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回溯**

  

時間:夜伢十七歲

地點:帝華納科學院

  

「夜伢大哥,你在樹上做什麼?」希杰站在大樹底下抬頭看著樹上的人影。

 

粗大的樹幹上坐了一個人,陽光穿過葉片的縫隙灑落到他身上,深遂的黑眸帶著點調皮的神采,令人心動的臉上勾勒出一抹燦爛的笑靨。

 

「我在躲人。」確定四周沒有危險生物之後,夜伢一溜煙跳下樹。

  

「又被那些姊姊追著跑啦?」希杰一臉好笑的看著他。「你為什麼那麼怕她們呢?我覺得那些姊姊人很好啊……每次看到我都會給我點心、餅乾、糖果……」

  

為什麼怕?當你看見一群眼睛變成愛心形狀向你衝過來,她們的手裡還拿著繩子、棍子的時候,你會不怕?你會不閃人??夜伢一想到那些女生的表情,一股寒意打自心底發出。

 

「夜伢大哥你怎麼了?」希杰望著他那詭異的表情不解的追問。「你的表情看起來好怪喔。」

  

看著希杰那天真無邪可愛的臉龐,夜伢可以想像他長大後也會跟自己有同樣的遭遇。

 

這種恐怖的未來還是先不要告訴他好了。夜伢無奈又同情的看著他。「等你長大以後你就知道了。」

  

「要是你遇到你小時候崇拜的那個女生,你也會怕她嗎?」希杰冷不妨的冒出這句話。

  

這小鬼……那件事情我只跟他說過一遍沒想到他竟然還記得?還好我沒跟他提她的名字,要不然他一定會想辦法幫我查出她的下落。聽到希杰提起這件往事,夜伢的思緒也回到小時候的那場宴會。

  

老實說,他已經記不太清楚她的樣子了,印象中,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不過,如果她只是單單長相可愛的話,他不可能直到現在還記得她,畢竟比她漂亮、可愛的女生多的是,讓他刻印在腦海中的,是她那脫俗的舉止以及獨一無二的氣質,那是一種……宛若公主般高貴的氣質……

 

若是她真的是個公主,那我真的願意當她的守護騎士……隨後,夜伢又對這個認定感到可笑……

 

不對,她不是公主,如果真要比喻……她應該是個騎士才對。

 

 

「夜伢大哥你在想什麼啊?」看著夜伢突然沉思突然發笑的樣子,希杰感到有些詭異。「告訴我嘛……你會不會怕那個女生??」

  

「這個……」夜伢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經過那麼久的時間,誰知道她變成什麼樣子?說不定再見到她時自己也認不出她來,也說不定,長大之後的她變的跟其他的女生一樣,平凡、無趣,整天只對服裝、首飾有興趣。夜伢輕輕的嘆著氣。

 

若真是這樣,他寧願一輩子都不要再遇見她,他希望能保留這個美好的記憶。

 

「夜伢在這裡!他在這裡!!」一個女生的聲音響亮的從附近傳來。

  

「啊!!夜伢!我愛你!」其他女生的尖叫聲跟著出現。

  

天啊!又來了!夜伢真是感到萬般無奈。「希杰,快跑!!!」

  

「好!」希杰開心的應著,像是要參加賽跑比賽一樣興奮。

  

衝啊!!熱血沸騰、馬力全開的衝啊!我跑!我跳!我飛!!夜伢拼命的拔腿狂奔著。

 

十分鐘之後……

 

為什麼?為什麼那群女生還是緊追著我們不放啊?難道說她們這陣子偷偷練了輕功?!夜伢望著後頭緊追不捨的人群,心中困惑的吶喊著。

  

「夜伢大哥,我忘了跟你說一件事。」希杰像是想到什麼般突然開口。「校長要你過去他那邊一趟。」

  

校長?他找我幹麻?依照夜伢對校長的認識被他找去通常沒好事,但是誰叫他是校長呢,身為學生的他還是必須乖乖聽話過去一趟啊。「希杰,甩掉她們!目標校長室!」

  

「好!」

  

夜伢與希杰兩個開始在牆壁、窗戶、屋頂暴走,最後,他們在走廊轉角處以一記急速甩尾才成功的將那群女生給甩開。

 

她們還真是難纏的狠角色!看著身後已經沒有追兵,夜伢這才鬆了口氣。

  

「校長好!」他們跑到校長室門口後迅速的敲門、衝進去然後快速的把門關上。

  

累、累死我了……夜伢調整了下呼吸,順手整了整衣服。

  

「夜伢大哥,這樣跑步好好玩,下次我們再來跑。」希杰依舊是一臉天真的笑著。

  

好玩?下次你自己跟她們玩吧。

  

「一早就開始跑步做運動啊?年輕人真是有活力。」校長笑容滿面的坐在書桌前望著他們。

  

「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夜伢走到校長桌前的椅子坐下。

  

校長將一張申請表格遞到夜伢面前。「這是校外友誼賽的參賽申請表,你看一下。」

  

「校外友誼賽?」望著那張紙,夜伢大略猜到校長的企圖。「這不是需要榮譽塔等級一百層以上的學生才能參加的嗎?我現在不過才三十二層,這比賽應該跟我無關吧。」

  

「我知道你的級數不夠,不過我也知道你的實力早就超過一百層,希望你能參這場比賽為校增光。」

  

「好棒喔!夜伢大哥!你是第一個還沒到達一百層就能參加校外賽的人耶!你就參加嘛……」希杰雙眼發亮一臉崇拜的說著。

  

為校增光?聽起來沒什麼吸引力。夜伢順手拿起申請表看著上面的介紹。

  

全部的賽程需要十多天才能比完,大約需要對戰四十多人,這真是個苦差事啊。夜伢的心中升起拒絕的念頭。

  

「個人組的冠軍可以得到獎盃一座以及三百枚金幣,學校方面也會加榮譽分兩百分。」校長開始使出利誘手段。「比賽的成績也會公佈出來,這對提昇知名度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沒想到它獎金還挺高的,剛好最近蠻缺零用錢……看在錢的份上,夜伢有些心動了。「既然校長這麼說了,那我就試試看吧。」

  

「還有一件事,雖然你才剛剛通過三年級的測試,不過,其他老師都認為你可以再往上升級挑戰看看,你願不願意再參加升級測試?」

  

升級啊……也是可以啦……對夜伢來說,現在的課程還真是有些無聊,他來這所學校原先是想要學點新東西的,可是到了這裡之後他發現,目前學校教的東西他早就會了。

  

或許,再往上升一個年級就會有我沒學過的新東西。夜伢暗自猜想著。

 

身為一個貴族,就該具有淵博的知識,一個沒有知識的貴族比一個平民還不如。這是他父親曾對他說過的一句話,而他也是深深認同著。

  

「考慮的如何?你要考升級考嗎?」校長再一次詢問他。

  

「我……」夜伢才想回答,一個老師匆匆忙忙拿著兩張紙跑進來打斷他的話。

 

「校長!你看看這個!!」  

 

「怎麼了?為什麼慌慌張張的??」校長接過那兩張紙瞧著。「這是麗莎˙瑪麗蓮波秋絲琳公主的入學申請書,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們這件事情了嗎?」

 

麗莎公主要來這裡唸書?熟悉的名字讓夜伢側耳傾聽,自從那次宴會過後,他就再也沒見過她了。

 

「是、是的。」老師用力的嚥了口口水才又接著道。「不過,我同時收到王后的引薦函,她說她想推薦一個學生進來唸書。」

  

「這件事情王后有跟我提過,不過,為什麼你會慌張成這樣呢?對方是誰家的孩子?」校長追問著。

 

「那個學生是、是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是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孩子啊!」老師一臉好像見到豬從天空飛過的驚訝表情大叫著。

  

「喔??」校長看著另一張紙上的名字,隨後他的臉上露出一個高深詭譎的笑容。「原來是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孩子啊,往後的日子應該會比現在好玩多了。」

  

迪亞?是她嗎?夜伢連忙看著入學申請書上的名字,米白色的紙張上整齊寫著「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幾個黑色大字。

  

真的是她!她要來這裡唸書!我、我可以再見到她了?夜伢呆愣愣的望著名字,慌張、期待、不安、擔心……種種的情緒湧上他的心頭。

  

「夜伢大哥,你怎麼了?」見夜伢臉上出現複雜的神情,希杰困惑的望著他。

  

「我……呃……沒事……」

  

為什麼我會這麼激動?我不是已經對她沒感覺了嗎?我不是忘了她了嗎?為什麼再次聽見她名字的時候,我的心竟然狂跳不已?為什麼?夜伢對自己的失常也感到困惑。

  

「夜伢同學……」校長挪了挪鼻樑上的眼鏡。

  

「呃?什麼事?」冷靜、冷靜,在校長面前還是要保持鎮定。夜伢努力平撫著自己的情緒。

  

「可以請你將入學申請書還給我嗎?」校長望著夜伢手中的紙。

  

入學申請書?夜伢這時才發現他的手上多了一張紙。

  

「對、對不起。」夜伢窘迫的將紙還給校長。

  

天啊!我是什麼時候從校長手中搶過來的?

  

「沒關係。」校長對他笑笑,他將申請書還給剛剛衝進門的老師。「你立刻發入學通知書給他們。」

 

「是!」老師立刻又火速的衝了出去。

 

迪亞要來這裡唸書了,校長已經要發入學通知給她了!夜伢的腦中依舊是鬧哄哄的。

 

「夜伢,你還沒告訴我,你的決定。」校長的話勉強將他的思緒拉回。「你要參升級考嗎?」

  

「我……」夜伢遲疑著,原本想要快點升級學習新事物的想法突然被沖淡許多。「我覺得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所以我想要先待在三年級好好充實自己。」

  

不知道她是不是跟小時候一樣厲害?現在的我是不是已經跟她具有同樣的水準?也許……往後我可以跟她一起切磋魔法,或許我……夜伢的腦中不斷出現許多他與她成為同學之後的種種計劃。

  

  

 

  

「嗶!嗶!學園快報!前幾天參加校外友誼賽的選手已經回校摟~參加個人組競賽的夜伢同學果然不負眾望!為本校奪得了冠軍!」

  

終於回到學校了,迪亞呢?迪亞她在哪?她被分發到哪個學院?帶著急迫的心情,夜伢快步走在校園中。

  

「夜伢,好久不見,聽說你得到個人組冠軍,真是不簡單。」歐羅手中拿著兩本書出現在他面前。

  

「歐羅,你知不知……呃……」話到嘴邊他卻哽住了。

 

原本他想問歐羅有關迪亞的事情,可是要是他這麼問他,歐羅一定會感到奇怪,畢竟,他向來對女生都是能避則避,現在怎麼會突然向他打聽一個女生的下落呢。

 

「怎麼了嗎?」發現夜伢話說了一半就打住,歐羅不解的反問他。

 

「這幾天學校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嗎?」夜伢轉了個方法問

 

迪亞她家那麼有名,入學時一定會造成大騷動,只要這麼問我就可以不用明說也能知道她的下落了。夜伢在心中盤算著。

 

「特別的事情?嗯……」歐羅沉思了一會。「沒什麼印象……」

 

唉……我忘了歐羅這個人一向很少理會學校發生的事情,他怎麼會去注意這些呢?失策啊失策……我看我還是自己去查好了。夜伢喪氣的垂下肩膀。

  

「對了,希杰找了兩個新生跟我們一起住,他們倆個還蠻有趣的。」歐羅丟了這句話給他。

  

「喔。」對於他的話,夜伢只能用單音節回應。他現在哪有心情理什麼新生啊!他只想知道迪亞的事情啦!

  

「我要將書拿去還圖書館,晚點再聊。」歐羅對他揮揮手隨即離開。

  

跟歐羅道別後,夜伢拿著行李緩步走回宿舍,他此刻的心情真是極度失望、沮喪、沉重。

  

「你是誰?」

 

當夜伢打開宿舍的門時,一個女生端著茶水及點心站在樓梯口望著他。

  

愕?女生?不會吧!希杰找女生跟我們一起住?見到她,夜伢反射性的後退一步。「我叫做夜伢,請問妳是?」

  

「原來是你啊,我有聽希杰說了很多關於你的事情喔,我叫做麗莎。」麗莎的眼睛開始冒出愛心符號。「希杰說的沒錯,你真的長的好帥,」

  

原來她是麗莎公主啊……長大之後的她變的更漂亮了,可是她眼中的那些愛心符號是怎麼回事?我現在該逃跑嗎?可是這樣會不會太失禮了?目前她看起來好像還在理智的範圍之內,應該還不至於突然衝過來非禮我吧?夜伢心驚膽顫的警戒著。

  

「可惜啊……可惜……你已經超過了……」麗莎像是喃喃自語般的搖頭嘆氣。

  

可惜?超過?她在說什麼啊??夜伢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要端茶點上去了,希杰要是聽到你回來他一定很高興。」

  

「很高興認識妳。」夜伢對她報以一個禮貌性的笑容。

 

麗莎也跟著回給他一個甜美的笑隨後便轉身走上樓去。

  

還好她很正常,跟那些女生不一樣。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夜伢心中的恐懼跟著鬆下。

  

「別難過,她沒為你尖叫並不是你的魅力減少……」果力多的聲音突然自夜伢身後傳來。

  

魅力減少?什麼跟什麼啊??夜伢無奈的皺起眉頭,他尋著聲音的來源轉過身。「我並不是因為……哇!!!」

  

當夜伢回頭看見果力多的樣子時,他被嚇了一大跳,果力多的臉塗上一層綠綠的泥巴,臉頰、額頭還貼著幾片小黃瓜。

  

「幹麻嚇成這樣?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見我敷臉的樣子。」果力多沒好氣的說著。

  

說的也是。夜伢跟著點頭表示同意。

 

在他跟果力多同住的第一晚,他就已經被他嚇過了,那時候的他全臉塗上死灰色的泥巴,在眼睛的地方放著兩個圓圓的綠色東西,重點是!!他的眼睛蒙上了竟然還看的到路!上下樓梯、走路完全沒有撞到東西或者跌倒,這點真是太厲害、太神奇了!!

  

「麗莎她對男生沒興趣。」果力多語調冷淡的說著。

  

不會吧?!麗莎公主她竟然會討厭男生?!夜伢感到極為訝異。「是她告訴你的?」

  

「這種事情想也知道,她在看到我的時候竟然沒有瘋狂的愛上我耶!而且她整天只跟希杰粘在一起。」果力多非常激動的說著。「從我種種的觀察看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我保證!她絕對對男生沒興趣!!」

  

「果力多,你最好克制一下情緒……」看著他瞪大雙眼、慷慨激昂的樣子,夜伢實在有點為他擔心。「你的臉已經開始在龜裂了。」

  

「什麼?天啊!!」果利多發出一聲慘叫之後便迅速消失在他眼前。

  

回到了房間,將行李以及獎盃丟在一旁,夜伢疲憊的坐在床邊發呆,他的腦中全是迪亞模糊的身影。

  

真奇怪,為什麼我會那麼想要見到她?我不過是小時候在宴會見過她一次,就算她小時候真的很特別、很厲害,人長大了都會改變啊,說不定她現在……

  

「噠!噠!噠!」

  

正當夜伢腦中仍是一片混亂的時候,陽台外突然傳來類似腳步聲的聲音。

  

怪了,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聲音?夜伢才想起身前去查看,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一名少女飛耀在半空中,烏黑的長髮在風中飄舞著,陽光灑落在有如玫瑰般紅潤的雙頰,澄淨的雙眼正好奇的瞧著夜伢。

  

天使……我看到了……一個天使……夜伢怔怔的望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

  

「碰!」一聲巨響,女孩摔進了房間。

  

應該很痛吧?看她皺著眉嘟著嘴的樣子,夜伢真是覺得她好可愛。

 

咦?我怎麼會這麼想?夜伢趕忙搖搖頭企圖晃走這詭異的想法。「妳是誰?」

  

「你為什麼在我的房間?」女孩質問著夜伢。

  

看樣子,她應該就是希杰帶回來的另一個新生吧。夜伢狐疑的猜測著。「妳的房間?我才離開一陣子這裡就換主人了嗎?」

  

聽夜伢這麼說女孩睜大雙眼困惑的打量四周。「這裡是幾樓?」

  

「四樓,摔下去不會死只會摔斷腳而已。」這應該算是一個冷笑話吧,不過……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看起來好像有點不爽。夜伢真是為自己這句話感到後悔。

  

「不好意思,我跑錯地方了。」女孩站起身整整衣服,隨即準備轉身往陽台走去。

  

我果然說錯話了!我真是個豬頭!看著她轉身往陽台走去,夜伢心裡真是又急又氣。

  

「站住。」不自覺的,夜伢出手抓住她的肩膀,女孩被他這樣一牽制,跟著回過頭冷冷的看著他。

  

糟糕,現在我該怎麼辦?夜伢從沒遇過這樣尷尬的場面,此刻真不知該怎麼反應。

 

先、先說句話打破這僵局吧。夜伢開始絞盡腦汁想著開場話。「妳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靠!我的口氣會不會太兇了?她應該沒有被我嚇到吧?夜伢心中的焦慮不安又加重了些。

  

「放手!」女孩狠狠的瞪他一眼,起手一揮,狠狠的將他的手甩開。

  

「給我站住!」情急之下,夜伢順手抓了一旁的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掯掯掯掯……夜伢現在的心情已經不是一個『掯』可以形容的了!

 

我怎麼會做出這麼白目的事?我並不想要這樣子對她啊!此時此刻他真是想海扁自己一頓。

  

女孩用力的揮開了夜伢的刀跟著對他丟了一顆火球過去。

  

「沒見過這麼凶悍的女生。」夜伢不自覺的脫口說著。

 

啊!我這張賤嘴!!他現在可說是將自己打落地獄中了。

  

「那你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女孩拔出手上的長刀與他對峙著。

  

看來她真的是生氣了,我真是個蠢蛋!豬腦袋!夜伢心中拼命的責罵著自己,但是望著眼前氣的雙頰鼓起的女孩,他的腦中卻又跟著出現另一個想法。

 

她生氣的樣子也好可愛,呃……目前的情況下我不應該想這個吧?

  

「夜伢大哥!聽說你回來──」希杰跟麗莎出現在夜伢的房間門口。

  

「迪、迪亞?妳怎麼……?」麗莎驚訝的對女生叫著。

  

「她……是迪亞……哥哥?」希杰驚訝的聲音跟著出現。

  

她是迪亞?難怪剛剛我見到她的感覺是那麼的熟悉,沒想到我跟她竟然在這情況下相遇,而且……我剛剛還對她作了那麼多蠢事!!夜伢此刻真是恨不得從陽台跳下去。

  

「鏘!!」迪亞手上的刀子重重的掉在地上發出一聲響音,在眾人都還來不及反應時,她隨之暈了過去。

  

 

  

──迪亞房間內──

  

「麗莎姊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迪亞哥哥會變成女生??」希杰看著床上的迪亞又擔心、又急躁的問著。

  

迪亞哥哥?為什麼希杰要叫迪亞『哥哥』?夜伢對這句話感到困惑,望著麗莎一臉心虛的樣子,夜伢可以肯定她一定有事瞞著他們。「麗莎公主,可以請妳跟我們說明一下這整件事情嗎?」

 

雖然麗莎只是個新生,但畢竟她的身份是個公主,禮貌上,夜伢還是在她的名字後面加上稱號。

 

「不用叫我公主啦……」麗莎對夜伢揮揮手。「我們都是同學,而且你的年級還比我高,你叫我麗莎就可以了。」

 

「麗莎,請妳跟我們解釋一下整個狀況。」夜伢又重複一次他的問題。

 

「我、我……」麗莎垮下臉一臉委屈、無奈的扁著嘴。「我不能說。」

  

「為什麼不能說?!」希杰著急的追問。「迪亞哥哥該不會生了什麼怪病吧?」

  

生病?不會吧?可是,她的臉色看起來真是蠻蒼白的……看著床上躺著的她,夜伢口氣也急了起來。「她到底怎麼了?快說!」

  

「我……」受到夜伢的逼迫,麗莎眼框開始泛出閃閃的淚光,她低著頭眼神閃爍的迴避著。「我答應過她不能說……」

  

「麗莎姊姊!拜託妳告訴我好不好?我真的很擔心迪亞哥哥!!」希杰拉著她的衣袖央求著。

  

可惡!她到底在隱瞞什麼啊?該死的!夜伢深吸了口氣,順手將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說不說?我不想再問第三次。」  

 

應付非常事件就要用非常手段,這是夜伢從軍事老師那邊學來的知識。不過,這可是他第一次恐嚇女生。

 

「我、我說!我說!!」被他這麼一嚇,麗莎連忙點頭如搗蒜的答應著。

  

我究竟是怎麼了?我怎麼會對一個女生做出這種事?而且對方還是麗莎公主!夜伢收回了刀,他對自己竟然做出這樣失常的舉止感到非常困惑。

  

「麗莎姊姊!快快快!快說!」

  

「在很久很久以前……」麗莎眼神遙望著遠方一副要開始說故事的樣子。「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座山,山腳下有一個很小很小的村莊,山上有一……」

  

厚!!她以為她在幫希杰講床邊故事嗎??見麗莎這模樣,夜伢心中又冒出了一把火。「講重點!」

  

「喔……」麗莎側著頭沉思了會,然後她飛快說出重點。「因為那樣、所以這樣、然後她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無言。

  

「麗莎姊姊,那個、這樣、那樣是什麼意思啊??」希杰滿臉的問號。

  

「講清楚,不要廢話。」要是麗莎再這樣下去,夜伢真怕自己會將她從三樓丟出去。

 

沒想到當初的麗莎公主竟然變成這樣子。夜伢此刻真是感嘆萬千,他印象中的她是有如童話書中的公主一樣漂亮、甜美,雖然現在的麗莎變得更加美艷動人,可是他總覺得現在的她很……白目。

 

「迪亞她、她……」麗莎的眉頭深鎖話也說的吞吞吐吐的,漂亮的雙眼溜溜的轉動著,纖纖玉指也開始捲起波浪長髮玩著繞著。

 

跟著,像是想到什麼般,麗莎的雙眼閃過一道光芒,她深深的吸了口氣順道清了輕喉嚨。「因為迪亞的哥哥在她還很小的時候就離家出走,她的爸媽因為這件事情很難過,迪亞為了讓家人心情好一點便將自己扮成男生,她說她要連哥哥的份也一起奮鬥……」

 

說到這裡,麗莎從袖子中抽出絲巾開始掩面輟泣。「身為好友的我,看見她那麼辛苦的強撐著,我真的覺得好難過,可是我又幫不上她的忙,我拜託你們,請你們別將這件事情說出去……」

  

「迪亞姊姊好可憐……」希杰也跟著開始哭的淅哩嘩啦。

  

沒想到她竟然有過這種遭遇……望著床上的她,夜伢心中有著不捨與同情。

 

早知道我那時候應該將她娶進門才對,不,現在也不遲,雖然這樣有點對不起公主,畢竟我曾經想要當她的騎士保護她……不過,我現在真正想保護的人是迪亞,我想守在她的身邊,我想保護她,我想要……娶她當老婆。

 

想到這裡,夜伢更是在心中暗暗的發誓。

 

老婆,今生今世,我絕對不會再讓妳受到半點委屈!此時,夜伢已經將迪亞當成自己此生的新娘。

 

 

「唔……」床上的迪亞突然發出些微的聲音。

  

「迪亞醒了?」麗莎與希杰快速的衝到床邊,麗莎開始輕喚著她。「迪亞、迪亞?妳醒醒啊。」

  

她緩緩的睜開眼睛,掙扎的自床上爬起。

  

「沒事吧?身體有沒有好一點?」麗莎轉身倒了一杯水給她。

 

「迪亞姊姊……」希杰坐在迪亞旁邊擔心的看著她。

  

「那個……希杰……對不起……我……」望著希杰,迪亞欲言又止的低下頭,看那模樣似乎是不知該如何啟齒。

  

迪亞的表情夜伢全看在眼裡,但是,他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他只好安靜地站在一旁。

  

「麗莎姊姊剛剛都跟我們說了,妳那個哥哥真壞!居然拋棄家人自己一個人跑出去!害的妳爸爸、媽媽傷心,也害妳必須要假扮成男生……」希杰氣的臉都紅了。

  

迪亞的眼中閃過詫異、困惑的神情,她轉頭望著麗莎,麗莎則是對她眨著眼作回應,迪亞與麗莎沉默了半餉,隨後迪亞的眼神又回歸到希杰身上。「那個……希杰……我不希望這件事情讓其他人知道,所以……」

  

「我知道!麗莎姊姊有跟我們說了,我跟夜伢大哥絕對不會說出去,對不對夜伢大哥?」希杰轉頭問著夜伢,迪亞的視線也跟著轉移到他身上。

  

她在看我耶!我、我該說什麼?面對她的眼神,夜伢先是一楞而後開始試圖開口與她說話。「可以請問一下嗎?」

  

迪亞點頭表示同意。「請說。」

 

還記不記得我?願不願意跟我做朋友?願不願意嫁給我?這些……好像都不太適合現在說耶……我到底要說什麼?快啊!她正等著我開口,總不能一直沉默吧!!夜伢急的滿頭大汗。

 

突然間,夜伢瞄到桌上有一隻詭異的粉紅色兔子正瞪大雙眼、咬牙切齒的瞪著他,他順手將兔子抓了起來。「為什麼牠要這樣盯著我?」

  

「牠見到陌生人都會這樣,不用理牠。」

  

是這樣啊?這粉紅兔是新品種嗎?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兔子。夜伢將兔子抓在手上翻來覆去的看著。

  

「嗶!嗶!決鬥通知!您再過二十分鐘將有一場決鬥,請儘速到決鬥場集合!」浮嗶蜜蜂的聲音突然響起。

  

聽見這話,迪亞連忙從床上跳了起來。

  

「把決鬥延後吧!妳不是不舒服嗎?這樣的身體怎能去跟他們決鬥呢?」希杰上前阻止著她。

  

是啊,老婆妳還是不要逞強,萬一傷到身體該怎麼辦?夜伢對迪亞的舉動也同樣不贊成。

  

「我沒有不舒服啊。」

  

「還說沒有不舒服,妳剛剛不是暈倒了嗎?」麗莎反駁著她。

 

乖老婆……妳還是聽妳好朋友的話,不要讓我擔心啊。

 

「那是變身藥藥效退了的副作用。」迪亞抓起長刀跟斗篷。

  

呃……好吧,妳想出去就讓妳出去好了,可是老婆啊……妳要這樣穿著浴袍,披散著頭髮拿著長刀出去?雖然說這樣的妳很性感,可是,要是妳這樣出去一定會被一堆色狼追著跑啊!!!

 

「妳……要這樣出去?」在迪亞經過自己身邊時,夜伢攔住了她。

 

此時的迪亞穿著一襲米白色浴袍,浴袍長度到膝蓋下方,顯露在浴袍外的雙腿十分白皙勻稱、引人遐想,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胸前,雖然頭髮略顯凌亂但卻有另一種隨性之美。

  

迪亞打量自己一下,隨後走到書桌前打開抽屜拿出一瓶藥,她將一顆黑色的藥丸吃了下去,不一會,迪亞的身高整個拉長,骨架跟著寬了些,她的身體隨著藥性轉變成男生。

 

「迪亞姊姊變成哥哥了!而且妳的頭髮跟眼睛……變紫色的!!」希杰在一旁開始胡言亂語的大叫。

 

哇塞!好美麗的紫色!現在的老婆就跟傳說中的精靈一樣美麗!!正當夜伢讚嘆的迪亞的美麗時,心中也跟著起了另個疑惑。

 

那個藥應該是變身藥吧?可是為什麼吃了藥之後她的頭髮跟眼睛會變成紫色?難道說藥的配方有誤?不,不對,如果說是配方有誤那麼她應該無法變身才對。夜伢看著改變後的她大感不解,在夜伢所學習到的知識中,變身藥並不會產生髮色改變的副作用。

 

「吃了藥,迪亞姊姊的眼睛跟頭髮會變色,藥效退了迪亞姊姊還會暈倒。」希杰眼中開始出現淚光。「沒想到迪亞姊姊居然要忍受這樣的痛苦,姊姊真是好可憐……要是我見到妳哥哥,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為妳出氣!!」

 

說的好!希杰!雖然說他算起來也算是我大哥,但是我可不允許有人欺負我老婆!!夜伢在心中拼命點頭贊同希杰的話。

 

「希杰,我真的沒事,你不用為我擔心。」迪亞彎下身拍拍希杰的臉頰,她的臉上漾著暖暖的笑容。「你以後還是叫我迪亞哥哥就可以了。」

  

說完話之後,迪亞抓起一旁的衣服迅速衝到更衣室換裝。

 

走出更衣室的她戴著頂黑色假髮,身穿一襲白衣,肩披白色斗篷,腰間佩帶著一把雕工精緻的長刀,在她的臉上可以見到信心十足的笑容

 

真不愧是老婆!就算是變成男生也還是這麼好看!望著她整裝完成的樣子,夜伢在心中又是一次讚嘆。

 

俊逸而又中性的外表融合著男性的冷與女性的柔,這種陰陽相合的特異風格,就連身為男生的夜伢也忍不住想要多看兩眼。

 

「走吧。」迪亞快步走出房門,其他人則是尾隨其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