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聲鼎沸的酒館內,酒客們的說話聲響亮的幾乎要將屋頂掀開,空中瀰漫著煙味、汗臭味、食物香氣以及濃烈的酒味跟廉價香水味……

每座城市都有它的光明面以及陰暗面,這裡便是這座城市的非法集會區,一些空賊、強盜、老千騙徒等不入流職業的落腳處。

黃橙色燈光照亮酒館的每個角落,映出每個酒客的臉,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在光影交織以及煙霧繚繞之下,那些臉孔顯得有些模糊。

這裡的人大多沒有什麼好的出身,就算有,在他們成為這裡的常客時,那些背景已經成為過往,一個塵封在記憶中的過去。

世人給他們貼上了標籤,不分性別或職業,他們是社會最下等的渣滓,價值就跟下水道的臭老鼠差不多。

酒館的木門開開合合,前一批客人才剛坐下點餐,馬上又有新客人進入。

阿奇爾快速掃視酒館一圈,看見目標後,他走向吧台旁邊的一張圓桌。

那裡坐著一名男子,他擺放在椅背上的斗沾染了各種髒污,灰黃色的泥漿、深色酒漬、乾涸的血跡、食物殘渣或不明顏料的沈澱色……

從那些髒污看來,他似乎曾在垃圾堆裡打滾過,要不就是在骯髒的下水道或街角待過一段時間。

他身上的衣服狀況比斗篷好一些,雖然皺巴巴樣子很像被醃漬的酸菜,但至少他的衣服還算乾淨,看得出原本的顏色。

「好久不見,科林大叔。」阿奇爾逕自在他對面坐下,「你看起來真糟糕,該不會是找不到情報賣錢,只好將自己弄成這副德性,打算去當乞丐吧?」

聽到這嘲笑,科林笑了笑,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吃下。

「你比我好不到哪裡去,又跟你老爸打架了?」看著鼻青臉腫的他,科林自然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

「囉唆!」他惱怒地瞪他一眼。

「好好,不囉唆,請我喝杯酒吧!」他晃晃已經見底的酒杯。

長期在外奔波的他,有著健康的古銅膚色,黑髮亂得像鳥巢。

「別說你沒錢,我聽說你們大撈了一筆。」傾身上前,他壓低了音量,「搶劫其他空賊也就算了,你竟然還賣了他們的飛空船,真狠。」語氣中透有濃厚笑意。

「不愧是最厲害的情報販子。」阿奇爾讚許地吹了聲口哨。

他們才將對方的飛空船脫手一小時,口袋裡的錢都還沒放熱,消息就已經傳入科林耳中。

「其他人呢?怎麼沒有跟你一起來?」科林朝服務生招手,要來了幾杯啤酒跟食物──由阿奇爾付帳。

「他們還在黑市。」

能賺錢的生意就有人作,不管它違不違法,幾乎每座大城都有一個這樣的地方──讓他們買賣贓物,促進商品跟金錢流通的地下市場。

贓物的買賣向來不需要阿奇爾插手,事實上,他們空賊團向來是由達倫全權處理,另外兩人只是幫忙扛東西過去,當個臨時搬運工而已。

「最近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抓起雞腿,阿奇爾大口啃著。

「還不就這樣。」科林聳肩回道:「搶劫、打架、綁架、偷竊……」

「真無聊。」阿奇爾不以為然的說道:「難道就沒有有趣一點的事情嗎?」

「無聊才好。」科林倒是十分滿意這種平靜的生活,「難道你希望每隔一陣子就冒出『彌賽亞戰爭』、『薩耶夫事件』那種大事嗎?」

「如果可以參與,成為英雄,那也不錯。」阿奇爾揚笑回道。

「那我建議你。」科林拿起薯條吃著,「你別當空賊了,去加入『利奇曼冒險團』,當個冒險獵人吧!」

利奇曼冒險團,南北方都知曉的英雄冒險旅團,他們創造了奇蹟,終結惡徒的野心,為人們帶來和平。

「誰要當冒險獵人啊?我要當空賊!」阿奇爾豪不考慮的否決。「我要成為空中的王者!」

「哇喔!真是好偉大的夢想,令人敬佩。」科林玩笑似地抓起兩根薯條,作勢為他拍手。

「喂!」阿奇爾瞪了他一眼,兩手一撈,將桌上的餐盤全堆到自己面前,連酒也不給他喝。

「開玩笑,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的嘛!」見到食物被搜刮走,科林立刻降下身段。「你是要立志成為空賊王的人耶!就別跟我計較這種小事啦~~」

「計較又怎樣?這些全是我買的。」他抓起一把薯條塞入嘴裡。

「我只是擔心你吃太多,會吃壞肚子。」科林試著抽回餐盤。

盤子才拉離一點點,阿奇爾手臂一橫,立刻將食物攔下。

「要吃可以,說點新鮮的消息來交換。」

「呃,可是最近沒什麼有趣的消息……」科林皺起眉頭,對這要求感到十分為難。

「哼!」阿奇爾抓起一隻雞腿開始啃。

「南方空域最近出現一批新空賊。」

「那有什麼稀奇?」阿奇爾頗不以為然,「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新的空賊團出現。」

當然也有空賊團消失。

「你後面那一群人前幾天搶了一艘商船。」

「那不關我的事。」阿奇爾拿起三明治吃著,「說點我會感興趣的來聽聽。」

「你會感興趣的事情?」科林抓了抓頭髮,「你想聽什麼?女人?錢?武器?食物?」

科林一一列舉,而阿奇爾則是逐一搖頭。

「街角的母貓昨晚生了一窩小貓?」

「喂……」阿奇爾投給他一記白眼。

「你什麼都不感興趣,是我要說什麼?」科林深深覺得他只是拿自己找樂子。

「你不是說過嗎?『每天都有新鮮事發生,就看知不知道而已』。」阿奇爾笑的燦爛,「你這麼厲害,我相信你絕對知道。」

「你肯定是個惡魔。」科林苦惱的抓亂頭髮。

「對了!」他想起一件兩星期前聽來的消息,「有一群海盜發現了一塊新大陸,地圖上沒有標記的新大陸。」他加重後句的語氣。

「喔?」聽到這個話題,阿奇爾這才起了興致。

「這個嘛~~」科林以眼神示意桌上的食物,阿奇爾推出一盤生菜沙拉給他。

「我想吃雞腿。」他不怎麼滿意這樣的交換。

「想吃雞腿就繼續往下說。」阿奇爾催促著。

「那群海盜本來是要到另一個地方,可是海上突然起了濃霧,穿過重重濃霧之後,他們發現了那個地方。」

說到這裡,科林停了下來,以眼神示意雞腿的餐盤。

阿奇爾推給他一盤薯條。

「我要雞腿。」他抗議著。

「說完才給你。」阿奇爾強調著。

不滿的嘀咕幾聲,科林嚥了口口水,才又繼續說下。

「看到那塊大陸,他們立刻靠船上岸,聽說那塊大陸有很多沒見過的魔獸,還有奇怪的雕像,本來那些海賊想抓幾隻魔獸來賣,可是因為裝備不夠齊全,失敗了,好啦!說完。」

「這樣哪算說完?」阿奇爾不滿的抗議,「地點呢?那塊新大陸的位置在哪裡?」

「你以為他們會笨到將地點說出來,讓其他人搶走他們的獵物嗎?」科林回給他一記白眼,手一拉,將放置雞腿的餐盤抓到面前,準備開始享用。

才抓著雞腿準備張嘴吃下,阿奇爾突然抓住他的手腕,不讓他用餐。

「證據呢?」他問。

「什麼證據?」科林皺眉。

「人證或物證。」阿奇爾咧嘴笑著,露出潔白的虎牙,「沒有證據,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為了吃東西隨便編故事騙我?」

「天啊!」科林再度翻白眼,「要騙你的話,我肯定會編更好、更有趣的故事。」

「真的?」

「臭小子,你的疑心病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重?」科林不滿的往他的頭敲了一記。「我曾經騙過你嗎?」

「沒有嗎?」瞇起雙眸,阿奇爾挑眉質問。

「呃,不過只是騙了你幾頓飯……」他小聲地嘟嚷。

「事實上,你一共騙了我們三十七次。」達倫的聲音從旁傳來。

他跟其他人現身桌邊,各自拉開椅子坐下。

「有那麼多次嗎?」科林不信的擰眉。

「如果你想趁機還錢,我可以將明細列舉出來給你。」達倫慢條斯理的回道。

「不用麻煩了。」科林可不想自找苦吃,「作人應該要往前看,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忘了它吧!」

「怎麼能忘?」蓋特威嘻皮笑臉地道:「那些可都是我們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吶!」

明明是搶來的錢。科林識相地忍住這句話。

「哎呀,幹嘛一來就聊這些?」他扯開話題,「你們肚子餓了吧?我來幫你們點餐。」

不一會,服務生送來一堆食物跟好幾杯啤酒。

「你要請客嗎?」蓋特威語調慵懶的笑問。

「我請?」這問句讓科林一愣,隨即又展露笑容,一臉燦爛地笑道:「那有什麼問題?我當然想請你們!」

想,只是「想」而已。

「要請就立刻把錢拿出來。」阿奇爾不信的瞇起雙眼,他跟他認識這麼久,從沒見他請過一次客。

「嘖嘖!真是糟糕,我的錢全花光了。」他一臉懊惱的搖頭,順便掏出口袋作證,「我看這次就還是算了,等我有錢時一定請你們大吃一頓!」他豪氣地拍胸口保證。

「我就知道。」阿奇爾不以為然的別過頭去。

「科林老弟,我們都知道你的狀況。」瓦爾特粗厚的手掌往他肩上一拍,露出一口潔齒,「要等到你有錢,不如直接用來情報交換。」

「又是情報,你們能不能換點別的啊?」科林苦著臉。

每次遇見他們,他總是會被挖走一堆內幕消息,用那些值錢的線索換幾頓飯,怎麼算他都覺得吃虧。

「除了情報,你還有什麼東西值錢?」瓦爾特不以為然的橫他一眼。

「嘖嘖嘖!」他豎起食指,左右搖晃了幾下。「你別看我現在這樣,要是我稍微打扮一下,一堆女人都會被我迷倒。」

回以起過往,他自豪地抬高下巴,順手撥了下頭髮。

「以前我可是人稱第一美男子的情報販子,一堆女人纏著我,上街都還要特地蒙面偽裝……」

「閉嘴!」瓦爾特直接往他嘴裡塞入薯條,「老子對你以前的豐功偉業沒興趣,女人我也有,而且還比你多。」

「……」惱怒地瞪了他一眼,科林用力的啃著薯條。

「別生氣、別生氣。」蓋特威笑容滿面地安撫,順便遞上啤酒,「你是情報販子,你腦袋裡的消息比黃金還珍貴,誰都知道,你是一流的情報販子。」

這句恭維為讓科林得意的揚起嘴角。

「可惜卻是二流的騙子。」達倫慢條斯理的吃著生菜沙拉。

「喂……」這說詞讓科林擰起眉頭。

「而且還是三流的小偷。」阿奇爾話一說出口,同桌幾人全爆出大笑。

「好好好,儘管笑,可以娛樂到大家我也覺得很開心。」科林無所謂的聳肩。

他一張嘴根本對抗不了他們四張嘴,還不如安靜吃東西,省得又被調侃。

直到吃飽喝足,瓦爾特這才開口。

「我在黑市裡聽到一件有趣的消息。」瓦爾特目光炯炯地看著他,「聽說有一批海賊發現了新大陸?」

「真的有新大陸?」阿奇爾這才發現科林說的是實話。

「就說我沒騙你了。」科林沒好氣地嘀咕,隨手用袖子抹去嘴上的油漬。

「你們也對新大陸有興趣?」

「只是想去參觀一下。」瓦爾特咧嘴笑笑。

參觀?科林不以為然的挑眉,他可不認為瓦爾特的心思有那麼單純。

「我知道的情報跟你們差不多,除了最初發現的海賊之外,沒有人知道那座大陸的確切方位。」

難得的賺錢機會,再怎麼愚蠢的人都知道要守口如瓶,哪有可能到處嚷嚷。

若不是那群海賊當初太過興奮,吃飯時不小心說溜嘴,他也不會得知這件事。

「有辦法查出位置嗎?」阿奇爾好奇地追問。

「那批海賊沒有固定的活動範圍,不太好找。」科林喝光杯裡的酒,隨手抹去唇邊的酒沫。

「對別人來說當然不好找。」瓦爾特一手搭上他的肩膀,黝黑的臉孔笑得十分燦爛,「不過對你來說,這只不過是一件小事對吧?」

斯文地吃完餐點,達倫拿出一張紙遞給他。

「只要你能查出新大陸的位置,累積的飯錢就一筆勾銷。」

看著上頭龐大的金額,科林額上降下黑線。

「有沒有算錯?怎麼可能有這麼多?」

「我加了一點利息。」達倫回的乾脆。

只有一點而已嗎?科林十分質疑。

「辛苦了。」蓋特威同情地拍拍他的背。

「唉~~天下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科林誇張地感嘆,隨手拿起啤酒咕嚕咕嚕地灌下。

 

※ ※ ※ ※ ※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