。
「嘎啦啦,繼續烤青蛙喔!」
就這樣,我們一批接著一批的打怪,直到夜深了、收拾完第十七批的青蛙群後,我們找了一處空地休息。
北空夜雪熟練的升起營火,我跟他坐在營火旁聊天,順便將一些蛙手、蛙腿串一串,用營火烤著吃。
欸,別說我們恐怖或殘忍,打了那麼久的怪,我們肚子也餓了,可是身邊剛好都沒帶食物,所以當然只有就地取材啦!
不過,在北宮夜雪提議要烤青蛙肉時,我也有被這項提議嚇了一跳,要不是他再三跟我保證青蛙肉很好吃,我恐怕也無法接受這種食物吧!
「阿雪,你打怪時,別人有沒有給你什麼封號?」
跟北宮夜雪一起打怪之後,我發現他的攻擊方式真是「很有特色」,演奏出的鋼琴曲除了讓青蛙們自爆之外,有時候那些音符還會化成翩翩彩蝶,在包圍住青蛙後,啃咬青蛙並在傷口中注入毒液,讓中毒的青蛙口吐白沫死去,可說是「以極其美麗之姿,進行極為恐怖的殺戮」啊!
如果要給阿雪取外號,應該會是「令人戰慄的吟遊詩人」這類的恐怖名稱吧!
「有。」北宮夜雪說起外號這個詞,臉上出現少見的尷尬神色。
「叫什麼?」
「呃……」北宮夜雪的態度有著遲疑,似乎不太想提起那個外號。
該不會真的被我猜中了,真的是很恐怖的綽號嗎?
「如果不方便說就不用說吧。」不想讓他為難,我朝他揮手笑笑。
「也沒什麼不方便啦。」北宮夜雪最後還是將那外號說出口了。「我有些女生朋友叫我『憂鬱系的吟遊詩人』。」
憂鬱?我完全無法將這個外號跟北宮夜雪作出聯想。
「是因為你穿的衣服是黑色系,所以她們才說你是憂鬱系嗎?」這是我唯一能想出的答案。
在我跟他一起打怪到現在,還沒見過他有什麼憂鬱的樣子,唯一勉強可以跟憂鬱二字攀上邊的,應該就是他在彈琴時候的模樣吧!
「我也不知道她們為什麼會這樣叫我。」不想再繼續這樣的話題,北宮夜雪將一串青蛙手遞上前。
「烤好了,妳試試吧。」
「嘎啦啦,烤青蛙、烤青哇!」暴雷已經流口水在旁準備了。
撲鼻而來的味道很香,讓人頓時感到飢腸轆轆,就不曉得青蛙肉的滋味是如何……
用著些微恐懼的心理淺嚐一口,入口的味道讓我感到極為驚喜。
「青蛙肉跟雞肉的感覺好像喔!」
還以為會是很恐怖的滋味,沒想到味道跟嫩雞肉差不多,十分美味。
「我之前一個人待在這邊的時候,也都是抓青蛙來吃。」得到肯定,北宮夜雪開心的笑著,並且跟我分享了他吃怪物的心得。
「這座島最好吃的怪物就是青蛙,再來就是蘑菇,海灘那邊的螃蟹也不錯。」
乍聽之下,這樣的言論似乎很正常,只是跟朋友分享食物的感想,但,要是想的更深入些……
不管是在小說或電影中,聽到的都是怪物吃人,好像沒聽說人在吃怪物的吧?想到這一層面,心中冒出一股詭異又有趣的感覺。
「妳的速度很快,敏捷度應該很高吧?」觀察過我的戰鬥方式,北宮夜雪推敲的問著。
「嗯,好像是滿值吧。」我用不是很肯定的語氣回道。
「好像?」聽出我語氣中的不確定,北宮夜雪好奇的追問。
「因為我看不到能力值,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的數值是多少。」
「妳只要將選單叫出來就可以看的到……」誤以為我是因為不知道該從哪邊看數值,北宮夜雪準備對我進行教學。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的能力值是亂碼,就算看的也不清楚確實的數字。」
「亂碼?那妳怎麼知道妳的敏捷度是滿值?」
「我之前學了一招『疾行術』,要學那個技能要先將敏捷提升到滿點,因為我看不到技能點數,所以就一邊提升一邊找NPC詢問,要是那個NPC願意讓我學,就表示我是滿點了啊。」我說出另一種衡量點數的方式。
聽到我這種論調,北宮夜雪同意的點頭。「去跟官網反應吧,不然這樣很不方便。」
「還好啦。」我不以為意的聳肩回道:「就算不知道數字,我還是可以玩啊,頂多就是不知道能力值要提升多少而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要是去跟官網反應問題,他們會要我提供一堆資料讓他們去測試,這才煩人呢!」
「嘎啦啦,好煩呢!」暴雷一邊附和的嚷,一邊啃掉了五串青蛙腿。
「如果天亮之後還是沒遇到金蛙王,我先送妳離開這個島吧。」北宮夜雪提議道。
「沒關係,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要忙,打到金蛙王再走吧!」不希望浪費他的時間害他多跑一趟,我婉拒的回了個笑。
就在我們休息的差不多時,熟悉的鼓聲再度傳出,咚咚咚的在夜色中響著,只是,這次的鼓聲跟之前似乎有點不一樣……
仔細聆聽後,我發現原本應該是整齊劃一的鼓聲中,有一個節奏跟其他鼓聲不同,除此之外,那個敲打的鼓聲似乎比其他要來的響亮。
「這次的打鼓團比較糟糕喔!」我用半開玩笑的語氣道:「竟然有一隻青蛙的拍子跟別人不一樣。」
「那是金蛙王的鼓聲,它出現了!」北宮夜雪開心的起身喊著。
耶?我們要找的獵物終於出現了?我跟著北宮夜雪的動作起身,朝鼓聲的來源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