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摔出來之後狂迅速的站起來之後,他生氣的怒罵著。『該死的傢伙!!』

  

狂氣的想衝進去揍人,但是眼前高聳的大門卻緊閉著。

  

『開門!快點給我開門!!本大爺非要好好教訓你不可!!』

  

『別叫了,她是不可能會開門的。』心宿的聲音幽幽的響起。

  

『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傢伙是誰?!』狂暴跳如雷的逼問著。

  

『她是所有人格裡面最麻煩的傢伙,孤僻、冷漠……其他人見到她也不太敢跟她親近,不過我倒是很賞這個傢伙,又冷、又酷,真是帥呆了!』心宿在他身邊飄著。『你這傢伙還真幸運,一進來就能遇到她,她可是很少出現的喔!』

  

幸運?幸運個鬼!狂還是第一次被人給轟出來,他氣的衝上前狠狠的踢著大門。『該死的傢伙!本大爺要跟妳決鬥!妳給我滾出來!!』

  

『沒用的,門被關上之後短時間無法再開啟,你還是先回去,改天我再帶你繼續參觀。』

  

『本大爺可不是要來這邊參觀的!大爺我要殺了那個該死的傢伙!』

  

『好、好,歡迎你下次再來殺她。』

  

『……』這樣的回答讓狂有種被愚弄的感覺。『你以為本大爺殺不了她嗎?!』

  

『是的。』心宿非常肯定的回答著。

  

『你!!”狂真是快氣炸了,這傢伙居然這麼小看他!他可是『傲氣殺神』耶!死在他手下的人可是不計其數,他怎麼可能殺不了她?雖然說狂剛剛曾經動過不殺她的念頭,但是現在他可真是想將那個欠扁的傢伙給解決了!!

  

『我相信你不會殺她,而迪亞她也是這麼相信著。』心宿一閃一閃的發著亮光。『她一直相信著你所以才會放心的將這個身體……甚至她的生命交給你。』

  

『她……信任……本大爺?狂的心被強烈的撼動了,但是他脫口而出的話跟他的心情恰好相反。『少開玩笑了!她將這個身體交給本大爺,只是想要本大爺幫她打贏那些人!她根本就是將大爺我當成僕人!她根本就是在利用本大爺!』

  

『你真的這麼認為嗎?』心宿飛到他眼前停著。你真的認為她將你當成僕人?當成工具?”

  

『沒、沒錯!!』狂的語氣中透著心虛與不確定。

  

『如果是這樣……那你也該感到感激了,我還沒見過有人對僕人、對工具這麼好。』

  

『好個屁!她哪時對我好過?』

  

『像你這麼遲鈍的傢伙,當然不會發現她對你的好。』心宿盤旋式的兜了幾圈,它的身上灑下金色的光粉,一個如同鏡子般的東西出現出現在半空中。

  

『看一下吧!』心宿對狂說著。

 

 

場景是在學校的決鬥場,場上站著兩個人,一個是迪亞、另一個則是東學院的學生,卡西卡。

 

這個是……大爺我跟她吵了一架跑出她的房間後,被東學院的那些傢伙抓住,聽說他們還利用本大爺逼她跟他們決鬥……狂回憶起那時候的狀況。

 

「依照約定,兔子還給你。」決戰的對手用眼神示意著台下的同夥,他們將一個袋子交給了希杰。

  

「迪亞哥哥!棉花糖牠……」希杰臉色蒼白、眼中佈滿淚水的看著迪亞。

  

看著兔子,迪亞的表情轉為嚴肅,焦慮與擔心在她眼中出現。

  

她在擔心我?見迪亞這模樣,狂略感驚訝,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她出現這表情。

 

之後,迪亞點名了其他東學院的人一同上台決鬥,接著,她將對方一個個給斬成數塊、一個個擊敗。

  

「剩下你了。」她冷冷的看著那個叫做卡西卡的人。「你竟敢將兔子傷成這樣,現在你想要怎麼死?切成四大塊?八塊?還是剁成泥?」

  

「不、不過就是隻寵物……你何必……」

  

這句話讓迪亞原本冰冷的表情出現憤怒,沒等對方說完,迪亞一刀刺入他的胸口。「牠是我朋友。」

 

 

再次聽見這句話,狂心中出現波瀾。

 

為什麼?為什麼現在聽到這句話我……狂還記得當初他聽見這話時,心中只感到諷刺。

 

朋友?朋友只不過是用來利用的傢伙,本大爺才不需要朋友!這是他那時候心中的想法。

 

畫面繼續進行著,迪亞下了決鬥台,走到狂的面前……

 

『大爺我可不是妳的朋友。』那時的兔子對迪亞這麼說著。

 

『我當然知道,你是我的寵物。』這是迪亞回狂的話。

 

 

看到這裡,狂起了一絲冷笑。『看吧,那傢伙只是將本大爺當成寵物,當成僕人,她根本是在利用本大爺!』

 

『別激動,繼續看下去吧。』

 

繼續?狂對這句話感到困惑,還記得決鬥結束之後,迪亞跟希杰、麗莎他們去學生餐廳吃飯,而他,帶著憤怒獨自回房間休息。

 

學生餐館內,迪亞他們愉快的吃著晚餐,當他們準備離開時,迪亞叫餐廳另外煮了一些菜。

 

「迪亞哥哥,你沒有吃飽嗎?」希杰見他這舉動好奇的問。

 

「他不是要自己吃的。」麗莎搶先一步回話。「這些東西是他要帶回去給兔子吃的晚餐,我說的對不對?」麗莎反問著。

 

「不對。」迪亞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我想要拿回去當宵夜不行啊?」

 

「幹麻不承認啊?那隻兔子又不在這邊。」麗莎像是頗感無奈的搖頭。「都認識你多少年了,你在想什麼我難道會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吃宵夜的習慣?」

 

「我今天突然想吃不行啊?」迪亞不高興的反駁著。

 

「是這樣啊……那……」麗莎跟著瞄了一眼迪亞所點的食物。「你什麼時候開始吃辣了?你不是很怕辣嗎?」

 

「……」迪亞沒有再說話,她逕自拿了食物離開。

 

回到了房間,那時的狂正趴在書桌上睡覺,提著食物她隨手往他身邊放下,正在休息的狂,在聞到食物的香氣後起身瞄了一眼,雖然他感到飢腸轆轆可是還是嘴硬的哼了一聲。

 

『本大爺可沒說要吃東西。』

 

「又不是要給你吃的。」

 

『……』這句話賭的狂無話可說。

 

「這是我的宵夜,現在我要去洗澡,你可別給我偷吃啊!」說完話她便離開了。

 

『哼!不給本大爺吃?!本大爺偏要吃!!』趁她離開,狂迅速的起身將食物吃個精光。

 

迪亞洗完澡,見到那已經清空的碗盤,她的臉上閃過一絲笑容隨後又趨於平淡。

 

『不好意思啊,本大爺將妳的宵夜給吃完了。』狂這時拿著牙籤剃著牙齒,臉上還掛著得意洋洋的笑。

 

「無所謂,反正它冷掉了我也不想吃了。」迪亞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熄燈睡覺去了。

 

『冷掉?』狂楞了一下,他剛剛吃的時候食物還是熱騰騰的呢!

 

 

看完這畫面,狂陷入沉思。難道說……她真的……

 

『你還是認為她不在乎你嗎?』過往的畫面消失之後,心宿跟著追問。『看到你被欺負的時候她不管自己是不是有那個實力,挺身而出為你教訓那些人,當你耍脾氣不去吃飯時,她特別買晚餐回來給你吃,你還認為她將你當僕人嗎?』

  

『……』狂沉默了,他此刻的思緒非常凌亂,需要靜下心來好好整理。

 

他緩緩的轉身打算離去,走了幾步之後狂又停下腳步。『平常我們所看到的迪亞,哪個才是真實的她?』

  

這是他剛剛困在心中的疑惑,她有著那麼多的人格,面對不同的環境表現不同的樣子,那麼……哪個才是真正的她?哪個才是沒有掩飾偽裝的她?跟他們相處時她也是帶著面具的嗎?

  

『笨傢伙,你到現在還不懂嗎?面具是用在外人身上的,你對她而言是外人嗎?』心宿說完這句話後便消失不見。

  

心宿的話讓狂受到強烈的震撼,這個答案也是他所猜測卻又無法接受的。

 

迪亞先前說的那句話又重現他的腦中。『他是我朋友。』

 

朋友?狂乾笑了兩聲。『本大爺……才不需要朋友。』語氣中帶著嘲笑、苦澀、憤怒……還有淺藏在他心底的痛。

 

傷他最深的,也是他所謂的『朋友』啊……

 

 

回到兔子的身體裡,狂望著床上的人發呆,早晨的光芒將整個房間照個通亮,床上的人似乎也逐漸甦醒。

 

揉著雙眼,迪亞緩緩由床上坐起,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一個燦爛的笑容跟著出現在她臉上,看見狂,她笑著跟他打招呼。「早安。」

 

『嗯。』見著她的笑容,狂的心情不自覺也跟著好了起來。

 

「我們什麼時候要開始訓練?」迪亞迫不及待的問著。

 

『妳……不問大爺我決鬥的結果嗎?』之前見到的幾個人格都一直問他這個問題,現在這個本尊反而沒問,這真是讓他覺得奇怪。

 

「不用問我也知道。」迪亞像是胸有成竹的笑著。「他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這番話讓狂的心中出現一股莫名的感覺,這感覺讓他覺得陌生,甚至……害怕。

 

「狂,迪亞醒了嗎??」麗莎推開門跑了進來,當她見到房裡的情況時她楞了一下。

 

「怎麼了?」見她這反應,迪亞好奇的追問。

 

「真難得。」麗莎像是感到極度不可思議的直盯著狂看。「你竟然會自己回到兔子的身體裡,我還以為你會趁機侵占迪亞的身體呢!!」

 

『……』狂無言以對,畢竟他真的有這麼計劃過。

 

「我也是覺得很訝異。」迪亞像是頗感認同般的接話。「我本來還在想,要是他不肯離開的話,我該用什麼方法將他趕回去兔子裡……」

 

『本大爺沒有佔領這個身體妳們覺得很失望嗎?』狂真是感到無奈,看來迪亞並不像心宿形容的那麼信任他啊,心中剛剛升起的溫暖降至冰點。

 

「不,我很高興你沒有這麼做。」迪亞開心的對他笑著。「我就知道你還是值得我相信的。」

 

怦怦!怦怦!她的笑容讓狂的心跳突然不規則起來。

 

『想要接受訓練就快點起來!別再賴在床上。』狂說完之後便從窗戶跳了出去。『我在沙灘那邊等妳。』

 

 

 

──數日後──

 

「……這場決鬥依舊是迪亞同學獲勝!!迪亞同學真是了不起!他已經連續二十三場贏得勝利,從每一場的對決之中,我們可以見到迪亞同學越來越精湛的刀術技巧!迪亞同學除了刀術優異之外,他在學校的功課更是得到眾多老師的稱讚!可說是一位能文能武的天才型優異生!」

  

哇哈哈……那是當然的摟……既然決定要好好捍衛家族的名聲,除了打架不能輸之外,在課業方面自然也要表現出一個優秀家族該有的樣子呀!我要作個全能型優等生!!衝啊!熱血沸騰的衝啊!!

  

古代文學老師:「迪亞同學有關古代文學概述的作業做的真是太好了!這裡面的內容比我看過的其他有關古代文學介紹的書籍還要完整,大家給迪亞同學掌聲鼓勵鼓勵!」

  

「我只是盡力去做而已,並沒有老師說的那麼好。」我表面上佯裝著謙虛模樣,心中卻是興奮無比。

  

嘿嘿……我又朝著目標更往前邁進了!!!

  

「不、不、你太謙虛了,這幾年能讓我這麼稱讚的學生只有兩個,除了你之外另一個就是夜伢同學,他那時候寫的有關古代文學精要選讀也是非常優秀!那份作業現在還成了我的珍藏書籍之一,要是你想看我可以借你,那作業寫的真是太棒了!簡直是經典中的經典!佳作中的佳作……」

  

夜伢?珍藏書籍?我呸!!誰想看他寫的東西啊!可惡!可惡!看著原本正在誇獎我的老師轉而變成緬懷夜伢的優良事蹟,真是氣的我牙癢癢的!

  

符咒術老師:「太厲害了!迪亞同學的領悟力真是驚人,竟然一次就將這符咒學會了!」

  

「這只是我運氣好而已……」

  

「雖然教你們的都是一些初級咒文,但是領悟力好不好一看就知道,你真是我教過的學生中少數具有天份的人啊。」

  

哇!!天份耶!感覺好像跟天才畫上等號。我的內心不由的小小的驕傲起來,老師,我不介意你再多誇獎一些!!

  

「像你這樣的學生現在已經少之又少……對了、對了,之前我也曾遇到一個學生跟你一樣有天份,喔……不,他那種與生俱來的才能我至今還沒見過第二個……」

  

愕……怎麼有種不好的感覺?

  

「我還記得那個學生的名字叫做夜伢,他真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啊……」

  

果、然、是、他……哼!!!

  

攻防魔法老師:「迪亞同學的攻擊魔法使用的非常好!簡直不像是新手!其他人要跟他多多看齊!」

  

「我還需要再多加練習,目前還是有些地方不是使用的很好。」

  

「是這樣嗎?我記得……你好像跟夜伢同學住在同一宿舍是吧?」

  

「是……」

  

去!!又提他幹麻?那間宿舍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感覺到頭上開始有烏鴉飛了。

  

「你有問題的時候可以請教他,他的魔法使的真是非常精湛!他是個很優秀的學生……」

  

咻……碰碰!咻……碰碰!烏鴉的大便開始對我展開轟炸了,來吧!!將我淹死在大便中吧!!

 

呃……這樣的死法好像太淒慘了一點,還是算了。

  

該死的夜伢!!幹麻我每次都要聽到他的讚美啊?我是受到詛咒了嗎?那傢伙一定每天半夜都偷偷用小草人詛咒我!!該死的!!

  

『夜伢詛咒』還不只如此,其他幾個科目的老師像是兵器學、禮儀課、藥草學、治療學,全都對那位優秀、厲害、難得一見的天才型學生非常讚賞。

  

當自己被稱讚之後又被迫聽著另一個人比自己優秀的事蹟,那種感覺真是……XXOO!!

  

「可惡的死傢伙!我就不信我贏不了你!」我坐在『心學』教室的位置上,一肚子的氣直衝腦門。

  

『喂……妳不是說想變強是因為想要保護朋友,不再是因為那傢伙的關係了嗎?現在又怎麼將他當成目標了?』狂趴在桌上一邊張大嘴打著哈欠一邊問著。

  

『哼!誰將他當成目標?!我只是很不喜歡每次都要聽到那傢伙的偉大事蹟!』

  

另一個原因是……我不喜歡被拿來比較後結果被對方給比了下去!我不喜歡輸的感覺!這實在是很討厭!

  

『口是心非的傢伙,妳生氣我也懶的管妳,但是妳不要再折鉛筆了!要是妳等一下沒筆可以寫字我可不管妳。』狂搖搖頭轉了個身開始準備睡覺。

  

呃……這才發現我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折斷三根鉛筆了,可見我對他的恨意有多深啊!連忙將僅存的一枝鉛筆收好順便聽一下班上的悄悄話。

  

「妳看,迪亞同學好帥喔。」

  

唉……不只妳們覺得帥,有時候我也會被鏡中的自己給迷住呢!!帥成這樣真是我的罪過啊……

  

「雖然很討厭上心學課,可是每次只要想到能見到他我就覺得好高興。」

  

「聽說每個教過他的老師都很稱讚他,老師們還說他是最優秀的新生。」

  

這位同學,妳錯了,他們可不只說我優秀,他們還說我是天才呢!天才耶!我是天才迪亞!!!

  

「對啊、對啊!老師們都說他跟夜伢學長是難得一見的人才,簡直就是第二個夜伢學長。」

  

「啪!」好吧,最後一隻鉛筆也被我折斷了,現在只能跟旁邊的同學求救了。

  

「同學,請問妳可以借我一隻鉛筆嗎?」露出親切又迷人的笑容,看著座位旁邊的女同學。

  

「我……」看著我,她的臉突然漲紅。「我、我願意!!」

  

願意?願意什麼啊?喂、喂……我可沒有要對妳做什麼事情喔。

  

「迪亞同學!我的鉛筆也可以借你!」

  

「我的也借你!!」

  

「我也是……」

  

「啪啪啪啪……」一堆像小山一樣高的鉛筆全擺到我桌上來。

  

不錯、不錯,這些鉛筆夠我折斷了……呃?什麼啊?!

  

「謝謝妳們。」有這些熱心的同學真好。

  

「不客氣。」她們的臉上、頭上全出現大大的粉紅色愛心。

  

「哼!小白臉!」一旁的男同學不屑的批評著。

  

小白臉?哼!我的皮膚本來就曬不黑,你們忌妒啊!這需要有優良血統的啦!你們想變成我這樣還是先投胎吧!

  

「咳!咳!咳!」教室外響起一名老者的咳嗽聲打斷教室裡的談話。

  

「老師好像來了。」一瞬間,教室恢復寂靜。

  

門打開後,一個頂著蓬鬆亂髮的老人走了進來,基於他的造型特殊,同學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做獅子頭,至於獅子頭老師的本名……大家早忘了,反正那也不重要。

  

「咳咳!」走到講台後,獅子頭老師又乾咳了兩聲。「心學是一門鍛鍊心智的課程也是一門藝術的課程,上次我們探討了存在……思索存在的人不能不思索死,死是通往天堂與地獄的大門,死是超然的、是人的最高境界、是永恆的生命、是精神的純粹,人的本質為生,生就是權力意志、自我意識、生的活力……」

  

『這老傢伙到底在說些什麼?可不可以叫他說清楚一點、簡單一點?!』狂趴在桌上像是快睡著一般。

  

『老師說的還不清楚嗎?』我困惑的反問狂。比起北齋伯伯說的東西,獅子頭老師教的根本是初級課程呢!

  

北齋伯伯是爺爺的一個好朋友,經常坐著馬車來家裡找爺爺聊天,他跟爺爺聊的內容大概就像是宇宙、心靈、歸宿、信仰……這類的東西,奶奶常說他們兩個聊的內容不是一般人能懂的,可是我就是很喜歡賴在他們兩個旁邊聽他們聊天。

  

『廢話!妳沒看見全部的人都快睡著了嗎?』狂跟著用眼神掃視四週一圈。

  

好像是耶……全班的人都呈現眼神呆滯的樣子,他們的頭上開始出現問號與烏鴉,還有一堆小點點。

  

「在上課之前我想先問個問題,答對的人就可以先下課,其他沒答對的人就將我手上的這本書抄五十遍。」

  

「什麼?!」獅子頭老師的這一番話讓眾人全部驚醒。

  

他手上的書可是像字典一樣的厚呢!要將那本書抄上五十遍,我看手會先斷掉吧。

  

「那邊那個穿著香蕉黃的同學……」

  

『香蕉?什麼香蕉?有香蕉吃嗎?』原本正在打瞌睡的狂連忙抬起頭四處找尋著。

  

『愛吃鬼,他說的是穿黃色衣服的學生啦……』我指著坐在最後面穿黃衣服的男同學。

  

『切!黃衣服就黃衣服,還香蕉黃勒!!』發現沒有香蕉可以吃,狂不滿的趴回桌上。

  

這也是老師的一個怪毛病,他從不記同學的名字,每次要問問題時就會依照學生的衣服顏色叫人。

  

「什麼是語言?」獅子頭老師說出了他的問題。

  

「呃?語、語言?」他不知所措的搔搔頭,這問題看似簡單卻又叫人不知該如何回答。

  

「語言……照字面上來解釋,就是說話吧……哈、哈、哈……」香蕉黃同學尷尬的笑了幾聲,場面真是冷到徹底。

  

獅子頭老師揮揮手要他坐下。「那邊那個葡萄紫同學,妳的看法呢?」

  

一個穿著紫色洋裝的女同學站了起來。「語言,是一個表達思想、感情的工具和手段。」

  

獅子頭老師還是搖著頭叫她坐下。「那個火鶴紅的同學妳來說說看。」

  

一個信心滿滿的紅衣女孩站了起來。「語言主要表現在聲音與文字中,聲音、文字等等可感覺的東西變成符號來表現思想和感情等,若說將語言說成是一種表達工具那就未免太過膚淺,語言其實……」

  

在她說完一長串之後她的臉上浮現一個得意的笑,她似乎對自己的答案很有把握。

  

「坐下吧。」獅子頭老師的表情仍舊不是很滿意,紅衣女孩洩氣的坐回位置上。

  

「那邊那個蒼雪白同學……」

  

蒼雪白?感覺到老師的視線好像往我這邊看來,我連忙左看看右看看。

  

「就是你,帶著一隻粉紅色兔子的同學。」

  

喔……原來是在叫我啊……我連忙站了起來。「語言就是存在。」

 

話說的很簡短,但是這就是我對語言的解釋。

 

「……」獅子頭老師保持著沉默雙眼直盯著我,同學也不敢吭聲靜悄悄的看著我,全班籠罩在一種詭異的沉默之下。

  

「啪啪啪啪啪!!」突然間,獅子頭老師興奮的拍著手。「說的好!說的真是太好了!大家為這位同學掌聲鼓勵鼓勵!他的答案真是太完美了!!」

  

同學的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頭上更是飄著許多問號。

  

「請問……語言跟存在有什麼關聯?」火鶴紅同學皺著眉不甚同意的發問,她似乎很不服氣這答案。

  

「蒼雪白同學你就為大家解釋一下吧。」

  

要解釋這兩者的關係還真是有點難。思索了一下,我用著比較簡易的方法向她說明。「當你在說話的時候就是將自身存在展示於人的時候,所以語言也就是存在。」

  

「解釋的好!這解釋真是清楚明瞭!」獅子頭老師再度開始熱烈拍手。

  

雖然老師這麼說……我看他們還是不懂吧?沒辦法,這需要長久時間的研究才能體會,畢竟我可是跟在爺爺跟北齋伯伯身邊學習了七、八年呢!!

  

「今天的課程是探討精神也就是人的意志力。」問完問題之後獅子頭老師開始天的課程。「精神是超越的,當肉體的條件變成虛無的時候,精神的生命就越發朝氣蓬勃,人的精神不止於追充足而是在追求更充實的存在,精神是被存在本身招喚,源於虛無肉體的破滅不一定是精神的終結,同樣的死,可以區分為沒有精神存在的消失以及具有精神存在的消失,死無非是作為精神從肉體完全解脫的脫自……」

  

『厚!!大爺我快要聽不下去了!這老頭到底在鬼扯什麼?』

  

在獅子頭老師自言自語了半個小時之後他終於停了下來。「好了,對於剛剛的內容大家有什麼地方不懂的?」

  

「……」眾人全都禁聲不語。

  

『去!他說的話有人能懂,本大爺就將頭給他!』

  

『我不想要你的頭,你還是自己留著吧。』老師說的話我當然懂,只不過要跟狂解釋清楚還真是很困難啊。

  

看著眾人苦瓜般的表情獅子頭老師嘆了口氣。「都沒有人懂嗎?有沒有同學可以為大家解說我剛剛上課的內容的?」

  

全班還是靜悄悄,但是眼光卻一個接著一個轉向我。

  

呃?看我幹麻?冷汗冒了兩滴。

  

「蒼雪白同學……」順著民意,獅子頭老師將目標轉向我。「你能為大家解釋一下嗎?」

  

看獅子頭老師一副殷切期盼的樣子,我只好順應他的意思為同學充當起翻譯官。「老師說的那些話是在探討人的存在,說白話一點就是探討『生與死』,人死了之後他的存在不一定會跟著消失,有些時候他會轉化成精神繼續存留著,這個精神也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鬼,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以精神層面繼續存在,這是需要經過鍛鍊……」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這位同學叫什麼名字?」獅子頭老師激動的向我走來。

  

「迪亞。」每次當我報出家族名字時總會引來一陣混亂,為了免掉麻煩我現在一律將家族名字省略。

  

雖然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這名字在學校已經是人盡皆知,但是大部分的人只知道名字不認識我本人,這樣也讓我省去不少麻煩。

  

「迪亞?這名字我怎麼好像在哪邊聽過?」獅子頭老師皺著眉努力的回想著。

  

「老師,他就是來自阿德烈米斯拉契家族的迪亞同學。」火鶴紅同學立刻站起來為他介紹著。「剛入學就引起四大學院搶人風波,在榮譽塔的決鬥全都沒有輸過,雖然在之前的校外參觀時因為寡不敵眾輸給了咕納魔的學生,但是在第二場對決時,他與夜伢、希杰學長聯手,只憑他們三個人漂亮的打贏對方……目前在校園人氣排行榜裡排名第八十五名,是少數能擠進人氣排行榜的新生……」

  

火鶴紅同學……妳究竟有什麼不知道的啊?校園人氣排行榜又是什麼??

  

「你、你是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孩子??」獅子頭老師眼中發出異常興奮的光芒。「難怪你這麼的有智慧!這麼的出類拔萃!簡直就是人間奇才!生命的智慧之光!!」

  

智慧之光?誇獎成這樣未免也太……雖然心中高興的要命但是臉上依舊是謙虛的模樣。「我只是剛好有讀到這一類的書,所以才稍微懂了些……」

  

「不,你不知道。」獅子頭老師無奈的連連搖搖頭。「現在擁有智慧的學生真是越來越少,現在能夠遇到你這樣的學生我真的、真的好高興……」說著他竟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了起來。

  

老師……你振作點,千萬不要將我的斗篷拿來當作手帕擦啊!連忙拿出手帕給他。

  

「謝謝。」他接過手,擦乾淚之後還順便擤了鼻涕。「還給你。」

  

「不、不用了。」還給我?別開玩笑了!上面有你的鼻涕耶!!「手帕就送給老師吧。」

  

「這怎麼好意思呢,還是還你吧……」他將手帕遞到我面前。

  

不要啊!!不要讓你的鼻涕接近我!!「老、老師!真的沒關係!您還是將手帕留著吧!!」

  

「不,這麼漂亮的手帕,我怎麼能拿?」

  

「我、堅、持!」眼看著手帕不斷的逼近,我歇斯底里、咬牙切齒的喊著。「我堅持這條手帕給您!」

  

老師,要是你讓那黃澄澄、粘答答的鼻涕碰到我,我一定海扁你一頓!!

  

「好吧,既然迪亞同學這麼堅持,那老師就不客氣的收下了。」他將手帕折好收到胸前的口袋中。

  

回到講台上,獅子頭老師臉上流露出一副超然孤獨的神情。「學問之路是很孤獨的,但是幸好讓我遇到了你這樣的學生,這讓我的教學生涯添增了色彩……還記得以前有個同學……嗯……他叫什麼名字呢??我想想啊……」

  

呃……該不會又是夜伢吧?千萬別跟我說是他!!要是老師真的說出夜伢的名字我怕我會衝上前將老師掐死。

  

「對了!他叫做歐羅!」想了幾分鐘,獅子頭老師終於想出了他的名字。「歐羅同學在課堂的表現也真是非常出色,他的想法以及他對於心學的探討總是讓我大開眼界,他也是少數能讓我記住名字的同學……」

  

原來是歐羅啊……呼……還好不是夜伢,要不然我真的會瘋掉!我真是不想再聽到他的名字了!

  

【嗶!嗶!學園快報!最近同學們的功課日益精進,學習的態度也非常的好,為了獎勵各位同學,校長於剛剛發佈消息,後天將為大家舉行一場宴會讓大家放鬆一下,除此之外,宴會中也邀請了在友誼賽個人組比賽中冠軍的夜伢同學為大家開舞!請各位同學務必參加!!】

  

「夜伢學長要開舞耶!聽說他舞蹈跳的很好,沒想到竟然有機會可以見到他的舞姿。」

  

「不知道夜伢學長的舞伴是誰?真希望能跟他共舞。」

  

「夜伢學長真的好厲害!他竟然能在個人組獲得冠軍……」

  

……好極了,現在全班……不,是全校的人在聽到這消息之後全都熱烈的討論夜伢的事情,他的名字像是煩人的蚊子在我耳邊嗡嗡的響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