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納魔的醫務室內,幾個人正憂心重重的聚集在此,眾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躺在床鋪上的人,而昏睡中的人此時正逐漸甦醒……

 

……累、累、累!好累啊!我是怎麼了?怎麼覺得我好像跑了十天十夜,整個人累到虛脫無力?

  

「他好像醒了。」伊洛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你還好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勉強睜開眼睛看著四周,這才發現我躺在一個擺滿藥罐的房間內。「還好,只是覺得很累。」

  

「那是當然的!」麗莎拿著一杯水出現在床邊。「要不是夜伢及時阻止你,我看你早就不知死到哪裡去了!」

 

伊洛也跟著點頭附和著。「沒想到你竟然會使出血咒,據我所知,這個禁咒目前知道的人不多,你從哪裡學的?」

 

他們的話讓我想起暈倒前的記憶,腦中浮現夜伢制止我的畫面,以及……希杰被劍刺入身體的那一瞬間。

 

「希杰呢?他還好吧?他現在情況怎麼樣?」我連忙想撐起身體找尋他。

  

「我在這裡。」希杰紅著眼睛出現在我身邊並且將我扶起,讓我半坐半躺的靠在床頭。「我沒事,決鬥結束之後魔法陣就幫我們療傷了。」

  

對喔……我都忘了決鬥之後會有魔法陣幫忙療傷、重生。

  

看見他沒事的模樣,我心中懸著的石頭跟著放下,取而代之的是生氣與心疼。「笨希杰,你那時候不應該幫我擋劍的!以後就算看見我有危險你也要先保護好你自己!知道嗎?」

  

……」希杰不發一語的沉默著。

 

希杰一反常態的反應讓我不解,以往不管我跟他說什麼,他都一定會乖乖的點頭答應,可是現在他卻緊閉著嘴一句話也不說。

  

「幹麻罵他?跟他比起來你才是笨蛋吧?」夜伢的聲音在一旁冷冷的傳來,他的神情像是極為憤怒。「他們在決鬥中死了還可以靠魔法陣醫治,可是,要是你因為使用血咒耗盡生命力死亡,連魔法陣也救不了你,你知不知道?」

  

呃?有這麼嚴重啊?我那時哪能想這麼多,看到希杰死在我面前我只想著要好好教訓那些人。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是我嘴上還是死命的狡辯。「使用血咒只是『可能』會死而已,又不一定是真的會死……」

  

「迪亞哥哥是大笨蛋!」希杰突如其來的咆嘯聲打斷我的話,他氣的滿臉通紅,大滴大滴的淚水從他臉上滑落。「你要我保護好自己,可是你呢?要是你真的死掉……要是你死掉……」希杰的話逐漸轉成斷斷續續的啜泣。

  

希杰激動的樣子讓我錯愕不已,像這樣憤怒又悲傷的他還是我第一次見到。「你、你不要哭啦……我現在不是沒事了嗎?」我連忙擠出一個微笑安慰道。

  

「對不起……」希杰用力的抹去臉上的淚水,小小的雙手緊握著我的手。「要是我再強一點,迪亞哥哥也不會使出那麼危險的禁咒了,對不起……」

  

看著希杰的模樣,一股鬱悶的氣梗在我的喉間讓我說不出話,這件事情怎麼看都是因為我自己太沒用,不僅打不贏對方還連累希杰幫我擋劍,為什麼希杰反而對自己這麼自責?為什麼他要將責任攬在他身上?想到這裡,我的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

  

房間內持續了幾秒鐘的沉悶,夜伢的聲音首先打破靜默。「你暫時先在這邊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由我來處理……

  

「是啊、是啊!迪亞哥哥先在這邊睡一下,晚一點我們再過來接你。」希杰急忙的起身跑到夜伢身邊。「夜伢大哥,既然迪亞哥哥沒事了,那我們走吧!」

  

其他的事?還有什麼事情嗎?我心中的疑惑還沒來的及開口詢問,兩個人便急忙的走了。

  

「他們要去哪?看起來好像很著急的樣子。」看著他們倉促離開的背影,我的心中泛起了困惑。

  

「呃……他、他們去帶新生繼續參觀學校啊……」麗莎眼神閃爍的回著。「你忘了我們都還沒開始參觀學園嗎?」

  

說的也是……一踏進學校就被逼著進行友誼賽,根本都沒有好好參觀這裡。

  

「伊洛老師。」一名學生走了進來。「要開始了,麻煩你過來看看……」

  

「我知道了。」伊洛對那名學生點頭示意隨即準備離開。「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情要忙,先走了。」

  

「伊洛老師……」見他要離開麗莎連忙叫住他。「那個……麻煩你注意一下我們學校的學生……」

  

「不用擔心,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像他們這樣子,不打不相識啊。」雖然是安慰的語氣,但是他的眼神卻透著興奮的光芒,似乎正有件好玩的事情正等著他。

  

看著麗莎與伊洛的互動,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等到伊洛離去之後,我連忙開口問著。「妳要伊洛注意什麼?有什麼問題嗎?」

  

「我、我擔心他們學生還會找我們麻煩,所以就請伊洛幫忙注意一下……」

  

我也是很不放心這件事,才剛見面就這樣對待我們,誰知道等一下他們還會做出什麼事?一想到這點,我跟著擔心起來。「我想去找他們。」

  

我放下手中的水杯準備起身,但是卻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妳身體還沒恢復還是好好休息吧。」麗莎見我這模樣連忙制止我。

  

「我沒事。」雖然感覺很疲憊,但是,現在我也無法安心的躺在這裡休息。「希杰他們有說要去哪邊參觀嗎?」

  

「他、他們……」麗莎臉上出現猶豫的神情。

  

『妳幹麻不直接跟她說?反正依她目前的狀況就算趕去那邊也幫不上什麼忙。』待在我的枕頭邊,一直保持沉默的狂突然開口,他的口氣中帶著滿滿的怒意。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聽出話中有話,我開始質問著麗莎。

  

「呃……他們……沒、沒事啦……妳不要想太多……」

  

正當麗莎吞吞吐吐企圖掩飾的時候,我胸前佩帶的浮嗶蜜蜂響了。

  

「嗶!嗶!學園快報!西學院新生到咕納魔的校外參觀之旅出現了意外狀況!本校學生到達咕納魔之後被邀請進行一場友誼賽,比賽結果本校學生慘敗,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也在這場友誼賽中輸給了對方,這是他到目前為止第一次戰敗,校長知道此事之後已經迅速派人前往查看,我們的情報員已經搶先學校一步到達現場,現在就請我們的情報員三號為大家做現場即時報導……」

  

現場即時報導?會不會太誇張啦?我真是沒想到事情已經傳回學校去了,聽到主持人要現場報導,我連忙豎起耳朵傾聽。

  

「大家好,我是情報員三號。」一個細微的聲音透過浮嗶蜜蜂傳出。「現在我的位置是在醫務室的陰暗小牆角邊,經過我的查證,迪亞同學在友誼賽受了傷現在正在醫務室裡面休息,不過因為醫務室的窗簾全都拉上了,所以目前並不清楚迪亞同學的情況……」

  

這個人現在在醫務室外面?我連忙將床邊的窗簾拉開一個小縫偷看,四下找尋一陣之後在遠處的牆邊發現了情報員的蹤跡,由於對方藏身的很隱密,我只能看到他部分顯露在外的黑色斗篷而已。

  

「現在情報員三號要為大家採訪一位路過的咕納魔學生,聽說他有看到友誼賽的全部經過……」

  

路過的學生:「他們輸的真是很慘,根本就是讓我們打好玩的嘛……還以為能看見什麼高手,結果全都是一堆草包,真是叫人失望。」

  

情報員三號:「喂、喂、喂!這位同學,你不要隨便騙人啊!就算我們的新生不厲害,可是我們還有迪亞同學啊!他可是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人耶!他很厲害的!!」

  

路過的學生:「阿德烈米斯拉契家?以前我聽說阿德烈米斯拉契家族是一個很厲害的家族,可是我在那邊看了很久,也沒瞧見什麼厲害的角色,我看,那都是謠言將他們誇大了,阿德列米斯拉契家的人根本沒什麼了不起……」

  

情報員三號:「你說什麼!!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迪亞同學!他可是很優秀的學生耶!你真是太欠揍了!」

  

路過的學生:「我說的是事實啊,雖然我不知道那個叫做迪亞的人長什麼樣子,可是我剛剛根本沒看到什麼厲害的人,要是他們家真的有那麼厲害,那他應該也是很厲害才對吧!!」

  

情報員三號:「你給我閉嘴!你以為你是誰啊?要批評別人之前也不先看看自己的斤兩!跟迪亞同學比起來,你連迪亞同學的一根頭髮都比不上!竟然敢在我的面前這樣污辱他!真是太過分了!我決不饒你!」

  

浮嗶蜜蜂開始傳出男學生的慘叫聲。「啊!不要打我!!我只不過說出我心裡想的而已!住手啊!!」

  

情報員三號:「你還敢說!看我的霹靂無敵無影手!糖炒栗子鐵沙掌!閃亮亮必殺剪刀腳!!」

  

主持人:「情報員三號!情報員三號妳不可以暴露身份,要以採訪為重啊!!情報員……」

  

路過的學生:「救命!!誰來救救我!不要打我的臉!我是靠臉吃飯的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窗簾上有著一個人影迅速的晃過,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嬌小的黑影。

  

主持人:「呃……那個……由於現場出現一些小狀況,我們的現場即時報導到此為止,要是有新的消息我們會立刻告訴大家。」

  

「這些人究竟在搞什麼鬼啊?」麗莎翻翻白眼、語帶無奈的說。

 

沒想到輸了這一場,竟然連我們家的名聲也賠上去了……我低下頭沉默著。

  

來到學校後我聽到不少人對於我們家的描述,雖然有些人認為我的家人很怪、很詭異,但是他們也一致的認同我家是最強的第一家族,現在竟然因為我讓家人的能力被質疑,這實在是……

  

「迪亞你……還好吧?」見我表情不對,麗莎擔心的看著我。

  

「沒事,下一次……我一定要贏回來。」雖然嘴上仍舊掛著笑容,但是我的心好痛。

  

「對、對啊,勝敗是兵家常事嘛……下次再贏回來不就好了。」麗莎連忙小心翼翼的附和著我。

  

看著麗莎,我投以感激的笑,雖然平日我們兩個總是吵吵鬧鬧的,有時候她還會找一些麻煩事情給我作,但是,在我最難過的時候,她總是會貼心的陪伴在我身邊,就像現在,她明明知道我在故意逞強說大話,她也不像平日一樣狠狠戳破,只是體貼的附和著我。

 

 

『贏的了嗎?照妳目前的程度來看……妳別再輸就好了。』狂語氣冷淡的說著。

  

「我當然會贏!」聽到狂的話,我那不服輸的自尊心讓我大聲的反駁道。「下一次我一定會打贏他們的!!我只是……只是……」

  

『只是功夫還不到家、刀術還不夠熟練、基礎不夠紮實。』狂幫我將話接了下去,語氣中還帶著不屑的嘲諷。『妳以為妳是誰?一等一的高手嗎?妳不過是個剛入門的新手罷了!憑什麼認為妳能贏的了那些人?少在那邊作白日夢了!』

  

狂的話毫不留情的揭露了我的偽裝,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把握再次跟他們比賽時能贏過他們,我剛剛說出口的那些話也不過是一種自我安慰。

  

「死兔子!你到底會不會看狀況說話啊?!」麗莎氣憤的抓住兔子的嘴,將牠的嘴巴拉的大大的。

  

『偶又沒油縮錯!泥幹麻捏偶!』兔子也不甘示弱,努力揮舞著牠那短短的雙手企圖掙脫。『藥搭唸公搭不唸,祝宜唯祝及粉逆嗨,接狗咧!噗蛋淑給囉辣堆少包,唉年內吸姐辣狗小給搬搭打賤……』

 

「你在說什麼啊??」麗莎的臉上完全是一片茫然,跟著她放開了捏在狂嘴上的手。「你再重說一遍。」

 

『哼!』狂用他那短短的兔手按摩著雙頰,用著氣呼呼的眼神瞪向麗莎。『我是說,要她練功她不練,自以為自己很厲害,結果呢!不但輸給了那群草包還連累希杰那個小鬼幫她擋劍……』

 

「那是因為希杰想要保護他啊!」說著,麗莎臉上跟著出現羨慕的神情。「說實在的,看到希杰保護迪亞的樣子還真是讓我好羨慕,有人保護的感覺真好……」

  

麗莎的話讓我心頭一陣發酸,嘴角勉強扯出一個笑容。

  

能被別人保護當然是很高興,可是我不希望身邊的人為了我而受傷,那會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好像我是一個累贅一樣……

  

『哼!被保護有什麼好得意的?有本事就去保護別人啊!妳們這些女人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想要輕鬆的躲在別人背後,一點都不懂得要靠自己努力。』狂頗為不滿的嘮叨著。

  

麗莎聽了立刻反駁著狂。「話不能這麼說啊!我們女生的力量本來就比男生小,在打鬥上本來就比較不具優勢,而且,保護女生不就是男生的責任嗎?」

  

『藉口!難道說雙方對決時,靠的只有蠻力嗎?決鬥靠的是智力、策略!大爺我以前就遇過不少優秀女性武者,她們在戰鬥場上可是一點都不輸給男生!』

  

「那、那是……」狂的話讓麗莎愣了愣,她試圖想要反駁卻拼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怎麼?無話可說了對吧?!』狂得意的笑著。

 

麗莎氣呼呼的嘟起嘴,大大的眼睛跟著咕溜溜的轉著,隨即,她像是想到反擊的方法般露出了一抹狡詐的笑。「照這麼說來,你曾經輸給女生摟?」

  

『大爺我從來不打女人!』

  

「少來!你該不會覺得丟臉所以不好意思說吧?」麗莎揶揄著狂。

  

『哼!本大爺怎麼可能輸!』兔子將頭撇過一邊,像是不想再與她談下去。

  

是啊我的心中也是存著想要被保護的想法,因為這樣,我才會一直賴著狂跟希杰要他們幫忙我,也因為有了這種依賴,我才會輸給咕納魔那群人……心中的某個偽裝隨著這番話逐漸剝落……

  

「我不想再輸了……」我輕輕的嘆口氣,一顆眼淚隨著嘆息聲落下,掉在棉被上的淚看似微小,但卻將我長久以來自以為是的自尊心敲個粉碎。

  

「迪、迪亞……你別這樣啦……」見我落淚,麗莎不知所措的看著我。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掉下眼淚,心中漲滿的不甘與氣憤讓我無法像以往一樣一笑置之。「我也不想輸給他們啊!我也很努力的想要贏啊!可是我……可是我不但輸了,還讓他們將我家人的尊嚴給踩在腳下,我、我真的很不甘心……」

  

『高手都還有戰敗的時候,更何況是妳?』大概是看我哭了,狂也不好意思再數落我。『既然不甘心那就努力修練,讓自己成為最厲害的武者。』狂說的這些話雖然聽來呆板、生硬,但是仍可知道他正試圖安慰著我。

  

沒錯!我要變成最厲害的高手!握緊了拳頭,這是我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決心。「狂,你願意幫我嗎?我想要變成一個很厲害的高手!!」

  

『要本大爺教妳?要是妳又像前幾天一樣,鬧脾氣說不想練……』

  

「我會堅持下去的!那時候只是賭氣想要贏過夜伢,但是現在不一樣,我要保護我身邊的人、我的家族名譽,不管多苦,我都會撐下去!」

  

正當我立下決心的同時,外面幾個男生嘻鬧的聲音傳進了房內。

  

「快點!快點!第二場就要開始了耶!聽說這次連那個搶走我們個人賽冠軍的夜伢也有上場,我們快點去看看!!」

  

「急什麼?反正這場比賽怎麼看……我們都是贏定了。」

  

「就是因為這樣才要快點過去啊!我想要看那個傢伙被我們痛扁的樣子。」

  

「哈哈哈……我剛剛第一場有過去看,他們學校的學生被我們揍的好慘。」

  

聽著他們的話,我簡直無法相信。「他們說什麼?什麼第二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呃……」麗莎為難的看著我。

  

『妳就老實跟她說了吧,現在瞞著她,她事後也會知道。』

  

「好嘛……我說就是了。」麗莎無奈的嘆了一口長氣。「夜伢跟希杰他們要跟對方進行第二回合的友誼賽。」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

  

「夜伢是為了要挽回學校的聲譽,而希杰是為了要幫你報仇。」麗莎語氣酸溜溜的說著。

  

「幫我……報仇?」

  

「希杰傷治好之後就立刻跑來找你,你昏迷的時候他一直在妳身邊念著『迪亞哥哥對不起,要是我再強一點就可以保護你。』,他還說他一定要懲罰那些傷害你的人……」

  

希杰對我的貼心讓我感受到像是家人一般的溫暖,原本難過的情緒現在被感動取而代之。「既然要找對方報仇,我怎麼可以缺席呢?」

  

「你?」麗莎楞楞的瞪大雙眼,一臉狐疑的看著我。「你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你是要怎樣跟他們打?」

  

「我不行還有狂啊」我轉過頭對狂笑著。

  

「不行!你現在的身體那麼虛弱要是再讓狂附身,一定會吃不消的。」麗莎一口否決我的想法。

  

「沒問題的,我只要將我跟狂的靈魂調換就可以了。」

  

「調換靈魂?」

  

『調換?』他們倆個異口同聲的問著。

  

見他們一臉無法相信的樣子,我只好繼續為他們說明。「平常讓狂附身的時候,我跟狂的靈魂同時共用這個身體,這樣會造成身體很大的負擔,狂也無法好好發揮他本來有的能力,要是我將身體完全交付給狂,那麼真正的我將會處於休息的狀態,而這個身體就會轉換成狂的身體,也就是說,無論在體力或者行動上,這個身體就跟狂原本的身體沒什麼兩樣,這樣的說明你們懂了嗎?」

  

「不懂。」麗莎帶著茫然的眼神搖搖頭。「不過,既然你都說沒問題了,我想應該是可以的吧。」

  

『確定可以嗎?妳有看過別人試過嗎?』狂還是不很放心。

  

「沒問題!不要擔心那麼多。」我連忙給了他們一個保證性的笑容。

 

說實在的,靈魂交換這件事情我也只有在書上看過,我也不知道後果是怎麼樣,要是真的會發生了什麼事……那就等事情發生之後再來解決吧。

  

「狂!等一下你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那些傢伙,尤其是那個殺死希杰的醜男!!要不是那時候我被魔法屏障擋住,我一定會衝上去將他海扁一頓!哼!竟然敢傷害我家可愛的希杰!真是找死!」麗莎的雙眼瞬間瞪大,露出殺人的兇光。

  

我望著她那咬牙切齒的神情,腦中突然閃過『母夜叉』這一名詞。

  

「好了,我們別再浪費時間了。」我喃喃唸出咒語。

 

我與兔子的身邊各自出現一陣風,清風將我們兩個捲至半空中,一個白色光球自兔子的體內出現,白球飛到我面前繞著我轉了幾圈,而後白球化成無數條絲線,白線將我整個人包覆住,我也隨之失去意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