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的成員似乎都派到商船上去了,阿奇爾從甲板外走到操控室的路上,連一個人都沒有遇見。

正當他來到操控室附近時,裡頭傳出一男一女的爭執聲。

「混蛋!放開我!可惡的空賊!」

「該死的蠢女人,妳竟敢踢我,我不好好教訓妳,妳還以為我很好欺負?」

操縱室像經歷過一場劫難,箱子、袋子跟許多物品散落一地,一名男子壓在金髮少女身上,兩人的頭髮、衣著凌亂,男人臉上還有幾處瘀青,女生雙腳被反綁,纖細的手腕上有掙脫繩子的紅痕。

「臭女人,竟敢偷襲我!」男人握緊拳頭準備揍下,但高舉的手卻突然被外力抓住。

「沒想到你們除了搶劫還兼差綁架跟販賣人口啊?」阿奇爾手上一使力,那個男人就被他摔到一旁。

「你怎麼進來的?」男人防備的質問。

「進來就是進來了,問那麼多廢話做什麼?」阿奇爾壓根沒想要回答他的問題。

「該死的傢伙!」

男人迅速從地上起身,咬牙切齒的揮出拳頭,阿奇爾偏頭閃過,敏捷地做出反擊,手上大刀一轉,刀背直接擊中對方的臉,碰地一聲,男人就這麼直挺挺地倒下,一道刀背砍出的長凹痕,自左上斜往右下方清楚地烙印著。

「呿!才一刀就倒了。」不以為然的啐了句,阿奇爾大刀一揮,少女腳上的繩索隨即被斬斷。

「你是誰?」少女面露警戒的站起身,下意識揉著發痛的手腕。

「瓦爾特空賊團的阿奇爾。」他報上姓名。

「你跟他們是一夥的?」少女瞪大雙眼,湛藍雙瞳中透出警戒。

「如果我是他們的同伴,現在倒下的人是妳不是他,笨蛋。」阿奇爾不以為然的賞她一記白眼。

「但、但是你是空賊!」被對方這麼一罵,金髮少女不悅的皺眉。「如果不是跟他們一夥,為什麼你會在這艘飛空船上?」

「我們在那邊打了一架。」阿奇爾指向玻璃窗外的商船,「他們打輸了,現在這艘船上的東西都是我們的。」

轉過身,阿奇爾抓起散落在地上的麻繩,將暈倒的男人捆綁起來。

當他結束手上的工作起身時,卻意外發現金髮少女拿著一把奇怪的槍對準了他。

「不准你動我的東西!」她厲聲恐嚇。

「妳那把槍從哪裡變出來的?」相較於她的威脅,阿奇爾倒是比較好奇她的「藏槍之處」。

眼前的她,上身穿著一件樣式奇怪的服裝,立領、無袖,布料少得只能包住胸部,中間露出一段雪白的肚子,而下身則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褲子,用布量同樣非常的少,怎麼看都不像有放那把槍的空間。

難道她把槍塞在胸部?阿奇爾狐疑的猜想。

他曾經見過一些穿著清涼的舞孃,將客人給的賞錢塞在那裡。

可是……那畢竟是槍,不是薄薄的鈔票,塞得進去嗎?他困惑了。

就算真的塞進去,衣服也會變形吧?

「你、你在看哪裡啊!色狼、變態!」發現阿奇爾緊盯著自己的胸部看,少女瞬間紅了臉。

「誰是色狼啊!」阿奇爾非常不喜歡她這項指控。「我只是在研究妳把槍藏在哪裡。」

「研究那種事情幹嘛!我高興藏哪裡就藏哪裡!」她惱怒的瞪著他,「總之,我不准你動我的飛空船,聽到沒有!」

「這艘船是妳的?」阿奇爾詫異的瞪大眼。

「才不是。」她回的乾脆,「我的船才沒這麼醜!」

「喔?」經她這麼一說,阿奇爾倒是對那艘「不醜」的飛空船有點興趣。

「帶我去看看吧!」他緩步走上前。

「不准動!等我離開了你才可以動!」少女威脅著。

「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又沒打算搶。」他不以為然的皺眉。

不過要是那艘飛空船真的很獨特……那就另當別論了。

「空賊的話根本就不能信!」就算對方曾經出手幫過她,少女的警戒依然沒有鬆下。

「喂喂!好歹我也救了妳,光憑這一點就知道我是個好人,不需要用槍指著我吧?」他實在很討厭被人用槍瞄準。「把槍放下。」

「不要!」她毫不考慮的回絕,「你退後!」

「妳要我退,我就必須聽妳的嗎?」阿奇爾揚高下巴瞧著她。

「退後!」她朝他身旁開了一槍警告,這舉動讓阿奇爾嚇了一大跳。

「妳這個瘋子!」他又驚又怒的大吼:「這裡是操控室,妳竟然亂開槍!找死嗎?」

「你退後!」她再度命令。

「好好好,我退,我馬上退。」阿奇爾妥協了,他可不想因為跟她賭氣而賠上小命。

在他往後退遠的同時,少女也緩步往門口移動,湛藍雙瞳眨也不眨地緊盯著阿奇爾,生怕他突然朝她發動攻擊。

「妳後面有玻璃瓶,不要踩到了。」阿奇爾好心的提醒。

雖然他對她沒什麼好感,但也不希望她摔倒時誤扣板機,造成不必要的危險。

尤其現在槍口瞄準的人是他,要是不小心擦槍走火……他可不想死得這麼莫名其妙。

「你少來!」少女根本聽不進他的勸告,「你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對吧?我才沒那麼笨,你──啊!」

話還沒說完,她就已經踩上瓶子,毫無防備地往後摔倒。

「危險!」擔心她會摔在銳利的鐵器上,阿奇爾伸手將她拉回。

原本他可以穩穩地接住她,但腳下卻不小心絆到麻繩,整個人抱著少女反向跌倒,成了女生的肉墊。

「痛死了。」跌倒時他撞到了頭,頭上腫了一個大包。

「你、你沒事吧?」壓在他身上的女生,擔心地詢問。

「妳快點起來我就沒事。」他煩躁地想將她推開,卻碰觸到一個柔軟的東西。

「咦?」他朝手掌瞧去,發現自己正摸著女生的……胸部。

「呃、呃,我、我不是……」才想解釋,女生卻已經發出高分貝尖叫

「色狼!」

啪啪兩聲,他臉上多了兩個火辣的掌印。

「喂……」

「滾開!」她一腳踩在他臉上,將他踹倒,而後一溜煙跑開。

臉部直接被踩中的阿奇爾,頭暈目眩的倒在地上,一時半刻起不了身。

「真是恐怖的傢伙……」她的尖叫聲令他印象深刻。

休息幾分鐘後,他緩緩起身,鼻子卻在此時流出兩行溫熱的鼻血。

「糟糕。」捏住鼻子,他手忙腳亂的找尋布塊,想要抹去臉上的血。

當他將乾淨的布按在鼻子上時,意外看到一台外型奇特的小飛空船,從操控室的玻璃幕前飛過。

那個該不會就是那傢伙的飛空船吧?他半篤定的猜想。

 

※ ※ ※ ※

 

颶風號上,瓦爾特空賊團所有成員聚在一起,搶來的東西全堆在甲板上,近十個大布袋顯示著他們這趟的豐收。

所謂的「所有成員」其實也不過才四個人,就一個空賊團來說,他們的人數真是很少。

跟其他空賊團一樣,搶完了之後,就是分贓的開始。

瓦爾特空賊團的分贓原則跟其他空賊不太一樣,除了他們只拿個人確實需要的物品,其餘的東西一律轉賣出去,換成金錢來支付他們所有開銷。

雖然原則是這麼清楚易懂,但還是免不了產生紛爭。

「臭老頭!為什麼我不能拿那把刀!」阿奇爾氣呼呼的大吼。

「你已經有一把刀了,為什麼還要再拿刀?」瓦爾特不以為然的回問。

「你不也一樣?」他指著他剛才搜刮的物品,「你已經有長槍了,剛才還拿了短槍!」

「當然不一樣。」他拿起那兩把武器展示,「一把是長槍、一把是短槍,它們哪裡一樣?」

「都是槍啊!」

沒有理會爭吵的兩人,達倫安靜地坐在一旁,拿著工具拆解著微小化通訊器,那也是這次的收穫之一。

「看來這次好貨不少。」負責留守的蓋特威,揚起慵懶地微笑。

與一身全黑的達倫造型相似,他是一身的灰色調──深灰色長袖上衣搭著高領的淺灰色長背心,頭上是一頂淺灰色帽子。

與其他幾人比起來,他的個性算是極容易親近,不管在什麼時候,他的嘴角總是掛著懶洋洋地微笑,個性跟他的外表一樣溫吞,沒有特別的嗜好,雖然是一名空賊,但他大多待在飛空船上留守,他不排斥空賊這個職業,但也沒有對強取豪奪特別感興趣。

就像是現在,明明阿奇爾跟瓦爾特已經要打起來了,他還是一派悠哉地坐在旁邊,「欣賞」著兩人的爭吵。

「死老頭!你這種分法根本不公平!」阿奇爾氣得直跳腳。

「老子不公平?臭小子,你再給老子說一次!」瓦爾特的大手罩住阿奇爾頭頂,用力地壓揉。「老子是天底下最公平、公正的空賊!」

「哇啊啊!痛痛痛!混蛋老頭,你給我滾開!」阿奇爾疼的大叫,一拳揮開抓在頭上的手掌。

「小鬼就是小鬼,不過這麼一點力道就在喊痛。」瓦爾特咧嘴大笑。

「囉唆!你這個臭老頭!」阿奇爾氣得咬牙切齒,直接朝對方揮出拳頭。

瓦爾特輕鬆地閃過攻擊,腳下順勢一掃,阿奇爾一個沒留神,被對方撂倒在地,摔跤時還撞倒了堆在角落的紙箱,裡頭裝著的機器零件嘩啦地散了一地。

「真傷腦筋,這些零件我跟達倫整理好久,弄亂就麻煩了。」蓋特威頭疼的走上前,將散落一地的零件一一拾起,重新裝回箱子裡。

「嘖!如果是那麼重要的東西,達倫幹嘛不收進去!」一肚子悶氣的阿奇爾,轉而將矛頭對向達倫。「擺在這邊真是礙眼!看了就討厭。」

「……」沒有回話,達倫依舊埋首於通訊器的研究中,那微型機器已經被他拆開,現在他正研究著它的構造。

「他的房間已經放滿了。」蓋特威好心地代替他回答。

「那拿去放倉庫啊!」阿奇爾不以為然地回嘴。

「倉庫也滿了。」依舊是蓋特威回答。

「連倉庫也堆滿了?你在搞什麼啊?」

「小鬼,不要遷怒。」瓦爾特往阿奇爾的後腦杓揮了一巴掌,發出一聲清亮響聲。

「痛死了!」阿奇爾揪住瓦爾特的衣領,怒沖沖的罵:「死老頭,跟你說過幾次不要打我的頭!要是我變笨了怎麼辦!」

「怕什麼?你又沒有聰明過。」瓦爾特不以為然的笑笑。

「你說什麼?」阿奇爾舉起拳頭,準備揍向瓦爾特。

「有話好好說嘛!為什麼要打架呢?」蓋特威嘴上勸架,實際上卻往後退了幾步,讓出空間給他們。

「你少管閒事!」阿奇爾怒瞪了蓋特威一眼。「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訓這個死老頭!」

「教訓我?哈!」瓦爾特輕蔑的大笑,「要是你能打贏我,以後換你當老大!」

「那可是你說的,死老頭!」

「這樣不好吧?受傷了很麻煩吶!你們還是吵一吵就好。」從口袋中拿出蘋果咬了一口,蓋特威很「努力」地在口頭上勸架。

沒有理會他,兩人已經打了起來,出拳凶狠,互不相讓。

「哎哎,真糟糕,急救箱的藥好像用完了。」蓋特威記起這一點,皺眉說道:「你們不要打得太用力,意思意思揮個幾拳,弄一些瘀青就好。」

「哈!跟這個臭小子打,老子根本不用認真。」瓦爾特輕蔑地大笑,一腳將阿奇爾踹倒。

「死老頭,你的腳是棉花做的嗎?怎麼我一點都不覺得痛?」

阿奇爾快速從地上起身,飛撲上前,用全身的力量將瓦爾特撞倒。

瓦爾特將甲板上撞出一個凹洞,飛空船船身甚至因為他而搖晃。

「年紀大了就要認命,畢竟你是我老爸,我會手下留情。」

「年紀大?」

瓦爾特很快便欺身上前,朝他連連揍出幾記重拳,阿奇爾舉手護住頭部,退了幾步。

「怎麼?老子不過隨便揮幾下,你就沒辦法反擊了嗎?」

一記又快又猛的上鉤拳,將阿奇爾給擊倒在地。

「這就是你的拳頭?你在幫我按摩嗎?」抹去嘴角的血,阿奇爾笑得張狂,完全不像趨於劣勢的人。「蓋特威,等一下下船補貨的時候,記得藥膏多買一點,這個老頭會『很需要』!」

「哈哈哈……」瓦爾特朗聲大笑,「蓋特威,你要記得買尿布跟奶粉,這小子還沒斷奶,晚上說不定還要包尿布睡覺!」

「是是是,我都記下了,瓦爾特要膏藥,阿奇爾要奶粉跟尿布。」蓋特威漫不經心的點頭,手上的蘋果吃了一半。

「還需要別的嗎?奶瓶?嬰兒玩具?拐杖或輪椅?還是……」

「再給這個臭小子準備一副棺材!」

「再給這個臭老頭準備一副棺材!」

兩人異口同聲的發出怒吼。

「呦呦呦,不愧是父子,真是好有默契啊!」蓋特威讚賞的拍了幾下手。

「哼!」

兩小時過後,這場父子大戰分出了勝負,瓦爾特大勝,阿奇爾慘敗。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